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少妻】(年轻的貌美人妻- 阿珍)(50)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50】

日子一晃就过去了一个星期,在这个星期内,阿珍如常上下班,只是她答应
了老狗每天回家先去给他做爱的事情让她头痛不已。

因为她每次到老乞丐的家里,老狗都喝酒,浑身的酒味趴在阿珍的身上,让
阿珍没有之前的那种稳重,但每次的射精后,老狗意犹未尽的抱住阿珍呢喃半天
又搞得阿珍不知所措。

所以刚开始几天,阿珍上了两次,之后阿珍就藉故来了大姨妈就不去了,日
子就这样过了两个礼拜,阿珍在工作的麦当劳,由於工作积极,加上经理经常偷
看阿珍弯腰的奶子,因此得到提升。

这天经理告诉阿珍,她将得到一个出差学习的机会,这次学习将有两个月的
时间,阿珍一听十分高兴,十分难得的机会,她回家后,打了电话跟她儿子说,
而后还不忘了问一句:老徐头的情况,得到的回覆是不知道。

这个也让阿珍起了疑心,因为她经常回来的时候,发现老徐头的髒衣服,她
无怨无悔的拿去洗,而乾的衣服又给老徐头带走,看起来老徐头是跟她分居的样
子,但又不知道老徐头搞什么鬼,这个月的家用还是放在的柜子上。

后天出发了,阿珍心里有点挂念,她想到了老乞丐,於是这天晚上信步去看
他,他看起来更老态龙锺的样子,没有牙齿的嘴巴喃喃说话着,看来上次的做爱
让这个老头伤得不轻。

护院的姑娘看到阿珍,以为是老乞丐的孙女,於是将病情跟阿珍说了,阿珍
知道之后,知道这老乞丐一时间也不会好,姑娘又加了一句:你爷爷还算可以,
就是整天偷看挂在外面的内衣。

看来姑娘表示不满了,阿珍一听也羞红了脸,若若的回覆着,她知道,老乞
丐心里还是惦记着她。趁着姑娘不注意,阿珍将老乞丐带到拐弯处,然后掀起自
己的上衣,带着老乞丐的手摸到自己雪白的乳房上。

起了作用,老乞丐顿时两眼发光,盯着阿珍雪白的乳房,深深嗅了一下,但
他说不出话来,而是指着自己的下面,吼吼的喘着气。

阿珍一看,知道他想做什么,红着脸轻轻打了老乞丐一下:你还没有好,不
可以!然后,阿珍偷偷伸了头看了下走廊,黄昏时分,没什么人,阿珍正在犹豫
之间,突然老乞丐用黑黑的指甲用力的捏住了阿珍那个凹下去正在慢慢吐出来的
乳尖。

阿珍突然一阵哆嗦,差点哼了出来,她终於下了决心,她蹲了下去,再看了
一眼走廊之后,她解开老乞丐的病人裤子,她看到了老乞丐那根垂着的鸡巴正缩
在黑色的包皮内。

老乞丐色心是有,但雄心因为病情无法勃起,他显得有点着急,阿珍没有去
看他,她就看着,她闻到了一阵鸡巴的噁心味道,心里想:这是有多久没有洗澡?

阿珍没有勇气含下去,这跟她之前的做法完全不一样,突然蹬蹬的脚步声传
来,阿珍吓得赶紧拉起老乞丐的裤子,然后拉下自己的外衣,搂住老乞丐。

一个护士从他们身边走过,感觉很奇怪,但有说不出来,这拐弯处,一个貌
美如花身材姣好的少妇抱住一个瘦骨如柴丑陋样貌的老头,但细看又觉得是老乞
丐行动不便,这个少妇热心的帮忙着。

护士没有多虑,看起来应该是爷爷跟孙女,她头也不回,脚步没有听过的过
去了,若她此刻再回头,恐怕一辈子难忘。

老乞丐的手正从后面紧紧的摸着这个少妇的屁股,紧紧的摸着。看着护士过
去了,阿珍知道不能久留,她看着眼前这个老乞丐,没有之前的那种关爱,但阿
珍心里十分温柔善良,她知道他在这里受苦了。

一时间,她就心里想着:难得来一次,就给他满足吧。然后她就这样站着,
老乞丐的手一直在她的胸前,隔着阿珍那件白色的运动内衣,搓着搓着。

大家都没有说话,也没有话说,老乞丐就是这样摸着,兴奋不已,他没有擦
觉,现在的这个肉体,只是一种善意的关怀,但对他来说,也无妨,本身他对阿
珍的确感情也没有,他配不上她,她只是堕入他之前的花言巧语中罢了。

十几分钟光景,阿珍就站着,她看着忙碌的老乞丐,除了害怕给人发现以外,
她没有一点的性欲,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可怜眼前的老人而已。

老乞丐忙活了,手酸了,他一手也抓不住阿珍丰满的胸脯,他捏住阿珍的乳
头只是惹来阿珍皱着眉头一下,终於,查房的姑娘来了,阿珍用手挡住了兴奋中
的老乞丐,半拖着他回到房间,然后整理下衣服,站起来走出门口。

出了门口,阿珍突然感觉到噁心,跑到走廊尽头的厕所吐了起来,然后,她
真的走了。她走在大街上,有点恍惚的心思,她不知不觉的走到了车站,想了想,
就回了家。

第二天上午,她紮着马尾上班,四周一片异样的目光,她没有擦觉,原来她
的同事因为她可以去进修而嫉妒着她,问题是经理据说要跟着去,上午他老婆来
公司大吵大闹一番直指狐狸精问罪,不用说,大家都以为阿珍跟经理有一腿。

阿珍心里很纯,她没有往别处想,她今天很愉快的上班,她明天终於要去进
修两个月了这令她十分雀跃。

「阿珍,你帮我将这桶放在后走廊上」一个同事打断了阿珍的思绪,阿珍愉
快的答应着拿起油桶到了后面的巷子,巷子很深,很黑,大家都不愿意来这里。

但现在心情放开的阿珍到了后巷,刚放下油桶,突然一只手从阿珍的后方紧
紧抓住她,吓得她大吃一惊并喊了起来,但另外一只手紧紧捂住她,阿珍这才看
清楚了,这,这不是老狗么?

他怎么来了,阿珍用手打开他的手:「你。怎么是你,你来这里干什么?」

老狗看到阿珍横眉的样子,心里不禁一阵荡漾,这女的原来生气起来也这么
好看:「我,我……」但他实在不知道要怎么说。

后面突然一把声音,原来老狗是来这里搬运的,阿珍后面的夥伴叱喝着老狗:
「老不死的,叫你搬东西,不是在这里吓唬美女的」

阿珍这才知道是误会,看着满头大汗的老狗佝偻的身躯搬运着,她一时间也
不好说什么,她这时候的确蛮尴尬,她满脸通红的看着老狗从自己身边搬了一个
箱子出去。

於是她偷偷跟着他后面,扭头一看,四周除了他们俩都没人:「喂,你等等,
你,你现在去哪?」

老狗看着她,很奇怪阿珍的意思:「去哪,还不是搬东西么」他没好气的回
答着。

「你……你晚上早点回去……」阿珍突然轻轻的说着。

「早点回去?回去干嘛?晚上还有个牌局啊」老狗瞪着眼睛,他丝毫不知道
这句话的含义,反而觉得阿珍无理取闹,更加觉得阿珍是不是管太多了。

这话把阿珍气得,但又不好意思说出口,她现在心情很矛盾,她明天要去两
个星期,这老狗忍几天都气成这个样子,两个月那还得了,问题是,万一老狗来
公司找她怎么办?

算了,对牛弹琴了,她也有点生气,转身就走,扔下老狗一个人傻傻想着啥
意思,「哎,别走,别走」老狗突然叫了起来。

阿珍一听,以为他知道了她的想法,转过身来,看着这个老人:「干嘛?」
「你来,你来一下」老狗挥着手。

阿珍顺从的走了过去,麦当劳紧绷住的衣服让她的胸显得特别丰满。「借给
我100块,我今天没带钱」老狗厚着脸皮笑着。

「你……你……」阿珍根本接不下话,但善良的她无法拒绝,只能回去公司,
拿了100元走了回来递给了老狗。

本来还有一些话要说的阿珍,没有话说,她又感觉到一阵的噁心,当着老狗
的面吐了一下,然后走了回去,看着阿珍丰满的屁股,老狗突然一阵的心思:
「真美啊,真美丽的背影啊,能摸一下就好了……」

对着这个曾经属於自己的女人,老狗一下子有了勇气,他快步的跑了上去,
然后将阿珍拖着到了一堆三角板的后面,再后面就是一堵墙,没有任何的路了,
平时没有人来,现在更加没有人会来。

阿珍给他这么一拖到后面,心里突然一阵莫名的温馨,这男人还挂念自己,
她看着老狗:「干嘛?干嘛叫人来这里?你不用去工作了?我等下告诉那个人。」
阿珍有点生气但是却是十分低沉的说话声。

「我,我想你呗,你,你最近都没来了」老狗呼吸喘着气。

「我……我……我那个来嘛,我怎么去?」阿珍说话有点结巴,她突然感觉
自己像是做错事的小白兔。

「让我摸摸,让我摸摸……」老狗突然掀开阿珍的衣服,十分突然的动作,
阿珍吓了一跳,但她没有反抗,心里不由自主的一阵刺激,但她又怕给人看到。

老狗看到阿珍没有反抗,更加肆无忌惮的拉上阿珍的衣服,阿珍两个饱满的
乳房显露在老狗的眼前,老狗满头大汗的将自己的脸贴了上去,好揉捏的奶子啊。

正在这时候,两个人从后楼梯出来,原来是阿珍的同事,吓得阿珍紧紧的靠
在墙上并蹲了下去,老狗这时候也吓了一跳,但三角板是一堆的,且环境很髒,
不远处就是排水沟油腻的味道,这两人是出来抽烟的,只要阿珍不说话,基本还
是算隐蔽的。

「操,这次出差竟然给这个婊子去了」一个男员工说着。

「就是,估计给经理操了,才有这个狗屎运」这声音就是刚才央求阿珍帮她
拿油桶出来的人,平时看这人对阿珍挺好的,没想到啊,没想到,阿珍听了心里
突然一阵拔凉的。

心碎了……阿珍听不下去他们的对话了,她紧紧抓住旁边的老狗,而老狗则
以为她在害怕,於是紧紧的抱住阿哲,一只手没有闲着伸入阿珍的裤裆内。

这一片草丛是多么的柔暖,老狗髒兮兮的中指抠着阿珍柔暖的那一片阴唇,
阿珍此刻的心里则犹如打翻五味瓶一样,她突然感觉到老狗的指头伸入自己的阴
道内,她扭着头,还是很有警觉心的抓住他的手。

这时候阿珍听着同事的对话,被老狗这样的淩辱着,泪水不禁的流了出来,
但此刻的她又能怎样呢?

阿珍紧紧抓住老狗正伸入自己裤内的手,她此刻十分委屈的神情看着老狗,
祈求老狗不要乱动,而此刻的老狗完全不理会她的行为,他反而感到愤怒,他现
在很清楚,这个阿珍根本不敢乱来,因为她的同事正在不远处抽烟。

老狗用来的将阿珍抓住她的手挡了回去,恶狠狠的看着阿珍,他看到她眼角
泪花,他没有任何的爱惜,他知道此刻不干还待何时?

他将自己的口水狠狠的抹在阿珍雪白的脖子上,然后一手解开自己的裤裆,
一根鸡巴伸了出来,阿珍没有看到他伸出那根噁心淌着恶臭的阴茎,她脑子一片
空白,她伸着耳朵听着不远处的对话是如此的不堪入耳。

她心碎了。

忽然间,她感到裤子一凉,原来给老狗从后面扒了下来,她又羞又急又不敢
大声,她只是横眉怒眼看着这条发情的老公狗,她终於给他脱了下来,她忍着给
他脱了下来,只求她的同事赶快离开,她好起来。

可惜,她想错了,老狗伸出来的鸡巴绕过阿珍那条运动内裤的缝隙中插了进
去,恶狠狠的插了进去,阿珍的阴道因为刚才刺激的摩擦,淫水不知觉的湿润了,
老狗那条淌着浓汁的阴茎顺利的滑入阿珍的阴道内。

老狗整个人压在阿珍的身上,阿珍不敢伸腿,只能曲着让老狗完全的趴在自
己的身体上阿珍的泪水湿透了脸庞,这时候两个同事终於走了,阿珍此刻完全无
法阻挡老狗的攻势,她蜷曲的双腿翘在老狗的腰上,随着老狗的一下一下抽查而
晃动着。

老狗只顾着抽插可怜善良温柔的阿珍,他吼吼的喉咙深处一阵公狗发泄的声
音,他很忙而身下的阿珍也很忙,心里面很忙,她给身上的老狗抽插的时候,她
忽然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那是一种刺激,一沖释放。

既然都这样了,还不放开来,既然明天都要去进修了,还怕什么人言语,阿
珍这时候才看着满头大汗的老狗,看着他的皱纹心想着:这人为了得到他,在这
样的环境下都可以插入自己体内,自己为了这份工作,明天就要去进修了,害怕
什么呢?

一下子阿珍似乎明白了些什么,而就在她明白的这刻,她身上的这个老头突
然抓紧她,抱紧了她,她知道他要射了,配合般的将自己雪白的双腿叉开,终於
身上的老狗恶狠狠的喷出那股浓厚的精液来。

射入阿珍体内那一刻,阿珍也醒悟了,她给这股温度的精液射醒了,精液毫
不留情的沖入她的子宫内,然后倒流了出来在一片黑乎乎的森林上。

老狗喘着气,拔出油量的阴茎,笑着哼着小曲儿提起裤子离开阿珍,他甚至
一点安慰都没有此刻的他赶着去拿刚才的工钱。

留下还是叉开大腿打着哆嗦的阿珍,脸上流出一阵别人擦觉不出来的笑容。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