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的

我饿了,要吃。。。。。你!


贺兰霎时心跳快速扑腾了几下,红着脸把电话丢到沙发上。


她开始很迫切地等着他的到来。


她不知道自己的如何会变的如此强烈,这是她第一次主动给他打电话诱使他到身边来,以前都是易文刻意的安排,今天,自己竟然主动要他来到身边,而没有易文的许诺。


她心里有了种的愧疚。


但是那种使那么的强烈,几乎没有一丝可能用她的愧疚以及羞耻心来阻挡它。


亮正如他所说,很快就来了。


今天似乎很特别,亮也被一种情绪所围绕,没有任何的前奏,两个人就冲动地纠缠在客厅的地毯上,不知不觉的就成了两具赤裸的野兽,两个人都特别激动,仅仅是因为今天有的感觉吗?他按住她,她湿漉漉的身体毫无阻挡地迎接了他的侵入,她蹶着雪白的臀,分外的耀眼,在接受他的亲吻的时候,她呢喃着:你这个坏蛋,我是背着他给你打电话了,我是个坏女人了。


她的表述让他兴奋,雪白的臀更让他兴奋,他充满感激地搂起她的上半身,她的双乳在他手里挤压成两块柔软的面团。身体曲扭成一个很抽象的角度,上半身往后仰着,但是下面为了迎接他的棒在臀窝那里被折成一个很夸张的角度。


我知道,我要让你快乐,你快乐吗?


嗯,你知道我是快乐的。


亮在她雪白的臀的照耀下,突然迸发了一个调皮的念头。


我知道,我知道。。。我要让你更加快乐的。。。你要吗?


我要啊,你知道我要的。。。她柔柔地看着他,一付奋不顾身的神情,眼睛里有一股柔软无比的东西。


她的柔情几乎要让他发疯。


他腾出一只手,在两人交接处涂抹着,让手里沾满了滑滑的粘液,然后调皮的涂抹在她的臀缝里,在她的菊花涂抹的时候弄得她一阵一阵不住地哆嗦。


你想要它吗?。。。她回过头来接受他的吻。


唔。。。他被她堵住嘴,说不出话来。


他抽出他的棒,那个棒变成了滑滑的亮亮的,挤在她的臀缝里很滑稽的跑来跑去。


她体贴地换了一个姿势,让他腾出另一只手,使他能把握住臀缝中间的那个秘密位置,然后顺利的滑进去。


她很恐怖地惨叫了一声,被他吻住了。


再等一等,他说。


嗯哪,我在等,你喜欢它吗?我要成你最喜爱的女人。


你是的。


他哆嗦了一下,那里太紧了,紧的他有点难受。


他等她终于适应,开始放松,宝贝,要我动吗?


你要动就动吧,你要答应我我是你最喜爱的女人。


也是文。。。你老公的吗?


不,是你 最喜爱的女人。


她呜咽着似乎感觉到一点快感了,紧紧地抓住他的手。


是的,我喜欢,我要开始插了。


哎呀,来吧,不该让它等到现在的哦。。。


亮也没有料怎么她会变成这样一只赤裸裸的母兽,她完全是一只母兽了,为而自己发情。。。他狠狠地插入又是狠狠地抽出来,棒棒顶端的快感很快凝聚,还不到平时几分之一的时间,他就感到喷射的边缘了,他不敢再放肆,放慢下来,但是此时好像贺兰被人挠了痒痒一般由慢到快地扭动雪白的臀,不及他呼救,他的汁液已经随着她的尖声发射出去了。。。。。。


两只疲惫不堪的野兽,呼呼地喘着气。。。。。。


她把脸紧贴在他的肚皮上,这样也行啊,你这个坏蛋,你试过很多吗?


没有,从来没有。


不信,你是多么娴熟啊。


多亏你帮忙!


他改不了他的痞子本色。


嗯那,我就从来没有帮过他。。。。。。她抬起脸大胆地而火辣地看着他,头发湿湿的粘在额头。


坏蛋啊,我是不是被魔鬼缠身了?你这个魔鬼!她哼哼着说。


他无语,只是搂住她,令两人汗淋淋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