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丝不挂】(13)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13章

萧雪一直都很憎恶自己偶露峥嵘的暴戾本性。很多时候,有些话她并不想说,
有些事情她并不想做,但从爸爸那里继承下来的这种狂躁基因,却又总是倏忽来
去,迫使她说出那些肯定会伤人的话,做出那些肯定会后悔的事情。她无法控制,
她的理智还没有强大到足够地步,她毕竟还不成熟。她也无法知道,自己还要等
多长时间,要成熟到什么程度,才有办法完全控制住它们。

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她才越来越不喜欢爸爸。尤其是在她逐渐长大,语言逐
渐丰富,行为逐渐有力,造成的破坏也逐渐剧烈,剧烈到让人无法一笑置之之后,
她甚至都有些痛恨萧森了。假如不是萧森的遗传,她怎么可能会忍心伤害如此柔
顺如此善良的母亲呢?

感觉到怀中温软的身躯又在微微颤抖,萧雪连忙收拾泪水,轻轻侧转身,轻
轻松开胳膊,想放凌尘坐在床上。不料凌尘却突然伸手抱住了她,身体紧贴着身
体,头牢牢埋在肩上,似乎是完全失去了站稳脚步的力气,又似乎是不想让她看
见自己泪眼迷离的模样。萧雪暗暗无奈地叹息着,停了一阵儿,见情况依然没有
好转,只得也坐下来,和凌尘抱作一团。

渐渐地,两个人的姿势便主次分明起来。不是萧雪扑在母亲怀里,而是凌尘
依偎在女儿胸口。这让萧雪在自责和奇怪之余,也不禁有些居高临下的自豪和怜
悯。母亲天生就是个软弱的人,一旦真的伤起心来,就绝对不会象她这样迅速恢
复正常状态。也许,自己现在终于到了可以和母亲平起平坐的年纪了,很可能还
必须承担起安慰母亲为母亲出头的责任呢。想到这里,萧雪益发感到得意,轻轻
抚摩着凌尘的背,一边还前后摇晃着,仿佛在哄一个哭闹累了的婴儿。

只是,这样软弱老实的妈妈,又如何能保证刘鑫一定会喜欢自己呢?她的眼
光要真那么准,当初也不会嫁给爸爸了。她的所谓「保证」多半都是随便说来安
慰自己的而已。萧雪这一转念,心情立刻又低沉下去。见凌尘似乎平静了些,忍
不住问道:「妈,你真的觉得师哥会喜欢我吗?」

凌尘身子一紧,停了一阵儿,才慢慢抬起头,揉了揉眼睛,歉疚地笑笑,说
道:「当然。」

「可是……可是他刚才连话都不肯跟我多说两句了……」

萧雪这么说着,险些又要责备起妈妈来,连忙住了口,用乞求的眼神看着凌
尘。

凌尘抬手将萧雪的长发顺到肩后,又帮她抻了抻衣领,沉吟着说道:「你也
别以为妈妈告诉他是做错了。你不是一直都在担心他总把你当妹妹看待吗?这次
一说破,就算他暂时没有明白表示接受,以后肯定也会多了一份心思。只要他还
愿意和你继续来往,你就有大把机会,用你的温柔体贴聪明可爱,还有纯真痴情
去打动他。有你这样我见犹怜的女孩子喜欢,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动心
的。」

「爱情不是要两情相悦灵肉交融的吗?如果他只是感动我的痴情,喜欢我的
外表,那还算什么爱情?」

凌尘诧异地看着萧雪,嘴角露出些不以为然的笑容。「男人们的爱情本来就
和外表紧密相关,甚至根本就可以说是由外表决定的。」

萧雪知道凌尘说的有理,但她还不想轻易放弃自己对完美爱情的纯洁幻想。
「师哥可不是一般的男人。否则,他当初就不会那么痴情地等着安昭阿姨去美国,
也不会回深圳一年多都还一直没有女朋友。」

凌尘的脸凝了凝,随即解释道:「那可能是因为他以前专注于学业,现在专
注于工作,没太多时间去考虑这些事情吧。」

说到这里,凌尘似乎想通了些什么,语速开始渐渐加快。「可是他一直都很
乐意抽时间关心你,帮助你,从你十岁到现在,他也一直都很了解你,理解你,
这还不够发展出真正的爱情吗?大多数的爱情,其实都不是一见钟情,而是日久
生情。那些小说电影里的浪漫故事,就算是真的,也不过是万分之一的机会罢了。
你真的会愿意自己爱上一个没有丝毫的相互了解的人吗?」

萧雪找不出什么话来反驳凌尘,只好低下头,悄悄露出笑容。

这些道理她其实已经想过无数次,每次都被一些莫名其妙的念头给否决得干
干净净。而在妈妈斩钉截铁般地确认之后,那些曾经令她恨之入骨却难以摆脱的
念头,居然一个也没有跳出来,甚至连找都找不到了。萧雪不由自主地相信,那
些念头根本就是莫须有,甚至可能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切都只是自己在患得患
失胡思乱想而已。

凌尘伸手托起萧雪的脸,看了看,捧在手里。「傻孩子,妈的话难道你还不
相信吗?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妈——」

萧雪低叫一声,被凌尘脸上的母爱光辉感动着,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相信妈,相信妈是绝对不会让你受任何委屈的,相信妈愿意为了你的幸福
做任何事情。」

凌尘喃喃自语般地说着,象是在坚定萧雪的信心,又象是在坚定她自己的信
心。

萧雪抓住凌尘的手,将它们紧紧按在脸上。「妈,我相信。对不起。刚才都
是我不好……」

凌尘重新揽住萧雪,笑着说道:「不能全怪你。也是我见你师哥要走,有些
冲动。事先又没有跟你打过招呼。」

萧雪往凌尘怀里钻了钻,找到一个最舒适的方位,轻声说道:「其实……就
是你不说,可能我也会说出去的。我那时真的好生气,又好失望。」

「你这孩子。分明是拿老妈出气嘛!」

凌尘推了推萧雪的肩膀,夸张地嗔怪着,随即又笑道。「倒还是我说比较好。
女孩子家,太主动了男人会怕的。」

萧雪故意拿出惊慌的语气。「是么?可我现在也已经够主动了啊。」

「你怎么主动了?」

凌尘似乎也有些担心。

妈妈还真好骗,萧雪想,到底还是忍不住笑了。「我先喜欢他,难道还不算
主动吗?嘻嘻……」

「这孩子,我还以为怎么了呢。呵呵……」

凌尘的胳膊揽得更紧了。

是妈妈的怀抱更温暖,还是刘鑫的怀抱更温暖呢?萧雪这么想着,脸顿时就
有些热,连忙在心里唾骂道:看他整天冷冰冰的样子,怎么可能有妈妈这么温暖
呢?硬还差不多。臭师哥。死刘鑫。但这样的唾骂显然并不能抑制那些突如其来
的娇羞,反而还更沸腾了她的脸,烫热了她的胸膛。尤其是当她第一次在心里用
到「刘鑫」这个称呼的时候,一种陌生而又亲昵的感觉,激得她险些就飞了起来。

萧雪不由自主拱了拱头,感觉到凌尘的双乳,忽然想到些什么,便问:「妈,
你说我要怎么样才能变得又丰满又匀称?」

「不是早跟你说过这个不用操心了吗?傻孩子。你一直都练舞蹈,体形肯定
差不了。你师哥不也夸你好看了吗?」

萧雪刚刚开始安静下去的脸立刻又一片沸腾。「谁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心话,
哼哼!他那种生意人,说谎还不跟吃糖似的!」

「你觉得你师哥有必要骗你吗?」

「我怎么知道。反正他经常不说实话。每次问他作业,他还总说我笨呢。」

凌尘轻轻抚弄着萧雪的肩膀,揶揄道:「你本来就是笨啊。老是拿那些自己
做得了的弱智问题问你师哥。说不定他早就发觉了呢。」

「人家是怕他记不得高中的功课了嘛,嘻嘻……」

凌尘跟着笑了一阵,停了停,忽然就问:「对了,你和师哥在房间里都做了
些什么?说给妈听听。」

萧雪心中一凛,顾不得凌尘是否会发现自己脸上未褪的潮红,仰头反问道:
「妈,你问这个干什么?」

凌尘却轻描淡写顺理成章地答道:「帮你好好分析一下你师哥到底是不是喜
欢你啊。」

萧雪这才放下心来,重新低了头,轻声说道:「也没做什么。他进来叫我换
了衣服给他看,我不敢对他生气,就换上了。他看见的时候好象很吃惊,然后就
是夸我好看。」

「别的什么也没说?」

萧雪犹豫了一阵,到底还是忍住羞涩,呻吟一般地答道:「说……我说以后
见他就穿这件衣服,问他好不好,他说好,还说我真乖。」

凌尘半天没有出声,放在萧雪肩膀上的手似乎又在微微颤抖。

就算这不能代表师哥喜欢我,但也绝对不会代表他不喜欢我啊。妈妈为什么
这么激动?萧雪有些诧异,也有些担心,便抬头追问道:「妈,怎么了?有什么
不对吗?」

凌尘胳膊一晃,很快又停住。「没……没什么。你师哥当时有什么动作?」

萧雪不知道是否该把自己的诧异说出来,只得先回答凌尘的问题。「没什么
动作,好象……好象撩了撩我的头发。记不清了。」

「他的表情呢?记得吗?」

「很古怪的表情。说不清楚。」

见凌尘点了点头,沉吟着不肯出声,萧雪益发担心起来。「妈,到底怎么回
事?」

凌尘却轻轻站起身,笑道:「你别问了,你师哥明天一定会跟你联系的。呵
呵……妈要去冲凉,你也去吧。」

说完,便转身出了门,快步走下楼去。

萧雪心中的诧异转眼就被难以抑制的兴奋冲得无影无踪。

第二天,萧雪强忍着按下那个熟悉号码的冲动,一直等到晚上八点,刘鑫才
晃晃悠悠地出现在网上。但,一分钟过去了,他不说话;三分钟过去了,他还是
不说话;十分钟又过去了,他依然没有说话,甚至还突然消失了一阵,才又闪啊
闪地跳出来,象是打算一直这么闪下去,闪到萧雪头晕眼花为止。

不信你能一直不开口。反正我已经等了一夜一天,也不怕多等这几分钟。萧
雪硬着手指,打开对话框,让滑鼠在那个瞪眼张飞的丑陋头像上来来回回地绕着,
恨不得把他抓下荧幕,咬进嘴里。

用户信息忽然就跳了出来,示威似地横在中间。

「可恶的家伙!来了又不说话,你想死啊!」

萧雪轻声骂着,心里一阵甜蜜,一阵酸楚,到底还是无法继续忍受等待的煎
熬,不得不抖动滑鼠,按下了视频申请。

好一阵儿,刘鑫从容安静得有些异常的脸总算跳进了荧幕,却还是不说话,
只用恍若隔世的眼神,直直地看着她,象是在等她亲口说出那些妈妈说出过的秘
密。

在那样的眼神笼罩下,萧雪全身凝固了一般,半天都不能动一动,连乍起的
羞热,乍烈的心跳,也都渐渐遥远如天边的流云。她也不敢动,她害怕自己的任
何动作,都可能招致这个美好时刻的一去不返。这个她盼望了许久的时刻,这个
将永远留藏在她内心深处的时刻,她甚至愿意拿生命去交换,愿意为了能让它多
停留几秒,抛弃自己所有的一切。而它的每个部分,每个细节,每点光,每种色,
以及可能有的每段声音,每丝动作,都值得她用一生来回忆。假如她竟然没能全
部记住它们,等待她的,也必将是萦绕一生的懊悔。

也不知过了多久,音箱里终于传来刘鑫小心翼翼的问候。「小雪?你怎么了?
还在生我的气?」

萧雪这才想起自己今天应该先做出气恼的样子才对,正犹豫间,注意到刘鑫
脸上紧张的神色,心立刻就软了,便低头笑笑,轻声答道:「没有,早就不生气
了。」

刘鑫的语气也轻松了许多。「那你干吗动也不动?扮呆头鹅吗?害我以为网
路有问题,正打算关掉它呢。」

「你……」

感觉到刘鑫话中淡淡的调侃,萧雪忍不住叫了一声,抬头看见他温和宽厚的
眼神,又一下子忘记了自己刚才想说什么,只得咬牙挥了挥拳头,恨恨地说:
「早晚有一天叫你知道我的厉害。臭师哥,你等着吧。」

刘鑫装模作样地躲了躲,越发嬉皮笑脸起来。「不用等了。我已经知道你的
厉害了。你的绝招不就是装疯卖傻扮泼妇嘛。每次你用到这招,我都只有举手投
降的份儿。难道你忘了吗?」

「你乱说,我什么时候扮泼妇了?告诉你吧,我真正的绝招是撒娇发嗲扮可
怜。没见识过吧?要不要现在就让见识一下?」

萧雪一边说,一边就拈起兰花指,抛出一个大大的媚眼儿。「大人,奴家马
上就要过生日了,您打算送什么礼物来呀?」

刘鑫楞了楞,「得,得。你的绝招真厉害,简直要吓死我了!呵呵……」

见刘鑫笑得不大自然,萧雪说笑的心情不由就淡了。她并不喜欢那样的说话
方式,假如不是刚才莫名其妙地想让刘鑫知道自己也有妖媚的一面,她绝对不会
用那种方式来提醒他自己的生日即将来临。其实她又何必提醒,刘鑫一定会记得
她的生日的。以前他不是一直都记得的吗?去年还送了这个摄像头给她。想到这
里,萧雪掐掐大腿,算是对自己聊施惩戒。

「小雪?怎么又不说话了?在想什么?」

刘鑫的声音忽然变得异常温柔,完全没有了调侃的味道。

萧雪心神一荡,所有的后悔立刻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取而代之的,是满心满
脸的羞涩和喜悦。「没……没想什么,我……我在扮呆头鹅。」

「哦。这只呆头鹅还挺漂亮的,看上去也不是很呆。」

刘鑫一反常态锋芒尽敛的回答让萧雪有些不大适应,怀疑地看了他一眼,笑
道:「笨师哥,你也有这么笨的时候啊。嘻嘻……呆头鹅是总称,每只鹅呆的程
度都有所不同,我是里面最聪明漂亮的那只,天鹅。」

「原来师妹大人竟是呆头鹅王国里的公主,失敬啊失敬。」

「你又讽刺我?」

「哪里哪里。这么漂亮的天鹅,我喜欢还来不及呢,怎么敢讽刺。」

刘鑫这么说着,温柔的眼神直穿而入,射进萧雪心里。

难道这就是两情相悦的滋味吗?萧雪的心跳忽然又剧烈起来,转眼就淹没了
和刘鑫针锋相对的欲望。然而,莫名其妙的怀疑却从另一个角度辗转而至,继续
萦绕在她脑海,让她无法认真体味这种期待已久的幸福。

如果师哥真的也喜欢自己,为什么在知道了自己的心事之后,还是只肯说些
若即若离不咸不淡的话?这些话固然可以是对恋人说的,但对师妹说似乎也没什
么不可以。他刚才还半天不肯出声,假如不是自己主动发出视频申请,说不定他
还会悄然离去,把自己一个人丢在孤单的懊悔之中。他到底是真的喜欢自己,还
是怕影响自己的学业,所以才用这种方式敷衍安抚自己呢?萧雪越想越觉不对,
而刘鑫的眼神,也在渐渐变得模糊难辨,象是很快就会淡出镜头,只剩下一张皮
笑肉不笑的呆板的脸。

不行,我一定要问个清楚。想到这里,萧雪定了定神,轻轻喊道:「师哥?」

「怎么?有事?」

刘鑫的声音多少有些怪异。

萧雪用两只手一齐紧掐大腿,嗫嚅着问:「你……我……你真的觉得我漂亮
吗?」

「当然。你是一只非常漂亮的天鹅公主。」

刘鑫的眼神重新清晰温和起来。

「那……你……喜欢我吗?」

「喜欢啊,一直都很喜欢。」

你是装不明白还是真不明白?萧雪隐隐地恨着,但这没有半点根基的恨,丝
毫不能抵挡得住铺天盖地的羞涩,甚至连陷入大腿的指尖,也正渐渐融化在热火
之中,没有了多少醒神鼓勇的作用。她只能拼命使出最后一丝力量,气若游丝地
强调着:「不是兄妹似的那种喜欢。」

这已经是萧雪可以做到的极限了。仅仅是这样,她也已经开始担心自己会随
时死掉。不管刘鑫的答案是肯定还是否定。

幸好,刘鑫并没有立刻回答这个问题。

但他也没有多少喜悦的样子。他只是看着她,看着她,温柔里带着几丝诧异,
一点怜悯,甚至还有隐约可辨的漠然,仿佛在听圣桑的《天鹅》在看巴甫洛娃的
《天鹅之死》假如不是心里始终还残存着一丝希望,萧雪真想干脆关掉电脑,趴
在床上痛哭一场。

时间在静默中一串串飘过去。

萧雪的视线也一寸寸开始模糊,象是不忍再见到这个世界。

「你今天没有作业要做了吗?」

刘鑫忽然用奇怪的声音问。

萧雪无法说话,也不想点头或者摇头。她只能看着那张实在无法恨得起来的
脸,任凭分不出节奏和曲调的声音在耳朵旁边一遍遍回响。

刘鑫却仿佛完全没有注意到她的心情,依然不管不顾地追问着。「你最近学
习是不是退步了?」

萧雪总算找到了些气恼的感觉。「我妈不是都告诉你了吗?你还问这么多干
什么?」

话音未落,眼泪就在嘴唇的颤抖中一点点淌下双颊,淌过嘴角,淌在赤裸的
胳膊上。

好一阵儿,刘鑫才温言说道:「你明年就要参加高考了。不管发生了什么事,
你都应该集中注意力,好好走完这一步。不然的话,将来吃亏的可是你自己。」

这些不着边际的话益发让萧雪气恼不已,忍不住就冷笑一声,瞪住刘鑫。
「你装什么糊涂?还不都是因为你!」

「我?我怎么了?昨天我是真的有事,你还在生气吗?我还以为……」

没等刘鑫把话说玩,萧雪已经气得一把抹去眼中的泪水,叫道:「你还装!
我妈昨天都跟你说了些什么,我全知道。你要是不喜欢我,就尽管直说。但请别
用这种态度来敷衍应付我。我还没傻到那种地步。」

「你妈怎么……」

刘鑫嘟囔了半句,随即住嘴,静静地看了萧雪一阵,脸上露出些无奈的神情。
「小雪,我们先不说这些事好不好?你明年就要高考了,我不想影响你的前途。」

萧雪执拗地抢白道:「不说更会影响我的前途。」

刘鑫摇摇头,苦笑着,半天没有说话。

不用说了,我已经知道答案了,萧雪想。浓重的哀伤冬日寒风一般,迅速穿
透了她的全身,又在里面上下左右地搅扰着,似乎是打算把她所有的力量勇气感
觉理智,都冻成碎片,吹到天涯。「你不喜欢我,是么?」

萧雪喃喃地说着,眼泪却已经悄悄干结在她木然的脸上,再也流不动了。

「不是的,小雪你别这样。」

似乎是过了很久,又似乎只是短短的一瞬,刘鑫急促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
重新把萧雪拉回人间。「你也知道,我以前一直都是把你当妹妹一样看待的。骤
然要转换角色,肯定需要一段时间适应。而且,你爸爸一向都不喜欢我,我不想
因为这件事,破坏你们之间的家庭和睦,更不愿意看到你和爸爸反目成仇。」

突如其来的烈日,转眼就将哀伤晒成了一缕无法辨认的轻烟。「爸爸不会干
涉我们的。就算他干涉也不要紧,反正我一直都不喜欢他。你要多长时间才能适
应呢?」

刘鑫却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你再不喜欢,他也毕竟是你爸爸。生你养你
的爸爸。」

「我会尽量说服他的,你放心。」

「怎么说服?你爸爸是轻易能被你说服的人吗?」

萧雪知道刘鑫说的对。但除了说服爸爸之外,她还能有什么其它的选择吗?
「我总会想到办法的。你等着吧。只要能说服他,什么办法我都愿意尝试。」

萧雪这么说着,渐渐就觉得有了些信心。而信心旁边的希望,也正在一点点
堆积着,很快就在她脸上凝聚出两朵隐约的笑意。「你干吗不回答我的问题?」

「什么问题?」

刘鑫疑惑的神情分明又是在装糊涂。

萧雪恨恨地瞪着他。「你又装!我刚才问你要多长时间才能适应?你干吗不
回答?」

「这我怎么知道。也许一两个月,也许一两年,也许……」

刘鑫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一辈子。」

「那你就适应一辈子好了。嘻嘻……」

「真是个孩子。眼泪好象还没擦干净呢。」

刘鑫把脸凑上来,装模作样地端详着她。

「不许叫我孩子。以后也不许用『小』来称呼我。哼哼!」

「那『小雪』也不能叫吗?难道要叫你大雪?老雪?呵呵……」

萧雪不由为之气结,好不容易才找出一句可以说得出口的话。「反正我不是
小孩子。明年我就十八岁成年了。」

「十八岁很大吗?」

刘鑫渐渐收敛了笑容,正色道:「不管怎么说,你毕竟还小,未来的路还很
长,我不想早早就把你栓在我身边,那对你不公平。而且,万一有一天你厌倦了
我,我可承受不起那种打击。」

感受到刘鑫话中深切的柔情,萧雪楞了楞,点点头,轻声说道:「我不会变
心的。我发誓。」

刘鑫连忙制止道:「千万别发誓。未来的事情不可预料。」

上了年纪的家伙怎么都这么多心?萧雪满心甜蜜地想着,便道:「还能有什
么不可预料的事情?我才不怕呢。」

「多了,比如你爸爸究竟会不会同意,比如我到底能不能适应。」

萧雪心一沉,忍不住娇嗔道:「那你不要适应好了。说得好象多艰难似的。」

「难倒不是很难,主要是费工夫。呵呵……说服你爸爸才叫难啊。我又帮不
上忙,可要辛苦你了。」

「这个不用你操心。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萧雪重新喜笑颜开起来。

萧雪怎么也没有料到,周二爸爸刚从北京回来,就强行抢走了她的手机,切
断了她的宽带,并明令禁止她再和刘鑫来往。

「爸,你凭什么这么管我?」

在自己房间里摔了半天东西,萧雪终于还是忍不住冲进对面的书房,对着萧
森大声喊道。

萧森看着她,冷冷答道:「我是你爸爸。」

萧森严厉的眼神让她多少有些胆怯,但一想到从此就很难再看到刘鑫,甚至
连跟他打个电话都要偷偷摸摸,萧雪还是挺了挺胸,勉强支撑着自己即将软落的
视线。「你以前不是也一直都很赞成我向他请教功课的吗?」

「是你妈妈赞成,我只是没反对而已。」

萧森忽然又轻描淡写起来,仿佛是在说一件和他毫不相干的事情。

萧雪不由一滞,想到爸爸更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明星而不是学者,本就不甚
豪壮的气势立刻又弱了许多,不仅声音低了,连好不容易挺起的脊背,也渐渐弯
了下去。「我都已经这么大了,难道连交朋友的权利都没有吗?」

「你才十七岁,还没成年,大什么大?」

萧森再次扬起的眼神如巨石一般,带着隐约的隆隆回声,直向萧雪滚了过来,
似乎转眼就可以将她撞翻在地,碾成肉饼。「老实告诉你,周六发生的事情你妈
全都告诉我了。你们现在已经不是以前那种简单的朋友关系。我不会允许你这么
丁点年纪就谈什么恋爱,葬送自己的大好前途。你就死了这份儿心吧。」

萧雪不得不退后两步,靠在门框上。

她知道妈妈一定会告诉爸爸,她甚至还对妈妈说服爸爸抱有不少希望,但当
事实证明爸爸并没有被妈妈说服时,她又不由自主地怨恨起老实软弱的妈妈来。
因为妈妈的失败,同时也堵死了她自己设法说服爸爸的每一条路。虽然她并没有
想出什么稳妥可靠的方法,但只要爸爸还不知情,她就总还有着希望。她真该事
先跟妈妈好好商量一下才对。这两天怎么会尽顾着高兴,忘了早些筹划这样一件
至关重要的大事了呢?

想到这里,萧雪只能垂死挣扎般地低声说道:「你管不住我的,你总不能一
天到晚跟着我。」

萧森不以为然地冷笑道:「我已经跟你们老师打过招呼了。实在不行的话,
还可以让老谢家的公子帮忙。」

萧雪一楞,「谢文超?」

「对!所以你最好还是别耍什么小聪明。呵呵……更不要逼我把你锁在家里
关禁闭。」

谢文超敢监视我?谅他也没那么大胆子。萧雪这么想着,虽然仍是高兴不起
来,心神却渐渐安稳了些。侧脸想了想,知道硬来不行,便放软声音,哀求道:
「爸——我保证感情学业两不误,而且会按照您的意思报考电影学院,您就行行
好,让我……让我跟师哥认真发展下去,行么?」

萧森神情怪异地看了她一眼,不耐烦地说道:「什么感情?刘鑫根本就没把
你放在眼里。你明明就是在单相思,一个女孩子,丢人丢得还不够吗?」

见爸爸说话如此尖刻,萧雪放弃了继续蘑菇的打算,努力挺起胸。「师哥很
快就会爱上我的,你等着瞧吧。」

萧森顿了顿,笑道:「说得倒轻巧。怎么证明?他肯为你付出什么吗?」

萧雪终于明白了爸爸如此严阵以待的目的,勉强忍住心中的不齿,问:「你
希望他付出些什么?」

萧森似乎意识到自己不小心落了下风,连忙正色道:「这是要他主动的事情。
你绝对不可以跟他提起,知道吗?」

萧雪暗自笑笑,点点头,懒得再说什么,转身走回自己的房间。

爸爸原本就已经很虚弱的形象,终于在萧雪心中彻底崩溃了。是啊,假如他
肯为了师哥的一点好处而同意他们的恋情,他也很可能会为了更大的好处而破坏
他们的恋情,甚至把她卖给其他随便什么人。在他眼里,自己充其量不过是一件
商品,虽然他投资了许多时间,金钱和精力,但最终目的,都还是为了能卖得一
个好价钱。师哥虽然也算有钱,却未必出得了最高价。她也不愿意师哥这样子来
买她。那不是爱情,而是交易。

萧雪呆呆地坐了半晌,被从对面氤氲漫来的污浊空气浸泡得渐渐难以呼吸,
连占得上风的那几丝得意,也一点点消失在冰冷的恐惧中。她只得站起身,关掉
冷气,打开窗子,拼命吸了几口,却更觉空气的污浊和呼吸的艰涩。而全身还在
不断冰冷下去,在依然热切的风中,在依然刺目的夕阳里,象是一团寂死的幽灵,
一块亘古不化的北极寒冰。

萧雪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渴望温暖。不是火,不是被,而是温暖的怀抱。只
有在某个怀抱里,她才有可能恢复生息。

我得去找他,最好永远都不必回来。这个念头一跳进萧雪脑海,就越来越充
分,越来越坚定,逼得她轻轻踮过去,轻轻打开门,见萧森正背身看着书架,又
轻轻走下楼梯,轻轻走出家门,下楼出院,然后飞一般地向前方跑去。

直到坐上了计程车,萧雪才发现自己没带钱包。幸好司机是个容易说话的人,
也幸好,她找到了那间只去过一次的公司,并在门口碰到了正要出来的刘鑫。

「师哥——」

萧雪轻叫一声,想要跑过去抱住他,却突然两腿发软,没有了多少力气,只
得喘息着站住,看着刘鑫,心中早已百感交集,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你怎么来了?」

刘鑫惊喜地问。

萧雪喘了几口气,正要简单道明原委,忽然看见跟在刘鑫后面的甄琰,心中
一凛,连忙改口道:「我坐计程车来的,还没给钱。」

转身又对甄琰笑笑,「师姐好!您怎么会在这里?」

「我有些事情请学长帮忙。」

甄琰笑着回答,又拦住刘鑫,「我去付吧,你们先聊。」

说完,就领着司机,一起向电梯口走去。

萧雪稍觉释怀,但看向刘鑫的眼神里仍有不少疑虑。

「你别乱想,我们纯粹是普通朋友。」

刘鑫从容镇定地说,不待萧雪出声,又追问道:「你来做什么?有事么?还
是只想来看看?」

萧雪这才静了静神,将刚才和萧森的对话以及自己的想法尽可能完整地复述
了一遍。

刘鑫沉吟了一阵,笑道:「你想得太多了。萧教授虽然说话难听了些,但也
是为你好,不至于会把你卖给别人的。那样,不仅你妈妈不答应,我也不答应啊。
呵呵……再说,你很快就成年了。他想卖你也得你自己愿意不是?现在又不是奴
隶社会……」

萧雪看着刘鑫,只能点点头。

「过两天我会抽空打电话跟他谈谈,你别瞎担心,好么?小师妹?」

怎么才能让他抱一抱自己呢?想到这里,祛除了恐惧的萧雪立刻又脸热心跳
起来。

「你看你,这么点小事,就慌得头发都乱了。」

刘鑫一边说,一边抬手将她垂落胸前的发丝拨去后面,轻轻顺了顺。

「师哥?」

萧雪低下头,轻叫道。

「嗯?怎么?」

「抱抱我,好么?」

好一阵儿,刘鑫才低声答道:「以后吧,这里不大方便。我晚上还有事,你
先回家去,好么?我叫你师姐送你。」

萧雪满脸失望地看着他,依然只能点点头。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