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送人骑

我与我的妻子是在5年前认识的,我的妻子长的很漂亮,有一头直达腰际的乌黑长发,丰满的胸部与纤细的腰肢,她当时穿着单肩长裙,脚下踏着晶莹剔透的高跟鞋,轻易地就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我当时第一眼就迷恋上了她,美丽的脸蛋,纤细的腰肢,丰满的胸部与臀部,她身上的一切都那么迷人,让人为之心动。
后来一次巧遇让我拥有了她,当时她坐在酒店的一个角落,满脸的忧愁,雪白的脸蛋上泛起醉酒的潮红,我鬼使神差的走了过去,她好像没有发现我,依然一杯一杯的往嘴里灌酒。
后来妻子喝的不省人事,我不知道她住的地方,只好将他带回我住的宾馆。
打开房间大门,走进去将她放在床上,看着她殷红个唇瓣,我情不自禁的吻了上去,她呢喃着「哼」了一声。
我的欲火一下就点燃了起来,我将左手伸入了她的衬衣里,一下捉住了她一边白嫩的乳房,用手不断的将乳房揉捏成不同的形状。
她的贝齿轻轻的咬着红润的嘴唇,不断发出破碎的「嗯嗯」声。
听见「嗯嗯」的叫声我仿佛得到某种鼓励一般,一下将右手伸了下去解开她牛仔裤的纽扣,黑色蕾丝的内裤一下就暴露在了灯光下,黑色茂密的阴毛在黑色蕾丝下若隐若现,几根细长的阴毛还伸了出来。
我右手伸入内裤内,穿过黑色的森林捏住了粉红的阴蒂,我用右手食指左右挑逗着她的阴蒂。
她嘴中发出「嗯嗯嗯」的呻吟,脸上的表情似哭似笑。
我用指甲在她的肉缝边缘轻轻划动。
她浑身一颤嘴中发出「啊」的一声,随即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啊……不……不要……啊啊……不可以碰那里……」
我感觉到她轻微的反抗,将右手中指一捅。
她感觉到一阵酥麻遍布全身,全身软绵绵的使不出一丝力气。
「嗯啊……不要」
她绯红着脸,露出了羞耻的神色,却又感到一种特殊的快感,使她的表情无比复杂。
她的双腿不由自主的夹紧,阴道一下收缩起来,紧紧将我的手指夹在中间。
我的欲火一下升了上来,鸡巴直直的挺立着。
我再也忍受不住,「嗤!」的一声,我将她的衬衣撕破开来,右手中指用力抽了出来,带着晶莹的淫水,插入了她的樱唇里,她粉嫩的舌头来不及闪避,一下舔过了我的指尖。
我感觉一股电流从指尖闪过,窜向全身。
我将全身衣服一脱,将早已挺立的鸡巴抵向了她的骚穴。
「不……不要……求求你……不要动那……嗯啊……」
我一下插了进去。
她的全身一下紧绷了起来,不断的左右晃动想让我出去。
我感觉自己的鸡巴一下进去了一个紧致,温软的地方,让我情不自禁的全身一颤,我更加的兴奋,脸上的神色都扭曲了一般。
「啊!」
妻子一下忍不住叫了出来,巨大的肉棒一下填满了她的小穴,阴部受到刺激忍不住剧烈收缩,身体的快感与心里的羞耻感交合在一起,使她再也无法压抑自己的呻吟叫了出来。
我用肉棒在她的阴道里快速的抽插,在我和妻子的体内掀起一阵一阵的快感。
妻子感觉自己的意识正在逐渐减弱,双腿不由自主的夹紧了我的腰,臀部开始上下晃动配合我的抽插节奏,身体的背叛带动了抵抗意识的减弱。
妻子只能紧紧咬住嘴唇,避免自己大声淫叫出来。
我将妻子翻过来,趴在床上,伴随着「啪啪」声,一上一下抽插着。
妻子听着耳边的「啪啪」声,感受着肉棒在自己的小穴中任意纵横,感觉快感一波波的传来。
「啊!」
终于妻子忍受不了,达到了高潮,妻子的小穴收紧,给我的肉棒带来了剧烈的压迫感。
在剧烈的快感下,我也达到了高潮,在妻子的体内释放了出来。
从妻子体内抽出已经软下来的肉棒,白浊的液体随着我的动作缓缓流了出来。
几个月后,我与妻子结婚了,在结婚的第一年,我对妻子的身体非常迷恋,我们几乎天天都会做爱,她对我也百依百顺,她温顺的品质使我感到很顺心,美丽的肉体是我流连忘返,每次都蛇在她的体内,看着我的精液从她的小穴里缓缓流出,乳白和粉红形成鲜艳对比,我总有一种巨大的成就感,是我无比的满足。
不过人总是不能满足的动物,任何东西久了总会有厌倦的一天,就像吃久了山珍海味就会厌烦,会想换个口味,当我们用各种姿势做过,试过所有的方式,对于彼此的身体上上下下都已经熟悉无比,总会失望,厌烦,没有了新奇的感觉。
兴趣也会随之降低,不在有当初做爱那种水乳交融,仿佛游走云端的快感,虽然我还是喜欢她,但是我们做爱不再有原来的那种激情。
直到有一天,我看见了人妻出轨文,在于妻子做爱的时候,我常常幻想自己的妻子被别人抽插着,放声淫叫的景象,这是我非常的兴奋,有原来的十几分钟草草了事变成了一个小时,越想越兴奋,常常要了几次还不够,直到妻子无法承受,娇声求饶才算结束。
受到这方面的影响,我常常下些这种文章与妻子一起看,而且我与妻子做爱时候放的片子也变成了3p,4p或者强奸一类的,每次要高潮的时候我总是问她「贱货,你要不要其他男人来草你的小骚穴?想不想几个人一起草你?」每到此时妻子就会放声淫叫,回答「想,我想很多人来草我的小骚穴,很多人来轮奸我!」
可是完事过后,我说找个人来一起干的时候她总是不愿意,任凭我怎么说都丝毫不动摇。
我只好潜移默化的改变他,给她看这类文章,看片子,做爱时语言上的引导,每次她都很快达到高潮。
我看她每次都很快高潮就知道其实她不是不想,只是限于道德,不敢把这种想法表现出来,这需要一个契机才行。
夏日的一天这个契机到来了。
我与妻子买了两张火车卧铺的票准备回老家,我想机会来了,我们做的那种火车是4个人一个小房间,我想也许这是个机会。
上了火车,来到房间里,才发现另外两个人早已到了,一个三十几岁的壮汉,一个贼眉鼠眼的小个子,从我个妻子进来开始俩人就不挺的往我妻子身上瞟,我妻子今天穿的一件白色的吊带低胸连衣裙,36D的巨乳将衣服撑的像随时要跳出来了一般,白色的高跟鞋衬的我妻子的双腿更加白皙修长。
我和妻子来到一张床上闲聊着。
一会儿,妻子凑过来在我耳边说「我去上厕所」我往旁边一瞟果然发现那两人在偷看着我妻子,顿时升起一个念头来。
我一把将刚要下床的老婆搂住,将手伸入妻子的裙子里,因为我稍微侧了下身体,所以对面两人将我妻子和我的动作看的一清二楚。
我用右手食指隔着妻子的白色蕾丝内裤揉捏着妻子的阴蒂。
妻子浑身一下绷紧随后又软了下来,妻子浑身颤抖着凑在我耳边带着哭腔说「老公……不……不要……我要憋不住了……」说着双手抓住我的手臂想将我作怪的手拉开,可是妻子又要憋住尿,又要承受我的蹂躏,那里还有力气将我的手扳开。
我往对面一瞟果然看见那两人正瞪大眼睛死死的盯住我妻子,一看见我瞟过来立马将眼神转向别处,我心里一笑鱼已经上钩了。
我右手一把抓住妻子白色蕾丝内裤的边缘用力一拉将妻子的内裤脱了下来。
妻子双腿夹紧,因为憋尿的缘故不敢有大动作只能看着任由我脱去她的内裤,幸好她还不知道对面两人能将这看的一清二楚,不然根本不会让我脱去她的内裤。
对面两人,头都伸的和天鹅一样长了,看见我将妻子白色蕾丝内裤脱下来的时候,眼睛都快瞪出来了,他们转头一看只见我妻子赤裸着下体,裙子已经掀开到腰际,夹紧雪白的双腿似乎在用力憋住什么,浓密的阴毛有序的贴在肌肤上,小穴粉红一张一合的仿佛喘息着要吃什么一般,两人的肉棒当场挺立起来。
我用指甲轻轻的在妻子的阴唇上刮动着,妻子小穴开合的频率更快了,妻子整个身体都在轻微颤抖着,说话都有一丝的颤音「老……老公……求……嗯……
求……求求你……嗯啊……让我……去上厕所……「
妻子不安的扭动着身体,随着唿吸雪白的乳房微微颤动着,仿佛要跳出来一般。
我将右手中指一下插曲粉嫩的小穴,它一下收紧,仿佛用力的吮着我的手指,随着我手指的抽插小穴的嫩肉一下翻出来又缩进去,指甲与小穴内壁刮擦带起一阵阵快感。
「嗯……啊……不……不行……了……要……要……流出来了……快停下…
…嗯啊啊!「
妻子小声的呻吟着,雪白的贝齿紧咬着樱唇,细碎的浪叫声从嘴里冒出来。
我的手指不挺旋转着在妻子的小穴里扣动,每次出来都带着大量的淫水粘连在手指上。
我左手将刚刚妻子脱下来的白色蕾丝内裤揉成一团,一下塞进了妻子的小穴里。
「不……好老公……好……好哥哥……那个……啊……不能……不能塞进…
…小……小穴里「
「快……拿出来……我要……要……尿出来了……好老公……求……求求…
…你放过我吧「
「嘿嘿,小骚货,马上就好了」
我左手抬上来,一下伸进妻子连衣裙领口内,一把将我妻子右边白嫩的乳房抓了出来。
粉嫩的乳头颤巍巍的挺立在雪白的乳房上,随着妻子的喘息一上一下的颤动着。
妻子双腿已经交缠在了一起,脸上泛起红潮,白皙娇嫩的皮肤上已经蒙上了一层粉红色,紧咬唇瓣的贝齿也微微松开发出轻微的呻吟声,眼眸半闭,眼神迷离的望着我。
「要……要受不了……了……快快……出来了」
我右手划下来,在妻子的尿道旁轻轻滑动。
妻子浑身痉挛,「啊」的一声仰头娇叫了出来。
一道淡黄色的水柱一下喷射了出来,雪白的翘臀左右扭动着,小穴微张着,高潮的余韵让妻子全身泛起了粉红。
半响妻子回过神来,俏脸一下涨红了起来,迅速起身跑向了厕所。
我转过头朝着对面两人微微一笑,他们赶紧转过头,装作看手机。
我悄悄将妻子的饮料拿过来,将少量的白酒倒入了其中,然后回到自己的床铺,天色已经昏暗了起来,时间已经是半晚了,我假装熟睡起来。
妻子回来看见我自己睡了,也回到自己的床铺,拿起饮料喝了一口,玩起了手机。
一会儿,酒劲上来俏脸上泛起潮红,妻子眼神迷离,迷迷煳煳的躺在床上似睡非睡。
我侧头偷偷一瞟果然看见对面的壮汉和猥琐男子在偷看我妻子。
壮汉先壮起胆子,翻下床铺,先远远的朝我这边看了半响,然后走了过来摇了摇我。
「兄弟,兄弟,醒醒」
看见我半响没有反应,终于起身偷偷走向了我妻子的床铺。
壮汉一下翻上了我妻子的床,直接将右手伸入了妻子的领口,捉住了妻子一边白嫩的乳房。
「不……不要弄……老公了」妻子呢喃着。
壮汉更兴奋了,一把将我妻子的粉色蕾丝奶罩扯了出来,左手一把抓住妻子白色吊带连衣裙的裙边,拉到了妻子锁骨的位置,凉气一下侵袭了妻子的身体。
寒冷的凉气终于唤回了妻子的一丝理智,妻子睁开眼睛看清楚了面前的人。
「啊」的一声惊叫了出来。
「你是谁?快放开……嗯啊」
「不想你老公发现的话,就给我老实点,让哥哥爽一炮就放过你」
壮汉不等妻子说完,右手食指隔着妻子的粉色蕾丝镂空内裤按住了妻子的阴蒂揉捏起来,随后威胁我的妻子。
借着月光壮汉看见妻子粉红镂空蕾丝内裤中若影若现的黑色阴毛,几根阴毛还弯弯曲曲的伸伸出了内裤,月光仿佛给黑色的森林蒙上了一层银色的光辉。
壮汉再也不能忍耐,一把扯下妻子的粉色蕾丝镂空内裤。
看着妻子的小穴,壮汉急不可耐的将中指插入了妻子的小穴中。
「嗯啊……不……不要……那……那里……不能弄的」
妻子一下将双腿夹紧,贝齿紧咬住唇瓣,害怕将我吵醒,只能发出轻微的求饶声。
壮汉在我妻子小穴内一扣,大量的淫水从妻子的小穴中喷射了出来。
壮汉将沾满淫水的手指伸在了妻子眼前。
「还给老子装贞洁烈女,你的身体可比你诚实多了,让人一抓就流这么多水」
「不……不是的……快放开我……求求你了」
壮汉淫笑着将沾满淫水的食指按在了妻子脸上,晶莹的淫水顺着手指流到妻子的俏脸上,散发出淫靡的味道,妻子脸上一下就浮现出羞耻的神色。
对面的猥琐男子终于忍不住下床走了过来。
「兄弟,一起呗,让个位子」
壮汉「嘿嘿」淫笑了一声,将妻子翻过来,趴在床上,白皙的翘臀朝上,臀肉被壮汉用力的蹂躏着,壮汉一把将妻子的连衣裙扯去。
「你搞上嘴巴」
妻子听见壮汉说的话露出惊恐的神色,雪臀左右的晃动着想要起来,壮汉「啪」的一声打在了妻子的雪臀上。
「你老公可就在旁边,动静搞大把你老公吵醒了,可别怪我哦」
妻子一听到身体顿时僵直住,不敢在大力挣扎。
壮汉和猥琐男子掏出肉棒。
壮汉将妻子双腿拉开,使妻子分开双腿跪在床上,妻子的小穴毫无遮拦的暴露在了壮汉眼前,粉嫩的小穴一张一合,丝丝的淫水潺潺留下。
壮汉用双手抬起妻子的翘臀,将肉棒抵在了妻子小穴的门口,壮汉手握着肉棒在妻子的阴唇上滑动了几下,突然插入了进去。
妻子感觉空虚的小穴一瞬间被一根火热的肉棒填满,忍不住「啊」的一声大叫出来。
「你老公可就在旁边,等下吵醒了看你怎么办」
妻子连忙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这种违背道德,禁忌的快感逐渐腐蚀着妻子的意识,小穴内的抽插,阴道内壁与肉棒摩擦的快感,恐惧与快感交织使妻子渐渐沉沦。
与此同时,猥琐男子一下抓住妻子的乌黑长发,将妻子的脑袋拉到自己的肉棒旁边,妻子因为背后抽插的快感,俏脸上泛起潮红,拼命的咬住唇瓣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猥琐男子「嘿嘿」一笑,握着肉棒在妻子脸上滑动着,从马眼里流出的液体沾在妻子的脸上,和壮汉擦在妻子脸上的淫水混合在一起。
妻子紧闭双眼,紧紧咬住牙关,身体无意识的蠕动着,俏脸上羞耻和快感组合成复杂的神色。
「让我来帮帮你把,保证堵住你的嘴,嘿嘿」
猥琐男子看着妻子错愕的眼神,直接扳开妻子的樱唇,直接捅了进去。
妻子的粉舌闪避不及,一下添在了猥琐男子的龟头上。
猥琐男子浑身一颤,发出「啊」的一声感叹,脸上露出享受的神色,缓缓的抽插起来。
「呜……呜……不……呜……不要……啊……求求……呜……你们……放过我吧」
妻子含煳不清的求饶着,嘴里巨大的肉棒使她没法完整的说出话。
壮汉个猥琐男子伸出手蹂躏着妻子颤动不已的白皙丰满的乳房,乳房顶端粉红的乳头被不断的拨动着,乳房被揉捏成不同的形状。
妻子感觉后面的壮汉每次出来都只余一点点龟头在里面,然后凶勐的一捅到底,把雪臀撞的「啪啪」作响,违背道德的快感在妻子的体内激荡着,妻子的反抗意识差不多已经被腐蚀殆尽,翘臀随着抽动的节奏上下晃动着,以让壮汉的肉棒能插的更加深入。
妻子俏脸上渐渐露出淫荡的表情,「啊啊」的呻吟声不断的随着前面猥琐男子的抽出从樱唇中发出。
「婊子,骚货,现在尝到肉棒的滋味了吧,叫的这么淫荡」
壮汉说着「啪」的一声用手掌拍在了妻子的雪臀上,壮汉另一只手抓在了妻子的丰乳上,滑腻而富有弹性的手感使壮汉流连忘返。
「嗯嗯……啊啊……呜……用力……呜……要……要丢了」
妻子无意识的浪叫着,蠕动着白皙的肉体,一前一后随着抽插的节奏晃动着身体,丰盈的乳房也随着晃动荡出一层层的乳浪。
「吼」猥琐男子突然低喝一声,停住了抽动的节奏,一股股的白浊精液喷射出来,妻子刚想将嘴中的肉棒拔出来,将嘴中的精液吐出来,可猥琐男子死死的按住妻子的脑袋不让妻子退出去,一股股白浊精液喷射在妻子嘴里,少量的精液包裹不住从嘴角流了出来,而大多数精液因为肉棒堵住了出口只能往妻子的喉咙里灌入。
妻子感觉大量的精液灌入喉咙,有些精液灌入了气管,想咳嗽出来又因为嘴里的肉棒咳不出来,渐渐的有了窒息的感觉。
窒息的危机加上身后不断抽动的肉棒带来的快感使妻子达到了高潮。
妻子身后的壮汉只感到妻子的阴道一阵收紧,将肉棒夹的动弹不得,同时阴道里喷射出大量温热的液体浇灌着自己的龟头。
壮汉忍不住全身颤动了几下,一股股的白浊精液喷射进了妻子的子宫里。
「啊啊啊啊啊啊……嗯啊……」
妻子终于忍不住挣脱了猥琐男子的肉棒放声娇叫了起来,双眼翻起了眼白,俏脸泛起阵阵潮红,全身无意识的扭动着。
壮汉和猥琐男子将妻子的粉色蕾丝内裤和奶罩,抓在手中回到了自己床上,只留下妻子躺在床上不停的喘息着,嘴中还不停的留下白浊的精液,双乳随着唿吸微微颤动着,小穴微微张开无法闭上,一股股的白浊精液混合着晶莹的淫水流过妻子的菊门,流过妻子的尿道,滴在了床上。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