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靓姐】(07-08)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7)

我在椅子下吞咽着,一种略有粘稠感觉而无味的液体,小股小股的间断着流
入我嘴里,每当水流停下,我便伸出舌头打扫着刚刚哺育我的地方,扫不了几下,
又是一小股的水流流进我的口腔。每次靓姐在我的口交中工作时就会出现这种情
况,我可以用力吸吮,但舌头不能动的太急,这时的口交不是为了高潮,而是起
一个按摩作用,让靓姐可以放松身体,全神于工作中,时不时的尿液排放,也不
是她有意而为,甚至当工作完毕,她可能会忘记刚刚给我哺过尿。不过椅子的确
做的很好,这种角度可以让我毫不费力的吞咽,我庸懒的躺在椅子下享受着。

过了一会,靓姐右手放在鼠标上滚动,左手掀开盖在我脸上的裙子,轻轻的
摸我的头,我现在的发型是靓姐让剪的,贴头皮一层,靓姐说这样发根在摩擦大
腿的时候,痒痒的会很舒服,而且做游戏也不会弄的不好清洗,我很受用的恩恩
两声,想追逐她的手,但发现自己被夹在腿间根本没办法移动,只好鼻子用力的
呼出两口气吹在靓姐的阴毛上,靓姐一边看着电脑,一边赞许的拍了拍我的头,
我的舌头感觉尿口肌肉外鼓,跟着,「哧」的一声,一小股尿液又射到我的嘴里。
「慢慢的喝,别呛着」靓姐随口说到。我向上看,透过高耸的胸部,正好是靓姐
美丽的下巴,红红的嘴唇含笑轻敏着,看电脑的目光认真而专注我用舌头在靓姐
的阴道里连弹三下,然后停一停,再连弹三下「可以说话,怎么了,乖乖,是不
是不舒服?」靓姐后移了一下臀部,放出我的嘴巴,目光依然在电脑上「不是,
靓姐你在看什么啊?看的好入神」

「哦,姐姐在网上找学习资料」

「我还以为是看黄色网站呢,反正我只有在看黄色网站的时候才是这种表情」

「讨厌,停止说话」靓姐说完又把我的嘴挤在阴唇里我忙继续用舌头在靓姐
的阴道里连弹三下,然后停一停,再连弹三下。

「你很烦诶,可以说话」靓姐移开臀部「没什么,我就是想对你说,我特别
喜欢看你认真工作的样子,很迷人,很有女人味道」我说「傻乖乖,我不认真工
作怎么行呢,我还要喂养你,照顾你一辈子啊」

「照顾我也不用这样费力吧,而且,喂养我也不用多少费用啊,对吧」说完,
我把嘴贴着靓姐的阴户,故意「丝丝」的猛吸两口。

「话多,停止说话」靓姐转动罗盘,把我的头摇得刚好和椅面平高,然后把
臀部抬起,用手分开紧凑的屁股,把菊花盖在我的嘴上坐下:「想说话就和二妹
说吧,让你说个够」

「想说话」呵呵,我想到,当两个人单独在一起,靓姐没允许我说话的时候,
我就只能发出「汪」的反对声或「汪汪」的赞同声,因为我很多时候都只是在靓
姐的裙下,衣食无忧,诸事周全,不需要考虑什么担忧什么,更多的事情,靓姐
都已经帮我安排好了,我只管舒服的照做就是,当然也就不需要发表意见了。到
是我和「大妹」(阴部)「二妹」(菊花)约定了不少暗号,能表达的意思更多。
所以有时候,当我发现「汪汪」声已经不能表达出我心中所想,而靓姐又没同意
我说话时,我就会使劲往靓姐裙下钻,向「大妹」或「二妹」传达我的意思。

现在反正没事,和「二妹」聊聊也好。我心里想着,我的鼻子已经被靓姐的
阴唇盖住,鼻尖陷进了阴道内,没办法吸气,于是我张开嘴吸气,空气顺着靓姐
的股沟进入我的肺里,带来一股芳香,靓姐的屁股从来都很干净,当然,这主要
是我的功劳。然后我把这口气通过鼻子,暖暖的出到靓姐的阴唇上,靓姐赞许的
把手放在两腿间,想拍我的头,发现我的头已经降到椅子里去了,于是改在我的
前额拍了两下。

我嘟起嘴,吹了口气在靓姐的菊花上,感觉靓姐的臀部肌肉紧了紧,跟着放
松,然后我敏敏嘴,把舌头上积攒些些口水,顶在靓姐的菊花上慢慢转圈,人的
口水是有杀菌功能,但只是杀灭自己身体所不能接受的细菌,而且口水里本就有
每人不同的细菌,不一定别人就能接受的了;我和靓姐都喜欢我在她胯下的感觉,
但在最初,靓姐每个月「红补」来临时,都会肚子疼的不行,还会流出略带腥臭
的液体,后来才知道这和我的口水有关,于是靓姐要求我,在舔「大妹」的时候,
得以吮吸为主,而且必须是女上体位,舌头尽量不要带口水进去,添「二妹」的
时候就可以随意,其实几年时间的经验,我已经能很好的掌握舔吮技术,在前两
年开始当靓姐「夜用」的时候,我反身侧枕着靓姐的大腿,头被整夜的绑在「大
妹」上,嘴和「大妹」平高,即便这样,靓姐的肚疼毛病也再没有犯过,当然,
这也可能是靓姐已经适应了我。

我用舌头在靓姐的菊花上慢慢的顺时针转圈,转了十几圈后,靓姐醒悟过来,
打开电脑的mp3,问我:「想听什么?」我开始用舌头在菊花上弹起了节奏,
靓姐的手随着我的节奏拍着大腿,这也是我和她以前常玩的游戏,末了,她说到:
「我不喜欢听,待会我去厨房弄菜,放你出来自己玩」说完放起张信哲的专集,
我无奈的弹了下舌头后缩回。

在朦胧的裙下,我陶醉的把舌头在靓姐的菊花里进进出出,张信哲的歌声隐
约传来:「做你的男人24个小时不睡觉,小心翼翼的保持这种热情不退烧……」
呵呵,几年的时间过去了,我和靓姐的热情从来就没有退却过,但这哪用什么小
心翼翼呢,完全是纯乎自然的感情,是乎我和她就是各自的另一半,我们的结合
就象现在这样紧密,当然,我和她相互间关系也差不多是现在这样的「紧密」…


(8)

高潮过后,靓姐从我的脸上下来,弯下腰爱怜的用手摸干我脸上的爱液,然
后放在我的嘴唇上:「舔干净,乖乖」

我用嘴追逐着她的手,像一条小狗在向主人索要食物一样。靓姐「咯咯」的
笑了,用力拍了拍我的头说到:「真是我的乖乖,今天姐姐满足了你的愿望吧,
看够了吗」

「没,我真想一生一世的看下去」

「那你得一生一世的呆在我下面才行」靓姐手托起我的下巴,在我的额头上
轻轻的吻了一下,突再把我的头抬起来,看着我下面的小蚊帐:「哟,我都忘了,
我们乖乖今天还真没满足呢」

「嘿嘿」我傻笑到:「其实,只要感觉到你满足了,我的心也就满足了」

「乖乖真会说话,姐姐疼你啊」,靓姐摸着我的头说到,然后转身,抓我的
头在她的臀部隔裙贴了贴:「跟着姐姐到厨房,玩饿了,姐姐给你煮东西吃」

来到厨房,靓姐向上提了提裙子,我忙用手掀开裙踞转了进去,靓姐把长裙
压在我脖后,双腿站地夹着我的头,一边炒菜,一边和我聊天,我双肩使力,用
后脑把靓姐托了起来,靓姐掂着脚维持了一下平衡,干脆收回臀部坐在我肩上,
脚放在我的大腿上「乖乖,尝尝味道」靓姐用筷子夹了块肉放在她胯下,我张嘴
吃掉:「好吃,好吃」

「不差味吗?」

「不差,不,差点」

「差盐?味精?」

「都不是,但感觉总少了点味道,没有刚刚的好吃」

「刚刚的?哈哈,忘了,乖乖是狗狗啊,狗狗是不喜欢吃这些菜了,好吧,
今天晚上,我再用『刚刚的』那里喂你」

「恩恩,我喜欢」我用手紧紧反抱着靓姐的大腿,靓姐自己尝了一下菜,起
盘后从我身上退下来说到:「端进去,把饭舀好,我热个汤就来吃」

当靓姐走进来的时候,发现我正狼吞虎咽的吃着饭,先是满意的一笑,然后
玩笑着皱了皱眉,说到:「乖乖,狗狗可不是这样吃饭的哦」说完把我的碗放在
桌下:「爬下去吃吧」

「汪汪」我钻下桌子,低头吃饭,靓姐没坐下,把菜端在手上给我添菜,但
这种方式不太习惯,饭老实要往鼻子里跑:「靓姐,这样吃不行啊,再说了,等
会喝汤怎么办,我又没那么长的舌头,吸的话会烫着的」

靓姐蹙眉考虑了一下,说到:「那好,以后吃饭还是在桌子上吃,哎,乖乖
你看,真狗狗可比你这条假狗狗厉害哦」

「话也不能这样说,真狗狗也不一定能做我能做的事情啊」

「吃你的饭」靓姐用筷子敲了我头一下,想了想突然说到:「也是啊,呵呵」

我抬头看着靓姐,她也满是笑意的看着我,目光温柔。刚刚那句话,比开始
她向我拉开她的裙脚更让我高兴,我知道从靓姐对我说的这句话起,她已经完全
向我打开了她的心扉,包括那种最最原始的欲望,最浓烈的真情,都已经不再躲
闪的呈示给我。我心里一阵感动。

华灯初上,我穿着条三角裤,躺在靓姐的单人床上,洗澡间里传来「习习」
的冲水声,回想起刚才的情景。

男女的关系往往都有一个临界点,当越过了这个临界点后,所有的羞涩和矜
持都会消失,取而带之的是燃烧的激情和爆发的欲望;当然因人而异,更多的人
是在床上突破这个临界点;我和她的临界点,就是她在饭桌上对我说的那句话,
既然大家都放弃了矫柔造作,全心全意的开始接受起彼此,这以后的关系,简直
就如同顺水行舟一样。

晚饭我们并没有吃多少,她就把钱包扔给我,叫我下楼去拣衣竿,当我上楼
时,带着一件易拉罐啤酒和一盒避孕套。

相拥坐在沙发上,谁也无心去看电视里广告穿插着的肥皂局,我和她都喝了
不少的酒,她的脸菲红,她的唇火热,她的牙齿冰冷,她的胸饱涨而坚挺(后来
才知道,饱涨是因为胸罩的缘故,她乳房其实比较小),她的腰纤细而柔软,她
的脚……

她把头靠在我的胸前,一声声呼唤:「乖乖」

「汪汪」

「乖乖」

「汪汪」

……

正想着,靓姐围着浴巾走了进来,当靠在床前时候,她手背在后面轻轻一拉,
浴巾跌落地板,完美的身体曲线展露在我的面前,胸前两颗傲人的小红豆带着闪
光的露珠,两腿间一抹悠悠的黑;她并没有用手去虚遮三点,而是俯下上身,像
召呼自己的爱犬一样向我勾手:「乖乖,到姐姐这里来」

我跪坐起来,向她爬去,然后抬头,和她深情的接吻,手抱着她的腰,稍一
用力翻身,将她按在我的身下……

我有点担心,怕这是酒醉后的梦景,怕这绮丽的情节只能出现在我永远的想
象中,但身下靓姐完美的肉体打消了我的担忧,当她腰肢轻扭,乳房上两个小豆
豆划过我的胸膛,让我喉头发痒,我「啊呜」一声,弯下身含住了其中一颗,使
劲的又咬又吸「轻点,小伙子,再咬,姐姐的奶奶就出来了」

「我就是要吃奶奶」我含糊的说到「轻点,轻点,乖乖,姐姐可没奶奶」靓
姐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我一边「恩恩」的回答,一边不停的捏柔,舔吸着靓姐的乳房「吸出来了吗?」
靓姐爱抚的摸着我的头「没……呜」

「没有你还吸?」

我抬起头说:「不知道,但就是喉头痒痒的,想喝」

「渴了就去喝水吧」

「不,我想喝你的」

「坏狗狗,快躺好,姐姐喂你喝的」靓姐说完推我,我就势躺在床上,靓姐
翻身把我压在下面,两腿骑在我的腰部,说:「张嘴,姐姐喂你水」

我张大嘴,靓姐嘟了嘟嘴,含了口口水吐进我的嘴里,我咂咂嘴,没什么味
道,但喉头更痒,于是用手按下靓姐的头,把嘴凑上去猛吸「呜,恩」靓姐挣脱
我的手,说到:「坏乖乖,把姐姐的口水都吸干了」

「靓姐我还要」

「没有了」靓姐摇了摇头,突然一笑,说到:「对哦,还有个地方有」然后
腿跪着走上来,把我的两只手压在小腿下,将神秘的花园靠进我的嘴:「今天你
不是要姐姐用这个喂养你吗?来吧,这就是哺育你成长的地方」

我抬头将嘴贴近靓姐的阴唇,深深的舔吸,靓姐看我主动的够嘴上来,也便
放松的坐下去,将下体压在我脸上,左手慢慢的抚摩我的头发,右手抓捏着自己
的胸部,由我的舌头在里面乱动。

不一会儿,靓姐的大腿开始使劲的夹我的头,而抚摩我的手也变成抓住我的
头发使劲往阴户上按,我感觉到她阴道一整整收缩,知道靓姐的高潮又要来了,
忙一边用鼻子擦着上面的小珍珠,一边张嘴丝丝的吸吮。

或许是啤酒喝多了的原因,我并没觉得嘴里有流进什么爱液,嘴巴里到是有
不少自己的口水,但意识里还是很口渴,靓姐后挪了一下臀部放出我的嘴:「喝
好了吗?」

「诶,靓姐,没喝到啊,刚刚是你高潮了吗?怎么没有爱液呢?」

靓姐皱眉打了我一下:「臭小子,哪学的?」

「日语老师教的啊」

「呵呵,我的傻乖乖,好,再含着,姐姐喂你点爱液」

我张开嘴巴盖在靓姐的阴户上想:「这爱液原来是说有就有的啊」,正想着,
感觉靓姐反手伸进我的内裤里,抓住我的小鸟上下套弄着,一股激情由下身传来,
我心痒难受,只得使劲的吸着靓姐的下体,这时,感觉靓姐阴部的肌肉外鼓,跟
着一股温暖的液体射进我的口腔,我闭嘴一尝,淡淡的有如水一样,说不上好喝,
也根本就不难喝「好喝吗?乖乖」靓姐在我头上笑到,手却不停的套弄我的小鸟
「好喝,还要」我在靓姐胯下含糊的说到「准备好哦,又来了哦」

又感觉到阴部的肌肉外鼓,温暖的液体重又射入我的嘴巴,这次量非常大,
我还没醒悟过来,就已经射满了我的口腔,而且感觉排放还在继续,我一吞,腮
部收缩,一股水顺着我的嘴脚流了下去,沾在靓姐的大腿上。

「呀,」靓姐停下了喂养我,坐直身体看了看我,然后抽出床头的卫生纸,
扭身过来擦干我的脸,复又坐回到我的胸膛上:「怎么漏出来了呢?」

「恩啊,怎么这次这样多呢?」

「哈哈哈哈,我的笨乖乖,还有呢,要吗?」

我突然醒悟过来:「这不是爱液,是你在尿尿,对不对」

靓姐没有正面回答我,反手握住我的小鸟继续套弄:「那你觉得好喝吗?」

「好喝,好喝」我呻吟着回答「好喝就继续吧」靓姐再次骑在我的脸上,开
始排尿手被靓姐压着,我不能挣扎,但不光是下面的小鸟,还是上面的嘴舌,都
在告诉我自己,我很喜欢这种感觉。这次尿流很小,总是尿了一会就停,等我重
新准备好后,再次射进我的嘴巴。喝了多少我不知道,什么味道我也忘记了,在
我的记忆中,那段时间像一个世界那样久,又像一弹指那样短。

末了,我的小鸟从后面插在靓姐的阴道里,双手捏着靓姐的乳房,把头埋进
她的绣发中,迷迷忽忽的将要睡去。

「你知道吗?乖乖,我很喜欢尿尿在你嘴里的感觉,更喜欢你大口大口的喝
它,这让我觉得我是在哺育你,哺育我最亲爱的人」

「我也喜欢,真的」我吻了吻她的脖子,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上,当我被发梢给扰醒时,发现我正把头埋在靓姐的胸前,枕着靓
姐的手。靓姐仰起上身,低头对我笑:「睡的好吗?」

「好,真好,比在妈妈怀里睡的还香」

「快起床吧,时间到了,」

「你今天不是没班吗?」这点我很清楚,靓姐现在是酒店服务员,上对班,
一次12个小时,两天休息一次。修一到两天不等,还可以换班休。

「说的是你,该上课去了,」

「今天没课」

「你哄鬼啊,大二的学生,星期四没课?」

「嘿嘿,真没」

「真没也不行,你四级过了吗?你计算机几级了?就算是没课,不会去图书
馆看书吗」

「好了好了,我起来了,你比我妈还要罗嗦」

「哼,你不是要当我的狗狗吗,那我就得像妈妈一样管教你」

「汪,汪,汪汪」我在床上学着狗叫,结果被靓姐用衣服给砸在脸上:「快
穿衣服,都8点了,你今天又赶不上第一节课」

「知道了」我反身起来,在床上找着自己的内裤,靓姐全裸着身体向卫生间
走去「诶,乖乖,先别穿衣服,来一下」

「收到,马上过来,」我也学着靓姐的样子,全裸着跑进卫生间,搂着她的
腰亲了一下问到:「什么事?」

「帮我一下」靓姐抓着我的下巴说到「帮什么啊?万死不辞」

「笨小狗,姐姐尿尿,你不是想喝吗?」

我惊讶且喜悦的看着她,她点了我头一下说到:「还不快跪下」

我跪坐在卫生间的地板上,仰头度了度,又采用盘腿的坐姿,靓姐正对着我,
叉开腿骑上我的脸,因为今天没有穿高根鞋,不得不掂着脚,我往下弯了弯腰,
让靓姐骑得更舒服,想了想,干脆反抱着靓姐的脚,用头把靓姐给顶了起来「呵
呵,准备好了吗?来了哦」

我嘴含着靓姐的阴唇,「呜」了一声「哦,忘了你现在不能说话了,不管了,
我来了」,说完这些,一股金黄色的尿液射进我的嘴里,泛起白色的啤酒般泡泡,
浓浓的尿臊味道瞬间刺入我的鼻子,舌头感觉一阵酸涩,刚想吞时已来不及了,
尿已经益出嘴角,心里一急,「扑」的呛了一口,这下好,尿全喷了出来,靓姐
的阴毛上和大腿全是尿液,尿柱变细,是乎靓姐在有意刹车,但跟着又恢复了原
样,靓姐用手压下我的头,当双脚着地后改用手托着我的后颈,弯腰注视着尿液
射在我脸上,我调整了一下呼吸,重新含住靓姐的阴部,两秒钟后,嘴巴又满了,
可怜那时的我还没有学会张着嘴吞咽,当我闭上嘴,任由靓姐的尿液射在我嘴唇
上时,我听见靓姐「咯」的笑声,然后,靓姐放开手,前后挺动着臀部,把尿液
放了我一头一脸,我不敢睁眼,只是感觉到温热的尿液在我脸上勾画,中间追逐
着尿液又喝了两口,一样的难喝,不得不放弃了。当尿液由粗变细,快要没有的
时候,靓姐重新把阴部放回我的嘴上,将最后的几滴挤进我嘴里「这下好,第二
堂课也没办法上了,干脆今天我就不去了吧,留在这里陪你」我舔干靓姐阴户上
的尿汁,抬头问到「少来,必须得去,就这样别动,我们洗个澡」靓姐说完,拧
开了热水器,试了试水温后,将水冲洒在自己的阴毛上,淅淅沥沥的落在我的脸
上,我张嘴尝了一下,这次很好喝。我抬头从靓姐两腿间看上去,靓姐也正在看
我,发现我睁开了眼睛,便把喷头射在我脸上,热热的水流让我无法呼吸,我忙
双手抱着靓姐的腿,把头躲在靓姐的胯下:「叫你小子偷看」

「靓姐,为什么昨天你的尿没什么味道,但今天的又苦又涩呢?」

「不知道,我又没喝过,我估计是因为晨尿的原因吧?不好喝吗,那以后就
别喝了」

「也不是不好喝,就是不适应,就像啤酒一样,刚开始苦的很,喝多了就习
惯了,还会上瘾」

「那就好,你得赶快上瘾,因为我已经上瘾了」靓姐一面说,一面把手抓住
我的头发,说到:「先练习一下」说完,把喷头放在肩上,这样,滑过靓姐美丽
身体汇聚在阴毛处的水流就小了很多,我张嘴接了一口,却吞不下。

「你得学习着怎么张大嘴巴喝水了」

「是,这要不要开个选修课啊?」

「去你的……」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