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第一次让妻子跟别人睡了】(08-09)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最近第一次让妻子跟别人睡了part8

我是此前也来发过帖子彙报的2 .对不起,让大家久等了。

读回我以前写的内容,发现文笔有一点点阴暗。

如果让您有这样的感觉的话我很抱歉。

认识了A后大概一年了。

那些文笔阴暗的内容应该是当嫉妒得太厉害,或者是受到的刺激太严重的时
候写下的。

这一年里A对我们的态度从未改变。(当然,我和A之间成了关系更好的朋
友)

当我觉得需要一点时间的时候他就会等我。

我和妻子好像都开始比以前考虑的事情更多。

关於妻子出轨的那道坎是我们夫妻二人必须跨过去的。而如果没有小A,妻
子也不会主动想我坦白那段经历。

妻子是最近才跟我说的。我知道现在才整理好心情。虽然我最开始早就有心
理准备,可是听妻子说完之后还是很伤心。

在小A的跟进下我们互相好好谈了谈,并没有在这件事上刨根问底(如果当
时我们在这个问题上纠结那么我今天也不回来发这篇帖子了)。

不过,妻子毫不遮掩地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而且也不找藉口很诚实地向
我道歉。并且她没有把她出轨的事和我们与A之间的事情扯在一起。这点我很感
动。

我当时气得想锤墙。但是还能够很妻子好好交流,并没有到了不想听她说什
么的地步。

我虽然早就知道这件事,但是直接听妻子说出来还是很受刺激。总之今后的
事情我们还要再想想。这事就说到这吧。

话说回到正月。应该是从去年夏天之后,我们照往常一样打打壁球,之后去
A家里的这个套路又活动过几次。

有时候就算你什么都是到可还是会嫉妒。

比如有一次我跟妻子看DVD的时候,妻子的手机响了。她手机收到邮件的
时候的震动很短暂,有时候都注意不到。那时候电影正演到关键的地方,一般妻
子如果有什么事都会把电影先暂停。但是收到A的邮件的时候她却不会把电影停
下来,而且还会盯着手机看好久。那时候我心里就会特别嫉妒,感觉心脏被谁攥
住了一样。

我故意问她「是A吗?」

「嗯,是A来的。」

因为这种事觉得嫉妒,写出来可能觉得跟傻X一样。但是事情到了那个时候
真的就让人嫉妒的受不了。

我也没问她为什么电影演到高潮你都不暂停,也没问她A到底发了什么。

但是有时候你就是忍不住会往非常H的方向去想。

等之后回想妻子看着A的邮件时的表情,还有等到电影看完之后立刻跑去给
A回邮件的样子都让我觉得特别兴奋。

好像是那种挫败感让我特别有感觉。

那是正月之前妻子度过了最忙的几个月之后的事。我们三个人商量是不是要
一起去旅个游。

正好A说他的生日就在正月前后,於是我们商量,一边算是给A庆生,我们
决定去玩一趟。但是跟以前3连休去海边的时候不一样,这次我考虑1是不是让
A跟妻子提前一天去。

后来因为A的一句「其实我想跟小B做一次完全由我们主导的Sex」而敲
定了这个决议。

可能是难得A主动提出想要怎样让我觉得很兴奋。

A说:「要是在你不在的情况下能跟小B踏踏实实干一晚上」

「当然小B也有可能不愿意」

后来我们还提到「这次69也可以试试」

但是后来A又跟我说,如果当天的时候我不愿意了也可以告诉他。

最后我们商议的结果是,妻子和A在那边住2晚。旅行一共是4天3夜或者
4天4夜。我第3天的时候去跟他们汇合。

但是我跟妻子说的确实第二天我去跟他们汇合。本来其实只说住1晚妻子都
有可能拒绝的。如果她说不愿意的话我就准备第一天就跟他们一起去。

好在妻子因为最近工作渐入佳境,对於旅行这件事本身非常高兴。

而且后来我们还把行程定成了滑雪温泉,她就更开心了。

但是对於A也一起去她稍微有些抗拒,说「旅行还是2个人比较好」

之后我告诉她让她和A提前一天去的时候,她那个色色的眼神啊。

但是因为妻子也知道A的生日快到了,所以她也不好拒绝。

后来我们在床上聊天

「你那是让我跟A那个什么的意思吗?」

「……嘛,大概是吧」

「什么叫大概啊。」

「……就是那个意思。」

「哼。那你晚上过来咯?」

「我第二天吧。我跟A是那么说的。」

「好不容易工作结束了,就咱们两个不好吗?」

「……A说那边还能玩追逐赛呢。」

「……你啊,我跟H做那个你不介意吗?」

旅行的手续都是A负责的。他定了两间房,三个晚上。

之后我们准备了一双皮手套作为生日礼物送给A。我告诉妻子我第一天要跟
公司的同事开新年酒会。

虽然我们提前一个月就开始计画,看起来好像时间很充裕。但是一到了年底
工作忙起来,一个月的时间转眼间就过去了。

我那天心里真是超级紧张。尤其是那天妻子下班的时候,突然就意识到这次
旅行马上就要开始了。

我超级兴奋,我猜妻子也是。还跟我说她不是特别愿意跟A过一夜。

而且我跟妻子已经2周没做过了(妻子工作忙加上正好赶上那几天)

我脑子里忍不住回想起A之前跟我说的话,心里非常不安。后来我给妻子打
了个电话。还是妻子安慰我说如果她跟A做的话之前会打电话告诉我。

我一想到妻子要跟A在一起两天就非常不安。虽然第二天只不过是第一天的
延长线天的话我肯定会有一段时间睡觉。一想到这段时间里不知道妻子
和A在做什么我就特别不安。

这种事就是这样,无论你之前心里做了多充分的准备。真到眼前的时候还是
忍不住会感到焦躁。

真正让我感到兴奋的是妻子居然准备的如此周到。可爱到让我笑出来啊。她
穿上她最中意的一条连衣裙还有长筒丝袜。

妻子也说「她是不是显得有点太激动了」。那意思好像是在对我说「不要去
什么酒会了,现在就跟我一起走吧。」我帮妻子提着背包等着。其实上次我都没
坚持到看着妻子坐上A的车。这次我让A开车过来,还跟他说了几句话。而让妻
子在屋里等着。

A看到妻子后直说:「小B今天超可爱啊!!今天咱们要好好玩啊。O,我
们等着你明天过来啦。」

之后,我回到屋里,跟妻子呢吻别。

妻子说:「我走啦。回头给你打电话。明天早点过来啊。」

然后我们就分开了。

实际上看不看妻子坐上A的车并不重要。当门关上的那一瞬间我心里的嫉妒
就已经爆棚了。

我看见妻子跟我挥手告别,然后门关上10秒之后我就觉得我肯定坚持不了
2天。

酒会本来就是瞎扯的,我也没什么事就在家里待着。

跟家里做做家务,还跑到附近的影碟出租店里,但是什么都没租就回来了。
结果最后还是跟家里看电视。

他们的计画是到那边以后大概下午2点左右去滑雪。但是中午的时候我收到
了1条A的邮件。

「我们现在在高速路的休息区。我听说你们2周没做了?总之小B的胸罩我
先没收了。」

我心里跟让人踩了一脚似的。

之后他又发来邮件:「我跟小B说咱们还滑什么雪啊。但是她却说必须提前
通知你医生,所以被拒绝啦。」

「总之我们到了之后准备先去滑雪。那会儿我就不给你发邮件了。等我们回
酒店之后再联系你。」

之后3点左右,我收妻子发来的邮件。

「A说他要出滑雪服的钱,被我拒绝啦(很严肃的颜文字)」

「不过我还是收了个小礼物。他说是为了犒劳我工作辛苦。对不起啦。」

「我们去滑雪啦!」

知道妻子现在在干什么也不管用。跟上次去海边的时候一样。以先到妻子跟
A正玩得很开心就觉得心里像长了草一样坐立不安的。

跟去海边那次不一样,这次我没有提前过去这个选项了。都有点后悔为什么
最开始要定2天了。

当失去了提前过去这个选项之后,物理上的距离造成的不安比想像的还要严
重。

所以脑子里不停在纠结是不是只让他们独处一天,明天我就过去。

我还煞有介事地坐到车里作势要开车,之后又回到家里去准备晚饭。为了让
自己意识到绝对不可以去,我还喝了瓶啤酒,这下就真的不能开车了。

6点的时候,我喝着啤酒,心里普通普通的。就在我想着都这时候他们还在
滑雪吗?的时候,A发来了邮件。

「今天的小B太可爱了。现在小B在洗澡。进屋以后跟小B接吻,我说就这
样别洗澡了我想舔她小妹妹。结果被她很强硬的拒绝了。不过作为交换,小B全
裸着给我含了一下。

她说如果真的要插入的话必须给你打电话,所以接下来准备让她大不了电话,
好好地给她前戏一下。然后就想之前说的那样,这次会由我主导。如果不行的话
你就给我打电话。总之我现在去洗澡了,一会儿可能没法给你发邮件。过一段时
间再给你打电话或者发邮件。「

不安和嫉妒有些相似。你以为嫉妒更强烈,但其实不安更胜一筹。

我看着邮件,握着手机。这个时候,兴奋终於开始慢慢佔领了我心中的越来
越多的空间。

我盯着手机,一直在想下一条邮件会不会是妻子发来的。还傻乎乎地去沖了
好几次淋浴。

我脑子里不停地想着妻子和A现在在干什么。上次好在我还可以开车到他们
附近去。现在我连车都开不了,更别提过去了。

想着想着,心里就有些想要使坏,於是我一边看电视一边给妻子发了一条
「还在滑雪吗?」

2天这两个字一直在我脑子里盘旋,我坐在沙发上,非常认真地想听听妻子
的声音。结果过了40分钟左后,A打来电话。秒接。

电话里传来沙沙声和电视的声音。像这样实际隔着电话听对面的直播已经好
久没有了。嘎啦嘎啦的声音告诉我对面正把手机放在桌上。

当我听到妻子的声音时,脑袋就像被人揍了一拳一样。那是一种很妩媚的声
音。虽然听不清具体再说什么,但那是一种极尽妩媚撒娇的声音。

接下来听到的是:

「那我该说什么好呢?」

这一声也是极其妩媚。

妻子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最然有非常强硬,但是撒起娇来是真的非常可爱,现
在的声音就是那样的。

我把她这种声音叫做「傻瓜音」,但是我这么说她就生气。

我听出她并不是在呻吟,只是在用这种声音说话。

这是以前在小A家还有妻子跟小A打电话时都没有用过的声音。

我突然回想起了上次去海边时候,那时候妻子是不是也像这样和他在一起呢?
一想到这里我就超级受打击。

接下来我听到

「你就说正在全裸被从背后插不就好了」

「……傻瓜。怎么可能说得出口呢。」

背后刷拉刷拉的声音听着像是从床上发出来的。

听到妻子用这种声音和别人说话,实话说很痛苦。

而且虽然不是自己在这样说话,但是光是听也会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我觉得有时候听他们说话比Sex还要让人兴奋。

虽然A说这次要由他来主导,但是我也发现他还是故意在为我制造气氛。

妻子:「不行…等一下,都说了不行了嘛………我给○打个电话。」

然后听到小A小声的笑声。

「如果○说不行呢?」

「哎,那就不……做?了?」

接着是A和妻子的笑声。

「总之就先暂定如果被拒绝就不做把~ 」小A笑着说

接着妻子用比较严肃的声音说道:

「但是我都跟他说好不能有事情瞒着他了」

可是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好暧昧。

从这开始声音一会儿又一会儿没的。但是能听出期间妻子和A亲吻的声音。

接着一阵乱糟糟的声音后

「那你就求○同意吧」

「嗯……与其说求他,其实就普通地跟他说就好了啊。说我现在和A在一起。」

「然后呢?他要说不行呢?」

「……那就不行呗。」

「那我来跟他说吧,电话给我。」

「不行。小A不可以啦。真的不行,绝对不行。」

「不可以恶作剧哦。摸也不行,绝对不行。」

妻子才刚说完,我就听到接吻的声音。从嗯嗯的声音能够听出他们舌头纠缠
在一起。

之后A好像很认真地说了什么,妻子嗯了一声,还清了下嗓子。

接着,在妻子的一句「奇怪,好像占线?」之后

妻子被插入瞬间的叫声就穿了过来。

「不要……不行、……啊啊啊啊啊」

妻子的声音一听就非常妩媚。

「讨厌,不是说了不可以吗?」

「小B,你湿得好厉害。」

「讨厌……」

「我早就像进来了,太舒服了小B。」

我以前没听过A用这种暧昧的语气说话。原来是这种感觉。

「你说『不可以插进来』」

「…哎、真的、真的不可以插进来…啊啊啊」

估计妻子刚说完「插进来」之后就被A狠狠地捅了一下。

「右手抱住我的脖子。」

「…电话、还没……不要啊嗯!」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都是妻子的娇喘。

从妻子那不一般的叫声和床被碾压的声音能听出妻子被A抽查的激烈程度。

妻子的好像要哭出来的叫声让我的喉咙沙沙作响。

这时候的心情比起嫉妒还要阴暗一些,感觉是一种不太好的感情。就好像是
小时候做了坏事被人发现时的感觉。

过了一会儿两个人的喘息好像平静下来一点,

接着每隔几秒就会听到妻子「啊、啊恩」的叫声。

虽然节奏慢了,但是声音还是能听出妻子特别兴奋。

接下来,亲吻和床铺碾压的声音一瞬间突然全都停下了。

「等结束之后再给○打电话吧,我忍不住了。」

这是小A的声音。

在大概5秒的沉默后,电话被挂断了。

妻子给我打来电线点多左右。

「抱歉啊,我刚滑雪回来。」

好想是在解释为什么没给我回邮件。

「现在到酒店了?」

「嗯,差不多。刚到。」

妻子的声音比较明快,这让我比较放心。

「吃饭了吗?现在在小A房间里?」

「嗯?嗯。一会儿就去吃饭。」

又聊了一会儿之后,

「老公,明天早点过来啊。」

之后我们又聊了一会儿。

我们大概聊了10分钟左右滑雪的事,最后妻子说:

「一会儿、我去小A房间里可以吗?」

「可以啊」我说。

那时的气氛超级淫荡。嫉妒不可以思议地严重。

但并不是像去海边那时候那样只有焦躁不安的感觉。

妻子确实是对我说谎了。但是怎么说呢,也说不上我们是互相欺骗。应该说
妻子是难以启齿吗(肯定是有害羞的成分在里面)?

如果是出轨的话我是真的会生气,因为我认为那是欺骗。

但是妻子现在跟我说的话说是欺骗又有点太过了。我也不知道具体应该怎么
解释。

和A的事也是这样,妻子从来不跟我说跟A做有多舒服什么的。就算说也是
为了让我高兴。

而实际上妻子和A的Sex跟她告诉我的有很大不同。但是这种不同能算是
欺骗吗?

要是严格来说可能也算。就比如说约会去的地方虽然不喜欢,但是也会跟对
方说「谢谢你带我出来玩」的感觉差不多。

总是,说到底你要说这是谎言也可以。但是我因为妻子的这个谎言而感到兴
奋也是事实。

她装作心不在焉地说话,就好像是刚进屋一样。

在妻子的电话之后我总算是冷静下来一点,之后心里有一点点想要恶作剧,
比如告诉妻子其实我听小A说你们2小时以前就到酒店了之类的。

从早上的不安到接了电话后的嫉妒,情感上来说应该是递增的。

不安虽然痛苦,但是嫉妒更胜一筹。

想到妻子说话的声音、A说的线的事,脑子装满了嫉妒。

之后3个小时里,对面完全没了联系。电话和邮件都没有。这段时间是最痛
苦的。

我看着电视,知道自己肯定睡不着。8点到11点,大概一部长篇电影的时
间。脑子里一直想着他们现在在干什么。

大概11点左右,A发来一条邮件,只有「电线个字。

过了5分钟后妻子的手机打来电话。

接起来的瞬间听到

「啊嗯!嗯!啊!啊!啊!嗯嗯……!」妻子的叫声。

之后妻子用很妩媚的声音说:

「你是在假装打电话?」

接下来听到「啊,是○吗?」的A的声音。

「不要……你不会真的在打电话吧?」

电话里的气氛非常淫荡,绝对不是刚插进去一会儿的感觉。

A的「你说啊,说说看」之后是妻子的「不要……」

之后又是「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嗯!」

的叫声和床铺的碾压声。

「好像在被强奸一样……不要……」

很明显妻子以为A是在假装打电话。

从电话里我大概能听出妻子现在是在背后位给人干。

事后我问A才知道,原来A之前玩过好多次这样假装打电话的游戏。

之后,A也没再对着电话说话。

两个人的对话支离破碎,但是正是这样反而让人觉得很淫荡。

妻子娇喘过后:「啊……好舒服……」之后又说「不行、好像被强奸似的,
不要……」。

不知道到底是应该说他们是在做爱还是在做一项好像是做爱的体育活动。

A营造了一种气氛,而妻子则完全被A的节奏带走了。

在知道了A在玩什么游戏,是怎么玩的之后,突然意识到以前A是不是也是
这么和妻子玩的而感到有些绝望。

在意识到两个人在干什么之后过了一会儿,听到A说

「怎么样小B,工作的压力发泄了吗」

妻子说:

「等、小A不要脱光、讨厌等一下啦。羞死人了。讨厌,小A你为什么拔出
去了?」

A说:

「你看,又进去咯。不是不可以进去吗?」

之后瞬间

「进来了……啊、啊、啊!」

从口气能够分得出来。

妻子的「为什么拔出去了」是自己本来的声音。而「好像在被强奸一样」则
是在故意演戏。但是也非常淫荡。而且虽然是演技,但是能听出妻子非常有感觉。

那时候我听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但是后来因为妻子每次做戏的台词之后都会
被迫说一些非常修持的话,我才知道这是A故意营造的气氛。

虽然对话钱前言不搭后语,但是能听出A在抽动的节奏。

妻子似乎一直在被A诱导。

「啊、啊!讨厌羞死了!」

「不是说不会分开腿的吗?」

「我明明说这样好羞人的!」

「把腿分开屁股翘起来。」

「不行了!」

之后就是妻子被A插入然后妻子娇喘的声音。

这一通电话很长。

中途一度似乎电话被放在了一边。

本来以为要挂断了但是没有。

之后A说:

「要我射吗?」

「射吧!可以射了。」

那声音好色情好真实。

跟我做的时候,每次当我要射的时候妻子似乎都非常高兴。

我一说我要射了她就会说「射吧」或者「可以射哦」。

可能她已经养成习惯了,从来不会说「还不行」,每到那时候她都会说「可
以射哦」。

没想到这种对话妻子对A也说了。

后来小A告诉我「我想让她说『请射给我吧』而不是『可以射哦』,但是完
全不行。」

之后,在妻子的「射吧」之后,又连续小声地用很淫荡的语气说「射吧、可
以射了、啊啊!小A可以射哦」

之后一阵刷刷声后,听到小A说「正常位射可以吗?」和妻子的「嗯」还有
被插入后的娇喘。

我攥着手机,嫉妒的脑袋都快要煮熟了。当时的嫉妒几乎到了妻子说她前男
友、还有跟我坦白她出轨时候一样了。

之后在一阵床铺的刷刷声和手机按键的声音后电话被挂了。

之后一直到早上没有电话。

我本来以为我睡不着,但是2点多的时候我就在沙发上睡了。

但是4点左右的时候,A发来邮件

「我跟B说了你要后天才能来,她稍微有点生气,不过没关系。」

「我跟B说好,明天一天就当做是给我的生日礼物。还有明天我们尽量减少
联系只发邮件,做了什么之后再告诉你怎么样?」

在我知道我将不会在电话里听到妻子和A的情话还有妻子的叫声后,我反而
觉得更兴奋了。

因为脑子里会想像妻子是不是实际上正在做一些跟我听到的完全不一样的事
情。

我本来怀疑我坚持不了一天,但结果并不算很难。可能是因为第二天妻子没
有任何联系吧(只有早上发来一条带着生气的表情的邮件,让我早点过去)。除
了早上A的那条邮件外,一整天我除了为第二天做准备外就一直在想像她们在干
什么。

所以我对第二天的印象更深一些。

A白天发来邮件

「我在教小B口交」

晚上

「刚才第一次跟小B试了69,让她高潮了。」

「昨晚忘了告诉你,这次我在小B嘴里射了2次,刚刚射出第二次。」

(实际上两个人的Sex似乎非常亲密,而且妻子还第一次说出了不是「可
以射了」,而是「可以射在嘴里」)

因为预计第三天早上汇合,所以第二天晚上我就出发了。在车里我一直在想,
他们现在是不是正在做之类的。

第三天的时候我跟A交换后A就回去了。

之后A还发邮件来说「帮我告诉小B她那身连衣裙特别可爱」。

之后一直到假期结束都再没有联系。

定了2个房间亏了。

妻子后来跟我抱怨「以后不许再做这种不提前告诉我的事了。我想跟你一起
玩的。」

我一个劲儿地哄着她让她高兴。

晚上妻子也是特别淫荡。但是里面感觉又粘又热,明显触感不一样。

只要进去插一下一下就知道了。妻子一直再用力夹,腰也动的很厉害。

最后我们又住了一天,一共住了4天。

我跟妻子做的时候,妻子跟我说她2天里跟A做了两三次。这种小谎也挺可
爱的。

对不起。有好多事没能传达出来。

可能因为我还没有完全把事情消化了。

顺便提一下,今天刚刚商量了7月底去游乐园的游泳池玩一次。到时候再给
大家彙报。

最近第一次让妻子跟别人睡了part9

首先,还是来先彙报一下自己的近况吧。最近这段时间实在是有些忙。而且
夏天的时候,就在我的上一次彙报之后没几天,我就因为搞坏了身体住院了两周
左右。(不过现在已经好了)

虽然没什么生命危险,不过那段时间一直感觉像是喝醉了之后的第二天一样,
头一直在疼。期间我还以为自己挺不过去了呢。

本身我这个人就比较凑合,生活上也不太注意卫生,不过因为搞坏身体住院
这还是第一次,妻子跟我都吓了一跳。

尤其妻子受到的打击比较大。

本来妻子就跟我正相反,而且我以前也很少搞坏身体,所以这一系列的打击
一下让妻子消沉了好久。

最近妻子那边的工作经常比我还忙。双职工家庭这本来是很正常的事情,不
过因为这个,我们在外面吃饭的次数增多了,导致妻子觉得是因为自己没照顾好
我的饮食才导致我病倒,所以非常自责。

平时妻子一向比较强势,这次看见她哭哭啼啼的样子,我反而觉得好可爱啊。

不过,妻子那时候甚至还跑去跟我父母道歉,那个状态实在是不太好。因为
这个我父母还说了我一顿。我们趁着我住院这段时间好好休息了一下,出院之后
的一段时间,我们也尽量早点回家,一起在家里吃饭。

好了,这部分比较阴暗的内容就彙报到这里了,当然这些不是今天要彙报的
重点。

那段时间我反省了很多自己搞坏了身体的事情,七八九月一转眼就过去了。
看到妻子那种慌张担心的样子,确实觉得有些对不起妻子。

而且,那段时候A也很关照我。他来探病了好几次,出院后一直也有联系,
他还劝我先不要喝酒。(出院一个月之后我才沾酒)

本来夏天的时候A帮我计画了去水上乐园还有去赌城的的活动,后来都因为
我病倒而取消了。

这期间,我跟妻子的关系还是那么好。虽然妻子剪短了头发,人也瘦了一点。
不过出院之后第一次H的时候,妻子还逗我说「你现在行吗?」

后来又跟我说「今天直到最后我都要在上面哦」,之后从口X到骑乘位,她
一直非常主动地扭腰。妻子那种自己说出口后羞得脸红的样子真是萌死了。

后来中途她没力气,我我换成正常位的时候,她还叫着「说好了我今天在上
面的嘛」,然后一直抓着我和我接吻。

虽然不是劝大家时不时地生场病,但是不时地互相关照,营造一段不受工作
压迫的时间真的是挺重要的。

好了,接下来该说正事了。

之前一直想做的事,前几天终於实行了。我来给大家彙报一下。或是前几天,
具体大概是11月初的时候。

后面我会尽量简洁地写,不过由於人还处於兴奋状态,是不是能说清楚我也
不知道。

把头脑里的事情整理清楚本来就需要时间,加上把这种事发出来心里也会有
一些担心,所以其实应该等我再冷静一些后再来给大家彙报。但是我心里却又等
不及想要讲给大家听。所以如果有什么地方说的不清楚大家就随时问吧。

我不知道以前提没提过,可能现在说出来显得有点唐突。其实以前开始,A
就说过要不要再叫一个他的朋友一起来。但是一直没有实行。

我和A相处的不错,我自己也很庆倖我最初遇到的是A。

虽然说整件事最开始是我自己期望的,但是你让我现在再找一个A以外的别
人的话,我可能就不会做了。

当然,如果真的叫来别人也不错。但是我还是认为这种事的话,找来的物件
真的是非常重要。(我当然不是说大家不可以随性一点,这个因人而异)

虽然这个人是A的朋友,但是到底要如何让她能够比较容易地进入我们之中
(我、妻子还有A)还是个问题。毕竟如果没有我最初对A的那种安心感的话这
个是很难实现的。

当然,我自己本身对这件事还是感到非常兴奋的。

总之,后来我们聊天时就经常会提到的A的这个朋友(我们称他为Z),后
来就说到以后可以叫他一起来喝个酒,或者一起打打球什么。看的出A非常信任
这个Z。

这件事能成的另一个契机是,我跟A分别和妻子谈了这件事。虽然妻子一开
始还是有些害怕(她说不可能和A以外的男人单独相处)。后来A说最开始可以
只是让他看看,后来妻子说如果这样的话她可以试试。

其实还有另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这个Z比妻子年纪小。

我比妻子年龄大,虽然平时我比较随意,感觉是妻子在主导,但是真要做什
么决定的时候一般还是我来。

虽然这样能让妻子感到安心,但是我觉得她心里还是对比自己年纪小的人有
兴趣的。

实际上,本来A再跟她说这件事的时候妻子是很抵触的,但是在提到Z比妻
子小之后,明晰那感觉到妻子慢慢开始没有那么反对了。

「我才不要呢……」→「但是、不好吧……我有点怕……还是……」

大概是这种感觉。

所以如果这是个比妻子大的人的话,这件事可能就成不了了。

事情是在10月初,妻子去A家(跟小A做了)之后,突然就定下来了。

妻子也是好久没有像这样被搞到几乎融化了。之后我们三个人谈了谈(就像
第一次去A家时那样),决定做一次试试。

妻子一开始有些抗拒,她主要是觉得让别人看到自己的裸体比较害羞。

最后,谈到了妻子同意用嘴帮那个人做。

实际上,是A想要玩一遍从后面干妻子,一边让妻子给别人口交的玩法,而
儿子后来表示自己对这个也有兴趣,於是就这么定了。

最后,妻子还说如果在一边看可不可以。好像如果我不在的话她就不会答应
了。

其实这时候我的心里也分複杂。

一个是刚才A说的事,我心里也有一点害怕。虽然平时我都不在意,但是碰
到这种事还是会有些不安。虽然还不至於表现到脸上。

不过,妻子对此表现出兴趣这件事本身值得庆祝,兴奋感就更不用说了。

那天的事我交给A来安排,但是A像比以前还要郑重地跟我定下了在我改变
主意时终止活动的方式。

「小B,如果Z弄得你不舒服的话你就打他。这是玩笑话,不过如果真的觉
得不行的时候你就拍拍我。」

位址没有选在A家,而是选在了车站附近的一家情侣酒店。那天大家在附近
的酒馆吃过饭后,由妻子来决定到底是到底是她和A还有Z,还是她和A还有我
一起去酒店。

其实关於Z的事,之前我们已经互发过邮件,也从A那里看到了他的照片。

25岁,看上去是个帅气诚实但是有点放荡的感觉。

开玩笑的说,长得有点像电台主持人滕森的感觉。

不过按照A的说法,还有后来的发的邮件看,是个非常认真的人。

可能是因为听说妻子是知道他年龄小才答应下来,所以「尽可能地表现的乖
巧一些!」

只有口交,还有事情到了当天有可能告吹等等情况A都告诉他了,他也表示
都理解,感觉上非常好沟通。

十月初并没有腾出时间,最后日期又改在了十月末。

到了当天,妻子穿了一件短裙和黑色紧身裤。(说实话光看着一身我就兴奋
了。脑子里想着紧身裤被剥掉然后裙子被掀起来的样子)

上身穿着针织衫(也让我想入非非,脑子里想着衣扣被揭开被人摸胸的样子)
就去就关了。

最开始等着碰头的时候是最紧张的。

我们是先到的,妻子坐在那一直慌里慌张的。

过了一会儿A来了,跟我说「不好意思,久等了」,之后Z就进来了。

乍一看还是有点轻浮,不过个子挺高,长得也挺帅。

「你们好,我叫Z,初次见面」

妻子显得比较动摇

「啊、你好、初次见面……Z是吧……」

接着「那个,这位是我丈夫。不好意思,拜託你这种奇怪的事情。」

我和A的感觉都是「哦哦……」

妻子这种表现得像个大姐姐的样子还是第一次见到。

说完之后,妻子自己也羞得要命。不过妻子的这种态度让我们之间谈话的气
氛变得非常轻松。

后来我们4个人一起去了A挑的一家位於地铁站前面的某家家电商场顶层的
有点小情调的酒馆。座位是那种被围挡包围起来的半密闭空间,座位连成了一个
半圆形。

我们按照Z、A、妻子、我这样的顺序坐着。妻子酒量不好,所以只叫了一
杯啤酒。之后A的表演就开始了。Z也非常配合。

妻子也谈到「Z你是不是有在做什么运动啊?」「我们也和A一起打过球,
还一起去过海边」。

感觉他们很快就能正常地交谈了。

最开始我也预料到了,A突然就开始了S模式。他搂着妻子的腰把妻子搂到
身边,然后对Z说「怎么样?B的裙子是不是特别可爱?」

Z也非常自然地回答「比我想像得可爱多了,但我说的不是裙子,是小B」

A这样的口气就是准备把气氛向那个方向带了,所以妻子显得有些惊慌失措,
看看A,看看A,又看看我,然后结结巴巴地回到「啊、是、是吗……谢谢……」

后来听他们说,因为喝酒的时候气氛太轻松了,反而弄得妻子非常害羞,后
来差点不愿意做了。

后来A问我「○,行吗?」(这是说给妻子听的),我回答「可以啊」。之
后事情进展就很快了。

妻子才说了一句「不要」,就被A按住双手开始揉胸,之后妻子一下子人就
软下来了。

「把裙子掀起来给Z看看」

妻子虽然嘴上说「等、等一下……讨厌」,但是胸部被揉着,声音显得很诱
惑。

Z也小声说「小B好色啊」、「给我看看」什么的。

最初妻子开始还能说笑,中途开始就成了「不行~ 等一下啦」这样的抗拒。
她蜷着身子趴在桌上不让外面看到,然后一手拉着我,一手护着裙子。

其实有时候,事情跟自己预想的有出入才更让人兴奋。

当然,那种时候心里的紧张感也不是盖的。而对方也并没有要羞辱我的意思。

A对於让妻子感到羞耻而觉得兴奋,Z当时似乎也是非常兴奋了。

(他说因为妻子比自己想像的娇小可爱,而且A调教妻子的样子让人特别受
不了)

妻子在被A揉胸的时候一遍说着「讨厌」、「不行」,但是声音里却混杂了
娇喘。

「老公救救我」她一遍想我求救,一遍还拉我的袖子。

这时候,我们点的菜来了(妻子此时还满脸通红地趴在桌子上)。

这里就是我觉得A厉害的地方。

店员还在的时候他仍然搂着妻子的腰,等电源出去以后立刻又开始揉胸。

「我现在要摸下边了,Z你来摸胸吧」

听到这妻子突然抬起头「不行不行!这还在店里啊!」

但是A还是一副抖S地说「不行」

之后,A立刻把妻子抱起来抬到自己的膝盖上,然后把妻子放在了自己和Z
的中间。

妻子不敢大声叫,只能小声地说着「不行、不行」然后拽着我的衣袖。

A笑着把妻子的手抽开(我摸了摸妻子的头)。

之后一只手摸妻子的胸部,一只手去卷妻子的裙子,妻子则拼命不让他们得
逞。

后来她以及顾不过来胸,只能随便他们揉,自己拼命地护着裙子。

说实话,过程中我一直盯着Z。当然过程中谁也没吃东西,大家只是一直在
喝酒。

那个时间点大概是从我们进店开始20分钟。A似乎是决定要行动了,於是
他问妻子:「可以了吧,小B?」之后又说「那咱们去酒店吧。」妻子沉默了一
会儿,然后说「…那也比这里好,在这里都被人看见了」

说实话,连我听着都觉得是藉口。

之后A附和着说

「那就走吧」

「…嗯」

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A之前肯定是有计划过,在妻子被攻陷之后的处理上真是高明。

他并没有就此收手,而是继续在揉妻子的胸部。

「那去酒店之前,把裙子撩起来让我们看一下,然后咱们就去」

「骗人,为什么啊」

「你就给Z看一眼吧。万一他要是不答应去酒店呢?」

「…才不会说呢。再说了,我穿了打底裤啊……也看不到内裤什么的……在
这里不行啦……」

「那就在这把胸罩脱下来」

「不行」

「那就把胸罩还有打底裤跟内裤都脱下来」

「怎么还增加了呢?」

「最后再脱你的裙子。」

虽然是开玩笑,但听起来也色色的。

「好凉啊」「这样离开的时候会被人看出来的」

后来,妻子像这样已经没法拒绝了。

最后A半开玩笑地说「好了,那我来给你脱。Z,你看好了小B。不对,是
按好了她,按住胸部就行了。」

然后,A趁着妻子慌张的时候拿开了妻子的手,然后脱下了妻子针织衫和胸
罩。

「这样不好」

之后,借着这个劲儿,他们又脱下了妻子的打底裤然后装进了包里。

之后,A突然把手伸进妻子的裙子。一瞬间,妻子捂住嘴,然后把头顶在A
的手腕上然后后背都弓了起来。

我能看到妻子闭上眼睛,张着嘴,正在拼命忍着不发出声音来。

「全都湿啦,小B」

妻子红着脸一个劲儿摇头,然后往Z那边扭屁股,好想想要逃出A的手掌。

「再来一根手指?」

妻子那认真逃跑的样子真是很可爱。

就在妻子拼命挣扎,A又调戏她说「可以动了吗?可以两根手指一起动吗?」

的时候,妻子皱着眉头,拼命忍着开口说「……真的不行,快拿出去。」

但是,就在这之后,虽然她用手捂着嘴,我还是能听到她发出了一声「啊」
的叫声。

那明显是忍不住发出的叫声。

之后A问「去旅馆吗」,妻子点了点头。

A问「在这把内裤脱了吧」妻子又点了点头。

之后问「用嘴给Z弄弄可以吗」,妻子有点了点头。

「那你现在就给Z弄一下吧」妻子总算不答应了「那两根手指?」还是不答
应。

「那还是给Z现在弄?」还是不答应最后,A对妻子说「那你问问Z,问他
一会儿给你弄行吗」。

妻子看看我,又看看Z,然后说「……等一会儿行吗?」

Z一脸兴奋的说好啊。

之后A又让妻子对Z说了一遍「Z君,去酒店行吗?」之后,妻子抬起屁股,
让A把内裤脱了下来然后装进了他的口袋里。

那时候开始我就很兴奋了,所以可能说的不太清楚。

A后来问妻子「那是三个小时?四个小时?还是六个小时?」

妻子红着脸,一开始没明白A在问什么?

然后A又问了一遍:「三个小时?四个小时?还是六个小时?选哪个?」,
然后又看了看我,但是我也没明白。

过了一会儿,妻子说「两小时……」

「那,咱们1点从这触发,大概6个小时之后跟你联系。」

「我都说了2个小时就够了啊。」妻子笑着回答。到这时候,大家都知道接
下来就该去酒店了。

之后妻子问我「那我结束之后给你打电话行吗?还是你也一起去?」

最后是我暂时留在店里,他们三个先走了。

最让人心跳的是三个人离开的时候。

我一点食欲都没有(这种情况一般都没食欲吧),光点了点儿饮料,菜没吃
几口。

最开始的三十分钟是心跳最厉害,视野狭窄最厉害的阶段。

脑子里一直在想他们现在到酒店了吗,还在路上吗?

之后又过了一会儿,心情稍微冷静下来一点,这次感觉到的是比较轻的绝望
感。

之后心跳的又很厉害。

到目前以来每次都是这样,我估计以后可能也还会这样……

这种感觉不光是兴奋,还有担心。我会担心妻子。

我会想如果妻子不愿意的话就要停下,还会想妻子现在到底在做什么。

关於妻子在做什么,我也不是说很具体地去幻想那个画面,只是单纯地会想
妻子到底在干什么呢。

这种时候我会想要一个待着。

并不是要找个单独的房间,只是希望周围没有别人。找个旅馆的房间是最好
的。

像我当时待着这种酒馆的半包间就不行,结果我做了15分钟不到就跑到逃
生通道里蹲着去了。

我现在想起来,15分钟左右的时候,三个人应该正好是进酒店的时候。

我坐在逃生通道2层,从大街那边看不过来的位置坐着。过了20- 30分
钟,A的手机发来一条邮件。

「现在B正和A在床上69。虽然有些不情愿,不过还是给我看了一下裸体。
现在小B是全裸的。身材真棒。邮件发这样的内容没问题吧?」

是Z发过来的,一看就和A不一样。标点符号和语气跟A有区别,多少能感
觉出来。

一般来说我是不回信的,但是还是给他回了一条「没问题。谢谢你发来邮件。
你们是一到那就让她脱光了吗?」

之后过了大概30秒,「在电梯里我们俩一起揉她的胸,进了房间以后小B
立刻就被A拉进浴室了。小B比我想像的要可爱啊」

虽然语气不一样,但是兴奋可能比之前还要厉害。

我说的可能不是那么严谨,但是以前的邮件大多是事前或者事后的邮件,而
这次却并非如此,所以我才觉得那么兴奋。

一般大家都会说这时候喉咙乾燥,但我是现在的感觉是嘴唇会比较干。

脑子里咕噜咕噜直转,非常的不安。

之后的30分钟里再也没有邮件。

30分钟只有,电话打过来了。

能听到离着电话比较远的地方妻子那种喘不上气的声音说「你没打电话吧」

然后离电话比较近的地方创来「没有没有」的声音,说话的是A。

「不行」这是妻子的声音。

「我来有什么不行的?」这是A的声音。

「那我要发邮件」这妻子的声音。

之后Z用非常S的语气说

「那我告诉他你正在等我的大鸡巴」

不可思议的是,这可能是这次最兴奋的时刻。

通过电话,我能感觉到电话那边几个人嘈杂杂一起的感觉,之后我听到一阵
A接近妻子的声音。

「不可以插进来哦」妻子说。

「假装的,假装」

「什么假装啊,假装你戴套子干什么?」妻子似乎是笑着在说。

之后,妻子用很着急的声音说道「先发邮件!真的!Z君!真的!」

然后,A很温柔地说「小B啊,打个电话不就好了吗?」

妻子终於放弃了,说「那我打电话的时候你们别闹啊」

「没问题,那我去旁边等着。」

之后,妻子「嗯」了一声,紧接着A说了一句「OK」的瞬间,就听到A移
动的生硬,还有远处传来的妻子「啊,啊啊嗯~ !」的娇喘。

在妻子的一阵「啊!啊!啊!」的叫声后,听到了妻子那委屈的「刚才的O
K不是这个意思吧」,还有A的笑声。

之后,又是妻子一阵「啊!啊!啊!」的叫声,似乎被插得很深。之后是妻
子一阵粗重的喘息声,听得我好兴奋。

之后,在妻子一句「不是吧」之后,听到A说:「小B喜欢正常位的时候被
按着肩然后狠狠地干她。」

2庙后,就听到妻子「啊~ !啊啊!舒服……啊啊啊!」

我不好解释,但是光听到电话里那刷拉刷拉的声音就知道妻子非常有感觉。

「小B你在被强奸吗?」

「不、不要…」

「啊!啊!啊!」之后,听到妻子小声说「不要,要丢了」

「啊!丢了!丢了!」的叫声之后,A问道:「电话等会儿再打?」,妻子
没有回答「啊……丢了!丢了!!」

之后大概过了10秒,听到Z说「不好,我都硬的不行了」

妻子:「我起不来了……」

之后在一阵「发邮件……」的争执之后,听到妻子「讨厌!人家要怎么问嘛」
的声音还有Z的笑声。

A开玩笑说:「你就说Z还没射,让他插进来行吗不就完了吗」

妻子说「一听就是骗人的。」

Z听了之后笑得很大声。

这时候我以为A会打电话或者发邮件过来。结果等来的却是电话被扔在床上
的声音。

在妻子「哎…?」的声音后,听到A说「小B,脚」。

紧接着在妻子的一声短促的「哎」之后,就听到妻子「啊嗯!啊……啊……」
的甜美的声音。

之后,我才意识到原来A想让我听的是接下来的这一段。

妻子的声音明显比刚才妩媚,在妻子的一阵叫呻吟后,「讨厌……好舒服…
…」

「你在被强奸吗?」A说的很温柔。

之后妻子用同样地节奏回答道:「不是强奸。不好,太舒服了。」话音中还
带着欢喜和笑声。

之后妻子说:「那一会儿给我老公发邮件好吗?」

A说「好啊」,然后又说「Z,你先出去一下吧,洗个澡什么的。」

过了一会儿,「小B,你腰扭得好厉害啊」,之后是妻子的抗议和笑声。

之后在妻子娇媚的「我要丢了」之后,「小Z他还想做吗?」

很明显这是一遍做着一遍说的。

A苦笑着回答「肯定想咯」,之后在一阵沉默之后,听到两人Kiss的声
音。

接着,妻子说「不好……又要丢了」,然后A一阵小声的不知道说什么,然
后听到妻子「嗯,你射吧」,紧接着又是妻子急促的「啊……丢了」

然后电话就断了。

之后,妻子真的打来电话是在那一个半小时之后。

到最后也没有问我能不能和Z做的邮件。

不过,妻子有像我道歉。

后来我们在地铁碰头,跟妻子一起回了家。

上床之后,妻子跟我说:「如果我告诉你我让Z插进来了……你会生气吗?」
她的语气充满歉意,「他们逼得我好紧……」

之后在让妻子讲了一下今天的事之后我们做了一次。

后来A跟我说「Z有点玩过了」,「不过小B看来很喜欢这种玩法。后来Z
跟我说要一边舔一遍给小B剃毛,听得我都兴奋了。」

Z后来给我发了一封很长的邮件,但是我还是把这件事都交给A处理了。

总之现在心情还是七零八落的,等有了什么新的进展再给大家彙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