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团锦簇】(02上)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二章 新工作 上

张文海回国的时候,除了几件换洗衣物几乎什么行李都没带,唯一的手机还
是他上次在中国执行任务时买的,将贺婉欣护送回公司之后,他独自坐公交来到
广益女校,和门卫交接工作。现在的门卫老周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实农民,左腿因
为车祸被截肢,平常的行动都得靠轮椅,四个月前他进城卖菜,没想到半夜遇见
了小偷,趁他熟睡之际偷走了所有财物,后来贺婉欣见他可怜,就让他在女校当
个保安,工资虽然不高但也足够糊口。

「有人吗?」张文海站在门卫室外喊着。

「你是干什么的?」老周摇着轮椅出来,「这里是女校,男人一律不能进。」

「我是来交接工作的。」

「哦,是这样,你跟我来吧。」

「我听说每个门卫干上半年就得辞职,你知道为什么吗?」

「慢慢你就懂了。」老周打开门卫室说道,「这里就是你住的地方,除了放
假,任何人进出都要登记。」

「校内师生外出也要登记吗?」

「都要登记,学校是全封闭管理,一般情况下不允许随便外出。」

「还有什么要做的?」

「每天晚上要巡查两遍,寝室楼不能进,教学楼可以进。」

「这么大的学校只有我一个人巡查吗?」

「少睡两个小时,什么活儿都干完了。」老周说道,「学校的老板是个好人,
咱们可得好好干,不能辜负人家。」

「就这些吗?」

「这些是必须做的,剩下的事看你灵活把握。」老周敲了敲腿,「我腿脚不
灵便,只能好好看着门,总觉得每天白吃白住,对不住人家。」

「既然对不住,为什么要辞职呢?」

「唉。」老周长叹一口气,「你别问了,一两句话说不清楚。」

送走了老周,张文海这才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老周留下的床好像是自己手
工做的,他需要蜷着腿才能勉强睡下,而且他也没有枕头被褥,要不是保安室有
空调,他就要直接考虑辞职了。就在张文海思考该如何解决问题的时候,突然听
到有人在敲保安室的窗户,转过头只见一名女生上身穿着露脐装,下身穿着短裤,
脚上是一双露趾凉鞋,巴掌大的小包斜挎在肩上,整个人散发着青春的气息。

「你是新来的门卫吗?我要出去。」

「理由。」张文海打开门卫室的窗户,「按照学校规定,学生外出需要有正
当理由。」

「我要出去买书。」女生说道,「明天上课要用,我上次回家忘买了。」

「姓名,班级。」张文海打开登记簿问道。

「余蓉,舞蹈二班。」

广益女校其实是职业学校,分为设计、舞蹈、空乘、模特四个大班,每个大
班又分为若干个小班,除了设计班,别的班级都对外形要求较高,所以学校里可
以称得上美女如云。虽然刚刚建立不久,但学校凭借强大的师资已经吸引到大量
外地生源,比例甚至超过了本地,为了管理方便才有师生不能随意离校的规定。

「舞蹈二班……」张文海翻着手头的资料,「你们老师是谁?」

「田小艳。」

「嗯,对了。」信息核实之后,张文海让女生签了字。

没想到女生刚走出小门没多远,又畏畏缩缩地退了回来,像是看见了可怕的
东西一样。

「怎么了?」张海文刚走出保安室,立刻就知道了原因。

校门口站着三个小混混,一人拿着一根木棍恶狠狠地盯着余蓉。

张文海问道:「他们是谁?」

「我们是龙虎帮的。」没等余蓉回答,其中一个混混说道,「她欠我们大哥
钱,说好用初夜还,没想到趁我们不备竟然跑了。」

「龙虎帮,呵呵。」张文海冷笑道,「回去跟你们老大说,让他好好上学,
别出来丢人现眼了。」

「你说什么!」小混混挥了挥手里的木棍。

「还有你们这一头红绿毛,看着跟傻屌一样。」张文海说道,「以后多看看
优秀的文化作品,少拿脑残做榜样。」

「我操!」

校门还没关上,小混混立刻冲了进来,举起木棍砸向张文海的头,但张文海
比他动作更快,飞起一脚直接踢中他的胸口,巨大的疼痛让小混混连木棍都拿不
住,直挺挺躺在地上倒气,他的两名同伴见势不妙,匆忙扶着他逃离现场。

「打发了,你去买书吧。」张海文馋起因为惊吓瘫坐在地上的余蓉。

「可是我害怕。」

「谁让你招惹他们呢?」张文海说道,「你总不能一直不出校门吧。」

余蓉小声说道:「我没招惹他们,我只是想买一部新手机,然后他在微信里
联系我……」

「不用说我也能猜个大概,对方想约炮你却以为是献爱心。」张文海说道,
「我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反正自己做的事就该自己承担后果。」

「可是我要是落到他们手里,他们会强奸我的。」余蓉楚楚可怜地看着张文
海。

「看来你心里门清嘛。」张文海说道,「这种手段不是第一次用了吧,没想
到碰上个狠的,收不了场了。」

「求求你陪我去买书吧,我保证以后不再做这种事了。」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帮你?」

「你……你是学校的保安啊。」

「学校保安保的是学校,不是你。」张文海说道,「难道你杀了人还要我替
你坐牢吗?」

「可你这么厉害,龙虎帮那些人打不过你的。」

「要不是刚才他们闯进学校,我根本就不用打,不过嘛……」张文海摸了摸
下巴,「他们老大想要你的初夜,我也觉得你条件不错,要不然你陪我睡一晚,
我帮你搞定这件事。」

「你无耻!」余蓉脸涨得通红。

「不同意你就自己出去吧。」

余蓉愣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要不我给你个选项三。」张文海说道,「你把钱还了,我保证他们不再打
扰你。」

余蓉连连点头说道:「好好好,我愿意还钱。」

「这就好办了,跟我出去。」

刚出校门,张文海就发现有人盯上了余蓉,不因为别的,只是红绿毛实在太
抢眼,带上帽子也挡不住,他领着余蓉绕了个圈,先去书店买完书,然后两人一
起出现在红绿毛的身后。

「嘿,哥们儿。」张文海拍了一下躲在墙边的小混混,「带我去见你们老大,
把钱还给他。」

「我们老大不要钱,只要人。」

「少废话,要么带我们去,要么我现在打你一顿。」

「别,别动手。」小混混知道张文海的实力,「等我给老大打个电话就带你
们过去。」

「到了,就是这里。」小混混带着张文海和余蓉来到一家黑网吧门口,「老
大在二楼包厢,我带你们上去。」

「果然是网吧,想来你们也没别的地方可用。」张文海一边嘲笑着,一边催
促小混混走快一点。

包厢里有一个年纪和张文海差不多的人,光着膀子坐在沙发上,胸前问着一
个黑色的虎头,两排喽啰分列在两侧,看上去倒也有模有样。

大哥模样的人开口说道:「我叫文涛,听说就是你一脚把我兄弟踹得站不起
来了是吗?」

「是我,不过我不是来打架的。」张文海示意余蓉把刚取的钱拿出来,「她
同意把钱还你,条件是你们不能再纠缠她。」

文涛说道:「这可不行,我要是答应了,龙虎帮的威望怎么办?」

「是啊,所以我想了新的条件,钱咱俩评分,妞咱俩一起玩,怎么样。」张
文海一把抓住余蓉,「她是学舞蹈的,身子软得很,什么姿势都摆得出来。」

「你想干什么?放开我!」余蓉惊慌失措,她没想到张文海竟然有这种打算。

「这个提议不错,看样子你也想要入伙吧。」文涛满脸笑意地说道,「看你
把这个妞带来有功,第一炮让你先打。」

「放开我!你们这群混蛋!」余蓉努力挣扎着,奈何力量差距太大,张文海
的手就像铁钳一般牢牢地将她固定在原地。

「哈哈哈,你尽力叫吧,叫得越响干起来越爽。」文涛说道,「这间屋子隔
音效果好得很,外面无论如何都听不见。」

这时张文海说道:「不过我得先确认一件事,你这个龙虎帮到底有多少人?
要是太弱了我可看不上。」

「兄弟,哥哥跟你说。」文涛走近张文海,一只手在余蓉的屁股上悄悄捏了
一把,「我们龙虎帮共有四十多个兄弟,这附近六条街都是我们的势力范围。」

「那你们平时都怎么做事?」

「那还不简单,收保护费啊。」文涛又伸手摸了摸余蓉的脸颊,「嘿,真他
妈嫩。我告诉你啊,这附近大大小小的商店,只要开门做生意,就得给咱们交钱。

「那他们要是不交呢」

「砸店啊。」文涛说道,「不瞒你说,最近我们刚砸了六家店,下个月就可
以去收钱了。」

张文海把手伸进裤兜里说道:「差不多了,就先问这些吧。」

「那咱们开始吧。」文涛淫笑着扑向余蓉,没想到被张文海一把推开,立刻
转喜为怒,「你干什么!」

「说好我来第一炮的。」

「那你倒是来啊!」文涛像是在提张文海着急,「抓着她这么久,要是我,
衣服早扒光了。」

张文海微笑着反问道:「口供已经录完了,我为什么要扒她的衣服?」

「什么口供?」

「就是这个啊。」张文海从兜里掏出手机晃了晃,「录得可清楚了,一个字
都不差。」

「你他妈耍我!」

文涛从桌上抄起一把小刀,气势汹汹地冲向二人,张文海往前走了一步,刚
好把余蓉护在身后,他左手用力劈向文涛的手腕,小刀应声而落,随后右手握拳
直冲鼻梁,文涛重重挨了一下,只觉得眼冒金星鼻血直流,用仅存的一点意志冲
身边的喽啰喊道:「上!上!打死他!」

狭小的房间不利于一拥而上,在张文海接连击倒四人之后,剩下的喽啰终于
放弃了继续打的念头,他们按照指示双手抱头跪在地上,面冲墙壁清楚地听完了
张文海的报警电话。很快,警察赶到现场,令张文海没想到的是,领队的居然是
个美丽至极的女警,虽然穿着普通的警服,但周身散发出的魅力依然不减,特别
是那一双眼睛,如同夜空中璀璨的星辰一般,让人看上一眼就难以忘怀。

女警先看了看整齐跪在墙边的小混混,又看了看地上横七竖八躺着,身体因
疼痛而不断扭动的红绿毛,一脸难以置信问道:「这是你一个人干的?」

「当然,他们都是为祸一方的黑恶势力,我手机里有录音证据。」张文海说
道,「如果需要的话,你们可以带回去,把手机卡给我留着就行。」

「不用。」女警冲他摆了摆手,「我们已经掌握了他们很多证据,这次正好
一网打尽。」

「那正好,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去了。」

「哎!等等。」女警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是广益女校的保安,她是学校的学生。」张文海说道,「我之前在美国
海豹突击队服役,你需要检查我的护照吗?」

「哦,海豹突击队,怪不得这么能打。」女警恍然大悟般点了点头,「没事
了,你们回去吧。」

「要是有什么需要,可以去学校找我。」张文海冲女警笑了笑,「要是你能
亲自去就更好了。」

返回学校的路上,张文海说道:「怎么样,这次教训对你来说够深刻了吧。」

余蓉一边点头一边揉着刚才被张文海抓疼的胳膊。

「你生我的气吗?」

余蓉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要是我不这么做,他们可不会毫无保留地交代清楚。」

「那你应该提前告诉我,刚才我还真以为你要……」

「提前告诉你,你能表现得像刚才那样逼真吗?」

「哦。」余蓉还在揉着胳膊,「你怎么想到这一招的?」

「他们是犯罪分子,不会跟你讲道理,所以我们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也就是
无论你做什么,他们都不可能放过你。」张文海说道,「这样一来就只有把他们
送进监狱,等到再放出来你早就毕业了,他们找不到你自然没办法继续纠缠。」

「谢谢你,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我叫张文海。」

「谢谢你,文海哥。」余蓉突然搂住张文海的脖子,在他嘴唇上轻轻亲了一
口,然后飞快地转身跑向学校。

张文海身高只有一米七三,对于高挑的余蓉来说亲到嘴唇并不费力,可一来
她的动作实在太快,二来张文海没有心理准备,所以除了一闪而过的柔软,别的
感觉几乎没有。回到保安室,张文海这才意识到自己睡觉的问题还没解决,傍晚
时分出去买床也不太现实,他只好用背包当枕头,在地板上凑活了一夜。

第二天上午,张文海正在保安室里熟悉学校师生的资料,一阵敲门声传来,
他习惯性地问道:「谁啊?」

「文海哥,是我。」余蓉在门外回答道。

「你怎么来了?」

张文海打开门,发现余蓉一个人站在门口笑嘻嘻地看着他,上下打量一番,
他发现余蓉并没有穿昨天的露脐装和短裤,而是换成了中规中矩的短袖T恤和米
黄色长裤,头发在脑后扎成马尾,看上去更像一个学生。

「我下课了,怕你一个人无聊,来陪你说说话。」余蓉走进保安室四处张望,
「天啊,你这里连张床都没有。」

「怎么,你要陪我睡觉吗?」张文海继续坐回去看资料,「我从网上订了床,
应该下午就能送过来。」

「今天下午开始,学校要放一周的月假,我等会儿就回家了。」

「嗯,路上注意安全。」

「文海哥,三天后是我十八岁生日,我爸妈要在家里给我办一个生日par
ty,你也来吧。」余蓉俯下身子,柔软的胸脯压在张文海的后背。

「注意点姿势,影响不好。」张文海虽然很享受,但余蓉毕竟还是个学生,
被人看到了不太好。

「我就不!」余蓉把身子贴得更紧了,双手环抱住张文海,「你肏了我啊。」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