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午时光】(01)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00001 这是一个做爱的季节……

这是一个做爱的季节……

这是一个做爱的季节,空气里都是荷尔蒙的味道,手淫的人,是可耻的……

这是一个做爱的季节,熟女少妇都在对我们微笑,相互搞搞,这样就好……

当我从洗漱间出来的时候,床上的那个女人已经沉沉地睡了过去,完全不在
乎她屁股底下湿漉漉的床单,和黏在她浓密阴毛上的精液。

在脱掉她内裤以前,我真的没有想到她的阴毛会如此的浓密。

我不喜欢阴毛太过浓密的女人,因为阴毛太过浓密,口交的时候会很不舒服
,动作稍稍大一些,就会有阴毛掉到嘴里。

其实,当男人的胡子太过浓密的时候,口交的时候,女人也会很不舒服。

我每天起床都会把胡子刮得干干净净,因为我喜欢口交,我不希望女人不舒
服。

我喜欢看女人舒服的样子,那高潮的样子,让我的心里非常的满足,有一种
难以名状的成就感。

她是兰姐的朋友,今天吃饭的时候是第一次见面,今天是第一次和我上床。

兰姐全名叫周兰,今年42岁,是我本地最大的客户,和我合作三年多了,
兰姐是一个强势的女人,不光对她的员工如此,对我们这些供应商如此,对她的
老公和儿子也是如此。

我见过很多次兰姐的老公,是个地地道道的知识分子,在日报社工作。每次
看到兰姐老公,我都忍不住会想:他和兰姐做爱一定是他在下面兰姐在上面,不
是他操兰姐,而是兰姐操他。

兰姐今天刚刚和我签订了一份全年150万的药品合同,我提议去川国演义
吃她喜欢的川菜火锅,她笑着道:「去希尔顿吧,我定了房间!」

我是先和兰姐上床上床后和她做的生意,毫无疑问,是因为我和她上了床我
们的合作才如此和谐,即使她会拖欠我的货款,我会适当提高产品价格,都不影
响我们的合作和感情,还包括肉体的交流。因为兰姐这个大客户,我每年可以拿
到不菲的提成,而因为我,兰姐可以「高潮迭起」。

我喜欢和兰姐做爱,这源于我喜欢熟女的天性,她保养的很好,腰间完全没
有赘肉,大腿也很结实,抚摸她光滑的肌肤,总是给我20多岁小少妇的感觉,
尤其是她大腿用力,那阴道传来的紧握感,比很多少女都要好。尤其当我们脱光
了衣服,她会跪在地毯上,妩媚地将我的阴茎含在嘴里,丝毫不在乎我是否清洗
过。

那个时候,我会产生幻觉:我是在嫖妓。我面前的女人不过是长得像那个事
都咄咄逼人的兰姐。

兰姐喜欢被我「摆弄」,从走进房间关上房门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喜欢我「
摆弄」,脱她的衣服,喜欢我按住她的头将我的阴茎深深地插入她的口腔,喜欢
我将她丢到床上抬起她的双腿毫无前戏进入她的身体用力地抽插,喜欢我命令她
,她乖乖地跪在床上像一支温顺的小母狗,我插入她的肛门,用力地打她的屁股
,打的屁股通红通红的。

第四次和兰姐做爱后,我问她,为什么和我做爱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她居
然调皮地眨了眨眼睛,亲了我一下,道:「我爱你嘛,大爷!」

听到这样的回答,我的心理非常后悔:我怎么问了一个这么愚蠢的问题。

见我没有说话,兰姐趴在我的胸口,闭着眼睛,喃喃地道:「女人骨子里的
贱,是天生的!」

我觉得,这是我听到的兰姐唯一的实话,非常有哲理的一句实话。

兰姐的性欲并不强烈,有时候一个月,有时候两个月我们才出去开房一次,
都是在她月经结束后的一个星期,有几次我很想要她,开好了房间,但是她很直
接地拒绝了我,理由是:不需要。

有一次我精虫上脑,在她的办公室摸了一下她的乳房,她直接甩了我一记耳
光。我羞恼地摔门而去。我当时认为,我和兰姐完了,无论是肉体还是生意。

几天后,我接到了她送来的一个信封,里面有一张房卡。我犹豫了几分钟还
是去了那家酒店,打开了那个房间,兰姐近乎赤裸,只穿过大红的肚兜跪在门口
,学着日本的女人那样向我跪拜,道:「大爷,您来了!」

男人有很多面,但是女人很善变。

那一夜,我对兰姐格外「努力」,没有让她口交,也没有打她的屁股,我让
她躺在床边,将两个枕头垫在她丰满的臀部下,抱着她的双腿,一味地抽动,用
我所有的力气,所有的技巧抽动着,直到那枕头都被兰姐失禁的小便浸透,直到
兰姐的小阴唇水肿,直到兰姐的呻吟变得有些像无力的求饶,我都没有停息。

我知道我是在报复,兰姐却像根本没有意识到什么,她居然称赞我是如何的
男人,如何的牛逼。

那以后,我记住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兰姐是我的客户,我的甲方,哪怕在
那个时候,那个房间,我是她的「大爷」,我也不能忘了自己的身份。

我比约定的时间早到了五分钟,一向守时的兰姐居然迟到了,而且还不是一
个人来的,远远地我就看到她亲切地拉着一个女人走了过来,我的脑中马上冒出
邪恶的两个字:「双飞」。

那个女人大约30左右岁,穿着一件古驰但是完全不适合她的裙子,背着个
LV的包,手里拿着最新款的Iphone。

她的脸白白嫩嫩,眼睛很大,还算漂亮,不过身材一般,有着东北女人普遍
具有的肥硕,无论是胸部,臀部,和腹部。

我合适宜地站了起来,朝着兰姐笑了笑,兰姐也笑着介绍着:「这位是我表
弟,叫正午,华康药业的经理,正午,这位是我最好朋友,我的闺蜜,高月!」

听了兰姐的介绍,我知道,「双飞」肯定是没戏了。无论是怎么样个表弟,
都不能「乱伦」。

还没等我打招呼,高月已经「扫描」我几个来回,道:「小伙儿挺帅的!」

我看了眼兰姐,兰姐朝我挤了一下眼睛,道:「那是当然,也不看看是谁弟
弟!」

高月大喇喇地坐好,道:「吃什么啊,我都饿了。」

我道:「不好意思,不知道高小姐来,我点了牛排,我这就改一下,不知道
高小姐喜欢吃什么!」

高月道:「我也来牛排吧,我要十分熟的!」

我没想到兰姐居然也道:「我也要十分熟的!」我印象中,兰姐一直吃五分
熟的,而且吃的很优雅。

当我切开我的牛排,高月看着我的牛排,道:「你的没熟,淌血水呢!」说
着喊来服务员,要让服务员给我重新煎一下。

我忙道:「我喜欢吃三分熟的!」

高月拿叉子指着我,道:「那你挺牲口啊!」

兰姐道:「我弟弟是学老外,吃生的长肌肉,你看我弟弟的身板,多结实跟
史泰龙似的!」

高月笑道:「怕是银枪镴枪头吧!」

兰姐也笑道:「是不是镴枪头,你试试不就知道了!我这个弟弟可还没结婚
呢!」

看到兰姐的笑容和高月有些火辣的眼神,我感觉我就是个鸭子,被老鸨子给
卖了。我找了个借口,到洗手间给兰姐打了个电话,电话响了好久才接通,显然
兰姐也是躲开了高月。

我道:「怎么个意思?兰姐,这是给我拉皮条了?」

兰姐道:「别臭美了,要拉也是给人家拉,我可告诉你啊,她家里是开矿的
,随随便便就好几个亿呢!」

我道:「我随随便便也能有好几个亿。」

兰姐道:「你那好几亿除了种小人,还有啥用。姐可是为你好,她前年死了
丈夫,家里一直一个人,你要是能把她拿下,你这辈子就算妥了!」

我道:「人家是大户,我这贫下中农,高攀不上!再说了,她能给姐你比吗
?你是模样比她漂亮,身材比她好……」

兰姐笑着打断了我的吹捧,道:「别跟我这扯犊子了。我可告诉你,今天你
无论如何也要把她拿下!」

我道:「拿下她本来不算个事,不过今天吧,小弟这边,有点情况……」

兰姐道:「咋的,用你一回,破被还叠起来了?」

我道:「那可不是,姐,我这也是没办法,压力大啊,你没来之前呢,公司
刚给我打的电话,问我合同签了,预付款什么时候能到位……」

兰姐道:「明天先打10%。」

我道:「合同上写的是30%!」

兰姐道:「明天再说!」说完匆匆挂断电话。

我端着两份香草冰激凌回到的时候,兰姐已经走了,高月一个人喝着红酒,
一张房卡就放在她的手边。

高月朝我摇了摇房卡,道:「你表姐有事先走了,把房卡留下了!」

我道:「兰姐是我客户,不是我表姐!」

高月道:「那你们俩没少干坏事吧!」

我把冰激凌放在她面前,道:「什么是坏事啊?男欢女爱是坏事,还是高潮
迭起是坏事啊?」

高月明显楞了一下,道:「你挺直接,挺牛逼,我喜欢你!」她搅了搅冰淇
淋,道:「跟我那个死鬼老公一样!」

我笑道:「咋的,你老公也能让你男欢女爱,高潮迭起?」

高月道:「不吹牛逼你能死,是不?」

我笑道:「我从不吹牛逼,我只吹人的……屄!」不过最后的「屄」字,我
只是摆了一个口型,没有发出声音。

高月笑了,骂道:「看你的死出,真恶心!」

我喝了口酒,道:「恶心不恶心,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我随口一说,高月居然就拿起了包和手机,把房卡丢给了我,道:「进房间
!」

我心中呐喊:「母狼啊,你是要吃了我吧!」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