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丝不挂】(17)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17章

只是,未来的希望代替不了眼前的现实。既然自己没有把握不迷失自己,那
就还是不要随便招惹凌尘的好。刘鑫无奈地悄悄叹了口气,轻轻走回去,坐进沙
发,从衣袋里捏出一包香烟,掏一只出来点了,有一口没一口地吸着。

直到他把烟抽完,凌尘才抬起头,惊奇而又欣慰地看他两眼,停了一阵儿,
嘴唇嗫嚅了几下,才终于低声问道:「你是不是不肯答应我的要求?」

说完,神色隐隐就有些失落。

暧昧的灯光中,刘鑫的视线也有些恍惚,看不清凌尘是在为什么而失落,是
因为没有得到承诺,还是因为没有得到满足。但他不敢让自己细想,匆匆答道:
「不是不肯,是很难答应。我怕同等级别的职位要等很久,别的职位他又未必满
意。」

「那……那……能不能请你先答应我,阻止他们继续来往下去?」

感觉到凌尘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眼神,刘鑫不由奇怪起来,便问:「你这么
恨罗汉?」

凌尘神情一滞,躲闪似地把脸转向窗外,答道:「我不恨他,我只是讨厌他。
不想见到他,也不想听见他的名字。」

「为什么?」

刘鑫简单地问,越发感到奇怪。在关于凌尘的那份调查报告中,她的父亲分
明是因为年老多病不忍加重她们母女负担自杀而死的,怎么可能会和罗汉拉上了
关系?

凌尘迟疑了一阵,还是没有改口。「我不是说了吗?他是我的杀父仇人。」

刘鑫忍不住站起身,伸手托住凌尘的下巴,转过来仰望着自己,冷冷说道:
「看着我!别在我面前撒谎。据我所知,你根本就没有什么杀父仇人。」

凌尘挣了一下,没能摆脱,眼睛渐渐就有些朦胧。「我说的是真话,相信我!」

「你觉得我应该相信你吗?假如他真的是你的杀父仇人,你会不知道他的名
字,而只记得他的长相?」

刘鑫强忍着吻她眼睛的冲动,努力凝神盯着她,又道:「你不跟我说实话,
我可什么也帮不了你。萧教授将来很可能还是我的泰山大人,怎么敢轻易得罪他
老人家!」

凌尘的声音越来越低哑,也越来越有气无力。「我没说谎。我只见过他一面,
真的不知道他的名字。要不是他那天说他曾经做过革委会主任,我也不敢确定是
他。」

看着凌尘盈然欲滴的眼睛,刘鑫心中颤抖不已。如果不拿出杀手锏,只怕很
难逼她说出那些秘密。她不肯说,自己也未必狠得下心再追问。想到这里,刘鑫
深吸了口气,沉声问道:「你爸爸自杀前不久,你忽然变得极其自闭,不肯跟任
何人说话,两年后回到北京才慢慢恢复正常,是不是就因为这个罗汉?」

但,那两行漫流如注的晶泪,却还是先击溃了他自己。

刘鑫无奈地暗叹一声,轻轻抱住重新开始颤抖的凌尘,轻轻喊着她的名字,
轻轻吻上了她桃花般的眼睛,她梨花般的双颊,她嗫嚅开合风中雏菊般的嘴角。
很快,他就已经迷失在这具丰润宜人的肉体里,唯一的念头,只有如何取悦她,
取悦自己,仿佛那是他与生俱来永世不忘的天命天性,天赋天职。

凌尘云雾一般地承接着他,渐渐竟也笨拙地主动起来。而她忘情的起伏呻吟,
也分明在昭告着一次比一次淋漓尽致的释放,分明在呼唤着一次比一次举重若轻
的攀升,分明在一点点吞噬淹没着刘鑫的理智,一点点将他托上云端,托去天涯,
托到那个他梦寐以求却放弃已久的灵肉交融的世界。

游走的手和唇,全然忘记了技巧,而所有的技巧,又都蕴涵在每一寸每一分
的游走变化之中。揉搓压挤,包弹捏挖,吹逗舔咬,吸嘬描划,无一不如意,无
一不尽意。而当衣服一件件脱下,肌肤一层层温暖,当身躯紧贴着身躯,四臂牢
牢地围拢,当丛生的杂草和澎湃的热潮搅在一起,周围那个冷酷无情的世界,忽
然就化为了一片烂漫虚空。

直到汗滴逐渐干冷,凌尘才慢慢拉了毛毯,盖在两个人身上,又抬起头,看
看他,似乎想说些什么,似乎又觉得什么都不必说,终于只静静地笑了笑,重新
俯在刘鑫胸前。

抚着凌尘光滑润洁的背,刘鑫心满意足地喘了口气,晃了晃胳膊,轻声说道:
「凌尘,不管罗汉怎么得罪了你,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凌尘抖了抖。「你……不怕影响你们公司的利益吗?」

「你放心,我会选择一个最恰当的时机。」

刘鑫自信地笑笑,「估计要不了多久,罗汉就没多大用处了。」

「那就好。」

凌尘沉吟着,按着他胸膛的手轻轻抚弄了两下,又羞涩地停住。「其实报不
报仇我倒不是很在乎。再怎么样,我失去的那些东西也不可能找回来了。只能怪
自己命不好吧。关键是不要影响到你的将来,还有小雪的将来。」

「是我们的将来吧。呵呵……你不用怕,我不会做得太过分的。」

凌尘却忽然哽住,随即坐起身,拉了毛毯围住自己,正色道:「你别胡思乱
想。我这是最后一次和你这样。以后请你用对待师母和可能岳母的方式对待我,
也要好好对待小雪。否则……否则,我死也不会放过你的。」

刘鑫不由楞了楞,半天,才无可奈何地摊着手,答道:「那好,随便你。」

凌尘看着他,又迟疑着问:「老萧那里……」

刘鑫没好气地打断她。「我答应了的事情自然会做到。用不着提醒我。」

急转直下的心情,让刘鑫沉默了一路。

看到凌尘慢动作一般地走下车,看到她犹疑前行略显踉跄的脚步,看到她悄
悄回头,脸上的神情冷涩得近乎凄惶,刘鑫忍不住张开嘴,想叫住她,发出的声
音却低沉嘶哑,在黄昏的热风中顷刻间飞散无踪,丝毫无法挽留住那块迅速模糊
的背影。

眼看凌尘终于消失在大门后面,刘鑫只得颓然倒进坐椅,辗转酝酿出一声幽
长的叹息。

这样也好。不然还能怎样?再这么纠缠下去,早晚会被感情冲昏了头脑。自
己曾经发誓不再留恋任何女人,怎么莫名其妙又上了凌尘的当呢?想到这里,刘
鑫狠命踩下油门,试图让低沉雄浑宽广的嗡鸣,和身体紧压靠背的快感,把懊悔
和失落全部甩出脑外,甩到车后。

车子很快就上了滨海大道。

这是一条女性的路,青春美丽,如同小雪。刘鑫想,觉得还算有趣,便放任
自己继续搭配下去。凌尘当然是深南大道,自己则大体应该算是北环。那么,甄
琰呢?是东门还是华强北?广深高速又是谁?不可能是萧森,这老家伙怎么也该
配条阴暗污浊的小巷才对。

一个念头忽然就凝固了他的笑容。北环深南滨海是从北向南基本平行的三条
东西走向的大路,而刘鑫的尽头,就正拐断在凌尘腰间,永远都没有和小雪直接
接触的任何机会。即使深南北环立交之西不算深南大道,那也可以象征着他将和
凌尘同归于尽。

真的会这样吗?从不信邪的刘鑫隐隐感到一些不安。从西向东似乎还好,他
和凌尘起于一处,分别终老于银湖和上海宾馆。前者是高档别墅区,后者则是高
级商务区,虽然似乎有些颠倒,归宿倒还都算不错。只有小雪,仍是不闻不问地
径直奔向罗湖火车站。难道她终将远去,去到一个自己手不能及目不能视的所在
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自己倒宁愿是贯穿深南和滨海的一条小路了。哪怕阴暗污
浊尤胜萧森,哪怕北上刀山南下火海,也都要比作北环好得太多。刘鑫不知道是
该觉得有趣,还是该觉得害怕了。

要恪守对凌尘的承诺,阻止萧森得到法律顾问的职位,势必会破坏自己欲擒
故纵欲取先予的复仇计划,无法得到出其不意从天堂到地狱的完美效果。而要避
免这种情况发生,也只有两个办法,提前摊牌,或者另外提供一个同等级别甚至
更高级别的职位。哪里还有这样位高权重油水丰厚的兼职职位呢?总不能叫他做
自己公司的顾问吧?万一给他抓到什么把柄,风险可就太大了。而且,见了那班
漂亮女职员,他不知道还会搅出什么乱子来呢。

刘鑫想来想去,依然只有一个选择。

若要提前摊牌,小雪那里就得尽快下手才行。萧森肯定会极力阻止,必须设
法把他调走。凌尘也有可能会阻止,必须设法让她主动配合。至少,当萧森打电
话回来查问的时候,她得有足够的动机为小雪遮掩。

刘鑫快刀斩乱麻地定下主意,心情立刻轻松了许多,下车上楼的脚步也变得
异常敏捷。

一切真的就快要结束了。过程可能享受得少了些,但总算诸事顺遂,结局也
不会太走样。再专心开拓一两年业务,等小雪读完高中,自己大概就该带着她回
美国去了。刘鑫越想越觉轻松,开门进去,在沙发上坐了一阵,重新把计划过了
两遍,觉得没什么破绽,便拿起电话,找到陈琳。

「刘总,您真厉害,协议刚签完,我正要给您打电话报喜呢。」

刘鑫淡淡笑道:「意料之中的结果,有什么好报喜的。呵呵……萧教授走了
吗?」

「走了。高兴得差点忘记要回手机。」

刘鑫点点头,又问:「你查一下,这几天哪里有古典音乐会,舞蹈演出也行。」

没过一会儿,陈琳就兴奋地叫道:「有了,3号晚上,不过是深圳交响乐团
的。」

「这就行了。订四个最好的位置,明天中午之前拿给我。」

「是要请罗书记他们去听吗?要不要我直接送去酒店?」

「不是。」

刘鑫静静地回答,顿了顿,又说。「这样吧。你拿到票之后,把最右边一张
放在我楼下信箱里,其余三张送到萧教授家。进门之前给我一个电话。」

陈琳连声应着,没敢再多嘴。

接电话的竟然是凌尘。

刘鑫楞了楞,冷着声音问道:「萧教授不在?」

「在。」

凌尘似乎犹豫着想说什么,终于还是忍住了。「他来了,你等下。」

「是刘鑫啊,什么事?协议有什么问题吗?」

「哪里哪里,有您和周老在旁边盯着,怎么还会出问题。」

刘鑫用热诚的语气客套着,又道。「小陈马上会送三张音乐会的门票给您,
请您务必赏光。」

「哦?」

萧森有些诧异地应着,随即笑道:「果然是她来了。呵呵……你看你这么忙,
何必还打电话,叫她说一声不就得了嘛。」

「那太不尊重您老了,还是这样好些。萧教授那天没事吧?」

「应该没事。」

萧森答了句,忽然又沉声问道。「你都请了什么人?罗汉老周他们会去吗?」

「没有。这个和工作没关系,是为了答谢你们上次的款待,就只有我一个陪
客!」

「这样啊。呵呵……那好,我们一定到。」

「到时候我去接你们吧。如果时间允许的话,我会早到些,请你们吃顿便饭。」

「好,没问题。」

萧森越发高兴起来。

刘鑫得意地放下电话,等到晚上,又打给罗汉,直截了当地问道:「老周想
要自费到河南看看,能不能请您安排一下怎么接待?」

罗汉犹豫了片刻,只得应承道:「这个……当然没问题。不过,是不是该请
萧院长一起去?既然你我的意见不统一,让其他董事两个都接触一下,才能有个
结论不是。」

刘鑫正中下怀,连忙答道:「您说的也对。不过老周这边我不好交代。麻烦
您出面同时邀请他们两老怎么样?费用可以由我们公司报。」

「没问题。呵呵……我这就打电话。你叫人订票吧。」

「明天的票可以吗?河南那边来不来得及?」

「最好还是后天吧。保险一些。」

即使刘鑫做足了心理准备,甚至把所有的细节和可能都考虑周详,在见到风
姿绰约的凌尘和青春亮丽的萧雪时,还是忍不住倒吸了几口凉气。她的矜持近乎
扭捏,她的快乐近乎癫狂,她们的一举一动,仿佛都穿针引线地系住了他的心脏,
不时还向两边轻巧而坚稳地拉扯着,随时都有可能将他活生生撕裂。

在巨大的幸福和入骨的痛楚之中,刘鑫渐渐就有些恍惚。吃饭的时候,他甚
至忘记了该如何逼迫凌尘逃开。直到坐在昏暗的剧场前排,听了几段巴赫和贝多
芬,他才总算稳住心神,借小雪去卫生间的机会,伸手过去,一把抓住凌尘的胳
膊。

「你干什么?」

凌尘低叫一声,使劲挣了两下,见无法挣脱,开始一个个掰他的手指。

刘鑫好整以暇地任她动作,掰开一个,又轮上一个,始终保持着紧抓的姿势。

凌尘渐渐有些急了,干脆握住他的食指,用力撕向旁边。

刘鑫忍痛看着她,苦苦一笑,道:「你摆脱不了我的。我什么都可以不在乎。
即使伤害了小雪,我也要得到你。而且,就在今晚。」

凌尘的动作猛地停住。「你……你疯了。」

「这么说也行。」

刘鑫冷冷地笑着,一时竟分不清自己是否真的在作戏。「反正我已经豁出去
了。你有胆子就叫,有本事就逃。」

凌尘神色一滞,手立刻软了。好一阵儿,才哀声求恳道:「不能伤害小雪。
她就要回来了,请你先放开我,好吗?」

刘鑫知道不能逼得太过分,便松了手,坐正身子,好整以暇地握了握拳头,
道:「你想清楚,音乐会一结束,我就要知道答案。」

大约只过了十几分钟,凌尘就开始坐立不安起来。没过多久,便低声招呼小
雪,「我们走吧。我肚子很不舒服。」

「这段正到高潮呢?怎么不舒服了?」

萧雪头也不回地问。

刘鑫立刻接口道:「很严重吗?我送你去医院吧。」

说完,把看向凌尘的眼神弄得更加欲焰翻腾,锐不可挡。

凌尘果然就支持不住了,匆匆说道:「不用,谢谢。你们继续看吧,我先回
去休息了。」

然后起身踉跄着逃进黑暗之中。

目的达到了,却也同时证明了凌尘能够抗拒得住自己的诱惑。刘鑫想不清楚
自己是该高兴还是该悲哀,只得尽量将注意力慢慢集中在萧雪专注的脸上。这不
仅是必须的,也是他想要的,不对吗?

这是刘鑫第一次有机会如此近距离地端详萧雪,而且随心所欲,毫无顾忌,
既不用担心有人会来打扰,也不用担心萧雪会不高兴,更不用担心破坏了自己的
计划。这本来就是他的计划。

但,端详了许久,刘鑫却还是分不清楚,这张柔嫩细致轮廓鲜明的脸,到底
哪一部分来自凌尘,哪一部分来自萧森。他们奇怪地混杂着,你来我往地纠缠在
一起,呈现出来的效果,竟也另有一番冶艳妩媚摄人心魄的独特韵味,仿佛存心
在向他展示着美丑的奇变,爱恨的轮回。

美加丑仍等于美,只能有两个原因——丑的分量可以忽略,或者丑中也有不
丑的部分。难道萧森居然不能算是丑之极致?难道他也会有值得欣赏的地方?是
否极丑和极美也存在着殊途同归的可能?萧森曾经做过的一切,是否都是为了这
一刻,为了让他能有机会享受凌尘,占有小雪,为了让他的人生更刺激,更丰富,
有更明确更直接更具魅力的目标?确实,如果自己下半辈子只能跟安昭在美国白
头偕老,未必就是一种真实的幸福。但,换成小雪,甚至换成凌尘,就是真实的
幸福了吗?什么才是真实的呢?是眼前这张青春亮丽的脸,还是心里那个刻骨难
忘的誓言?刘鑫莫名其妙地胡思乱想着,忽然意识到再这么想下去,复仇的欲望
很可能会渐渐被温情摧毁,只得甩了甩头,将视线转向舞台。

一曲终了,萧雪回头嫣然一笑,轻声问道:「妈妈去哪里了?回家还是在外
面?」

万一凌尘真的在外面等着,今天只怕难以下手了。发觉这一点,刘鑫不由也
有些担心,连忙说道:「我出去看看她在不在。」

萧雪瞅瞅舞台,犹疑了片刻,说道:「我也去。」

正要站起身,听见音乐再次响起,脸上又不免有些踌躇,便问,「刚才她出
去的时候象不象生病的样子?」

「不象。可能只是头晕而已。」

刘鑫宽慰着道,「应该没什么的,你好好听吧,我很快就回来。」

在门厅门外搜索了两圈,确信凌尘不在,刘鑫隐隐感到几分失落,却也终于
放了心,回到座位上坐下,迎着萧雪探问的目光,摇摇头。「没在外面。可能是
回家了。」

萧雪轻轻撇了撇嘴,嗔怪道:「她老是这样,好好的就会突然做出些奇怪的
事情。」

想到时间已经所剩无几,刘鑫用暧昧的眼神盯着小雪,意味深长地打趣道:
「是啊,怎么可以丢下你这个可怜孩子不管就自己回家了呢?嘿嘿……」

「我才不是可怜孩子呢。」

萧雪条件反射似地驳了一句,看到他的眼神,立刻就低了头,半天,才挤出
一句让他啼笑皆非的话。「你就很幸福吗?我看你孤苦伶仃的,比我可怜多了。」

说完,悄悄抬起头,脸上竟有着几丝母性的悲悯。

刘鑫只好转了头,看向前方。「你不是天天都在陪我吗?呵呵……」

「那……那怎么一样?不一样的。」

萧雪的声音一点点细弱下去。

「怎么不一样了?」

刘鑫故作不解地追问着。

萧雪咬着嘴唇,哀怨地看了他一眼,呻吟道:「那是在网上。而且……而且
……」

「而且什么?」

刘鑫的声音不由也有些涩。

萧雪瞪了瞪眼睛,终于咬牙答道:「你还总想把我当妹妹。」

那张粉雕玉琢的脸,在昏黄与朦胧中闪着绰约的容光,仿佛随时都可能融化,
星散,如同一场迷离的幻梦。刘鑫忍不住伸出手,微微颤抖着,想把它捧进心里,
忽然又觉得有些唐突,只得慢慢垂下去,垂下去,慢慢握住她柔润纤长的手,慢
慢拉起来,放在胸口。

颤抖传过去,转眼就摇撼了萧雪全身。容光零乱地射进空中。露珠回旋着凝
在眼角。浓烈的征服快感雨后春笋一般迅速在刘鑫胸口生长,堆积,毫不留情地
吞噬了萧森丑恶的面容和凌尘凄惶的背影。在它们面前,刻骨深仇和灵肉交融,
越来越象是两团杂乱的幻象。

也许这才是最真实的吧。他心满意足地想,一动也不敢动。

直到曲终人散,刘鑫才轻轻滑动着汗湿如洗的手,低声说道:「我们走吧。」

萧雪「嗯」地应着,却依然盈盈地看着他,似乎并不想马上离开。

刘鑫勉强压抑住将她紧紧揽入怀中的冲动,用另一只手围住她薄荷般纤巧清
凉的肩,摇了摇。「走吧小雪,要清场了。」

萧雪嘤咛一声,把头低下去。好一阵儿,才终于依偎着站起身,斜靠在他胸
前。

刘鑫暗自幸福地叹息着,拥着萧雪,慢慢走出大门。想到如果去开车势必要
和萧雪分开,刘鑫只犹豫了片刻,便直接向对面树影繁茂的荔枝公园挪去。

萧雪一声不吭,头却益发低了。

连续几个石凳上都坐着人,刘鑫不由就有些着急。停下脚步,想了想,轻声
问道:「我们去那边草地上坐会儿好吗?小雪?」

萧雪只是不动,连他的脚步也不肯再跟随了。

刘鑫艰难地走了两步,干脆就松手弯腰,将萧雪轻若飞鸿软如柳絮的身体一
把抱了起来。

萧雪吃惊地抬起头,满脸都是羞涩不已的欢欣。

刘鑫干笑一声,紧走几步,冲进树影背后,正想把萧雪放坐在地上,她的双
臂却已经倏忽挂上了他的脖子,头也死死地埋在他怀里,怎么都不肯放手。刘鑫
只得松开她的腿,让萧雪偎在胸前,定了定神,轻轻抱住她,慢慢收紧胳膊,细
细感受着轻软身躯和娇小双乳的一点点逼近。

世界迅速变得恍惚莫名。

一切都开始渐渐消失,剩下的只有他们自己。

纤弱的身躯仿佛随时都会碎裂在他胳膊中间。

堆积如山的春笋,热锅上的豆子一般跳荡起来,带起阵阵「呼哧呼哧」的风
声。

刘鑫再也无法压抑住自己的冲动,低下头,狠狠地吻在萧雪细白软滑的脖子
上。

萧雪拼命颤抖了几下,身体随即开始下沉。

刘鑫一边温柔地吸嘬着,一边慢慢将她放倒在地,自己也侧躺在旁边,情不
自禁地抚摩着她曲致柔和的腰肢。

锁骨……肩膀……双颊……耳朵……鼻子……胳膊……小腹……大腿……屁
股……乳房……

「师哥。」

萧雪的手忽然挡住他,停了阵儿,又呻吟道,「你……喜欢我吗?」

刘鑫抬起头,看着她盈盈期盼着的眼睛,语气坚定得连他自己都有些吃惊。
「喜欢。我喜欢你,小雪。」

萧雪羞喜欲狂的脸,象暗夜里最美的那一朵昙花。

潜入衣下穿向新乳的手再没有任何阻碍。甚至,萧雪的眼睛也不再闭上,仿
佛要认真欣赏他脸上的幸福。

温软细致的肌肤,腻滑柔巧的新乳,迅速把触觉可能会有的快感带到了遥不
可见的极致。

萧雪终于闷哼一声,再也咬不住那双艳若桃李的红唇,张嘴欢畅地喘息起来。

刘鑫停住,看着她。

「师哥……」

萧雪轻叫着,忽然又羞涩地转了头,看向天空。

刘鑫好整以暇地用揽着她肩膀的那只手,将她的脸推过来,看看她羞意纵横
的脸,和如饥似渴的眼睛,又抖了抖罩在她胸前的另一只手,笑着问道:「什么?」

萧雪只是不答,几次想要把脸转进他臂弯,却被他欠身逼住了,只得努力瞪
大眼睛。

刘鑫不以为意地笑望着她,将自己的眼睛一点点迎上去。

萧雪坚持不住,转眼欲逃。

早已磨成炽热的双唇猛地含住了那个渴望已久的幸福源泉。

他有多久没有认真吻过女人的唇了?刘鑫朦胧模糊地想,在甜蜜和温软一次
又一次猛烈的激荡中,他已经无法思考任何问题,只能任由自己被手和唇带领着,
一点点攀上快乐的颠峰。

萧雪的双手也不由自主在他身上轻轻抚摩起来,僵硬艰涩,却充满了温柔的
激情。

这样真实的幸福还不够么?难道就非要把萧森弄到身败名裂甚至家破人亡不
可吗?能够享受那样的一个凌尘,又能够拥有这样的一个萧雪,也已经可算是大
仇得报了吧?

在熊熊的烈焰之中,萧雪早已经羽化登仙。而刘鑫的吻,刘鑫的喘息,刘鑫
的力量,以及刘鑫每一个细微的动作,仍然还在不断引导催逼着烈焰们向更高更
亮的天堂飞升,仿佛永远都不会有尽头。

这是真实的吗?这真的正在发生?这真的不是自己的想象或者幻梦?躺在这
里抱着她,用对待恋人的热情与虔诚,亲吻抚摩着她这个小师妹的,真的就是那
个需要时间适应的刘鑫师哥?萧雪莫名其妙地疑惑着,即使眼睛看见的,分明是
刘鑫的额头,双手揽住的,分明是刘鑫的脖子,绝无虚假,也绝不可能会有别人,
她还是无法彻底打消这种疑惑。甚至,连茁壮成长的烈焰和飘摇直上的飞升,也
渐渐变成了这种疑惑的证据。不是吗?这样的美好怎么可能真的存在于这个世界
上?

萧雪悄悄松开刘鑫的脖子,颤抖着,悄悄将手按在他胸口。

丝滑如水的衣服,宽厚硬朗的身躯,立刻在萧雪掌中带起一阵火燎电击般的
寒栗,旁若无人地穿过烈焰,一直刺进她澎湃的心里。

这当然是真的。这只能是真的。萧雪在心里默默喊叫着,醍醐灌顶般忽然就
理解了主动的乐趣,学着刘鑫的动作,小心翼翼地抚摩抓捏起来。

飞升越来越敏捷轻盈。烈焰越来越明亮壮阔。那些徘徊不去的疑惑,也在渐
渐朦胧,消散。

手缩回去……解开两个扣子……抓住她的手……探进去……按在赤裸而滚烫
的肌肤上……刘鑫几个简单灵巧的动作,将那些疑惑顷刻间粉碎得无影无踪。

萧雪紧紧并住双腿,眼看着自己的身体和灵魂,随着烈焰,腾上天空,彩云
一般地四处飘荡,再也无法抑制住融化的渴望,用力将刘鑫拉了过来,压在自己
身上。

重压之下的身躯,一点点渗入他的胸膛。

时间仿佛已经停止。

世界竟真的可以如此美好!萧雪喜不自禁地想,越发庆幸自己抓住了今天这
个稍纵即逝的机会。这个机会她已经期盼了许久,妈妈的匆匆离去,又让她清晰
感觉到了这个机会。但假如她没有沉默而顺从地来到这里;假如她没有停下脚步,
无言制止了刘鑫寻找石凳的努力;假如她没有用轻声的呼唤,吸引刘鑫吻上她几
近干涸的双唇,幸福也不会这么快,这么容易就到来。

萧雪越发收紧了双臂,仿佛要把自己全部的身体和灵魂,都一起镶嵌在刘鑫
胸前,渗透到刘鑫心里。

也许已经过了很久,也许只不过是闭眼的那一瞬,嗡嗡轻响的手袋迅速将萧
雪扯回了地面。

好一阵儿,萧雪才无奈地扳扳刘鑫的肩膀,歉疚地笑了笑,侧身掏出手机。

「小雪?你回来了吗?怎么还没到家?」

「正要走呢。安可了几次,刚散场不久。就快上滨海了。」

萧雪尽可能平静地说着,却还是发现自己的解释颇为仓促零乱,便求救地看
向刘鑫。见他微笑着点点头,又摆摆手示意不接,只好瞪他一眼,吐了吐舌头。

「哦,我做好了夜宵等着你呢。」

凌尘慢条斯理地说,停了停,忽然又加了句。「别粘着你师哥,知道吗?」

萧雪看看刘鑫,强忍着心中的幸福和快慰,娇声答道:「知道了,妈——您
饿就先吃吧,别等我了。」

凌尘依然执着地催促着。「很晚了。路上别耽搁。回来我还有话要跟你说。」

「是——妈——」

萧雪故意拖着长音,无奈地推推刘鑫,慢慢坐起身。

刘鑫却一脸的从容,看不出丝毫不满的意思。

他怎么可以总是这么冷静?他不希望能跟自己呆在一起更长时间吗?他会不
会根本都不在乎自己?萧雪这么想着,忍不住用挑衅似的语气,说道:「我妈叫
我马上回家!」

「哦。」

刘鑫应了一声,没再说什么,只弯腰拣起手袋,拍了拍,拎在手里。

萧雪益发气恼。「我妈还叫我……不,是叫你不要粘着我!」

刘鑫仍是轻「哦」一声,什么话也不肯说,脸上依稀是揶揄的笑意。

「我妈……我妈……」

萧雪嗫嚅着,看到那可恶的笑意正逐渐浓郁起来,猛地抢过手袋,叫道,
「我妈说你是个坏蛋!」

然后转身就走。

刘鑫似乎「哈……」

地轻笑了一声,还是没说什么话。

一气走出十几步,萧雪悄悄偏过脸,正要用眼角的余光扫扫身后,猛然发现
刘鑫就跟在旁边,立刻羞胀了脸,羞低了头,小跑一般地冲过马路,冲到停车场,
冲向那辆气派非凡不卑不亢的越野路虎,始终没敢正眼看他。

刘鑫竟还不肯完。上车,开车,上路,转弯,抓住每一个机会,不断向她投
射着揶揄的目光和可恶的笑容,却就是不肯说一句安慰或者留恋的话。

她毕竟还是斗不过他。即使在某些时刻,她也能用一个动作,一声呼唤,来
暗示他,引导他,做些自己期望他做的事,但那多半不过是因为他根本就无所谓
罢了。萧雪这么想着,不由感到一阵自卑自怜的凄楚和哀伤,忍不住低下头,幽
幽问道:「师哥?你真的喜欢我吗?」

刘鑫顿了顿,才简单明了地答道:「当然。」

他怎么答得这么慢?是奇怪自己为什么又问,还是不确定是否真的喜欢?想
到这一点,萧雪只得抬起头,看着他。「你没有骗我?你是为了让我开心才这么
说的吗?」

刘鑫面容沉静地看了她两眼,忽然踩下刹车,把车停在路边,解开安全带,
拉起她的手,用温润如水的声音反问道:「小雪,你怎么会这么想?真的认为我
是在骗你吗?」

看着他浓情如海的眼睛,萧雪心里立刻有了希望。「那……那你为什么老把
我当妹妹,还说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适应?」

刘鑫毫不迟疑地答道:「我说过我不想影响你的学业。本来还想等你高考完
18岁生日的时候才正式告诉你我喜欢你,没想到……呵呵……」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