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生活】(第二部)(04)

,第三
年再上调5%.因为我们还看好租的房子的潜力,万一不干了我们转租出去也不会
亏。我觉得莫莫姐你可以参考一下。」

「行啊你知北,还开过网吧,你们赚钱了么?」莫霜脑回路比较奇特,一下
子转到我身上了。

「当然赚了。」我自信一笑。

陈静也道:「赚了,我可以作证,现在他那个院子就是开网吧赚的钱买的。」

「那我就放心了,就这么谈。明天你俩谁有空跟我去找房东?」

陈静道:「让知北跟你去吧,我俩这一辞职宣传部没人了,刘继虚快疯了。
明天可能要有人来接工作,我不能不在。」

「嗯,我跟你去吧,莫莫姐。」

小县城真的不大,兜兜转转总能碰到自己认识的人,不是亲戚就是朋友,或
者朋友的亲戚,亲戚的朋友。我跟着去还真跟对了,西林街这个门面的房东是我
爸的拜把子兄弟林渠,我平时叫二叔的。

一见是他我就笑,二叔见到是我就苦笑。

很顺利,啥招都没使上,一年一万二,三年三万六,半年一付。莫霜觉得二
叔吃亏,硬要补四千,一共是四万。谈好后直接去旁边复印社打印了两份合同签
字,莫霜当场付了六千块钱租金。

门面原来是家饭店,老板赔的裤子都掉了,租期没到就跑了。面积有九十多
平,格局很好,里面有间二十多平的厨房,可以改作药品仓库。

从复印社出来莫霜说可以印些传单,开业前去各个街道发传单宣传一下。

我问她怎么宣传。

莫霜说:「传单不就是写上咱们店的名字,那天开业,前几天有打折之类的。」

我扶额:「姐,你这也太简单了吧。现在满大街都是发小传单的,没有吸引
力,谁会真正看一眼?」

「那怎么弄啊?是不是你有招?」

我直接蹲在马路牙子上,闭上眼睛想了想大学时候碰到的开业宣传。大学是
个神奇的地方,什么稀奇古怪,突破脑洞的事情都会发生。

「药店最多面向的是老人吧?老人平时上新闻多的是什么?超市打折排队买
菜买鸡蛋。」我顺着逻辑链往前捋,「那咱们也送鸡蛋吸引老人,但也不能直接
送让人当傻子看,咱们传单就做成调查问卷的样式,可以问他们家里有没有常备
药,常备或者想要常备的有那些药,平时生病都会买些什么药,最近一次吃药是
什么药,还有保健品,老人最喜欢买这东西了,再写上保健品的话需要哪方面的,
补钙的补铁的补锌的最需要哪个。发个二三百份出去,填好咱们指定一个时间送
回来,这样你想想几百人排队肯定能引起轰动效果,一份问卷的咱就送两斤鸡蛋,
可能还有些年轻人不想要鸡蛋送两瓶可乐也行。」

把能想到的一股脑全说出来,睁开眼发现莫霜也蹲了下来,接着我的话道:
「鸡蛋一斤两块三,可乐一瓶两块五,一份问卷成本差不多五块钱,三百份就是
一千五百块钱。」

「不能光看花钱了,但咱们店的名气能一下子打出去。」

莫霜拍腿站起来:「这个钱花的值,姐姐我花。」

「那你请好吧,莫莫姐,下午我回家就给你做一份问卷出来,晚上拿给你看。」
主意得到了莫霜的认可,我也很高兴,拉着她的手站起来,呃,蹲了一会腿麻了。

莫霜把我拉起来:「走,想吃什么,姐姐我请客。我发现自从你和静静在一
起,好多事都顺利了。」

「莫莫姐,夸我不用这么婉转,我受的了。」

莫霜笑道:「还用我夸,静静在我面前可把你夸上天了。」

「是么是么,她说我什么了?」我很好奇,陈静平时是挺腼腆脸皮薄的人,
很难想到她会在别人面前夸我。

「说你各种好啦,啧啧啧,就差直接说你是她的白马王子了。」

我听了嘿嘿傻乐,心里像开了一朵花出来。

莫霜看我乐的跟什么似的,好笑地道:「我跟陈静认识二十多年了,可第一
次听她说一个人那么多的好,她对你认真着呢,对我都没这么好过。」

「吃醋了,莫莫姐?」我逗她。

她竟很认真地点点头:「吃醋了,抢了我的静静,所以你得好好给我干活啊
补偿我。」

「哎呦喂,我的姐姐啊,我觉得我现在比你都认真好不好。」

「知道了。来抱一下,谢谢你,知北。」说着,她就伸手搂住我的腰,脸贴
在我的肩膀上。

感受着满满怀抱的莫霜,鼻尖是她长发散出的海飞丝的味道,我有点蒙,没
敢动,僵硬的站着。

很快莫霜就放开了我,噗呲一笑:「吓傻了你?我就是老看你和静静抱来抱
去的,感受一下,别多想啊。」

我讪讪道:「感受到什么了?」

反正我是感受到莫霜胸前大小绝对不输陈静,顶的我心猿意马。

「滚,什么都没有。」莫霜笑骂我一句,扭脸自己走了。

在莫霜家吃完晚饭,我骑着自行车载着陈静回家。这个自行车还是我念高中
的时候买的凤凰小车,本来在爸妈那扔着,现在陈静老来莫霜家有点远,就拎过
来骑。我打算有机会去省城给陈静买辆电动车来骑,轻巧又好骑,也是这两年刚
兴起的新东西。

从昨天陈静交了辞职报告,她就把家当都搬回了我的小院子,和我开始过起
了双宿双飞没羞没臊的同居生活。

九月底的夜晚,刮着微风,有点凉意了。陈静侧坐在后座上,搂着我的腰,
哼着歌。

刚骑上来的时候陈静问我:「弟弟你喜欢什么歌?」

我说好多啊。

她说你随便说一个。

《漂洋过海来看你》。

「我都没听说过,换一个。」

《你的背包》。

「不会,换一个。」

《再见二丁目》。

「啊啊,换一个我会的。」陈静靠在我后背上,用脸来回蹭我。

「你问这做什么啊?」我好奇问她。

「我想唱歌给你听。」

「甜蜜蜜吧,看过电影么,黎明载着张曼玉,张曼玉唱的就是这首歌。」

「这个会唱。」陈静安静下来,听见她稍微清了下嗓子。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

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

开在春风里。

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

你的笑容这样熟悉,

我一时想不起,

啊……在梦里。「

有点跑调,但声音很好听,清亮又娇媚。世界放佛不存在了,一下子变得安
静下来,只剩下了她的歌声,随着车轮的滚动,飘在我俩的周围。

在小县城夜晚少人的街道上,后背上暖暖的,那是陈静的体温在温暖着我,
真想就这么载着这个唱着《甜蜜蜜》的女孩子,穿过黑夜,一直地骑下去。

一首《甜蜜蜜》,陈静唱到在家门口下了车子才停下。

晒了一天的太阳能的水很热,我现在超级喜欢和陈静一起洗澡。

在客厅我俩就脱光了衣服,我先抱着裸体的她亲亲嘴,摸摸肥美圆润的胸和
屁股,我俩就这么磨磨蹭蹭的挪进浴室。先打开花洒把我俩身上全部冲到,然后
我先全身打满了香皂,在陈静身上蹭来蹭去,美其名曰我是她的人体香皂。陈静
咯咯笑着陪我一起玩,抱着我扭动身子,双手在我后背和屁股上上下乱摸,两只
乳房摩擦我的胸口,乳头已经明显的硬挺起来,像两粒粉红葡萄一样顶着我。

我的阴茎直直地顶在她的阴毛,陈静娇腻问我:「坏蛋,是不是想那啥了?」

我用手扶着阴茎,顶开她的阴唇,在阴蒂上摩擦。有洗澡水的存在,她的下
体整个都很润滑。

我忍住笑:「不想那啥,就这样就行。」

很快,阴蒂处的兴奋让她哼哼出声:「啊……」

陈静也抬着腿扭动着屁股,挺着阴阜往我阴茎上顶。

「舒服吗,姐姐?」

「舒服,啊,弟弟,别弄姐姐了。」陈静整个人都快挂在我身上了,哀求着
我:「好弟弟,先洗澡,一会上床上给你玩好不好?」

「好,姐姐。」我在她嘴上狠狠亲了一口,才把阴茎挪开。主要是浴室没有
能坐着或者靠的地方,做爱也做不舒服,这个问题一定要改正,有机会弄个浴缸
就好了。

陈静蹲下来亲了阴茎一口道:「乖一点,一会满足你。」

我强压下心里的火气,用阴茎打了她小肚子一下道:「别闹,再闹我可忍不
住了。」

陈静哈哈一乐,让我转过身,先把我身上的肥皂沫冲干净,然后给我搓澡。

我站着身体呈大字型,享受美女的服务,躬身搓背的时候我想起上午莫霜吃
醋的事,说给陈静听。

陈静听了搓澡的手停了一下,说道:「以前我和莫莫开玩笑说,我俩都是命
苦的人,等我离婚了和她当一辈子好姐妹,一起过得了。谁知道你出现了,想想
我是幸福了,莫莫还是一个人。」

「莫莫姐为什么不再找一个?」

「我也劝过她,刚开始她说是慧慧小,怕找个后爸对她不好。其实我知道她
是因为被你们男人害惨了,对男人没什么信心了。」

「她老公做了对不起她的事?」

「她老公和我们都是同学呢,她俩中专的时候谈的恋爱,一毕业就结了婚,
生了慧慧。结婚之前对莫莫还挺好的,结了婚就像变了个人一样,喜欢喝酒,喝
醉了就打莫莫。后来莫莫发现他跟一个男的搞在一起才知道,那个人是个同性恋,
和莫莫结婚生孩子就是为了掩饰他是同性恋。」

「那莫莫姐是挺惨的,这么没离婚呢?同性恋就同性恋啊,但也别害别人啊。」
我大学就认识一个同性恋的姐们,我们还一起去过酒吧泡妹子,现在还是很好的
朋友,她就很鄙视这样靠结婚掩饰同性恋的男人和女人。

「莫莫那时候才刚二十,还带着个孩子,十多年前跟跟现在可不一样,离婚
简直是天大的事,尤其是对女人来说,她想着就这么凑合着过吧。谁知道后来,
她老公跟那个男的还一起自杀了。」

「他怎么还自杀了?同妻也有了,私底下的情人也有了,不应该啊。」

「切,」陈静呲笑一声,「莫莫发现了不闹,不代表别人老婆不闹啊。他老
公找的那个男的也有老婆,后来不知道他老婆也发现了,去单位大闹了一场,结
果全城都知道了。第二天,那俩人就在个宾馆一起喝药自杀了。」

我无语,这都什么事啊。听完莫霜的事情,我的情欲消退地一干二净。

「哎,要不咱给莫莫姐找个对象吧?县城这边没结婚的适合莫莫姐的我还真
不认识,省城那边倒有几个,可惜他们也不来咱们县城啊。」

陈静在我屁股上啪了一巴掌:「那你说有什么用。」

「你认不认识?」

「我认识的基本莫莫都认识,她要想谈早自己谈了。」

我叹口气:「幸好慧慧懂事,莫莫姐也能轻松好多。」

「等两年慧慧上大学了,莫莫也许能考虑一下自己吧。」

陈静给我搓完,我再给她搓。她的皮肤超级白又细腻,我不敢用力,生怕给
她搓破皮。

「用点力啊弟弟,挠痒痒呢。」陈静有点不满意。

我说你皮肤太好了,不舍得搓。

「真的?」陈静开心的笑起来,「那啥的时候你怎么舍得那么用力?」

「能让姐姐你爽嘛!」我答道,手上加了点力道。

「那你爽不爽?」陈静摸我已经缩小的阴茎,「怎么小了?」

「听莫莫姐的这些悲惨往事要还能硬我得多牲口啊。」

陈静身上很干净,根本没什么泥垢,三两下就搓完了。

「在我身上你就是个牲口,大牲口。」

我抱住她,把花洒放在我俩胸口上边,水从陈静深深的乳沟中间流下去。

「牲口就牲口,哼,只要能趴你身上说我啥都行。」我得意道。

「呸,坏蛋。」

躺在床上,陈静跪趴在我腿中间给我口交,阴茎足够粗大以后,她爬上来坐
我身上,自己扶着阴茎对准她的阴道口,然后屁股慢慢下沉,随着阴茎缓缓地插
进去,大大的满足感让她长长地呻吟出来。

陈静停了一下后开始上下抬着屁股动作起来,一双乳房也随着上下摆动,我
伸手揪住奶头玩弄她们,一边揉搓着乳房,一边屁股向上配合着她的动作顶她的
阴道。这种姿势阴茎会插入的比平时更深,感觉阴茎每次都会全部被阴道包裹进
去,顶开子宫颈。

陈静爽的不行:「啊……弟弟你鸡巴好长,啊啊……顶死我了,好爽。」

「不行了,太深了,好舒服,啊……」

很快陈静就坐立不住,无力地倒在我身上。我手抓住她的两边臀瓣,屁股不
停向上耸动。

陈静趴在我身上喘息着专心享受,屁股老实起来不再动作。

她闭着眼睛摸索着亲我的嘴:「好弟弟,你好厉害,啊,操我,用力,操死
我吧。」

「喜欢我操你吗,姐姐?」

「喜欢,啊……喜欢弟弟你操我。」陈静和我脸贴着脸,吐气如兰。

几分钟后,陈静身子有些颤抖,阴道里越来越紧,我耸动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骚姐姐,操死你。」

「弟弟,啊……啊……来啦来啦……」

陈静话音没落,阴道里一股热流浇在阴茎上,爽的我打了个寒战,差点没射
出来。我停下抽插,阴茎在里面留着,抱着浑身颤抖不停地肉体,手不停地抚摸
她的后背。女人在高潮的时候很希望男人会爱抚她的。

待她平静下来后,我翻身把她压在底下,开始继续造小孩的动作,只是动作
幅度小了些,没刚才那么激烈。

「啊,舒服,好弟弟,你知道莫莫为什么吃醋吗?」陈静刚高潮完,身体平
静了,还有心思和我聊天。

「为什么啊?」我埋头苦干。

「嘻嘻,跟你说了你可别笑话我俩啊。嗯,弟弟,这样慢慢地插我的洞洞感
觉好温馨的,我也喜欢。」她抱住我的腰,小腿搭在我的腿上。

「笑话啥啊,不笑话。」

「我俩都好多年没这样做过爱了,有一次我俩一块睡觉,就,就来感觉了,
然后就互相摸了。」她断断续续道。

我一下子来了精神,脑海里浮现出她俩裸体在一块的情形,阴茎好像大了几
分:「你俩怎么摸的?」

陈静明显感觉到我更兴奋了,笑我道:「坏弟弟,我就知道你喜欢听。我俩
就是脱光了衣服,她摸我的咪咪,我也摸她的,然后我俩再互相揉阴蒂。我俩第
一次这么弄,也觉得好刺激的,很快就都高潮了。」

我听着她的话,抽插速度不自觉的开始加快:「就光摸了,还弄别的了么?」

「啊……弄了。」

「怎么弄的?」

「后来几次我俩就像咱俩有时候你操我那样,她侧身躺一头,我躺一头,俩
腿交叉着,阴蒂磨阴蒂。啊,那样,那样也好舒服的。」

「姐姐你真骚,跟莫莫姐也能搞,你俩搞过几次?」我越来越兴奋。

「没几次,几个月才弄一次,人家也不好意思。」

「骚货,你还不好意思,你是不是也很喜欢和莫莫姐弄啊?」我刺激着她。

陈静喘息急促起来:「啊。弟弟,我是骚货,我喜欢跟莫莫搞。」

脑海里不停盘旋着她俩两具丰满白腻肉体相对着摩擦阴蒂的样子,我兴奋地
简直要死。

一道光在脑子里闪过,要是在床上把陈静和莫霜放在一起操就爽了。

「姐姐,你是更喜欢我操你,还是莫莫姐操你。」

「喜欢你,弟弟的大鸡巴操得我最舒服了。」陈静没犹豫就答道。

「那我和莫莫姐一起操你好不好?我操你的骚屄,莫莫姐摸你的奶子。」

「呜呜,不要,人家只给弟弟操。」陈静嘴里说着不要,但身体已经热得不
行,大腿紧紧地夹住我的屁股,阴道也在用力。

「好姐姐,好,姐姐的小骚屄是我一个人的。」我爽的快不行了,低声嘶吼:
「姐姐,啊啊……操死你……」

「弟弟,快,用力,咱俩一起来,一起高潮。」陈静的屁股也动起来,手臂
和大腿都把我紧紧地压在她身上。

「啊啊啊」,我俩一起叫起来,身体同时射出了精华,在她的阴道里汇合交
融。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