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丝不挂】(09)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09章

窗外阳光灿烂。天色明透得如水晶一般,似乎稍一努力,就可以轻易看到外
面广袤的太空。然而,萧森沉重浑浊的喘息,却也在不断呼出一朵朵若有若无的
灰云,试图将周围的一切,全都笼罩在他的控制之下。

她可以逃离这种控制,那并不难。但这样一来,萧森刚才的承诺是一定不会
作数的,甚至仅仅兴致受挫,就足以成为萧森承诺缩水的借口。类似的事情曾经
发生过很多次,每次她都必须加倍予以补偿,才能达到那些本来十分简单的目的。
甄琰甩了甩头,尽量让失望平复下去,以免再被萧森看出端倪。这个学位毕竟耗
费了她两三年的时间和许多代价,即使她将来未必会怎么用得到,也不想轻易让
它化为乌有。她现在又不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将自己的肉体暴露在远比其他任何人
都要激烈的萧森面前,上次刘鑫异乎寻常的粗鲁,就曾经让她担忧了好几天,去
医院检查了两三次才总算放下心来。

想到这里,甄琰重新拿出刚才那副妖媚模样,满目含春地看着逐渐喘定的萧
森。「怎么样?我这个女主人对你还不错吧。」

「不错个鬼!险些就盗了老子的元阳。」

萧森笑骂着,似乎并没有太多心。「快把我解开,轮到老子伺候你了。嘿嘿
……」

该来的总须要来。甄琰轻轻「哦」了声,在脸上堆起几分娇羞,一丝期盼,
手脚也轻捷得象是去迎接远方的情人。

萧森简单绑住她的双手,便直截了当地倒骑在她身上,一边啃咬她的大腿,
一边使劲抓揉着她的屁股。他大概也是怕时间不够了吧。甄琰宽慰着自己,心情
一松,本来还算清醒的神志,渐渐就被铺天盖地沙尘暴般的刺痛与酥痒一点点淹
没。

听到甄琰细若游丝的呻吟,萧森越发卖力地动作起来,仿佛真的要把她整个
身体,撕成碎屑,揉成粉末,并入他潮热而凌厉的呼吸。

很快,甄琰的呻吟就越来越大,越来越尖,越来越辗转悠长了,两腿的挣扎
也越来越急,越来越猛,越来越千姿百态了。层出不穷奇峰叠现的声音,象是一
根根不断滋生的钢丝弹簧,在空中万花筒般来回飞舞,和漫无目的没有效果的双
腿一起,堆积出一个又一个或优美或粗俗,或古典或现代,或有序或混沌的图样。
而在最后的这个刹那,所有的感觉,忽然就全都消失在遮天蔽日的黄沙里,消失
得无影无踪。

双脚枉自摇摆折冲着,却就是找不到着力之处;嘴巴枉自张合歪扭着,却就
是发不出一丝声音。没有谁会来拯救她,没有谁能来拯救她,她也不需要别人的
拯救。在这个世界里,她是一切的主人。

那是何其瑰丽的一个世界啊,天空变成了泥黄色,大地融化在风沙里,她自
己也已经四分五裂,化骨成灰,随着不计其数的尘埃,飘荡在整个宇宙的每一角
落。那是其他任何人都无法带给她的极乐世界。假如不是为了孩子的安全,甄琰
一定会在其中尽情徜徉,直到……直到……直到凌尘小雪出现在她和萧森面前。

这个突如其来的念头让甄琰残存的神志不由自主地一凛,连忙睁开眼睛,侧
耳细听。门外果然传来轻微的脚步声。甄琰吓得浑身僵硬,四肢抖颤,来不及从
黄沙的世界中退出,勉强弯回腿,用脚后跟捣了捣萧森的头顶,见他疑惑地抬眼
看她,低声警告道:「有人来了。」

萧森也是一楞,正想转脸听个清楚,萧雪清亮的声音就已经伴随着敲门声响
了起来。「爸,你在里面吗?爸——」

萧森连忙竖指噤声,见门锁得死死的,这才轻松了些。回头对着甄琰笑笑,
悄声说道:「不要紧。她肯定以为没人在家,一会儿就回自己房间了。」

知道基本上没有被捉奸在床的危险,又可以逃避掉粗壮萧森的最后冲击,甄
琰心里暗自高兴。这小雪回来的可真是时候,她想,脸上却仍是一副担心害怕的
表情,抖了抖胳膊,用略显遗憾的声音说:「还不快放我起来。再晚一点,连凌
尘也回到家,可没这么容易躲开了。」

萧森低头看看那根依然昂首挺胸的阳具,又看看甄琰,看看房门,犹豫了一
阵,到底还是下定了决心。「怕什么!凌尘至少还要一个小时才能回来,小雪的
房间也从来都是关着门的。我们小心些,她一定听不见。总不能让老子把它憋回
肚子里去吧。日……」

萧森那近乎邪恶的神情让甄琰寒意顿生,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只得勉强做个鬼脸,将视线也转向门后。

萧森忽然又低头附到她耳朵旁边,「别怕啊,我的乖乖浪货。我都不怕,你
还有什么好怕的。偷情不是更能增加快感嘛。嘿嘿……」

甄琰斜眼看着他,恨喜难辨地咧了咧嘴,咬了咬牙,随即又转过头去。

外面的关门声余音未息,粗壮的萧森就已经闯入了那个即将尘埃落定的黄沙
世界,上下左右地挥舞着,搅闹着,似乎想用最短的时间,将喷薄欲出的血雨腥
风,尽数倾泄在黄沙深处。

甄琰忍受着逐渐明显起来的涩痛,勉强配合着他的动作,心里却怎么也无法
安宁下去。这孩子怎么如此命苦,出生之前就要时时面临夭折的危险。并且这危
险还是来自两个最有很可能是他父亲的男人。难道狗娘养的老天爷,也不想让他
顺利出世吗?不行,我一定要生下他。只要熬过这一关,我不会再让他受任何苦
楚。萧森刘鑫这两个混蛋,如果再敢对我用强,我一辈子都不会饶了他们!

仿佛听到了甄琰心声似的,萧森迅速在黄沙的层层围裹中丢盔卸甲,萎颓而
出。甄琰暗暗松了口气,神色却益发弄得遗憾。「怎么今天这么快?」

萧森鄙夷地斜着她,「得了吧你,吓得一点兴致都没了。还敢嫌我快。」

忽然又笑了笑,语气转而温和起来。「不过,今天确实够刺激的,偷情的快
感也太强烈,坚持不下去没什么不正常。」

萧森的态度让甄琰多少有些吃惊。他可是从来懒得跟自己说这些废话的,甄
琰想,心里的怨愤似乎竟有些淡了。「我现在不怕了,要不要再来一次?嘻嘻…
…」

「你他妈真是个浪货。明知道时间已经不够了还这么挑逗我,是不是非要弄
个鱼死网破不可啊?」

萧森嘴里没好气地骂着,脸上却一副得意满满闲适愉快的样子,象是秦始皇
登上了泰山。

「嘻嘻……」

甄琰笑了笑,想着再逗下去这老东西说不定又要上脸了,干脆就住了口,拿
起萧森的衬衫,随手擦了擦,走过去拣了衣服,一件件穿上,拉好。回头看见萧
森还大模大样地赤裸躺着,便道:「你也穿好衣服跟我一起出去吧。省得你家宝
贝女儿起了疑心。」

「哦,也对。」

萧森点点头,慢慢爬起身。

他们蹑手蹑脚下了楼,打开房门,正想出去,萧雪的房门却「吱呀」一声开
了。两个人都是一楞,正不知道该不该赶快跑出去,萧雪就已经大声招呼道:
「爸,你回来啦。外面还有人吗?」

一手扶着木门的萧森只得堆笑着说:「是,刚进门,你甄琰师姐也来了,有
点学校里的事,要来跟我谈谈。」

说完,回身对甄琰心照不宣地笑笑。「进来吧。进来坐。呵呵……」

两个人装模作样说着论文的事,一边走进客厅坐下。萧雪在房间门口迟疑了
片刻,也「噔噔」下了楼,走到甄琰面前,淡淡地叫了声「师姐好」随即又拉着
萧森,低声问道:「爸,怎么刚才我回来的时候你的房门还锁着,现在又莫名其
妙地打开了?」

甄琰心中一惊,偷偷看了萧森两眼,却见他表情自在地反问道:「不会吧?
你是不是晒昏了头啦。我不在的时候从来都不锁房间门的。」

「那是怎么回事?我刚才还拧了半天呢,现在门却敞着。难道我们家有鬼不
成?」

萧雪这么说着,视线有意无意扫了扫甄琰,忽然又说:「也许真的是我弄错
了吧。今天下午考数学,估计是给考糊涂了。」

甄琰忍不住插嘴道:「多半是你弄错了。」

说完,又觉得有些不妥,连忙掩饰道:「可别告诉我你们家有鬼。我最怕鬼
神这些东西。你再这么说,我更不敢到你们家来了。」

「师姐堂堂法学硕士,怎么也这么胆小啊?我看人家电视里的律师,可都一
个个浑身是胆,什么人都不怕的。」

「人我也不怕,我就怕鬼,嘻嘻……萧院长好象和我就不一样了。不怕鬼,
只怕人。」

萧森立刻接过话题,一本正经地说:「我是无神论者,怕什么鬼。再说了,
鬼害死我之后,我也变成鬼,正好可以找他报仇,他怕我还来不及呢。呵呵……
算起来倒还是人更可怕些。」

「不跟你们说了,再说下去我晚上要睡不着了。哼哼!」

萧雪娇嗔着转身上楼,忽然又回头对甄琰笑道。「师姐,你们慢慢谈正事,
我上去写作业。有事尽管叫我。」

萧森笑着斥道:「你这丫头真没礼貌,师姐来了怎么也不去倒杯水来待客?」

「师姐又不是什么外人。嘻嘻……」

萧雪一边说,一边看着甄琰,仿佛在等待她的反应。

「是啊是啊,我可不敢当自己是客人。小雪你快去做作业吧。明年就要高考
了,还是功课要紧。不用在这里招待我。」

「得得,你们俩倒亲得象姐妹一样,我懒得和你们争。呵呵……」

「就是。师姐。晚上在我们家吃饭吧。我可能还有几个数学题要问你呢。」

「不行啊。」

甄琰做出无奈的表情。「我晚上还有点私事,等下就得走了。你也别再下来
送我。有什么问题打我电话吧。」

「嗯。小雪你别烦着师姐了。打电话找你刘鑫师哥不是一样吗?」

萧雪这才遗憾地说道:「那好吧,师姐拜拜。改天见。」

说完,便转身上楼,进房关门。

房间里顿时安静异常。窗外的天色正在渐渐暗下去。萧森却并没有要开灯的
意思,只走过来坐下,在昏光中静静地看她。甄琰心中诧异,觉得今天的萧森处
处都有古怪,想问,又不知道该怎么问,便站起身,打算告辞出门。

「等等。」

萧森忽然叫住她。

甄琰只得一本正经地问道:「还有事吗?萧院长?」

萧森招招手,「你坐,有点事要问你。」

见她犹疑着坐了,又沉吟了一阵,用温和的语气,一字一句地说道。「我是
在很严肃地问你,这件事也很重要,你最好说实话。你和刘鑫到底有没有什么关
系?」

这老东西怎么吃起醋来这么长气?甄琰心中暗笑,嘴里却平静地答道:「真
的没有。你实在要不相信,我也没办法。不过,你可以自己去问刘鑫。」

刘鑫肯定是不会承认的。当初他甚至还要求自己不许把他们的关系告诉任何
人呢。甄琰想,越发有些得意。

「哦。」

萧森顿了顿,又问,「如果要你接近他,会有什么困难吗?」

甄琰吃惊地看了看那双昏黄中益显深沉的眼睛,却什么也没发现,只好迟疑
着问:「怎么?为什么要接近他?」

「实话告诉你吧。他下面有个公司最近要上市,据我了解已经内定了老周做
法律顾问,我打算抢下这个肥缺。你如果愿意帮忙的话,将来大家都有好处。」

「这样啊。」

甄琰总算明白了萧森所有的那些异常举动,便松了口气。「你先说说看,我
都能得到些什么好处?」

见她并没有什么特别反应,萧森的声音也轻松了许多。「我会尽自己能力帮
你做任何能做的事。毕业,留学,甚至读博士,留校当老师,都行。不过,你搞
定刘鑫之后,说不定就不会在乎这些好处了。呵呵……」

搞定他也未必就有什么好处。甄琰颇感失落地想,觉得还是不要让萧森对她
和刘鑫的关系有任何怀疑为好,便冷了语气,淡淡地说:「没可能。我不打算接
近他。」

萧森楞了楞,声音里带着几丝焦灼。「怎么?在他那儿碰过钉子?」

「我只见过他一次,能碰什么钉子。」

甄琰没好气地抢白道,随后又加了句。「你是不是不相信我?」

「哪里。我怎么敢不相信你。呵呵……」

萧森解围似的笑笑,「我只是奇怪,刘鑫也是个很有价值的男人啊。你那次
见他的时候好象还对他满有兴趣的。是没机会还是……」

「有兴趣就一定要接近他吗?我只是对他发达的过程有兴趣不行吗?」

甄琰继续抢白道,忽然又觉得有些过火,连忙放慢了语速,放柔了声音。
「再说了,我只喜欢萧院长这样豪爽型的男人,身体又好,又平易近人,刘鑫那
种眼高于顶的瘦麻竿儿,没几个女人会喜欢的。嘻嘻……」

萧森却并没有显现出丝毫被恭维的快慰,而是收敛了笑容,盯了她好一阵儿,
才故作轻松地问:「那么,你是不打算帮我这个忙了,对吗?」

「萧院长的忙我怎么敢不帮。」

甄琰看着意存要挟的萧森,心里益发觉得好笑。一直难以摆脱萧森居高临下
控制的她,一旦得到这样的主导机会,自然要尽可能从中获得最大的快乐。

「扯淡,你都不肯接近他,怎么帮?」

「我帮得了你就是。」

甄琰轻描淡写地说,终于还是忍不住露出得意的笑容。

萧森见状,楞了片刻,这才若有所悟地问:「难道你还有其它什么办法吗?」

反正以后就可以和他平起平坐了,这会儿倒不用太过刺激他。甄琰这么想着,
好不容易才平顺了呼吸,笑着说:「如果你是想不费力气凭空得到那个职位,我
绝对没有办法;但如果你只是想得到刘鑫公司的一些内幕消息,那就好办了。」

「是吗?你怎么得到那些消息?」

「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吧。」

萧森忽然又严肃起来。「不行。我保证不会告诉任何人,也不会做任何有损
你利益的事情。但你必须告诉我消息的具体来源,否则我信不过,一切只能做罢。」

这老东西还真够狡猾的。甄琰暗骂一声,做出犹豫不决的样子,半天才说:
「那好。既然你这么开诚布公,我也不瞒着你了。陈琳现在是刘鑫的秘书,什么
事情她全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陈琳?那个只知道读书长得不怎么样却自视甚高的女孩子吗?」

「对,她是我最好的朋友。你千万别直接找她,她对你的印象可一直不怎么
好。」

「哦。这样我就放心了。呵呵……如果她还能对刘鑫的决策稍稍施加一些影
响,那就更好了。」

「您老还是自己做足功夫吧,别指望着别人把什么都弄好给你。」

感到自己语带训斥,甄琰顿了顿,看着萧森的眼神也没有刚才那么从容了。
自己显然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慢慢适应这种突如其来的平等,做到真正的不卑不
亢,甄琰懊恼地想,越发感到有必要加重一下自己的分量,便又补充道。「陈琳
那里也不是轻易就可以搞得定的。这人死心眼儿得很。」

「所以啊,我还是希望你可以忍辱负重……」

萧森淫猥地上下扫视了她几眼,又说。「凭你的手段,要真想搞定他,那还
不是手到擒来。」

「别想得那么简单。刘鑫这样的人,未必肯听女人的枕边风。尤其是工作上
的事情。没准儿秘书对他的影响力还要大一些呢。」

「也对。呵呵……陈琳那里就拜托你了。你认真帮我这个忙,我绝对不会亏
待你的。」

甄琰故意拿出娇嗲的声音,说道:「我想您也不是过桥抽板的人。是不是啊,
森哥?」

「你又来了。哼!」

萧森作了个责备的样子,却显然不敢真地生气。「关于那家公司,你现在都
知道些什么,说来听听。」

「我还没打听呢,怎么会知道?我从来都不关心别人的事情。」

甄琰一本正经地说,忽然又韵味十足地加了句。「当然,森哥除外。您可不
是外人。嘻嘻……」

「好了好了,真受不了你。没什么事的话就走吧,凌尘快要回来了。」

「嘻嘻……那我可真走啦?」

甄琰一边说,一边走去开了门。「有什么消息我会随时打你电话。」

「好。」

萧森跟在后面,扶着门,带着得意的微笑,目送她走进电梯。

甄琰心中的得意更是无以言表,甚至,当她开着车来到自己家楼下,嘴巴都
还没有办法完全合拢超过十秒钟。在多年的被鄙视被侮辱被看成没有灵魂的肉体
之后,即将得到作为一个人的尊严,这让她怎能不喜笑颜开呢?

现在也就只剩下刘鑫了。甄琰想,快乐却并没有丝毫消减。她相信自己能战
胜刘鑫。即使现在还不行,将来也一定能够做到。她还有的是时间,刘鑫毕竟比
她早跑了6年。或者她读书成绩不够好,并不能完全仿效刘鑫的故事,但她也有
着比刘鑫更充分更有力的条件——肉体。两相增减,至少也是个平手,更何况刘
鑫在明,而且还一直对她有所轻忽呢?

叫了一个保安帮忙,甄琰把DVD,电视,还有十几部动作片的光碟,从楼
上搬下来,放进车子后座。给了他二十块钱,重新开车上路。

灯光下色彩斑斓的深南大道,美丽得象是无数年前春节夜空的缤纷炮花。

甄琰忽然有种要说说自己故事的欲望。但,找谁呢?最好当然是找一个不认
识自己也不会借此找自己麻烦的人。想到这里,甄琰立刻有了决定,将车子转个
方向,直奔那家在健身房认识的女朋友说起过的那家歌舞厅。

看着阴暗角落里那些暧昧交谈和动作着的男女,甄琰多少有些发窘。即使她
完全能够想象这里会是个什么样子,但亲眼看到所造成的震动,还是让她两腿发
软,喉咙发抖,象是第一次遭遇爱情,或者第一次在男人面前赤身裸体。没错,
那些独坐男人的奇特眼光,虽然没有几分欲望,却分明已经把她的衣服剥光了无
数次。这种眼光,可一向都是她用来看其他男人的。

甄琰晃了晃肩膀,昂首挺胸,跟着服务生,在一个角落坐下,扫视了周围一
圈,随即清了清嗓子,吩咐道:「来杯天蝎,再请你们黄经理过来一下。」

「是。」

那个小男孩恭谨地应了一声,转身离开。很快就带了一个白净胖子过来。

「您是……」

黄经理有意拖长了声音,一边递上名片。

「我是玲姐的朋友,第一次来,还请多照应。」

甄琰淡淡地说。

「哪里哪里,应该是您照应我们才对。呵呵……有什么吩咐尽管说,我一定
尽力做到。」

「也没什么,我想找个文化高点的,说说话。最好是大学毕业生,但不要深
大的。您这儿有没有?」

「有有,硕士都有。」

「不要硕士。大学毕业生就行,但一定要老实懂规矩,气质要好。」

「那当然。您先坐,我这就叫两个来让您过过眼。」

「先叫一个就好了。不顺眼再换。」

「好好。」

黄经理堆着笑,唯唯诺诺地答应着,走开。

那是一个叫冯虎的年轻人。身材魁梧,面容清朗。沉静中还颇有些阳光的味
道。假如不是眼泡有些肿,眼圈有些黑的话,甄琰也许会很乐意跟他做个朋友。

黄经理识趣地退开了。甄琰看着冯虎,笑了笑,端起天蝎抿了口,静静等着
看他会有什么反应。而他竟也不说话,静默的脸上,艰涩,尴尬,疑惑的神情排
着队一闪而过,很快就变得从容自在起来,仿佛面对的是一位多年深交的知己。

甄琰满意地点了点头,问:「你多大了?」

「二十三。」

「哪里人?什么学校毕业?学什么的?」

他楞了楞,随即又温和地答道:「银川人。南开毕业,学的是管理。大姐怎
么称呼?」

「叫我刘姐好了。」

「好。」

冯虎等了阵儿,见甄琰还是不说话,便小心翼翼地问,「刘姐今天好象心情
不错啊,是吗?」

「你眼神倒尖。确实是不错。」

「那为什么……」

冯虎刚说了几个字,忽然就停住,似乎是觉得自己有些多嘴。

甄琰体谅地笑笑。「是不是只有心情不好的人才来找你们聊天?」

冯虎不好意思地低下头。「那倒也不是。不过,心情好的一般都不只纯聊天
了。」

甄琰不由觉得有趣。「我就是心情好,所以才想找个人说说。不行么?」

「当然可以。我其实挺讨厌那种怨妇式哭诉的。不想办法解决问题,一味哭
哭啼啼等人怜悯,有什么用呢?还是刘姐这样又漂亮又能干的人聊起来才舒服。」

酒劲终于渐渐浮上了双颊。甄琰看着冯虎,得意地笑出声来。「算你会说话。
看来我是找对人了。」

「我最擅长的其实不是说话,而是倾听。呵呵……」

「嗯。你确实不错。」

甄琰一边说,一边点点头,沉吟了一阵,忽然问道:「你说,人活着到底是
为了什么?」

「我要求不高,能让自己和家人都过上好日子,就够了。」

「不想将来能做人上人吗?」

「那是刘姐这样的人想的。我连正经工作都找不到,哪里还想得了那么多。」

「你倒想得开。就是太灰心了些。」

甄琰笑了笑,端杯放在嘴边,却没马上喝。「如果有人看不起你,你也一点
都不想战胜他,或至少能和他平起平坐吗?」

「我毕竟还是个男人,说不想是假的。只不过我无权无势,看不起我的人又
太多,想了多半也是白想。还是先顾住自己为好。」

「别这么悲观。权势也是慢慢谋来的。而且,如果你够聪明的话,有很多东
西可以利用,不见得非要权势不可。」

甄琰放下杯子,朦胧着眼睛,倒在靠背上。见冯虎多少还有些不以为然,又
道:「想不想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这么开心?」

「当然想。刘姐就别再卖关子了吧。我都等得心急如焚了。呵呵……」

「简单这么说吧,就在这一个星期之内,以前侮辱过我的人,反过来求我保
护;以前鄙视过我的人,反过来求我帮忙。你说,我开心有没有道理?」

「有道理,太有道理了。刘姐你真厉害。小弟佩服之至。」

冯虎这么说着,一边就抱起双拳作了个揖。「请刘姐详细说说,如何?若是
小弟有幸能从中学到些什么,一定不忘刘姐的大恩。」

「你看金庸太多了吧?」

甄琰斜着眼,嘲弄地笑他。「怎么个不忘法?免费陪我聊天吗?」

「免费陪您上床都行。嘿嘿……当然,如果您需要的话。」

「我没那么多需要。也不敢随便剥削你的血汗钱。」

甄琰看着他,一阵好笑,又一阵怜悯。假如自己处在他那样的位置,表现未
必就会比他好多少。当初求香港佬,求萧森,甚至求刘鑫的时候,不也是如此这
般地卑躬屈膝,连自己回想起来都感到有些可耻吗?想到这里,甄琰正了正身体,
收敛起笑容。「你别乱说话,好好听我的故事。」

「哦。」

冯虎应了一声,正色静住。

周围忽然变得异常静谧。甄琰的声音,即使在她自己耳朵里,也仿佛响自遥
远的天涯孩角。

「我父母都是军人出身,小时候一直跟着奶奶住在乡下。一个很江南的地方,
水远草长,天蓝山青。」

甄琰停了停,觉得嗓子有些滞,便抿了口酒,喘了口气。

她没想到启齿之际,一切竟还是如此艰难。即使她刻意选择了从头说起,后
面的话却还是纠缠往复,不肯轻易出口。那些从未对任何人讲过,甚至自己也很
少仔细想起的往事,一下子又全都浮现在她脑海里,象是被什么人突然灌进来的
记忆,破碎而零乱,必须好好整理一番,才能找到拼起它们的线索和次序。

「很美的地方啊。」

冯虎轻轻地说着,眼神居然也有些恍惚。

甄琰一时捉摸不清他的反应,便收回目光,继续说道:「回忆起来确实很美。
真实生活却简陋得厉害。而且那个老师很可恶,总是说我上课不专心听讲,找个
借口就打我手心,罚我留堂。我那时不懂他为什么老是要针对我,后来看了那些
社会新闻,才明白他一定是那种潜在的奸淫犯。只不过他还没敢做出来罢了。」

有很多时候,甄琰甚至情愿自己的历史是一片完全的空白。但那毕竟不是空
白。所有的那一切,都在她心里留下了如此坚硬的印记,让她即使现在想起,胸
口都还会隐隐作痛。

「这老师真可恶。」

「幸好我只在那个小学里呆了两年。爸爸妈妈复员后,便把我和奶奶接到了
城里。不过他们总是很忙,不怎么关心我的生活和学业。军人出身的妈妈更是连
家务都不怎么会做。所以等到我上了高中,奶奶也过了世,我一下子没了束缚,
就跑得很野,整天跟邻居几个男孩子在外面逛荡。甚至还跟他们一起打架,一起
泡妞,象是忘记了自己其实是个女孩。」

那是美好的吗?也许是,当然是。之前在乡下,之后在深圳,也同样发生过
不少美好的事情,让她在苦心孤诣之余,益发感到生命的可贵。想到这里,甄琰
不由有些心惊。一直以来,对命运的怨愤和对成功的渴望,竟将她裹得如此周密
严实,几乎淡忘了那些曾经有过的快乐。

只是,这些快乐,远远无法和她受到过的屈辱等量齐观,而且转瞬即逝,象
是萧森眼里昙花一现的温柔。

「刘姐这么漂亮,那几位大哥居然可以视而不见?」

「什么啊。我那时候是个黑瘦的小丫头,哪儿有一点女人味道。呵呵……」

甄琰浮泛地笑着,酒劲一阵阵涌上来,急于要把她的五脏六腑都冲上云端。
甄琰连忙咽了两口唾沫,重新将隐隐作痛的心,集中在那段最为凄楚的往事上。
「后来,我就喜欢上了一个工人家庭的男孩子。也奇怪,他高中都没毕业,是个
街头混混,长得也实在不怎么样,个子很矮,头发稀疏,说话又不怎么灵便,整
天就知道随便放狠话吓人,真要动手的时候却总是畏缩在后面。而我那时已经上
了大学,模样渐渐长开了,追求者也不少。可不知为什么,我还就是喜欢他,喜
欢到非他不嫁的地步。甚至为了他不惜和父母断绝关系,退了学出来打工挣钱。
想着只要能跟他结婚,安安定定地过日子,就是绝大的幸福。可谁知道,最后竟
落到那样一个下场。」

甄琰一口气说到这里,眼睛渐渐就有些模糊。冯虎递过一张纸巾,静静地看
着她,没有说话。周围的声音忽然又嘈杂起来,象是有谁悄悄拧大了所有人的音
量。

那些破碎而凌乱的记忆,就在这嘈杂的声音伴奏下,一点点拼凑成形,又一
张张排出情节,排成故事。初恋的焦灼,初吻的欣喜,以及初夜的失落,象是昨
天才刚刚发生一般,清晰得纤毫毕致,看不到一丝曾经撕碎过的痕迹。

也不知过了多久,甄琰才终于擦干泪水,轻轻叹息了一声,说道:「想想也
是好笑。他父母不知为什么,怎样都不肯相信我是真心喜欢他,可是又找不出任
何我能从中获取其它利益的地方,就只好有事没事挑我的刺,稍不顺他们的意,
便在他面前添油加醋地说我的不是。后来,我家好不容易答应了我们的婚事,要
求两家共同出钱买套新房。他父母又说什么都不肯拿钱出来。直到有一次,我和
他们讲道理不听,而且他们说话越来越恶心,我饭吃到一半,气得扔了筷子就走,
他追出来,跟我争了几句,打了我一个耳光,我才终于看清楚,他根本就是一团
狗屎。」

「这样的男人简直就是狗屎不如。让刘姐吃这么多苦头。妈的!」

酒劲已经随着眼泪的流淌渐渐散去。甄琰看看冯虎,笑了笑,忽然就端起杯
子,一饮而尽。「也不算怎么苦,主要是精神上的压力而已。生活上起初比较难,
后来找到工作,再节俭一点,过得也还好。而且从我退学开始到和他分手,前后
不到一年。一年的时间,现在想想,也不过是转眼的功夫。」

甄琰嘴里这么说着,想起当初自己高官厚禄的父母有意制造出来的那些障碍,
心中犹有余悸。在那些日子里,她不得不常常一个人奔走在乡间,为的只不过是
几十一百块钱的可怜收入。而他呢?除了借口有大事要做整天跟在那些狐朋狗友
屁股后面拣些残羹冷炙外,连到车站接她也渐渐都不肯了。

假如不是那一巴掌,自己还真不知道要被他蒙蔽多久呢。

「后来呢?」

甄琰迟疑了一下,觉得没必要再讲下去,便淡淡地说道:「后来我想躲得远
一点,就重新考到南方。一晃已经六七年了。」

正是在那段时间里,甄琰发誓将来要把父母用在她身上的钱全都还给他们。
而且,在来深圳一年之后,她就不顾父母的猜疑和威胁,退回了他们寄来的所有
汇款,并逐渐开始向他们支付养育费。

「现在那家伙又来投奔你了?」

甄琰不由一楞,很快又笑着说道:「你果然很聪明。没错。否则我也不会这
么高兴。」

「刘姐千万不要再上了他的当啊。」

冯虎眼中的关切让甄琰有些吃惊,又有些感动。「不会的。我有分寸。不过
还是谢谢你。这样吧,你留个电话给我,等我哪天有空,心情又好的时候,就打
电话约你出来聊天。」

「怎么?您要走了?」

「我还有事。已经晚了快两个小时了。」

「不要紧吧?」

「不要紧,那个混蛋,等我等到饿死也是活该。」

「难道就是……」

冯虎识趣地笑笑,没说下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