【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14-15)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十四)

两人的「搂抱」持续了多久,我不得而知,不过当虎哥突然长吁一口气,然
后放开了搂着韵的右臂,失去了男人的支撑,身前的玉人无力地往前倒了下去,
而那瘫软的巨龙也随着佳人玉体的前倾而滑出,只是在龙头与菊穴分离之时,发
出了一声「波」的回响……

若是平时听到这声音,韵虽然会感到羞怒,但却会冷淡处之,但,此时的韵
却仿佛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侧着头趴在床上,眼神空洞,眼角却流下了一行清泪
……

看着默默流泪的韵,虎哥的眼睛闪过一丝得意,而当他看到韵那湿淋淋却已
经紧紧闭上的菊门时,略一思索,不知想到了什么,眼中闪过一丝欲火,身下的
阳物又慢慢挺立了起来……

当虎哥的手碰到了韵的腰部,她便犹如一只受惊的兔子,一侧身闪过了,
「你还想干什么?」,韵空洞的眼神一变,充满了戒备。「不是说好了今天要让
我们共度良宵嘛,自然是要与弟妹深入」交流「一下了。」

「你刚才已经……已经那个过了,今天已经结束了,你可以走了!」,韵的
口气不容置疑。「不不不,刚才那个怎么能算,那只是插错了而已,难道弟妹觉
得插肛门可以算性交吗?啧啧,没想到弟妹是这么开放的人啊!」「不用花言巧
语,我不会再相信你的鬼话了!」韵的声音无比坚决。

「弟妹可不要这么绝情啊,要知道,我们刚才都那么快乐,要是弟妹这么狠
心,说不得我也得和阿磊」分享分享「这份快乐了。」虎哥的声音却越来越从容
不迫。「你想毁约?!」韵的眼神一下子冷了下来。

「不不不,我说过的,我王虎从不毁约,哪怕是口头承诺,哪怕是跟路边的
乞丐交易,我也从未食言。」「可你刚才……」「我刚才说过,只要你答应陪我
并履行赌约,那我就把『那晚上』的视频都给你啊,有什么不对吗?」

「你,无耻!!」韵的脸色变得铁青。「那么,我们继续吧,只要再让我射
一次,我保证马上走,而且包括今天之内以后的视频都不外传,到最后还会全交
给你处置,咱们各奔东西,你说怎么样。」听到「以后的视频」时,韵的脸色白
了一下,想说什么,沉默良久,最后还是苦涩地道:「那,就这样吧。」

虎哥闻言大喜,正待上前,却见韵下了床,对他说道:「我要先去一趟洗手
间,你不要跟过来。」「弟妹,这个时候去厕所不太方便吧。」

「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我去卫生间又怎么了?!」「要知道,你家的卫生
间好像是在主客房的中央吧,要是你这时候出去,惊动了阿磊,嘿嘿,我可不保
证在有响动的情况这药的效果能保持多久,不过要是你想让他看看你这么漂亮的
一面,我也不介意的。」说完,他贪婪地看了一眼眼前赤裸的人妻,看了看她右
乳上那邪恶的掐痕。

「这……」韵知道眼前的男人是在欺骗自己,可是涉及到丈夫,她却不敢赌
了。「嘿嘿,那就过来吧,弟妹,一会儿就会结束的。」男人看出了人妻的犹豫,
拉着韵的手腕把她到床边……

「那你要做就快点,我还要去卫生间。」韵的声音有点不耐烦。「嘿嘿,弟
妹这么主动,我还真有点不好意思。」韵默然不语,仿佛没有听到男人的胡言乱
语,只是随着男人的动作坐到了床上。「弟妹,你有没有试过,自渎?」虎哥忽
然抬头说道。「你难道想……?你认为我会做给你看吗?」韵的语气带上了一丝
鄙夷,那个精明的王虎竟然会提出这么天真的要求,真以为她是白痴不成?

「不不不,我在想,如果弟妹你自渎给我看,让我看到你靠自己一个人达到
高潮,那我就先把那晚的视频还给你,而且我保证不主动进入你的身体,当你高
潮之后,今晚就算完,我马上就走,你看怎么样?」「你又想耍什么花样?」韵
知道这其中一定有诈,但虎哥的条件却让她有点无法拒绝,能够先得到一段视频
自是不必说,光是不插入这一条就足够她心动了,在有意识和无意识情况下被人
夺走贞洁那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只要不插入,她就觉得自己的身体还是属于磊的。

「怎么会呢,就算字面上的意思哦,没有文字陷阱的。」虎哥自信的表情却
让韵倍感不安。韵仔细想了想,嘲讽道:「难道你会认为我会饥渴到请求你的插
入?」「那你的回答呢?」「我答应了」……通过镜头,我也感到疑惑不解,虎
哥这是明摆着说韵会主动让他插入,可是以韵的刚才的表现,哪怕我给她下了药,
在高潮的关头她也能停下,更别说是主动让虎哥插入了。

可是接下来我们就发现自己大错特错了,因为虎哥想的可比我们远多了。
「你说什么,这做不到!」韵一脸愤怒地道。「这可是约定好的,要知道,有风
险才有回报嘛,不准反悔哦」,虎哥的语气带着调笑,眼神却无比认真。韵咬着
下唇,抓着被子的双手已经泛白,整个人慢慢站在了床上,整个人白玉无瑕的身
体都展现在了眼前这个男人的眼前,然后整个人慢慢张开了修长的玉腿,一点点
跨蹲在了躺在床上的虎哥的腰部上方……

(十五)

对,虎哥唯一的要求便是韵必须蹲在他腰部的上方自慰,否则,就算韵输。

韵本想直接拒绝,可虎哥却对她说:「那我就直接插进去咯,不过这样跟你
输了有什么区别吗?」韵一思量,若是自己继续下去,以今天喝了红酒而有点敏
感的身体,的确有胜利的可能,而即便是输了,却也跟拒绝是一样被玩弄的后果,
何不乘这个机会赌一把呢,思来想去,怎么都不会亏,于是,最终她还是答应了。

而在场外清醒的我才明白,这时,韵若拒绝虽会失去清白,却能留下自尊,
而当她失败,却会一败涂地。因为这样到最后,如果她坚持不住了,那就算是
「半主动」进入了……

只见玉人通红着脸,将右手伸到身下,左手向后撑着后仰的上半身,中指慢
慢探入了自己的青青早地。而现在虎哥正从下方清楚地看着这一切,看着美人在
他挺立的巨龙上方慢慢开始玩弄自己羞耻的部位,而在摆成这样的姿势的时候,
韵才开始后悔,这姿势可是太让女性丢脸了,几乎就是把女人的自尊完全抛弃,
把耻辱的一面全展现在了男性面前。不过后悔也晚了,她只好硬着头皮做下去。

韵的手法很生疏,一向正统的她虽然知道这种事却不屑去做,而紧张的心情
和另一个难以启齿的原因却让她很难进入状态。「弟妹不妨再用上无名指。」在
近五分钟韵的感觉都没有出现时,虎哥突然「好心」地提醒。迟疑了一下,虽然
很怀疑虎哥别有用心,但双腿已经渐渐开始发麻的韵不得不将无名指也送入了花
谷,和中指一起缓缓抽动起来……

当左手开始发麻,美人妻不得不换上了右手撑住,可当她将有点麻木的手指
送入秘谷中,脸色兀的变得煞白,左手像触电一样抽回,而那沾满湿痕的无名指
上,有着一枚银光闪闪的戒指……将沾着丝丝水光的戒指取下,用白纸擦干净,
韵继续自己的「赌约」,不过从她有点不稳的身体可以看出,她已经有点力不从
心了。此时的韵心中有点混乱,可是刚才的一出后,却慢慢感觉到身体有一点发
热,她不知这是药效再一次发作,只当是离成功不远,不过那开始微微颤栗的小
腿却说明她已经支持不了多久了……

美人只觉双腿开始麻木,全身汗如雨下,加上另一个不为人知的原因,竟感
觉在这样的刺激下,花谷内断断续续渗出的蜜汁竟慢慢变成了涓涓细流……正待
此时,美人的双腿忽的一个晃动,整个下体往下突降了一下,然后就感觉到自己
的指背和谷口,碰到了一个滚烫的龙头,烫得那美妙的娇躯一颤,立刻像触电般
向上抬起,不过,她却感觉,心一惊之下,身体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下体开始
变得空虚,而且,腿更麻了……

看着眼前苦苦咬牙的美人,虎哥的眼中闪过一丝得意,看着那以肉眼几乎不
可见却慢慢沉下的玉体,他便将下体扶了扶,对准了那微微晃动的蜜口……

「你……无耻!」韵对虎哥的表现气愤不已。「」弟妹啊,我的宝贝现在可
是在你下面哦,要是你不小心坐下来,那我可就惨了,还不如让我找准位置,反
正如果你赢了,那我做这些也对你没有影响是不?「韵默然不语,不过左手的速
度却渐渐加快……

虽然韵平时也锻炼身体,却也经不住这么久的蹲姿,只见美人呼吸渐渐紊乱,
双腿也已经坚持不住,待得她的蜜口再次触碰到了那火热的龙头,却也没有了力
气再次提起,韵只得忍住羞涩,将就着抚弄起来。虎哥这下更是直接,放开握住
阳物的双手,将其靠在了蜜口上,转而,开始将双手攻向美人长白的玉腿。「要
是主动碰我,你就输了。」韵咬牙「提醒」到。「不不,弟妹,我只是想帮你把
身子支撑起来而已哦,来来,把我的手夹住。」说着,将手伸向了韵的腿弯。韵
一犹豫,一咬牙,稍稍把腿弯支起,让虎哥的大手进入。

把虎哥的手夹在膝盖下面,韵的脸色好了一点,不管他又在计划什么,至少
现在好受了许多,只要自己早点结束,什么诡计都没用了。

虎哥似乎确实没有搞什么小动作,随着时间的流逝,韵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
越火热,紊乱的呼吸变得粗重,不过腿部也快再次支持不住了,小腿甚至开始隐
隐作痛……

虎哥敏锐地感觉到了美人的变化,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开始轻轻抖动手指。

美人感受到自己腿弯间的奇异抖动,却也没有心思去再说什么,因为她已经
感觉到自己的巅峰即将到来,整个身体开始颤抖,体内变得无比空虚,已经再管
不得那许多。

只见美人的急促的呼吸在达到最高点后,整个人上半身使劲向后仰,下半身
以虎哥的手为支撑,双眼微闭,紧紧咬住牙,双指深深进入秘谷,喷涌而出的蜜
汁浇湿了下方等待已久的巨龙。「弟妹,后面有什么汁水流出来了哦。」正在高
潮余韵中的,突然被虎哥突然的话语吓得一惊,整个人急忙坐起,可是,她却忘
了自己的身体已经经过高潮而变得无力,双腿更是麻木不堪,这一坐起,才发觉
双腿不受控制,然后整个人在旁观的我绝望的眼神中,不由自主的跪坐了下去…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