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老婆一起听房

去年夏天,赶在我老婆假期的时候一起去东北避暑,在一个小县城住了下来,也不知道到这里旅游的人为什么这么多,好一点的宾馆都住满了,只能住了一个不怎么好的宾馆,我第一眼看着就不满意但也没有办法,无奈只好住下。晚饭后和老婆洗漱完毕,上了床,看了一会电视正准备睡觉,听见隔壁有声音,声音不大,不仔细听还以为是大街上的噪音呢,原来这里的隔音这麽差。我把这事告诉老婆,老婆说别管那么多事我出于好奇就贴到墙上仔细去听,「你这个小淫娃,今天是不是又想我的了,是不是?」「没有啊!我没想呀,是你这个想了吧。」一个女的声音回答。「不行,我吃亏了,你说咋办?」男的说。「我的好老公,你说咋办就咋办吧,反正我现在都被你扒光光了。」女的说。「原来隔壁住着一对男女,也不知道是不是夫妻,」我拉过老婆,笑着小声说道。老婆捂住我的耳朵说:「不许听!」我把老婆的手拿开把她放到身下,继续偷听隔壁的对话。「跪下,张嘴!」男的命令道。「是~~我的老公。」女的娇媚地答应着。「含住!整条都给我含进嘴里。」男的说。「嗯……嗯……」女的口齿不清起来,像是嘴里塞进了什麽东西。「怎麽样,好吃吗?」「嗯……嗯……」女的声音含混不清,像是在说好。然後就是一段时间的沈静,我和老婆都不由得竖起耳朵,就差把脸贴在墙上了。过了好一段时间,才又传出男的的声,似乎很痛苦:「嗯……好……快点~~嗯……嗯……嗯……用力裹!快出来了……」「好!用力裹,使劲裹……!真爽!」「出来了!出来了!」男的几乎嚎叫着,然後就听见女的咳嗽声:「死鬼,射得那麽用力。咳!咳!射到嗓子里了,吐不出来了。咳!咳……」「嘿嘿!真爽,的嘴比的屄还过瘾。」男的喘息着说道。然後就是听见两人搂在一起在床上翻滚的声音,不久就没了动静,似乎已经睡着了。我把手从老婆身下抽出来,老婆的手却摸我的硬硬的,「哼,看来你还是喜欢偷呀,能这麽硬?」老婆嗔声说道。呵呵我坏笑着也把手抠弄进她的:「你这里不也湿了?还有脸说我?」「那是正常反应。」她红着脸辩解道。「我这麽硬,你那麽湿,你说咋办?」我一边说,一边扒她的裤衩。


老婆温柔地也帮着我脱掉裤衩,怒涨的鸡然蹦到了眼前,“好久没见到这个小可爱这麽坚挺了,粉色的马眼里还慢慢地流出了透明的液体呢,“ 老婆说。「含住它!」我学着隔壁男的的口吻说道。她不好意思地看了我一眼,躺到床上,伏身骑在我的身上,先用舌头试探地舔着的部份。我舒服地从喉咙里发出了声音:「全含进去!」她服从地张开小嘴,一点点地吞下了我那根怒涨着的大南傍国,然後用力地像小女孩吃棒棒糖那样将在嘴里吮了起来,「吧唧、吧唧」的声音充满了整个房间。我舒服地着,感觉老婆的里流出水了,都流到我脸上了。」老婆不好意思地想扭开在我脸正上方的,我用力两手抓住了她丰满的臀部,用力向下压到了我的脸上,她的口正好对着我的嘴,我伸出舌头一下子插进了老婆的里。「啊」的一声,她整个人都瘫软在我的身上,嘴里吐出了我的,两眼迷离地盯着一跳一跳的,享受着被我舌奸的快感。我的没了她口腔的温暖,在她腿间抽出头来,说道:「接着裹,不许停!」她以「哦……哦……」的声算是答应了我,又张嘴把那根冤家含进了自己的嘴里抽送起来。我一边用舌头奸淫着她的,一只手还按在她的上慢慢地揉动,另一只手从她身下过去捏着她的。她报复性地将一只手也伸到我的下边用手指按着我的揉动着,另一只手则玩弄着我的两颗大,轻轻地捏来捏去,搞得我下身直哆嗦。过了一会,我觉得她要了,没想到我用舌头就把她弄到了,这是我俩结婚以来的第一次。随着快感越来越强烈,她的腰扭动的幅度越来越大。「你要了?」我在她湿润的两腿中间问道。她嘴里含着我的没办法回答,只得点点头,然後更激烈地吞吐着我的。「我也快好了,直接射你嘴里好不好?」我问。「喔~~喔~~」她算是答应了。於是我俩用以前从来没有过的69姿势纠缠在了一起,都想让自己的生殖器在对方的口里爆发。这种快感也许没经历过的人是不能体会到的,他带给你的感觉是正常刺激的几倍!终於我要先射了。我低吼一声,翻过来将她压在下边,用力地顶着,最大限度地插进了她的嘴里,就像以正常体位那样,把她的嘴当成了,她几乎被顶得窒息过去。然後突然感觉一股热流直射进她的嗓子,大量的顺着嘴被她不自觉地吞咽进了肚子里。今天我射的量好多,她连咽了几次都没咽完,仍像水枪一样一股一股地喷射着。我张开嘴,将她的阴部整个含住,舌头不停地在里搅动着,她也了,一股股被我裹了出来,她大声着,用尽吃奶的力气将阴部顶进我的嘴里……也不知过了多久,我俩才瘫软下来。在疲劳和兴奋中她沈沈地睡去了,不知隔壁会不会也在偷听着我们这边的精彩好戏。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