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料之外的幸福婚姻】(08)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意料之外的幸福婚姻(8)

虽然哲哥有提过调教的事,也交待了一些所谓的「功课」要求我去嚐试,但
平心而论,我和哲哥还是比较像是上司与情妇的关系。之所以顺着哲哥的意思要
让不知情的阿傑堕落,其实我的心中是带着些许想报复的念头的。

虽然那不完全是他的错,但我们婚后逐渐平淡乏味的生活、每天的谈话只剩
下吃饭要吃什么、工作顺不顺利…阿傑对於工作和我以外的事情完全没有任何兴
趣。不喜欢出门、对运动没有兴趣、也没有特别的嗜好。偶而就是上上网路论坛,
或是背着我偷偷上色情网站。

我感觉到自己正在这样的婚姻中逐渐死去,因而感到莫名的愤怒。

对比之下,她们和我明显的有些许不同,丽馨气质雍容、却又是那么的平易
近人;而琬婷青春洋溢、活泼开朗。但是,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对
於这种开放式的性爱关系处之泰然。而且,可以说是相当地自在。

那种除去了传统文化对於性的羞赧、彷彿只是与人谈笑寒暄般的态度,似乎
只要是彼此合意,无论是甚么样的男人她们都可以毫无顾虑地分开自己的双腿,
迎接男根的插入,并且娇嗔着迎向高潮。

原来,这就是为什么我隐隐约约觉得既羨慕,而且妒忌的原因:

「她们对於自己的身体拥有掌控权,而我没有。」

自称为男人的性奴的她们解放了自己的身体;而理应是独立自主的女性的我

,却陷在婚姻的泥沼里动弹不得。还有什么比这更讽刺的事吗?

在我沉浸於思考的同时,我和婉婷的鼻尖几乎要互相碰触,我们一起用舌头
持续地舔弄着红紫色的龟头。眼前和着两个女孩唾液的肉棒,颜色、形状都很完
美。我越是舔舐,越发感觉自己内心那种想被插入却得不到满足的空虚。同时,
却又对於肉棒主人讚叹的哼声,默默地觉得骄傲又满足。

最后,我和婉婷终於把肉棒顶在鼻尖之上,嘴贴嘴的亲吻起来。这是我第一
次和同性接吻,我们很自然的舌吻着,我非但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快,渴求快感
的欲望反而越来越强烈,全身像是发烧一样的热烫。

我们用舌头互相挑逗着对方的口唇,琬婷的手很快地找到了我的性感带,身
体舒服的感觉一下子涌入了脑海中,而我也自然地伸出手爱抚她娇嫩的身躯。

由於同为是女人的关系,彼此对於女性身体的敏感带、刺激的力道掌控恰到
好处,我们锁骨抵着锁骨,一手搂着对方的腰背、一手手指在对方的胯股间翻弄,
就这样抵靠着对方娇吟着。

琬婷松开我腰间的绳结,棉绳在我胯下的位置早就被分泌的爱液浸湿透,跟
着琬婷细白的手指拉出几条闪亮亮的的银白色丝线。然后温柔地引导我在偌大的
床上躺平,我们俩人的身体相对、双腿交叠。湿黏黏的股间毫无保留地呈现在她
的眼前。

她取出一支黑色矽胶的双头阳具握在手中,厚实的棒身对比起琬婷瘦小的手
腕更是显得尺寸的巨大。

琬婷把矽胶阳具凑到嘴边,以舌尖试探性的在龟头边打转,接着小口一张,
慢慢地将阳具含入口中。矽胶的阳具非常得巨大,我直觉地以为琬婷她稚嫩的小
口根本无法塞入这支如她手腕般粗大的东西。

然而,只见琬婷小小的嘴唇呈现O字型地撑大,巨大的黑色龟头刮过了她撑
得紧绷的唇角之后,便一股作气地没入口腔。琬婷非但没有任何痛苦的神色,反
而很熟练的前后套弄了几下,便开始用一种销魂蚀骨的闷声帮假阳具口交起来。

随着巨物在琬婷的口腔里进进出出,她那带着稚气的俏脸也跟着阳具的移动
鼓起、凹陷,顷刻之间矽胶的棒身就已经覆上一层湿亮的唾液。

带着淫荡的笑意,琬婷握住棒身对准穴口,另一手拨开自己泥泞的唇瓣,缓
缓地将阳具插入自己的体内。我看着她那毛发稀疏的的外阴,巨大如鸡蛋的黑色
橡胶龟头撑开被手指拨开,粉红色的嫩肉被挤压着陷入洞口边缘。

随着琬婷的手腕用力,腟穴一点一滴地吞入假阳具。非常不可思议地,她那
娇嫩的私处被撑开一个圆洞,毫不费力地吞入异物。

「嗯…好满好舒服喔…」

跨在我的腿上的琬婷,眼睛半闭、小口微开,握着矽胶材质的双头阳具让其
中一端没入体内。脸上带着不似她这个年纪应该有的狂喜表情,小手贪婪地将阳
具在自己的腟穴里抽插。晶莹的汁液随着阳具的移动从翻出的穴口沿着黑色的棒
身滑落。

「噢、噢…鸡巴好粗喔…人家的小穴好舒服哦…」

「姐姐…你也一起嘛…」

在被这么情色的气氛撩拨许久之后,我的下体早就已经非常的湿润。彷彿感
染了琬婷浪荡的情绪,我自然地握着住在她股间晃荡的另一端,将那鸡蛋大小的
龟头对准自己的穴口。

久旷的小穴早就已经空虚了许久,柔软有弹性的假阳具如同进入晓婷的小穴
里一样,很顺利地就滑进了我的阴道内。随着空虚已久的膣穴被玩具填满,一股
充实的满足感从我的小腹传达至脑海。麻麻的电流带着强烈的快感迅速充斥了我
的全身上下。

「啊…真的好大…可是,真的好舒服喔…」

琬婷趴下身来靠在我的身上,坚挺的鼻子和我的互相触碰。下体几乎痲痺的
快感让我越来越投入,这次我主动亲吻她的嘴唇,我们恣意地湿吻着、舌头互相
缠绕,胸前的两点乳首也没有闲着,忙不迭地蹭着、挤压着对方,索求更多的快
感。

位在上方的琬婷弓着腰身,左手向后扶着假阳具让它保持在我们俩人的体内。
弯折成U字型的矽胶阳具在我俩的阴道极力地想要弹回原状,反而随着两具扭动
的女体,以真实阴茎办不到的角度,抠挖着泥泞的肉壁。

「噢、噢…嗯、嗯…妹妹…真的好舒服喔…」

「晓莹姐…很棒对不对?我们两个都被主人看光光喔…喔哈…好棒…一想到
人家的骚穴被主人盯着看…水就一直流出来…喔、喔…」

纠缠在一起的两具女体扭动着,互相摆动着腰让双头的假阳具在各自的体内
吞吐。快美的感觉很快地让我的肌肤出了一身薄汗。

陈医师褪去身上的最后一件衣物,赤裸地走到我们身后。我听见铝箔的包装
袋拆开的声音,此时琬婷贴身抱住我,带着在床上翻了半圈,变成我在上方、屁
股正对着陈医师的姿势。

「啊…终於要被陌生男人插入了…」

此刻的我完全把矜持抛在脑后,甚至自动自发地扭腰摆臀,如同摇尾乞求男
人的临幸。

陈医师一双温暖的大扶着我的髋骨,而早已知悉主人意图的琬婷,此时也配
合着分开我的臀肉。我有些不安地扭动了一下,发现琬婷丝毫没有要把假阳具退
出来的意思。

在我会意过来之前,陈医师已经把粗大的龟头轻轻地抵着我的肛门,紧接着
往前一挺,裹着滑腻液体的的前端开始撑开菊花瓣的皱折,一寸一寸的往前推进。

「啊、等、等一下…慢一点…」

在哲哥的调教之下我早已习惯直肠被男根填满的感觉,甚至对於这种异样的
性交有着另一层的迷恋。

但是,下体两个腟穴同时被填满,我以为仅仅只是网路上的文字幻想而已。

但我身下的琬婷与背后的陈医师却丝毫没有要停止的意思。随着阴茎的闯入,
我感觉自己的肛门约撑越开,有一度我觉得它已经被撑开到极限。

「呀…好涨…太大了…啊呵…喔…喔…」

陈医师的肉棒果断地一寸寸深入,我只能拼命地放松自己,迎接那根不亚於
假阳具尺寸的肉棒。在熟悉了肛门口被撑开的便意之后,巨大的阴茎终於通过了
我紧窄的肛门口,充实火烫的触感随之而来。顷刻之间,活生生的男人阳根已经
完全没入了我的直肠之中。

下体是一种前所未有的饱胀感,身体在习惯了异物入侵的感觉之后,我的肛
门逐渐熟悉了肉棒的尺寸。

取而代之的是不断在身体各处堆积的性快感,强烈的快感让我全身起了鸡皮
疙瘩。前后两个洞都被填满的感觉几乎要使我疯狂,我低下身体意图减轻刺激,
躺在我身下的琬婷则趁机吻上了我的颈项、耳根。

同时陈医师开始在我的直肠里活动了起来,缓慢而有力。退出的时候,括约
肌紧缩着、箍着他的肉棒像是要阻止他的退出。而肉棒依然慢慢地退、退的龟头
再度把肛门扩张一圈、就要完全退出时,握着我腰窝的手再度使力,粗壮的肉棒
再度齐根而入。

「噢、噢,天啊…」

那种挠肠挂肚的揪心让我几近疯狂,腟穴分泌的爱液一波又一波地随着身体
的律动被往外带。跟平常的高潮不同,我身处在恍惚的高空,意识朦胧、香汗淋
漓。

等到短暂的恢复意识时,我已经是主动将挺高的臀肉分开至极限,正浪叫着
迎接陈医师肉棒的捣进捣出。而此时矽胶玩具早已不是在婉婷的下身,而是由他
的小手握着在我的阴道内抽插着。

狂喜和缺氧的感觉让我的意识再度变得模模糊糊,我感觉自己像是融化了似
的。直肠和阴道隔着薄薄的黏膜,同时被真假两只肉棒磨蹭蹂躏着。

快感一波接着一波完全停不下来,飘飘然的随着陈医师强而有力的突刺和琬
婷小手的玩弄,我已经分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处在高潮中了。不断地荡在最高点,
身体则是无法控制的痉挛着。

原来,丽馨姐说的「被使用」是这样的意思。我第一次感受到,承认自己不
是什么女强人,当一个让男人发泄的充气娃娃是何等幸福的感受。

「噢!喔哈…天哪、噢!天哪…噢、噢…我会缝掉的、噢、噢……」

「晓莹,你的骚屄迟早会被玩到坏掉喔…」

陈医师仍旧是游刃有余地抽动着,不忘在我耳边以言词刺激着我的理智。

此刻的我早已经完全融入那样的氛围当中,脑海中自然地把自己当成一个淫
荡下流的婊子。露骨不堪的话语毫无困难地就从我的双唇间脱口而出:

「嗯,没、没关系…因为人家犯贱…喜欢被操嘛…不要停、用力干我…喔喔
…」

「嘿,晓莹…你真的是骚透了呢!真的那么喜欢被骑的话,要不要考虑去卖
屄啊?」

「好、好啊…天哪、好舒服喔…,干我…」

「嘻嘻…姐姐,你的表情好浪喔…姐姐跟我一样,都是欠干的公车呢!」

琬婷说着,手上抽插阳具的动作完全没有慢下来,另一手更是爬上了我的乳
房忽左忽右地玩弄。

「啊!不行、太刺激了呀…」

琬婷涂着糖果色指甲油的纤细手指狠狠地拧住我的乳头往下拉,痛觉伴随着
被虐的快感直冲我的脑海。

「啊啊…不行了、我不行了啦!…天哪、呀啊啊啊…」

强烈的高潮瞬间来临,我的意识一片空白,感觉下一秒就会这样昏厥过去。

而我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只知道自己仍是挺着腰、主动地配合着插入的两
支真假阳具扭动着身躯,放浪地尖叫着宣泄高潮带来的冲击。

随着琬婷把矽胶阳具拔出小穴,我的下体像是失禁似的,喷洒出来的爱液把
床单溅出了一大滩水印。

在陈医师面前的琬婷,真的宛如侍寝的小女奴一般,即使她自己也是双颊绯
红、小穴汁水淋漓,却依然努力用手、口挑逗着瘫软在床上的我。

陈医师脱去保险套,让我翻身仰躺,然后再度分开我的双腿,我已然明瞭他
的意图:他想要真枪实弹的进入我的体内。

纵然我今天才与这个男人初次见面,纵然我已经瘫软如同一具性爱娃娃,但
此刻的我早已没有丝毫的迟疑。

「干我…射在人家里面…拜託…」

我自动的把双腿M字型的分开,两手分开自己肿胀充血的阴唇,请求着眼前
的男人的肉棒。

「晓莹,你真的是很棒的一个女人呢!再这样下去我都舍不得把你还给老吴
了…」

陈医师由衷地讚叹着,一只手不忘扶着他的肉棒对准我那高潮之后湿热微张、
一张一缩如同婴儿小口的肉穴,稳稳地将他粗大硬挺的肉棒插入了我的阴道。

真实男人肉棒的温度再次让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一颤,它的大小当然不如那
支仿真黑人尺寸,但确确实实是男人火烫的分身。

「小穴被玩具搞完,都松了」

陈医师皱着眉头说完,还象徵性地动了一两下。突如其来的一句批评,像一
盘冷水从头浇下。我愣了一下,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答腔。

「但是,这种被玩坏了的烂穴触感最棒了…你说是吗?严、晓、莹、小、姐?」

他靠在我的耳边,故意一字一句地轻蔑地说着。上一刻被他唤回来的理智,
这一秒又被他狠狠地玩弄。羞耻与兴奋像闪电一样霎时间交织着穿过我的身体,
仅仅只是他一句羞辱的言语竟让我就此达到了另一个高潮。

「啊啊…是的、人家的小穴、最喜欢吃鸡巴了…用力操我!噢、噢…」

处在高潮的波涛中的我,四肢紧紧圈着他,感受着肉棒在阴道中那种充实安
心的感觉。陈医师抱起我站了起来,我紧贴着他,双手搭在他宽而平的肩膀上,
单脚踮着吃力的站在他面前,看着他的左手穿过我的膝盖弯,将我的左腿抬高至
他的腰际。

他的一双大手乘机掐住我的臀办,将它左右分开,露出两人交合的部位。透
过窗户玻璃的倒影,我看见自己的小穴被巨大的阳具撑开至极限,周围的穴肉紧
绷变形。粗大的棒身毫不怜香惜玉地深深挺入穴中。

他捧着我的屁股,以阴茎做为支撑点,继续用一种不快不慢的节奏干着我。

每次陈医师挺动腰身把肉棒刺入我的体内,我踮站脚的身体就跟着被顶着往
上跳一下。

我已无力再做任何的反抗了,只能臣服着他、任由着他再度把我送向高潮、
然后再一次、再一次、再一次,然后心满意足地把他全部的汁液射在我的体内深
处。


在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性爱之后,男人们漱洗完后很快地就驱车离开了,而还
是学生身份的琬婷则是匆匆地搭上计程车回去学校宿舍。丽馨和我则是在从容地
整理各自的衣着妆容之后,相约在饭店的咖啡厅里稍事休息。

「妹妹呀,我真的觉得你好漂亮喔!姐姐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都忙着在
家带小孩,完全忘记要怎么对自己好了…」

「丽馨姐,原来琬婷也是陈医师的…奴…」

「嗯嗯,是呀。有很奇怪吗?有其母必有其女嘛…」

丽馨轻笑着,自然地拨动耳际的发丝有种说不出的雍容典雅。她小啜了一口
茶,淡然地说着她和琬婷的事。

「一开始是琬婷她先喜欢上陈医师的。后来,在我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女而的
设计之下,我也被半哄半骗的成为了陈医师的女奴。」

「不过,你别误会了喔!我完全没有怨怼、或是被胁迫的意思。相反地,我
反而觉得此时此刻的自己,正处在最幸福的时刻…我年纪都老大不小了,多亏了
我女儿琬婷,误打误撞地当了陈医师的奴,我才真正感受到,原来成人年的爱情
可以有这么多的可能性…」

「一个女人没有多少青春可以挥霍的,我结婚的早,生下琬婷之后基本上就
是过着千篇一律的日子。如果没有陈医师的话,我可能就这样直接人老珠黄了吧?」

「因为他,我重拾了遗忘已久的恋爱滋味。而且,他带领我进入的世界是我
以前作梦都想不到的。那些伤风败俗、离经叛道的事,却让我在羞耻之余上了瘾。
我在他的安排之下和老公参加了性爱派对,也游戏性质地在酒店上班接客,甚至
以素人投稿的方式在日本的AV界出道…」

「在放浪形骸之余他始终如一的爱着我、保护着我,我觉得这应该是我一生
中最灿烂的时刻。虽然我不知道能持续多久…即使他说要爱我到白头,我还是不
敢奢望、宁愿说服自己这是一场随时会结束的宴席…这样的美梦对女人来说已经
够好了,不是吗?」

送走了丽馨,我坐上了自己的车,安静地回味着她刚刚说的那一番话。我能
感受到陈医师射在我的阴道里的精液仍然断断续续地往外流淌。身体在高潮之后
似乎是已经对那样的性爱烙上了不可磨灭的印记,即使是在漱洗平复之后我仍然
感觉胸口微微地发热着。

从她的眼角的泪光里,我相信她是认真的。而我也真心期盼陈医师对她也同
样抱持着真心。到头来,女人要的东西真的不多…那我呢?哲哥对我也是真心的
吗?

我打开手机的APP,萤幕里呈现出一个穿着性感内衣、妆容冶艳,躺卧在
床上熟睡的长发女孩。唯一突兀的地方,是在那长发美女被丁字裤包裹的三角地
带,一条萎小的阴茎松松垮垮地垂在一旁。

一切都如同计划好的,阿傑正一步一步的走进被调教的陷阱里,抑或是我正
在把他潜藏的特质挖掘出来呢?就如同哲哥之於我那样…无论如何,我知道是时
后再往前一步了。我暗自下定了决心,发动车子,缓缓地往家的方向开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