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团锦簇】(06下)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六章 环环相扣 下

宿舍的灯光一直到凌晨五点才熄灭,张文海早早就睡下了,他准备第二天去
找贺婉欣聊聊楚冰的事。回国这些天来,张文海几乎没做过体育锻炼,这让他感
觉很不好,学校里有现成的塑胶跑道,他正好可以利用。早上张文海正在跑道上
做蛙跳,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向他走来。

「真有闲工夫啊。」贺婉欣直接拦住了张文海,「陪我逛个街吧,顺便给你
买身衣服。」

贺婉欣上身是黑色低领打底衫,外套了一件西瓜红的披肩,下身则是及膝的
深灰色窄裙,左手提着一个黑色的小包,脚踩一双普通的白色休闲鞋。

「你这个包挺好看的。」张文海说道,「感觉你提着大小正合适。」

「你不认识这个牌子吗?」贺婉欣把包上的一排字母展示给张文海,「这是
纪梵希,不过是高仿的,正品只有我谈生意时才会拿。」

「既然有真包,怎么不背?」

「要你管。」贺婉欣翻了一个白眼,「我那个正品包是红色的,感觉和衣服
冲突了。」

「再买个黑的不就行了,反正对你来说也没多贵。」

「我很节俭的。」贺婉欣说道,「有两三个好包和配套的衣服,正式场合穿
一穿就行了。」

张文海问道:「你刚才说要给我买衣服?」

「当然了,你现在可是广益女校的门面,不能穿得太寒酸。」贺婉欣说道,
「马上到秋天了,学校要招一批新生,你的形象很重要。」

贺婉欣突然想起张文海的为人,立刻补充道:「先说好,你可不许打她们的
主意,说不定当中还有未成年人呢。」

「在你眼里我就是个大色狼吗?」张文海无奈地摇了摇头,「好像我一见到
女人就想弄上床似的。」

「难道不是吗?」贺婉欣说道,「你刚来不到一周,就搞上了四个女人,竟
然还大言不惭地想追我。」

「我怎么觉得我成功率还挺高的?」张文海说道,「你要真不想见我,开除
我可以达成目的,但你并没有这么做。」

「去死吧你!」贺婉欣扭过头说道,「不用你陪我了,我自己去。」

张文海绕开贺婉欣,继续做起了蛙跳。

「站住!」贺婉欣都不知道自己该是一个什么情绪,「我约你逛街,你不是
应该欣喜若狂吗?怎么看起来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你就是约我上床我都不会欣喜若狂的。」

「混蛋!大色狼!三句话不离那点破事儿!」贺婉欣俏脸涨得通红,「你到
底跟不跟我去?」

「去,当然去。」张文海说道,「你是因为我右手才受的伤,理所当然该我
帮你提东西。」

「我就是没受伤,你也得帮我提东西,谁让你想追我呢。」

「你说的也有道理,可要是她们四个女生也逛街,我该帮谁提呢?」

「你……」贺婉欣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就不能不
提她们吗?」

「行是行,不过你们早晚要见面呀。」张文海说道,「要想一家人其乐融融
的,这些小事情必须要提前考虑好。」

「混蛋!混蛋!混蛋!」贺婉欣用力踢向张文海,却被他轻而易举地躲开了。

「好吧,不提她们几个。」张文海说道,「我问你个问题,你可不许再生气
了。」

「什么问题?」

「你爸真的是突发脑溢血死亡的吗?」

「你问这个干什么?」

「你就说是或者不是。」

「是。」贺婉欣说道,「他很早以前就查出动脉瘤了,医生说是连续熬夜工
作导致了动脉瘤破裂。」

「那你们为什么要在三年后才举行葬礼?」

「因为我接手广益的时候才二十岁……」

「我要听实话。」张文海打断了她,「根据我在网上查到的资料,你们举行
葬礼之前,广益集团突然开始大规模裁员,当时一共裁撤了七十个人。」

「公司裁员很正常的吧……」贺婉欣不敢和张文海有目光接触。

「是,一般的裁员很正常。」张文海说道,「可你们裁完人之后立刻又开始
招聘,而且职位几乎与被裁掉的人一模一样。」

「这又能说明什么?」

「说明你并非真的想裁员,而是在清洗。」张文海说道,「我在应聘保安的
时候就猜到了商业间谍的事,恐怕两年前的裁员情况差不多。」

「这都是你的猜测,并没有证据。」

「你是要跟我玩法庭辩论吗?」张文海说道,「如果这里面的秘密不能让我
知道,你就干脆明说,如果可以让我知道,你最好一五一十全告诉我。」

「我……」贺婉欣犹豫了很久,「你为什么对我爸的死这么感兴趣?」

「因为他是被人害死的。」张文海说道,「我不希望你也被人害死,所以必
须调查清楚。」

「对不起,我……」

「你怕我也是他们的人,是吗?」张文海说道,「你不愿意说,我也不勉强,
但你同样也不能对别人说,知道吗?」

「对不起。」贺婉欣再次道歉,「我不应该怀疑你。」

「怀疑我是正确的选择。」张文海说道,「在这种局面下,怀疑能给你带来
安全。」

「我知道是谁害死了我爸。」贺婉欣说道,「但当时如果我不接受自然死亡
的结论,执意要求法医验尸的话,恐怕我和我妈就有危险了。」

「不办葬礼是为了麻痹对方。」

「没错,我对内谎称我爸抢救成功,但是落下了残疾,需要进行康复训练。」
贺婉欣说道,「他们以为阴谋没有得逞,于是慌张之下露出了破绽,这才让我慢
慢抓住线索,将公司里的内鬼全部清了出去。」

「害死你爸的人身份弄清楚了吗?」

「我没有证据,但我爸早告诉过我是谁干的。」贺婉欣说道,「你知道继先
实业吗?」

「知道,以前是硕渠最大的民营企业,近几年被你们广益压下去了。」

「继先实业一直在我爸手下吃败仗,所以他们就对我爸怀恨在心。」贺婉欣
说道,「继先实业有个副董事长叫杨克山,他手下有一名职业杀手叫沈进,我爸
说过如果他在公司突然死了,一定是这个沈进干的。」

「你需要我杀了这个沈进替你报仇吗?」

「别,他手里有枪。」贺婉欣说道,「而且这个沈进只不过是个小卒子,他
背后还有一大堆将帅,只有打掉那些人才有用。」

「知道对手是谁就好办。」张文海拍了拍贺婉欣的肩膀,「放心吧,咱们一
定能赢的。」

「继先实业结构很复杂,它是一家中外合资企业,中国的老板叫徐继先,也
就是董事长,还有一个神秘的美国老板,没人知道他是谁。」贺婉欣说道,「你
能不能帮我找找美国的关系,查一下这个人?」

「包在我身上。」张文海感觉队长那边已经快查到了。

「谢谢你,文海。」贺婉欣说道,「给我点时间,等我想通了,一定会和你
在一起的。」

「我帮你是因为我喜欢你,而不是想要你的任何酬谢。」张文海隐约觉得贺
婉欣的语气和某个人很像,但他想不起来了,「不过我还真有个忙想让你帮,学
校有个叫楚冰的学生,她可能遇上了经济方面的问题。」

「楚冰是谁?你怎么认识的?」

「援交网站。」

「张!文!海!」贺婉欣将手里的包重重地抡在张文海身上,这一次他没有
躲避。

贺婉欣最终还是帮张文海挑了一套很高档的纯黑色西装,十多万元的总价着
实将他吓了一跳。

张文海提着包还不断抱怨着:「真不懂,几件衣服凭什么卖这么贵。」

「这叫档次。」贺婉欣说道,「你不能整天都穿着耐克阿迪之类的吧。」

「可我不喜欢西装,很影响身体的动作。」张文海说道,「我还是喜欢作战
服,又舒适又实用,运动装也行,就是外观不够威武。」

贺婉欣说道:「你已经不在海豹突击队了,享受一下普通人的生活不好吗?」

「也对。」张文海看了看手里的袋子,「我应该很快就习惯了。」

「哎,你穿军装的时候,很帅吧。」

「我不知道。」张文海实话实说,「我们执行任务的时候一般全副武装,看
不见脸。」

「看不见脸啊。」贺婉欣调侃道,「那肯定更帅了。」

「其实我是整个小组里面最矮的,如果只看外观的话我简直弱爆了。」张文
海说道,「有时候会有电视台找我们录像,他们都不让我出镜,说是会破坏全队
的气质。」

「那他们录像的时候,你在干什么?」

「我不能说,说了你又得生气。」

「哼,我早就料到了,臭流氓。」贺婉欣说道,「你在美国也有一大堆女人
吗?」

「一百零四个。」

「多少?」贺婉欣瞪大了眼睛,但并没有生气,或许是因为离得实在太远了。

「一百零四个。」张文海说道,「不过只是简单的肉体关系,双方都没有投
入感情。」

「美国果然开放。」贺婉欣不知为什么,突然对张文海的风流韵事产生了兴
趣,「这么多人里,有没有特别离奇的情况?」

「比如?」

「比如同时和姐妹两个人上床。」

「那太多了。」张文海说道,「母女一起上床的都有,算不上离奇。」

「天哪,你真变态!」贺婉欣惊叹道,「母女一起,要怎么称呼你?」

「叫我名字啊,比如Richard或者张,要不然嘞。」

「我还以为又叫爸爸又叫老公呢。」

「你才变态。」张文海说道,「脑子里整天都想点什么东西。」

白色别墅里,徐城腰部用力挺动着,一名空姐趴在地上,腿上丝袜被撕破,
撅起屁股迎合着身后男人的动作,嘴里发出短促的呻吟声。

「这次碰见警察,你们的表现不错,从明天开始可以放假一个月。」

空姐的双手死死扣进地毯里,勉强从唇间挤出几个字:「谢谢徐少。」

徐城快速抽插了几下,将生命精华喷洒在空姐的狭小甬道内,对方也同时达
到了顶点,身子软绵绵地倒下,将地毯弄湿了一大块。

徐城边穿裤子边说道:「我怎么感觉你越来越浪了。」

「徐少太厉害,都把人家干成小淫娃了。」空姐媚眼如丝,看得徐城心情一
阵大好。

「看在你这么懂事的份上,给你多放一周假。」徐城说道,「另外再打给你
三十万,出去好好玩一趟。」

「徐少。」疯子推门走了进来,看见地上趴着的空姐,便开口问道:「我来
早了?」

「来得正好,这骚货还在兴头上,你可以来一发。」

「我没时间。」疯子说道,「警察把我家翻了一遍,我怀疑他们可能找到了
什么东西。」

「你不是都带走了吗?」

「应该都带走了,但我不确定有没有遗漏的。」疯子说道,「另外这次领头
的警察就是上次假扮空姐的那个。」

「操,这臭婊子没完了。」徐城说道,「不过就算查到你是谁也没事,我给
你找的新住所应该很安全。」

「徐少,我觉得很奇怪,警察怎么会找到我家?这次行动陈队完全不知情,
要不是他急中生智,我可能就被堵在家里了。」

「陈队不知情,说明调查你的不是警察。」徐城也想不通,「可别人就算想
调查,也没这个能力呀。」

「你说会不会是贺婉欣?」

「不可能,她要有本事查到你,早就行动了。」徐城说道,「不过你这么一
说我倒是想起了另外一个人。」

「那个神秘的保安。」疯子一拍手,「对了,肯定是他。」

「神不知鬼不觉就查到了你家的位置,倒真是特种部队的作风。」徐城说道,
「他妈的本来一片大好的局面,怎么就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人!还他妈不知道从
哪儿来的!」

「这个人很厉害,我派去盯他的人没一个能盯上,我怀疑他刚见到贺婉欣那
天,已经发现我在跟踪了。」

「但他并没有甩掉你。」

「是,怪就怪在这个地方。」疯子说道,「我有个想法,但感觉不太靠谱。」

「说说看。」

「他会不会是贺平说过的那个秘密武器?」疯子说道,「可贺平死了这么久
他才来,未免有点太晚了吧。」

「不,你说的很有道理。」徐城说道,「如果真是这样,那就能解释为什么
他突然出现在硕渠,而且第一时间就见了贺婉欣。」

「还有一点说不通。」沈进说道,「贺平被杀前的举动,说明他已经意识到
了危险,既然他手上有这么厉害的人物,怎么会被沈进轻易得手?」

「除非那个时候他来不了硕渠。」徐城说道,「比如说……」

「受伤!」二人异口同声。

如果他们知道张文海是为了追求贺婉欣无意之中来的硕渠,会不会一口老血
喷在地上?

「需要养上五年的伤一定非常重。」疯子说道,「他基本上能够完全恢复,
说明医院的水平很高。」

「把咱们的人往北京上海派。」徐城当机立断,「就查国内最好的几家医院。」

「还有一种可能,贺婉欣在美国上的大学,贺平可能在那边有熟人,说不定
那个男人是在美国接受的治疗。」

「美国咱们没办法,只能请求大老板帮忙。」徐城说道,「我立刻去找我爸,
这件事不能再拖了。」

张文海可不知道徐城他们歪打正着,竟然真的查向了美国,不过就算知道他
也会不担心,因为张文海的材料只有白宫才有,任何人试图调查他,无功而返恐
怕是最好的结局了。

另一方面,字母小组的效率再一次得到了体现,才过去不到二十个小时,队
长就给张文海发来一封邮件,内容足足有十五页之多,而且图文并茂,一看就知
道是队长亲手写的。

「这家伙就是对朋友太好了。」张文海自言自语道,「不知道他退役的时候
会有多少人送他。」

资料当中有很多细节,足以证明继先实业的外方老板就是孤芳会的残余势力。
徐继先在美国考察生意时认识了孤芳会,双方臭味相投一拍即合,于是徐继先利
用自己在中国的身份帮孤芳会余党洗白,而孤芳会则暗中给徐继先提供大量资金
支持。一人搭台一人唱戏,一家所谓的中外合资企业就这样在硕渠落户,慢慢做
大的同时也将触手暗中伸向了城市的各个角落。

本来一切都很顺利,直到贺平的出现打破了这种局面,他的商业天赋实在太
高,不仅从继先实业建立的牢固大网中撕开了一个口子,还越做越大,隐隐有超
越之势。但继先实业并非单纯的企业,于是贺平死了,然而贺婉欣再次狠狠地抽
了他们一个大耳光,广益不仅没有倒,反而比贺平时期还要强盛,所以贺婉欣自
然也就成了孤芳会新的眼中钉。

「终于,一切都连接起来了。」张文海删掉了邮件,心满意足地微笑着,
「现在还剩下最后一个问题,小警花,就等你来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