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檬】(07)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七章

国庆当天一早,小婉给顾北发去短信:「新婚快乐。」只这四个字,没有留
名,他的名字已经保存在了她的手机通讯录里,他却没有保存她的,两个人在分
别之前相互加了qq,只是两个人都说没事轻易不会上他们以前常用的这两个q
q,分别注册了新号,互不打扰,各自开始新的生活。

顾北看到了短信,忙的没有回复,等一天下来,也累的懒得回复了,过去的
感情,无论如何,都让它过去吧,现在他已经是别人都老公了,他们很快会有属
于他们的孩子,那才是对他而言最重要的人。

有高昌的关系,加上自己的上进努力,小婉在工作上可谓一帆风顺,毕业不
到两年,工资已经是市平均工资的两倍多,加上高昌每个月给的钱,手里也有了
一定的积累,足以买房付首付了,但是小婉对目前的状况还算满意吧,每个月两
万多的纯收入,房租油钱和生活费高昌都另给,外加各种购物卡,她不想因为房
贷把自己弄的太累,何况,自己一个女孩子,也没必要把这件事挑在自己肩上。

秋去冬来。

周四下午,小婉接到很久没见面的安素的电话,告诉她自己有男朋友了,是
个职业篮球运动员,小婉八卦地问到:「那么好呢,很高吧?长的帅不帅?」安
素在电话这边得意地笑:「周六晚上一起吃饭!介绍给你认识!」「好啊,可是,
为什么不是周五呢?」小婉笑着反问。「周五他们在本溪有比赛,周六赶回大连,
晚上我们见面,介绍个人给你认识,嘿嘿。」安素坏坏地笑着,小婉听她的腔调,
仿佛明白了些什么,心里微微一动,嘴上说着:「你这丫头,又拿我寻开心。」
小婉比安素大一岁,两人说话的语气也就像姐姐和妹妹。「哎呀我这里还忙呢,
不说啦,后天下午见啊。」两个人挂了电话,各自忙碌去了。

周六下午六点,安素约小婉在中山广场的纳奇酒吧见面。安素和男友林奇已
经到了,选了地方坐下等小婉和林奇的队友。莫小婉五点五十到,一进门安素就
看见了她,招呼她就坐,莫小婉走过去,安素介绍男友给她认识:「小婉,这是
我男朋友林奇,辽篮队员。」接着转向林奇说:「莫小婉,我大学好友,漂亮吧?」
林奇笑着问好,小婉礼貌回应。她是很美,林奇心里想着,虽然不像自己女友安
素这么惊艳,但是另有一种古典温婉的气质,就像古典字画或者小说中穿越而来
的人物。小婉就坐,安素看了看时间问林奇:「六点了呀!你朋友什么时候来?」
林奇掏出手机说,我给他打个电话问问。那边说,半小时内到。六点半的时候,
林奇又问,说七点到。等到七点十分,终于有一个留着倒立发型的帅气潮男走了
进来,一身红黑耐克运动服,同色球鞋。「不好意思啊各位,来晚了,没想到周
六路上也这么堵。」其实并不是堵,是一个小时前他还在与临时女友床战,来人
叫谢昊阳,大连本地人,是林奇的队友,父亲经营一家石材厂,是一个地道的富
二代,打篮球一个是因为爱好,但更主要的也确实有这个天赋,否则你再有钱,
富到能买一支篮球队也当不了职业球员。难得的是,林奇和谢昊阳不但身材魁梧,
也是一表人才。

谢昊阳坐到了莫小婉身边,经由安素介绍,两个人这就算认识了,他身高1
91厘米,1980年出生,比莫小婉大六岁。四个年轻人要了酒,点了一点小
炸品和果盘,肉干,畅饮欢聊起来。莫小婉好奇安素怎么和这位运动帅哥认识的,
就问她。「我说我们是在前城花园街球场认识的,你信吗?」安安一边喝着鸡尾
酒一边告诉小婉。「我不信,大学四年,你从来都不去球场的。」小婉温柔地笑
着说。谢昊阳侧目看着这个古典温婉的女孩,他身边虽然不停地换人,但是像莫
小婉这种气质的女孩还真少见。「真的是在那里认识的,不信你问林奇。」「是,
安安说的是真的。那天我们没有训练,几个朋友出来玩,她在场边看,后来我们
注意到了她,散场后我去搭讪,就这么认识了。」「不会吧?」莫小婉笑着睁大
双眼,「这不是偶像剧里面的情节吗?居然会在我认识的人身上发生呀~」她看
着对面甜蜜的恋人,无比艳羡,她忘了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比电视剧小说都更狗血,
更让人难以相信现实生活中会有这种事。

莫小婉和谢昊阳在饮酒之间逐渐熟悉起来,四个人聊的很开心,晚上八点开
始酒吧有节目表演,四个年轻人玩到十点半多快十一点才散,安安和林奇一起离
去,谢昊阳则提出送小婉回家,小婉谢绝说自己开车来的。「你一个女孩子喝了
那么多酒,还自己开车回去不合适吧?」「没关系,我酒量很大的,再说,你不
也喝酒了吗?」小婉说着,弯着眼睛笑着看他。「我们早都习惯了,你确定不用
我送你?」「嗯,不用,谢谢你。」谢昊阳不再坚持:「那好,自己注意安全,
慢点开,到家给我打电话。」「好。」小婉和昊阳道别,钻进自己的车子发动离
开。他看着她远去的尾灯光影,心里漫过愉悦,这个妹子不错,和那些花花绿绿
的女孩不同,值得爱一场。

2011年元旦,高昌依旧不能陪伴小婉,但是没关系,那个愿意保护她,
给她幸福的男人出现了,没错,就是林奇的队友谢昊阳,2010年最后一天,
他和小婉一起吃了晚饭,看了一场电影,然后十点多来到人民广场,在积雪的户
外他站在她后边,25厘米的身高差之下小婉显得那么娇小玲珑,被他拥着,挤
在人群中看焰火,等待新年的到来。

当新年的钟声敲响时,谢昊阳更紧地把女孩搂在怀里,趴在她耳边轻声说:
「莫小婉,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小婉心里甜蜜,也想答应,却没有回答,
因为人群实在太嘈杂。昊阳见她不回答,便更靠近她脸前地说:「小婉,做我女
朋友。」这次去掉了性,也没有了那个商量语气字吧。莫小婉往左侧了下脸蛋,
两个人的眼睛对视着,她回答他:「嗯,我愿意。」昊阳笑,一个字就可以,为
什么非得四个字不可,果然是个有点意思的妹子。

午夜的新年钟声终于敲响,人们在焰火中狂欢后散去,小婉也坐上了昊阳的
路虎揽胜离开。「去酒吧玩?」「好。」她喜欢昊阳,觉得这个大自己六岁的男
孩很阳光,与顾北谨慎古板不同,篮球运动员谢昊阳十分阳光快乐,他能把自己
的乐观和正能量传递给自己,自从2009年五月以来,小婉没有像现在这样快
乐过,她觉得,老天让她受够了苦难,终于赐给她对的人和想要的爱情。等等,
她受的「苦」么?抛开最初那件苦之外,她还受过什么苦?既然没有不停受苦,
又哪来的近两年来受够了苦之说?她后来受的那些苦,就像八戒评价唐僧取经受
到的那些逼婚磨难,是老猪想都想不来的,她莫小婉那些苦难,也是很多姑娘们
想受却没机会受,想受却受不了「苦」吧。在他身边,她可以放心喝酒,不用怕
被伤害,喝多了,依偎在昊阳身边哭,不知是喜极而泣还是又想到了此生不换的
顾北,到凌晨两点,他带她回自己的高档公寓,到第二天下午之前,她都没有离
开。

2011年元旦,高昌依旧不能陪伴小婉,但是没关系,那个愿意保护她,
给她幸福的男人出现了,没错,就是林奇的队友谢昊阳,2010年最后一天,
他和小婉一起吃了晚饭,看了一场电影,然后十点多来到人民广场,在积雪的户
外他站在她后边,25厘米的身高差之下小婉显得那么娇小玲珑,被他拥着,挤
在人群中看焰火,等待新年的到来。

当新年的钟声敲响时,谢昊阳更紧地把女孩搂在怀里,趴在她耳边轻声说:
「莫小婉,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小婉心里甜蜜,也想答应,却没有回答,
因为人群实在太嘈杂。昊阳见她不回答,便更靠近她脸前地说:「小婉,做我女
朋友。」这次去掉了性,也没有了那个商量语气字吧。莫小婉往左侧了下脸蛋,
两个人的眼睛对视着,她回答他:「嗯,我愿意。」昊阳笑,一个字就可以,为
什么非得四个字不可,果然是个有点意思的妹子。

午夜的新年钟声终于敲响,人们在焰火中狂欢后散去,小婉也坐上了昊阳的
路虎揽胜离开。「去酒吧玩?」「好。」她喜欢昊阳,觉得这个大自己六岁的男
孩很阳光,与顾北谨慎古板不同,篮球运动员谢昊阳十分阳光快乐,他能把自己
的乐观和正能量传递给自己,自从2009年五月以来,小婉没有像现在这样快
乐过,她觉得,老天让她受够了苦难,终于赐给她对的人和想要的爱情。等等,
她受的「苦」么?抛开最初那件苦之外,她还受过什么苦?既然没有不停受苦,
又哪来的近两年来受够了苦之说?她后来受的那些苦,就像八戒评价唐僧取经受
到的那些逼婚磨难,是老猪想都想不来的,她莫小婉那些苦难,也是很多姑娘们
想受却没机会受,想受却受不了「苦」吧。在他身边,她可以放心喝酒,不用怕
被伤害,喝多了,依偎在昊阳身边哭,不知是喜极而泣还是又想到了此生不换的
顾北,到凌晨两点,他带她回自己的高档公寓,到第二天下午之前,她都没有离
开。

和谢昊阳交往了一个多月后,春节前,小婉觉得该和高昌说再见了,其实两
年来,她已经对他产生了依恋甚至爱恋,最初的伤害已经被他对她物质精神双重
的好所弥补,也许对于有些人来说,没有什么问题是钱解决不了的,除了生老病
死。顾北永远都存在于她内心最深处,他也是真的喜欢谢昊阳,可是如果高昌没
有家庭或者说现在离婚娶她,她是愿意做他孩子的后妈的,但是他不会,如今她
又遇到一个帅气多金对自己好的年轻男人,她没有理由再和高昌继续下去了。

交往的两年来,多数是高昌主动找她,分手这次是她主动约了高昌,一家西
餐厅,烛光与红酒。

「小婉今天怎么有空约我出来了?」高昌笑着问。「大叔,我一直都没有没
空吧,不主动约你还不是怕你没空。」莫小婉撅嘴撒娇到。高昌笑着说:「好好,
你总是有理。」「大叔,这顿饭我请你吧。」小婉爽朗地说。「怎么了今天这是?
又是主动约我,又是买单的?」「因为,这也许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莫小
婉突然忧伤地说。这句话倒是出乎了高昌的意料,失望瞬间写满他的老脸:「怎
么了小婉?突然说这种话?」莫小婉低下了头,不敢看高昌,声音也低微的像夏
夜的蚊子:「因为,我有男朋友了。」他说完这句话,他的脸上已经完全没了笑
容,失望,不满,甚至一点愤怒。「有男朋友,也不影响我们见面吧?不影响我
们像以前一样好吧?他能做到像我这样(物质)对你吗?」小婉依旧低着头,像
一个做错事的小女孩:「不知道,但是他喜欢我,我也喜欢他,跨年夜那天,他
说喜欢我,要我做他女朋友,我答应了,我们在一起已经一个多月了。」此话一
出,高昌像被戴了一顶绿帽子一样怒不可遏:「莫小婉你!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你说,我是哪里对你不好了,你背着我去找别的男人!说,他是干什么的!」小
婉依然低着头声细如蚊:「他是个运动员,篮球运动员。」「哦,原来是四肢发
达的家伙。」高昌冷笑一声,「他能满足你日益增强的性欲满足你的胃口吧?」
小婉终于抬头,深情中带着一丝怨恨:「大叔,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真心彼此
喜欢,他能给我未来,你能吗?他能给我的,你能给吗?」说着,那双美丽的眼
睛又蓄满泪水。看着她的样子,他心疼起来。她说的是,他除了能给她钱,满足
她各种物质需求,给不了别的,给不了一个女人最想要的。只听他长出了一口气,
端起酒杯自己喝了一口。

两个人的分手晚宴并不愉快,他不想失去青春美丽的她,他还没玩够,没爱
够,她也不想失去他,第一个进入自己身子的男人,对自己照顾的如此周全甚至
像父亲一样体贴温情,何况,他对自己真的大方,比交往了一个多月的富二代谢
昊阳对自己大方的多的多,可是,她不想也不能和一个男人恋爱的同时继续做着
另一个人的小三,她不想,不能,所以她必须忍痛和高昌分开,专心做谢昊阳依
人的小鸟,期待他给她一个光明美好的未来。

两个人出了餐厅各奔东西,几天后小婉收到一笔钱,是高昌打过来的分手费,
作为她陪他睡这两年来的最后报偿,并且告诉她,如果不幸福,欢迎随时回来,
除了婚姻,都可以给她。小婉对着信息又一次流下眼泪,她不知道是感动,还是
惋惜,或者心痛,他强奸了她,包养了她,她爱上了她,她多想嫁给他,哪怕不
生自己的小孩,哪怕只是做人家女儿的后妈,但是她无法如愿。严冬的城市街头,
莫小婉开着他给她买的她人生中拥有的第一部轿车,泪流满面。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