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恋了一次爱】(01-05)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一章

下午两三点钟,阴沉了大半日的天空开始飘起了雪花。

周婉约背靠着办公桌,脚搁在窗台上,手枕在脑后,望着窗外,已经发了好
长一会儿呆。

几下轻轻的敲门声惊醒了她,她赶忙转回来坐好,说,请进。

公司的秘书玛丽探头进来,问,你还没回家啊?很多人都走了。

婉约说,马上就走。

玛丽打量了一下婉约的装束,笑着问,晚上有约会?

婉约说,没有,去一个party。

玛丽又问,假期去哪儿玩?

婉约说,还没定呢。你呢?

玛丽说,我去一趟肯塔基老家,见见爸爸妈妈还有一堆堂兄表妹。

玛丽一向对她老家没有好话说,已经好几年没回去过了,但前不久刚刚和她
男朋友分手,伤心得要死,这次大约是要回老家疗伤去了。

婉约没心情继续瞎聊,说,那就祝你玩得开心。

玛丽说,我会的。你也一样。

玛丽一走,婉约就下了班。

走到街上的时候,地上已经积起了薄薄一层雪。婉约深深吸了口气,小心地
往地铁站走。

耶诞节前的CopleySquare很热闹,人来人往,两边光秃秃的树
上缀满了彩灯。婉约走在街上,不断有人跟她说圣诞快乐新年快乐,婉约一并以
微笑应之,再加一句你也一样。

早上上班前,她精心打扮了一下。黑皮靴黑丝袜黑短裙外面配一件深红色呢
大衣,一头半波浪长发披洒在肩上,走在街上姿态曼妙,性感妖娆。本来打算下
班后去酒吧泡一会儿,最好能勾上一个帅哥。但是一天下来,情绪越来越低,干
脆回家算了。什么party啥的,也就是糊弄糊弄玛丽。

婉约的丈夫大捷每到逢年过节都会从中国过来,或者她过去,但是这次说是
有个项目,一时走不开。婉约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

三年前大捷要回国发展,两人商量好的,允许各自有短期伴侣。两人感情很
好,都不觉得对方会离开自己,又都想得开,觉得只要感情上清楚,身体出轨彼
此都认可。两人有时候甚至会交流一些经历,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但是这次那个女孩子能在耶诞节牵住大捷,事情就有些严重。对大捷的信心
一减,各种想法都出来了。婉约心烦意乱,不知道该怎么办。

第二章

回到家里,婉约先给自己倒了杯酒,然后打开电脑。

婉约在北美一个中文网站某个论坛做版主已经有很多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
兵,罎子里人来人往,大部分旧马甲消失了之后就不再回来,或者换一件马甲,
象重生一样接着闹腾,还有若干个旧马甲一直和婉约一起混,她们私下里见过面,
其实算是现实中的朋友了。

婉约有时候觉得自己在罎子里太元老了,但她也实在舍不得离开。一来是因
为那几个朋友,二来,罎子里总有些有趣的新马甲出现。婉约对文字很敏感,相
信文如其人,一些有趣的文字后面隐藏的大都是一个有趣的脑袋。和现实生活中
的人相比,这些人因为披了件马甲,隐藏了身份,便少了许多顾忌,观点想法更
容易直接表达,交流起来有时候更有意思。

当然也有许多龌龊猥琐因为披了件马甲而肆无忌惮,还有些偏执狂交流起来
就让人很头大。时间久了,婉约只要三言两语就能猜出某个马甲的性格,感兴趣
的,就热情一点,不感兴趣的,要么很客气地应酬一下,要么晾在一边。

婉约用不同的马甲在几个罎子里混,不仅性格面目不一样,连文风也迥然不
同,基本没有人知道她们是同一个人。她其中一个马甲叫天女江湖魂的,在那个
网站如雷贯耳,博客流量很大,裙下粉丝众多。

她登录进了自己的帐号,有一堆新邮件。每到节日,婉约总会收到不少问候。

小木发了一个自己写的短篇小说过来。婉约读完,很喜欢,就转到自己的博
客里。小木是她在网上认识的一个雕刻家,在欧洲。他的雕刻婉约不太懂,但是
他业余写写的小说想像奇特,寓意深刻,一看文字就知道他的才气。因为时差关
系,他不常上论坛,但和婉约私下通信比较频繁。她百般呵护他,他百般崇拜她,
两人感情很好,她的博客里专门有一部分收集他的文章。

九姑娘发来一个悄悄话,问她耶诞节有没有活动,如果没有什么计画的话,
欢迎到她家去玩。九姑娘是近半年前来到论坛,真名叫吴蕾,是个铁杆淑女粉。

喜欢写一些聊斋风格的小说,有一种精灵一般的鬼气,也是很奇特的味道。
平常的帖子走「明朝那些事」的风格,俏皮有趣,是个很活泼可爱的女孩子。

婉约知道她在明州莫里斯一个大学里非全职教法语,丈夫是本科时认识的。

九姑娘在群组里贴过自己的相片,穿着运动装,梳着短发,丰满而富有朝气,
看着很顺眼。

婉约暂时不想回答九姑娘的悄悄话,就先放一边。

简单回了其它几个熟悉不熟悉半熟不熟的马甲们的祝福,婉约到自己创立的
群组里逛。那两个男马甲吵了两天,还没有消停的意思。虽然两个人说的事情貌
似和自己无关,但字里行间全是争风吃醋。

这两个男马甲,一个是之前婉约比较熟悉的网上朋友,她邀请过来的,另一
个是罎子里的闹将,钦慕天女,申请加入群组,婉约和其它人商量了之后,约法
三章后进来的。

两人风格和兴趣不一样,平常在罎子相互交流不多,和他人争论,多佔上风,
鲜有下风的。本来一开始两人在组里吵起来,婉约也不太在意。

像这种争吵,一般其他人劝一下也就过去了,毕竟在组里,相互之间不好太
撕开面子。但这次两人大有不把另一个打倒不甘休的样子,加之今天婉约心情不
好,就威胁说两人再不停止,她就要踢人了。

婉约心烦,打开messenger,看看有谁可以聊天的。九姑娘线上上,
看见婉约上线,就过来聊天。她还是盛情邀请,说圣诞夜她家有个party,
附近几个中国人很有几个天女的粉丝,还说她小孩三个月了之类的。婉约说再说
吧。

像九姑娘这样的邀请,婉约本来不会考虑,没事莫明其妙去网友家算什么,
毕竟不是那么熟。但是这次,谁知道呢,留个后路吧。

正零星聊着,看见下流胚子上了线,过来问她是不是心情不好。这个男马甲
是跟着一个叫温柔小蛮女的马甲到论坛来的。

她查过这两人,原来之前在一个情色论坛里就认识。下流胚子马甲取得下流,
看他的发言倒颇有些风骨,在情话色语之中有些高雅的旨趣,婉约觉着是个好玩
的人。他到论坛之后,只和小蛮女唱和,情深意长的,倒也有一些女马甲粉她,
背后吃小蛮女的醋。后来他渐渐移到到其它论坛逛,和人聊天嬉笑怒骂,倒也潇
洒得很。

小蛮女过来之后,把婉约的论坛闹得风生水起,一扫之前的颓气,又一味巴
结婉约。而婉约很欣赏小蛮女的文字,风格跳跃,辞藻华丽,颇有灵动之气,性
格又和当年的自己很像,所以有些亲近感,她介绍胚子进群组,说对他绝对信任,
婉约就顺水推舟做个人情。

后来婉约和下流胚子互加了messenger,时不常在网上聊聊天。

两人不熟,但显然都对对方很有兴趣。婉约感觉胚子是个比较淡然超脱的人,
和他聊天没有压力。她又觉得他很沉稳,人品值得信赖,所以经常和他说一些网
上的八卦,和自己的一些事情,胚子总是很有兴趣和惊讶的样子,让婉约觉得很
有成就感。

他不太主动打探,回话也很有分寸,总之和他聊天是很舒服的事。只不过婉
约总觉得他是小蛮女的人,不能放肆勾引,不然挑逗挑逗他,说不定也是件趣事。

最近他在文艺坛里发了一首诗,没有明指,但在婉约看来,明显就是写给她
的。她很欢喜他对自己的描写和比喻,问也不问就转到自己的博客里。两人聊天
依旧如常,这首诗的事情谁也不提,心下里就有一些你懂我懂,知音的感觉了。

婉约问过胚子为什么后来不常去她的论坛坛,胚子说小蛮女和其他一帮子文
友搞的活动,象命题作文学习平仄之类的,他毫无兴趣,文心也於是渐渐淡去了。

胚子对他自己现实生活中的事情说得不多,婉约只知道他在大学教书,理工
男。这个她理解。

胚子一上来就问她是不是心情不好,这份敏感让婉约感觉有点惊讶。她回说,
还好。就是这两个大男人,越闹越不像话。胚子说,他们可没错。

婉约说,那是谁的错,难道是我?

胚子说,是啊,不是你是谁啊。谁让你这么有魅力呢。

婉约忍不住扑哧一下。类似的恭维婉约听得多了,但在此时此刻听到,她的
心情顿时好了不少。她回了个咧嘴的笑脸,表示笑纳。

胚子又问,圣诞有什么节目。

婉约黯然,说,还没什么安排。胚子貌似在找话,然后说,那就一个人开车
到一个不知道的地方瞎逛几天,说不定会有一些惊奇呢。

婉约想了想,说,主意不错,就是懒得折腾。倒是有个网友叫我去她家,正
犹豫呢。

胚子说,熟不熟?

婉约说,网上挺熟的,底下没见过面。

胚子说,我个人是不干见网友这种事的,但我知道你们在网上熟了,私下里
也见面。既然这样,去看看又何妨?

婉约说,再说吧。

胚子的话让婉约开始认真考虑九姑娘的建议。她不想一个人在波士顿惨兮兮
的。

九姑娘的家在莫里斯,她查过,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但鸟拉不拉屎她也不
在乎,九姑娘是很热情,但不烦人,去莫里斯既可以清净一下,又不至於太孤单。

主意一定,马上给九姑娘回悄悄话,说,好,如果有机票,就准备过去。等
收到九姑娘的回音,就着手定第二天的机票,到St。Cloud的飞机还有位
置,贵了点,可以忍受。接着定租车,很快就搞定了。然后整行李箱。

这边在莫里斯,吃晚饭的时候吴蕾告诉老公郑嘉铭,说天女耶诞节要过来玩。

嘉铭扬了一下眉毛,哦了一声,说好啊,似乎并不在意。

吴蕾问,你知不知道谁是天女啊?

嘉铭愣了一下,说,不就是你们那个网站如雷贯耳的马甲嘛?你知道我也经
常去逛你们那个网站的,并不是啥也不知道。

吴蕾说,天女可是个公认的大美女,你不可以被她迷住噢。

嘉铭笑道,网友见面么,见光死的概率大。不过我看过她的博客和零零星星
的相片,还真不错。

吴蕾说,你看你看,还没见面就开始夸起人来了。不过她确实很厉害,诗文
写得都很好,人漂亮,性格也随和,你粉她一下我没意见。哦,她的真名叫周婉
约。

嘉铭说,你们网友见面,我不掺和。

第三章

从St。Cloud到莫里斯有两个多小时的车程,一路上车辆稀少,两边
雪堆得老高,望去一片白茫茫。

婉约想起电影Fargo里面的一个镜头,那个劫匪想把赎金埋到一个容易
认的地方,好回头来取。就在一根电线杆下,他望望左边,白茫茫一片,望望右
边,同样白茫茫一片,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绝望啊。莫里斯和Fargo距离很近,
电影里的风景就在她身边。婉约想起这个镜头,觉得刻画得真形象,便微微笑了
起来。但一想起自己的情况,又歎了口气。然后决定这几天不去想它。

车驶近莫里斯的时候已是黄昏,路边加油站早已没了人迹,好像已经荒芜很
多年了似的。前面的小镇一片寂静,仿佛一座死镇。进到镇子里,才开始看到很
多屋顶烟囱上的烟,在昏黄的夜色里,并不能给人以多少暖意。

吴蕾一开门,婉约就感觉一股热气扑面而来。屋子里有些吵闹,热气腾腾欢
声笑语的。看见婉约进来,大家都朝门口看,说话声就稀落了下来,然后就有点
安静。

吴蕾和照片很像,很兴奋的样子,说,婉约姐姐你能过来我太高兴了。

婉约说,你恢复得很不错哎。

吴蕾说,你今天好漂亮啊。

两人抱了抱,婉约递过去礼物,说给baby的。

吴蕾朝屋里嚷嚷,嘉铭,你过来。

嘉铭个子很高,偏瘦然而结实,带金丝眼镜,很儒雅大方的样子,有些像三
十年代的学者。他过来,站到吴蕾边上,左手端着酒杯,眼光含着笑,落在了婉
约的脸上。

吴蕾把礼物往嘉铭胸口一塞,指着婉约说说,这是天女周婉约,然后对婉约
说,这是郑嘉铭,我老公。

嘉铭把礼物往旁边小桌子上一放,伸手来和婉约握手,说,久仰久仰。

嘉铭的手很大,乾燥温热。

婉约笑着说,你知道我啊。

嘉铭说,我常去你们那个网站逛,但重要的是,吴蕾经常说起你,你是大人
物啊,是稀客,贵客。哦,别站门口了,快请进,外面冷。

婉约进来后,屋里的说话声稀稀落落又响了起来,但眼光都集中在婉约身上。

婉约上身紫色毛衣,下身灰色休闲裤,外面黑色羽绒服,头发往后随便一紮,
装束及其普通,但她身材挺拔,容貌出众,只一站,那份天生丽质的味道就很难
遮掩,只不过没有了妖艳的味道。

吴蕾把婉约让进给她准备的卧室,婉约脱了羽绒服,稍稍整了一下装,去主
卧室看睡着了的小孩子。是个女孩,眉清目秀,很象吴蕾。

婉约说,像你,真漂亮,长大了肯定是个大美女。

吴蕾说,长得像我,性格像她爸爸,还算好带。

吴蕾把婉约领回到了客厅。就有几个中国人过来,围在婉约身边,各种久仰
久仰,很喜欢她的文章之类的。婉约一一微笑作答,然后说去拿点吃的,抽了身
出来。

嘉铭过来,问一路还顺利吧,说从St。Cloud到莫里斯有条小道臭名
昭着。道路很直但限速很低,员警出没很频繁。他就被抓过几次。

婉约说她倒很顺利,路上没碰到什么麻烦,也很少见到车。

看吴蕾过来,嘉铭说,你们聊,我到那边去照顾一下。

吴蕾说,他还行吧?

婉约笑道,你们都结婚多少年了,还问这种问题。是,很不错,看着挺能疼
人的。

一个美国人过来和婉约打招呼,是嘉铭系里的同事,听说婉约是波士顿过来
的,赶紧介绍自己说是哈佛毕业的,然后就像见了亲人一样,说起波士顿如数家
珍。

婉约随便应付着,眼睛就四处看看。

嘉铭看了过来,朝她抿嘴一笑,微微点一下头,表示打招呼,接着和旁边的
人很专注的聊天。

嘉铭的举止看着很自然,但婉约还是感到他和别人聊天时的那份专注有点夸
张,就象地铁里有时候一个男的在一边偷看婉约,如果婉约的目光正好扫过来,
就赶紧转向另一边,纯粹是为了掩饰。

婉约既然发现了这份夸张,不免好奇地留意起来,於是就很明显地感觉嘉铭
的眼睛总往自己这边找。婉约到哪里都是目光的中心点,所以这种目光她司空见
惯。但她依然能辨出嘉铭的目光里有一些特别的味道,除了打量之外,还有一些
探寻和关怀,像是老朋友一般。虽然他离得远远的,而且她也搞不清那个味道具
体是什么,心里就很疑惑。

客人们陆续离开了。婉约既然不需要用心对付,这种party对她来说也
就根本无所谓。但她还是很喜欢突然安静下来的屋子。

三个人一起收拾留下的盘子碟子,吴蕾说刚才那个哈佛的是不是缠着你说波
士顿啊?他逮着机会就要讲哈佛的,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

婉约笑着说是。两人就聊罎子里的事,取笑组里那两个男马甲,说男人争风
吃醋起来也厉害的很。

嘉铭就插嘴问,吴蕾是不是有很多追求者啊?

婉约说,那当然。有好多人暗恋她,你可要看好喽。

吴蕾朝婉约嚷嚷,去你的。脸上笑嘻嘻的,很开心的样子。

嘉铭也笑咪咪地看着吴蕾说,你不会被拐跑吧。

吴蕾说,瞎说什么呀,一边呆着去。

嘉铭朝婉约做了个鬼脸,乖乖去另一张桌子收拾。婉约就笑。

不像刚才人多,现在三个人挤在一起收拾,婉约和嘉铭就互相暗中近距离打
量。嘉铭平常的时候表情很沉静,看人的时候目光清澈,认真而关注,一笑起来
的时候整张脸就很生动,充满感染力,让人觉得那份开心从他心底里就这么漾了
出来。

婉约想着用灿烂去描写那笑容,又觉得稍微过於华丽了一点。她一时也想不
出合适的词。他看着婉约的时候,脸上总是含着笑,目光仿佛有些柔柔的关心。

他或许从吴蕾那里知道自己的近况?但吴蕾是怎么知道的呢?吴蕾看来很大
大咧咧的。但即使他知道,作为吴蕾的丈夫,和自己又不熟,那份关心也太夸张
了吧。

收拾完,洗漱了一下,婉约靠着枕头躺在床上,准备睡觉,脑子里不时闪过
嘉铭那探寻关心的目光,觉得还是很茫然。

第四章

有人敲她的房门,婉约说请进,看见吴蕾探头问,可以进来吗。婉约说可以
啊。

吴蕾穿着宽松的睡衣,说,我想和你躺一会儿,说说话,好不好。

婉约掀开被子,拍拍她左边,说,过来吧。

吴蕾也靠着枕头,乖乖躺在她旁边。婉约个子高,吴蕾矮,脑袋差不多就在
婉约的肩膀上。

婉约说,你晚上不管孩子?

吴蕾说,扔给嘉铭了。难得你来,他同意他来管孩子,让我们说说话。

婉约说,你老公还蛮能干,这么小的孩子也能管。

吴蕾说,那是,被我调教的。

婉约说,你老公看着人很好啊。

吴蕾说,他人是挺好的,就是有时觉得特没劲,总是温温的,没一点激情。

婉约说,都结婚几年了,还要怎么样?天天乾材烈火,烧都烧死了。

吴蕾说,不是这样,我说是性格上的,很难有什么事让他激动。

婉约问,你们怎么结婚的?

吴蕾说,大学时认识的,高我两届。那时候就觉得他人好。这一点倒没看错。

但结婚后,他那个温吞水样,真让人受不了。

婉约说,人好就不错了,要求不要太高。激情这个东西,年轻时有过,就可
以了。

吴蕾若有所思,慢慢说,这倒也是。

婉约看她的样子,便觉得话里有话,冷不防问,你有故事?

吴蕾脸一红,说,哪里,没有。

婉约笑道,姐姐是过来人,你跟姐姐说是没有关系的。

吴蕾吞吞吐吐说,是有一次,我告诉你你别说出去啊。

婉约说,你要相信我呢,就说,不相信我呢,你也就不用说。

吴蕾犹豫了一下,压低了声音在婉约耳边说,去年春天,我法语班里有一个
法国男孩,叫皮埃尔,他本人的法语已经很好了,选这门课是钻了学校的空子,
来拿一个A的。长得超帅不说,说法语的时候那个低沉的嗓音迷死人。他知道我
对他有好感,时不常藉口答疑往我办公室跑,挤眉弄眼的。暑假他回法国前,说
要请我做家教,教他中文。我想可以挣点钱啊,他又那么帅,在一起也很愉快,
就答应了。

然后你知道,夏天衣服少,嘻嘻哈哈之间就搞上了。他年轻,又壮实,每次
折腾得我要死要活的。那时候在他宿舍里,也没其他人,我们到处做爱,厨房,
卧室,卫生间,他一边搞我,一边在我耳边咕哝法语情话,我都要融化掉了。我
一辈子都没这么尽兴过。那段时间被他迷得,恨不得天天和他泡在一起。

吴蕾说着说着,仿佛就沉浸在往事里。她为了压低声音,又有点激动,嘴巴
离婉约耳边很近,吹得婉约耳朵痒痒。而吴蕾的话,又让她想起大捷刚刚回国那
段时间,她自己的疯狂,不由心旌摇曳。

婉约静一下心,问,那你老公知不知道。

吴蕾说,他当然不知道,不然还了得。

婉约又问,你是不是爱上那个皮埃尔了?

吴蕾说,没有。他倒好像有点离不开我,回国前哭哭啼啼的,说不回去了啥
的。他要是不回去,我也不会放那么开啊。他一走,我也就完全恢复正常了。就
像发了一回疯,过去了也就过去了。

婉约问,就这样啊。后来有没有见过面?

吴蕾说,没有。就是通过几封电子邮件。他开始还说很多情话。我读着只想
笑,完全没有他抱着我在我耳边咕哝时的那种性感。但他恭维我性感迷人可爱,
我还是蛮受用的。后来慢慢就很少联系了。也就节日前后发个邮件问候一下。前
一段时间还说,又换了女朋友,这次是个西班牙女郎,但自己还很想念那个暑假
什么的。

婉约笑道,然后你就改邪归正,和你老公生孩子了?

吴蕾说,是啊。想想也对不住他,他一个老夫子,不像你和姐夫想得开。姐
姐,你经历的肯定比我多,你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好不好。

婉约半开玩笑地说,那太多了。真要讲,我得在你这儿住上个两三月了。

吴蕾说,没关系啊,住多少天都可以啊。我们都放假,没问题。即使不放假,
我也不忙。

婉约说,算了吧,其实也没啥好说的。当初是有很多新鲜感,很放荡过一阵
子。后来也就那么回事。一开始和人交往还来点浪漫,后来但凡和一个看得上眼
的男的一接触,就急着想把他往床上弄,一完事就想让他马上滚蛋。倒是试过不
少方式,你姐夫过来的时候,我们还交换过。现在想来,好像也就和女的没做过,
有机会倒想试试。

婉约以前想过这事,这时候很自然地说出来,也没在心,吴蕾听着却有了想
法。她在网上就很粉婉约,粉她的才气和为人。今天看到真人,一路倾倒。婉约
在罎子里说话有时过於随意,羡慕嫉妒她的人从她字里行间就琢磨出她和大捷的
情况,吴蕾隐隐约约也就知道一些。婉约婚外做过的事情,要是放在别人身上吴
蕾绝对鄙视,但在婉约身上,居然有点吸引人。如今两人一起躺在床上,她就很
想和婉约试试。

吴蕾侧过身,拿她的乳头往婉约身上一蹭,婉约就明白了。她笑着说,丫头,
起邪念了?感觉吴蕾的乳头已经硬硬的,顶在她的胳膊上。

吴蕾撒娇说,姐姐,你教我嘛。

婉约说,我不是说过了吗,我也没经验。

吴蕾涎着脸说,那我们一起玩好不好?

婉约看着吴蕾年轻的圆脸蛋,红扑扑的,倒也有一种迷人的可爱,亲了一下
她的额头,心说,为何不?

婉约的手就伸进吴蕾的睡衣,开始揉搓她的乳房。

吴蕾的乳房很饱满,婉约修长的手也就满满握住。她一握住,吴蕾就闭上了
眼睛,微微呻吟起来。

吴蕾的手也摸了过来。她的手肉乎乎的,摸在胸脯上很舒服。婉约放松了心
身,让感觉顺着快感走。

吴蕾动情很快,不一会儿就把大腿往婉约身上跨,私处在婉约的髋部摩擦着。

婉约悄悄调整了一下姿势,让吴蕾的脖子枕着她的左臂,她的左手弯过来正
好抚弄吴蕾的左胸。她的右手就顺着吴蕾的小腹,压住吴蕾的阴部。吴蕾就张开
了双腿,然后拿自己的手去摸婉约的私处。

女人的手真是不一样,婉约觉得。虽然吴蕾的手有点笨拙,但和男人的手相
比,依然温柔得多。

婉约用两个手指头进去的时候,吴蕾的眼神开始迷离,她的腰开始扭动,双
腿不停地开合,嘴里呢呢喃喃,说姐姐我好喜欢你,姐姐我好喜欢你,嘴唇仿佛
在找寻什么。

婉约手指在里面摸索了一阵,找到一个吴蕾反应激烈的地方,开始轻揉慢撚
起来,嘴唇也凑向吴蕾,一碰上,吴蕾的舌头就卷了上来。吴蕾已经顾不上婉约,
从婉约身上放开自己的手,抓住了床单。

婉约的舌头缠着吴蕾的舌头,左手捏动吴蕾的左乳头,右手掌压住吴蕾的小
珠珠,手指在她身体里对着那个点不停揉摸。

只听得吴蕾的呼吸越来越快,然后一阵痉挛,喉咙里发出一阵如哭泣一般长
长的呜咽,过了一会儿,说,姐姐,我到了。

婉约说,你好敏感啊。这么快就到了。

吴蕾迷离地看着婉约,说,姐姐,你好厉害,我好舒服,谢谢你。她转过身
来,左手往婉约身上一搭,想要去抱婉约,居然就这样睡着了。

婉约看着吴蕾马上就进入熟睡的脸,觉得匪夷所思,哭笑不得。

这真是一个奇怪的夜晚。婉约一个人来到这个偏僻的小镇,居然和第一次见
面的女网友有了如此亲密的举动。此情此景意外地让婉约觉得已经远离让她烦恼
的所在,恍恍惚惚生出不真实然而轻松的感觉。

吴蕾的臀部很有肉感,婉约把压在自己身上的吴蕾稍稍往左边推一下,吴蕾
咕哝着稍稍转了一下身子,婉约右腿往吴蕾大腿上一压,拿私处往她的臀部蹭,
舒服一阵子,也睡着了。

晚上小孩子叫了一次,大概嘉铭起来喂了奶。婉约醒了一下,发现吴蕾已经
离开了。

第五章

早上婉约在卫生间洗漱的时候,吴蕾钻进来,说抱歉昨晚完事后就睡着了,
今天晚上她来服侍。

婉约拧了她一下鼻子,说,好啦,记着你欠我一次,晚上再说。

吴蕾嘻嘻哈哈在婉约身旁纠缠了好一会儿才出去。

吃完早饭,嘉铭和吴蕾要带婉约转转,说虽然地方小,比不得波士顿,到了
莫里斯,那就四处看看,吹吹冷风。

镇子很小,到处都是一米多厚的雪,实在看不出啥名堂。嘉铭和吴蕾的学校
就在附近,也去转了一圈。

嘉铭基本上都推着裹得严严实实的婴儿车,远远陪着她俩,小孩子叫的时候,
就去安慰一下。孩子很乖,就是有时候不想被禁锢在车上,还遮着,嘉铭就抱她
起来,女儿看着缠爸爸,对吴蕾倒不怎么依恋。

不知道是不是刻意的,嘉铭总在婉约和吴蕾的后面,和她们保持着一定的距
离,好像是给她们机会,让她们讲讲女人之间的悄悄话,但婉约很清楚他的眼睛
一直跟着她。

婉约今天换了一条紧身牛仔裤,长腿和翘臀显得非常性感,她很知道自己的
背影迷人,因为没有脸和眼睛打岔,男人眼睛的落脚点就全和身体有关。

婉约打点精神,貌似随意行动之间,释放些暧昧。昨晚三人一起收拾屋子的
时候,婉约觉得嘉铭的存在让人有一种很放松的舒服感,心里对他就很有好感,
加上昨晚和吴蕾的亲热,让婉约有些放肆,她毫无内疚感地想去搞搞嘉铭。

嘉铭的脸一直处於微笑中,他知道婉约那种举手投足顾盼生辉的样子,并不
是无的放矢。这是一种让人紧张让人放松更让人愉悦的游戏。

在Downtown一个PaneraBread店里吃的中饭,又走了
一圈,三个人商量晚上外面吃还是回家做。婉约懒得往外面跑,就想呆在吴蕾家
里,逗逗小孩子,看看网上的节目,聊聊天,就说小孩这么长时间在外面不好。

嘉铭和吴蕾想想也有道理。

回家后,小孩子睡着了。三个人窝在厨房间,吴蕾和婉约坐在吧台上,喝茶
嗑瓜子,看嘉铭下厨。

女人聊起八卦来没完没了。婉约在罎子里时间长,知道不少内幕,随手就有
很多典故和小道消息。

看嘉铭做饭是一种享受。他洗菜切菜,有条不紊地准备,行动之间好像音符
在流动。炒菜的空隙间插插灶台,洗洗空出来的盘,还能和她们搭搭腔。吴蕾觉
得嘉铭瞎掺和,但婉约不觉得。她甚至有些喜欢嘉铭的搭腔,他的话总让婉约觉
得有熟悉的味道,他的关心不落痕迹,但婉约感觉得到。或许当老师的,和人交
往起来就是不太一样?

嘉铭做了四个菜,小椒牛肉,鸡蛋虾仁,酸辣白菜,水煮鱼片,说:「小地
方,没什么中国菜,凑合着吃吧。」

婉约每样尝了尝,说:「很不错,看起来很清爽,吃起来很可口。」

嘉铭拿来两瓶红酒,开了一瓶,给婉约,吴蕾和自己倒上,然后坐到两人对
面。

吴蕾酒量不佳,只敢喝一点点。婉约酒量很好,随倒随喝,嘉铭看得乍舌,
情绪就很高,话也多了起来,说:「你们那个文艺论坛里,左派和右派闹得厉害,
其实全是鸡和鸭讲,两边都充满了偏见,又不自觉,固执地认为自己掌握了真理。

谁都知道五个瞎子的故事,可那些人个个都是类似的瞎子。这个人哪,最要
不得的是偏见。我早先去过我们这边的教堂,耶诞节早上,大家在里面喜气洋洋,
庆祝耶苏的诞生。可是,你想耶苏就是被人们的偏见所误,被杀死。可是人们转
眼就忘了自己做过的事情,把他敬成神供奉起来,兴高采烈地讚美他。接下来,
重複同样的勾当,偏见,杀人,然后讚美。比如二战后的图灵。他因为同性恋被
控罪,政府拿药去整他,把他整自杀,过了五六十年,女王说是赦免了他,还表
彰他的功劳。这是怎么一回事?我觉得应该是女王被图灵赦免啊。就像耶苏说的,
你们不知道,我赦免你们。所以我觉得耶诞节啊,我们不应该太放肆地开心,而
应该忏悔,然后努力不要犯同样的错误。「

吴蕾说:「你瞎说什么呀,宗教的事你少啰嗦。」

婉约笑着说:「你这么有观点,到我们罎子里来嘛。」

嘉铭说:「不行,我们家已经有一个人在里面闹腾,我再加进去,不合适,
有我在,吴蕾闹起来也碍手碍嘴。」

吴蕾说:「我可是正儿八经发帖子,不闹的。」

婉约打量吴蕾和嘉铭,就知道嘉铭平常喝酒没有什么有意思的对手,便有心
今天让嘉铭开心一点,所以尽量拿话题去逗嘉铭发弘论。两人碰杯的时候就拿眼
睛去勾他,但嘉铭还是很镇静的样子,定定地看着她,眼光温和如春风,看得婉
约自己心里先慌了起来。

吴蕾看嘉铭太过兴奋,话也多,有点不高兴,只是看着婉约也很开心,也就
放弃了掺冷水。

嘉铭表面镇定,其实内心火烧火燎。白天一直被婉约的背影迷着,暗中已经
被荷尔蒙整得够呛,现在眼前就是丰满的胸脯和放肆的眼神,下面就撑着难受。

自己天上地下胡侃的时候还行,冷不丁看见婉约抿嘴喝酒的样子,恨不得就
扑了上去吻她,暗自猜测酒力不如婉约,这样下去要出问题,便藉故去洗手间。
想着刚才婉约在他面前站起来,下面被牛仔裤绷得紧紧的三角地鼓鼓的就在眼前,
仿佛一鼻子就能碰到,忽地就射了出来。

婉约随后也进了洗手间,立刻就闻到了那股气味,不由暗笑,觉得大获全胜,
又得意又高兴。不料那气味黏在了自己的鼻腔里,欲望就被撩了起来,便有些难
以自禁。回到餐桌悄悄和吴蕾说,自己想早点休息,她就不用过来了。

洗漱完之后,婉约躺在床上开始抚摸自己,想像自己高高站在嘉铭面前,拿
私处去蹭他的鼻子,然后褪了牛仔裤,裸着私处,嘉铭的嘴在她下面舔啊舔的,
她揉着自己的小珠珠,舒舒服服地释放了。这一夜睡得很香甜,到天亮才醒。

第二天一早,吴蕾又钻了进来闹腾。

婉约说:「这样不好吧,你老公知不知道你过来啊?」

吴蕾说:「他还睡着呢。」

婉约取笑道:「昨天是不是那个啦?」

吴蕾红了脸说:「是的,嘉铭昨晚像吃了药,折腾了好久。我问他是不是和
你有关,他不承认。」

婉约笑着说:「你别瞎说,没我啥事。」

吴蕾坚持说:「我觉得肯定是有,他以前难得这样。你昨天好骚,他折腾我
的时候我都有想到你。哎,姐姐,你说这算不算是3P啊?」

婉约啐她,说:「有这样的3P吗?我又不在场。你们俩的事,少拉我进去。」

婉约的机票就在今天。吃完早饭,吴蕾殷勤留客,让婉约改机票,多出的钱
她付。婉约就拿眼睛瞅嘉铭,见他不置可否。婉约担心再呆下去真要出事,吴蕾
说不定被自己的经历所诱惑,其实她的心理不见得能承受,到时候连朋友都没得
做,自己的麻烦事够多的了,再扯上这对夫妻,谁知道会出什么事,自己是来散
心的,不是来找麻烦的,所以早就定了心要走。她只是想看看嘉铭的反应。他不
挽留也在意料之中,他说不定更担心出事。

一路上,嘉铭就在婉约心里留了影子。

回到波士顿,婉约时不常想起嘉铭在洗手间留下的气味,心里便得意一翻,
暗暗笑着,居然有了一些甜丝丝。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