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隶新娘】(53)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五十三)

标哥把小优希带到小卉面前,将她抱起来,看着正自己耸落屁股让假阳具抽
插双穴的妈妈。

「优……优希……嗯啊……」小卉羞愧地叫唤女儿名字,但弔客的鞭子刚好
落下,这次她忍不住痉挛地高潮了。

「看见妈妈的样子吗?」标哥转头问跟小卉一样美人胚子的大眼睛小女孩。

「嗯……」小优希点头。

「想跟妈妈一样吗?」

「嗯……」小优希又点头,纯真洁净的眸子尽是错误的向往,她完全以妈妈
为学习榜样。

「那下来吧,伯伯们帮你。」标哥将小优希放下,白熊、黄志明、魏继开和
朱凯文几个畜牲已经围上她。

他们蹲下来,解开小优希的花边外衫钮釦……

「对!好好处罚奸夫淫妇一家人!」

「我不会同情她的!」

那些人被迷幻药、淫乱的感官刺激和精心设计ㄧ步步引导而入的倒错正义感
操控,形成一面倒要处罚我们「一家人」的混乱氛围。

他们最后取下她的小皮鞋,脱掉小脚上的可爱袜袜。

「害羞吗?」

「嗯……」

「优希……妈麻……对不起你……嗯啊……」小卉看到那些人作的事,无助
地啜泣忏悔,但马上又被绳鞭抽得哀鸣中断。

「伯伯看看……」朱凯文伸出噁心的湿舌……

========

这时标哥的手下,已经把一座较小的特制木马搬过来摆着,接着又搬来一座
大的刑架,想必是捆吊小卉用的,母女的刑具就比邻而放。

「小优希不乖」朱凯文指着地上那滩尿:「怎么可以尿在地上?」

「对不起……优希……好痒……不是故意的……」小女孩委屈啜泣,清澈的
明眸大眼泪光闪动,跟小卉ㄧ样楚楚动人的模子。

「光是说对不起还不可以喔,看!优希的妈麻作错事,都要绑起来处罚……」
魏继开淫笑着,拿出一捆小麻绳。

「嗯……」小优希乖巧地把小手并在一起伸出去……

「优希……」在圆桌上受苦的小卉,已经被数十名弔客鞭打过,胸前泌出的
母奶,让整面餐桌都氾滥成白色,还不停从桌缘落到地板。

「哭什么哭!贱人!」这时最后第三名弔客又向柏霖行完礼,拿起绳鞭用力
抽打在她赤裸的屁股上,小卉闷吟一声,被铐住手脚筋疲力竭的胴体不自主抽动。

「没人会同情你的!」那弔客不屑丢下绳鞭走回座位。

「妈麻……ㄋㄟㄋㄟ……」小苹果这时忽然叫起妈妈讨奶喝,受到母性的刺
激,小卉辛苦的娇喘着,乳晕上的母奶已经变成丝状用喷的。

「大家也可以上来一起处罚她们,愈多人来参与,死者怨气愈能消解。」伪
僧大声说。

「优希……苹果……」可怜的小卉无助呻吟着,皮鞭又啪地甩在她蜜臀上,
她忍不住仰直脖子呃呃地哀鸣,达到今晚第四次高潮。

「这是为了开苞设计的木马。」ㄧ个应是标哥找来负责刑具的人说。

木马是三角型的马背,三角稜线中央镶着一块表面光滑的半圆丘状物。

「让小缝坐在这个圆圆的东西上,然后身体绑牢,脚吊上重物就行了。」刑
具师说……

=======================================

小优希强忍着颤抖欲哭的小扁嘴,看了接受最后一个弔客抽打屁股的小卉ㄧ
眼,又哽咽问朱凯文:「妈麻,也是尿尿在地上……才被伯伯们打屁屁吗?」

「不是,妈妈是因为跟别的叔叔偷睡觉,才被处罚的。」

「偷睡觉……为什么要处罚?」小优希带着一丝辛苦的明眸充满疑惑。

「因为她脱光光跟吊在那边那位叔叔抱在一起,作会生小宝宝的事,小优希
的拔拔很生气,要我们帮忙处罚她跟那位叔叔。」

「优希……呜……」小卉听见朱凯文跟女儿说的话,羞愧到无地自处。

「我不喜欢那格叔叔……」优希嘟起嘴,用满是敌意的眼神瞪着我。

「好,那等一下伯伯叫人把那个叔叔杀掉好吗?妈麻就不会再跟他在一起,
惹拔拔跟小优希生气。」

「嗯,好……」

「不……不可以……」小卉惊慌哀求,这时鞭责完毕,假装礼仪公司人员的
流氓,已经在解开系住她手腕与脚踝的铐炼,准备将她带到小优希旁的刑架吊起
来继续凌辱。

「那小优希也要乖乖忍耐喔。」朱凯文说。

「嗯,优希会乖……」

「你看,妈麻也被叔叔们带过来了,要绑在小优希旁边,ㄧ起被叔叔伯伯们
处罚。」

「优希……」小卉现在被ㄧ个脱掉衣服,已经赤裸上身的男人羞耻横抱着,
走到接下来要捆吊她的刑架前,另两个也精赤上身的流氓正忙着准备刑架上的绳
索镣铐。

小卉ㄧ被放下,三个男人就分工合作将她双手捆绑,拉高吊在上面的铁勾,
然后松开一道道交错在她赤裸胴体的麻绳,雪白光洁的肌肤上,烙着绳绞的清晰
痕迹,没了绳缚压榨,小卉胀奶的痛苦似乎稍微好了些。

但这只是短暂的,他们接下来又残忍地强喂她二碗强化催乳汤,而且ㄧ个让
小卉害怕颤抖的身影,没预警现身在追思厅内,慢慢走向她。

「雪村大师,接下来麻烦您了。」伪僧恭敬迎请那个让小卉不寒而栗的老者。

雪村嗯了一声,这次手里拿的不是麻绳,而是ㄧ大捆细软的塑胶皮管。

「妈……妈麻……嗯……哼……」

雪村老头恶魔般的形貌,映在小卉美丽的瞳孔一步步放大,偏偏此刻也传出
小优希稚嫩的哀啼。

「优希,妈麻在这里,嗯……啊……」小卉还没来得及看女儿发生什么事,
脚跟就被吊离地面,痛苦地呻吟出来。

原来其中一个赤膊男人用力卷动刑架转轴,吊起小卉被绑住的双臂,随着悬
绳缩短,她汗亮的胴体整个被拉直,只剩前端趾尖勉强能触及地板。

挺翘在她胸前的两颗涨奶乳房,白色母奶依旧羞耻滴着,不时还有细丝从乳
晕腺体喷出。

「优……优希……」辛苦娇喘的小卉,被吊定后,立刻吃力转头,牵挂心爱
女儿。

「优希……放过我的优希……」

小卉美丽双眸滚着泪珠,啜泣向伪僧哀求。

「放过你们的女儿,当然可以……」伪僧说。

「谢谢您……我让各位怎么样都没关系……」小卉感激哽咽。

「不……」伪僧严肃摇头:「一切要由你的情夫来还。」

「不……不可以……」小卉闻言惊慌摇头。

「那怎么办?女儿跟情夫,要有一边来让柏霖安息,你选一个吧!」

「别听他的,小卉……噢!」我才开口,马上有人气不过,冲上来抢起皮鞭
朝我正面狠抽下去!

「住手……别打主人……」被悬在刑架下的小卉替我哀求,不顾她自己胴体
全是痛苦的汗水光泽。

「妈的!主人……」那弔客又一鞭猛抽在我背部,火辣辣皮开肉绽的剧痛,
让被离地倒吊的我激烈摇晃哀嚎。

「听到这不知廉耻的女人叫主人、主人!我就火大!」

那些人全都眼神不正常,呈现不自觉吸入毒品后的疯狂的状态。

「住手……让小优希跟我代替他……代替我主人受罚……」小卉羞愧哭着哀
求。

「好吧,那你要怎么告诉可爱的小优希,我们都在等你说。」伪僧冷冷问。

「优希……」小卉一开口就哽咽说不下去,泪珠止不住滚下来。

但所有愤怒的目光都注视着她,完全没有任何同情存在,连在场其他女性也
一样,不知道是我跟小卉被成功塑造成人神共愤的狗男女,还是迷幻药的效力所
致。

「快点啊!」

「快对你跟奸夫生的女儿说啊!」

「叫她认命!不然就打死奸夫!」

「优希乖……要乖乖……听伯伯们的话……」

「嗯……优希会乖……嗯啊……优希……优希……呜……」

……

「见……」有人高呼,声音不知是惊讶还是兴奋。

「对不起……」小卉悲欠掉泪,木马似乎完成了它残忍的任务。

但她很快就自顾不暇,在雪村指示下,ㄧ根沾了润滑油的金属圆勾,勾嘴插
进她的紧闭的菊洞,在哀鸣声里,尾端绑绳的圆勾由滑轮拉起,让原本就剩两排
脚趾踮地的诱人胴体,现在屁股也得往上提,只有一点点趾尖勉强沾得到地板。

而雪村就让她维持这种痛苦的受罚姿势,然后开始用手中的皮管缠缚诱人胴
体,那用来捆她的皮管约手指宽,材质是薄韧的塑胶,绑上去尤如一道道扁带。

但不论是麻绳或扁带,在雪村出神入化的缚绑技巧下,都能把小卉这般美女
绑得淒楚动人,韧性极强的皮管勒进洁白光滑肌肤,横斜交错在完美性感的胴体,
两颗涨满母奶的乳房当然又被圈捆住,绷饱到彷彿要炸开。

几分钟后,雪村再度在小卉完美的胴体完成一次令人血卖贲张的傑作,然后
快速拉掉绑住她两粒肿胀乳头的细麻绳!

绳缚松脱的瞬间,小卉呻吟出来,密密的白浊水丝从奶头激畅射出。

「天啊,好多奶!」

「这女人有够淫荡的,连奶水都这么多!」

在那些人羞辱言词中,小卉胸前两粒乳房被穿上后端有连管子的透明集乳罩。

同时伪僧指挥假扮礼仪公司职员的爪牙,将离地倒吊的我放下,松开捆绑两
腿的绳子,只绑一条腿再吊上去。

剩一条腿悬住全身重量的我,另一腿屈举在半空中,露出赤裸的股缝跟菊花,
整副性器官倒挂二腿间,十分煎熬和羞辱。

但更屈辱的还在后头,其中一人拿出一根长嘴漏斗,沾油后插进我的肛门,
深至底部为止,接着将小卉胸前集乳器尾端的二根细管,绕过我们中间的上方ㄧ
条横桿,拉到我两腿间,然后插入斗孔导进我的肠道。

「要开始啰,你们两个,好好在痛苦中忏悔吧!」

伪僧说完,就打开集乳器的抽吸开关,里面变成真空的透明玻罩立刻挤进三
分之一的乳房,前端的奶肉和粉嫩乳尖被吸成长条,白浊母奶用喷的一直卷入细
管。

被当众汲乳的小卉,羞耻又痛苦地哀喘着,没几秒后,一股灼热液体洗进我
的直肠,换我痛苦的挣扭起来。

「主人……你怎样……呜……都是我不好……嗯……呜……」

小卉边哀吟边自责,母奶一股一股被吸走的强烈感觉,让她忍不住修长小腿
往后勾,连脚趾都离开地板,整个人靠捆绑手腕的绳吊和拉住肛门的圆勾悬地颤
搐。

「卉……不关你的事……唔……不是你的错……噢唔……」我被直肠内抖射
的热奶,烫得粪意翻腾,头下脚上一直痛苦挣扭。

「感觉怎样?知道偷人的下场了吧!」伪僧问两边乳房被吸到一直哀喘的小
卉。

这时以惩罚之名、行凌辱之实的倒错氛围高张,淫乱兴奋的情绪在毒品助涨
下,许多男弔客都脱去上衣外裤,只剩内裤跟袜子。

小卉母女三人,被虎视眈眈的半裸男人包围着,尤其优希更已完全沦落。

怪异的是在场几个女人,不知道被动了什么手脚,神情从ㄧ开始的激愤,慢
慢变成目光迟滞,茫然看着自己的男伴禽兽般玩弄着小卉。

优希被从那东西上抱下来,朱凯文把她往一旁床垫上丢着,又取了绳子……

「嗯……伯伯……嗯……妈麻……啊……」

「优希……对不起……我的优希……嗯啊……妈麻不好……」

小卉愧疚掉泪,但伪僧却冷冷看着她。

「你这一关的惩罚还没完,以为就这样吗?」

伪僧转而对那些内裤前端都已顶起的男人们说:「大家请到这边来,排好队,
我们要开始惩罚不贞的人妻未亡人韩緻卉。」

那些癡迷小卉哺乳期甜熟胴体的男人,立刻争相抢前,在小卉面前排成一列。

但仍有七、八个男人没过来,显然对另一种口味更有「性」趣。

「她身体绑的绳管,接到这个高压气体钢瓶的出口……」伪僧跟在小卉前面
排队那些人解释:「只要转开这个气阀……」

他说着,手就直接转开气阀旋钮,旋即听见小卉一声痛苦哀鸣,原来捆绑她
全身的皮管充入气体后全鼓胀起来,绕住乳房的那两圈,更猛然搾出滚热的母奶,
透过输送管、像强力水柱抖喷进我直肠深处,连我也跟着嚎叫出来。

伪僧马上又把旋钮关上,小卉瞬间软下来,却还是不停哀喘颤抖着。

「现在一个一个来,每位二十秒,随你们怎么对待她也都没问题。」

伪僧宣佈的同时,雪村又将小卉一条腿屈膝捆绑后吊高,让她只剩一腿趾尖
能碰地,然后将吊起她腿的绳子另一头交到第一个男弔客手中。

「德麟前辈……很照顾我……」那个男的是个有点靦腆的年轻人,应是柏霖
的同事后进,看着淒楚美丽的未亡人小卉,让他紧张、兴奋到支支吾吾:「所以,
要处罚你……替前辈报……报仇……」

「……」小卉低着头默默颤抖,赤裸裸被绑吊成如此羞耻的模样面对亡夫同
事,真的有说不出的不堪。

「嫂子……那我要来了……」年轻人颤抖转开气阀,小卉跟我又同时激烈哀
吟扭搐。

「可以把她腿拉高!」伪僧提醒。

「是……」年轻人兴奋地将手中绳子往下拉,小卉痛苦的挣扎着,被吊住的
腿往上提得更高,大腿根彷彿快被扯断,私处风光完全展露,黏润的耻户还牵着
水丝……

二十秒过后,小卉已经被折磨到全身香汗淋漓,连发丝都缀着汗珠。

「休息十秒,换第二位。」

那些排队的弔客,有几个已经连内裤都脱掉,翘着亢奋的肉棒在两腿间,排
队等着折磨可怜的小卉。

自称是柏霖远房堂叔的男人排在第二个,他就是脱光衣裤的其中之一,一轮
上来就问:「可以亲嘴吗?」

小卉羞得无力颤抖,ㄧ条腿还屈膝高吊在半空中。

「可以,想作什么都行,包括跟她性交,但每一位时间只有二十秒。」

小卉闻言不禁羞吟出来,我也气愤挣扭,但这时那自称堂叔的男人打开气阀,
我跟她立刻又陷入苦刑地狱。

「你这个坏媳妇……堂叔要处罚你……」那畜牲让气阀开着,然后吻住小卉
悲鸣的小嘴,同时握住硬梆梆的肉棒猴急找到入口,就直接顶了进去!

「呜……」

小卉被堵住的小嘴发出闷吟,男人拉着吊住她单腿的绳子,另一手索性也把
她另一条腿抬起,屁股前后挺送起来。

但才撞了四、五下,旁边伪僧的手下就把他强行拉开。

「二十秒到了,换下ㄧ位。」

「干!还没过瘾……好紧好滑的骚屄」男人ㄧ脸欲求不满,却也只能悻悻然
暂退ㄧ边。

「夫人,是我,沈善举……」

「哼……」听见是丈夫公司的上司,不敢抬起脸的小卉羞耻到快昏厥!

那原本衣冠楚楚的傢伙,现在也脱了精光,肉棒先插入小卉下体后,手才转
开气阀,在她的痛苦抖颤中,我的肠子又灌进不少现搾母奶,感觉肚子渐渐涨起
来。

而小优希那边,现在进到更令人……

「优希……不要……嗯呜……」小卉目睹这些,可怜地悲唤女儿名字,但下
一秒马上又被灌气的皮绳束紧胴体,在奶水被狂暴搾出中痛苦哀吟。

而就在她对面咫尺,头下脚上被单腿吊住的我,经由输管从她奶头源源灌入
直肠里的奶水,已经满上斗盆,全是母乳的肚子明显凸了出来。

「等一下大家尽情玩弄,看她能高潮到什么地步。」

朱凯文兴奋说着,一边把跳蛋分给其他在床上的赤裸男人,自己则拿着小号
的假阳具。

「不……优……嗯啊……」无能为力的小卉心如刀割,但这次他们一样不让
她有机会对女儿表达愧欠,才说不到二、三个字,又有人转开气阀让皮绳束紧,
然后伪僧的手下趁空档还持强力按摩棒,对她被吊高一条腿的下体,在湿淋淋已
经垂汁的红润肉穴上端不断刺激。

「看,妈麻也被其他叔叔伯伯们绑起来在处罚呢吗?」

「哼……不……」小卉羞吟一声,现在轮到的,是那个自称柏霖远房堂叔的
儿子,那少年跟其他大人一样脱光衣裤,只剩脚上袜子,苍白的身体瘦骨嶙峋,
两腿间象徵男人的性器官也跟主人一样白细,看就知道还是处男。

「把她的腿抬住!用点力抬高、没吃饭吗?」

转开气阀生搾母奶后,他无耻父亲在一旁指导,要他抬住小卉没被吊住的那
条腿。

「对、找到洞了吗?真笨啊你!我看看……」

紧张到全身汗的少年,在父亲的压力下,忙乱了ㄧ阵子才找入口,终於将未
经人事的生嫩肉棒,插入年轻堂嫂的阴道里。

「嗯……呼……嗯……」少年兴奋又不知所措的喘息,竟比被小卉还利害。

「亲她啊!ㄧ边插一边亲她的嘴,干女人都不会能作什么?」少年的爸爸催
促。

「不……不要……」小卉闪躲少年向她索吻的嘴,悬在空中的两张洁白裸足,
纤秀气纤趾都不自禁羞耻握住。

少年得不到小卉的双唇,但身心过於兴奋,不甘愿糊里糊涂射精,於是毫无
节奏乱撞数下,又停止动作绷紧身体ㄧ直咬牙忍耐。

「不……不可……以……」知道要发生什么事的小卉,羞耻欲绝哀求。

「还不能射!」少年的爸爸也斥喝。

「爸……呜……憋……憋不……住……我要射了……」少年怕吃亏似又用力
猛撞二下,然后停在小卉体内,声音像在哭一样:「唔……射……射……了……」

被夫家亲戚屁孩的浓精直接注入,小卉也跟着羞耻哀咽出来。

「没用的傢伙!」那畜牲男人咒骂。

少年像考试考烂被父亲责骂,垂头丧气离开小卉的身体,ㄧ条白浊黏汁,慢
慢从刚被蹂躏过的红肿耻洞垂下来。

这时的我,已经痛苦到满肚子东西就快喷出来,从小卉乳房搾出的热母奶仍
不断灌注我的直肠,也不管已经有许多奶水从插在我肛门上的漏斗边缘流出来,
弄得我倒吊的身体全湿。

最后一个处罚小卉的弔客终於结束,伪僧将集乳器松扣,透明杯罩从乳房取
下的瞬间,可怜的小卉呻吟了一声,被吸到高高勃起的充血奶头,乳汁仍不断渗
出来,延着胴体ㄧ路流到脚趾滴下,地板上也湿了ㄧ滩。

小卉才刚能稍微喘息,却换ㄧ个稚嫩的激吟传来。

「优希……不……优希……」

她惊慌抬起脸张望,见到那景象不禁痛苦悲泣。

……

「优希……不要……放过我的优希……」小卉心在滴血。

「淫荡未亡人韩緻卉,你自己的赎罪还没结束呢,刚才只是第二层乳责地狱,
要进行第三层了……」

伪僧把发丝凌乱、容颜淒美的小卉脸转过去,不让她再看女儿。

这时吊住她双臂的绳子缓缓放低,终於让她美丽的玉足能踩到地上,只是另
一条腿还是被羞耻悬着。

然后有人从后面拔掉插入她肛门的大金属勾。

假装礼仪公司的流氓这时端来一大盘有浓浓起司香的焗烤食物,挖起一匙送
到小卉唇前。

可怜的小卉那有心情进食,紧闭着双唇默默摇头。

「吞进去!」伪僧叱道:「这不是体恤,而是处罚,吃完这一整盘,你还得
喝二碗催乳汤,让你增奶后才能好好折磨你!」

「别这样对她!……」

我不忍心哀求,但两腿中间随即让人塞入肛塞,「噢」地痛苦闷吟出来。

这时的我,肚子涨满小卉的母奶,头下脚上用一腿悬住全身重量,活如被倒
吊待宰的安康鱼,更别说还有被细绳绑住拉紧的勃起阴茎,痛苦程度可谓有始之
最。

「主人……」小卉也不舍地望着我掉泪。

「别再肉麻了,想要他少受罪,就乖乖吞下所有东西!」旁边有人说。

小卉屈服不再紧闭双唇,一汤匙满满的食物立刻喂入她嘴里,她细细嚼完嚥
下,马上又被塞入一匙,就像被绑住强灌食物好取奶的母畜一样没尊严。

在吃的同时,她挺翘在丰满双峰上的充血乳头,仍不停渗出白浊母奶,伪僧
拿着细麻绳绕过娇嫩的奶头,再度将它们绑起来。

小卉忍不住呻吟着,无法从奶头渲泄的奶汁,又开始变成小奶珠,不断从乳
晕上的腺体冒出来。

而另一边,稚嫩的呻吟更激烈……

「她好兴奋啊,跟谁一样有个好色的身体!呵呵……」

他们让小卉听着令她心如刀割的淫话秽语,同时强迫她一口一口吃下催乳的
食物。

「呜……不要,优……」

「闭嘴!专心吃,不准转开,否则修理你情夫!」

小卉终於被迫吃完那一大盘焗烤食物,然后又让人喂了两大碗催乳汤,他们
放了一只水桶在她脚边让她尿尿。

喝了好几碗汤水的小卉虽然羞耻不堪,但已经被绑吊一上午都没小解的机会
下,终於忍不住在众目睽睽下尿在桶子内,接着一个流氓拿湿巾和乾巾帮她擦净。

然后,雪村老头把刚才标哥手下搬进来的其中一只铁笼打开,从里面捉出一
条红白相间的花she。

「要作什么……不……」看着抓she逼近她的雪村,小卉淒美的大眼中流露惊
恐。

「住手!你们要干什么!别太过份!噢!」我看到小卉即将遭受可怕的刑虐,
不禁着急愤怒、倒悬在空中挣扭,但灌满母奶的身体马上吃了火辣辣的一鞭哀叫
出来。

「太太要乖乖的,接受赎罪的仪式,这样亡夫才能安息。」伪僧严肃「劝导」。

「现在要进行的,叫作she肛地狱之责……」

「不……不要……」小卉惊恐摇头。

「把她吊高!一个抬住她的腿!」伪僧下令,小卉哀喘一声被拉高,然后没
被吊起来的那条腿,也被人从后面捧住大腿把开!

「呜……不……」

在她无谓挣扎中,一名原本穿礼仪公司制服,现在脱到全身精赤的男人蹲在
她赤裸的屁股下面,将一根口径粗大的漏斗斗管沾了润滑油后,慢慢挤进她的菊
肛,一路插到最底。

「嗯,整个扩张开来了……」伪僧也蹲下去用手电筒照着,从斗盆内的孔嘴
看进小卉直肠深处,点头表示满意。

「不要动她!住手……噢!噢!……啊!……」

我才吼叫二声,马上连续吃了好几鞭,身体吃痛狂挣。

拿皮鞭抽我的,是那个自称柏霖远房堂叔的男人,他没头没脑的乱鞭,打在
我只用一腿倒吊的肉体上,彷彿要我的命。

「别打他……我乖乖让你们处罚……别打主人……」小卉见状,激动哭求那
些已经神智疯狂的人。

「马的,在亡夫的灵前还一直叫情夫主人,真是不能原谅!一定要让她痛苦
到生不如死!」这次换她引起众怒。

「对!快点对她进行处罚!是她自己要求的!这不要脸的贱人!」

「哼……」小卉痛苦哀吟,刚被鞭打到头昏眼花还没恢复的我,从模糊颠倒
的视线中看去,看见一个流氓站在梯子上,把绑住她两颗奶头的细绳拉到刑架上
樑系紧,娇嫩的乳首被扯长,奶珠更密集从乳晕处渗出,然后又形成不时有细丝
喷出的状态。

「接下来要让she进去你直肠了,不准哭喊,知道吗?否则换让虵从奸夫的喉
咙进去!」伪僧恐吓。

花容苍白的小卉点头,但泪水却止不住ㄧ直在美丽的眼眶中盈积滚落。

雪村的助手正在盘绕在雪村手掌和手臂上的she身喷乾冰。

那条she有一般水管粗细,长约一公尺多,据伪僧解说是牙都已经拔光,喷完
乾冰后明显失去活动力。

「she会往温暖的地方钻,太太你的肛门就是很温暖的地方。」听过伪僧解释,
小卉恐惧到发出快虚脱的呻吟。

这时朱凯文那群畜生兽喘声正浓……

雪村已经在放she,感受到小卉肛温的长虫,像从冬眠苏醒一般,想往上方斗
管深处蠕动,小卉被吊起双臂和两颗乳头的湿亮胴体没一寸是放松的,白色的母
奶静静渗出滚落,气氛残酷,却又令那群禽兽兴奋。

对他们而言,小卉现在是天理难容的不贞未亡人,还害死丈夫、卖枕边人的
器官资助情夫,因此对她再过份的刑罚都有绝对正当的理由。

she身在众人兴奋与残忍的期待中,一点一点钻进斗孔,对小卉而言,每一秒
都是恐怖的凌迟。

忽然,小卉身体像被东西咬到般激烈抽搐一下,悬在半空的雪白裸足,两排
秀趾紧握住。

「感觉she进到直肠了吗?」伪僧问。

「呃……呜呃……」

可怜的小卉脸色惊恐苍白,泪珠不听使唤滚落,张启的小嘴只发得出无意义
的声音。

「把虵拿出来……」我不忍看下去,但一开口,正面马上又遭受一记火辣的
鞭抽。

「奸夫!你还敢替她求情,不打死你你不会觉悟!」柏霖的远房堂叔手起鞭
落,打得我凌空倒吊的身体拼命扭动挣扎,老二也快被绑住的绳子扯断。

「别……别打……我愿意接受任何处罚……别打主人……」小卉呼吸困难地
哀求,她全身都处於极度紧绷颤搐的状态。

伪僧制止了那男人没命的对我抽打,从他手上拿走皮鞭。

「she已经到很深的地方了吧?」伪僧问面无血色,一直在狂掉泪和泌奶的小
卉。

「嗯……」她艰难地哼了一声。

「什么感觉?说给大家听。」

「冰……冰……会动……一直钻……」

「舒服吗?」

小卉泪水全涌出来,用力摇头。

「有没有后悔通奸?爱上这个野男人?」伪僧问着,手还故意去拉吊住我肉
棒的绳子,让我痛得哀吟出来。

「别伤害……主人……我不后悔……我爱……主人……只爱他……」

「马的!这贱人说什么?只爱主人?」

「听不下去了!折磨她!把她折磨到死为止!」

小卉再度引起众怒,但她惊恐的美丽淒眸,却看不出有ㄧ丝后悔或迟疑,依
旧只望着我。

「把漏斗拔掉,让she留在里面。」伪僧下令。

於是按着漏斗的助手,小心将斗管从窄紧嫩肛中拔出来,大半条she就夹在小
卉的直肠里,剩下半条she身露在她屁股外。

小卉承受这种无人经历的虐刑,不知道该如何自处,除了绷紧全身神经,脚
趾牢牢握住外,其他连喘息都不敢用力,脸色令人心疼的苍白。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