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丝不挂】(18)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18章

萧雪连忙追问道:「没想到什么?」

「没想到会有今天这样的机会,也没想到你的魅力这么大,我根本无法抵挡。」

萧雪强忍着心头跳荡的喜悦,噘了噘嘴。「哼!那你刚才怎么还那样?」

「哪样?」

刘鑫又再明知故问起来。

「你自己知道!」

萧雪实在无法继续面对他可恶的笑容,只得把脸转向前方。

刘鑫却伸出另一只手,将她的脸扳回去,面容严肃地问:「你妈真的说我是
坏蛋吗?」

萧雪无法挣脱,也无力挣脱,只得用尽可能恶狠狠的语气答道:「就是。」

话音未落,脸上就已经笑开了花。

刘鑫也开心地笑着,好一阵儿,才抬手拢了拢她的头发,又慢慢捧住她的脸,
低声道:「小雪,我们约法三章好不好?」

在这样温暖温柔温存温馨的掌心里,萧雪没有别的选择,只能轻轻点点头。
「好。你说。」

「第一,希望你能答应我,不管有多大困难,你都要好好完成学业。」

「嗯。我答应。」

「第二,不管你有什么心事,都要坦白地告诉我,丝毫不能隐瞒。」

萧雪又惊又喜,「我答应你。你也要一样啊。」

刘鑫静了静,又道:「第三,不管今后出了什么事,你都要坚定地相信,我
是真的喜欢你。」

脸重新笼罩在烈焰里,眼睛渐渐有些模糊。

萧雪勉强点了点头,想说什么却说不出口,半天,仍只抽了两下鼻子。心中
一急,泪水竟自淌了下来。这也许就是幸福的泪水吧。萧雪满心欢慰地想,看着
刘鑫越来越近的脸,看着他坚毅的唇,挺拔的鼻子,轻轻闭上眼睛。

许久,刘鑫才停下这温情脉脉的一吻,笑了笑,回身重新踩下油门。

萧雪身不由己地斜过去,继续依偎在他宽厚硬朗的怀里。

看到车子消失在道路尽头,萧雪依依不舍地转身,上楼,在电梯间站了一阵,
才终于平整好心情,开门进去。

「怎么这么慢?出什么事了吗?」

凌尘似乎发觉到什么异常,没等萧雪在沙发上坐稳,便担心地问道。

萧雪努力掩饰着羞怯,微笑道:「没事儿。我想欣赏滨海大道的风景,所以
叫师哥慢点儿开。妈你没事儿吧?还有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去看医生?」

「我没事儿,头晕而已,回来就好了。」

凌尘表情奇怪地答着,忽然又问:「你真的是音乐会一结束就回来了?」

萧雪越发觉得心虚,声音不免就有些干硬。「是啊,怎么了?」

凌尘盯着她的眼睛,直到她认输般地闪开,才故做不解地说道:「我怎么听
说音乐会十点半就结束了。现在已经快十二点,开得再慢,应该也用不了一个小
时吧。」

萧雪知道无法再瞒住妈妈,只得低了头,涩笑着答道:「师哥跟我在荔枝公
园走了走。妈,你不是鼓励我多和他交流吗?」

「交流是应该的,但不能做错事。你们确实是在荔枝公园?没去别的地方。」

萧雪楞了楞,总算明白了妈妈的意思,使劲摇摇头。「没有。逛完之后就直
接回来了。」

「只是逛吗?他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没……没说什么。」

萧雪这么说着,忽然又觉得没必要瞒着妈妈,便嗫嚅着改口道。「他只说…
…他只说……他也喜欢我。」

好一阵儿,凌尘才叹息似的问:「他抱你吻你了吗?」

「嗯。」

萧雪的头几乎已经要垂进自己胸口。

「就这样?没别的了?」

「没了。」

凌尘沉吟着,终于拿出语重心长的语气。「小雪,你还小,还要高考,有些
事情不能太着急,知道吗?」

「知道。」

萧雪这么答着,心里却对自己能否做到没太大把握。

果然,老老实实认认真真地读书补习了三天之后,六号晚上,萧雪就再也无
法忍受咫尺天涯的煎熬,决心要去找刘鑫。

「师哥,你明天有事吗?」

萧雪躺在床上,蜷着身体,捧着手机,问。

「下午要去见几个客人。晚上还不知道,估计也要陪着他们。呵呵……」

「上午呢?」

「上午倒没什么事,总算可以睡个大头觉了。你明天打算做什么?」

「我?我想去市里走走。」

「陪你妈逛街买东西吗?」

「不,我自己去,一个人。」

萧雪发现自己声音很轻,担心刘鑫没有听清楚,很想再大声重复一遍,却又
被澎湃的心跳阻止了,只能轻轻喘着气,等待着他顺理成章识趣的邀请。

好一阵儿,刘鑫竟只淡淡地关切道:「那你坐车什么的可要小心,现在到处
都是小偷。」

这样明确的暗示都不能理会,真是个猪头!萧雪忍不住就有些恼火,羞涩倒
因此变得远了。「我爸爸明天下午就要回来了。」

刘鑫的声音依然温和而平静。「我知道。怎么?想他了?」

萧雪咬咬牙,提高了嗓门,示威似的轻喊:「后天就要开学上课了!」

刘鑫竟又打趣起她来。「放假放皮了吧。呵呵……说你是个孩子,还总不肯
承认。」

牙痒难耐的萧雪,恨不得能飞过去,好好给他几拳。「我才不是孩子呢。哼!」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说错了。说你象个孩子应该就没错了吧。人是大人,
却拥有童心,多好!」

「好你个大头鬼啊!」

萧雪唾骂了一句,仍是不知该如何让他明白自己真正的目的,眼睛不由有些
润湿。抬手揉了揉,正要再说些什么提醒他,一个念头忽然就跳出来,喷墨一般
把心中不断膨胀的恼火变成了来势凶猛的疑惑。是啊,他怎么可能这么笨呢?他
分明是在装傻!

他真的不想见到自己吗?萧雪勉强抵抗着心中刀搅般的刺痛,一字一句,做
着最后的尝试。「师哥,你是住在中银大厦,和公司一座楼吗?」

「不是同一座。我住的这栋在最西面。」

「我还从来没去过呢。」

萧雪低声说,心里已经渐渐没了希望。

「以后有空请你来玩吧。呵呵……不过,单身男人的家,实在没什么值得展
览的。」

萧雪立刻悲从衷来。他果然并不想见到自己。难怪这三天来他不仅从来没有
想要请她去哪里玩,甚至连和她说话,也是一如既往地平静平淡,平平无奇。自
己本来还以为成熟男人的恋爱方式都是这样的,现在看来,一切都不过是因为他
根本就不是真的爱她而已。想到这里,萧雪再也无法压抑住眼泪和哀伤,幽幽问
道:「师哥,你是不是根本都不喜欢我?我说的不是兄妹那样的喜欢。」

刘鑫静了静,轻声答道:「你怎么又在怀疑了?我当然喜欢你。你忘了我们
的约法三章了吗?」

「可是……可是……」

萧雪不甘屈服地嗫嚅着,不知道该如何抓住着希望。「你为什么都不想见我?」

「怎么会。我当然想见到你。你别多心。」

刘鑫尽力安慰道,说出的话却虚得象团空气。

干吗贪舒服给他打电话呢?如果用视频,这时不就可以看到他的表情是否真
诚了吗?萧雪后悔地想,知道这时再换也来不及了,只得又追问道:「那你干嘛
一直装傻?」

「我有装傻吗?好象没有吧。为什么这么说我?」

「你……」

萧雪的牙又开始痒了起来。「你难道真的那么笨,一点都没发现我的暗示?」

刘鑫依然犹疑着问:「什么暗示?」

萧雪无奈地咬咬牙,低声答道:「我……我想见你。」

「想见我干嘛不直说?暗示来暗示去的,费这么大工夫?呵呵……」

刘鑫语气坦然地说着,随即谆谆教诲道。「你看,你有话不直说,让我以为
你是想自己一个人去逛街散心,还因为要尊重你的意愿,不得不取消了叫你一起
去爬莲花山的打算。真是得不偿失啊。」

萧雪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忍不住打断他道:「那你怎么
不早说。哼哼!把人都给弄哭了。」

「真的哭了么?」

刘鑫的声音异常温柔。

萧雪脸一热,连忙否认道:「没有。嘻嘻……」

「不是吧。眼泪好象都流到这边来了。哈哈……」

Z萧雪忍笑娇嗔道:「不许笑!快说,你明天到底打算怎么样?」

「我陪你去逛街好了。」

「不。」

「那我带你去爬莲花山?」

「也不。」

「那你到底是要怎么样嘛,我的姑奶奶?」

刘鑫笑着叫道。

「好听,真好听。再喊一声我就告诉你。」

萧雪这么说着,忽然羞怯难当,不待刘鑫出声,抢先答道。「我要去参观你
家。」

那当然绝不仅仅是参观而已。想到这一点,萧雪迈出电梯的腿不由开始颤抖。
她特意提前一个小时跑过来,固然有想要看到更真实刘鑫的成分,但在很大程度
上,也是为了避免自己在别人面前失态。万一刘鑫多事下楼迎接,她肯定要比现
在还要手足无措许多倍呢。

萧雪努力静下心神,犹豫着按响了门铃。

刘鑫惺忪的眼睛和睡衣让她的心狂跳不止,假如不是脸上那些温和而平静的
微笑,萧雪也许就会转身逃走。当然,是在她的腿还有足够力气的前提下。

「发什么呆啊,傻丫头?还不快进来。谁叫你来这么早,我脸都没洗呢。」

「反正你也不好看,洗不洗都一样。」

萧雪这么说着,窃笑两声,慢慢走进去,软在沙发里。

刘鑫关了门,走回来,笑着看看她,说道:「你先自己参观吧。我马上就好。」

说完,转身走进卫生间。

听到哗啦的水声和轻柔的刷牙声,萧雪恍然觉得自己已经成了这里的主妇,
脸越发感到燥热。只得站起身,晃了晃脑袋,开始一件件分辨欣赏那些家具摆设。
但,当她绕过卫生间,走到后面的睡房,看到床上印痕分明零乱的夹被,闻到空
中熟悉而又陌生的气息,还是被烈焰顷刻吞噬了。

床头摆着的,是她两年前寄去美国的那张照片。放得很大,大得已经有些模
糊。

也不知过了多久,后面才传来刘鑫温和柔慢意蕴丰富的低叫:「小雪。」

萧雪轻轻应了一声,象是无奈的叹息,又象是期待的呻吟。

他怎么还是一动不动呢?那种强悍而温柔的味道,不是已经把自己包围得严
丝合缝了吗?他还在等什么?醉意朦胧之中,萧雪悄悄侧身回头,想要看个究竟,
赫然发现刘鑫的脸就正斜在自己头上,惊喜羞怯纷至沓来,立刻搅软了她一直都
没恢复多少力气的身躯,轻轻靠在刘鑫胸前。

熟悉而又陌生的抚摩,渐渐开始在她背上徘徊。萧雪忍不住伸出手,轻轻围
住刘鑫的胸膛。是的,这才是她真正想要的。三天时间,已经足以使第一次的激
动变得遥远空幻,只有再次真实地感觉到他,她才能百分之百地相信这一切确实
已经都属于自己。还有什么,能比现在更真实,更令人期盼的吗?

烈焰吐着轻巧的火舌,反复在身体里逗弄着那些酥痒酸麻,却就是不肯将它
们烧成灰烬。

萧雪毅然仰起头,用自己干渴的双唇寻找着刘鑫的滋润。这次她绝对不会再
象第一次那么笨拙。两天来她在网上学到的那许多以前从不敢仔细去看的接吻技
巧,总算可以好好地用在心爱的师哥身上。那是怎样巨大的一种幸福啊!

身体和灵魂如愿地飘荡起来,随着烈焰,飘向仿佛遥不可及的高空。感觉到
刘鑫激烈徘徊的手,感觉到衣服被从腰带里抽出,感觉到那种粗砺的温柔再一次
蔓延到自己赤裸的肌肤上,又辗转来到双乳之间,协助推挤着那些几不可忍的酥
痒酸麻,逼它们一点点在烈焰中消失,萧雪的勇气越发蓬勃,竟自将手从睡衣下
穿过,抱住了刘鑫同样赤裸同样灼热同样在抚摩中微微颤抖的身躯。

没过多久,刘鑫似乎也站不住了,抱着她一起滚倒在床上。

臭师哥毕竟也有情不自禁身不由己的时候。恍惚之中,萧雪得意地想,在熟
悉而又陌生的重压下,益发忘情地抚摩起刘鑫来,从后到前,从外至内,直到发
现自己的衣服和胸罩已经被撩开,刘鑫的手正要换成嘴唇,才连忙停住,一边轻
声喊着,「不,不要」一边软弱无力地推着他,心中又是害怕,又是渴望。

但那不可能会来得及。刘鑫的嘴分明已经衔住了她的乳头,刘鑫的手也分明
已经抓住了她的手,缓慢而有力地将它挪到一边,按在床上,五指交缠了一阵,
又松开,拉起,缓慢有力地拉下去,隔着睡裤,贴在男人特有的坚硬上。

萧雪惊恐地抖了抖,无力挣脱,无法挣脱,只得闭上眼睛,任刘鑫把自己的
手摊开,合拢,握住那团灼热的坚硬,然后又伸手下去,固执地撑开紧紧并拢在
一起的双腿,用力按在早已经湿润的处女地上。

烈焰立刻吞噬了一切。连久驱不去的酥痒酸麻也都没有了一丝踪影。

萧雪已经飞上云端,除了欣喜若狂地看着自己和师哥的一举一动之外,什么
都感觉不到了。

世界如此美丽。阳光灿烂,云白天蓝,水绿树紫,草翠山青。

萧雪屏气凝神地看着自己,看着自己轻声提醒刘鑫关灯,看着自己趁机抓起
夹被盖在身上,看着自己半推半就地脱下衣服,蹬掉裙子,看着自己朦胧如雾的
眼睛,喘息不已的嘴,灵巧依旧的手,和略显僵硬的身体,再一次流下了泪水。

她终于要从少女变成女人了。萧雪幸福地想。

刘鑫忽然剧烈地抖了几抖。

她也迅速被大腿上的一团湿热给拉了下去,拉回到床上。

萧雪咬着嘴唇,又恨又怜地看了刘鑫两眼,然后茫然地转向天花板,不知道
自己是该庆幸还是该失望。准备好了迎接痛楚,却发现痛楚不肯落实,依旧空悬
在自己头上,变换莫测地发出威胁,绝对是件让人十分难受的事。何况痛楚之后,
那些她期待已久渴望至极的快慰和满足,如今也要推迟得到。再何况,她分明已
经失去了些什么。即使那层讨厌的膜仍在,她也已经不再是原来的那个她了。

刘鑫若无其事地揽着她,缓慢而冷静地抚摩着她的身体,神情镇定,目光从
容,似乎是在努力维护着里面残存的烈焰,又似乎是想要彻底把它们浇熄。

也许过不了多久他就可以重振雄风。这叫什么来着?「不振期」师哥虽然已
经三十出头,但身体相当健康,应该不会需要太长时间。萧雪这么想着,不由就
有些羞涩,连忙低了头,偎在刘鑫胸前,一边轻轻碰触着他松弛汗湿的背,一边
悄悄倾听着他沉浑有力的心跳。

好一阵儿,那些缤纷而零乱的念头终于渐渐条理分明起来。

小说故事里不是经常都有男人过于激动导致早泄的情节吗?可见师哥是真心
喜欢自己,可见师哥其实很紧张自己,可见师哥确实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女朋友,
很可能回国之后就没有过。她实在应该为此高兴才对!

期待又再开始聚集。烈焰又再开始燃烧。

刘鑫却忽然拍了拍她的后脑勺,低声说道:「小雪,不早了,去洗个澡,准
备回去吧。」

萧雪一楞,抬头看看刘鑫的眼睛,知道他并不是在开玩笑,只得嗫嚅道:
「我……我跟妈说吃完午饭才回去的。」

「你妈知道你今天是来找我的吗?」

刘鑫的声音多少有些紧张。

萧雪垂首答道:「不知道。我跟她说要去书城买几本参考书。」

「哦,呵呵……」

刘鑫夸张地笑了两声,又道:「那等会儿我送你去好了。」

萧雪闷头想了想,总算又找出个理由来。「其实……不去也可以。就算我妈
问起,我也可以说没找到要的那几本。」

说完,脸埋得越发紧了。

刘鑫轻轻抚弄着她的头发,半天,才说:「还是去走一趟比较好。等会儿我
还有事。不能在这里陪你。」

难耐的烈焰又将迅速变成更加难耐的冷火。萧雪失望地想,忍不住抬起头。
「什么事情?非去不可吗?」

刘鑫静静地看着她,答道:「对。而且,我已经答应了他,不好失信。」

「那……我陪你去好吗?」

萧雪退而求其次地问。

「你这丫头,呵呵……」

刘鑫沉吟了片刻,终于还是拒绝道。「你在旁边插不上话,很无聊的。而且,
万一被什么人看到,不大方便。」

见刘鑫的理由如此牵强,萧雪不由又起了疑心。明明知道我今天要来,为什
么中午还约别人?如果是因为不想见我,为什么又要对我这样?萧雪越想越觉不
通,却不知道该怎么盘问,正犹疑间,一个念头突然窜进她的脑海,并且立刻占
据了上风。是啊,哪儿就会有那么巧,吃个午饭也碰到熟人?除非……除非那个
人本来就认识我。难道,是,甄琰?

想起上次在公司门口碰见他们两个的经过,萧雪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疑心。他
们将要谈的会是什么?出国的正事,还是某些必须隐瞒着她的秘密?什么秘密?
难道师哥竟会和她有什么瓜葛不成?

知道不可能从刘鑫嘴里问出什么,萧雪努力压抑住心中的疑惑,笑了笑,轻
声答道:「那好。等会儿你送我去书城吧。」

一边就裹着床单,拣了衣服,走去卫生间。

「叮铃……」

「是你啊。」

「哦,对。」

「没问题。」

「待会儿见。」

隐约传来的电话铃声,和刘鑫简单肯定的话语,很快又激发了萧雪的灵机。
师哥的电话好象也有来电显示。如果能看见对方的电话号码,自己就不用费事去
跟踪他了。想到这里,萧雪匆匆擦干身子,穿好衣服,走回睡房。

刘鑫已经穿好睡衣坐在床边,见她出来,便站起身,抱住她,轻轻吻了吻额
头,笑道:「好香。」

萧雪躲了躲,不大自然地娇嗔道:「你臭死了!快去冲凉吧,臭师哥。」

睡房里的来电显示居然已经被删得精光。

感觉到自己的猜测十有八九正是事实,萧雪的腿也有些软了。靠在床边想了
好一阵,才勉力支撑着走去客厅,按了按电脑旁边的电话。

小小的液晶屏幕上显示的,果然是甄琰的手机号码。

萧雪的脑袋「轰」地一声,裂成了千万亿兆个碎片,似乎永远也不会重新归
拢在一起。

然而,这时的她决不会流泪,甚至全身也都充满了力气。

萧雪匆匆出了门,匆匆下了电梯,匆匆走到街边,匆匆拦了一辆计程车,坐
上去,始终没有回头看过一眼。

直到站在自己家门口,她才渐渐恢复了一些知觉。

手机还在响。是刘鑫的号码。

萧雪狠狠地关掉手机。

这个失魂落魄的样子不可能瞒得过妈妈的眼睛。唯一的希望是妈妈没在客厅
里,自己就能直接跑进房间,尽量迅速地平静下来,应付妈妈的殷勤探问。萧雪
毫无信心地想着,打开门,看见凌尘就正坐在沙发上,满面焦急地抬头看她,立
刻虚脱了似的,软软地靠在门框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感觉到自己已经躺在床上,萧雪慢慢睁开眼睛,看见凌尘
忧心忡忡的脸色,到底还是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唉——你这孩子,为什么要偷偷跑去找他呢?而且,就算你师哥没时间陪
你,你也用不着难过成这样啊?」

萧雪一惊,连忙嗫嚅着答道:「我……我没……」

「别嘴硬了。你师哥打来过电话,说你突然生气跑了,怕出什么事。」

凌尘沉吟了片刻,又道:「幸好你是直接回家。不然他一着急,说不定满世
界报警了呢。」

他当然不敢告诉妈妈究竟怎么回事。这样也好,省得妈妈罗嗦起来没完没了。
被爸爸知道了只怕还要更麻烦。萧雪软弱无力地想,忽然发现自己并不怎么恨他,
益发悲从衷来,猛地抱着凌尘,开始连绵不断地抽噎。

这就是所谓的爱情了吗?原来他们所说的痛苦,竟是这样地难以忍受。

一切都在无情地昏暗下去。

「小雪,醒醒!」

萧森严厉的声音将她从睡梦中惊醒。

妈妈的影子瑟缩在爸爸身后,衬托得他尤其高大。

刺目的灯光远远地闪过来。窗外已经夜幕深沉。

「我不是告诉你只能跟他电话或上网联络了吗?搞成这个样子,是不是想把
我给活活气死啊你?」

萧雪只得求救似地看看凌尘,轻轻叫了一声,「妈——」

萧森立刻抢先叫道:「这回你妈可帮不了你。哼!你最好给我老老实实地把
事情经过说清楚,或许我还能想到什么补救的办法。不然,是死是活随你的便。
我要是再看你一眼,再跟你说一句话,就……就……眼不见心不烦,只当没生过
你这个女儿,也罢。」

后面的凌尘缓慢地点点头。

萧雪无奈地咬咬牙,轻声道:「他……他好象还有别的女人。」

「就为这个?」

萧森顿了顿,语气出乎意料地平静了些。「那你跟他到底进行到哪一步了?
除了拥抱接吻之外。」

萧雪诧异着低下头,小心翼翼地答道:「就这些。别的没有了。」

「你不要说谎。真的没有了吗?」

「真的。不信……你可以找医生来检查。」

萧雪这么说着,心中暗暗感到庆幸。自己总算还有些什么东西没有真正失去。

萧森的语气又再轻松了不少,甚至还明显带进了难得的温柔。「既然是这样,
那我找机会跟刘鑫说清楚。让他以后不要再和其他女人来往,行了吗?」

萧雪楞了楞,一时没想明白爸爸是什么意思,「我不想再见到他。他跟谁来
往都和我无关。」

萧森看了她两眼,半天,才语重心长地说道:「不要想得这么严重。这也不
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慢慢你就会明白,男人其实都是这样。刘鑫他三十多岁正
当年,有钱有势身体又没什么毛病,怎么可能一两年都没交过女朋友呢?只要他
从此专心待你,也就够了。」

男人……男人……萧雪在心里恨恨地念着,知道爸爸不可能明白自己的痛苦,
便冷笑一声,没有答话。

「还说自己已经长大成人。怎么看事情做事情,都还是这么小孩子气呢?呵
呵……」

萧森装腔作势的笑声,在萧雪听来,仿如午夜猫头鹰得意的嘶嚎。

他不过是另一只猫头鹰而已。

他们都是男人。他们本都是一丘之貉。

看到女儿倔强的脸上隐隐竟有着几分冷漠,一丝怨恨,萧森不由就有些后悔。
她这样的年纪,当然会把爱情看得很神圣。想要在短时间内让她放弃那些不切实
际的幻想,实在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自己这一步倒走得太急了些。

萧森沉吟了一阵,还是想不出该用什么方法来安慰小雪。他一向不喜欢那些
哭闹起来没完没了不听不讲任何道理的女人,即使是自己的女儿,也仍免不了会
有些厌烦。但他也不敢发火,怕一个不对惹急了小雪,真的干脆利落地和刘鑫断
绝一切来往,那个本已唾手可得的职位肯定就将随之化为泡影。毕竟,只有罗汉
与河南方面的首肯是不够的。

日——要怪也该怪刘鑫这个小兔崽子!看他平时还挺仔细的,怎么这时候却
不小心,弄成这步田地,还要老子帮他擦屁股,真他妈的不是东西!想到这里,
萧森勉强温柔了声音,说道:「小雪,你先别乱想,多休息一会儿,等心情平静
了,爸爸再好好跟你谈谈。」

萧雪看了他一眼,没有答话,转身睡向里墙,留给他一个柔弱而冷硬的后背。

看到女儿明显比以前圆润了许多的屁股,萧森心中忽然泛出一股异样的感觉。
想伸手过去狠狠地打上几巴掌,却又担心自己会忍不住把她当成了甄琰。那种击
打所必有的美妙手感和清脆声音,始终是他最好的催情剂之一。很可能还是甄琰
最好的催情剂之一。小雪会不会也象甄琰那样喜欢类似的虐待呢?这个念头让萧
森吃了一惊,连忙静了静神,转身走出房门。

在走廊里站了一阵,萧森渐渐稳住呼吸,回头看见凌尘依然站在床边,便轻
声叫道:「凌尘,让小雪好好休息。你跟我来一下。」

慢慢回过头来的凌尘,脸色苍白如洗。

女儿伤心倒也罢了,怎么你也跟着失魂落魄起来?萧森又开始有些恼火,等
到凌尘走到面前,伸手抓住她的胳膊,半搀半拉地几步走进书房,关好门,听了
听外面的动静,转身看住凌尘。「你怎么回事?存心想让我烦死是不是?本来好
好的心情,全让你们两个给破坏光了。刘鑫有个把女朋友算什么。你这么大人了,
怎么还跟小雪一样幼稚?」

凌尘看着他,脸上总算渐渐有了些血色。「我没有。我是担心小雪。这孩子
心眼儿多,又犟得很,我怕她一个想不开……」

萧森没好气地打断她。「别胡扯。就算她是女孩子,骨头里流的也是我们萧
家的血,不可能去寻短见的。」

「不,不。我是怕她自暴自弃,不仅高考肯定泡汤,连爱情什么的也不相信
了。就象电视和小说里的那些女孩子,要么整天玩弄男人,要么就把身体当成赚
钱工具……」

凌尘低声说着,象是在哽咽,又象是在自言自语。

只要她还认我这个老爸,那也没什么不好。凌尘的话常常使萧森感到一种条
件反射式地不以为然,即使有时明知她说的对也不能幸免。他当然绝对不会允许
女儿变成白白陪人睡觉的什么「宝贝」但赚钱,尤其是放长线钓大鱼式的赚钱,
却正符合他一直以来的期望。怕只怕小雪这丫头,放着刘鑫这么个超级大鱼不要,
偏去钓那些几千一万的小虾米。到时候连她自己的开销都不够,还能有多少余钱
滋润他这个老爸呢?萧森这么想着,越发感到烦躁,便甩了凌尘,走去书桌捏起
只烟,点上,坐进旁边的沙发。

见他半天没有说话,凌尘只好收住哽咽,催促道:「老萧,你也想想办法啊。
难道就让小雪自己这么苦熬不成?」

「怕什么,小孩子吃点苦头,才能看清楚这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

凌尘停了片刻,又问:「你就不怕小雪真的跟刘鑫断了,影响到你谋的那个
位置?」

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居然能一下子捏住我的痛脚?萧森不由自主地
抬头看看她,嘴里却依旧若无其事地说:「真要到了那一步我也没办法。命里当
有直须有,命里没有莫强求。」

凌尘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脸上满是无可奈何的表情。

那两句话是谁说的来着?对,是安昭。就是她。当初她就是说着这两句话,
不管不顾地献身给自己;就是说着这两句话,放弃了让自己离婚的幻想;就是说
着这两句话,离开了自己,离开了深圳,跑去美国,并最终嫁给刘鑫。很可能,
和刘鑫离婚的时候,她嘴里说的,也还是这两句话。自己的信发出去已经有些日
子了,怎么到现在还没回音呢?萧森这么想着,占据凌尘上风的得意越来越淡,
看着她的眼神也就带上了几丝怜悯。「不过呢,我估计不用多久小雪就会原谅刘
鑫了。女人就是女人,喜欢上什么人的时候,总能找到一些莫名其妙的理由来安
慰自己。何况这次也未必就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老萧,你就想想办法,好吗?」

凌尘转而哀求道。「小雪这种年纪,什么事都可以是大事,没有小事。」

「什么事呢?」

萧森随口问道,忽然想到些什么,「这样好了,你马上打个电话给刘鑫,把
事情问清楚。说不定还是小雪误会了呢。再者,解铃还需系铃人。要想让小雪不
再钻牛角尖,也只有刘鑫出面才更快,更有效。」

凌尘楞了楞,视线竟自有些飘忽,「我不想打。」

「为什么?」

萧森诧异地看着她的眼睛,紧接着又补充道。「你不打难道还让我打?小雪
的事情本来也是你告诉他的,当然只能你来打。」

凌尘躲闪一般地把视线转向窗外。「我办事总是不合你意,还是你自己打比
较好。」

萧森又是好气,又是好笑,顾不得去仔细琢磨凌尘飘忽眼神的意味,催促道:
「我就在旁边听着呢,你还担心什么。快打吧。」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