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莉莉·孕·父】(完)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六月十八号,第二审判庭,对外开放。

「咳咳,原告和被告都已经到齐了,那么就开始吧。」

这个年近花甲的光头审判长敲下了小木槌,全场肃静。

「这次的审判双方均无聘请代表律师,那么就由当事人自己来陈述案情吧,
由原告开始。」

「是的,审判长大人。」

穿着笔挺蓝色西装的王凯文先是礼貌地鞠了一躬,接着对本次案情进行了陈
述:「我是本次案件的原告,我要求审判庭允许我和被告,也就是我目前的妻子
田莉莉女士解除婚姻关系。」

「哦,这是为什么?」

「因为我的妻子田莉莉在我外出期间,和其他男人发生不当关系。」

「不当关系?原告指的是什么,麻烦说的再清楚一点,要不然会影响到本裁
判长的审判哦。」

王凯文一脑门的黑线:「就是发生了性关系。」

「你胡说!你是在污衊我!你怎么能这样呢!」

站在王凯文旁边的被告田莉莉忍不住地大叫。

「肃静、肃静,还没到被告发言,待会自然会问你的。」

田莉莉只好停止了咆哮,狠狠地瞪了丈夫一眼。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你要求离婚就合乎法规了。唔,那么现在请被告发言
吧,对於原告的控诉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站在那的田莉莉早已经按捺不住:「审判长大人,他在撒谎,事情根本不是
他所说的那样的。他自己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才想跟我离婚跟那个女人好的,
为了那个女人,他连我们的孩子都不要了。」

审判长这时候才注意到田莉莉的肚子微微鼓起,看样子应该是怀孕了。

「哼!你敢说这个孩子是我的吗?明明是你和那个男人生的。」

审判长摸了摸脑门,感觉事情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被告你怀孕多久了?」

「快三个月了。」

「原告,你为什么认为这个孩子不是你的。」

「我发现我老婆和那个男人在一起早就快有半年了,这孩子我确信百分百不
是我的。」

「那可以等待孩子生出来,再做一个亲子鉴定嘛。」

「不行,我一秒都等不了了,我现在就要和这个女人离婚。」

审判长皱了皱眉头:「你们双方各执一词,真是让我头疼,我到底该相信谁
呢,孩子也还没生出来。」

「审判长大人,如果能证明我老婆出轨,是不是也能够离婚?」

「那当然。」

「我有证人,能够证明我妻子出轨的证据。」

审判长眼睛一亮,这可是解决了他的大麻烦:「快叫他上来吧。」

没多久庭警带着证人来到了证人席,那是一个身材发福的中年人,头发稀疏
得没剩下几根了。

「请证人先自我介绍吧。」

「好的好的,我是居住在天使街二百三十八号维尔戈花园二十八幢1303
的李自福,是王凯文他们俩的邻居。」

「哦!原来你是他们的邻居,那么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被告出轨了。」

「有的有的,我有好多次看到陌生男人进出王凯文的家里。在屋子里呆了好
久。」

田莉莉急了:「那是我哥,他过来看我。」

「证人你有看清楚那个男人长什么样吗?」

李自福尴尬地笑了笑:「我只看到了他的背影,而且我也不没见过莉莉的哥
哥,不确定那人是不是。」

审判长捋了捋花白的长鬍子:「这样可不好办了,只是一个背影的话可是不
能当作证据的。」

王凯文举手示意:「我还有证人可以证明。」

「你还真是花了不少心思呢原告。」

「废话,我自己打官司能不上心吗。」

王凯文嘟囔了一声。

「咳咳,好了别说与本案无关的东西了,快让第二个证人上来吧。」

「各位好,我是逆风快递公司的快递员郑强,我的编号是45038,大家
要是有快递要寄的话,可以找我,请记一下我的电线……」

这个身上穿着印有逆风快递字样制服的男人一开口就说了一大串话,也不带
停顿。

「停停停!没让你说这些无关的东西,要是证人再趁机给自己和公司打广告,
本审判长就要以亵渎法庭的名义把你拘捕了。」

「额,好吧。不过也应该让我把号码报完才是呀」

「嗯!你说什么?」

「没有什么没有什么,嘻嘻……」

审判长忍不住拿出手巾擦了擦脑门上的汗。

「现在开始你的证词吧。」

「额,应该从哪开始说起呢?糟了,我都忘了。」

全场的人包括田莉莉和王凯文都很是无语地看着这个男人,而陪审团也默默
地将此记录在陪审报告之上。

「证人你要是再不发言,我就要取消你的证词资格了。」

「啊!我想起啦!你一说取消这件事情我就想起来了。」

「那你就快说吧。」

一直慢条斯理的审判长也被他逼出火来。

「那是三月八号的时候,我去维尔戈花园1302收快递,给我开门的是一
个男人。」

「那个男人现在在庭上吗?」

快递员郑强向王凯文看了看,很快就略过,当他看到李自福的时候眼睛顿了
顿,最后摇了摇头回答审判长:「不在,那个男人并不在法庭上。」

「哦!那就也是说,和刚才邻居李自福的证词一致,确实是有陌生的男人进
入过原告的家里。」

「我反对!审判长我有异议!」

被告席上的田莉莉举手高呼。

「被告有什么话说。」

「我怀疑这个快递是我丈夫找来污衊我的,哪有人能记得这么清楚这么久以
前的事。」

「呀!你这么一说还真是。」

审判长用力敲了敲小木槌:「证人你要明白,如果在法庭上做假口供的话,
是要被判处扰乱法庭的重罪的。你确定刚才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吗?」

「我保证我发誓,我所说的句句属实。因为快递单上有我们公司特有的编号,
只要用机器一查就知道是什么时候收的。所以我才能清楚地说出时间。尤其是1
302他们那户我更记得清楚了。」

「这是为什么?」

快递员郑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那样子在人看来十分猥琐:「王太太是整条
天使街出了名的美女,长得漂亮身材又好,想让人不记住都不行。我又是专门负
责那一块的,只是平时收快递寄快递的都是王先生做的,她可能不太认得我。」

「嗯,确实身材饱满,连我这个老头见了都有种回到青春的感觉啊。」

众人惊愕地看向审判长。

「咳咳,年纪大了就是会啰嗦一点,我们继续刚才的案情。照证人郑强的证
词来看,三个月前在原告的家里遇见了陌生的男人,而这也侧面证实了之前邻居
李自福所说的口供属实。再有就是三个月前的时间也和被告的怀孕时间吻合。」

「这样看来,案件已经很明显了。那么本席就此宣判……」

「等一下!我反对!」

「被告你又有什么要反对的?」

「审判长大人他们不过是见到一个男人在我的家里,这又说明不了什么,再
说那人是我哥。」

「唔……你这样说好像也有道理哦。」

田莉莉忍住了想要咆哮的冲动。

「只要把那个男人叫上来,审一审他就知道到底他们在屋子里做什么了。」

王凯文忍不住给审判长提醒了一下。

「你为什么不早说呢?快叫那个男人上来。」

「早知道我就多花点钱去第一审判庭裁决了。」

「原告我年纪虽然大了,可是耳朵还是很灵的。你刚才的发言我会记录在最
终审判报告里面进行考量的。」

王凯文的心理阴影面积又扩大了一倍。

没等多久那个据称是田莉莉哥哥的嫌疑人就被带上了法庭。

「底下站的是什么人,自己报上名来。」

那人的头发梳的一丝不挂油光发亮的,西装穿的比王凯文还要笔挺,审判长
最见不得人头发这么浓密了。

「尊敬的审判长阁下,我是绿绮银行的副行长刘吉吉。」

「你跟被告田莉莉是什么关系?」

「田莉莉是我们银行的职员,我是她的直接领导。」

「哦!被告你刚才不是说那个男人是你的哥哥吗,这是怎么回事?」

田莉莉显得胸有成竹,挺了挺她那丰满的胸部:「我刚才是顺口一说,刘行
长平时对待我们就跟对待自己家里人一样热情,我们都把他当亲哥哥来看待。」

「好吧,这个问题后面再讨论吧。两位证人先看一下,嫌疑人是不是就是你
们在原告家里见到的那个男人。」

「就是他,没错,我那天见到的就是他,是他给我写的快递单。」

快递员郑强已经一眼就认出了刘吉吉,而李自福在打量了半天后也得出了看
着很像的结论。

「那么刘吉吉你就说一下,为什么会在被告的家里出现?你们在屋里的期间
都在干些什么?」

刘吉吉拨弄了一下他的油头动作十分之风骚,慢条斯理地说道:「是这样的
审判长大人,我那次去是因为工作上的一些问题没有跟田莉莉交代清楚,怕她到
时候给客户弄错了,刚好路过她家的时候就上去跟她讲解一下。」

交代工作需要交代三四个小时吗,需要半夜三更跑过来吗?「

王凯文指着刘吉吉愤怒地问道。

「你、你你胡说,我没有。」

「呵呵,你没想到吧,我们小区的每一层楼里都装了摄像头,刚好就把这一
切都拍了下来。」

「哦!原告原来你有这么重要的证据,为什么不早点呈上来。」

王凯文嘟囔着:「你一个审判长竟然连案件的证物有哪些都不知道,该我问
你才是。」

「咳咳,别说废话了,快把录像带拿上来。」

庭警拿着王凯文所说的楼道里的录像带以及一台笨重的投影机到了审判庭的

证物柜上,接上了电脑,将画面投影到了大白色的幕布上,使得所有人都能
看到证物的内容。

影像里的内容显然是被剪辑过的,一开头的画面就是刘吉吉来到王凯文的家
里,他那鬼鬼祟祟的样子被拍摄的一清二楚,而给他开门的正是被告田莉莉的,
使人惊讶的是开门时的田莉莉身上只穿了一件弔带蕾丝裙,那丰满的双奶呼之欲
出,透过镜头隐隐能看到她勃起发硬的乳头,田莉莉竟然是真空给刘吉吉开的门。

「大家注意看左下角的时间日期。」

众人听王凯文这么一说,自然地往左下角看去,那里显示的日期正是二月二
号夜里十一点三十八分,如此一来可以确实王凯文没有说谎,刘吉吉确实是半夜
三更跑去过他的家里,加上田莉莉的打扮任刘吉吉再怎么花言巧语也说不清了。

「刘吉吉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审判长将小木槌一敲,刘吉吉浑身打了个激灵,吓得语无伦次:「这、这,
我是、我是,那天……我认了,我确实和田莉莉发生过关系。」

一旁的田莉莉听完绝望地低下了头。

「那好,既然你肯认罪,那么本席可以宣判了,本席宣判田莉莉、刘吉吉两
人……」

「等一下,那是什么!你们快看。」

「是啊,这个人是谁?」

「看一下,好像是他!」

就在审判长正要宣读结案陈词之际,底下的观众席上突然爆发出一阵哄闹声,
原来那盘录像带一直在持续的播放中,竟然是画面一变,在相同的地点也就是王
凯文的家门口,有了另外一个陌生的男人进入了他的家里,而这个神秘男人随即
就被眼尖的群众发现赫然就是王凯文的邻居李自福。

「不、不是、不是我,不是我冤枉啊。」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

审判长有些不敢相信,欲言又止。

「别着急,后头还有呢。」

王凯文淡定的一句话全让全场炸开了锅,观众们当然乐得见到这样难得的趣
事,拿来当茶余饭后的笑料也是好的。

而审判庭中央站着的每个人,脸上的表情一个比一个的精彩。

「这不是那个快递员吗?」

录像中那醒目的逆风快递的工作衫让人一眼就认出了正是现在站在证人席上

的快递员郑强。

「我、我只是进去收个快递。」

「收快递?收快递会进去半个小时多吗?出门的时候你自己看看你手里有拿
东西吗?你收的快递呢?」

王凯文一句又一句的问题问的郑强哑口无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都给搞糊涂了。」

审判长挠了挠发亮的脑门,随后猛然想起来自己谢顶的事实,又假装镇静地
把手放了下来。

「我要说的就是,我的老婆田莉莉她出轨偷情的对象,不止刘吉吉一个,包
括李自福和郑强都是她的情人。情节之恶劣,恳请审判长严加惩罚。」

「你、你胡说,我没有。事到如今你说我有了别的男人,我认了无话可说。

但你不能、不能说我和他们也在一起。「

田莉莉声泪俱下,明明她才是这件案子的主凶,现在却是个受害人似的哭泣。

「你敢说和李自福没有发生任何关系。你敢说吗你敢再当着审判长再说一次
吗?」

「我、我……」

「肃静、肃静!咳咳,被告我要警告你,如果你再隐瞒事实,事后查出的话
罪加一等,恐怕你今生就要被除以失贞罪流放到无人小岛上过下半辈子了。」

田莉莉吓得到了喉咙的话又在憋了回去。

「李自福你敢对着审判长说自己没和我老婆发生过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吗?」

刚才那个受尽屈辱的丈夫此刻变得咄咄逼人,谁也不知道他手里是不是还有
其他的证据来证明审判庭上这混乱的男女关系。

「好吧,我承认,我是和莉莉也是那种关系。」

「算你老实,喂!你呢!」

王凯文又把矛头指向了快递员郑强。

「我和她没有任何关系,我是真的。大哥我发誓我真的没和你老婆搞在一起。
俺家里有老婆,可凶了。」

王凯文嘴角露出轻蔑的笑容,摇了摇头:「你怎么解释录像带里的事情,你
从十二点十八分进去我家,到下午快一点才出来,这大半个小时的时间你都在干
嘛?你说!」

郑强急忙摆手:「不管我的事,跟我没关系。是他,是这位先生让我进去的。」

郑强将手指向了那个梳着油头的刘吉吉。

「他让你进去干什么?」

郑强犹犹豫豫地问道:「是不是我说了,就算不关我的事了。」

「你要是不说的话,罪名就和他们一样。妨碍他人家庭婚姻,一样要流放到
无人小岛上去当野人。」

「啊啊啊!我不要当野人我不要当野人,我说我说。那天还是这位先生让我
上去收快递。当开门之后他没有马上填单子,而是请我进去坐会,说是东西挺大
的不好拿,让我一起帮个忙。」

「然后呢?」

「喂!等会,这是我的台词。不是,是我该问的。原告不要随意代替我在法
庭上发言。」

审判长乾咳了一声继续说道:「然后呢?」

整个审判庭的群众脑门都布满了黑线。

「他领我到了卧室,我以为是搬箱子之类的。一开门是一个全身光溜溜雪白
雪白的女人被绑在了床上。」

「女人?这个女人是谁。」

郑强用眼角快速地看了田莉莉一眼,害羞地说:「就是王太太,虽然她当时
带着眼罩,但我还是认出了是她。」

「带着眼罩?你确定是她。」

「是的,王太太的奶子这么大我不会认错的,而且她左边的奶子上还纹了一
个蝴蝶的纹身。」

众人的目光随着郑强的描述不自觉地转移到了田莉莉的胸前,她今天穿的是
一件低胸毛衣,左边的胸部上确实有一只类似蝴蝶的紫色翅膀露了出来。

审判长的喉咙连着咽了好几口口水:「接着说接着说。」

「她的双手都被绳子绑在了床头,而眼睛上带着眼罩。在床上翻了翻去的,
那样子一看,嘿嘿,就知道是想做那事了。」

「这可真是让人吃惊。接着又发生了什么。」

「我当时都惊呆了,根本不敢相信看到的一切。刚要问那位先生是怎么回事,
他就比了个手势不让我说话。然后走到了王太太的身边对她说『宝贝儿我回来了。
怎么样,是不是忍不住了,身体动的这么厉害。』王太太听见他说话身体动得更
厉害了,还、还……」

「还什么?证人你每次都在关键时刻停下来是想故意让本席着急吗?看来我
要考虑一下你是否是蔑视法庭了。」

「嘿嘿,我只是不好意思讲,我说我这就说。王太太就这么躺在床上,抬起
了那只穿着黑丝的脚,像是眼睛根本没遮住东西一样,很准确地就碰到了这位先
生的那个部位。还反覆摩擦,嘴里一直说着『我想要』。」

「他们是不是就发生了关系。」

「不是的大人,这位刘先生他又沖我比划了一下让我走过去。我不知道他想
干什么,但当时脑子发昏就走了过去。他就靠近我耳边很小声地对我说『你想不
想试试?没关系,可以让你玩玩,不要钱的。』」

王凯文像是早知道了事情的一切似的,丝毫没有其他表现出来的那样震惊无
比。

「我刚开始不信,但他刘先生的样子好像又不是在说谎。加上、加上王太太
确实漂亮,还是脱光了衣服的时候。我从第一眼看到下面就难受的要死。这么一
冲动就豁出去了,把衣服裤子脱了爬上了床。」

郑强偷眼看了田莉莉一眼,她的嘴巴吓得足以塞下整颗鸡蛋。

「那天是你和我上床!你、你……刘吉吉那个混蛋、混蛋!」

刘吉吉耸了耸肩表现的一脸轻松:「既然都说穿了,我也就没什么好隐瞒的。
那天确实不是我跟你上的床,是他跟你上床做爱,鸡巴塞进了你的骚逼里。也是
他把一大坨的精液射到你嘴里的,你不是还吃的挺开心的吗,说是抹茶味的,还
想再吃。」

田莉莉被他说得又羞愧又气愤。

「审判长大人,像这样的女人我身边到处都是,我跟她在一起不过是玩玩,
并没有想过破坏她的家庭和婚姻。后来当我想要离开她的时候,是她主动缠着我
的。这事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田莉莉彻底疯了,这个男人竟然能厚颜无耻到这种地步:「你这个混蛋,好,
我就把事情一五一十都说出来,看看是谁肮髒. 」

田莉莉顿了顿继续说道:「大人,这个刘吉吉虽然是我的上司,但我和他从
来不多说半句话,下了班就不再联系。可是半年前他开始有事没事主动找我说话,
还找借口请我吃饭。有段时间凯文他工作特别忙,忙到连那个……生活都没有了,
我是个女人,时间久了当然也会想。这个时候刘吉吉又在旁边出现,我受不住他
的诱惑,就跟他夜里出去了一次,有了那次之后他就一直缠着我。说我如果不满
足他的那些需求,就把事情告诉我老公。我害怕,就没敢拒绝。」

「你胡说!」

刘吉吉气急败坏地指着田莉莉大骂。

「你才胡说!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你刘吉吉就是一个穿上裤子不认帐的
混蛋,李自福也是。」

「啊!」

全场又把目光集中到了李自福身上。

「反正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谁也别想撇清关系。我不止和刘吉吉发
生了关系,和李自福也早早地上了床,还是在他家里,当着他熟睡的老婆的面做
的。」

「别说了别说了,我求求你别说了。」

李自福恨不得把脑袋藏到裤子里去。

「我偏要说,你当然哄我上床的时候怎么不害怕了。你硬拉着我在楼梯里做
那事的时候怎么胆子就那么大了,明知道我老公在家里,还跑来我家吃饭。在厨
房里、卫生间里、沙发上对我做的那些事情你都忘了,还是当着我老公的面。你
们爽了穿上裤子走人,把所有的罪名都推给了我。」

这错综複杂的人物关系让经验老道的审判长都大为头疼:「这么说来,李自
福也是犯人之一。李自福你有什么要解释的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要想清楚。」

「这、这……我是跟田莉莉有过一段关系。但那天我是喝醉了,我没想做那
事的。」

「怎么回事?」

「那天是田莉莉的生日,我们是多年的邻居了,更何况是田莉莉这样的大美
女,自然更加关注,她什么时候生日我很早前就知道了。那天我看她一个人很晚
才回家,就拉着她说了几句话,这才知道她老公出差去了,没人给她过生日,她
还是刚加完班回来的。我头脑一热就说我给她庆祝生日,就带着她到了外面去吃
饭,饭桌上酒就喝多了。迷迷糊糊地就在那家酒店里开了房,我喝了酒控制力就
不好,又是这样的美女躺在身边,才一时没忍住犯下了错误。」

「这么说你就是承认了自己和田莉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是吗?」

李自福沉重地点了点头,眼前的情况让他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

「呵呵,总算不枉我费劲心思把你们全部聚集到这。就是要让大家亲耳听听
你们这些个不要脸的勾当。请审判长对被告我的妻子以及她的这些情夫做出严厉
处罚。」

审判长捋了捋鬍子,拖了个长音:「嗯,不着急宣判。还有个问题要先搞清
楚。」

「还有什么问题,这不是很清楚了吗,他们都承认了。」

「那我问你,你知道被告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吗?」

「这、这、这个……反正不是我的。」

审判长无力地白了他一眼:「就算不是你的,总得是别人的吧?孩子总得有
个亲生爸爸吧,按照我国的偷情法规定,因出轨偷情将妇女导致怀孕的,情结严
重,属於重大犯罪,有可能要进行人工阉割的。」

他又转向田莉莉问道:「被告,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你要是不招供踢他隐
瞒,那所有的罪名都要你一个人承担。」

田莉莉心里慌乱但支支吾吾的也说不上来:「这孩子是、是……」

她扭头往刘吉吉看去,刘吉吉顿时如遭雷击,连连摆手:「你别看我!不是
我的,我跟你做的时候都是戴套的。这你知道的。」

「但你后来都是偷偷摘下来了。」

「那我是、是那个……可我每次要射的时候都是拔出来的。你屁股、胸上、
肚脐上我都射过,但就是没射过里面。」

审判长插了句话进来:「但也有可能是你鸡巴还在里面的时候,已经射出来
一点了。这也是有可能意外怀孕的。」

「冤枉冤枉啊!大人!」

审判长闭上了眼睛懒得搭理他。

田莉莉的眼睛继续转动,她看向了李自福。

「你可别瞎说,我都一把年纪,哪那么容易就怀上。」

「被告我问你,疑犯李自福在和你,咳咳,和你在一起的那段期间有没有采
取安全措施。」

田莉莉的脸红了红:「他跟我说他有绝精症,射出来的精子活力比普通人要
低得多,不可能让人怀孕的。他又担心家里突然多了避孕套,他老婆怀疑。就、
就一直没戴。」

审判长对此不以为然:「就算是精子活力低下,也是有概率能够成功受孕的。」

李自福此刻只能暗自懊恼,早知道还是戴上保险套了。

当田莉莉的怀疑对象还没指向郑强的时候,他自己已经先进行辩解了:「大
人,我总归也才做了那么一次,还是射在王太太嘴里的。这总不可能是我吧。」

「那我问你,你当时戴套了吗?」

郑强挠了挠头:「我是想戴来着,可刘先生拿出来的套子尺寸太小不适合我。
最后他一看也就没让我戴上去了。」

「那就是说你也是有可能的。」

「哪有那么准,一次就中的。」

「哼,那可说不准,本席五十岁的时候照样把儿……咳咳,反正你也是嫌犯
之一,这是脱不了的。」

如此一来,这庭上站着的人十有八九都有可能是这孩子的亲生父亲。

「这可真让本席犯难了……对了!被告你还记得你怀孕之前的那段时间,都
是谁和在一起的。就是那个你懂吧。」

田莉莉看着审判长那暧昧的眼神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有些害羞地说道:
「三个月前的话,那段时间我老公还在家。刘吉吉他不敢太明目张胆地过来找我,
可他都是在公司里叫我去女厕等他。那几次差点让同事发现。李自福反正隔三差
五地都会带着东西来我们家,顺便就留下一起吃饭了,他、他就找机会跟我那个。」

田莉莉看着郑强说道:「他所说的那次、那次的事情,应该也是三个月前发
生的。」

事件再次陷入僵局,审判长又不自觉地摸了摸那发光发亮的头顶:「竟然一
点线索都没有,而且照你这么说的话,连原告都有可能是这孩子的亲生父亲。」

底下站着的所有男性齐齐高呼:「审判长大人,孩子不是我的,冤枉呀!」

审判长一时火大,拿出了小木槌连续重敲了几下:「都给我安静,我要跟陪
审团商量一下。」

底下的观众开始议论纷纷,互相猜测是孩子的生父之迷,而两边坐着的八名
陪审团团员聚拢在审判长身边各自给出了自己的陪审评估记录以及自己的看法,
时间过得很快,当陪审员们坐回原位时大家知道结果出来了。

「经本席和陪审员们仔细商讨,终於是得出了一个结果,现在开始宣判。」

审判长清了清嗓子:「本席宣布,原告王凯文状告被告田莉莉夫妻关系内与
他人存在有不合法之男女关系罪名成立。判被告田莉莉与情夫、共犯三人刘吉吉、
李自福、郑强等剥夺终生爱与被爱的权利,发配莫比洋无人小岛囚禁终生。但念
及被告已经有孕在身,特许带罪外保,而待产期间需要孩子父亲细心照顾,然而
此案错综複杂,对孩子父亲身份尚不可知。故本席宣判王凯文、刘吉吉、李自福、
郑强四人同时履行丈夫职责,细节上你们自行协商,而鉴於孕妇怀孕期间体内荷
尔蒙激增,若被告有所需求,也是你们四人自行协商履行夫妻和谐性生活责任。
在此待产期间若三名疑犯表现良好,本席可考虑从轻发落。额,没了,退庭。」

王凯文郁闷了,他本想着将这几人一锅端了,却没想到得了个这样的结果,
眼看着刘吉吉他们像是护国宝似的拥护着妻子田莉莉出了审判庭,他咬了咬牙摸
出了钱包,往前刚走出几步才想起来:「都怀孕了,还给他们买屁的避孕套!」

END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