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传记】(11)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十一章。带着老王的女人连夜逃跑

阿庆终于如愿以偿得来到了三娘的身后,把他那肥硕的小兄弟挺入了三娘的
体内,看他在操逼的表情没有多大欢乐,脸上更多的平静,看的一旁的我颇为诧
异,阿庆难道也要癫狂一下,可他毕竟是阿庆啊,村里头群众的受气包和老好人。

他的小兄弟在三娘体内滑动了一阵以后,就很快地交了枪,脸上一脸无奈,
射的太快,基本感觉不到爽快,这真的操起逼来还不如打手枪来的爽快,他射完
以后,低下头往三娘的身上扫去,下半身是不动了,嘴却没闲着,他用舌头舔弄
着三娘的背,我从老远都能看到他的口水在女人背上往下流着。

旁边的几个看客说起了悄悄话:「阿庆这龟孙都操了阿秀,真是水灵白菜被
头猪拱了。」

「再水灵的白菜经过我们村所有男人一遍操,哪还能再水灵得起来,女人就
是女人,用来操那就对了。」

「话糙理不糙,兄弟这话我大写得一个服字!」

「卵痒就操逼,逼痒用卵操,男人和女人是缺一不可的,阿庆这是头回操逼,
我们可是能看他笑话的!」

「哈哈哈……老王家的婆娘各个姿色颇丰,我如今尝过了,心里倒也了却一
桩心愿!」

「老王这三个婆娘啊,我早就看的心里痒痒了,比我家婆娘好上太多,没想
到有生之年能操上,真他妈的爽歪歪啊……嘿嘿……」

……

听他们叽里呱啦了一大堆,我却听得厌烦,这小小的渔村,村民每天就讨论
这些谁家婆娘怎么怎么的事情,说着说着总能说到操逼上去,吹嘘自己多么多么
威猛婆娘被操得哭爹喊娘等等。

安乐地固守一隅之地,有口饭吃,有个逼操,这是深入他们脑子里的东西。

我可不愿意待在这里养老啊,过段时间我准备离开这渔村,没办法,这种旮
旯地方,远远没有大都市的花花世界来得精彩,只是我对阿庆放不下心,我若出
走,最伤心除了他还会有谁?

阿庆在三娘身上蠕动着自己矮小的身子,非同一般的平静,比我在三娘臀沟
上耍滑枪都镇定自若,在他一阵猛烈地哆嗦一下,我是自然知道他又在三娘体内
射了一通,掐指一算,算上之前的打飞机不知不觉他已经射了三次,常人哪有这
么多精力,连续射精,把精液当做流水一样不要钱似的,我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
我刚起身想阻止他的行为,却被旁边的两人阻止了,他说:「阿毛……随他去吧
……这一刻他该是他一生中最难忘的时候吧……如愿以偿操了心里一直惦记的女
人……那滋味甭提有多销魂了……」

另一个人附和道:「这是阿庆的事情,这一刻属于他,你就好好在一旁看着
吧,我们和他的人生可没有那么多机会尝到女人……」

我对渔村三丑彻底无语,这两个家伙是何居心?阿庆操逼射多了那可不就得
精尽而亡吗?后果不堪设想,我懒得多看他们一眼,我对他们和村民实在是有太
多的嫌弃,只是我对阿庆却是发自肺腑的由衷感谢,救我一命的那种恩情不是说
说就能完事的,它在其他人里或许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是对我却举足轻重,
阿庆的好,深入我心,像一颗种子深埋在我的心里面,挥之不去,永驻心田。

我急着来到了阿庆身旁,看到此时的他麻木不仁地在三娘的身上为所欲为,
却是气都不带喘一口的。

我拉扯了一下他的身子对他说:「收手吧,这样下去你的身子会垮掉的!」

阿庆暼了我一眼,却是一声不吭,继续在三娘身上有所作为,仿佛将我的话
当成了空气。

没一会儿,他的身子又进入了抽搐状态,脸上显现出来一层无奈,利索地从
三娘体内拔出了小兄弟,叹了口气:「操逼也就这么一回事,看着比干着舒服,
操逼没想得那么舒服!」

我拍了拍阿庆的肩膀,却是哑口无言,他哪里是在操逼,他就是在拱一块不
会给他反应的猪肉,五花大绑的三娘哪里是女人,那是桌上的食物,却是被吃剩
下的食物,焉能好吃到哪里去呢?

照我说,我是嫌弃这种不为人道的做法的,但操三娘是阿庆的心愿,我是不
会劝他不操的,操也操了,我也就背着虚弱的阿庆回他家的破方子里去了,至少
这一刻他心满意足啦。



王云的三个女人经不起村里所有男人们的折腾,这是一眼就能明白的事情,
夜里阿庆就和我谈了这件事,说我俩能不能去把这三女人偷偷给放了。

我叹了口气说:「就算你有一滴滴意念还是把它藏在心底别说出来的好,如
今的村子刚清洗,这话要是入了张松的耳朵,那我们是要遭殃的。」

阿庆苦着脸说:「那我们就眼睁睁看着那群畜生把三娘给活活操死啊……我
……我实在……看不下去……」

我捶打了几下阿庆的胸膛,一脸坚决道:「只要你说,我当然陪你赴汤蹈火,
毕竟我的命是你给的!」

阿庆皱着眉头为难地说:「看着三娘即将死去,我的内心无比煎熬,我之前
从未有过这种感觉,难过的令人窒息……」



我不忍心阿庆为难和饱受煎熬,于是深夜里自己一个人又偷偷摸摸地出去了。

当我来到笼子那边的时候,远处看到这笼子边生了一堆篝火,有三个人围坐
在一堆讨论事情。

看不清他们的脸庞,我就趴在地上偷偷前进了一段距离,一来是看看这三人
是谁,再来听听他们说着什么。

「王云死了,她的女人可真倒霉,成了公家饭,谁操都可以,还免费的,哈
哈哈……想想真是爽歪歪……毕竟这三女人比我家婆娘嫩上不少……特别是阿秀
这小逼样……看着人小……下面的洞倒是最大的……看来平时老王操得最多的就
是她了!」

「换了我也是,这三女人各有所长,不过么阿秀和其它两位的年纪可是相差
了十岁不止,胜在年轻貌美,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这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逼多任意捅,只恨我南傍国不够大也不够长,心
有余而力不足啊!」

……

听了他们一长串的不要脸的对话,我都有点瞌睡了,差点忘记了来这里的目
的。

听了他们说话的声音,我就知道了他们是谁了,张松旁边的三条狗,大头雄、
瘦子飞和胖子高。

渔村虽小,权利之争却是替换掉了,只是张松真的会有所作为吗?这个问题
我是不去多想了,犯不着啊,我这一个外人撒腿就能跑,我的心始终在外面飘忽
不定着。

我趴在地上观察着三人的一举一动,只要他们稍有松懈我就把笼子里的女人
们解救出来,不过觉得还是太难了点,这次和老王那次不同,这次是三个人,而
且是在一起的,上次对付老王之所以能成功是因为我在暗处,他一个人毫无防备,
这次就……说句不中听,有种双拳难敌四腿的感觉。

正面是肯定不行了,那么只能智取了,声东击西这招依旧可以一用,一定要
把三人引来,不然我肯定一人打不过三人的,我又不是强哥,一挑三随便打的主。

我看了看周边也没有能被我利用的东西,急中生智攥紧拳头再地上抓了把泥
土,只是目标有三个之多,往谁身上扔好呢,这个问题难住我了。

就在我犹豫不决地时候,那边的大头雄拍了下手说:「你们两个看着点,白
天还操过一次,现在又有火气,我去发泄发泄。」

瘦子飞和胖子高无奈地点了点头,谁叫大头雄是张松身边的红人呢?

很快,大头雄去了大娘的笼子里干仗,在篝火的映衬下,两具扭曲的身影格
外动人,如一条随风飘摇的柳条。

噼里啪啦一顿猛干,换谁也受不了啊,那瘦子飞和胖子高就嘀咕了起来。

「不该啊……同是松哥的人……他凭什么享受……要老子来替他望风啊!」

「马勒戈壁的,真不是东西,看的我起了反应,我不管,我也要去操逼!」

「他不干……你也不干……老子我闲得慌……给你两王八蛋望风……那我也
去操逼!」

三头精虫上脑的牲口化为黑夜的斗士,各自为战,在自己选的女人身上宣泄
着兽欲,嘴里时不时能听到他们的呻吟。

「打洞就是爽……操……操他妈逼……」

「啊……疯了……疯了……我的南傍国感觉烧起来了……」

「老子这南傍国才厉害,看看谁干的久?」

「比个屁啊……我比你们先操一会儿的……」

……

男人热情地女人身上大力冲击着,他们能感觉到征服女人的快感吗?恐怕不
能,这三女人口里塞了布条,是叫不出声的,也就少了一丝乐趣所在。

如此大好良机我岂能就此错过,趁你在卖力操逼,看我不整死你?我把手里
抓着的泥巴丢在了一旁,想来根本用不着了。

操逼的时候,是人最分心的一刻,注意力基本就在女人身上,而射精以后的
一段时间则是最虚弱无力的一段时间,我要做的就是抓住机会把他们逐个干掉。

我鬼鬼祟祟地靠近了关着大娘的笼子,笼子里的大头雄还在叫唤:「大屁股
就是不一样,比我家的小屁股操起来顺溜了不止一倍,哦……不行了……不行了
……啊……」

好家伙,这家伙终于露出了破绽,我起身化为一道黑影向笼子袭去,势在必
得地在他后脑勺猛烈地敲打了一下,为了把他敲晕掉。

他刚想发出点声音,我用手捂住了他的嘴,就这样我悄无声息地把大头雄打
晕了,旁边的瘦子飞和胖子高还在女人身上干仗呢,正是进行时,哪有时间朝我
这边看来。

瘦子飞在二娘身上为所欲为,一脸淫笑:「马勒戈壁的,这么大的奶子,这
些年都是老王在享受,今个儿算是可以摸个够本了,我捏……我捏……这对淫荡
的奶子……」

看着瘦子飞的专注度,我毫不手软地来到他身前当着他的脸下了黑手,用尽
全力地一击,就这样他也被我敲晕掉了。

当我还想如法炮制地把胖子高干掉时候,出了点意外,后面传来了一个男人
威严的声音:「阿雄、阿飞和阿高,大晚上的……不好好轮流睡大觉……操啥逼
啊?」

胖子高当场听得一哆嗦,急道:「妈呀……松哥来了……阿雄,阿飞,这可
怎么办啊?」

「噗呲」一声,他从三娘身体里拔出了自己射过后的家伙,擦了擦额头的汗
水,走出了笼子。

张松来了,只是看着远处那道摇曳的光亮,我也就放心地从身后把胖子高也
干掉了,在他后脑勺猛烈地一击,干净利索地让他昏厥了过去。

一个火把,那么必定是张松一个人前来的,那么如今是一对一的场面,我也
用不着怕他,跟着强哥混了一段时间,这点勇气我还是有的,我知道张松也不是
什么厉害人物,毕竟我不是没出过渔村的那些村民,我可是从外面来到这里的外
地人啊。

虽然大头雄、瘦子飞和胖子高都被我打晕了,但是他们的样子就是依靠在三
个女人的身上,看着就是两两结合在一起的模样。

张松点着火把来到了笼子这边,发火道:「你们三个……今日是怎么了……
我喊你们话呢?」

我趴在暗处窥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只要他露出一个破绽,我就干掉别人一样
干掉他,暗处偷人这是我的强项,谁叫我的眼睛看的清呢?

张松进了大娘的笼子,拍了拍大头雄,大头雄没有反应,他用火把凑到身前
看了个仔细,吓得一哆嗦,把火把丢在了地上:「我去……别吓我……这三更半
夜的……不会是……死……死了吧……」

此时不带更待何时,我一个箭步往他背后冲去,高高举起攥紧的拳头往张松
的后脑勺上打去,一下,他整个人被我打倒在了地上,不过很无语的是我的拳头
打偏了,所以他没有当场晕厥,反而清醒得很,痛叫:「啊……痛……痛痛……
痛死我啦……啊……」

他也是够背的,他倒在了自己掉落在地上的火把上,所以现在他的身上的衣
服此刻烧了起来,不大吼大叫就怪了。

他搞出来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点,我怕躺在地上的其它三位被他吵醒,又怕
他把其他人引来,立马脸一沉,瞪着在地上翻滚的火人,毫不手软地用双脚连续
不断地猛踹起来,只听得到张松撕心裂肺的哀嚎声,踢着踢着,他的叫声就戛然
而止了。

我如释重负地擦了擦额头的汗珠,低叹了声:「你这是何必呢……本想留你
一命……」

不知什么时候,木头笼子也烧了起来,我暗叫不好,赶紧把大娘的绳子解了
下来,接着把二娘和三娘的绳子也解了开来。

她们被村民折磨得很凄惨,如今我把她们解开了绳子,她们也把嘴里的布条
拿掉了,却都坐在了地上,三人头碰头围成一团低低地抽泣起来。

我又不是什么铁石心肠的男子,看着赤条条的她们,咽了咽吐沫星子,低声
道:「如今张松被我杀了,这渔村我是呆不下去了,正好这里也容不下你们,不
如我们一起结伴同行,逃离这小渔村?」

燃烧的笼子把女人们的脸庞照亮了,她们是活生生的人,却被人做了兽性大
发的事情,此等遭遇,不可谓惨不忍睹。

不过我仔细一想,村里的女人,地位低下,落得如此下场也算正常,她们杀
老王只是一种反抗,她们怕老王杀了她们。

等了良久,大娘开口了:「这里是我们出生的地方,外面的世界……村里的
女人们祖祖辈辈从没有走得太远的……」

我撇过头去说:「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我替你们把那几个王八蛋的衣服去。」

不过这火烧的够旺,大头雄也被烧死了吧,也就去瘦子飞和胖子高身上脱下
了他们的衣服丢给了女人们。

随后,大娘和二娘都穿好了衣服,三娘却没了,我只好脱下自己的衣服丢给
了她,说:「我们还是赶快走吧,趁没人发现的时候,先去找阿庆,然后离开这
是非之地!」

*****

这三女人真是累赘,她们被操了一天,腿都迈不开,在我的搀扶下挪到了阿
庆的屋子。

回到屋子,阿庆还在熟睡,我走到床前对着他的脸蛋轻拍了几下,叫唤道:
「阿庆……阿庆……醒醒……醒醒……」

任我如何叫唤他还是睡得跟头死猪一样,我突然想到他对三娘的痴情,吼了
声:「快看!三娘来啦!」

这招果然灵验,阿庆终于醒了,然后我长话短说告诉了他今晚发生的事情,
他被我直接吓个半死,尤其听到我把张松杀了那段的时候,根本就对我充满了怀
疑,幸亏旁边的女人们帮我做了证明。

特别是三娘的话,阿庆一听,那乖巧的样子,活脱脱一个三岁小孩模样。

总之,这个夜晚,我们五个人在村民们不知道的情况下离开了小渔村。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