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丝不挂】(06)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06章

刻骨难忘的,又岂止是和徐东一模一样的沧桑而已。凌尘轻轻抚弄着自己的
乳房,心中的滋味无以言表。既曾崩溃的堤防再想重新筑起,竟然是如此艰难的
一件事。远比她曾经听说事先预想的要艰难得多。一个多月来,那些热胀和酥痒
如此频繁地在她身体里出没,捉不住,摸不着,却又总能掀起一阵阵不可抗拒的
波澜。仿佛刘鑫的那双手,已经长在了她的肉里,随时窥伺利用着每一次她静下
来的机会,或轻拢慢捻,或急搓猛挑,决意要将她置于死地。

但她不能依赖自己的手。这双手过分细嫩,过分轻柔,也过分笨拙;她也不
能去找别人,那需要太多的勇气,太多的自信,和太多的时间;她更不能求助于
萧森。假如在性生活中断了将近半年之后,突然让萧森发现自己对性的渴望,他
一定会疑心丛生,不肯轻易放过任何一点蛛丝马迹。而在热潮频繁折磨中的她,
是绝无可能逃过他无孔不入的盘查追问的。

聊以抵挡它们的唯一办法,恐怕也只有磅礴的冷水浴了。凌尘无奈地想,拿
起喷头,打开水龙。

凉沁的水流,立刻驱散了四月懊热的空气。凌尘畅快地「哈」了一声,又将
几口凉气深深吸进胸中,这才开始前后左右地冲水。

手在胸背腰臂之间滑翔着,却还不大敢接触小腹,下面的敏感三角更是绝对
的禁地。至少现在还是禁地。体内的懊热依然还在那里冲荡不已,强行压抑贸然
对抗,只能让它们下一次更猛烈地发作,有时甚至还会起到推波助澜的效果。按
照以往的经验,此时她只能等待,等到热胀和酥痒基本消失为止。

等待总是乏味的,凌尘想。虽然她一向就愿意和水亲近,但这样不自在的亲
近法却实在有些令人厌烦。而且,凉水冲得久了,对自己本已开始衰老的皮肤可
没有太多好处。想到这里,凌尘转身看看侧面镜子里的自己,忽然有些愣怔。

镜子里的那张脸依然可算细致动人。整个身材保持得也很好,皮肤并不太松
弛,乳房的下垂也还不明显。这当然是她长年精心保养修饰的结果,凌尘想。但
自己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这个问题她可从来都没有想过。她从来没有用身体
吸引别人的打算。在嫁给萧森生了小雪之后就更无此必要了。难道保养修饰自己
的身体,真的就是所有女人都应该做必须做本能要去做的事情吗?或者,其实,
自己一直也都在期待着些什么,只不过在命运的欺骗下,总也意识不到罢了?

什么呢?凌尘不由就有些彷徨起来。她不相信自己一直都在奢望着和徐东再
续前缘。那种几十年后白发相见的场面,一直都是她不敢想象也不愿想象的事情。
对她而言,保养身体虽然并不如何有趣,可以让人乐在其中,但也可算是一种聊
胜于无的消遣,一种获取羡慕与尊敬的手段,甚至忘却辛酸往事的自我暗示。做
一个有保养癖的偏执狂,总归要比做一个奢望那些份外之物的傻子要好些。

只是,自己已经四十岁了。这样的身体,也许转眼之间就将化为乌有,被衰
老和松弛取而代之。这些迟来的欲望潮水,只怕也终将一去不返,那仅得一见的
快乐,更是不可能会有机会再度品尝了。

高举着喷头的手缓缓垂落。皮肤上冲刷的涩痛益发清晰。体内的懊热却还是
残留了不少。

凌尘看看放在气窗边的手表,发现已经冲了十几分钟,身体竟微微有些颤抖。

是否正是这种隐约的不甘,让自己越来越难以招架欲望潮水决一死战式的攻
击了呢?在连续不断的交锋之中,酥痒已经越来越广泛,时间已经越来越漫长,
那只捉摸不定花样百出的手,也已经越来越鲜明和自由,几乎使得凌尘再也无法
分辨出性和爱的区别。她当然不爱刘鑫,但假如继续这么硬撑下去,过不了多久,
她就会在精神上彻底向刘鑫屈服。到了那时,也许只要刘鑫一句话,一个动作,
甚至一个眼神,她就会身不由己地瘫软在他温暖的怀抱里,陶醉在他精湛的技巧
中,再也无法逃开。前几天她不是就已经忍不住让小雪邀请他来玩了吗?幸好刘
鑫并没有来。是小雪没有转达也好,是刘鑫不敢见她也罢。不来,自己就不用直
接面对诱惑。

但愿小雪能够将他的注意力吸引过去。釜底抽薪,斩草除根,才是让自己恢
复平静的根本办法。一旦刘鑫陷入小雪的情网,他就不大可能再对自己有任何暗
示,自己也就只能拿出长辈的面目,和刘鑫保持恰当距离了。

凌尘咬咬嘴唇,重新举起喷头。

门外忽然传来萧森的声音。「凌尘?你还没冲完吗?」

他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这么早?凌尘一边想,一边就高声答道:「快了,
有事吗?」

「那你快点儿。等你半天了。」

见萧森并没说是什么事,凌尘迟疑了片刻,决定先不追问。「哦,我就好,
你再等几分钟。」

说完,她猛地一咬牙,水龙拧到最大,将喷头对准了那块三角禁地。

连续几个剧烈的冷战险些将她摇翻在地。凌尘赶忙伸手扶住盥洗台,喘了几
口粗气,又倚着冰凉的瓷砖墙,将手伸下去,迅速清洗着那些潮水的痕迹。她知
道这么做很可能会让她彻夜难眠,但她没有别的选择。

幸好,在突如其来的惊急之中,热胀和酥痒已经悄悄消退了许多。

穿好睡衣走出卫生间,萧森正斜在客厅的沙发上,醉意朦胧的眼睛,也不知
道有没有在看电视。

「怎么不上去洗澡睡觉?有事吗?」

萧森猛然睁开眼睛,脸上的微笑很有些灿烂。「哦,我想喝点醒酒汤。你怎
么洗了这么久?」

「刚才不小心沾了好多油烟,好不容易才洗干净。」

凌尘小心地说着理由,见萧森并没怎么在意,便继续说道。「我这就去做。
要不,你先上去洗个澡吧。」

萧森很快就穿着睡衣,精神抖擞地坐回沙发。一边接过凌尘端来的汤碗,一
边笑呵呵地说:「你坐一下。有些事情要和你商量。」

凌尘不觉有些奇怪。「你今天怎么这么高兴?跟谁喝酒去了?」

萧森看了她两眼,端碗喝了一大口,放在茶几上,又把身体倒进沙发后背,
动了动,这才说:「你猜!」

凌尘被弄得哭笑不得。「你的酒友那么多,我怎么会知道?说吧,是要升官
了还是要发财了?」

萧森慢慢收敛起笑容,问:「升官发财之外呢?难道就没有别的事情了吗?」

找到一个新情人你也不会对我说。想到这个,凌尘没好气地答道:「别的事
情我不感兴趣。」

萧森显然也意识到了她话中的意思,笑容多少有些尴尬。「那也不是。不过
你还真猜对了。而且是升官发财双喜临门。呵呵……」

就知道你不会有别的好事。凌尘暗自有些得意,口气不由软了下去。「哦,
这么快就有机会当上院长了?」

「也不快吧。副院长都做了三年了。而且我这年龄,再上不去以后哪里还会
有机会。」

「好多副院长都做了五年以上呢。你还不满足?」

「那是他们没本事。想升上去都难。呵呵……」

「你也就是运气好罢了。怎么?老谢是要走还是……」

凌尘有意不把话说完,因为她知道萧森一定会接上去的。

「怎么可能走?说不定下个月他就是校长了。」

萧森又再得意地笑了起来。

「难怪!呵呵……校长怎么会突然要走呢?」

「好象是要去北京。具体不是很清楚,但走是肯定的了。」

「老谢有多大把握升上去?」

「总有五六成的把握了。不然他也不会轻易跟我说这些。」

「他现在应该是第二副院长吧?」

「是啊。所以才没有十成把握。而且从其他地方空降过来也不是没有可能。」

「才五六成把握而已,你现在高兴个什么劲。」

感觉到萧森的话并没有说完,凌尘故意给他泼了瓢冷水。

萧森果然笑得越发得意了。「光他自己,当然只有五六成而已。加上我差不
多就有九成啦。呵呵……」

「你什么时候这么有能耐了?怎么没见你使出来过?」

「我以前那么多战友校友,可都不是吃干饭的啊。再说,北京那里我还认识
几个人物。」

「那当初评教授当副院长的时候他们怎么帮不到你?」

「评教授是学术,副院长又太小,都不好帮。而且那时候我也傻,总以为靠
老关系就可以了,却没想到,有关系也还得肯花钱才行。」

「现在总算开窍了?呵呵……」

「早就开窍了。不然老谢怎么会这么看重我。」

「才怪!是想让我们替他出钱吧?」

凌尘忽觉有些厌烦。说来说去,还不是靠吃人家的残羹冷炙,难为他居然乐
成这样。

「为他活动,大头当然是他出。不过我们出点血也是免不了的。难道人家白
给你个院长不成?」

「你估计要用多少?」

萧森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反问凌尘道:「刘鑫很久没来了。怎么回事?」

凌尘心中一动,有些奇怪地看着他,随口答道:「不太清楚。可能是因为太
忙吧。」

萧森却只简单地「哦」了一声,收敛了笑容,眼光转向电视。

难道他看出什么来了?不可能。那件事他不可能知道,在他面前自己也绝对
没有什么能让他起疑的异常举动。自从分房睡以后,他们见面的时间就又少了很
多。凌尘的脑袋忽然转得异常迅速,迅速得连她自己都有些吃惊。

但她还是想不通萧森为什么会忽然问起刘鑫。他一向都不喜欢他的。即使在
小雪的事情上曾经接受过他的帮助,即使刘鑫如今有钱有势,成功得意,他也依
然不喜欢他。甚至,很可能,他还会暗地里怪罪刘鑫。因为他当初想要刘鑫做小
雪家教的时候,刘鑫却以薪水比普通家教还低而拒绝了。他们实在是太过不同,
甚至完全相反的两个人,除了敌人之外什么都做不了。自己当初之所以会嫁给他,
不也正是觉得只有他这种和刘鑫徐东完全相反的人才能带给自己足够的安全感吗?

发现思路已经偏离原有方向太远,凌尘连忙甩了甩脑袋,看着沉吟中的萧森,
忽然就醒悟到些什么,不由自嘲地笑了。他当然是为了钱。除了想借钱或者通过
刘鑫挣钱之外,他没有一点关心刘鑫的理由。

「你是不是想找他借钱?」

凌尘问。

萧森略显惊愕地看了她一眼,随即就故做不屑地说:「这种财迷,就是他想
借给我,我也未必肯要。不定要收多少利息呢。哼!」

通过刘鑫挣钱还不是一样。我就不相信你会无缘无故地问起他。凌尘这么想
着,脸上却做出些担心的样子。「我们刚刚买了这房子,剩下的钱也不多了。你
觉得够用吗?」

萧森还是不肯回答她的问题。但也没有沉吟下去,而是用一种有些僵硬的声
音问道:「小雪最近跟他还经常联系吗?」

见萧森有要说明真实目的的意思,凌尘便也尽量配合着他。「经常在网上聊
天。可能也会偶尔通电话。」

「他们的关系怎么样?」

「应该还是兄长导师加榜样吧。好象一直也没什么变化。」

萧森顿了顿,才又淡淡地问道:「你说,如果小雪有什么事求他,他会答应
吗?」

「要看是什么事。不太耽误时间精力的小事多半会答应。其他就难说了。」

「如果是安排我做他们那家上市公司的法律顾问呢?」

萧森的直截了当让凌尘感到有些意外。「我看够戗。这事儿太大了。」

「你估计有多少可能?」

假如刘鑫爱上小雪,那还有些可能。凌尘一边想,一边就用肯定的语气答道:
「不知道,反正我觉得不大可能。」

说完,见萧森没什么反应,便又问,「他们有上市公司吗?」

「就快有了。」

「是不是去刚去河南谈判回来的那家?」

「应该就是。」

「你倒知道得挺清楚。呵呵……」

「嗯。」

萧森并没有太在意凌尘声音里的揶揄,很快又斩钉截铁地说。「这个肥缺本
来是要给老周的。幸好被我早一步知道了。」

「你说的双喜临门就是这个?」

「对。」

「这不都是没影儿的事嘛,你怎么就这么有把握。」

萧森神色轻松地倒近沙发靠背,笑着说:「我已经想好万无一失的办法,当
然有把握。」

「什么把握?老周好歹是他的研究生导师,以前也一直很欣赏他,照顾他。
你有什么?」

「我有女儿。呵呵……」

凌尘立刻就楞住了。没想到萧森居然和她不约而同想到了一起。难道冥冥中
真的有些什么东西在拨弄着他们,以便为刘鑫和小雪的未来扫清障碍吗?这个世
界上真的会有这样的巧合堆积下的好事?或者那根本不是好事,而是……凌尘担
心得不敢再想下去,却怎么也无法阻止脑袋里飞速的旋转。等待着他们的到底会
是什么样的命运?小雪能得到幸福快乐吗?刘鑫这种地位的人,真的可以拒绝一
切诱惑全心全意地对待小雪?小雪会不会受到伤害?她能承受得了吗?他们这么
做,是否也就等于把小雪推进了火坑,就象当初母亲把自己推给萧森一样?凌尘
越想越觉害怕,竟已忘记了旁边的萧森还在得意洋洋地看着她。

「你怎么了?」

好一会儿,萧森才终于意识到不对,奇怪地看着她,问。

凌尘这才摆脱那些问题的纠缠,看了看楼梯,低声道:「你想用小雪来交换
这个职位?」

「小雪可不止这个价钱。嘿嘿……」

凌尘突然锐利起来的眼神让萧森的得意连续打了几次折扣,后面的话不由也
有些嗫嚅。「我开玩笑的,不是要卖小雪。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他们恋爱结婚了,
我们哪里还会在乎这每月几千块钱。呵呵……」

「这也没什么不同。你就是想拿小雪去做交易。」

凌尘这么说着,自己心里却也有些惴惴。她推小雪出去当挡箭牌,可也不是
什么太好的动机。虽说她事先多少对小雪的心意有所了解,但也绝对不是完全为
了小雪好。和萧森相比,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我也是为了小雪未来一生的幸福。」

萧森的语气并不怎么坚定。「要说交易的话,这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可以算
是交易。用物质换物质是交易,用真情换真情也是一种交易。那些鼓吹无私奉献
的人,潜意识里都是想让别人奉献给他不求回报;那些鼓吹真情无价的人,也不
过是想让别人用一切来报答他所谓的真情。想通了其实都是一回事。假如所有人
都照他们说的……」

「好了好了。你又来了。」

见萧森拿出上课的做派,凌尘连忙不耐烦地打断他。「我不懂你这么多大道
理。但我觉得我们不能拿小雪随便做交易。」

「又不见得真的就决定让小雪嫁给他了。不过是试一试,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要是小雪不喜欢他呢?」

「怎么可能?别睁着眼睛说瞎话。呵呵……」

凌尘顿了顿,依然不甘示弱地说:「小雪的喜欢不是那种喜欢。」

「你怎么知道不是?」

「她是我女儿,我当然知道。你们男人懂什么。」

萧森沉吟了片刻,才又笑着说:「那也没关系,小雪这种年纪,刘鑫的条件
肯定可以打动她。只要我们提点她一下,刘鑫那边再主动一点,应该不会有什么
问题的。」

感觉到自己掌握着比萧森更多的信息,凌尘立刻轻松了许多。「刘鑫如果也
不喜欢小雪呢?」

萧森却也似乎想通了所有关节。「我还没见过中年男人不喜欢青春少女的呢。
呵呵……而且我们家小雪这么漂亮,只要刘鑫起过这个念头就好办。」

「怎么办?」

「暗示他一下,或者干脆明说也行。」

萧森又卖起关子来。

「明说什么?」

「就跟他说小雪已经爱上他了,但自己又不好意思表白,只是拼命忍着。我
们实在看不下去,不想让孩子这么辛苦,可又说服不了她,所以希望他能多跟小
雪接触沟通,或者想办法让小雪死心。」

萧森得意地停下,看着凌尘。「我想刘鑫这种人一定会选择前者的。就算他
一开始还有顾虑,慢慢也肯定会动心。后面自然就顺理成章,水到渠成了。」

凌尘默然了,她相信刘鑫非常可能会上钩。和女儿相比,她这个即将衰老的
女人实在并没有多少竞争力。一次做爱,一句喜欢,根本就说明不了什么。而且
他肯定也清楚,自己是不可能跟他私通的,更不可能跟萧森离婚。在情在理,他
都一定会转而喜欢小雪。哪怕仅仅是当成自己的替代品也好。但她心里为什么还
会有这么许多嫉妒的酸楚呢?凌尘哀伤地想着,好一阵儿,才总算想出些什么,
说:「刘鑫未必会信你的。」

「我说当然不行。你说的话,可就有九成九的把握了。」

萧森的脸上再一次挂满了得意的微笑。

凌尘再也弄不清楚荡漾在自己脑海里的到底是什么感觉了。萧森的办法虽然
多少让她感到有些意外,但她的潜意识似乎早有觉察,所以并不怎样吃惊。取而
代之的,是纷纷扬扬的惶恐,担心,手足无措,甚至可能还有喜欢。它们不仅降
低了凌尘脑袋的转速,还一锅粥般地搅和着,荡漾着,让脑袋的转动几乎无法看
出方向。

「我怎么好意思去说这个。」

害怕萧森感觉出什么,凌尘只好暗暗喘了口气,低声说。

「只能你去说。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吧。为了女儿一辈子的幸福,你做母亲的
牺牲点面子算什么。」

「我……」

凌尘不知该说什么,只好又停住,努力想了想,「我去说也未必就能管用。」

「管用不管用看运气,说不说可在你了。」

萧森盯着凌尘,语气越来越斩钉截铁。「如果你确实照我说的去做,成功的
可能性非常大。」

想到要和刘鑫单独会面,凌尘心里暗暗叫苦。自己实在该从一开始就强烈表
示反对啊。现在话已说到了这个份上,再回头说不同意见,只怕萧森根本就听不
进去了。

「怎么样?如果你没什么意见的话,这个周末就约刘鑫过来吃饭吧。」

凌尘闻言又是一惊。「这么快?用得着这么急吗?小雪还年轻,日子长着呢。」

「那个职位可等不了多久。呵呵……」

萧森不以为然地笑着,「倒不是说非要抢到它,而是有了刘鑫这个准女婿,
我们就算先花一些钱,心里也会塌实很多。」

「要是以后他们成不了呢?」

凌尘努力寻找着萧森的缺口,希望能从中找到什么转机。

「成不了就算啦。我们还能包办小雪的婚姻大事啊。」

「那要是什么都得不到,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放心,刘鑫这样的人,计算肯定比我们清楚得多。即使最后不成他也不敢
亏待我们的。」

萧森得意地看着凌尘。「再说了,我们还可以偶尔提醒提醒他,不是吗?」

凌尘只得苦笑道:「这大概又是我的任务了。」

「当然。呵呵……」

「你不是一直都不喜欢刘鑫的吗?怎么就这么放心把小雪交给他?万一小雪
将来不幸福怎么办?」

「我是不喜欢他,现在也还不喜欢他。但也不至于就很讨厌他。否则我也不
会允许小雪跟他交往。至于他们的未来,我倒不怎么担心。刘鑫基本上是个不错
的男人,虽然不对我的胃口,但小雪肯定不会吃亏。」

凌尘无奈地转头看向电视。「如果小雪能主动就好了。我也可以轻松点儿。」

「你可别这么想。就算小雪真的已经爱上了刘鑫,想要主动出击,也必须阻
止她,等你先去说。在这个问题上,她的面子比你的重要。」

凌尘看看萧森,又回头看着电视,没再说话。

过了十几分钟,凌尘的脑袋里依然浑浑噩噩的,仿佛吃了迷药一般,怎么都
找不到思索的方向,连思索的原点也都已经模糊得看不出面目了。只有小雪的影
子和刘鑫的影子,还在跷跷板似地七上八下着,却又始终不肯站在一起,让她好
好享受一下当长辈的幸福。而恍惚之中,刘鑫伸出来的那只手,伸向的分明就是
她自己的胸膛。

在这种情景下,即使她能说出小雪的事,刘鑫只怕也未必会当面答允。而自
己呢,是否又狠得下心去严词拒绝那种肉体的狂欢?那些难以言喻的快乐,真的
可以让人漠视情感,抗拒道德,甚至超越一切人类规范吗?凌尘朦胧模糊地想着,
缓慢而坚定的那只手,忽然就已经烫热了她脖颈下的肌肤。

意识到萧森就在旁边,凌尘心中不由一凛,身体抖动了一下,想甩开那只虚
无缥缈的魔手,却发现脖子上的手粗壮厚实,分明不是属于刘鑫而是属于萧森,
这才暗暗松了口气,伸手上去抓住了它。

「你这两个月是不是在吃什么高级补品?」

不知什么时候来到她背后的萧森,用一种难得的调情腔调,低声问道。

凌尘头皮一阵发紧,赶忙转身看看萧森,疑惑地问:「没有啊?为什么这么
说?」

「我发现你最近越来越有味道了。嘿嘿……」

萧森这么说着,又把另一只手从凌尘领口伸下去,在胸罩里面坚硬地捏抓拨
弄。

凌尘不敢推开他的手。萧森显然已经对她近来的变化有所察觉。假如她反应
过分剧烈,肯定会引起他的怀疑。那可就得不偿失了。于是凌尘笑了笑,轻描淡
写地说:「可能是瑜珈的功劳吧。我们哪儿最近办了个班,我也跟着练了几下。
本来还没觉得什么,你这么一说,我才发现还真是神清气爽了很多呢。你要不要
也练练?」

「我哪儿有那么多时间。」

萧森笑着摇摇头,俯身下来凑住凌尘的耳朵,「走吧,去我房间。」

凌尘不知道该不该拒绝他,又要怎么拒绝他。这半年多来的因分房而停房,
也并不是因为她拒绝萧森,而是因为萧森没有找过她。即使她从来没有从萧森这
里得到过什么快感,即使后来萧森把和她做爱当做一项任务来做,她也没有想过
要拒绝他的求欢。反正对她来说做不做都一样,犯不着为此跟萧森冲突。现在却
不一样了,在经历过那次狂欢之后,她相信自己的反应肯定会有所不同,万一萧
森从中看出什么破绽可怎么办?想到这里,凌尘冷冷地说:「你最近在外面不大
如意?」

说完,还又抬起头,用揶揄的眼神斜斜地看着萧森。

萧森当然不会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但他的脸色却依然自在得很,说话还渐
渐强硬了起来。「说那些干什么,我现在就想跟你干。」

最后这个「干」字,甚至有了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这个粗俗动词所包含的意味让凌尘心口一阵颤栗。这是以前从未发生过的。
也许如今的她已经能够更好地领会萧森的欲望;也许如今的她已经能够理解并愿
意接受那些欲望;也许她可以尝试着让自己的欲望和萧森的欲望融和在一起。如
果侥幸成功了,她不是就可以摆脱刘鑫的诱惑了吗?凌尘这么想着,体内的潮水
竟也渐渐涌动如千里烟波。「老萧……」

她嗫嚅着想说什么,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转而又想着还是什么都不说的好,
便闭了嘴,闭上眼睛,努力感受着那双坚硬的手和步操一般的动作。

萧森的手很快就探到凌尘背后,解开了胸罩,揉面似的轮流挤压着她的双乳。
另一只手也从睡衣中间直伸进睡裤,在大腿上敷衍了两圈,随即就用力按住潮水
源头的山丘。身子挂在沙发靠背上,头垂在凌尘耳边,顺嘴嘬了两口,松开,发
出沉重而急促的呼吸声。凌尘刚刚培养起来的那点温柔错觉,被他呼出的零星酒
气一冲,转眼就又飞散如午夜梦回中的青春年华。

那毕竟是不一样的。养尊处优了二十年的萧森,手却依然粗糙得象是刚刚退
伍的军人,而且过分肥大,而且过分宽厚。他的动作也总是简单,直接,撇除了
所有的繁文缛节。凌尘不需要任何思考就可以知道他后面所有的标准化流程——
抱她起来,踢开门,踢关门,放她上床,脱自己的衣服,脱她的衣服,然后站在
床边,进入她,不停冲荡,直到瘫软在她身边。有时沉沉地睡去,有时点上一支
烟,打开电视。假如房间里有电视的话。

凌尘暗暗叹息一声,睁眼看看还开着的电视,努力伸长胳膊,抓了遥控器过
来,把电视关上。然后轻声说:「别在这儿,去我房间吧。」

「都十二点多了,小雪肯定早睡着了,不要紧。」

说完,萧森顿了顿,越发努力地揉搓起来。凌尘知道他的耐性已经不多了。
凌尘也知道他做这些并不是出于什么温柔体贴,而是为了让其后的性交得到更方
便有效的润滑。一旦发现这次的准备工作将耗费过多的时间和精力,他就不会再
等待下去,宁可弄杯温水甚至口水来代替。或许在他看来,那其实也没什么不一
样。他要的本来就是个天生不易动情的贞洁女人,男人的温柔体贴也有很多地方
可以表现,不用耽误这千钧一发的「浪漫春宵」只是,这样子穿新鞋走老路虽然
简单容易,欲望的融合却无疑将成泡影,自己也将依然无法摆脱对肉体狂欢的向
往。凌尘越想越觉着急,不由自主抓住萧森的手,想要让他轻柔一些。假如不是
担心被看出破绽,她甚至还想要教他几个自己回忆回味了几百上千次的技巧。

萧森却并不能领会凌尘的意愿,或者根本不想领会,依旧执着地揉搓着她。

呼吸越发沉重急促。屋子里静若荒野。山丘下面,近乎死寂。

假如能把萧森幻想成刘鑫,是否可以让自己得到一些打了折扣的快感呢?凌
尘想。从前她也曾幻想过徐东,但因为没有半点真正体验的基础,想象自然也就
完全不切实际。如今却截然不同了。那次经历如此清晰地铭刻在她心里,甚至就
直接铭刻在她身体上,以至她不需太多动念,就可以模拟出个八九不离十。虽说
他们两个差别如此明显,但关灯闭眼,刻意求工之下,谅必不会差了太多。就算
只能达到一半效果,那也很可以让她得到相当程度的解脱了。

决心已下,凌尘咬咬牙,松开一只手,抱住萧森的脖子,将他的耳朵拉到嘴
边。「别这么急好吗?太久没做了,疼。」

萧森「哦」了一声,这才稍稍放慢了节奏,放轻了力量。

潮水终于又渐渐从山丘下涌荡而出。凌尘再次闭上眼睛,努力把自己沉浸在
蔓延得越来越远的荡漾里。徐东的脸早已是模糊的了,刘鑫的脸也在一点点模糊
下去。也许,很快,剩下的就只有潮水,无边无际的潮水。而她必将在这潮水中
淹没,哪里还顾得到身体的粗细,阳具的长短,手的主人到底是谁。

正自欣喜之间,萧森已经挣扎着站起来,抱着她走进房间,将她放在那张单
人床上,开始脱自己的衣服。眼看着刚刚开始溢出身体的潮水又在渐渐退却,凌
尘无奈地叹了口气。但出乎她意料的是,心里的气恼和不甘并没有随着叹息而淡
去,反倒在黑暗之中迅速孳生出庞大的规模,转眼就笼罩了她全身。她忽然明白,
自己已经再也无法容忍萧森这么简单方便直截了当地把她当作发泄的工具了。假
如他不肯稍做妥协,那就只能靠自己的努力。就算引起他的怀疑也不要紧,只要
自己不跟刘鑫再有暧昧,除了控制监视她行动一段时间之外,他还能把她怎么样
呢?想到这里,凌尘抬手抓住正想脱她衣服的萧森,将他拉倒在自己怀里。

萧森似乎有些吃惊,迟疑抗拒了好一阵,才终于屈从了凌尘坚定的拉拢,将
头埋进她胸前。

但凌尘没有想到的是:经过相对漫长的前戏,萧森的冲荡竟只维持了不到一
分钟。

性毕竟是两个人的事,单靠自己的幻想毕竟还是不成。

经此一役,她对肉体狂欢的向往,不仅没有丝毫减弱,甚至还又增加了不少。

难道命运非要这么戏弄她,不死不休吗?

在黑暗之中,凌尘的叹气声,象是断翅候鸟落入大海之前的哀号。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