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无界】(二


  作者:我不吃葱
  2018年3月10日首发于
  昨天晚上发生那样的事,婉蓉经过一天地思想斗争,最后还是决定不再追究
  了。而且她今晚还想要向那个孩子道歉,同时也准备了一大堆心里疏导方案,想
  要引导一下孩子,让他正确地认识青春期的一些生理反应。
  至于那个阿强,婉蓉觉得也应该向他道歉,甚至应该道谢。不论怎样,阿强
  都是为了阻止不好的事情发生,至于进来后的偷窥,也算是正常男人的反应。虽
  然婉蓉脱到那种程度,除了已经不在人世的老公以外,这世界上就再也没有别的
  男人见过了,但是事实上真正重要的部位一点儿都没露出来。
  周六不上班,就不用穿那套警服,晚上7:30,婉蓉简单的画了淡妆,白
  色的露肩长款毛衣,下身浅蓝色的牛仔喇叭裤,再搭上她心爱的高跟鞋,走在街
  上,任谁都不会认为她超过三十岁。
  出租车上,司机频频从倒车镜欣赏这美少妇。婉蓉无心说破,一路上还在排
  练着一会儿的言词。
  但十分钟后,当她一走进舞蹈教室的院子,就预感那些话都白练了。因为院
  子里除了来跳舞的学生以外,还有七八个学生家长,其中有几个老人坐在楼梯上
  痛哭流涕。她的同学作为舞蹈学校的负责人,正在和几个家长沟通着什么。而那
  个阿强也坐在三轮车上抽着烟,侧目观看。
  果然,还是阿强先看到了婉蓉。朝她先挤挤眼,然后又以极其轻微的幅度,
  朝她摇了摇头。而后校长也看见了她,急忙招手,「婉蓉,你终于来了,快来,
  快来,你给赵家豪的亲属说明一下情况。」
  婉蓉心里觉得不对劲,赶忙走过去问,「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吗?」
  「你好!李老师,我,我是赵家豪的姨夫,我们想问问,家豪他,,他昨晚
  在这里练舞,有什么不寻常的举动吗?」说话的人四十多岁,情绪明显有些波动。
  婉蓉正在犹豫要不要把昨天的事告诉这些人,刚好看见阿强坐在三轮车上狠
  狠地看着自己,又在朝她轻轻摇头。全院子的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了婉蓉身上,所
  以根本就没人注意阿强的细微动作。
  婉蓉稍一犹豫,假装思考了一下,「没有什么情况呀!一切,一切都很正常,
  怎么了?孩子出什么事儿了嘛?」
  「唉!」家豪的姨夫一边叹气,一边摇头,「孩子昨晚,跳河自杀了,有人
  看见了,报了警,已经,已经,晚了。」
  「啊!怎么,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婉蓉昨晚就有这样的担忧,今天
  一来看到这种情况,也已经有了心里准备,即便如此,当亲耳听到这个消息,还
  是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家长们有人接着问道,「那你昨天下课几点回的家,有没有在路上看到孩子。」
  「我,我,没看到」婉蓉颤道。
  「那你几点回的家,说呀?」
  婉蓉心里已近崩溃,支支吾吾,眼看说不下去了。只见阿强从三轮车上蹦下
  来,「李老师昨晚是俺送回家的,她经常在俺那里买水果,反正俺昨晚要出去,
  就顺道送她回家,到家不到十一点。怎么了?李老师,又不关你的事。」
  阿强把烟一掐,接着说道,「你们家长的心情,任谁都能理解。俺知道你们
  想了解情况,但是俺觉得你们应该去学校问问,是不是学校的问题,毕竟孩子大
  部分时间都在学校呆着。现在的孩子上学,课业负担都太重,他们太可怜了。教
  育局三令五申不让留太多作业,天天喊减负,减负,结果全他妈都是在放屁,没
  一个学校照办。都他妈为了自己学校的声誉,把孩子逼得头都抬不起来,唉!真
  是太可怜了!」
  阿强义愤填膺的几句话,就把矛头引到了学校,其他的家属听后,大部分也
  是频频点头。
  「是呀!应该是的,我儿子最近天天写作业到凌晨一点,」
  「对,对,,我女儿也是,几次都说受不了了」
  「走,咱们去学校讨说法,再不行,就到教育局,到市政府告他们去,非要
  个交待不可。」
  其实这种情况现在已经不是什么稀罕事儿了,每年都有,每个城市都有。出
  了这种事,人死不能复生,作为父母都痛不欲生,这时候死的心都有,一般不会
  出面处理事情。都是亲戚朋友在帮忙张罗后事,孩子虽是自杀,但也要找个负责
  的单位,要一些赔偿是唯一能做的事了。
  家属们三三俩俩都离开了,回家到处去找作业太多的证据,商量如何把责任
  推给学校,怎么和学校谈判,要多少赔偿合适。而婉蓉这会儿也回过神儿了,看
  见阿强回到了教室对面租住的民房里。
  这时候婉蓉的同学,也是博雅学校的校长走过了拍拍婉蓉的香肩安慰道,
  「没事儿的,这孩子才来第一天,关咱什么事儿啊?再说咱们有正规合同,路上
  的安全咱们概不负责,别想那么多了。都这会儿了,今天不用上课了,明天开始,
  到周五结束,自己掌握好课时。我还有事儿,先走了,拜拜!」
  耽误了这么久,课也上不成了,人也陆陆续续走完了。可婉蓉还在心惊胆战,
  如果刚才不是阿强一直给他眼色提醒,还帮她打了圆场。估计她早就把昨晚的事
  情全盘托出,实话实说了。
  现在冷静下来想想后果,又是一阵后怕。试想如果赵家豪的家属们知道真相,
  自己肯定是罪魁祸首,难辞其咎。博雅学校和自己赔钱事小,一条人命这么大的
  事一定会闹得沸沸扬扬,局里一定会知道。作为公安机关的在职警察,偷偷搞些
  副业也许可以处分教育了事,可是因为违反规定闹出人命,还是因为这种丢人的
  事,媒体肯定乐意炒作报道,局里为了给公众交代,自己被开除公职是肯定,十
  几年努力就付之流水,而且老公已经把家里输得一干二净,自己怎么负担两个女
  儿的学业。
  婉蓉想到这里,马上就更感谢刚才帮他渡过难关的阿强,「他人呢?刚才见
  他回房子了,就一直没出来。」婉蓉找到那间门口堆放着水果包装箱的房间,轻
  轻敲了几下门,「有人吗?阿强,你在吗?」
  「嗯,门没锁,你进来吧!」
  婉蓉推门进屋,四下打量一下小屋,八九个平方的屋子,一张床,一张桌子,
  一台电视,床头旁边一个柜子。这摆设和大多的城中村租住房差不多,婉蓉见阿
  强在床上抽烟,连床都没下,「阿强,今天谢谢你啊!」
  「哼哼,谢我啥?我今天干了缺德事,正在反省呢!」阿强还是躺在床上说
  话,丝毫没有下床的意思。
  婉蓉觉得他躺在床上说话很不礼貌,又听他话里有话,「你说这话,是什么
  意思吗!」
  这次阿强从床上突然坐起来,「什么意思?你还不知道吗?人家夫妻养个孩
  子多不容易,十六年呀!你说,那么大个孩子,他能有多坏。还不是你害死了他,
  你教他跳舞时,娃儿那见过这么漂亮的女老师,肯定被你晃来晃去的大奶引得神
  魂颠倒。就算后来他不应该,那也是因为你的身体先诱惑了他,俺也忍不住想看,
  何况那么大个正在青春期的男孩,人家摸你了?还是强奸你了?人家娃娃摸的是
  自己的鸡巴。你凭什么打人家耳光,还吓唬孩子说要告诉他爸妈,叫他怎么敢回
  家,就是你逼死那孩子的,都是你的错,哼!」
  阿强这一顿指责,中间夹杂着「大奶」,「鸡巴」这种词儿,把婉蓉听的不
  知怎么接话了,「那你刚才还帮我,现在又骂人。」
  「对!俺刚才是帮你,现在后悔了,觉得对不起那一家人。」
  婉蓉刚才一度以为这事儿已经过去了,刚松了口气,加上已经冷静想过那些
  无法接受的后果,更不能接受被公安局开除的结果,这会儿她只想息事宁人。只
  好放软口气,「我知道我也做的有些过分了,今天还准备谢谢你昨晚帮忙呢!谁
  知道会这样,他已经都死了,我后悔也没办法,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可以吗?
  阿强!」
  「啥?你说啥?」阿强显得很兴奋地问道。
  「我说,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可以吗?」婉蓉小心地问道。
  「不是这句,前面那句,说的啥?」
  婉蓉不知道他到底问的哪句,又把刚才说的话回忆了一下,「嗯,前面,我
  说我也很后悔。」
  「不对,不对,你后不后悔的,俺不关心,再往前」
  「再往前,我想想,哦,我说我今天想来谢谢你呢!」
  阿强好像找到金子一样,又朝床边坐了坐,「对了,就是这句话,那李警官
  准备怎么谢我呢?加上今天给你解围帮忙,你准备怎么谢我?」
  婉蓉说的谢谢他,其实真的就只是说声「谢谢」,可是现在听阿强的口气,
  再看他兴奋的样子,好像需要其他的什么东西。
  「怎么谢你?要不我请你吃饭,你想吃什么?」
  阿强摇头,「不用,俺不饿。」
  「那要不然,我给你些钱。」给钱已经是婉蓉能够想到的最直接的答谢方式
  了,谁知阿强又摇头,「不要,俺不稀罕。」
  婉蓉实在猜不着他想要什么了,「那你说吧,我猜不到。」
  「李警官,俺啥都不要,只想请你帮个忙。」
  婉蓉一听帮忙,这话她太耳熟了,每天都有人请她帮忙,都是办个户籍呀,
  转个户口呀,之类的事情。这种事对她这个公安局户籍科科长来说,确实不是什
  么难事。婉蓉这才算是放心了,「说吧,帮什么忙?我能办到的,绝对没问题。」
  阿强一听,显得更加兴奋了,又朝婉蓉坐近了一点,这个距离已经让婉蓉有
  些不适了,「你肯定能办到,只要你愿意。」
  「嗯,你说。」
  「李警官,你先看看这个。」阿强说着,拿出一张照片递给婉蓉。
  这照片让婉蓉更糊涂了,照片上是一个又黑又胖的农村妇女,约么有三十岁
  左右,扛了个锄头站在高速路边上,道路另一边是个村庄。
  「你给我看这照片干嘛?不是有事让我帮忙吗?」
  阿强嘿嘿一笑,「李警官,这是俺媳妇,你觉得她怎么样呀?」
  婉蓉捂着嘴一笑,照片上的女人实在是太丑了,但她又不好直说,「你媳妇,
  嗯,,挺好呀,胖胖的,黑黑的,看上去很健康呢!」也就只能这么说了。
  阿强却不以为然,「行了,丑就是丑,俺又不是瞎子。俺进城以后,看到城
  里的女人,就觉得她更丑了。再后来看到李警官你,就觉得她没个人样儿了!」
  婉蓉听他在夸自己,心里还蛮受用的,但终究也没搞清楚阿强要她帮什么忙,
  刚想再问,就见阿强突然显得很兴奋,「李警官,俺一直在想,你这样的女人和
  我媳妇那样的女人,简直就是天差地别,既然差的这么远,那你下边儿不可能和
  我媳妇下边儿长得一样,俺太想看看了,你帮帮俺,好不好?」
  婉蓉一愣,没听懂他说的啥?
  「你说什么?什么下边?要看什么?」
  阿强又深吸了口气,闭上眼睛说「俺想看看你的屄。」
  「你,,你流氓。」婉蓉骂道。
  「流氓就流氓,俺不在乎,就看一眼,你又少不了啥,就只看一眼,俺就满
  足了。」
  婉蓉都快气死,想甩门就走,却听阿强喊到,「你不给俺看,俺就去警察局
  报案,说你害死那个小孩,俺说到做到。」
  婉蓉被气的胸脯上下起伏,但也能听出来这个憨人说的是真的,他这样的人
  跑到警局胡说八道是完全有可能的。平复了一下心情,又转过身来和他商量。
  结果任她软硬皆施,或骂,或央求,对方都无动于衷。
  「阿强,求你了,那里没啥好看的!女人的那个,那个地方,长得都是一样。」
  「一样不一样,俺要看了才相信。」阿强不以为然。
  婉蓉实在没办法了,把心一横,「要不这样,我脱到昨天那种程度,让你看
  一下,行不?,求你了!」
  「李警官,俺从没见过你这样漂亮的女人,俺现在每天晚上脑子里都是你的
  影子,睡不着觉。昨天那个男孩,为了偷看你换衣服,最后连命都丢了。俺把话
  撂这儿,俺也和他一样,今天命不要,也要看一眼。」阿强斩钉截铁,一副同归
  于尽的表情。
  婉蓉听他这么说,心里一凉,知道再说什么也都白搭了,反而心里有种莫名
  的满足感,心想「是呀,一个男孩为了看自己身子一眼,命都没了,而眼前这个
  男人也这样说,不就是尿尿的地方吗!看了也拿不走,就这样吧,就当是老天对
  自己的惩罚好了。」婉蓉走到阿强面前终于向这个憨种妥协了,「你保证,只是
  看看,不干别的。」
  阿强一听,两眼放光,把手举比起做发誓的样子,「我保证,只要这次李警
  官答应我的要求,我只看屄,不肏屄。」
  婉蓉差点儿气晕过去,「好了,好了,你不要说话了,嘴脏死了。」婉蓉只
  觉得他人粗话脏,根本就没注意这话里的玄机。
  「好,好,俺不说话了」说完,瞪大眼睛看着婉蓉的裤裆,想象着里面的风
  景。
  既然话已经出口,再反悔是不可能了。婉蓉虽然生气,但是想到自己的身体
  已经害死了一个无辜的孩子,现在的情况好像真的成了一种对她的惩罚,自己做
  错事,应该面对。再说,自己已婚又亡夫,孩子都那么大了,又不是什么小姑娘,
  脱掉,看一眼,再穿上,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婉蓉长出一口气,心里骂了一句「流氓」。然后解开了牛仔裤的扣子,拉开
  拉链,白色蕾丝内裤已经露出上延儿。由于她的腰细,屁股又太过圆翘,两只手
  拉住裤子两侧,扭了几下大屁股才勉强脱下。小心地将裤子搭在床头,停顿了一
  下后,想要央求阿强让她留下内裤,就这样看看行不行?
  还没张口,就看到阿强那贪婪好色的眼睛,瞪得大大的,这时候估计有人拿
  砖拍他,他也不会回头看看,说什么都是白费口舌,「便宜你个臭流氓了!」
  婉蓉眼睛一闭,把白色内裤一口气退到了膝盖处,本能的马上用手遮住阴毛
  儿。
  阿强刚看到一撮黑亮的阴毛儿,就又被玉手羞羞遮住。急得想上手去扒开婉
  蓉的手,吓得婉蓉一退,「你干什么?不许动手,你离我远点儿。」
  「那你遮住干啥?手快闪开,让俺好好看清楚。」
  「你,,流氓」又觉得现在这样确实不符合刚才的承诺。
  干脆头朝后一歪,眼睛一闭,双手背后,「看吧!快点,看完我穿裤子。」
  阿强眼前的婉蓉,羞羞地歪着头,上身白毛衣只露香肩,而下身却一丝不挂,
  内裤已经掉在了脚裸附近,双腿笔直肉感,白皙圆润,一撮黑亮的阴毛呈倒三角
  状刚好遮住羞处,浓密而微卷。
  「真好看,太好看了,你的屄毛儿怎么这么整齐,不该长得地方一根都没有,
  中间还那么浓,黑亮,黑亮的。」阿强一边欣赏一边评论。
  婉蓉被这货气的瑟瑟发抖,「你说够没有?看就看,哪有你这样评价,,那
  里的?」
  又过了一会儿,婉蓉见他再不说话,低头一看,发现阿强已经蹲到了她胯下,
  挺着鼻子在自己的小腹下闻来闻去,「你,,够了,你还闻,不许你闻。」
  阿强抬头淫笑着仰视婉蓉,「嘿嘿,够了,够了,别生气。好了,你现在躺
  到床上,分开腿,把屄掰开让俺看看里面,就算完事儿了。」
  「你,说,什,么?」婉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理解的「看看」,这样
  就算看见了。根本没想到还要分开腿,还要掰开看。这是完全不可以接受的。
  「俺说,外边的算看完了,该看里边了。你腿合着,我看不见。」
  「不要,我不要,太过分了」
  「当初说好了,是看屄,你不给俺看,那前面看过的也不能算数,算你违反
  约定。」
  婉蓉听他这么说,真是后悔死了,现在穿上裤子也不行,但按他说的做,自
  己又根本不可能做到,越想越不知所措,「呜,,呜,,你太过分了,,呜,,」
  婉蓉急得竟然哭了起来。现在的她,光着大白屁股,也顾不上遮住羞处,就
  这样站着掉眼泪。任谁看到她这样都会心软,阿强也不例外,「好了,好了,谁
  让俺心软,咱俩各退一步,你只分开腿,不用掰开,让俺看到毛毛里的缝儿就行,
  几秒钟的事儿,别哭了,快点吧!」
  婉蓉心想,自己现在的处境,哭也不是办法,像他说的干脆点,几秒钟就过
  去了,这样僵着,说不定他又想出什么坏点子。
  「好,你说话算数,不看里边儿了。」
  看到阿强点头后,婉蓉光着大白屁股坐到了床上,微微分腿。
  「看不到,压在下面呢!」
  婉蓉又分开一些,因为她是端坐在床上,自己也看不到自己下边露出到哪种
  程度了。
  「还是看不到,你坐着把脚踩在床沿上,就应该可以了。」阿强开始提出建
  议。
  婉蓉已经都这样了,只想着快点结束,干脆听话地把鞋脱了,两只玉足踩在
  了床沿上。
  阿强这一下真的看到了,婉蓉阴毛下边的一条嫩裂终于露了出来,由于分着
  腿,肉肉的阴部颜色很浅,被轻微扯开,小阴唇藏在里边探出一个小角儿,再往
  下看,嫩肉里有水光隐现。
  「阿强,喂!现在看到了吗?喂!可以了吧!喂,喂,你说话呀?」婉蓉羞
  地两腮粉红,看到阿强正痴痴地盯着自己腿间,知道已经被对方看了个精光。叫
  他又不答应,气的正准备推开他的头。
  正在这时阿强抬头冲她阴阴一笑,马上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她的心头。
  「是呀!我怎么这么傻,男人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就看看而已」
  「你想干什么?不要,啊。」
  阿强突然双手抓住她的大腿,将她推到在床上,然后把她腿压成了个M形状,
  屁股被高高抬起。这样一来别说蜜穴,连深深股缝里的屁眼儿都看得一清二楚。
  「你,放开,快放开我,呜,你太过分了,呜,别冲动,呜,放开我,求你
  了,你说过只看看,你说话不算数。」婉蓉不知所措,哭喊起来。
  「放心,俺又不强奸你,这样更清楚,好漂亮骚屄,连屁眼儿都看见了,哈
  哈!」阿强一边欣赏美人的两穴,一边说着。
  婉蓉知道这样的姿势,自己已经是毫无保留了,张着大腿,屁股又被抬得老
  高,啥都被看光了,那些地方。别说她老公,就连她自己也没有机会这样看过。
  但又听到阿强说不强奸自己,刚刚有点放心。只觉得蜜穴突然一阵湿热。
  阿强按住她的双腿,脸埋进她腿间又亲又舔,舌头狠狠地伸进蜜穴内搅动,
  挖弄,还发出「吸溜,吸溜」的声音。
  这一下来地过于突然,婉蓉一时错不及防,蜜穴内已经几年没有外来物的造
  访,瞬间打了个哆嗦,刚想反抗,就被阿强的嘴嘬住阴唇狠狠一吸,浑身发软。
  「啊!你,怎么,用嘴,啊,别舔里边,走开,啊。」
  阿强舔地正过瘾,怎会管她喊什么。嘬了一会儿,又是舔弄,婉蓉蜜穴里淡
  淡的骚味让他兴奋无比,索性又把舌头伸地老长,尽量地朝里面探索,舔累了就
  抬起头,近距离地观察一下这只湿淋淋的美穴,然后接着舔。反反复复持续了几
  分钟,阿强发现,美穴内的水越来越多,已经流到了婉蓉褐色的屁眼上,把菊纹
  都浇得湿淋淋的。而且婉蓉挣扎也轻微了,眼神变得迷离,叫喊声也变成了有节
  奏地呻吟。
  「嗯,嗯!啊,不要了,嗯,不要了。」
  「不要什么?俺看你挺舒服的,你看你屄里水流的一屁股都是,床单上都是
  你的骚水,哈哈!还说什么不要,,俺这次非要,,哈哈,让你爽死」
  阿强知道女人已然动情。再次疯狂舔弄了一会儿,用舌头轻易地找到了婉蓉
  的阴蒂,红红的小豆豆早已因为兴奋而凸起。阿强先是一阵猛嘬,然后快速挑动,
  不时还用牙齿轻咬,这样又反复了几分钟。
  婉蓉哪里经过这种刺激,身体爽地不停地颤抖,大脑已近不能思考,叫地也
  更加大声了,「啊,啊,停,啊,不要舔我哪里,啊,不要,快停下来,我,我,
  要,啊,不行,停,下来。」
  一阵从未有过的酥麻感从下体展开,直冲大脑,,身体随之在剧烈的抖动中,
  婉蓉高潮了,并且完成了人生中第一次潮吹,从阴道中喷出了第一道潮水后就再
  也无法停止,「啊!啊!」啊!啊!」
  阿强躲闪不急,被喷出的潮水打中脸颊,浇得他赶紧闪开,「妈呀!啥情况?
  哇,三,四,五,六,七,八,九」阿强饶有兴致的看着床上保持着M形的婉蓉,
  美穴大开,奋力地潮吹,喷一下,他就数一下,足足九下。
  婉蓉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程度的高潮,在极度的兴奋,羞涩,惊吓后,竟然
  爽得头一歪,晕了过去。
  这种高潮后极度兴奋带来的昏睡是很短暂的 .两分钟后,婉蓉缓缓睁开美目,
  才发现自己的大腿依然还是刚才潮吹时的姿势,蜜穴大开。屁股上,大腿上全是
  自己的淫水体液,凉嗖嗖的。
  「咔擦,咔擦」传来手机照相的声音。
  这声音立马让婉蓉清醒过来,加紧双腿,但已经迟了,阿强已经在手机相册
  里翻看刚才的杰作了。
  「啧,啧,啧,太美了,没想到你会是这么敏感的女人,照得太好看了。」
  婉蓉这下真急了,从床上拉起床单遮住下体的狼藉,「你为什么要照相,你
  给我马上删了,听见没有?」
  「俺才不删,要留着晚上看,想啥时候看,就啥时候看。」阿强根本就不听
  她的。
  「你太过分了,流氓,你看都看了,还,用嘴,我都不追究了,求你把照片
  删了吧!好不好?」婉蓉只好哀求道,她知道这样的照片,太丢人了。如果流传
  出去,自己就再也没脸活了。
  阿强却故作不明白的样子说,「奇怪了,你自己都说了,俺看都看了,舔也
  舔过了。你也爽成那个怂样了,几张照片算什么,俺又不是没见过你的屄长啥样?
  你紧张个啥?」
  婉蓉被他装糊涂,急得只能把话说破,「当然不一样,当场看,只是你一个
  人看。你拿着照片就谁都可以看,你再发到网络上,我还活不活了,你删了吧!
  求你了,」
  阿强一听,嘴一咧,「哈哈哈,,原来是这样,李警官只愿意给我一个看,
  不想给别人看,太好了,我太高兴了!」
  「你,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是哪个意思啊?我可是听得清清楚楚,不过你大可放心,这照片只是我
  留给自己看的,永远不会给任何人看到。」阿强说完又自顾自地翻看照片。
  「多亏才换了手机,哈哈!2800万像素就是清楚。」说完还用两指放大
  了照片。
  「呜,你骗我,我完了,我不想活了,呜。」
  「呀,,你咋又哭了?怎么刚才被盯着人看都没哭,现在我就看看照片而已,
  你咋还哭?怎么还不想活了,别哭了,别哭了,大不了我现在不看了,晚上再看。」
  阿强说着把手机收了起来。
  「呜,呜。」听他这么一说,哭声更大了。
  阿强急得手足无措,坐到了婉蓉旁边,搂住了婉蓉颤抖的香肩,「好了,好
  了,俺又心软了。」
  婉蓉被突然搂住,刚想挣扎,又听阿强说话的意思好像是要妥协。怕此时挣
  脱的话,又惹这憨货不高兴,加上自己对这个男人根本就已经毫无秘密可言,搂
  就搂吧!
  「求你了,你把照片删了吧!我已经答应让你看了,你还把我欺负成这样了,,
  删了,好不好?」婉蓉这时非常识相,对阿强用起了美人计,声音温柔如水,酥
  人心肺。
  男人明显非常受用,得寸进尺,把婉蓉朝怀里搂了搂,只觉得发香扑鼻,难
  以自持。又狠狠地闻了闻这一头秀发,「好吧!现在是农闲,俺出来做点儿小生
  意,迟早还要回老家种地。本来想留着这些照片,想你了就翻出来看一看。既然
  你哭成这样,俺答应你就行了。」
  「真的?好,那你现在就删,手机呢?」婉蓉一看男人心软中计,想趁热打
  铁,免得他又变卦。
  「现在俺才不删!」
  「那你什么时候删,你不许反悔!」婉蓉急道。
  阿强想了想说,「这样吧!我今天听那个校长说,你还要上一个礼拜的课。反
  正你每天都来教娃娃跳舞,就每天下课顺道儿到我这里,像今天这样,让俺看。
  删照片以前,俺要把你的样子,你的身子,死死地刻在脑海里,一辈子都记着,
  直到俺死了都记着。在这之前,俺舍不得删,怕忘了。」
  「你,你。」婉蓉气的无话可说。
  「我,我什么我,你不答应,俺是不会删的。」阿强说的很坚定。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