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女】(30)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三十章恩威并施

「啊,终于品尝到嫂子的美足了,好香啊!」大麦把嘴巴张得大大的,一口
就将脚趾及部分脚掌含入口中疯狂舔舐吮吸。他就像一只发狂的野狗,大量唾液
顺着嘴角滴落,有些留在美足上渗透了粉嫩的肌肤。

桃子见状便有些不悦,还没见过这么得寸进尺的人,于是轻轻将大麦踢开,
蹙着秀眉表情有些冷淡,虽说是带有阴谋性质的勾引,但如今她的脚可不是随便
什么人就能这样亵渎的,若是不抱着虔诚的态度就等着接受残酷的刑罚吧。

「呃…嫂子对不起,我太冲动了…」大麦稍稍冷静下来,心知自己唐突佳人
了。只是那日思夜梦的美足就在眼前,叫人如何不激动?

「没关系,下不为例喔,不然我翻了脸,麦哥可是要遭殃的。」桃子转而投
以暧昧的眼神,毕竟是有用之人,要真翻脸不认人肯定就失去一枚棋子了。

「是是,下不为例,下不为例。」大麦马上松了口气,心想应该是原谅自己
的过错了。不过听到遭殃二字以为她意思是让老大来收拾自己,女人很喜欢用这
种倒打一耙的伎俩,尤其是漂亮的女人。实则不然,桃子所说的遭殃是指她那残
酷霸道的美腿绞技。

说起来桃子也好一阵没夹死人,已经有些压抑不住内心那股邪恶的欲望了。
望着重新跪在脚下虔诚吮舔的大麦,她轻叹一声,算你运气好,不然今天必定是
要拿你的性命来抚慰饥渴的大腿了。不过稍微过过瘾也不错…

就在大麦小心翼翼品着丝袜美足之时,突然又被踢开。这次力道挺重,他整
个人仰倒在地上,还未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一团巨物从天而降便要压上来——
「咚!」后脑与地面猛地碰触后发出一声闷响,大麦疼得差点晕过去,疑惑之余
发觉眼前竟然是一片裙底春光,原来是女神骑在脸上。黑色连裤袜下小小的布片
紧贴着勾勒出肥美的阴唇,女人私处那种说不清的气味夹杂着沐浴露的香在鼻间
飘荡宛转,强烈激发着男人的原始欲望。

如果不是抱着几乎崇拜的心情,大麦此刻早已将桃子按在身下一通发泄,前
提是他有这个实力。然而美好时光很快结束,桃子将丰臀压上来可不是让他享受
的,颜面骑乘的最终目的是窒息,令臀下的男人饱尝无法呼吸到一点空气的痛苦!

桃子稍微往前挪动了丰臀,确保大麦的嘴巴和鼻子都被私处堵着但又留有一
丝缝隙,然后两条丝袜美腿伸展并拢压在脸上,让呼吸循环只能在狭小的三角地
带里进行,这样到头来的结果自然也只剩下窒息。

大麦虽然恋足,但并没有被女人用屁股坐在脸上的癖好。起初稍能忍受,还
可闻一闻臀中的香气,可时间一长这点香气已经不能维持人体的基本需求,越来
越感到难以呼吸。他开始挣扎了,凭着一股蛮力要把桃子从脸上掀开,桃子自然
不会让他得逞,也有意集中力量于一点,再加上自身的百来斤体重,一时半会倒
也骑得稳稳当当,泰然不动。

又过了一会,上面的丰臀似乎根本没有要给于呼吸的意思,大麦感到窒息感
越来越明显,挣扎的也不只是双手,而是全身上下都在动,他想先离开眼前的黑
暗,问一问桃子如此行为是为哪般,可不能莫名其妙死在屁股下,虽然屁股的主
人是梦中女神。

眼见制不住这蛮牛,桃子索性往后挪动亮出埋在臀沟里多时的大红脸,紧接
着双手揪住拉起,张开的双腿对准脖颈迅速夹去,这颜面骑乘转眼间又变成了夺
命剪刀腿。

「嫂子,你这是?」大麦瞪着眼睛发出疑问,虽然被这样夹着似乎很香艳很
幸福,但两侧正有一股力量暗暗向中间传递。他也算御女无数,虽然都是妓女,
摸过的大腿不计其数,但唯独夹着自己的这双大腿是既柔软又结实,柔中带刚,
刚中带柔,刚柔并济,感觉极有力量。

「这是夺命剪刀腿啊,麦哥~ 」桃子笑弯了眼睛,双手温柔抚摸着腿间的脸,
「麦哥也舔过人家的脚,现在是不是该让人家尽兴尽兴了呢?」

「我不懂是什么意思,嫂子你先放开我。」

「放开你?落入我的大腿中的男人只有两种结果,一是被活活夹死,二呢…」
桃子顿了顿,将大麦的脑袋再掰高一些,以便颈部能更多得被夹在大腿中,「就
是让我尽兴,呵呵…希望麦哥能坚持到那个时候。那么要开始了喔~ 」

「嫂子,等一下…啊!」大麦没说完的话被由于颈部剧痛而发出的痛叫所替
代,一张脸迅速涨红,顷刻间再也呼吸不到半点空气。

「仔细体会窒息所带来的快感吧,亲爱的麦哥~ 啊~ 」桃子仰起头发出一声
娇腻的呻吟,双手不住抚摸光滑而坚硬的腿肌,强劲的夹力如波涛汹涌的海水席
卷而去,由于多日的忍耐她很快便进入了蟒蛇女状态,疯狂而性感,致命而诱惑。

「呃…嫂子嫂子…难受…」大麦一面讨饶,一面用力掰两侧的大腿,可是强
壮如他也无法阻挡近乎恐怖的缠绞,只得胡乱挣扎将桃子从身上翻下来。

桃子虽然压制不住大麦的身躯,但这也影响不了双腿发力。她侧躺在地上仍
然紧紧夹着脖子,又将腿间的头颅死死按住,两条丝袜美腿绷得笔直,然后放松
臀肌猛地一个究极收缩,如此简单的动作却给大麦带来更大的痛苦。

夺命剪刀腿不愧是以弱胜强的一大绝招,在不能下死手的情况下大麦没有一
点摆脱束缚的机会。当然如果动真格的话桃子是不会给对方任何伤害到自己的机
会,吴暖月可以用双腿硬生生夹断人的颈骨,她也能做到!

时间一秒一秒地流逝,大麦挣扎的幅度渐渐微弱,取而代之的是缺氧后的晕
眩。他很想知道这一切是为什么?桃子为什么要如此对他?不过从脖子被紧紧夹
住的那一刻开始,说话功能便随着呼吸一起被无情剥夺,他除了能艰难喊出「嫂
子」二字却无法再吐出更多的字句。

「哈哈哈…动啊,你动啊,怎么不动了?让你不听话,惹毛了姑奶奶,姑奶
奶要你死在这里。」桃子肆意狂笑着,能将一个实力不俗的男人控制在双腿之间
决定他的生死是一件多么有成就感的事情。

「我,我…错,了…」大麦扭曲着脸,健壮的身躯已然有些微微颤抖。

「叫我女王大人!」

「女…女王,大,人…」

「哈哈哈!」

致命的夹力终于从脖颈上卸去,大麦贪婪地呼吸着空气,再没有比这个更幸
福的事情了。桃子用丝足蹭他的脸,媚笑道:「麦哥,感觉如何?」

大麦听了赶紧从那双大腿中抽出脑袋,仿佛生怕再被夹一次,「嫂子,这人
命可不是闹着玩的,我差点被你夹死!」

桃子干脆卧在地毯上,嘴角一勾说道:「放心死不了的,不然我想要你的命,
你早就成了裙下鬼。」

大麦脸上有点挂不住,便说:「嫂子虽然腿力惊人,但我出生入死这么多年,
真要反抗的话肯定不会是刚才那种结果了。」

「哦?既然这样,不如赌一赌,麦哥能把我撂倒就算赢。」

「呵呵,我不能欺负嫂子一个弱女子啊,不然老大还不宰了我?」

「赢了我你想怎么样都行喔!」

怎么样都行?包括上床?大麦沉默了,能跟女神上床可是这些日子以来一直
奢望的事,叫人如何不心动?有道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既然已经冒天下之大不
韪触犯了江湖道义,又何必再理会那么多,就让那个忘恩负义的老大戴一顶闪闪
发光的绿帽子吧!想到这,他满口答应了看似胜券在握的赌局。

能在险恶的黑道中声名显赫靠得不仅仅是手底下的小弟多,自身实力也是重
要环节,不然带人出去干事,没解决对方反而把自己的命搭进去,岂不让人笑话?
大麦次次险象环生完成一般人所不能完成的壮举,凭的是什么?实力!没有实力
就单枪匹马跑去杀人家老大是愚蠢至极,而大麦拥有的就是实力,所以他成功了。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大麦能够打败桃子,至少在赤手空拳的情况下不能。他的
拳头固然沉重有力,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你别让我逮到,逮到让你掉成皮。可
是连对方衣角都碰不到的话就好比失去雷达的导弹——完全击中不了目标。桃子
另外一个身份可是杀手,即便只是初出茅庐也足够应付那种街头干架式的攻击,
要是大麦手中有刀的话就另当别论,他还有个很响亮的外号:刀王。

手中有刀的大麦和没刀的大麦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这一点黑道中人都很清
楚,尤其是跟他交过手的或者已经在阎王殿报道的那些人。

二十来个回合下来,大麦还是没能逮到丝毫便宜,大开大合的进攻方式令他
暴露出不少漏洞,这些漏洞在桃子看来都是可致命的,不过现在若下死手的话那
将来可就少了一条勇猛的忠犬了,并且是统一北区黑道十分重要的一条忠犬。

对付男人乃至征服男人,美色引诱是个很好的伎俩,不过从精神上还有肉体
上进行双重打击也能取得不俗的成效。男人自古崇尚战争,天大地大男人最大,
历史上几乎所有的战争都是男人挑起的,暴力是他们的代名词,血腥是他们的座
右铭,但如果他们发现一个自认为只配被骑在胯下的女人能将这些做得更彻底,
不知会作何感想?桃子的嘴角泛起一抹嗜血笑意,眼神冰冷直视挥拳而至的大麦。
那一刻时间仿佛过得极慢,大麦接触到那对冷眸竟心头一颤,恍惚间眼前的美人
如同鬼魅般闪过,紧接着肩头一沉,两条丝袜美腿已然缠绕着自己。此时此刻胜
负已分。

短短几秒钟究竟发生了什么?原来在大麦的拳头即将击中之时,桃子躲闪后
抓着他的手臂借力跃起,一双丝袜美腿大大张开,整个人好像在空中画了个半弧,
最后落在肩膀上的同时左腿回弯缠住脖颈,右腿腿弯扣紧回过来的左脚脚踝,轻
松布置出这招首四字绞。只要桃子愿意,瞬间便可扭断大麦的脖子,或者用她更
青睐的方式——相对缓慢但也只是十数秒地活活绞死。

「麦哥,快点认输喔!」桃子骑在上面稍稍发力绞紧了脖子。

「不!不认输!」大麦哪里肯就这么输给一个女人,而且认输了岂不是不能
跟女神上床了(还在妄想…)

征服倔强的蛮牛才有意思,桃子噙着笑意双腿更加紧绞住脖子往身后仰去,
大麦被迫也后仰着头,随后眼前天旋地转,连同他那硕壮的身躯一并被颈上的丝
袜美腿甩摔在地。若不是柔软的地毯起到不小的缓冲作用,就算不是当场毙命也
得变成植物人。即便如此大麦还是被摔了个七荤八素,眼睛里直冒金星,一时半
会缓不过气来,而好戏还在后头——「倔强不是个好习惯,它会让你更加痛苦!」
桃子冷声警告着,蛮腰挺得笔直,两条丰满的大腿猛地爆发力全开,超强的夹力
顿时挤瘪了脖子,夺去了赖以生存的空气。

「很难受吧?是不是很想念呼吸的感觉?再动一下试试!姑奶奶夹断你的脖
子!」

「啊,不,嫂子,我认输…认输…」

「哈哈哈,早干嘛去了?你就在姑奶奶的大腿里乖乖睡一觉吧,诶!」

「啊!」

……

十几秒过后,大麦软绵绵地躺着不再动弹,已然被那双勾魂的美腿夹晕了。
醒来时他的头颅还枕在桃子的大腿上,第一反应就是离得远远的,不过希望破灭,
桃子又将双腿缠上来,「麦哥~ 想去哪儿啊?」

大麦双手合一讨饶道:「嫂子别夹我!我大麦认输了!」

桃子发出一阵娇滴滴的笑声,说道:「麦哥不要怕,刚才闹过头了,嫂子跟
你道歉。」

「不不,是我小看了嫂子,嫂子的美腿真是威力无穷啊,不但能勾引男人犯
罪,还能轻松把男人夹死。」

「呵呵…那既然你认输了,可得按嫂子的吩咐做喔!」

「大麦别的没有,但最讲信义,输了就是输了,嫂子有吩咐尽管说,大麦赴
汤蹈火在所不辞!」

「其实很简单,只要你付出一点小小的牺牲。」

话音一落,一抹残忍的媚意从桃子的美目中闪过,两条丝袜美腿突然缠着大
麦的脖子绷直夹紧,一声欢畅的娇啼响起——「欢迎品尝我的颈动脉绞!」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