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竹马有尽时】(71-80)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71章小醋怡情(上)

整整三天林灵都没见过夏箫,侍女有时进来拿他一套衣服出去,有时进来拿
一件他随身的东西出去,看得林灵直想把夏箫所有东西都丢出房门。

林灵这几天都蔫蔫的,无精打采茶饭不香。九月底的天气慢慢转冷,葡萄架
下的软榻已经待不得了。她索性连房门都不出,整日只闷在房里,小雅劝她好歹
去园子里逛逛,她也不理。林灵每天拿着书又看不进去,静下来更是心乱如麻,
就叫小雅给她找了个绷架绣花。小雅在架子上挂好各色彩线,她挑着颜色一针一
线的绣。林灵想绣个锦鲤穿莲图案的帕子,不过她从小就跟着李逸扬在外面乱跑,
女孩子该会的东西一样都不行。她绣了两天之后一条红鲤鱼抽抽巴巴的现身在了
绣布之上,那鱼抽了筋一般的姿态僵硬。林灵皱着眉头端详了一会儿,懊恼的把
针别到一旁,心中更觉郁郁寡欢。

咪咪踩着猫步从外面走了进来,它来到林灵脚边喵呜一声,用脑袋蹭了蹭林
灵的脚。林灵把咪咪抱起来,看着它圆圆的猫脸和眯成一道缝的眼睛。咪咪现在
已经四岁了,小时候多么清秀的一只猫,现在长到中年怎么就发福成这样?

林灵揉着咪咪蓬松的小脑袋,「咪咪,你怎么胖成这样呀?我走了三年,你
是不是一点都不想我,成天就想着吃啊?」

咪咪被林灵揉搓的难受,它晃着小爪子到处乱抓,林灵止住它挠到手帕上的
爪子,「乖乖,挠不得,本来就够难看的了。」

林灵正抱着咪咪和它说话,就见夏箫从门口走了进来。

林灵一怔,低身把咪咪放到地上,咪咪马上挪着肥肥的身子跑到夏箫身边讨
好巴去了。

夏箫不理它,他手中拿着一个不大的黑匣子走到林灵身边,凑过身去看面前
的绣帕,「这是……鲤鱼?」

林灵啪的一声把能活动的绷架翻到背面,自己也转过身去不理夏箫。

夏箫把黑匣子塞到林灵手里,低声道,「这是紫灵芝,最补肺伤的。」

林灵心中一动,她没想过夏箫为了讨她欢心会做到这样……林灵打开盒盖,
里面是两只干灵芝,颜色是她从没见过的深紫色。

夏箫道,「这个找来不容易。灵儿,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林灵握紧手里的盒子,低头不语。

夏箫的口气很软,「以前的事不发生也发生了,就算你还生我的气………你
打我骂我也好,朝我发脾气也好,只是别总把话说得那样无情无义。三天不见你,
你不知我有多想你。」

林灵把盒子放到桌上,站起来推开挡在她面前的夏箫就往外走。

夏箫一把拉住她,「别走,宝贝儿,我错了。」

林灵红着眼睛用力挣脱夏箫的手,「你少来这套!不高兴了就不理人,高兴
了就像哄小猫小狗似的哄我。你错了?你哪儿错了?每次都这样!我恨死你了!」

林灵挣开夏箫的手就要往外跑,夏箫忙从后面搂着她的腰把她抱住,「我真
错了,灵儿。我怕你还生气,这两天就没来见你。」

林灵抹着眼泪回身打他,「你骗人!什么怕我生气?你是有了别人才不想见
我,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夏箫不解,「什么我有了别人?」

林灵怒道,「你还装!九月二十五那天下午,你跟谁在一起?」

「那天……我和乔落在一起。怎么了?灵儿,你……」夏箫看着林灵委屈的
小脸和红红的眼睛,目光灼灼。

林灵被他看得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

夏箫挑起林灵的下巴,「你在吃醋?」

林灵羞得满脸通红,推着夏箫又想离开。

夏箫牢牢搂住林灵纤腰,心内狂喜,追着她细看她脸上的表情。

林灵被他盯得受不了,结结巴巴的开口道,「谁……谁吃醋?你真是好笑!
我只是提醒你,你要是和别的姑娘在一起,你就别想再留我。」

夏箫低头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抵着她的额头低低的笑。

林灵却急了,她挣扎着说,「夏箫,你这又算什么?!」

夏箫笑着说,「别动,让我抱抱。」

林灵怎么可能乖乖让他抱,她委屈的流着眼泪,小拳头使劲捶打着夏箫后背。

夏箫搂紧她,「哭什么呀,傻丫头。我和乔乔打小就认识,那天不过一起坐
船而已。就为这个和我闹脾气?」

林灵瞪圆了眼睛,「我呸,你大人家多少岁啊?还打小就认识?你小的时候
她还没出生呢!」

夏箫装模作样的想了想,「我大乔乔六岁,不算大很多吧?」

林灵怒道,「不大!一点儿都不大!大六岁才真正是天造地设呢!」

夏箫哈哈大笑,「林灵啊林灵,我倒不知道你还是个小醋坛子!」

林灵气的狠狠踩夏箫的脚,「我是醋坛子?!你们孤男寡女一起游湖,你又
周到又殷勤,一会儿倒酒一会儿夹菜的,现在倒来说我的不是!反正你是看我不
顺眼,整整三天都不理我,你以前和我吵架根本不会这样,你和我亲热完也不会
摔门走掉。我知道你是皇子她是尚书千金,你们般配的很,我这样脾气又坏身份
又低的女孩自然哪里都不能和她比!」

夏箫低头吻住林灵,林灵挣扎扭动着,最后还是被他撬开牙关,攻城陷地。
夏箫的舌头伸进她嘴里,追着她的小舌戏弄调情,林灵根本躲不开,只能被迫承
受他强烈的气息。

及到她快不能呼吸了,夏箫才意犹未尽的放开她的小嘴。林灵喘着气,发现
自己竟然不知在什么时候已被他弄到了床上去。夏箫坏坏的笑着,把手探下去脱
掉林灵的绣鞋,又去解她身上纱衣的系带。

林灵用手抓住散开的衣襟,看看夏箫给她准备的都是些什么衣服,脱起来一
件比一件容易,当真是不怀好意!她小脑袋仰得高高的,「你别想碰我!三天对
我不理不睬,现在随便说两句话就这样,就算我不是什么尚书家的千金,也没有
这样不值钱!」

夏箫一边脱她的衣服,一边好言好语的哄着,「怎么这么说,你是我的心肝
宝贝,星星月亮也没你值钱。」

林灵不依的说,「星星月亮又不要花钱!」

夏箫的大掌揉上林灵又香又软的,「好妹妹,你的这双宝贝比珍珠还白腻,
比红宝石还耀眼,我从未见过比你更好的,便是一车的金银珠宝也换不来。」

林灵闻言更怒,「那你到底见过多少……你这大坏蛋!哼!你不还和怡红院
的思思姑娘相好吗?我讨厌死你了!别碰我!」

夏箫笑道,「几百年前的旧账你也翻。」他说着低头含住林灵一只娇嫩的

另一手把她一只**抓在掌心细细品玩。

林灵气得像一只炸毛的小猫,她胡乱揪着夏箫的头发,「你起开!你起开!」

夏箫郁闷的抬起头来,「宝贝,你乖一点吗。自从我们发生了肉体关系以后,
对别的女人我看都没看过一眼。」

林灵气哼哼的说,「那天是谁在船上跟乔落不停的笑?你这也叫看都不看别
的女人一眼?!」

夏箫叹道,「反正我现在说什么都是错,我也不说了。」

夏箫深深盯着林灵的脸,不肯错过她每一丝沉沦迷乱的表情。她是这样美丽
的绽放在他面前,教他怎么可能放手。?

林灵软倒在床上,半晌才从高潮的余韵里慢慢回过神来。夏箫衣冠整齐的坐
在她面前,眼色沉沉的看着她,而她却浑身赤裸,一脸潮红。

林灵支着胳膊半坐起身来望着夏箫,眼中爱娇嗔怨的旺着一泉春水,星星点
点闪着极媚的光。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林灵伸手就去解夏箫衣服上的盘扣。

夏箫但笑不语。

林灵解完衣扣然后语气强硬的说,「把手抬起来。」

夏箫很配合的把手抬高。

林灵把夏箫的外衣从他身上扒下来然后很帅气的扔得高高的抛在地上,又伸
手去脱他的中衣。

夏箫的上身很快赤裸了起来。林灵又气势汹汹的伸手抓向夏箫的裤腰带,可
她白嫩的小手紧了几紧,秀气的眉毛皱了几皱终究还是没胆子拉开那条带子。

夏箫笑道,「怎么不脱了?」

林灵悻悻的缩回手挡在自己胸前,低声说道,「谁像你那么不要脸。」

「那你又为什么要脱?」

「凭什么我不穿衣服你还穿得那么整齐?我就要脱。」

夏箫笑着摇头,他自己褪下裤子学着林灵的样子很帅气的扔到地上,然后坐
在林灵对面笑吟吟地看着她。

……两个浑身赤裸的人对坐在床上什么也不干,想一想这是多么尴尬的场景。
林灵瞄了一眼夏箫腿间那已然胀大的东西,整个人弓起身子像只红焖大虾似的低
下头,可夏箫却只好整以暇的看着她,仍是动也不动。

林灵受不了的抬起头来,「你做不做啦?」

夏箫笑道,「我在等你动手啊,你怎么能脱了别人的衣服又不继续呢?」

林灵小脸一皱,低下身子就去够她掉在床下的衣服。

夏箫忙一把搂过来把她抱在怀里,「小气鬼,我不过就想你主动点,又生气
了?」

林灵瞪他,「你干吗要我主动?」

「你主动点我才会知道你喜欢我。」

林灵哼了一声,「谁喜欢你呀~ 臭美!」

夏箫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宝贝,那天是不是弄疼你了?」

林灵脑袋枕在夏箫的臂膀上,娇娇俏俏的抬头看他,「疼呀,疼死了。」

林灵气得使劲捏夏箫的俊脸,「你这大坏蛋!」

夏箫扯开林灵的手,「宝贝,别掐呀!前两天你在我脸上划的指甲印才刚消
下去,我出去都被人笑了。」

林灵伸着手指一下下戳着夏箫结实光滑的胸膛,「所以,你就不理我了!」

「怎么会,我是看你对我那样冷淡,有点伤心。」

林灵歪着脑袋看他,「你也会伤心?无恶不作的大坏蛋也会伤心吗?」

夏箫叹了口气,掐着林灵的腰让她跨坐到自己腿上。

青梅竹马有尽时第71章小醋怡情(上H)

整整三天林灵都没见过夏箫,侍女有时进来拿他一套衣服出去,有时进来拿
一件他随身的东西出去,看得林灵直想把夏箫所有东西都丢出房门。

林灵这几天都蔫蔫的,无精打采茶饭不思。九月底的天气慢慢转冷,葡萄架
下的软榻已经待不得了。她索性连房门都不出,整日只闷在房里,小雅劝她好歹
去园子里逛逛,她也不理。林灵每天拿著书又看不进去,静下来更是心乱如麻,
就叫小雅给她找了个绷架绣花。小雅在架子上挂好各色彩线,她挑著颜色一针一
线的绣。林灵想绣个锦鲤穿莲图案的帕子,不过她从小就跟著李逸扬在外面乱跑,
女孩子该会的东西一样都不行。她绣了两天之後一条红鲤鱼抽抽巴巴的现身在了
绣布之上,那鱼抽了筋一般的姿态僵硬。林灵皱著眉头端详了一会儿,懊恼的把
针别到一旁,心中更觉郁郁寡欢。

咪咪踩著猫步从外面走了进来,它来到林灵脚边喵呜一声,用脑袋蹭了蹭林
灵的脚。林灵把咪咪抱起来,看著它圆圆的猫脸和眯成一道缝的眼睛。咪咪现在
已经四岁了,小时候多麽清秀的一只猫,现在长到中年怎麽就发福成这样?

林灵揉著咪咪蓬松的小脑袋,「咪咪,你怎麽胖成这样呀?我走了三年,你
是不是一点都不想我,成天就想著吃啊?」

咪咪被林灵揉搓的难受,它晃著小爪子到处乱抓,林灵止住它挠到手帕上的
爪子,「乖乖,挠不得,本来就够难看的了。」

林灵正抱著咪咪和它说话,就见夏箫从门口走了进来。

林灵一怔,低身把咪咪放到地上,咪咪马上挪著肥肥的身子跑到夏箫身边讨
好巴去了。

夏箫不理它,他手中拿著一个不大的黑匣子走到林灵身边,凑过身去看面前
的绣帕,「这是……鲤鱼?」

林灵啪的一声把能活动的绷架翻到背面,自己也转过身去不理夏箫。

夏箫把黑匣子塞到林灵手里,低声道,「这是紫灵芝,最补肺伤的。」

林灵心中一动,她没想过夏箫为了讨她欢心会做到这样……林灵打开盒盖,
里面是两只干灵芝,颜色是她从没见过的深紫色。

夏箫道,「这个找来不容易。灵儿,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林灵握紧手里的盒子,低头不语。

夏箫的口气很软,「以前的事不发生也发生了,就算你还生我的气………你
打我骂我也好,朝我发脾气也好,只是别总把话说得那样无情无义。三天不见你,
你不知我有多想你。」

林灵把盒子放到桌上,站起来推开挡在她面前的夏箫就往外走。

夏箫一把拉住她,「别走,宝贝儿,我错了。」

林灵红著眼睛用力挣脱夏箫的手,「你少来这套!不高兴了就不理人,高兴
了就像哄小猫小狗似的哄我。你错了?你哪儿错了?每次都这样!我恨死你了!」

林灵挣开夏箫的手就要往外跑,夏箫忙从後面搂著她的腰把她抱住,「我真
错了,灵儿。我怕你还生气,这两天就没来见你。」

林灵抹著眼泪回身打他,「你骗人!什麽怕我生气?你是有了别人才不想见
我,别以为我什麽都不知道!」

夏箫不解,「什麽我有了别人?」

林灵怒道,「你还装!九月二十五那天下午,你跟谁在一起?」

「那天……我和乔落在一起。怎麽了?灵儿,你……」夏箫看著林灵委屈的
小脸和红红的眼睛,目光灼灼。

林灵被他看得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

夏箫挑起林灵的下巴,「你在吃醋?」

林灵羞得满脸通红,推著夏箫又想离开。

夏箫牢牢搂住林灵纤腰,心内狂喜,追著她细看她脸上的表情。

林灵被他盯得受不了,结结巴巴的开口道,「谁……谁吃醋?你真是好笑!
我只是提醒你,你要是和别的姑娘在一起,你就别想再留我。」

夏箫低头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抵著她的额头低低的笑。

林灵却急了,她挣扎著说,「夏箫,你这又算什麽?!」

夏箫笑著说,「别动,让我抱抱。」

林灵怎麽可能乖乖让他抱,她委屈的流著眼泪,小拳头使劲捶打著夏箫後背。

夏箫搂紧她,「哭什麽呀,傻丫头。我和乔乔打小就认识,那天不过一起坐
船而已。就为这个和我闹脾气?」

林灵瞪圆了眼睛,「我呸,你大人家多少岁啊?还打小就认识?你小的时候
她还没出生呢!」

夏箫装模作样的想了想,「我大乔乔六岁,不算大很多吧?」

林灵怒道,「不大!一点儿都不大!大六岁才真正是天造地设呢!」

夏箫哈哈大笑,「林灵啊林灵,我倒不知道你还是个小醋坛子!」

林灵气的狠狠踩夏箫的脚,「我是醋坛子?!你们孤男寡女一起游湖,你又
周到又殷勤,一会儿倒酒一会儿夹菜的,现在倒来说我的不是!反正你是看我不
顺眼,整整三天都不理我,你以前和我吵架根本不会这样,你和我亲热完也不会
摔门走掉。我知道你是皇子她是尚书千金,你们般配的很,我这样脾气又坏身份
又低的女孩自然哪里都不能和她比!」

夏箫低头吻住林灵,林灵挣扎扭动著,最後还是被他撬开牙关,攻城陷地。
夏箫的舌头伸进她嘴里,追著她的小舌戏弄调情,林灵根本躲不开,只能被迫承
受他强烈的气息。

及到她快不能呼吸了,夏箫才意犹未尽的放开她的小嘴。林灵喘著气,发现
自己竟然不知在什麽时候已被他弄到了床上去。夏箫坏坏的笑著,把手探下去脱
掉林灵的绣鞋,又去解她身上纱衣的系带。

林灵用手抓住散开的衣襟,看看夏箫给她准备的都是些什麽衣服,脱起来一
件比一件容易,当真是不怀好意!她小脑袋仰得高高的,「你别想碰我!三天对
我不理不睬,现在随便说两句话就这样,就算我不是什麽尚书家的千金,也没有
这样不值钱!」

夏箫一边脱她的衣服,一边好言好语的哄著,「怎麽这麽说,你是我的心肝
宝贝,星星月亮也没你值钱。」

林灵不依的说,「星星月亮又不要花钱!」

夏箫的大掌揉上林灵又香又软的胸脯,「好妹妹,你的这双宝贝比珍珠还白
腻,比红宝石还耀眼,我从未见过比你更好的,便是一车的金银珠宝也换不来。」

林灵闻言更怒,「那你到底见过多少……你这大坏蛋!哼!你不还和怡红院
的思思姑娘相好吗?我讨厌死你了!别碰我!」

夏箫笑道,「几百年前的旧账你也翻。」他说著低头含住林灵一只娇嫩的乳
尖,另一手把她一只椒乳抓在掌心细细品玩。

林灵气得像一只炸毛的小猫,她胡乱揪著夏箫的头发,「你起开!你起开!」

夏箫郁闷的抬起头来,「宝贝,你乖一点吗。自从我们发生了肉体关系以後,
对别的女人我看都没看过一眼。」

林灵气哼哼的说,「那天是谁在船上跟乔落不停的笑?你这也叫看都不看别
的女人一眼?!」

夏箫叹道,「反正我现在说什麽都是错,我也不说了。」夏箫低下头继续含
住那颗可爱湿润的小红点,然後一手来到林灵腿间,挑开那两片娇嫩的小花瓣,
长指伸进去色情的勾弄,慢慢寻到那处微硬的敏感点,细细的揉。

没一会儿,林灵的声音就变得又软又娇,嘴上却还硬著,「你别碰我吗!你
既然对别的女孩子殷勤,就不许碰我。」

夏箫笑著从林灵嫩嫩的乳尖上抬起头来,眼睛亮亮的看著她,「我的小醋坛
子,我跟乔乔真的没什麽,我只当她是妹妹,你和你的那几个朋友那麽好,男男
女女女的从来不避嫌疑,我就不能有我的朋友吗?那天是颂琪约我和乔乔坐画舫
游湖,她自己倒有事不来了,我和乔乔既然都到了,我就陪著她坐了会船。这样
真的很过分吗?」

夏箫知道当年李逸扬给林灵造了艘小画舫,林灵高兴的跟什麽似的。所以自
从林灵回来以後,他就命人赶制了一艘精美绝伦的大画舫,前两天才刚刚完工。
他还没来得及和林灵说,他那好事的十妹颂琪倒先听到了消息,吵著要坐画舫游
湖,他也只能答应。

林灵原不是个心思复杂之人,她见夏箫答的这样坦荡,心里也就没什麽不信
的,只是面子上还抹不开,她垂著眼睛红著小脸,微微嘟起嘴巴,「可是你叫她
乔乔。」

夏箫笑著在她嘴上啄了一口,「我还叫你宝贝呢。」

林灵哼了一声扭开脸去,「搞不好你还管那个思思叫宝贝呢!你七少是什麽
人啊,全皇城出了名的浮华浪荡子,没准除了思思,还有什麽念念、想想的也未
可知呢!」

夏箫长指稍微用力的戳她穴内那块敏感的软肉,「越说越离谱!你这小混蛋。」

林灵嘤咛一声,小穴颤抖著推挤夏箫的手指,她脸色嫣红的说,「当年我在
怡红院碰见你的时候,你不是和那个思思在一起吗?难道我说错了吗?嗯~ 痛呀。」

「思思早就从良嫁人不在怡红院了,听说是跟著个富商作妾去了。」

林灵还是不满意,「这个你也知道,她既然从良怎麽不干脆从了你呢?」

夏箫叹道,「你这小丫头话也真多,看来我是手下留情不得了!」夏箫说著
话就把另一手伸到林灵阴蒂处挤压揉弄起来。

林灵受不住这样双重的刺激,她双手紧紧抓住床单,身体抑制不住的哆嗦著,
小穴颤抖著把夏箫的手指吸允的光滑水亮,她猫咪似的叫著,「不要了,不要了
呀~ 夏箫!」

「宝贝,你知道吗,你里面又腻又滑,一吸一吸的,我都舍不得出来。」

林灵把脸侧过去埋在床单里,「你不要说了吗~ 」

夏箫的手指修长有力技巧高超,林灵在他的指尖颤抖呻吟蜜液四溢,软声吟
哦著被推上了欲望的巅峰,身体妖娆芬芳的舒展盛开在夏箫眼前。

夏箫深深盯著林灵的脸,不肯错过她每一丝沈沦迷乱的表情。她是这样美丽
的绽放在他面前,教他怎麽可能放手。?

林灵软倒在床上,半晌才从高潮的余韵里慢慢回过神来。夏箫衣冠整齐的坐
在她面前,眼色沈沈的看著她,而她却浑身赤裸,一脸潮红。

林灵支著胳膊半坐起身来望著夏箫,眼中爱娇嗔怨的旺著一泉春水,星星点
点闪著极媚的光。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林灵伸手就去解夏箫衣服上的盘扣。

夏箫但笑不语。

林灵解完衣扣然後语气强硬的说,「把手抬起来。」

夏箫很配合的把手抬高。

林灵把夏箫的外衣从他身上扒下来然後很帅气的扔得高高的抛在地上,又伸
手去脱他的中衣。

夏箫的上身很快赤裸了起来。林灵又气势汹汹的伸手抓向夏箫的裤腰带,可
她白嫩的小手紧了几紧,秀气的眉毛皱了几皱终究还是没胆子拉开那条带子。

夏箫笑道,「怎麽不脱了?」

林灵悻悻的缩回手挡在自己胸前,低声说道,「谁像你那麽不要脸。」

「那你又为什麽要脱?」

「凭什麽我不穿衣服你还穿得那麽整齐?我就要脱。」

夏箫笑著摇头,他自己褪下裤子学著林灵的样子很帅气的扔到地上,然後坐
在林灵对面笑吟吟地看著她。

……两个浑身赤裸的人对坐在床上什麽也不干,想一想这是多麽尴尬的场景。
林灵瞄了一眼夏箫腿间那已然胀大的东西,整个人弓起身子像只红焖大虾似的低
下头,可夏箫却只好整以暇的看著她,仍是动也不动。

林灵受不了的抬起头来,「你做不做啦?」

夏箫笑道,「我在等你动手啊,你怎麽能脱了别人的衣服又不继续呢?」

林灵小脸一皱,低下身子就去够她掉在床下的衣服。

夏箫忙一把搂过来把她抱在怀里,「小气鬼,我不过就想你主动点,又生气
了?」

林灵瞪他,「你干吗要我主动?」

「你主动点我才会知道你喜欢我。」

林灵哼了一声,「谁喜欢你呀~ 臭美!」

夏箫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宝贝,那天是不是弄疼你了?」

林灵脑袋枕在夏箫的臂膀上,娇娇俏俏的抬头看他,「疼呀,疼死了。」

夏箫笑著把手指再次伸进林灵刚刚被他弄过一回的滑腻小穴里,「哥哥错了,
现在就给你揉揉。」

林灵气得使劲捏夏箫的俊脸,「你这大坏蛋!」

夏箫扯开林灵的手,「宝贝,别掐呀!前两天你在我脸上划的指甲印才刚消
下去,我出去都被人笑了。」

林灵伸著手指一下下戳著夏箫结实光滑的胸膛,「所以,你就不理我了!」

「怎麽会,我是看你对我那样冷淡,有点伤心。」

林灵歪著脑袋看他,「你也会伤心?无恶不作的大坏蛋也会伤心吗?」

夏箫叹了口气,掐著林灵的腰让她跨坐到自己腿上。

第72章小醋怡情(下)

夏箫咬着她香嫩的脸颊,「宝贝,看清楚没有?是谁把你弄成这样的?」

「是………夏箫哥哥。」

「喜不喜欢?」

「喜欢。」

「喜不喜欢我?」

「……喜欢。」

林灵无力的趴躺在地上,背部到臀部的优美曲线随着她浅浅的呼吸微微起伏,
下午晴好的阳光洒在她无一丝瑕疵的后背上,映射出点点浅金色的细小绒毛。林
灵侧过头来,软软开口道,「夏箫,你抱我。」

夏箫笑着抱起林灵,他的笑容放肆骄傲,志得意满。他小心的把他今生最最
重要的猎物放到床上,俯身温柔的吻了上去。

青梅竹马有尽时第72章小醋怡情(下H)

林灵一坐下来就感到夏箫热热的肉棒斜斜戳到了她的柔软处,林灵不适的挪
著小屁股想要躲开。

夏箫抱著她不许她动,肉棒对准穴口一下顶进去半根。

林灵低哼一声,她细嫩的甬道因为刚才的高潮还十分滑腻,因此并不觉得疼
痛。只是这样满又这样热,让她不自觉的扭著腰夹紧夏箫的肉棒,一点点的往深
处含。

夏箫双手搂著林灵的细腰慢慢让她往下坐,林灵两手抓著夏箫的肩膀,低头
看夏箫黑紫的龙茎一点点没入自己体内,那又粗又大的东西进的极深,最後抵住
她的花心才整根末了进去。

林灵的花唇和臀部紧紧贴在夏箫火热的小腹上,夏箫的怒龙被她丝绒般的内
壁紧紧包著,龟头也被她甜美的花心热情的含住。

夏箫爱抚著林灵腰臀处柔美的曲线,「宝贝,动一动。」

林灵微微抬起身子,小肚子才不再被他顶的鼓起来,可等她再坐下去大肉棒
却进的更深了,花心都被他捅得发痛。

林灵嘟著小嘴在夏箫肩上打了一下,「痛吗,你下去一点。」

夏箫低笑道,「傻丫头,这可是你的福利,多少女人羡慕呢。」

林灵换了个姿势跪立在夏箫腰间,这样的高度比较便於她控制局面。林灵搂
著夏箫的脖子,好奇的动著小屁股体验各种深度的不同感觉。没办法,虽然她和
夏箫做过很多次,不过主动权在她的时候可并不多。她极慢的上下滑动著,仔细
感受著夏箫粗大的肉棒划过她内壁时的火热触感,还有龟头伞状的边缘碰触到她
内壁上小小的褶皱时那细腻的摩擦。林灵红著小脸,心里又是害羞又是兴奋的刻
意蠕动著小穴里的软肉依偎磨蹭著夏箫的大肉棒。

夏箫被林灵软腻的小穴伺候的舒服的要死,林灵这样的姿势又正好让她的胸
部对准他的脸,夏箫怎麽可能放过眼前两只白嫩可口的小兔子,张口就含了进去,
吃的啧啧有声。

林灵原本一直娇娇柔柔的吸允著夏箫的肉棒,这时却突然毫无预兆的用力收
缩了一下,被她含在体内的怒龙不由得微微跳动了一下。

林灵觉得有趣,还想要继续试验,夏箫却不轻不重的在她乳肉上咬了一口,
不满的说,「让你动,你都在干什麽啊?会不会伺候男人?」

林灵嘟嘴道,「不会!不会!我凭什麽伺候你呀?」

夏箫抓著林灵两腿盘到自己腰上,走下床站起身来。

林灵连忙抱紧夏箫的脖子,「你干吗呀?」

「大小姐不会伺候男人,我来伺候你还不行吗?」

夏箫抓著林灵手感细滑的小屁股一边走一边轻轻的撞。小丫头今天难得这样
情动,他可不能放过机会,要找个新地方试试才好。

林灵捶著他的肩膀说,「我不要!我刚才还没玩完呢,我还要那个姿势。」

夏箫失笑道,「叫你这麽玩下去,还不得把我憋出毛病来。乖乖的,叫大爷
先泻泻火,改天咱们再玩。」夏箫说著就把林灵的後背按到了那面大铜镜上。

林灵被凉凉的镜面刺激的惊叫一声,小穴也不自觉的狠狠缩了一下。

夏箫被她夹得低哼一声,掐住林灵的细腰开始凶猛进出起来。

林灵小猫似的叫,「夏箫,凉~ 」

「忍著。」

林灵小拳头劈里啪啦的打在夏箫身上,「不要!不要!」

夏箫根本不理她,把她抵在镜子上尽兴插了起来。一时之间屋里除了两人肉
体相撞的声音,还能听见林灵的小屁股一下下撞在铜镜上发出的声响,林灵听的
又是羞愧又是刺激,小穴里不由得流出更多香滑的液体,幼嫩的甬道也热情的吸
允著夏箫粗大的肉棒,惹得夏箫更加卖力的操她。

林灵嗯嗯啊啊的叫著,夏箫挥汗如雨,享受著小穴里细腻到极致的收缩,他
凑到林灵耳边说,「宝贝,哥哥好不好?」

林灵酡红著小脸,「好呀~ 」

夏箫重重撞了她一下,撞得铜镜颤抖摇晃。幸好这面镜子是贴墙放的,不然
早就倒了。

夏箫又继续问,「哥哥怎麽好?」

林灵哼哼唧唧的说不出来,夏箫动作强硬的弄著她非要她说。

林灵扭著身子道,「怎麽好我要比较以後才知道呀!」

夏箫挑眉,「你敢!」

林灵抓起夏箫一绺墨黑的发丝缠在指间玩弄,嘟著小嘴说,「是你要问我的
吗,你还凶~ 」

夏箫摇头道,「你就说哥哥又粗又硬,好得不得了不就行了。你这丫头,亏
我每天教导你,一点不识情趣。」

林灵两腿夹紧夏箫的腰,脚趾头在他腰眼处挠痒痒似的磨蹭,丝绒般细滑的
内壁热情的缠住夏箫的肉棒,花心小嘴般的一吸一吸的允著硕大的龟头,她嘴角
含笑的睨著夏箫,「好哥哥,我不识情趣吗?我不好吗?」

夏箫被她媚的眼馋心热,大掌狠狠揉著她一双椒乳,嫩滑的乳肉从他指间晶
莹似雪的凸了出来,「好,我的宝贝最好了。」

林灵挺起胸部任他揉弄,「我好你还三天都不理我,等哪天你觉得我不好了
又怎样呢?」

夏箫被她白玉般的脚趾在後面弄得腰眼发麻,只能咬著牙说,「小妖精,你
还要怎麽样。别吸了,哥哥要让你吸出来了。」

林灵毫不放松的缠著他,「你以後都不许不理我!」

「好,以後都不会。乖乖的,让哥哥疼你。」

林灵却还用力收紧双腿夹住夏箫的腰不许他动,「你让我说完嘛~ 」

夏箫吸了口气,「好,你说,但是快点。」

林灵笑得像只调皮的小精灵,她歪著脑袋想了想,开口道,「以後你再不许
这样三天都不理我,一小会儿都不行!我们吵了架,你要马上过来哄我,哄到我
高兴为止。不许说我不讲理,不许说我无理取闹,不许对我凶。还有,你以後也
不许和年轻漂亮的女孩子献殷勤!再叫我知道,我就再也不和你好了~ 」

夏箫的笑容魅惑倾城,他低声说,「遵命,我的公主。」

夏箫看著笑得像只偷腥的小猫一样的林灵,心里一块大石头终於落了地,他
现在总算放了心,看来他的宝贝这辈子是再难跑出他的手掌心了。

林灵那点小心思终於得了逞,这才由著夏箫把她的双腿架到肩上,随著他重
重的抽插乖乖的前後摆动著小屁股。

夏箫咬著她嫩嫩的脸蛋,把她紧紧压在镜子上让她身体几乎对折了起来。

林灵叫道,「夏箫,腿疼~ 」

夏箫微微向後撤开些,「你就这麽娇气,多少姿势都没法用。」

林灵媚媚的哼道,「好哥哥,你再温柔些吗~ 」

夏箫咬著她的小鼻尖说,「我恨不得把你生拆入腹,怎麽温柔?」

林灵白嫩的脚趾在夏箫脸上顽皮的点著,「你就是个大坏蛋!」

夏箫只看著她笑,被人踩在脸上仍是一脸喜悦。

林灵的嫩穴越发滑腻,每一下都能带出多少水来,夏箫弄得十分得趣,越发
大力起来。

林灵搂著夏箫的脖子,声音娇的能滴出水来,「哥哥,好哥哥,嗯~ 你不疼
灵儿,啊……」

夏箫低低喘著气,「我怎麽不疼你?」

「你都没说爱我呀。」

夏箫含住林灵粉嫩的耳垂,每重重弄一下就低低说一句我爱你。他低沈暗哑
的说了几十遍,说的林灵情迷意乱娇喘连连,花液一股股喷在夏箫敏感的龟头上,
小穴滑腻腻的紧紧含住夏箫的大肉棒,就这样浑身瘫软的被压在铜镜和夏箫之间
被送上了第二次高潮。

夏箫却仍未餍足,他抽出肉棒让林灵站到地上,把她的身子翻转过来,压低
後背让她的小屁股高高翘起。

刚被他弄得欲仙欲死的林灵根本站不稳,夏箫一松手,她就软软的顺著镜子
滑到了地上。

夏箫走到床边拿起自己的长袍垫到林灵腿下,让她分开双腿跪在铜镜前面。

林灵两手抓住铜镜两侧,翘起小屁股回过头来娇羞怯懦眼睛含水的看著他。

夏箫抓著林灵的小屁股跪下身来,狠狠冲了进来,「小妖精,哥哥干的你好
不好?」

林灵急急的喘著,「嗯啊~ 好哥哥,你不要在里面搅了吗。」

夏箫对准林灵小肚子上微微凸起的那一块不轻不重的按了一下,「说,哥哥
干的你好不好?」

林灵被他这一按几乎弄得魂飞魄散,她呜呜咽咽的说,「好,夏箫哥哥最好
了。你的肉棒又粗又长,干的我死了一回又一回。哥哥,呜呜~ 好哥哥,你疼疼
我吧。」

夏箫一下下用力撞的她身体直晃,两个阴囊重重拍著林灵的後臀上,「小丫
头,你要哥哥怎麽疼你?」

「我要………哥哥用力弄我~ 好哥哥,我………我……呜呜~ 」

夏箫倾下身来,扶过林灵的脸温柔的吻她,身下的动作却越发凶猛起来,
「哭什麽,总是哭,你还真是水做的。」

夏箫勾出林灵的小舌含到自己嘴里一点点吞咽,又把两人交缠的津液哺到她
嘴里让她吃进去。

林灵哼哼唧唧的胡乱舔著夏箫的牙齿和舌头,含含糊糊的说,「好哥哥,我
又来了呀。」

夏箫放开林灵的舌头,扳著她的脸朝向铜镜,身下的硕大越发勇猛的在那湿
泞软嫩之处大力操弄起来,「宝贝,你看看镜子,你这样多美!」

林灵迷迷蒙蒙的看著镜子,镜子里的女人趴跪在地上,面红如潮,朱唇微张,
眼中媚光点点,满脸欲求之色。林灵看著看著视线就逐渐模糊起来,身体如一只
被放开的气球不断上升,她知道升到极致就会爆裂开来,可她又是这样软弱无力,
只能由著背後的男人推著她不断往上去。

夏箫咬著她香嫩的脸颊,「宝贝,看清楚没有?是谁把你弄成这样的?」

「是………夏箫哥哥。」

「喜不喜欢?」

「喜欢。」

「喜不喜欢我?」

「……喜欢。」

夏箫凶得恨不得捅坏那娇嫩的花心,他抵住那里恶狠狠地碾磨,「有多喜欢
我?快说!」

林灵把脸贴向冰凉的镜面,高潮灭顶一般扑了过来,她直直的从天空往下坠
落,闭著眼睛尖叫道,「好喜欢!喜欢的离不开,怎麽都忘不掉,我喜欢你,夏
箫,好喜欢你!」

夏箫的脸因狂喜和情欲而微微扭曲,他快速的撞击著林灵挺翘的臀部,看她
小穴里粉红的嫩肉泛著淫靡的水光被他的怒龙扯出来又挤回去。林灵浑身瘫软的
倒在地上承受著,夏箫快插了几十下,抓紧她的小屁股重重射了出来,他嘶吼著
喊道,「灵儿,你是我的了!」?

夏箫慢慢平复了呼吸,他松开掐在林灵纤腰上的大掌,疲软的肉棒也从林灵
体内退了出来。白浊的精液立刻顺著因过度摩擦变成水红色的穴口点点流了出来,
流到夏箫垫在林灵身下的长袍上。林灵无力的趴躺在地上,背部到臀部的优美曲
线随著她浅浅的呼吸微微起伏,下午晴好的阳光洒在她无一丝瑕疵的後背上,映
射出点点浅金色的细小绒毛。林灵侧过头来,软软开口道,「夏箫,你抱我。」

夏箫笑著抱起林灵,他的笑容放肆骄傲,志得意满。他小心的把他今生最最
重要的猎物放到床上,俯身温柔的吻了下去。

第73章夜市

夏箫叫丫鬟抬了洗澡水进来,然后抱着林灵进到盆里。林灵泡在热水里舒服
的叹息,夏箫如珠似宝的细细给她清洗,洗完以后又小心的抱回床上去。

林灵搂着他的腰撒娇道,「夏箫,我浑身酸死了,你帮我揉揉。」

夏箫立马不辞辛劳的开始给林大小姐按摩,林灵捞过被子盖在身上闭上眼睛
享受。夏箫的手指修长有力,按摩起来劲道十足,而且他从来不叫苦不叫累,每
次都会按到她浑身筋骨舒畅为止。

夏箫帮林灵捏着肩膀,见她闭着眼睛还甜甜的笑,低头在她脸颊上轻吻了一
下,「宝贝,晚上想吃什么?」

林灵仍是闭着眼睛,「我都辛苦死啦,要吃山珍海味。」

夏箫捏了捏她可爱的小鼻子,「你辛苦什么了?」

林灵这才睁开眼睛说,「哼~ 你试试被人折成两半啊,没准你会吱哇乱叫比
我还娇气……嗯,我现在就要试试。」

林灵说着就坐了起来,她从床头拿起一件白色的细绵衣裳披在身上,然后随
便在腰上系了一下,抓着夏箫的肩膀就把他推倒在床上。

夏箫怎么可能真的让她去折他的腿,林灵试了几次最后反被他压到了身下。

林灵嘟嘴道,「小气鬼,玩一玩都不行。」

夏箫笑道,「叫你把我折起来,我尊严何在?」

「那你怎么总把我折起来呢,我尊严又何在?」

夏箫咬了咬她嫩嫩的脸蛋,「不把你折起来,我怎么疼你?」

林灵的长发瀑布一般散在枕上,她的小脸白里透红,睫毛长长翘翘,小嘴微
微嘟着,整个人散发着香香甜甜的气息,细腻白嫩的* 从领子里微微露出来…
……夏箫忍不住把手伸进了进去。

林灵笑着直躲,「不要啦~ 」

「为什么不要?小妖精。」

林灵躺在枕头上歪着脑袋看他,「因为要吃晚饭了呀。」

夏箫在她嫩嫩软软的小
上掐了一把,才恋恋不舍的把手抽了回来,「暂且
就放过你。想吃什么,我叫厨房去做。」

「唔……我想吃城隍庙的夜市小吃。」

「好,咱们现在就去,起来穿衣服。」

林灵却懒在床上又矫情了起来,她说,「我没有力气穿衣服啦,都怪你~ 」

夏箫套上自己的衣服,一脸宠溺的看着像条大虫子一样卷在被子里拱来拱去
的林灵,「你这蹬鼻子上脸的小丫头,早晚非得叫我宠上天去不可。没力气穿衣
服?那怎么办?要我给你穿吗?」

林灵嘻嘻的笑,「那倒不用,你抱我到衣柜那边去拿衣服吧。」

夏箫把她打横抱起走到衣柜旁,林灵一手揽着夏箫脖子,一手打开衣柜的门
在叠的整整齐齐的衣服里翻来翻去的找,一边找还一边问夏箫,「我穿哪件好看?」

夏箫的眼神不自觉就溜到林灵从衣领里微微露出的白嫩乳沟上,心不在焉的
说,「都好看。」

「哪件最好看?」

夏箫咬着她的耳朵说,「不穿最好看。」

林灵笑着推开他凑近的脸,「你好好回答吗~ 」

「鹅黄色那件吧,比较能衬出我们小公主的刁蛮气质。」

林灵哼的一声把那件鹅黄色的衣裳扔到夏箫头上,「我刁蛮吗?我刁蛮吗?
你才答应过再也不说我不讲理再也不对我凶,你就忘了?」

夏箫晃了晃脑袋把那件有她淡淡体香的衣服甩到地上,装模作样的想了想,
「我答应过吗?没有吧!」

林灵白嫩的指头晃啊晃的指着夏箫,「好啊你夏箫!在床上哄着我听你的,
原来都是在骗我!」

夏箫笑道,「我怎么会骗你。不许不理你,不许对你凶,不许说你说无理取
闹,不许和年轻漂亮的女孩子献殷勤,我说的对不对?」

林灵双手搂着夏箫的脖子,「那你做不做得到呀?」

「做得到,我的宝贝在床上那么卖力的跟我提出要求,我怎么能做不到?!
下次再有什么要求,欢迎继续色诱。」

林灵捏了一下夏箫高挺的鼻子,「谁色诱你啦?胡说八道!」

夏箫挑眉,「是谁缠着我叫我好哥哥,说我的又粗又长,干得她死了一回
又…………」

林灵小脸通红又羞又恼的捂住夏箫的嘴巴,「不许说!不许说!你这大坏蛋!」

夏箫不动,只笑笑的看着她,看的林灵一张小脸越来越红,最终整个人呈鹌
鹑状的躲在他怀里不肯出来。

夏箫把手伸到她衣襟里揉她娇嫩的
,嘴角弯弯的说,「小宝贝,害羞什么,
哥哥不知道多喜欢听你说。」?

等到两人磨磨蹭蹭的穿好衣服,天都已经黑了。

城隍庙离得不算远,夏箫牵着林灵的手出了七皇子府一路走了过去。城隍庙
的夜市十分热闹,林灵直直的就朝着一家馄饨摊走了过去,那家摊贩旁边摆了四
五排低矮简陋的露天桌子,都已经坐满了人。

林灵一看有两个人刚吃完要走,立马眼明手快的拉着夏箫抢到位置。她让夏
箫占好这两个座位,自己转身就要冲向人头攒动的馄饨摊。

夏箫看那么许多人挤在摊位旁边,拉住她的手说,「还是我去吧。」

林灵笑道,「这个你不行啦,我去。」说着就钻到人群里去了。

夏箫看看摆在眼前的两个之前的客人用过的大碗,等了一会儿还是没人收,
他只好自己动手把两只碗向桌子中间推了推。

过了一会儿,就见林灵皱着小脸端着一碗馄饨急匆匆的走了过来。夏箫忙起
身把碗端过来,稳稳地放到桌上。

林灵两手抓着耳垂坐到夏箫身边,「这馄饨烫死了!」

夏箫抓过她微红的指头,低头轻轻吹了吹。

吹手指这件事,如果想的简单那就很简单,如果想的复杂……就会很复杂。
林灵的脸不知道为什么就红了起来,她默默抽回手拿着汤匙轻轻搅碗里的汤,她
跟着夏箫都学坏啦。

夏箫说,「手指头都红了,还不如让我去拿。」

林灵舀起一个冒着热气的馄饨送到夏箫嘴边,「你尝尝。」

林灵什么时候主动喂过他东西吃,夏箫受宠若惊,忙张嘴吃了进去。

林灵托着下巴笑盈盈的看他,「好不好吃?」

夏箫点头,「好吃。」

就算这里不太干净,就算坐在这里很挤,可那又怎么样,现在就算是砒霜毒
药夏箫也会觉得味道很好。

林灵捧着冒着热气的黑釉大碗闻着馄饨不断升腾的香气,笑的一脸幸福。以
前她和李逸扬江磊他们每次来城隍庙,都会先到这家位于街首的馄饨摊子吃碗馄
饨,然后再一路又吃又玩的走到街尾。有时玩到很晚才回去,她整个人就有气无
力的靠在李逸扬身上,哼哼唧唧的说,「老大,我爹爹回去又要训我了,怎么办
吗,老大~ 」

林灵正看着馄饨想的出神,就听夏箫问她,「怎么只要了一碗?」

林灵侧过头回答道,「这就是你不懂了,这条街那么长,少吃点才能保存实
力。」?

跟着林灵走了小半条街,夏箫就明白林灵的保存实力是什么意思了。不到半
个时辰他们已经林林总总吃了六七样东西,林灵每样都只吃两三口,剩下的全丢
给他。其实林灵以前和李逸扬在一起的时候就是这样,只是夏箫不知道罢了。

林灵和夏箫手牵着手走在人群里,城隍庙的夜市除了小吃还有许多各式各样
的小物件卖。林灵见到喜欢的东西就蹲下来看,她拿到什么都问夏箫好不好看,
夏箫当然说好看,两人就杂七杂八的买了一堆。其实夏箫在府里给林灵准备的脂
粉首饰随便哪件都比这里的东西精贵许多,不过林灵终究是小女儿心性,还是喜
欢自己挑挑捡捡这些小玩意。

林灵看见前面有个射飞镖的地方围了一圈人,就说要过去试试。

夏箫笑道,「你行吗?」

林灵哼道,「你不要小看我,柳叶飞镖这三年我还是有练的。」

林灵拿钱从老板手里换了三个飞镖,然后两指夹住飞镖很有架势的端在脸侧,
手腕发力甩了出去,命中八环。

她笑着回头看向夏箫,「怎么样,不错吧?」

夏箫点头,「不错,不错。」

林灵一时骄傲第二镖就只射中了六环。夏箫看她那副不自觉的嘟起嘴巴的样
子,笑着走过来一手扶住她的腰,一手抓住她拿飞镖的手,低声道,「灵儿,你
手要稳一些,应该这样发力。」

林灵只觉夏箫热热的呼吸全都喷在她耳后,旁边那么多人在看,林灵这样亲
热的被夏箫搂在怀里,她不禁有些害羞可又不知为什么还有些骄傲。正在她心里
小鹿乱撞的时候,夏箫抓着她的手就把飞镖投了出去。林灵下意识的手上一紧,
飞镖失了方向脱靶射到了地上。

夏箫亲昵的点了点她的脑袋,「你怎么晃神了?」

林灵只能嘴硬的说,「不是我晃神,是你教的不好啦。」

老板送给林灵一只小香囊作为安慰奖,林灵问道,「老板,如果中了十环是
什么奖?」

老板说,「小姑娘,看你的心上人生得这样英俊帅气,如果他三镖里能射中
一次十环,我就把那只钿花金步摇送给你。」

林灵闻言笑着看向夏箫,夏箫也笑了笑,掏钱拿了三只飞镖过来。

林灵乖乖站在一旁,夏箫站稳姿势一镖射过去,十环。再一镖,十环。最后
一镖,仍是十环!

围着看的人都鼓掌叫好起来,老板笑着把金步摇送到夏箫手里,赞道「公子
投得好飞镖!」他话是这么说,心里却在忍不住哀叹,不过想多收一次投镖钱,
谁知道就赔了只二十两银子的金步摇进去,唉……

夏箫把金灿灿的钿花步摇斜斜的插到林灵头上,林灵娇俏可人的抬头看他,
「我戴着好看吗?」

「当然好看。」

林灵调皮的低身福了一福,「多谢七少送我礼物。」

夏箫低头看她,眉目之间韵味风流,「你要………怎么谢我?」

林灵含笑扭过脸去,两手背到身后蹦蹦跳跳的走了。

夏箫笑着大步追上去搂住她肩膀,两人一起继续往前走。?

时辰不知不觉就到了戌时,城隍庙的夜市还是熙熙攘攘人来人往。林灵看见
前面悬着的一条幌子上写着「面人张」三个大字,好奇的走了过去,一看正是她
打小就光顾的那家面人张。那个张爷爷以前都是在西街做生意,现在怎么把摊子
搬到城隍庙来了?林灵走到摊前看那些手工精巧的小面人,十多年过去了,这些
小面人却都一点没变,孙悟空、财神爷,小宝塔,大老虎……都是以前的样子呢。

林灵拿起一只身体圆滚滚鼓着腮帮子的小猪,以前李逸扬每次都会给她买这
个,小时候还说她长得像小猪。

胡子花白的面人张已经不认识林灵了,他笑着说,「小姑娘,要买面人吗?」

林灵垂下眼睛摇摇头,把小猪插了回去,然后拉着夏箫的手走了。

夏箫问道,「怎么不要了?」

林灵淡淡一笑,「我都多大了,还吃捏面人,太幼稚了。」

第74章听床

夏箫和林灵从城隍庙夜市走出来的时候都饱的再吃不下一点东西,两人就顺
路走到离城隍庙不远的清晖园里散步。

清晖园里花木葱茏,白天一向游人如织,到了晚上才安静下来。

夏箫一手提着林灵买来的各样东西,一手牵着林灵走在鹅卵石铺就的静谧小
路上。

林灵笑道,「七少帮我打杂提东西,真是天大的面子。」

夏箫道,「天天跟我蛮不讲理,现在倒来说这话?」

林灵倒退着步子走到夏箫身前,歪着脑袋看他,「哦,你嫌我脾气不好?」

夏箫笑着看她,「我不嫌你脾气不好。灵儿,我今天很开心。」

夏箫眼里的温柔让人不自觉的沦陷,林灵停下脚步,柔声开口道,「夏箫,
我知道这段时间我很过分,我其实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我看见你心里就觉得
委屈,就想朝你发脾气,就会想起很多以前的事,可你若真不理我,我又会觉得
难过,真的很难过。我是有些不讲理,可我也不是不想和你好好在一起………」

林灵的声音越来越低,夏箫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宝贝,只要你想和我在一
起,那就够了。其他什么我都愿意为你做,我会对你好,一直好。」

林灵乖乖靠在夏箫怀里,双手搂住他的腰。

夏箫轻轻抚摸林灵柔顺的长发,「你要是永远都像今天这么乖该多好。」

「好啊,我以后都乖乖听你的话,再也不给你找麻烦。」

「真的?」

林灵笑眯眯的抬起头,「当然是假的啦,你想的美!」

夏箫捏了捏她的脸蛋,「小丫头片子,先不和你说这些。我送了你一只金步
摇,你到底要拿什么谢我?」

林灵踮起脚尖,嘟起嘴巴在夏箫嘴上亲了个响的。

夏箫摸了摸嘴巴,「太敷衍了吧!」

林灵娇娇俏俏的搂住夏箫的脖子,小嘴甜甜蜜蜜的贴了上来,舌头主动伸到
夏箫嘴里顽皮的挑弄,夏箫伸出舌头与她交缠,林灵乖巧柔顺的配合着,小胸脯
还抵在他胸口磨啊磨的。

夏箫被她磨的兴起,把她推到路边一棵大树上一边亲一边把手伸到了衣襟里。

林灵勉强从夏箫嘴里逃了出来,喘息着说,「好哥哥,不要,会有人的。」

夏箫只看见她粉红湿润的小嘴微微蠕动张合着,丰盈的隔着衣服诱人的起
伏,夏箫越看越搂不住火,索性打横抱起林灵朝路旁的苇草地里走去。

林灵搂住夏箫的脖子,「去哪儿啊?」

「找个安静的地方疼疼你。」

林灵踢着脚说,「我不要!」

「宝贝儿你今天特别招人喜欢,哥哥非要弄你一次不可。」

「不要吗,哪有人在外面做的。」

「傻丫头,外面有外面的乐趣。」

夏箫走到草地深处,找了片半人多高的草丛把自己的外衣垫在林灵身下,压
着她的身子躺了下来。

林灵抓住自己的衣襟不许夏箫解开,「这什么地方呀,有鬼怎么办?」

「哪有鬼,有鬼也不是我的对手。」夏箫掰开林灵的手,解开她的衣襟和肚
兜,抓住一只嫩嫩的
大力的揉,「小宝贝,想我了没?」

林灵扭着身子躲,「夏箫,你的手太凉了!」

九月底的天气,到了夜间自然是凉。夏箫把手放到嘴边呵了呵,又伸了过来。

林灵两手挡在胸前,「不行,还是凉。」

「多摸一会儿就不凉了。」

「不要啊!凉死了,坏蛋!」林灵拽开夏箫的领子,小手伸进去在他光滑的
胸膛上一通乱摸。

林灵闻着夏箫手上甜腻的蜜液味道,不明所以的靠在他身上喘息。

夏箫听见有脚步声由远及近的走了过来,他悄悄掩上林灵的衣襟,示意她不
要说话。林灵也听到了声音,她看向夏箫,夏箫轻轻摇头表示没关系。他听着走
过来的两人的脚步一个沉重一个轻盈,想来该是一男一女。这么晚了来这种地方,
还能干什么?

一个男子的声音响了起来,「小瑶,我们在这儿坐坐吧。」

然后一个女声回答道,「这么黑,坐这儿干什么?」

「这里安安静静的,我们可以好好说话。」

那个叫小瑶的女孩嗯了一声,两人就坐到了草地上。

林灵睁大了眼睛,搞什么啊,这两个人就坐到了离他们大约不到一丈远的地
方!夏箫用手指点在她唇上,只叫她不要做声。

男子又说,「小瑶,你坐我腿上吧,地上的草太扎人。」

小瑶没说话,林灵不知道她究竟有没有坐到那男子腿上,可惜也看不到。

过了一会儿男子又说,「小瑶,你今晚真美。」

小瑶还是没回话,想来应该正在一脸娇羞状。

林灵忍着笑凑到夏箫耳边很小声的问,「他们要聊到什么时候啊?」

夏箫也小声答她,「还早呢,估计是好戏在后头。」

男子再次开口问道,「你怎么都不说话?」

小瑶低声道,「我说什么呀。」

「小瑶,我真喜欢你。」

那女子婉转莺啼般的嗯了一声,想来表情应该更加娇羞了。

男子说,「我能亲亲你吗?」

小瑶没有说话,草丛那边传出了接吻的声音。

林灵听得脸上越来越红,原来唇肉相碰发出的啧啧声听起来是这样色情而暧
昧。她的眼神对上夏箫,夏箫也正看着她…………林灵移开视线,脸上烧得更厉
害了。

不一会儿,苇草被那两个人压倒了发出哗哗啦啦的声响。

小瑶喘息着说,「翼哥哥,你干什么啊?」

「小瑶,你别怕。」

「啊……你别摸啊,嗯~ 」

「瑶儿,我会娶你的,明天我就去你家提亲。」

「翼哥哥,别摸了吗,好奇怪……」

「小瑶,你的奶子好大,我摸得你舒不舒服?」

「嗯~ 不舒服啊,你放开我………」

「怎么会不舒服?让我吃一吃你就舒服了。」

小瑶惊叫一声,接下来就传来了微小的吸吮声,那个男子似乎正在吮小瑶的
**. 林灵又羞又恼,闭上眼睛使劲掐夏箫的胳膊。都是他不好,非要来这个地方,
现在走又走不了,还要被迫听人家那个………

「啊~ 翼哥哥,你又干什么?」

「好小瑶,让我摸摸。」

「不行!不行啊!我娘说,出嫁以前不可以被……男人得到。」

「翼哥哥,嗯~ 那你就只摸摸,不可以真的……我爹娘知道了会打我的。」

「好乖,我就用手摸摸。」

不一会儿,小瑶就开始低声呻吟了起来。

夏箫凑到林灵耳边说,「宝贝,我觉得还是你叫的最好听。」

林灵狠狠拧夏箫的腰侧,她躺在这里都要尴尬死了,他还在想什么啊!

夏箫被林灵拧的有些疼,他抓住林灵的手不让她用力,两人的身体稍微摩擦
了一下林灵就感到夏箫腿间那炙人的温度,她吓的再不敢动,夏箫兽性大发起来
什么样她最知道。

那边的战况愈发激烈起来,只听得草地上一阵乱响,也不知究竟发展到什么
地步了。

不一会儿就听小瑶尖叫道,「不可以!不可以!你说好了只摸摸的。」

「好小瑶,我要憋死了,让我进去一点好不好?」

「不好!你这样不就是……那个了吗,不可以!」

「我说了会娶你的!」

「翼哥哥,你要先娶我,等洞房花烛夜才好做这个。」

「小瑶,我等不及了。让我进去好不好?我只进去一点,不碰到里面就不会
落红,我只进去一点点,然后轻轻动一动,好不好?」

「呜呜,不好,不好。」

「好妹妹,我要难受死了,你就让我进去一点点,那个膜很深的,进去一点
点不会破,我保证。」

「不,不~ 啊……不要进去啊。」

「乖,我滑进去一点点,就只进去一点点……」

小瑶尖叫道,「疼!翼哥哥,别再往里进了,啊!」

男子气息不稳的说,「没关系,那个很深,让我再进去一点,再一点就好。
别那么紧啊,小瑶。」

「啊!疼死了,你出去啊!」

「乖小瑶,别动。」

林灵听得面红耳赤,小脑袋深深埋在夏箫怀里不肯抬起来。

小瑶低声抽泣着说,「不要动,疼啊。」

男子吸着气说,「很快就不疼了,放松点。」

两人不知道这样纠缠了多久才渐渐顺畅起来。男子干的越发兴起,两人肉体
相撞的声音规律的响了起来。

小瑶娇喘呻吟道,「翼哥哥,你会不会娶我?」

「会,当然会。」

「啊,翼哥哥,你轻点啊。」

「小瑶,你喊我一声相公我就轻一点。」

「相公,嗯~ 相公。」

「小瑶真乖。」

两人琴瑟交合越弄越好,心肝儿肉的叫着自己不觉肉麻,在旁边听床脚的两
人却深深郁闷。

夏箫搂着林灵的身子,咬牙切齿的小声说,「究竟有完没完!」

林灵看着一脸欲求不满的夏箫,心里觉得好笑,在他脸上轻轻亲了一口。夏
箫把头埋在林灵的脖子上,闻着她身上香香的味道,深深叹息。

约莫过了大半个时辰,两人才云雨收住的悉悉索索起身穿衣服。

小瑶埋怨道,「翼哥哥,你明明说好只进去一点,结果就骗我。」

男子笑道,「小瑶,你那里太好了,我进去了就控制不住。」

「我以后再也不相信你了!」

「我回家就跟我爹娘说去,说好了就去你家提亲。好不好?」

小瑶这才较为满意的嗯了一声。

男子又说,「小瑶,我背你回去吧。」

「不要,省得被人家看到了。」

「那我先背你走一会儿,这里又没人。」

男子把小瑶背到背上,两人亲密的说着些体己话,声音随着脚步渐渐远去了。

林灵这才松了一口气,她推开一直压在她身上的夏箫,「那个男人真坏,这
样哄骗小姑娘。」

夏箫笑道,「明明是那个小姑娘太笨。」他嘴上说着话就开始动手去解林灵
的裙子。

林灵抓住夏箫的手说,「不要啦,等会儿再来一对我可受不了。」

夏箫动作强硬的脱下林灵的裙子,露出她两条修长莹白的玉腿,「好妹妹,
我也要难受死了,你就让我进去一点吧。」

林灵小拳头捶在夏箫肩上,「你坏死了,这个也学。我不要,外面好冷,我
要回家躺到香香软软的被窝里。」

夏箫根本不理林灵的抗议,低头吻林灵嫣红娇嫩的小脸,「乖宝贝,哥哥很
快就让你热起来。」

青梅竹马有尽时第74章听床(H)

夏箫和林灵从城隍庙夜市走出来的时候都饱的再吃不下一点东西,两人就顺
路走到离城隍庙不远的清晖园里散步。

清晖园里花木葱茏,白天一向游人如织,到了晚上才安静下来。

夏箫一手提著林灵买来的各样东西,一手牵著林灵走在鹅卵石铺就的静谧小
路上。

林灵笑道,「七少帮我打杂提东西,真是天大的面子。」

夏箫道,「天天跟我蛮不讲理,现在倒来说这话?」

林灵倒退著步子走到夏箫身前,歪著脑袋看他,「哦,你嫌我脾气不好?」

夏箫笑著看她,「我不嫌你脾气不好。灵儿,我今天很开心。」

夏箫眼里的温柔让人不自觉的沦陷,林灵停下脚步,柔声开口道,「夏箫,
我知道这段时间我很过分,我其实是不知道该怎麽面对你。我看见你心里就觉得
委屈,就想朝你发脾气,就会想起很多以前的事,可你若真不理我,我又会觉得
难过,真的很难过。我是有些不讲理,可我也不是不想和你好好在一起………」

林灵的声音越来越低,夏箫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宝贝,只要你想和我在一
起,那就够了。其他什麽我都愿意为你做,我会对你好,一直好。」

林灵乖乖靠在夏箫怀里,双手搂住他的腰。

夏箫轻轻抚摸林灵柔顺的长发,「你要是永远都像今天这麽乖该多好。」

「好啊,我以後都乖乖听你的话,再也不给你找麻烦。」

「真的?」

林灵笑眯眯的抬起头,「当然是假的啦,你想的美!」

夏箫捏了捏她的脸蛋,「小丫头片子,先不和你说这些。我送了你一只金步
摇,你到底要拿什麽谢我?」

林灵踮起脚尖,嘟起嘴巴在夏箫嘴上亲了个响的。

夏箫摸了摸嘴巴,「太敷衍了吧!」

林灵娇娇俏俏的搂住夏箫的脖子,小嘴甜甜蜜蜜的贴了上来,舌头主动伸到
夏箫嘴里顽皮的挑弄,夏箫伸出舌头与她交缠,林灵乖巧柔顺的配合著,小胸脯
还抵在他胸口磨啊磨的。

夏箫被她磨的兴起,把她推到路边一棵大树上一边亲一边把手伸到了衣襟里。

林灵勉强从夏箫嘴里逃了出来,喘息著说,「好哥哥,不要,会有人的。」

夏箫只看见她粉红湿润的小嘴微微蠕动张合著,丰盈的胸部隔著衣服诱人的
起伏,夏箫越看越搂不住火,索性打横抱起林灵朝路旁的苇草地里走去。

林灵搂住夏箫的脖子,「去哪儿啊?」

「找个安静的地方疼疼你。」

林灵踢著脚说,「我不要!」

「宝贝儿你今天特别招人喜欢,哥哥非要弄你一次不可。」

「不要吗,哪有人在外面做的。」

「傻丫头,外面有外面的乐趣。」

夏箫走到草地深处,找了片半人多高的草丛把自己的外衣垫在林灵身下,压
著她的身子躺了下来。

林灵抓住自己的衣襟不许夏箫解开,「这什麽地方呀,有鬼怎麽办?」

「哪有鬼,有鬼也不是我的对手。」夏箫掰开林灵的手,解开她的衣襟和肚
兜,抓住一只嫩嫩的椒乳大力的揉,「小宝贝,想我了没?」

林灵扭著身子躲,「夏箫,你的手太凉了!」

九月底的天气,到了夜间自然是凉。夏箫把手放到嘴边呵了呵,又伸了过来。

林灵两手挡在胸前,「不行,还是凉。」

「多摸一会儿就不凉了。」

「不要啊!凉死了,坏蛋!」林灵拽开夏箫的领子,小手伸进去在他光滑的
胸膛上一通乱摸。

夏箫笑著压下身子,林灵又是尖叫又是吃吃地笑,没多久夏箫就把她弄的服
服帖帖的软在身下。他一手揉著林灵雪白的双乳,一手插在她细嫩紧致的小穴里
快速抽动。林灵衣衫半褪小脸嫣红的细细呻吟,穴口流出的香甜汁液把亵裤和夏
箫的手指都打湿了。

两人正缠绵到趣处,夏箫的手指却突然从林灵的蜜穴里抽了出来,大掌一把
捂住林灵娇声呻吟的小嘴。

林灵闻著夏箫手上甜腻的蜜液味道,不明所以的靠在他身上喘息。

夏箫听见有脚步声由远及近的走了过来,他悄悄掩上林灵的衣襟,示意她不
要说话。林灵也听到了声音,她看向夏箫,夏箫轻轻摇头表示没关系。他听著走
过来的两人的脚步一个沈重一个轻盈,想来该是一男一女。这麽晚了来这种地方,
还能干什麽?

一个男子的声音响了起来,「小瑶,我们在这儿坐坐吧。」

然後一个女声回答道,「这麽黑,坐这儿干什麽?」

「这里安安静静的,我们可以好好说话。」

那个叫小瑶的女孩嗯了一声,两人就坐到了草地上。

林灵睁大了眼睛,搞什麽啊,这两个人就坐到了离他们大约不到一丈远的地
方!夏箫用手指点在她唇上,只叫她不要做声。

男子又说,「小瑶,你坐我腿上吧,地上的草太扎人。」

小瑶没说话,林灵不知道她究竟有没有坐到那男子腿上,可惜也看不到。

过了一会儿男子又说,「小瑶,你今晚真美。」

小瑶还是没回话,想来应该正在一脸娇羞状。

林灵忍著笑凑到夏箫耳边很小声的问,「他们要聊到什麽时候啊?」

夏箫也小声答她,「还早呢,估计是好戏在後头。」

男子再次开口问道,「你怎麽都不说话?」

小瑶低声道,「我说什麽呀。」

「小瑶,我真喜欢你。」

那女子婉转莺啼般的嗯了一声,想来表情应该更加娇羞了。

男子说,「我能亲亲你吗?」

小瑶没有说话,草丛那边传出了接吻的声音。

林灵听得脸上越来越红,原来唇肉相碰发出的啧啧声听起来是这样色情而暧
昧。她的眼神对上夏箫,夏箫也正看著她…………林灵移开视线,脸上烧得更厉
害了。

不一会儿,苇草被那两个人压倒了发出哗哗啦啦的声响。

小瑶喘息著说,「翼哥哥,你干什麽啊?」

「小瑶,你别怕。」

「啊……你别摸啊,嗯~ 」

「瑶儿,我会娶你的,明天我就去你家提亲。」

「翼哥哥,别摸了吗,好奇怪……」

「小瑶,你的奶子好大,我摸得你舒不舒服?」

「嗯~ 不舒服啊,你放开我………」

「怎麽会不舒服?让我吃一吃你就舒服了。」

小瑶惊叫一声,接下来就传来了微小的吸吮声,那个男子似乎正在吮小瑶的
乳房。

林灵又羞又恼,闭上眼睛使劲掐夏箫的胳膊。都是他不好,非要来这个地方,
现在走又走不了,还要被迫听人家那个………

「啊~ 翼哥哥,你又干什麽?」

「好小瑶,让我摸摸。」

「不行!不行啊!我娘说,出嫁以前不可以被……男人得到。」

「乖小瑶,我不破你的处。你娘没告诉你,只有男人的那个放进去你才会流
血落红,我用手摸摸没关系的。」

「我娘……没有说过。可是,你别摸了啊,好羞人。」

「小瑶,你那里有个小洞,里面的肉特别软。感觉到我的手指没有?我的手
指在你的小洞里。」

「翼哥哥,嗯~ 那你就只摸摸,不可以真的……我爹娘知道了会打我的。」

「好乖,我就用手摸摸。」

不一会儿,小瑶就开始低声呻吟了起来。

夏箫凑到林灵耳边说,「宝贝,我觉得还是你叫的最好听。」

林灵狠狠拧夏箫的腰侧,她躺在这里都要尴尬死了,他还在想什麽啊!

夏箫被林灵拧的有些疼,他抓住林灵的手不让她用力,两人的身体稍微摩擦
了一下林灵就感到夏箫腿间那炙人的温度,她吓的再不敢动,夏箫兽性大发起来
什麽样她最知道。

那边的战况愈发激烈起来,只听得草地上一阵乱响,也不知究竟发展到什麽
地步了。

不一会儿就听小瑶尖叫道,「不可以!不可以!你说好了只摸摸的。」

「好小瑶,我要憋死了,让我进去一点好不好?」

「不好!你这样不就是……那个了吗,不可以!」

「我说了会娶你的!」

「翼哥哥,你要先娶我,等洞房花烛夜才好做这个。」

「小瑶,我等不及了。让我进去好不好?我只进去一点,不碰到里面就不会
落红,我只进去一点点,然後轻轻动一动,好不好?」

「呜呜,不好,不好。」

「好妹妹,我要难受死了,你就让我进去一点点,那个膜很深的,进去一点
点不会破,我保证。」

「不,不~ 啊……不要进去啊。」

「乖,我滑进去一点点,就只进去一点点……」

小瑶尖叫道,「疼!翼哥哥,别再往里进了,啊!」

男子气息不稳的说,「没关系,那个很深,让我再进去一点,再一点就好。
别那麽紧啊,小瑶。」

「啊!疼死了,你出去啊!」

「乖小瑶,别动。」

林灵听得面红耳赤,小脑袋深深埋在夏箫怀里不肯抬起来。

小瑶低声抽泣著说,「不要动,疼啊。」

男子吸著气说,「很快就不疼了,放松点。」

两人不知道这样纠缠了多久才渐渐顺畅起来。男子干的越发兴起,两人肉体
相撞的声音规律的响了起来。

小瑶娇喘呻吟道,「翼哥哥,你会不会娶我?」

「会,当然会。」

「啊,翼哥哥,你轻点啊。」

「小瑶,你喊我一声相公我就轻一点。」

「相公,嗯~ 相公。」

「小瑶真乖。」

两人琴瑟交合越弄越好,心肝儿肉的叫著自己不觉肉麻,在旁边听床脚的两
人却深深郁闷。

夏箫搂著林灵的身子,咬牙切齿的小声说,「究竟有完没完!」

林灵看著一脸欲求不满的夏箫,心里觉得好笑,在他脸上轻轻亲了一口。夏
箫把头埋在林灵的脖子上,闻著她身上香香的味道,深深叹息。

约莫过了大半个时辰,两人才云雨收住的悉悉索索起身穿衣服。

小瑶埋怨道,「翼哥哥,你明明说好只进去一点,结果就骗我。」

男子笑道,「小瑶,你那里太好了,我进去了就控制不住。」

「我以後再也不相信你了!」

「我回家就跟我爹娘说去,说好了就去你家提亲。好不好?」

小瑶这才较为满意的嗯了一声。

男子又说,「小瑶,我背你回去吧。」

「不要,省得被人家看到了。」

「那我先背你走一会儿,这里又没人。」

男子把小瑶背到背上,两人亲密的说著些体己话,声音随著脚步渐渐远去了。

林灵这才松了一口气,她推开一直压在她身上的夏箫,「那个男人真坏,这
样哄骗小姑娘。」

夏箫笑道,「明明是那个小姑娘太笨。」他嘴上说著话就开始动手去解林灵
的裙子。

林灵抓住夏箫的手说,「不要啦,等会儿再来一对我可受不了。」

夏箫动作强硬的脱下林灵的裙子,露出她两条修长莹白的玉腿,「好妹妹,
我也要难受死了,你就让我进去一点吧。」

林灵小拳头捶在夏箫肩上,「你坏死了,这个也学。我不要,外面好冷,我
要回家躺到香香软软的被窝里。」

夏箫根本不理林灵的抗议,动作利落的解开自己的裤带放出肿胀的阳具,把
林灵一条腿从亵裤里面拽出来曲著按在地上,另一条腿搭在自己肩上,窄臀一挺
热热的就捅了进去。

夏箫抓住林灵的腰直接开始抽动,小丫头嘴上说不要,底下却是湿的。他低
头吻林灵嫣红娇嫩的小脸,「乖宝贝,哥哥很快就让你热起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