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同学会

聊一聊自己的荒唐事吧,都说同学会是男人实践自己的家庭梦想,女人寻找旧时的青春回忆。或者说是怀着“家中红旗不倒,外边彩旗一条”的潜意识,从四面八方有备而来,或是成兴而归,或是败兴而去。至少我心中也有这种不够健康但是也算人性化的东西。只是一直以来未能成行,不知是幸是悲。不想在今年竟成现实。
今年3 月18号,高中同学会,依然是吃吃喝喝、开开玩笑,说个荤段子,30几个人闹到2 点多,一如从前拔营回寨。直到第二天被闹钟叫醒,头还是昏沉沉的。下午头儿安排到我和另一个同事到青岛参加招标会,又是一通折腾。直到在火车上,我把玩手机,添加着客户情况,翻看着通讯录,LZ的名字一闪而过,她也是我同班同学,上学时没少闹哭她,挺娇小的一个女生,这两年年聚会没见过,听说嫁的不错,老公是zf公务员。她家就在青岛,让她尽尽地主之谊。给老于(同学会联络人)打过去要了个号码,同事说你小子有私心啊。我说你扯吧。
下了车安顿下来,开标会在明天,我给LZ拨了过去,闲扯了几句,问她今年聚会怎么没到?LZ说孩子太小离不开。我说做起贤妻良母了,我这当叔叔过去看看。到了她住的小区,环境不错,估计房价不会便宜。上到15层敲开门,LZ一身家居服,气色不错,胸前鼓鼓的,很有料,目测c-d 不知是不是带小孩的原因(原来没这么好啊),说了几句客套话,孩子哭了起来,她赶快到卧室去哄,我也随着跟了进去。卧室正中很俗套的一张结婚照,那小子像只企鹅,LZ抱起了孩子,小家伙很白,随LZ,我发自肺腑的称赞了几句,LZ也很高兴,我说孩子的爷爷奶奶肯定当做掌上明珠喽,没想到LZ的脸色当时就变了,眼圈居然也红了,他们不喜欢女孩,我立刻愤慨地说这都什么年代了,思想还这么落后,女孩怎么了,不知是不是受到我的影响,小家伙才平息的哭声又高昂了起来。LZ说可能是饿了,拿奶瓶冲了些奶粉过来给小家伙喂(不喂奶,咪咪那么大,要的),我问怎么不用母乳呢,不更好吗,该不是为了保持好身材舍不得吧。LZ说不是,她婆婆说国外的奶粉营养更全面,看得出LZ的情绪很低落。我就岔开话题,聊起了上学时的趣事,一会功夫LZ的情绪就好起来,聊兴正浓时,我看了一下表,推说还有事要先走了,看得出送我时LZ还是有些留意的。
第二天忙公事,到下午5 点多,我给LZ去了个电话,说事差不多了,明天一早就走了。LZ说那怎么行,来一次还没请我吃顿饭呢,家里又有孩子离不开。我说要有诚意就尝尝你的手艺。LZ说好啊。到了她家,她正在厨房收拾,闲聊起来,她丈夫在机关酒场比较多,晚上基本在外边吃,孩子生下来,婆婆过来也很少,她现在是全职太太(怨妇的气息很浓啊),安慰了几句,我也打起了下手,称赞起她的弄菜功夫,看得出她很高兴,虽然嘴上说手笨笨的,不一定好吃。我说你做的我都爱吃。我靠近她的身后,说着菜的形状,说话的气息喷在她的耳朵、脖子处,感觉的到她切的不自然了,手慢慢附上她的腰,她身子震了一下,你、你别毛手毛脚的。我抱住了她,将她的脸扳了过来,吻上了她的小口,虽然隔着衣服,能感觉到她的身体在轻微颤抖,手中的奶子很软很大,一只手还攥不太住。
她说别、别,这在外边,人能看到。我不回答,只是更坚决的亲吻和揉搓,等我手沿着身体的曲线滑到三角区时,已是一片泥泞。也许是偷欢的刺激,也许是压抑的敏感,我们从厨房,到餐桌、到阳台,开始是我主动,到后来我竟然有控制不了的感觉,这一仗我射了3 次,她有几次悸动我已经记不起来了。特别是卧室中,在他们结婚照下,她的丈夫那样直勾勾的看着我,她又怕吵醒孩子,身体的反应特别大,压抑的呻吟从喉咙中发出,到8 点多我从她家出来,一口饭没吃上,腿都站着有些哆嗦。
从青岛回来的这2 个月,不时有她的电话、短信发来,幻想变成现实,彩旗猎猎作响,对我而言,又回到了开始,不知是幸是悲。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