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团锦簇】(02下)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二章 新工作 下

张文海心想,难道这就是之前门卫辞职的原因?对于艳福,他从来不会拒绝,
送上门的女人只要姿色过得去,他都会毫不犹豫地收下,然后用自己过人的天赋
给对方留下铭记终生的快感,但这次情况有所不同,张文海认为余蓉并没有经过
深思熟虑,只要给她一点时间就会冷静下来。

张文海说道:「你先放开,三天之后我去给你过生日。」

「好,这是我的地址。」余蓉在桌下留下了一张纸条,「中午十二点之前必
须到。」

送走了余蓉,张文海想要在校园里转转,作为女校里唯一的男性,哪能不好
好利用这个优势呢?要是运气好再碰上个像余蓉这样的豪放派,可就不止过过眼
瘾这么简单了。

张文海正走着,被人从身后叫住:「喂,你是新来的保安吧,老周呢?」

回过头,张文海看见了三名身穿空姐制服的女生,他回想起自己看的资料,
空乘班分为四个小班,其中浅蓝色制服配裙装的应该是四班。

「你们是空乘四班的?」张文海说道,「老周昨天就辞职了。」

「切,又走一个。」当中领头的女生说道,「慧慧,小婷,你们看他怎么样?」

「好像还挺强壮的。」左边女生说道。

「而且也年轻。」右边女生补充道。

「喂,加入孤芳会吧。」领头女生说道,「我们三个就是你的入会奖励。」

「而且全校师生你看上哪个都可以带上床。」左边女生说道。

孤芳会,这个名字张文海在美国听说过,他们是一个跨国犯罪团伙,多年前
遭受中情局特工的打击,已经销声匿迹了。再次听到这个名字,张文海倾向于相
信这只是个单纯的巧合,但他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不调查一番恐怕难以安心,
何况面前三位准空姐实在是性感火辣,单是这个理由张文海就无法拒绝。

「你们的意思是,只要我答应,就可以随便玩你们?」

「没错,只要你留在学校,我们就永远属于你。」领头的女生用力揉着另外
两名女生的胸部,三人一起发出阵阵娇吟,「怎么样,动心吗?」

张文海冲她们一笑说道:「不好意思,没兴趣。」

「我们三个不够好吗?」右边的女生嘟着嘴,一副很委屈的样子,「那你想
要田小艳吗?舞蹈二班的班主任,前几任保安可都想肏她。」

「只要你答应,今天晚上我们就把她送到你床上。」左边的女生说道,「当
然,我们三个仍然随便你玩。」

鱼饵越肥,鱼钩越大,这是张文海始终相信的道理,他基本能够确定之前几
位保安的辞职,十有八九和这个孤芳会脱不了关系,但如果和这三名女生说的一
样,全是这种香艳至极的情节,张文海想不到辞职的理由,所以这个所谓的孤芳
会背后,一定有更多内情。

「今晚就可以?」张文海做出一副怀疑的样子,「她好歹是个老师,凭什么
听你们的?」

「芳芳她爸在教育局当官,老师当然要听她的。」

张文海指着领头的女生问道:「你叫芳芳?大名呢?」

「就叫芳芳,我们都不用大名。」左边的女生拉过右边的女生说道,「我叫
慧慧,她叫小婷,你就这么称呼我们吧。」

「既然你们不用大名,怎么田小艳就要用大名呢?」

小婷说道:「她是这个学校的老师,当然要用大名。」

「也就是说你们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张文海还是套出了一些信息,「你
们是怎么进来的?」

「管那么多干嘛,到底加不加入?」意识到小婷说漏嘴,芳芳狠狠瞪了她一
眼。

「田小艳我没有见过,也对她没什么兴趣,不过你们三个倒是不错。」张文
海说道,「如果你们说的是真的,我当然愿意加入,但现在没有凭证,你们让我
怎么相信?」

见张文海快要上套,芳芳又恢复了娇媚的语气:「你想要什么凭证?」

「这个嘛,很简单。」

说着话,张文海将左手伸到芳芳的裙下,轻轻抚摸着她的大腿,丝袜光滑的
触感让他爱不释手,慢慢地向更深处探去。芳芳一边装得很享受,一边和两位女
伴进行着眼神交流,她心想男人果然都一样,略施小计就能上钩,但她没注意到,
虽然张文海的左手一直摸个不停,但右手始终垂在身侧,丝毫没有任何动作。

张文海表面上一副色欲攻心的样子,心里却明白自己可能已经处于危险之中,
他的右手之所以不动,就是为了防备有可能的突发情况。芳芳觉得张文海的左手
突然加大了力量,开始在大腿根附近揉捏起来,时不时在臀部抓一下,甚至让她
有些疼痛,她还以为是自己魅力难挡,让张文海把持不住,却不知道对方真正的
意图是想检查她的腿部肌肉,以此判断是否受过体能上的训练。

「好,我信了。」确认她们只会色诱之后,张文海将手抽了出来,「我加入
你们,什么时候可以进正题?」

「瞧你急的那样。」慧慧掩嘴微笑,说不出的妩媚,「今天晚上八点,你去
503教室等我们。」

送走三位女生,张文海不敢耽搁,他立刻返回保安室,上网搜索有关孤芳会
的情况,中文英文都搜过之后,他发现网上的信息不比他知道得更多,于是他想,
既然前几位保安都加入过孤芳会,说不定会留下只言片语,可惜他一直找到下午
六点,被前来送床的工人打断,也没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不管了,吃顿饱饭,然后去跟她们好好玩玩。」

七点四十分张文海就到了503教室,这里的布置和普通大学教室差不多,
一排排桌椅固定在地上,教室最前面是讲桌黑板和LED显示屏,三名女生还没
到,张文海便开始思考起她们的用意。作为学校保安,教学楼本来就是张文海可
以自由进出的场所,所以他判断即使有阴谋,也应该和场所无关,而是在人的身
上。

他在美国见过一些很恶劣的行为,有的人在得知自己感染艾滋病后,就开始
通过社交软件疯狂约炮,以此达到报复社会的目的。张文海并不害怕这种人,相
反他还约过几个,除了因为他有使用安全套的习惯,还因为他有特殊的基因。听
字母小组的队医说,张文海体内的免疫细胞缺少了一种蛋白质,而这种蛋白质正
是艾滋病毒攻击的靶子,所以张文海天生对艾滋病免疫。

还有一种可能是「仙人跳」,这种古老的诈骗手段在世界各地都广泛流传着,
但「仙人跳」通常只有一个女人,更何况这里是女校,总不能做到一半另一个女
人推门进来对张文海说「我们是同性恋,你要赔偿我。」之类的话吧。

想了半天,张文海也没个头绪,他不知道此时三名女生已经到了教学楼,正
在商量着什么。

芳芳从手提包里拿出一瓶药说道:「这是最新一代产品,给他吃下去两分钟
内肯定睡着。」

「还是伪装成万艾可的样子吗?」慧慧看到药品上印着枸橼酸西地那非片,
不由得叹了口气。

小婷说道:「芳芳姐,每次都要脱光衣服让人摸来摸去,干得兴起还得让人
内射,最后装成欲求不满的样子,我真觉得恶心了。」

「那还能怎么办?」慧慧说道,「上头的命令,你敢不执行吗?」

芳芳说道:「再忍一下,小婷,做完这次咱们就自由了。」

「芳芳姐,你说上头这是图什么?」慧慧说道,「费了半天劲,好不容易控
制住他们,最后什么都不做又让他们走了。」

芳芳说道:「我也不知道,反正咱们做好自己的事,别的不要多管。」

慧慧说道:「芳芳姐,八点十分了,上去吧。」

「你们迟到了。」看见三个身穿空姐制服的女生出现在门口,张文海打起了
十二分精神,「说吧,怎么罚你们。」

「主人说怎么罚就怎么罚。」芳芳媚笑着将提包放在地上,走过去用身体贴
住张文海,右手摸在他的裤裆处,「要不先让我们伺候您更衣?」

「我要速战速决,上衣就不用脱了。」张文海在T恤里藏了一根甩棍,这是
他唯一可以防身的武器。

「好吧,那我们姐妹先脱。」

「不用,制服诱惑没有制服怎么行。」张文海说道,「你们穿着衣服,肏起
来才有意思。」

芳芳隐约感觉到这次的目标和往常不太一样,但她依然对自己的魅力充满信
心,她摆出一个自认为最妖娆的姿势说道:「主人,我们接下来要干什么?」

「当然要干你们了。」张文海快速脱下裤子,将芳芳的头按了下去,「先用
你的嘴把我的小兄弟叫起来。」

「啊,好大呀。」芳芳的惊讶发自内心,她只是因为上头的命令,色诱过几
名保安,并没有见过多少男人。

中国男人阴茎的平均长度在十厘米左右,直径大约二到三厘米,张文海以前
的尺寸也差不多,在海豹突击队的时候背地里还遭到过一些嘲笑。神奇的是从他
二十二岁进入字母小组开始,阴茎仿佛进入了第二个发育期,长度增加了一倍有
余,直径更是增长了两三倍之多,组员们私下比较过,除了一名身高接近两米的
非洲裔大汉,就属张文海能够「傲视群雄」。

从那之后,张文海就认为自己在性交方面绝对拥有超能力,他的持久性和他
的军事素养一直是字母小组的传奇。当然,队医告诉过他性交时间太长并不是什
么好事,但张文海的情况很特殊,他能凭自己的意志调节时间,既可以是三十秒
缴械的「快枪手」,也可以是保持五十七分钟记录的「打桩机」,字母小组的其
他成员对此心服口服,包括工具大一号的非洲裔突击手。

芳芳努力张大嘴,却只能含住大约一半左右,感觉整个口腔都被撑满了,就
连舌头都没有多余的活动空间,她不禁有些担心,等会儿正戏开始自己会不会被
插坏。慧慧和小婷看在眼里更觉得不可思议,芳芳掌握着「深喉」技巧,有个自
称长度十八厘米的保安都能被她一口含到底,而在张文海没有完全勃起的状态下,
芳芳的嘴唇距离根部依旧有三四根手指的距离,她们现在只希望这个男人是个银
样镴枪头,否则今晚的计划恐怕要泡汤。

两分钟后张文海抽出阴茎,将一个安全套交给芳芳说道:「来,帮我戴上。」

「主人,我们都吃过药了,用不着这个。」芳芳认为安全套会降低张文海的
敏感度,让她们的计划更难以实现。

「这是我的原则,就是破处也要戴。」张文海沉下脸说道,「你要不愿意,
我自己戴。」

「主人为我们着想,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不愿意?」

事实上芳芳并没有使用过安全套,她不知道该怎么戴。笨拙的手法引起了张
文海的注意,他相信三名女生的行为并非出于自愿,而是有人在背后控制,那么
自己没必要将她们干到半死不活的地步,也许有机会收服她们,问出更多消息。

不规范的戴法会增加安全套破损的风险,张文海干脆从芳芳手中拿过套子自
己戴上,然后指着讲台说道:「趴上去。」

「主人,要不先吃一片这个吧。」站在一旁的小婷突然说道。

看着小婷手中蓝色的药片,张文海心想,难道这就是她们的目的?验证的方
法很简单,他对小婷说道:「我不需要。」

「主人,我们三个人很淫荡的,都希望你能干得久一些。」小婷的坚持足以
证实张文海的判断。

心思既然已经不在性上,张文海的阴茎自然软了下来,芳芳看在眼里,还以
为是小婷的话冒犯了他,毕竟嘲笑一个男人的性能力很容易触及他的底线,她正
在想该如何挽回局面,却看见张文海从小婷手中拿过药片,反复观察了一阵说道:
「我吃下这个会怎么样?昏迷吗?」

「这……」

「你们三个一起上,一般的男人肯定招架不住,等弄到他有心无力,你们就
骗他吃这个药。」张文海说道,「吃下去之后他会昏迷,昏迷了又怎么样呢?」

张文海看了看三人,继续说道:「对了,昏迷后你们就可以拍照,然后以此
来威胁他,一个听话的保安能干什么呢?当然是放特定的人进出学校了。」

「为了防止一个人时间太久被怀疑,所以每过半年,你们就让保安主动辞职,
并且替你们保守秘密,然后再对新来的人下手。」张文海见三女都低着头,知道
自己猜对了,「你们最好把知道的情况告诉我,也许我能帮你们,否则单凭这药
就足以让警察请你们去聊聊天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