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卧底】(05)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五)

张小天赤裸着身子,挺着射精后稍微疲软点的肉棒站在黑暗的办公室内,隔
着玻璃向下望去,淫邪的看着渐行渐远的钟思婷和她婆婆。「我可爱的钟老师,
你既然已经选择臣服在大肉棒之下,那么这辈子都别想再逃的开命运的束缚……
哈哈哈……」

趁着天黑,在保安四处巡逻的时候,张小天熟练的翻墙而出,直接一个出租
车奔回家中。除了害羞躲在云朵后面的月儿,谁也不会知道夜色笼罩下的校园层
发生过让人难以启齿的交易,一个本分的人妻和淫邪的恶魔做了一场难堪的交媾。

回到家里已经快十二点了,当张小天小心翼翼的打开门的时候,发现灯火通
明的客厅里,自己的父母居然都没有睡觉。

父亲正一脸严肃,带着怒意看着自己。而母亲坐在边上,一边安慰发怒的父
亲,一边用眼睛张小天传递着信息。

「爸,还没睡呢?我刚刚去同学家玩了会,现在就去睡觉!」张小天实在不
愿意面对老爹的一张臭脸。他虽然平时胆大妄为,做事情无法无天全凭个人喜好,
但是他知道,这一切都是靠着家里的关系,直白点就是别人是给他老爹这个市纪
委书记面子。

要不然那些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几十年,三教九流的人物怎么会对张小天这个
初中生言听计从?

「你给我站那!」

看着这个儿子,张建国也是头疼万分,一方面有点望子成龙的极高期望不能
实现的愤怒,另一方面是对这个整天都给他找麻烦的不耐烦。作为市级领导班子
核心人物,主要市级领导,主管全市的纪检监察工作组的一哥,稳做纪委一把手
的张书记平日里工作不知道有多忙。

或许是工作太忙疏于管教,又或许是妻子对孩子太过宠溺。反正张建国知道
自己的这个儿子可不是一个老实本分的人。

通过各种渠道和人脉,张建国或多或少的知道一些这孩子干的事情。甚至还
和另外几个犹如人渣一样的同龄人并称『清源四少』!

一想到这个带着侮辱的名称,张建国就有点气血不顺,指不准那几个老对头
在后面怎么笑话自己。再一看唯唯诺诺的站在一边的张小天,一股邪火就涌上胸
头。

「给我滚过来,站那么远干什么?」

张小天老妈被吓了一大跳,看着丈夫一张黑脸,连忙拉住,「老张,你这是
干什么?有话好好说,冲孩子发什么火!」

转过头对张小天问道,「小天,跑哪去?现在才回家,不知道爸爸和妈妈有
多担心?」

「妈,那个,那个,我去同学家打了会游戏,玩着玩着就忘了时间……」

张建国一脸的不信,他深知自己的这个儿子是个什么货色,指不准就去什么
地方鬼混了。

「小天啊,下次别这么晚回家了,害的妈妈担心,晚上吃过饭了么?」

「吃了,在同学家一起吃的。」

「行,你先回屋吧!我和你爸爸还有点事情要说。」

「好的,爸,妈,我先回屋了。」说着,张小天逃也似的跑回自己的小屋中。
『终于逃过一劫,还是老妈帮我。』

一声不吭的张建国看到儿子回了房,也就没有再出声呵斥。这个在清源市呼
风唤雨,人人敬畏的大领导,看样子在教育下一代上面确实是无能为力。

「好了,好了,老张,小天只不过还小,以后会慢慢懂事的。你也别太着急!」

「他小个屁,他……」

张建国实在不想再回想之前发生的好几件事情。那些事情如果不是公安局的
张局长私底下通风报信,而刚好有几个有关系有背景的人找上门来办事情,自己
不得已才做了几个幕后交易,才把这小子犯下的错擦干净。

指不定这小子现在已经去了少年劳教所服劳役,而自己这个纪委书记也算是
到头了。自己家庭都经营不好,自己的儿子都教育到劳教所去的人,有什么资格
做全市百姓的父母官?

「怎么了?老张,小天是不是犯错了?……」

「没有,就是看他那整天不爱学习,窝囊样子就来气。」

「哎!你怎么说话呢!小天不仅仅是你儿子,他还是我的宝贝儿子,你不喜
欢,我喜欢!!!」

「行行行,我不和你说这个了,慈母多败儿!」

「你……」

「不提这个,你说这次上面下来这么多人,到底是想干什么?」

「你是纪委书记,我又不是!你不知道,难道我知道啊。」

张建国一想,也是。这个清源市要是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估计全市范围内
有一个算一个,都是两眼一抹黑。

「哎,但愿不要出什么意外情况!」

话说,张小天这头好不容易躲回了自己的房间,不用担心随时可能会暴起的
父亲。安静的躺在自己的床上回想着钟思婷完美的少妇身躯和高潮时尖锐的淫叫。

「咚咚咚……小天,睡了么?」

「妈,还没睡,准备了。」

张妈妈宠溺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不知不觉都这么大了。想起他刚出生的时候
才那么一点点,浑身的皮肤都皱在一起,难看死了。

慢慢的小婴孩开始长大,第一次叫妈妈,第一次学会自己走路,第一次自己
吃饭,第一次自己穿衣服。那个怕黑的小孩开始哭啼啼的去了幼儿园,然后小学,
现在终于上了初中。

一想到自己身上分割下来的小东西,很快就会上高中,考大学,毕业后参加
工作,有了自己的人生,找到属于自己的另一半,过着属于他自己的人生。

张妈妈一想到这些就有点心酸,可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小天,今天你爸爸不是故意骂你的,这几天他工作特别忙,你要体谅他。
知道么?」

「嗯,我知道的。」

虽然听到了儿子肯定的回答,但是看着张小天一脸的无所谓,张妈妈还是非
常担心。作为一个传统华夏女性,家庭被她放在第一位。她非常害怕这对经常不
见面,缺少沟通的父子留下什么心结。

「小天,听妈妈的,别和你爸生气,刚刚我说了他,他也知道自己态度不好。」

「妈,真没事啊!我自己的老爸,我还真能生气么?」

「真棒,我儿子太懂事了!我和你说啊,你爸今天回来告诉我说,这几天不
要乱走,市里可能会有大事情发生。」

「嗯?什么大事情?」这下把张小天的好奇心勾了起来。他知道,自己老爹
作为市里实权派人物,居然说会有大动作,那么这件事情肯定不小,至少也要波
及到全市的范围。

「具体什么事情,我也不清楚,你也不用打听了,反正你爸说是上面派了好
多军方和特别部门的人下来,现在已经直接接管公安和武警的指挥权……别的就
不知道了,你也别瞎担心。真要出事,至少咱们家不会有问题。」

「哦,我知道了。」

「OK!小天,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上课呢!」张妈妈舒心的得到了这对
父子俩没有心结的答复,心里非常的开心。俏皮的拽了一个英文单词,转身关了
张小天卧室的灯就离开了。

漆黑不见五指的卧室内,张小天静静地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到底是什么
事情,居然来了这么多的大人物,还惊动了军方和有关部门?』他绞尽脑汁也想
不出个所以然来,『算了,就是天塌下来也有老爸他们这些高个子的人挡着,我
还是专心玩我的美人吧!话说好久都没有去那个地方了,哪天有时间该去看看,
顺便把一号房归置一下。』

邪恶的魔鬼也抵不住睡意的侵蚀,而沉睡中的恶魔更加骇人心神,因为不知
道什么时候它会突然惊醒,暴起弑人。

早起的太阳总是那么懒散,坐在出租车内的张小天更是睡意昏沉。一大早就
被准备出门的老妈喊起来,睡眠时间完全不够。

「这位同学,你的校服呢?」正跟几个同伴同学一起,准备进校园的张小天
被人突然拦住。

昏昏沉沉,睡意正浓的张小天只想赶快到教室补觉。被人这么一拦,心里顿
时非常不爽。

『哎哟,好漂亮的女孩。』张小天眼前一亮,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面前这
个女孩个子和张小天差不多高,可能还稍微矮上一点点。穿着一身合体的校服,
头上两条乌黑滑亮的小辫子编织的异常整齐,一张粉嘟嘟的小脸正睁着微微眯起
的笑眼看着张小天。

『这是哪来的小萝莉,太可爱了』女孩一身校服的清纯,配上萝莉幼齿的面
容,直接击中了张小天内心的征服欲望,死死的盯着这个拦路女生。

虽然幼稚但与生俱来的女性自我保护意思,让张雪莹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对面
这个没穿校服的男学生正不怀好意的打量着自己。

「你是哪个班的,叫什么名字。」耗了好几分钟,连周围路过的学生和老师
都觉得气氛有些异常,停下来围观的时候,张雪莹渐渐地扛不住男生肆无忌惮的
强势眼色。

「嘿嘿……你告诉我名字,我就告诉你名字!」张小天看这个长得像一个糯
米糍娃娃一样雪白粉嫩的女生,就有一种玩弄和破坏这一切的欲望,本能的调戏
着。

「不可能!你快点说你的班号和名字,别挡着别的同学走路……」张雪莹强
撑着,勉强的在张小天淫邪的目光下笔直的站着。

张雪莹内心深处已经在颤抖,这个男生的眼光好像有着魔力,仿佛可以扒开
自己的校服,透过自己可爱的小束胸,碰触到自己娇嫩的肌肤。

「天哥,怎么了?还不进去……」这时两个平时和张小天玩的好的同学也发
现了被拦在校门外的张小天,马上就忠心的过来维护张小天。

「张雪莹,你什么意思?还真拿鸡毛当令箭!」刚刚赶过来的两个人中,有
一个比张小天大一点,今年上高一,显然认识这个可爱的小萝莉,一口就叫出了
她的名字。

「张雪莹,真好的听的名字,就像这个人一样,肌肤如雪,晶莹剔透。」张
小天果然是狗胆包天,光天化日之下在校门口就口花花的调戏高年级的萝莉学姐。

邪邪的看着张雪莹已经冒汗的俏脸,「我叫张小天,初中部二年级一班的。
你要记得我,很快我们就会见面的!」

「恶心死了,谁要记得你这流氓的名字。今天,我非把你们班的分数全都扣
了。叫你再调戏我……」看着那个越走越远的背影,张雪莹感到一阵阵的讨厌。
就差对着张小天的背影吐一口口水了。

「大炮,先别去上课,陪我抽根烟去。」

「好嘞,天哥,我先去探探风……」

所谓抽烟的地方在校园单独划出来的地理园内,这里处于学校偏僻位置,园
内的东西已经年久未休,属于基本上很少同学和老师会出现的地方。但这里是坏
孩子的天堂,打斗约架,抽烟泡妞都在这里。

这大早上,连坏同学都懒得出现时间,却有两个身穿校服蹲在草丛里的躲着
抽烟的学生。

「大炮,今天那个叫张雪莹的是你们高中部的?」

「哎哟,我说天哥怎么拉我过来抽烟,原来是为了她呀!」

「别他妈废话,赶紧的!!!」

「行行行,这个叫张雪莹的是这个学期才转过来的新生,听说是老城乡那边
搬过来的。」

「哦?老城乡的!?那她们家有钱来着么?」

老城乡属于清源市繁华地区之外的乡下地方,在市政府的规划蓝图上至少十
年内没有有关于老城乡的改善计划。而老城乡的居民和经济开发区的居民简直就
是两个世界的人,相互都生存在同一个城市,却没有哪怕一点点的交集。这也是
张小天诧异张雪莹从老城乡搬过来读书的事情。

「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听别的人说,好像之前她们家条件确实不怎么
样,不过她有个大她几岁的姐姐,在国外的什么大型科研机构工作,听说都移民
了,估计是赚了钱,把她弄到这来的吧。」

「哟呵,出国上班呢?牛气啊」张小天还是知道厉害关系的,虽然他在清源
市还可以牛气一下,或者说靠着外公在天南省内都能玩得转,但是全国厉害牛逼
的人多了去了。他张小天算老几!

『看样子,这个张雪莹没有这么简单搞定……还要再想想办法!』对张雪莹
不能像钟思婷那样。

钟思婷家庭背景简单清白,张小天可以确定自己把她吃的死死的。而这个张
雪莹家庭其实比钟思婷更加不堪,但是她有一个拿了绿卡,移民国外的姐姐。万
一张雪莹出了什么意外,她姐姐直接闹翻了天,那就是外交事件了。闹大了不说
自己的老爸打不打死自己,能不能保住自己都两说。

所以这件事情,还要多多琢磨一下。

想了一上午都毫无头绪的张小天整个人都有些烦闷。刚好中午学校午休,也
该去放松一下了。

选谁呢?

「等会吃完饭,咱们去门口的星巴克喝咖啡吧!」

「好哇!好哇!好久没喝星冰乐了。」

「我要一大杯热巧……」

人满为患的学校食堂里全是中午放学后排队打饭的学生。其中一个桌子被三
个漂亮的女生霸占,周围的男学生都或偷偷摸摸,或望眼欲穿的看着,而路过女
生大都带着讨厌的鄙夷。

「咦?静静,你去不去啊?!」

「啊?去哪?」

「我说你这段时间怎么了,整天都不在状态,时不时的就走神!!!」,
「是不是恋爱了?」

「哪有!不要乱说,就是想点事情,想出神了……」

「别害羞嘛!我们清源高中的大校花,是不是在想男人了?……」三个女人
一台戏还真是很有道理,叽叽喳喳的声音吸引了不少周围男生的眼光。

「不要乱说,再……再乱说,看我不撕了你的嘴……」被人调侃的就是我们
清纯可爱的大校花,李甜静。

原本清纯无暇的李甜静在落入了张小天这个淫荡恶魔的手中,经过这段时间
的性爱的调教,已经开始散发出不同于别的同年纪女生的稚嫩,那股女人的风采
已经在她身上微微漏出端倪。

『想男人么?这还有什么想不想的,就是自己不想,那个邪恶的男人也会来
摧毁自己,一件件的趴下自己的衣服,然后……』想到那一次次被男人的大肉棒
送上绝点的高潮,体会风口浪尖的兴奋。李甜静白皙的脸颊慢慢布满了殷红。

「门口的星巴克?好啊,我……」,「叮……叮……」

正准备答应的李甜静被突然想起的短信声打断。

「好啊!我……我……中午还有点事情,就不一起去了!」

「嗯?别啊!静静,你都好久没和我们一起聚会了,今天一起吧!都不耽误
下午上课。」

「雯雯,我有点不舒服,中午想回去躺一会,你们去吧!」

「静静,你没事吧!是不是那个来了?要不我们送你回去吧!!!」

「没关系的,你们中午去那好好玩,我就先回去了」

说着,李甜静端着食堂的饭盘,在无数男生倾慕的眼神中,犹如一个不可碰
触的女神飘然离开。

李甜静离开食堂后,不顾中午烈日对娇嫩肌肤的暴晒,一路尽量躲避同学或
者老师的注意,独自一人走向学校操场的阴暗处。

「静奴,你来了?」

「静奴,见过主人。」

张小天一个人在这个无人发现的角落里好像潜伏的猎豹,无声无息。而谁都
不可能想象的是,犹如女神一样的李甜静,在进入这个狭小空间后,就跪在张小
天的脚下。

还说着『拜见主人』这样恬不知耻的话,哪还有一个女神该有的气质,哪还
有一个女生该有的尊严。

看着这个跪倒在面前李甜静,张小天很满意。这姣好的面容,这青春紧绷的
肌肤,娇嫩的身体,就连她的灵魂都已经被自己牢牢地抓在手里。

「呃……嗯……」

张小天直接脱下自己的裤子,把已经勃起的肉棒,不经任何犹豫直接插入跪
倒在地的李甜静的口中,巨大的尺寸让已经含过很多次的小嘴还是很难适应。

李甜静被突然插入的肉棒吓了一跳。可让她心如刀割的却是,当大肉棒直接
插入嘴中的时候,自己虽然难受,内心却没有一点的抵抗。

自己的舌头居然不受控制的去服侍男人肮脏的龟头,自动分泌的口水去清洗
还带着尿渍的包皮,白皙的手本能的去握住遗漏在外面的男根,熟练的来回撸动。

李甜静感到一阵阵的害怕。自己变了,自己已经习惯了恶魔的调教,自己对
这个男人的胯下无比熟悉,可以随时发现他的兴奋,本能的做出动作让他爽,把
他服侍的更舒服。

张小天的手,拂过含住大肉棒的女孩的头发,玩弄着这张女神一样精致的脸。
顺着青筋凸起的脖子,直接从校服领口处插了进去,抓住了女孩已经开始发育很
丰满的乳房,一边抓着乳房的嫩肉,一边用手指夹着乳头来回搓弄。

李甜静奋力的长大了自己的樱桃小口,企图容纳更多的肉棒。原本光滑洁白
的脸上已经一片红云。因为用了吞吐男人的胯下之物,脸的两侧都凹了进去。

「想不到吧!这么可爱的女生,如女神一样被人捧在手里的李甜静,居然在
学校借着午休时间,跪在男人胯下,吞吐男人的大肉棒……想不到哇……」

李甜静不做一点反应,小嘴继续奋力的吞吐着肉棒,两只手飞速的撸动着肉
棒根部。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和调教,她已经慢慢对这些原本难以接受的淫词浪
语不动于衷。

而且她也逐渐了解和熟悉这个男人的喜好和恶趣味。『这个时候,你越是反
抗,越是感到难堪,他就越是起劲,会不断的折磨你,让你感到绝望。』

「叮……叮叮叮……」

「喂?是我,小天……」

「陈叔叔,有点事情还是要麻烦你,嗯嗯嗯……对,是我的一个同学,叫张
雪莹,高一的。」,「嗯嗯,好的,到时候我和我爸说一声……别客气,陈叔叔!
先这样,我挂了!」

一边享受着美女校花的口交技术,一边幻想着下一个目标,张雪莹,这样一
个甜美幼齿的小可爱,被自己压在身下进行疯狂抽插的时候,她还会不会发出甜
美的淫叫?

张小天不知道,但是他想试一试。

「静奴,快一点,再含深一点……要来了……啊!!!」

男人抱着女人的头颅,就像是抱着一个玩具,进行疯狂的抽插。而李甜静熟
练的尽量长大嘴巴,以供男人的大肉棒可以在自己的口中进出。

一双手轻轻柔柔的抚摸着男人胯下的两个蛋。

男人的喷射还是像以前一样的有力,力度还是那么的强烈,熟悉的口感,让
李甜静都有些迷上了这个味道。

抓着男人射精后稍微有些软下去的阳具,轻轻地含在口中,用少女纯洁的津
液清洗干净,然后帮他穿好内裤和裤子。

「很不错,静奴,你现在的表现已经很棒了!」

「谢谢主人的夸奖,都是主人调教的好。」

低眉顺眼的李甜静似乎特别和张小天的喜爱,越看越喜欢的张小天拉低了李
甜静的头颅,在她脸上轻轻问了一下。

李甜静也松了一口,终于不同担心会影响下午的上课了,而且『主人今天心
情似乎很好,居然这么温柔的吻了自己!』既然主人今天心情好,不如……

「主人,静奴想问一件事情,可不可以?」

「嗯?说吧!」

「刚刚听主人打电话,说是要调查高中部一年级的张雪莹?不知道她怎么得
罪主人了?」

「哟,静奴!你认识这个叫张雪莹的人?」

……

李甜静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到底说认识呢?还是说不认识呢?也不知道主
人打听张雪莹到底是为了什么?

「张雪莹这个人,静奴……静奴认识……不知道,主人想……」犹豫了半天,
李甜静还是说了出来。

「对啊,我都忘了,静奴也是高中部,而且还是学生会的文艺部部长……来
来来,给主人说说这个叫张雪莹的事……」

「她……」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