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团锦簇】(10下)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十章生意下

「不会吧,你连性高潮都不知道?」张文海的双眼因为惊讶而瞪得很大,
「就算你没有做爱的经历,自慰总是有的吧。」

楚冰红着脸说道:「我听人说用手指刺激阴蒂就可以高潮,我洗澡的时候试
过,摸起来很舒服,可是从来没有这样过。」

「你不会是碰一下就停了吧。」

「难道还能……还能一直摸吗?」

「当然要一直摸,只有快感积累到一定程度才能引发性高潮。」张文海从没
想过竟然会有楚冰这样对性几乎一无所知的人。

「可你刚才也没碰我下面,怎么让我高潮的?」

「这是一种技巧,经过练习才可以通过抚摸上半身让女性获得高潮。」张文
海说道,「你胸部有敏感线,这大大缩短了我需要的时间。」

「你能不能教我?」

「可以,但你学这招干什么呢?」

「用在你身上啊。」楚冰说道,「男人也得高潮才行的吧。」

「呃,怎么说呢?」张文海挠了挠头,「男女身体构造不同,这招只对女人
有用。」

「哦,那我还得帮你乳交。」

「你从哪儿学到乳交的?」

「我为了援交方便,大概了解过一些。」楚冰说道,「我同学无意中说过,
我胸这么大,给男人做起乳交来肯定很爽。」

「那来吧,我看看你学过多少。」张文海在床上躺成一个大字。

楚冰双腿并拢,跪着帮张文海脱下裤子,突然惊叫道:「呀!你的阴茎怎么
这么大!我还以为男人都和上次那个好色大叔差不多呢。」

张文海发现楚冰果然是白纸一张,他必须边指导边享受,足足持续了二十分
钟,才在楚冰胸前留下白色的液体。

「竟然需要这么久!」楚冰一只手拿纸擦拭胸前,另一只手揉着自己酸疼的
肩膀,「上次那人一分钟都不到。」

「我这还没有刻意控制呢。」张文海说道,「你在性方面的知识真是太缺乏
了。」

「那我该跟谁学呢?」楚冰问道,「你有那个多女人,总有能教我的吧。」

「我把她们的*****给你,除了田小艳,剩下的四个应该都会教你。」

送走楚冰,张文海开始打沙袋,随着和孤芳会的接触越来越深,他有可能遇
见的危险也越来越大,所以必须保持良好的状态,哪怕一时失慎,也能凭借过人
的身手化险为夷。

刚刚活动开,保安室的门铃又一次被按响,张文海自言自语道:「今天怎么
这么多人!」

校门外的人竟然是徐城!一瞬间,无数可能从张文海脑中闪过,到底有什么
重要的事,让徐城非得见他不可?是杨克山回来了,还是某种意料之外的变故?
张文海一时拿不准该用怎样的态度来面对徐城,思来想去还是扮演一个唯利是图
的角色比较好,这符合孤芳会在美国「查」出来的事实。

「老四没给你带话吗?」张文海走出校门对徐城说道,「你亲自来也没用,
谈好的条件不能改。」

「话可不能这么说。」徐城说道,「张兄弟守着这个美人窝,当然不愿意离
开,可我要是出钱,你总不会拒绝吧。」

「可以,你说要求,我开价。」

「别急,咱俩先聊聊。」徐城四处看了看说道,「你觉得李老板这个人怎么
样?」

「就是个生意人呗。」

「生意人?你太小看他的胃口了。」徐城说道,「我告诉你,昨天我们三个
人里,我和疯子是一伙的,李老板在孤芳会的地位比我们高,属于另一条线。」

「那又怎么样?」张文海抓到了一条关键线索,心里有些得意,「我又不是
孤芳会的人,他地位再高也管不到我头上。」

「我这么和你说吧,暗中对付杨克山,这个主意就是李老板出的。」徐城说
道,「以他的行事风格,这次事成之后恐怕要把我和疯子当成下一个目标。」

「没准儿还真和你说的一样。」张文海说道,「老四走了之后,有另一个人
来见我,他自称『负责人』。」

负责人是张文海从黄婷婷那里知道的,他推测这个人应该是李老板的下属,
因为徐城说他和李老板不是一条线,如果负责人和徐城一边,疯子应该不至于又
是跟踪又是监视的。

「负责人?操,他连李小勇都用上了。」徐城恶狠狠地说道,「好你个李老
板,这就准备下手了,也不怕吃得太急噎死你!」

「我倒是感觉他没什么恶意。」张文海使了一招欲擒故纵,「他可没说你一
句坏话,只是让我别太贴着你。」

「什么他妈的没恶意,就差当面拿刀捅我了。」徐城一拳砸在学校外墙上,
「先疏远咱们两个,他在趁虚而入,算计得不错呀。」

「可是他什么条件都没提,也没给我任何报酬,口头上的重谢对我来说就跟
放屁一样。」

「我给你实打实的好处。」徐城说道,「十万块,只要李老板再派人找你,
立刻告诉我,怎么样?」

「要是他给的钱更多,然后让我保密呢?」

「不管他给多少,我都多加十万。」

「成交!」张文海痛快地答应了,「我有消息该怎么告诉你?」

「你顺着这条路往西走,过两条街有个小报刊亭,你跟里面的人说『有消息
带给徐少』就行了。」

「没问题。」张文海从口袋里掏出纸笔,快速写了一串数字递给徐城,「我
的银行卡号。」

张文海回到保安室,他不知道自己的计策成功了没有,直到徐城把钱汇到了
他的账户里,他这才彻底放下心来。门铃和银行的提醒短信一同响起,张文海透
过窗户,发现是一个从没见过的男人,他先在屋里拍下照片,然后才走了出去。

「你找谁?」

「张先生,我是来找您的。」校门外的男人显得彬彬有礼,「我叫李小勇,
是李老板的手下。」

张文海没想到自己随口胡说的人竟然真的来了,这会是徐城或者李老板的诡
计吗?他觉得可能性不大,便说道:「李小勇,昨天晚上没见你呀。」

「嗯,我这个身份,还不够格和您一起吃饭的。」李小勇说道,「怎么样,
芳芳、慧慧和小婷三个还听话吗?」

「你是负责人。」张文海装出刚明白的样子,「别说的好像你们多大方似的,
她们三个早就不受孤芳会控制了吧。」

「是啊,以您张先生的本事,那三个丫头还不是手到擒来?」

「我没空跟你绕弯子。」张文海说道,「直说吧,李老板让你找我有什么事?」

「也没什么事,只不过想请张先生帮个小忙。」

「哎呦,今天真是巧了,刚才老四也来找我帮忙来着。」

「哦?老四找您什么事?」

「这给你没关系。」张文海说道,「他给了我十万块,我得保密。」

「也许李老板愿意花二十万买这个秘密。」

「那也不行,做事总得讲个先来后到。」

「三十万。」

「三百万也不行。」张文海说道,「这与钱无关,是我个人信誉的问题。」

「既然您这么坚持,我也不问了。」李小勇说道,「下次徐城再派人来找您,
烦请您知会我们李老板一声。」

「这没问题。」张文海说道,「我要是有消息,该找谁?」

「您从学校往东,第一个路口左转,走个大约二百米有一家包子店,你找店
老板就行。」李小勇说道,「报酬就按我刚才说的,三十万怎么样?」

「我有些奇怪,李老板和徐城不是一头的吗?」

「这里面有些事连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按照上头吩咐的办事而已。」李小勇
说道,「徐城这个人心肠狠毒,对身边的人也下得去手,您最好提防着点。」

「多谢提醒。」张文海把自己的银行卡号又给李小勇写了一份,「先给钱,
后工作。」

还不到半个小时,张文海就收入了四十万元,要是平时,像这样两头要倒不
失为一个赚钱的好办法,可现在的局面刚刚形成,还没有彻底稳固,如果张文海
做得太过分,导致其中一方缓过神来,那将会得不偿失,接下来要怎么做,他还
需要好好思考思考。

「主人,我们要走了。」黄婷婷的声音打断了张文海的思路。

张文海问道:「你们真的不上学了?」

「不上了,退学手续都办好了。」高岚说道,「主人要是有空,多去店里看
看我们。」

「说到开店,那张卡里又多了四十万,也是孤芳会给的,你们看着用。」张
文海说道,「赚的钱你们就自己留着,或者还存卡里,怎么方便怎么来。」

李琼雪说道:「还是存卡里吧,余蓉用起来也方便。」

「对了,还有一件事。」张文海打开刚刚拍的照片,「你们看看,他是不是
和你们联系的那个负责人。」

「就是他。」黄婷婷看了一眼说道,「我们离开学校,他会不会再来找我们?」

「应该不会,但你们也多注意安全。」张文海说道,「话说回来,你们离开
学校准备住哪儿?」

「我们准备先租一套房子。」黄婷婷说道,「等开店赚了钱再换地方。」

「租房位置选好了吗?」

「选好了,就在晨星广场旁边,走路到店里大概十分钟。」

永兴酒吧内,李老板正在听李小勇汇报情况。

「徐城果然去找他了。」李小勇说道,「还好咱们早有准备。」

「我是担心他跟咱们玩鹬蚌相争渔翁得利那一套。」李老板喝了一小口红酒,
「如果我是杨叔,得了张文海,弃掉沈进也没什么不行的。」

「那就是说现在还不能跟徐城撕破脸。」

「怕就怕徐城想不到这一步啊。」李老板说道,「无论哪一边都不得不防,
这盘棋下得太累了。」

「要不然咱们先发制人,索性吃了徐城,大不了不打杨叔的算盘了。」

「徐城这块肉太小了,和杨叔没得比。」李老板说道,「目前来看,放掉这
次机会,咱们还不知道要被压几年。」

「您说现在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走一步看一步吧。」李老板长叹道,「这个张文海啊,出现
得可太是时候了。」

见过张文海以后,徐城的心情就一直不好,他自认玩手段方面不如李老板,
如果对方一门心思非要置他于死地,徐城暂时也想不出太好的方法,难道真要和
李老板来个鱼死网破不可?

回到别墅,徐城惊讶地发现客厅沙发上坐着三个从没见过的女人,她们身穿
同款灰色套裙,头发都盘在脑后,坐得端端正正,看见他之后立刻站成一排,鞠
躬齐声叫道:「徐少爷。」

「你们是谁?」这三个女人一个比一个漂亮,徐城不禁走近了一些。

「我们是眠小组。」站在中间的女人说道,「我叫眠月,她们一个是眠淑,
另一个是眠娇,副会长派我们来帮你。」

「派你们三个女人来帮我?」徐城把手搭在眠月的肩膀上,「不如你们先把
衣服脱了,让本少爷爽爽。」

「眠小组都是女人。」眠月冷冷地说道,「凭你,还不配让我们脱衣服。」

话音刚落,眠月快速抓住徐城的手腕,用力向外一拧,同时猛地向前跨步,
用手肘击中了徐城的侧肋。看着徐城因为害怕而后退,眠月恢复了微笑的表情,
对他说道:「徐少爷,和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最好别发情哦。」

「你们!」徐城还是疼痛难忍,恶狠狠地盯着三个女人,「你们竟敢打我!」

「徐少爷,我们也是不得已啊。」眠月坐回沙发上,「你调教女人的手段那
么厉害,难免让人担心呢。」

「我……我要向上面报告!」徐城说道。

「去呀。」眠月完全没当一回事,「眠淑眠娇,送徐少爷出去。」

「是。」眠淑和眠娇向徐城走去。

「你们想干什么?」徐城从没感觉过这种恐惧。

眠淑没有说话,一拳打在徐城的腹部,疼得他哀嚎着蹲在地上,与此同时,
眠娇熟练地抽掉他的皮带,将他双手背在身后牢牢困住。两个女人拖着徐城,好
像他是个行李箱一样,走到窗边打开窗户,把徐城扔了出去。

「去跟上头汇报吧。」眠月走到窗边,俯视着蜷缩在地上的徐城,「明天中
午之前,不准进屋。」

「这他妈是帮手还是祖宗啊。」

徐城全身好像散了架一样,他身边的女人别说打他,就连一个抗议的眼神都
不敢有,否则就会受到惩罚。如今被这三个女人从窗户扔了出来,徐城却丝毫没
有报复的念头,甚至不敢开口求他们放自己进屋。他忍着剧痛缓缓挪动身体,找
了一块没那么硌的地方侧身躺下,只盼望时间过得快一些,让他少受点罪才好。

疼痛慢慢消失,徐城勉强站了起来,这时窗户突然被打开,眠娇站在窗前说
道:「你,进来吧,眠月有事要问。」

徐城哪会放过这个机会,一路小跑回到了屋里。

「规矩都记住了吗?」眠月看都不看他一眼,「下次再敢动手动脚,可就不
是打两拳这么简单了。」

「记住了!记住了!」徐城连连点头。

眠月问道:「我听说有人能赤手空拳干掉沈进,是真的吗?」

「是真的。他叫张文海,在海豹突击队当过兵,不过现在和咱们是合作关系。」

「他为什么会跟咱们合作?」

「因为钱。」徐城说道,「这个张文海没什么原则,凡事都得有好处才做。」

「可靠吗?」

「可靠,他就在广益女校当保安,你们要不信可以自己去问。」

「广益女校……眠淑,你有办法吗?」

「是,广益女校快要招生了,咱们可以让眠娇去报名。」

「眠娇没什么经验,还是咱俩去吧。」

「不行,广益女校报名要求二十岁以下,只有眠娇符合。」

「眠月,我没问题的。」眠娇说道,「我不可能永远跟着你们,早晚都要独
立做任务。」

「让我再考虑考虑。」

「那个……我能插句话吗?」徐城小心翼翼地问道,「是上头让你们来找我,
还是李老板吩咐的?」

眠月反问道:「和你有关系吗?」

「没有,我就是问问。」

徐城刚刚意识到,李老板在孤芳会的地位比自己高,向副会长请求「噩梦」
协助的也是他,照理说这三位女煞星应该去找李老板,怎么会在他的别墅里?如
果她们并没有见过李老板,那就说明孤芳会高层对李老板有些不满,这也许是他
能利用的大好机会。

「副会长让我们直接来找你,行动的事也由你安排。」眠月说道,「我们刚
才说的计划你同意吗?」

「同意。」徐城说道,「只是张文海不好对付,只有眠娇一个人可能要吃亏。」

「我也在担心这个。」眠月突然站了起来,「眠淑眠娇,咱们去学校附近调
查一下,再商量具体该怎么办。」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