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強姦的孕婦

淑媛从睡梦中醒过来,腰部的酸疼让她睡不着,这次怀孕八个月之後和老公做完爱之後常会这样。

她下了床,困难地弯身捡起掉在地上的孕妇内裤,挺着三十五周的大肚子走到浴室,她边走边摸下体,还湿滑着呢。

她坐在马桶上开始小便,翻开手上那件孕妇内裤,黄黄的裤裆上还有一小片未乾的黏液,她觉得自己的性慾似乎比怀第一胎时好,甚至比没怀孕时更强。

最近两三天就做爱一次,每天都还要自慰一两次,甚至最近几次做产前检查内诊时医师的手都会让她兴奋起来,下了内诊台马上要到医院厕所里脱下内裤自慰。

有时她觉得自己是个淫荡的孕妇,用卫生纸擦拭完下体,这个简单的动作也能挑动她的性慾,让她又忍不住把手伸到两腿间黑绒绒的毛丛中摩擦揉搓着,她『嗯..嗯..喔..喔..唉唷…唉唷..』娇弱地呻吟起来,想像一个蒙面歹徒扯下她的孕妇装,拿着刀逼自己解开胸罩。

《因为有点斜肩,三年前一个华歌尔专柜小姐介绍简淑媛穿肩带在背後交叉,开前扣的『美背式』胸罩,後来她就到处找这种胸罩,现在她所有的胸罩,不管是华歌尔,黛安芬,还是缤婷,欣姿芳都是这种样式的》

她开始揉擦自己因怀孕而变得肥硕的乳房,弹珠般的乳头不久便挺立起来,她的手在溽湿的两腿之间更起劲地运动着,一面还想像那个人强分开自己紧紧夹拢的双腿,把那大东西硬塞进自己的体内。

淑媛喉咙发出不要不要的呻吟,屁股和双腿也紧紧夹了起来,她知道自己的阴道开始不自主规律收缩起来,抽动的感觉流到肛门而有点便意,肚子又慢慢变硬,她啜泣般地喘起气来…。

她生第一胎时,前一天和先生做爱,而且还达到了高潮,完事後肚子变硬发胀,她睡了两小时被阵痛惊醒,赶紧去医院待产。

淑媛浊重的呼吸声慢慢平缓下来,脸仍潮红,她松开紧夹的双腿,站起来把内裤穿上,漱洗完毕,她走回房间,从地上拾起胸罩,俯身穿戴整齐,扣上开前扣,看时钟才五点半,她套上孕妇装,出门去买菜。

她在巷口叫了部计程车,告诉司机到第一市场,简淑媛觉得那司机好像一直从後照镜看她,还一直和她聊天『太太你肚子这麽大,快生了吧,怎麽跑那麽远买菜?』

『在那边买习惯了。』

『万一买到一半肚子痛起来怎麽办?』

『我还有五个礼拜才生产呀。』

『怀孕很辛苦喔,会一直想上厕所吧?』

『大概二三十分钟就要跑一次厕所。』

最後他竟问『你现在有没有和先生做爱?』简淑媛脸都红了,狠狠瞪了他一眼。

但他还一直追问,淑媛烦不过只得点了点头,那司机叫了起来『哇好羡慕你先生,我老婆才七个月就不让我碰她了,你都快生了你先生还可以…。』

『她不耐烦起来,打断他的话『车子里好像有一股味道。』

司机说『那是外面的味道,我关窗开冷气好了。』还拿出一罐清香剂朝後座喷了好几下,车子开得飞快,简淑媛告诉司机『开慢点,我头有点晕。』

她看了表,五点五十二分,应该到了才对,看窗外好像不是平常走的路,她问司机『你有没有走错路?怎麽还没到?』

他说『没错没错』简淑媛觉得头越来越晕,身体发热,车子吱一声停下来,竟停在一个荒僻的郊区小学门口,她大声问司机『你要干什麽?』

司机笑了两声,走下车拉开後门,手上竟多了一把亮晃晃的刀子,淑媛只觉得轰地一股血冲上脑门,司机说『别急着买菜,下来透透气。』

她困难地下了车,才一转身就被他抓住手腕,她知道那把刀抵着她三十五周的大肚子,有一点刺痛的感觉,『不要乱跑,刀子刺进去对孩子多危险。』

淑媛两腿不听使唤,让他搂着半走半推进去。他把她推进一间教室,简淑媛看他锁上门,两腿发软靠在墙上,尿都控制不住地渗出来。

她颤抖着问他『你想干什麽?』

司机淫笑着说”干你呀,让你换个口味,保证干得你死去活来,意犹未尽。』

淑媛勉强发出声音『你不要伤害我,皮夹给你,求求你放我走。』

那人翻开皮夹看见三千元和她的身分证,大笑起来『淑媛小姐,谢谢你这麽多赏金,你会很爽的。』

淑媛吓得哭了出来『我挺着一个大肚子,为什麽不找一个漂亮小姐?』

『漂亮小姐很多,漂亮的大肚婆不多。』

『求求你,不要强奸我,再两天我就怀孕九个月了,你这样孩子会受伤,拜托你。』

司机笑道『你乖乖和我配合就不会受伤,反而会很爽。』

他伸出魔爪向她的胸部袭来,简淑媛一边抽咽一边喊叫『救命救命,强奸啊。』

她护着双峰的手轻易就被他拨开,他的另一只手又掀起淑媛的孕妇装下摆,伸进她两腿中间,她夹紧双腿,却晚了一步,淑媛泪流满面『不要,不可以,怎麽可以这样。』

她一直叫,无力的双手捶着那人的身子,他把她压在墙上道『淑媛,不要害羞吗。』

她的头左右扭闪,却躲不开那人的唇,印在她的脸颊、脖颈、双唇上,淑媛仍然含混地叫着,双股用力夹紧,但他的手仍在她的下身挑逗着她,抚摸,按压着她的阴蒂、阴唇。

淑媛耗尽了力气,嘤嘤地呜咽着,他的手肆无忌惮地伸进她孕妇装的胸口,俐落地滑进她开前胸罩的罩杯里,爱抚揉擦着她因怀孕而变得肥硕的乳房。

他的手指点到她的乳头,淑媛浑身一颤,惊奇地发现自己的乳头不知在甚麽时候已经变得珠硬挺立,像今天淩晨和她先生做爱一样,这时淑媛已经不喊『不要』、『强奸』了,偶而他的手按压得太用力,淑媛还会叫道:『小力一点,你这样那边会痛。』

淑媛恍惚觉得他的手在她的胸部和毛绒绒的双腿间放电,传遍了她的全身,她的牙齿不知不觉地咬住了下唇,免得发出忘情愉悦的呻吟。

淑媛感到下体那股热流慢慢涌了出来,她孕妇内裤的裤裆湿淋淋一片,司机翻开她粘滑的裤裆,手指碰触到淑媛滑腻的阴唇,她『啊』了一声。

他的手在她的下身游移时,淑媛有一股冲动,想要像淩晨在浴室里一样,双腿夹紧用力。她双手紧抠着墙壁,下唇几乎要咬出血来了,极力压抑这股冲动。

她的双腿张开来,微微颤抖着,忽然她感觉一只手指拨开了她的阴唇,这个细微的动作让淑媛整个崩溃了,她『嗯…嗯…唉唷,唉唷...』地呻吟起来,双手紧抓着他的背,屁股夹紧,两腿剧烈颤抖起来。

淑媛知道自己的肚子又在变硬发胀,但他在她里面的手指让她只能『救救我,唉唷..唉唷..挖我的屄..干我吧』地呻吟着。

她的润滑液还在不停地流,她从来没有感觉到像这样一发不可收拾。他一手抱住她,伸手到她背後,把孕妇装的拉链拉到底,拉扯两下,淑媛的孕妇装掉在地上,她的身上只剩一件开前扣,後背交叉的胸罩,和一大件白色有镂空蕾丝的孕妇内裤,遮着她九个月的大肚子,和她最隐私的地方。

他亲吻着她每一寸肌肤、头发、脸颊、颈子、背、胸、肚腹、大腿、屁股,淑媛一直低低呻吟着,偶而爆出一两声特别亢奋的叫声〔他又亲到了她的性感带〕,她感觉到下身一阵阵猛烈的挛缩,抽动收缩的感觉漫延到肛门和高高隆起的浑圆下腹。

淑媛全身酥软,靠在他身上,浑身的张力都集中到规则缩放着的屁股和两腿中间了。他一把抱起淑媛,将她放在办公桌上,又拿两张课桌让她放脚,他一面亲她,一边用手打开她胸罩的前扣。

淑媛不能自己地扭着身子,自己擡起上身,把胸罩拉下来,就赶忙将他的头按在她的胸口,让他的口舌玩弄她丰硕的乳房和珠硬的乳头,她像平时上妇产科的内诊台一样,两只大腿分得开开的,让他的手在她下身流窜,随着他手指的进出,她规律地大声呻吟。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