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团锦簇】(08上)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八章明与暗的交点 上

永兴酒吧关门歇业了,但里面的气氛可一点都不轻松。李老板、徐城和疯子
三人坐在吧台,一名头发斑白的中年男性坐在沙发上,身旁跟着五名保镖。

「沈进死了,你们知道吗?」中年人说道,「我听说是你们让他去杀人的。」

「是我。」徐城说道,「我让他杀的人和贺婉欣关系密切,好像是贺平的帮
手。」

「我提供的情报。」李老板说道,「我从咱们的监听软件当中分析出了目标
的行程安排。」

疯子说道:「我一直在监视着那个男人,除了沈进咱们之中没人能杀他。」

「可是沈进死了。」中年人说道,「那个男人究竟是什么身份?」

「他以前在海豹突击队服役。」徐城说道,「我们得到这个消息是在沈进离
开之后,你们也知道他在执行任务时根本联系不上。」

「徐城收到消息以后立刻就过来通知了我,可那是沈进手机已经关机了。」
李老板说道,「要是再提前半个小时……唉。」

疯子说道:「有他在我们不可能对付贺婉欣,他先是策反了我们在女校的眼
线,然后帮警察找到了我家,还利用自己的外籍身份迫使陈队长离职,短短几天
我们几乎快被他弄成瞎子了。」

「副会长,我们需要启用『噩梦』」李老板说道,「或者让杨叔赶紧回来。」

「杨克山在欧洲有很重要的事,再说他直接听命于会长,我叫不动他。」中
年人说道,「至于『噩梦』倒不是不能用,可一下子都用起来动静太大,我先从
『眠』给你们调来三个人,这次不能再鲁莽行动了。即使是『噩梦』,也和海豹
突击队不在一个重量级。」

「副会长,我们能不能试着拉拢他?」徐城说道,「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
他似乎很好色。」

「可以接触看看,但小心别暴露你们的身份。」

「另外还有一件事。」李老板说道,「我准备关掉地下赌场,免得招来无谓
的麻烦。」

「陈队长没有复职的可能了吗?」中年人擦拭着手表的表面,「关掉也好。
另外老鼠区好像起了个新的帮派,你们派人去接触接触,看看有没有合作的可能。」

「我去吧。」疯子说道,「龙虎帮就是我搭上的。」

「说到龙虎帮,文涛还有回旋的余地吗?」

「难。」徐城说道,「估计没个十年八年出不来了。」

「你们把龙虎帮剩下的喽啰们归置归置,全都介绍给老鼠区的新帮派。」中
年人说道,「本地的黑道你们比我熟,这方面的事我不好插手。」

广益集团大厦门前,张文海背着一个旅行包,面对向上的阶梯叹了口气。早
起锻炼之后,他发现保安室的淋浴设备突发故障,这实在令人郁闷不已,想到贺
婉欣办公室里也有一个小浴室,他打算借用一下,只是三十八层楼梯并没有那么
好爬。

「哎,你已经把隔间装好了。」推开办公室的门,张文海觉得自己体能恢复
得不错,这一次明显要轻松得多,「这样很好,从外面看不见的话,就很难埋伏
你了。」

「你在和谁说话?」贺婉欣突然出现在张文海身后,「看起来三十八层楼对
你来说不算什么啊。」

「哦,我还以为你在隔间里工作。」张文海回过头,发现贺婉欣两手空空,
「你不会是在监控里看到我,专门躲起来的吧。」

贺婉欣问道:「为什么我就不能是有事外出呢?」

「很简单,你办公室门开着,说明你没准备离开公司,那么离开就应该是因
为工作上的事。」张文海说道,「可你既有电话又有秘书,什么工作非得让你离
开办公室呢?而且你回来时两手空空,总不会董事长去给职工送东西吧。」

「你又不是董事长,怎么知道我每天要做什么工作?」

「我不知道,但我觉得你在公司里走路不会刻意放轻脚步,即使你平常喜欢
穿休闲鞋,在这么安静的环境下脚步声也会非常明显。」

「原来是这样,这次算你猜对了。」贺婉欣说道,「你来找我有事吗?」

「保安室的淋浴坏了,我借你的用用。」张文海说着话自己打开浴室门走了
进去。

「哎!」贺婉欣没来得及阻止,就被张文海关在了门外,她坐回办公桌前自
言自语道,「什么人嘛,都没问问我同不同意。」

贺婉欣看了两眼各部门的报表,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起身走到咖啡机前,
拿起一包没开封的新咖啡豆,冲泡好两杯咖啡端回办公桌上。

张文海正好洗完澡出来,端起一杯尝了尝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喝这种?」

「切,沃尔玛热销款,最适合你这种没有品位的人了。」

「档次是低了点,可是喝起来也没什么讲究。」张文海边喝边说道,「关键
你常喝的咖啡可不是这一款,别又是专门为了我买的吧。」

贺婉欣俏脸一红,立刻辩白道:「只是碰巧打折而已,谁会专门给你买。」

「既然你也喜欢喝,正好我还有半包,干脆给你送过来。」张文海说道,
「反正我没有咖啡机,只能放桌上当摆设。」

「好吧,我承认,就是专门给你买的。」贺婉欣说道,「我还买了一台咖啡
机,本来准备下午给你送过去,正好你自己带走吧。」

「什么情况,员工发福利了?」

「看你工作辛苦,奖励你不行啊。」贺婉欣说道,「我需要出差一周,晚上
就走。」

「我跟你去。」张文海说道,「没人保护你,我怕孤芳会趁虚而入。」

「放心吧,我和谭丽丽一起,她会保护我的,而且孤芳会内部分裂,可能没
工夫管我。」贺婉欣说道,「话说你怎么知道孤芳会内部分裂了?」

「因为沈进想杀我。」

「这有什么不对吗?」

「从我来到硕渠市开始,孤芳会的人就一直在暗中监视我,至少他们认为是
暗中,那怎么会突然变得激进,让沈进来杀我呢?」

「也许是他们觉得时机成熟了呗。」

「那么陈队长又该怎么解释?他出现的时间可远远早于接到报警的谭丽丽。」
张文海说道,「这足以说明沈进杀我的同时陈队长就在附近,可那里明明是谭丽
丽的巡逻区域,所以陈队长的出现很奇怪。」

「也有可能是巧合啊,比如陈队长去那里办私事,听见枪响才赶过去的。」

「办私事需要带上那么多警察吗?他到的实在太快了,几乎就在我杀掉沈进
的同时,不仅如此,他还能准确找到我的房间。」张文海说道,「那家旅馆有条
背街小巷,平时几乎没有人,所以沈进才会选择从窗户突破,可陈队长居然只凭
枪声传来的方位就找到了那里,要知道这可是在白天,城市里有各种各样的声音
都会造成干扰。」

「那就是说……」

「没错,陈队长一定事先就知道沈进会在旅馆动手杀我,所以他应该也是孤
芳会的人。」

「有道理。」

「在这个前提下,他出现在旅馆的动机就很奇怪。」张文海说道,「首先陈
队长有可能是为了接应沈进,那么他和沈进应该事先会有所沟通,但沈进是从窗
户进来的,他要想接应也该留在小巷,而不是直接上楼。」

「你认为他其实是冲你去的?」

「只能这样解释,不然他看见沈进倒在地上,为何没有一点犹豫,连问都不
问直接把我带走了?」张文海说道,「也就是说他不仅知道沈进会杀我,还知道
我比沈进厉害,或者说他希望我把沈进杀掉,这才会直接上楼。」

「原来是这样。」

「还不止。我这种情况明显属于正当防卫,只要稍一调查就可以定性,所以
按照正常程序,我很快就能离开警局。」张文海接着分析道,「而陈队长直接把
我带到了一间没有监控设备的屋子,无非是想先行审问,弄清楚我到底掌握了多
少情况。」

「他问到了吗?」

「当然没有。他还想吓唬我,可是手枪被我缴了。」

「想想觉得好滑稽啊。」贺婉欣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发现矛盾了吗?」张文海说道,「一方面派沈进来杀我,另一方面却好像
早知道死的人会是沈进,这说明什么?」

「哦,所以你才说孤芳会内部分裂了。」贺婉欣说道,「他们这是借刀杀人
啊。」

「你曾经说过,沈进是杨克山的手下,对吗?」

「嗯,这是我爸告诉我的。」

「所以要么是沈进背叛了杨克山,要么是孤芳会里有人想要对付杨克山。」
张文海问道,「你觉得哪种可能性更高?」

「我不知道。」贺婉欣说道,「杨克山也好,沈进也好,我都不认识,只是
听我爸说过。」

「我也不认识他们,可这不影响我推理。」张文海把喝完的咖啡杯放到桌子
上,「这个就代表杨克山,他能有沈进这样的手下,说明在孤芳会里有较高的地
位。」

张文海又拿来一粒咖啡豆扔进杯子里说道:「这颗豆代表沈进,假设他要脱
离这个杯子的束缚,需要做什么呢?」

「要是咖啡豆会动,就从杯口爬出去呗。」

「那他必须先知道杯口在哪。」张文海说道,「而且还要确保爬出杯口能落
在桌子上,而不是掉地下。」

「你究竟想说什么?」

「我想说如果我是沈进,在背叛杨克山之前一定会做好准备,找好下家是必
须的。」张文海把咖啡豆从杯子里拿了出来,「那么谁会让沈进来杀我呢?既然
本意是让他死,应该不是他找的下家,那就只能是遭到背叛的杨克山,但沈进既
然已经背叛,为什么还会听从对方的命令?只能是因为他想继续卧底。」

「卧底?」

「对,就是卧底。」张文海说道,「你发现了吗,经过分析,其实之前我提
到的两种假设逻辑上是一致的,也就是说孤芳会内部肯定有人想要对付杨克山,
而他就是我们接下来需要重点关注的人物。」

「仅凭沈进和陈队长的行为,你就能想到这么多事。」贺婉欣觉得不可思议,
「你们海豹突击队是不是还兼职做侦探?」

「一个理智的行为一定会透露某些信息,做得多错得多就是这个道理,所以
才会有『最小努力原则』。」

「既然这样,我就想办法帮你打听打听杨克山,如果有消息就告诉你。」贺
婉欣说道,「学校正上着课呢,你还是赶紧回去吧。」

「我还得跟你说一件事。」张文海嘱咐道,「如果你开车遇到了交通事故,
在警察到场前一定要锁好车门,无论如何都不能下车。」

「为什么?」

「我想了想,这大概是孤芳会对你下手的唯一办法。」张文海说道,「他们
现在知道了我的身份和实力,有可能会通过我身边的人来要挟我。」

「谁是你身边的人!」贺婉欣再一次脸红了,「照顾好你学校里的四个女人
吧。」

永兴酒吧内,孤芳会副会长已经带人离开,剩下的三人依然在一起商量着。

徐城说道:「李老板,第一步已经成了,接下来咱们该做什么?」

「先缓一缓,我没料到这件事的后果会这么严重。」李老板说道,「现在副
会长态度不明,杨叔的动向咱们也完全不知道,我想等到局面再清晰一些,才好
计划后面的事。」

「李老板,按说这是你和徐少的事,我这个跟班不该多说什么。」疯子说道,
「但既然我也参与其中,那就是和你们一起赌上了全部身家性命,别的事我不管,
但有一点我必须要说。」

「说说看。」

「杨叔势力再大,咱们一点点挖总能挖掉,可目前咱们谋划的所有事都是从
自己的视角出发,完全没有顾及外界的干扰。」

「你是说海豹?」

「我们让沈进去杀他,结果固然不错,可万一他因此对孤芳会心存敌意,保
不齐还会发生什么对我们不利的事。」

「这点你不用担心。」徐城说道,「大老板说过,孤芳会发源于美国,和海
豹突击队之间早就结了不少梁子,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会把我们视作敌人的。」

「被人撵得到处跑也可以叫结梁子?」李老板说冷笑道,「往自己脸上贴金
这种事儿,那帮老外做起来可真是轻车熟路。」

「不管他们怎么说,总之只要海豹和咱们作对,就不是一个好消息。」疯子
说道,「老子已经两次差点落入警察手里,不想再有第三次了。」

「没事,咱们近期都收敛一点,不会被抓住把柄的。」徐城说道,「等你去
老鼠区联系那个新帮派的时候,记得稍微伪装一下,可能有便衣埋伏在附近。」

「放心吧,改变走路姿势是我的拿手好戏。」疯子说道,「咱们就真的没办
法弄死那头海豹吗?」

「怎么弄?咱们连他在中国用的名字都不知道。」徐城说道,「他在美国叫
RichardZhang,可我拜托航空公司的人查了查,并没有用这个名字
乘飞机的人。」

「也许他不是从美国飞来的。」李老板说道,「凭咱们的能力,想要查出他
的姓名还得想点别的办法。」

「也许咱们可以直接去问。」徐城说道,「找个女人去,反正咱们手底下什
么样的都有。」

「美人计恐怕无效。」李老板摇了摇他,「我之前派去控制他的三个女人,
不仅没给我们提供有用的线索,反而成了他的私宠。」

「我倒真想认识认识,看看他有什么厉害的调教手段。」徐城说道,「一晚
上降服三个女人,就是我的老师也做不到呀。」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