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名嫒人妻】(04)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四章给儿子口交的妈妈

已经凌晨三点了,学校寝室关门,我那老爸估计又找小卖部的李婶风流快活
去了,我也没有回去的想法。

这个点了,还有谁没睡呢?我摩挲着下巴。

那家伙,应该还没睡。

想到这里,我拿起手机,翻到了他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嘟嘟——

等了好半天,那边才接起电话。

「喂——江——啊——渝啊,找我干什么。」

电话那边传来年轻的男声,一边喘息着,一边和我说话。

我细细一听,就听到了女人的嗯嗯声还有滋滋的水声,应该是在口交吧,如
果正在做爱的话,这家伙十有八九不会接电话的。

「你妈在给你口交呢?」我调笑道。

「嗯,世上只有妈妈好嘛,嘿嘿。」那家伙也不矫情,就应了下来。

是的,跟他口交的应该就是她妈妈,也是一个美少妇。

谁也不会想到,青月集团董事长宋晓沁,那个世人都垂涎三尺的女人,竟然
跟她儿子有这种关系。

「嘶——妈,阴囊也舔一下。」电话那头,他对他妈妈说,随后我听到了吸
允声。

「我等会来你家睡一觉。」我说。

「怎么,不在许江璐那里?」他有点疑惑。

「没有,她儿子突然回来了。」我语气中还是蛮遗憾的。

「什么——?」他明显有些讶异和担心,不过她妈妈应该发力了。

「嘶——啊——妈——吞深一点!」

半天后,他才回我:「你没被抓到吧?」

「当然没有。」我感觉还是挺好笑的。

「许江璐啊,那样的尤物,打一炮真的感觉少活十年都愿意呀。」他感叹。

「嘶!妈,我错了——错了!我不敢了,你再咬就流血了,妈!」他突然连
连求饶。

我噗嗤笑出声来。

说真的,就算许江璐真的脱光了躺在他面前,他也不会去动她的,我太了解
他了。

他爱她的妈妈,一点都不比她妈妈爱他少。

他曾经跟我说过,他要一辈子跟她妈妈在一起,相依为命,执手到老。

说好是一辈子,少一天,都不是一辈子。

他们之间真的有很感人肺腑的爱情,还有亲情。

从小他爸就死了,他妈一个人,拒绝了所有的男人,一边照顾年幼他,一边
经营着他爸爸留下的小公司。

这宋晓沁真的是个奇女子,在商业一途上竟然有常人难以理解,堪称可怕的
嗅觉。

强硬的手腕,理智的决断,妖孽般的天赋,这一刻彻彻底底展露出来。

仅仅十年时间,她的公司在全国都赫赫有名,市值估计达到千亿元。

但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彻彻底底爱上了她的儿子,我的兄弟,周寒。

也是他,帮我走后门进了这所大学。

我祝福他们,这一段不被常人理解的爱情,悖于道德的爱情,犹如狂风大雨
中的树苗,他们饱受风雨,却彼此不离不弃,坚韧相依。

我一直认为,在爱情里,可以不理解,不祝福,但你绝对不能反对,哪怕你
明知道最后结局是鲜血淋漓。

爱了,那便完了。

Loveisthebest,theworldistherest。

他们的爱就像情人像坐在破旧的吉普车上,烟雾弥漫,颠簸的向前驶着,迷
茫,又幸福。

我曾经看过一部电影,叫《春光乍泄》,讲述的是两个男人分分合合的爱情
故事。

整个故事像灰尘弥漫的黄昏油画,咿咿呀呀拉着二胡,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街
头,他靠在玻璃上,点燃了廉价的香烟。

结局,黎耀辉站在伊瓜苏大瀑布下,他说,我始终觉得,站在瀑布下面的,
应该是两个人。

我看到何宝荣抱着毯子,哭得歇斯底里,看得动容。

简直是爱情的圣经。

不论性别,身份,爱上的那一刻,什么都没有了,有的,只是眼前的那个人,
和飞蛾扑火的信念。

「那你快来吧,和我妈也打一炮。」

他在电话那天说着,连忙挂断了电话,应该是忍不住了吧。

没错,他爱他的妈妈,但他同时是一个极度的绿母情节者。

他从一开始认识我就是因为我是个鸭子,但他不介意,也没嘲笑过我。

我们呼过一根烟,玩过一样的女人,一起吃过饭,撸过串,睡过同一张床。

我一直觉得,像我这种身份的人,不值得,也不配拥有友谊,只有他,那样
待我好,把我当亲兄弟。

寂寞的时候,所有人都一样。

所幸,周寒,带我走了出去,他是真把我当兄弟,我感受的出来。

第一次去他家服侍他妈妈时,他妈妈难受抗拒得落泪,他妈妈只爱他,或许
还有她逝去的丈夫。

她无法忍受一个自己不爱的人骑在自己身上,无法忍受一个自己不爱的人将
精液射在她口中、脸上。

但是她儿子有极严重的绿母情节,所以她忍住了。

那一次是我最难受的服务体验,像强奸一样,她哭着,下面干涩无比,你问
她,算了吧,她又会摇头,说,没事的。

我用了无数种姿势,她都无法情动,我像干尸体一样,她叫都不叫,只是默
默配合。

很难受。

她的爱人、她的儿子就在旁边注视着打手枪。

此后宋晓沁哭着跟他儿子说以后不要这样,他儿子不想答应,又不好拒绝。

最后她做出了妥协让步,以后只能是我,任何人都不行,周寒才答应。

我当时快哭了,那样难受的体验,要不是宋晓沁容姿美艳,我绝对会半路就
跑的。

当时我才刚刚入行,没有现在这么大牌,所以不好拒绝,只能接受。

还好之后宋晓沁明显放开了许多,渐渐爱液也有不少,之后我和他儿子慢慢
的交往中,看对方都蛮顺眼的,就结为兄弟。

想到这里时,我已经走到了他们的别墅区,距离许江璐的不远不近,富豪都
住这一带。

这是一栋不逊色于许江璐的别墅,我虽然有钥匙,还是敲了敲门。

「来了,小渝。」

门一开,亭亭玉立的站着一位美少妇,气质妩媚妖艳,五官精致。

宋晓沁知道是我,细细打量着,妙目异彩连连。

「来,阿姨看看你,哟,几天没见,又长帅了哦。」

说完她凑身过来吻我,顺便指尖在我裤裆那轻轻点了一下。

其实从称呼就能感受的出来,一般特别喜欢,或者爱我的顾客,她们都讨厌
我叫她们阿姨什么的,喜欢叫我的名字,甚至喊我渝哥哥,以此忘记年龄的差距,
离我更近一点。

宋晓沁不同,如果不是她儿子,她看都不会看我一眼的,她心中只有她的儿
子,就算她丈夫死而复生,她也只会选择她儿子。

我很羡慕周寒,有这么一个深深爱着她的妈妈,许江璐或许爱我,但也爱不
到这么深。

以后……或许会吧。

在我有了那个计划后,许江璐就必须永远是我的,我的禁脔,任何人都不得
触碰。

男人总是把女人的爱当做一种征服之后的贡品,惬意的享受着。

这是男人的天性。

现在,这么多年了,宋晓沁对我也是有感情的,她也把我当做的爱人,但,
我明白,我一辈子都比不过周寒。

当然,我也没想比过他。

这么说吧,有一千万,朋友的话宋晓沁会给一百万,闺蜜的话五百万,我的
话九百万,而周寒,不仅仅是这一千万,她会恨不得再去借,去抢,去偷,弄来
钱,再把自己一起全部给他。

这就是爱。

爱情和亲情结合的爱。

「宋姨,别,今天我跟周寒有事说,然后睡个觉,明天我有事要做。」

我笑着拒绝宋晓沁拉下我的裤拉链。

宋晓沁倒也不勉强,起了身,笑语盈盈道:「那好,你们哥俩聊聊,我也去
睡了。」

她工作不忙,早就培养了几个忠心耿耿又有能力的下属掌管事业,所以经常
跟周寒玩到半夜。

「好。」我点点头,走到了大厅。

周寒家购置的都是RocheBobois的家具,满满的法国西方风格,
价格当然极令人瞠目。

周寒就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沙发满是爱液。

空气中充满了情欲处歇后的淫糜气息,和之前许江璐卧室中何其相像。

周寒正拿着她妈妈的黑色丝袜,放在鼻子底下闻着,我笑骂了一句,死变态。

「渝哥,嘿!」周寒打了个招呼,嘿嘿一笑,不以为意,继续闻着她妈妈的
丝袜。

这应该是wolford的丝袜,七百左右一条,黑色蕾丝的,有吊带,这
个奢侈品牌的丝袜极薄,穿着很舒适,许江璐也比较喜欢这个牌子的。

像这种黑色蕾丝的性感丝袜,除了我和周寒,别人一辈子都看不到。

在外人印象中,宋晓沁永远清冷傲然,高不可攀,每次她外出总会把自己裹
的严严实实的,然绿母情节严重的周寒大为不爽。

没办法,他和她妈妈承诺了,只有我和周寒能看到她的这样的打扮,她也绝
不允许周寒偷拍她的照片放到网上去,打马赛克都不行。

我想起宋晓沁那曼妙雪白的躯体,一时间有点口干舌燥。

不过已经很晚了,我也不想耽搁了明天的计划,只好忍住。

「寒哥,跟你说个事。」

…………

周寒看着我,有点吃惊。

「我艹,你他妈的想让许江璐彻彻底底爱上你?」

我点点头:「只有这样,我才能想办法搞上姚安晨。」

周寒知道我喜欢姚安晨,他放下她妈妈的丝袜,缠在他肉棒上,想了一会,
说:「你确定,许江璐是赵霖的妈?这也太狗血了吧?」

我无奈点点头,咬牙切齿:「我要让赵霖一无所有。」

「嘿,照我说,你就放弃姚安晨,你能把到的妹子海了去了,别在一棵树上
吊死啊。」

我斜着眼睛,说:「你放弃你妈,我给你一千个漂亮妹子,你干不干?」

「嘿——嘿嘿!」周寒没话说了,点点头说:「说不定赵霖回家之前还和姚
安晨打了一炮呢!」

「你他妈想死吧?」我怒目而视。

周寒哈哈大笑,说道:「好,我帮你这个忙,嘿,这赵霖敢抢你的女人,真
的活的不耐烦了。」

我也点点头,答谢道:「明天麻烦了。」

「不说了,咱俩洗洗睡吧。」我伸伸懒腰,从桌上捡起另一条黑色丝袜:
「给我打一炮啊!」

「切!拿去拿去!」周寒也起身,打算洗澡睡觉了。

洗了澡,我躺在松软的大床上,香喷喷的,似乎还有宋晓沁的肉味体香,我
深深闻了一下。

拿起丝袜套在肉棒上,瞬间我就忍不住「嘶」了一声。

丝袜当真是专门为男人而设的,那触感,摩擦时脆弱的龟头无比的舒适。

我想起姚安晨那一双美腿,纤长笔直,雪白诱人,大腿浑圆,脚掌纤瘦,脚
后跟细细的跟小腿相连。

十个脚趾甲上很洁净,脚趾精致可爱,让人恨不得含住吸允。

说实话,这辈子,我没见过比姚安晨的腿好看的女人,一个都没有!

许江璐腿圆润轻滑,但不算太好,也算是美腿,但比不上姚安晨。

姚安晨的腿,真正的黄金比例,如果能被她修长的美腿夹一夹,那当真少活
十年都愿意。

只可惜,这条美腿从来没有丝袜装饰!

暴殄天物!

如果我拥有了这条美腿的主人,一定让她天天穿着丝袜,睡觉都不能脱下!

我想象着姚安晨穿着丝袜,用腿弯夹着我的肉棒,含情脉脉的看着我。

一上,一下。

很安静,呼吸都很远频率,我眼前一片迷蒙,想象着含着姚安晨的脚趾头,
吸允,像吃着最美味的食物。

「安晨——你是我的!」

良久之后,我从喉咙里低吼出这句话,肉棒一阵抖动,精液从马眼射出!

看着手上沾满了白色精液的黑色丝袜,我苦笑不已,将丝袜丢在一旁,闭上
眼睛,期待明天的到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