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女】(26)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二十六章酒后虐杀

泡妞泡来杀身之祸,这种概率估计应该去买彩票了,不过红毛此时可笑不出
来,亲眼目睹同伴惨死在张倩妮腿下,差点吓尿了一地。开玩笑,夺命剪刀腿不
是电影里才会出现的桥段吗?

「来啊~ 让人家见识一下降龙堂的实力~ 赢了我就能快活了喔!」张倩妮用
暧昧的眼神看着他,唇边吐出一点粉红嫩舌舔舐,仿佛眼前的是美味佳肴,恨不
得立即吞入口中。

「我,我骗你的,我只是太子党一个无名小卒。你,你别杀我。」红毛说话
都开始打结巴,与之前在酒吧的风光潇洒简直判若两人。他的确不是什么降龙堂
的一级成员,充其量只是太子党一名普通小弟,平时也就是拿把破砍刀吓唬吓唬
那些老实人,比如那个被讹了一瓶人头马的家伙。这种货色哪里及得上双手(双
脚?)沾满无数男人鲜血的张倩妮。

「呵呵呵…你太谦虚了,人家以后还得仰仗你呢不是吗?」张倩妮说着向红
毛迈开步伐,甜美的微笑,性感的猫步,却隐藏着即将爆发的虐杀欲。

都说狗急跳墙,抑或是兔子急了也会咬人。凭着最后鼓起的一股勇气,夹杂
着求生欲望,红毛悄然抽出了别在腰间的匕首,在张倩妮越来越靠近的时候猛地
冲上去,锋利的刀尖直指心窝,显然是你不死我便亡的势头。

一抹冷笑从张倩妮嘴角泛起,这样的攻击对付一般人也许奏效,但对她却是
毫无作用。只见张倩妮闪身一侧,紧接着一记凌厉的扫腿重重击在红毛的胸口,
后者登时感觉像是被沉重的铁锤击中一般,弓着身躯飞了起来,而后跪在地上。
剧烈的疼痛令红毛额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那瞬间呼吸出现了短暂停歇,仿佛连
心脏停止了跳动。这个女人太恐怖了!

「起来啊~ 像个男子汉站起来反击啊~ 」张倩妮用轻快的语调挑逗着,就站
在面前,离那柄匕首的距离很近,好像有意要引红毛袭击自己。

这的确是个更好的机会,前提是对方没有防备。红毛又喘了几口气,攥紧匕
首再次向张倩妮进攻,结果自然也是没有得手。张倩妮后撤一步,玉腿高高扬起,
长靴狠狠击中红毛的下巴,顿时鲜血四溅,还有几颗牙齿在空中飞舞下落。这次
不仅仅是牙齿遭殃,由于空间狭小,红毛倒飞的过程中后脑磕在墙壁上,差点又
给昏过去。

「来呀,起来继续呀~ 」张倩妮眼神中的嗜血光芒越来越明显,她是见不得
血的——就像鲨鱼闻到血腥味一样,会变得越来越残暴!

「不…不…我不行了…你放过我吧…」红毛挨了这两下,已经打心眼里害怕,
两条腿不停哆嗦着站都站不起来,匕首更是不知掉哪儿去了,何谈反击?

「你真是让人家失望呢!」张倩妮走到红毛分叉的两腿之间将右脚从靴中脱
出,紫色的丝足缓缓伸过去,最终踏在他的咽喉上。

温暖的脚掌抵着喉结,一点一点用力将它踩陷下去,红毛渐渐感到呼吸困难,
任双手如何使力去搬张倩妮的小腿却无法撼动分毫,到最后竟半口气也吸不进鼻
中。他在丝足的踩踏下痛苦而又万分无助,眼珠瞪得跟灯泡那么大,些许口水顺
着嘴角滴落下来,看似是要蹬腿而去了。

也许是不想这么快就结束,张倩妮又将丝足移开,顺便脱掉了另一只长靴,
那双美妙丝足踩在地上沾染了不少灰尘,她却浑然不觉似的开始缓缓撩起短裙,,
露出一双被紫色天鹅绒丝袜包裹着的修长大腿。

一时间红毛看得竟忘记了痛苦,尤其是张倩妮转过身去将香臀对着自己,两
团臀瓣浑圆挺翘,在丝袜里朦朦胧胧的诱惑至极,险些让人飙出几十两鼻血来。

「傻小子,没见过女人的屁股吗?」张倩妮回首瞧着他媚笑,眸中似水,面
若桃花,色如凝霞。她还从未将自己身体上的隐秘部位予以人见,这次可能是酒
意催情,做出如此大胆举动,却又不免有些羞涩。

「……」红毛使劲咽了口唾沫,喉咙里又干又痒,很想一亲芳泽。

「混蛋,不许再看啦!」她撅起朱唇,带着一股嗔意,好似当初那个娇羞的
少女,将香臀往红毛脸上一坐,半倚着身子不至于令其感到压力过大而无法支持。

能与张倩妮的香臀亲密接触,这不知是红毛几世修来的福分,不过其本人却
身在福中不知福——想来也是,自己的口鼻都被臀沟夹入其中,空气稀薄得只剩
一阵茉莉清香能赖以生存。更何况这面上所坐之女乃刚刚夹死绿毛,差点又杀了
自己的凶手,哪里还有心思享受。那么现在这个高佻美女想要干什么?恐怕只有
她自己知道。

一边感受着下面粗重的气息对大腿根部的刺激,张倩妮用丝足玩弄起有些短
小的命根。不算小巧的丝足踩在上面如同滚着一根擀面杖,时而碾转,时而揉踩,
技巧比起桃子与吴暖月稍显逊色,但哪个正常男人能经得起美女如此挑拨?很快
红毛的命根坚硬如铁,直挺挺地立起来,暴露出男人最大的弱点——两颗蛋蛋。

忽然间张倩妮的举动开始变得粗暴,除了用足跟踩住两颗蛋蛋使劲地碾动,
还将全身重量渐渐地压在红毛脸上。单单依靠脸部来支撑一个百来斤的身躯,他
感觉脖颈都要被压断了,更别说脆弱的蛋蛋还承受着丝足的蹂躏了。

而对张倩妮来说这仍旧是一场发泄虐欲的游戏,只不过她一改以往的风格,
不那么血腥但结局也不变,红毛终究逃不掉死亡的命运,首当其冲就是他的命根
子。丝足还在用力踩踏着,蛋蛋的疼痛越来越强烈,那种感觉就好比一根针慢慢
扎进皮肤里,是漫长而煎熬的痛楚。红毛在臀沟里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拼命想
要逃离那看似香艳的美臀陷阱,然而他的挣扎似乎将张倩妮的欲望全数点燃,非
但被控制得更加挣脱不得,丝足碾压的力道之大仿佛要把蛋蛋硬生生踩爆…

终于「噗」地一声闷响,红毛那两颗可怜的蛋蛋真的被丝足的足跟碾成了扁
状,裆下一片殷红,其本人也因强烈的疼痛而晕厥过去。泡妞未果反成太监,这
应该是比死还悲哀的后果了…

……

次日下午,桃子将还在睡懒觉的张倩妮叫醒,「倩猪,快起来!我们要出发
去暖月家啦!」

张倩妮睡眼惺忪地瞧了一眼,慢慢悠悠从床上爬起来,一边挠着蓬松得乱糟
糟的长发,一边用撒娇的语气说道:「哎呀,好困呢,你让人家再睡会嘛!」

「睡你个头。真是的,你昨晚去哪儿了,大半夜才回来?」

「去哪儿了…忘了…」张倩妮是那种酒后睡一觉就什么都忘了的类型,昨晚
踩爆了红毛的蛋蛋后她又用丝足接连踩断了十根手指、三条肋骨以及两个膝盖骨,
最后碾碎喉咙了事,比起以前将男人虐踩得残肢断体的真是仁慈太多了…

「真是服了你,快起来吧。诶,对了,你昨晚欺负扬扬了吧?!我回来的时
候他还晕在床上呢!」想起这事,桃子那强大的占有欲就涌现出来,就是好姐妹
也不能随便玩弄她的私人物品!

「嘻嘻,有吗~ 我忘了~ 」张倩妮俏皮地吐了吐舌头,趁桃子还没反应过来
赶紧冲进卫生间反锁起来,然后哼着歌,听着门外的咆哮,愉快地洗漱。

「死倩倩!早知道昨晚先赏你一顿剪刀腿夹死你算了!」桃子气呼呼地喊道,
突然又想起那个刘立勇最后东倒西歪落荒而逃的滑腻模样,不禁一阵好笑。原本
打算回来找张扬再发泄一下未了的欲求,结果那孩子躺在床上毫无动静,吓得她
以为是死了呢。

这会张扬正在为女王特供的高级餐厅里吃点心(长身体的时期就是容易饿),
周围坐着形形色色的女人,有胖有瘦,有美有丑,但有着一个共同点——都是女
王,脚下蹲着一只「狗」,张着嘴巴等待主人的施舍。呆在这么一群女人之中,
张扬感到很有压力,他是唯一一个坐着吃东西的男性,时不时就有令人极不舒服
的目光看过来,也许是诧异这个小男孩竟胆敢坐着进食吧。毕竟这里是女权至上
的女王宫殿,所有男人只有跪着或趴着的份儿,违背者将受到十分严厉的惩罚,
更严重的甚至会遭到生命制裁!

张扬呆了一会儿实在感觉如坐针毡,于是起身要走,不料忽地撞在一团软绵
绵的物体上,鼻间幽香袭人,极是好闻。

「小弟弟,怎么这么不小心呢?」这声音柔和细腻,听起来悦耳得紧。

张扬循声抬头望去,只见一个极漂亮,大约十七八岁的姐姐,容颜甜美可人,
气质高贵典雅,宛如古代皇家贵族。然而眉宇间却流露出一丝天生的妩媚,真是
一张纯真的天使和魅惑的魔鬼完美结合的绝世面孔,就连已经惊为天人的太子妃
吴暖月与之相比竟也输去了半分。

「这小东西真没礼数,竟敢用肮脏的眼神亵渎我家小姐!」那美女旁边一个
相貌相对平凡的女子站了出来,估摸也是十七八的岁数,见张扬一言不发只盯着
人瞧便大声呵斥。

「小月别这么说,你看他颈上又没项圈,当然不是这里的奴隶了,多半是哪
个女王的弟弟或者孩子吧。」

「噢…」那被唤作「小月」的女孩悻悻地退到后面。

「小弟弟,坐下来一起吃吧?」

「啊,不了。我姐姐还等着我呢。」张扬说着就要绕开而走。

「你敢拒绝我家小姐?!」小月又吼了起来,抓住张扬的胳膊不放,力气之
大令人挣脱不得。

张扬有些慌了,从没见过这么霸道的女孩,情急之下也不知该如何是好。这
时「救命稻草」出现了——他的女王姐姐,桃子和张倩妮正巧也来到餐厅(因为
张倩妮一上午没吃东西也饿了)。莫非会有一场「战争」发生也说不定?

「苏妙玉?!」张倩妮看到那两个女孩后突然发出惊讶的声音,惊讶之中竟
又藏着一丝戒备,似乎如临大敌。

「倩姐姐,好久不见。」那个拥有绝美容颜的女孩闻声后也将目光投射过来,
露出一个友善的微笑。

她们…是熟人还是敌人?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