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靓姐】(15)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15)

「今天是第一天,乖乖,首先就是得训练你说话」靓姐洗完澡,擦干上身的
水,再把毛巾交给我,让我擦靓姐的腿和自己的身体。

「汪汪」

「对,就这样,不过我现在也不太清楚生活中有什么事情是你必须和我交流
的,这样好了,你表示是,就叫两声,表示否,就叫一声,有其他意见,就叫三
声,我再酌情考虑要不要你说话」

「汪汪汪」

「可以说话,怎么这样激动啊」

「靓姐,为什么不反过来,表示是的时候只叫一声呢」

「傻乖乖啊,我考虑过,说好这几天要调教你的,怕过了火,你还来不急叫
出来」

「非常非常紧急的事情呢?」

「真是条烦狗狗,让你说话就问个不停」靓姐抓住我的下巴,把我嘴继续贴
在阴户上:「你在家里,我照顾着,有什么紧急情况,哈……哈……,就这样,
用舌头划,等等,我又有点奶奶了,张嘴接着」

「这样吧,给你个特例,呆会我会穿那条红色碎花裙,你一但钻进去,就不
受任何规则限制,有什么话对我的妹妹说吧,」

我「咕咕」的喝了两口,用舌头按住尿道口,靓姐一停,我便弯下头问:
「大妹还是二妹啊」

「停止说话」靓姐用力在我头上一拍,然后继续放尿在我嘴里靓姐尿完后,
我托着她来到衣柜前,靓姐起身,我对着穿衣镜坐在地上,头向后仰,双手支地。
靓姐叉开双腿,轻松的骑坐在我的脸上,用手分开屁股,把我的鼻子夹住,然后
往前移动了一点,让我的呼吸可以暖暖的吹在她的阴户上,然后找出那条红色长
裙,从头上套下来,把我盖在裙下「靓姐,我……」话还没说完,就被靓姐抓住
下巴贴在阴户上「今天先来试一下,看看你能不能和我的大妹交流,有话说给她
听」

我晕,这怎么交流法?就靠舌头的伸缩,发电报么?我的嘴盖在靓姐的阴户
下,鼻子贴在她的股沟里,渐渐感觉到窒息,想要挣扎时,被靓姐双腿一收,紧
紧的夹住我的头「没气了啊,乖乖,知道救命怎么说么?」

救命?sos,哦,有一个摩斯密码,是三长三短三长,还是三短三长三短
呢,我一边回忆一边把舌头伸进靓姐的花蕊中搅动,还没想出来,就被憋的不行
了,往上想把靓姐的屁股顶开,姿势不对,完全顶不动,靓姐感觉到我的挣扎,
用力的抓住我的下巴贴着阴户,鼓励到:「乖乖,好好想,答对了我就放开你」

灵光一闪,我把头使劲的后仰,鼻子从靓姐的股沟里脱了出来,刚要深深的
吸口气,又被靓姐屁股下坐给堵住,「汪」我说到靓姐丢开手,我挣脱靓姐的股
间,大口大口的喘气,靓姐在头上说到:「看来这到是个漫长的课程,好了,先
不教你,但以后,我一定要和你设计出一套全新的交流方式来,只属于你和我的,
好吗,乖乖」

完了,学英语就学了10来年,现在还没会,现在要学这种语言,闷死我算
了。我知道靓姐虽然外表温柔,但很有想法,决定了的事情轻易不变,看来有得
我的苦头吃了「乖乖,快穿衣服,下楼买早点,姐姐换件衣服,今天带你出去玩」

「啊?不在家里玩吗?」

「呵呵,老是在家里,你不气闷啊,今天天气很好,我们出去玩一圈再说吧,
想去哪」

「我啊,我想去……」话还没说完,靓姐臀部往下一压,直接把我压的躺在
地上,我刚想再说,发现靓姐已经站了起来,裙子离开了我的头部,忙及时闭上
嘴,想想不甘心,再「汪」「汪」的叫了两声「乖乖真聪明」靓姐伸出左脚在我
嘴边,让我吮吸她的脚指,一边说到:「姐姐知道你想去哪玩,姐姐会带你去的,
但你记住,必须是我让你说话,你才能说话,现在起来,马上去买早点」

当我下楼买了豆浆和包子上来,靓姐已经换好了衣服,站在镜子前化妆,她
今天穿的是一条简单的白底绿花的及踝长裙,不得不说靓姐的身材很好,一件很
一般的衣服上了她的身,也能变的让人赏心悦目,我一边暗自观赏,一边在桌上
摆好碗筷,然后叫了声:「汪汪」,等靓姐过来吃早饭靓姐走过来坐下,把我面
前的豆浆端开,说到:「今天开始,我要限制你喝水了,你只能喝我给你喝的,
如果喝水没经过我的允许的话,我就要处罚你」

我「汪」「汪」的叫了两声表示抗议,靓姐没理我,没办法,只好把包子干
咽下去「快去刷牙,你记着哦,要是被我发现你偷喝水,哼哼……」

「玩」了整整一上午,我累的不行,真不知道女人为什么这样喜欢去看那些
本不属于自己或至少不在购买计划内的东西,靓姐牵着我逛了好几个商场,在每
个衣饰店里搜查炸弹一样挑来选去,结果到了中午也没买几件衣服,到是给我买
了条纯白色的衬衫,对我说:「来,我们买套情侣装」

我左右打量,楞没发现这白色的衬衫能和靓姐的长裙配上颜色,靓姐看出了
我的怀疑,附在我耳边说了句:「我的内裤可是白色的哦」,一句话,勾得我脸
通红。

我坐在那排试衣间前的长凳上,手拿着小半瓶2升装的雪碧,和一帮垂头丧
气的男士无聊的等待着,靓姐打开门露出个脸对我说到:「乖乖,进来帮下忙」

帮忙?我左右看了看,周围的人毫无反应,有的人抬头看了看我,露出一副
了然、理解的神情,可惜他们不知道我是进去帮什么忙,不然……

钻进窄小的试衣间,和靓姐面对面站着,靓姐附在我耳边悄悄说到:「乖乖,
一上午没喝水了,渴坏了吧?姐姐给你水喝」

大姐,这可是公共场合啊,我想反对,被靓姐压下我的肩膀跪坐在地上,脸
贴着靓姐的裙子,鼻子正顶在靓姐的大妹上,芳香的气息浸入我的大脑,让我被
催眠一样心跳不已,不管了,反正我也真渴得厉害,我仰头看看靓姐,靓姐分析
着我的想法,嫣然一笑,叉腿迈过我的膝盖,翻裙将我罩在下面,不会有吞咽声
传出去吧,我左右打量了下薄薄的长裙,但当我仰头向上,闻到那白色的内裤里
熟悉的味道,所有的疑虑全也顾不上了,我用手脱下靓姐的内裤至大腿处,头从
后仰面钻了进去,再把内裤反手往上提,将我的头裹在靓姐的大妹上,真希望自
己的身体全部消失,就留下一个头部,被靓姐的内裤兜在里面,这样一辈子紧紧
贴着靓姐。

正想着,头被靓姐一拍,我忙伸长舌头,划开靓姐的阴唇,然后嘴唇张大,
紧紧贴住,再把舌头一顶后缩回,靓姐的尿液跟着「丝丝」的射入我的口腔里,
不及细品,我大口的喝着,这次的尿很长,听着靓姐轻轻的呼吸,鼻子感觉的到
靓姐的小腹随着她的呼吸微微的起伏,靓姐手慢慢的摸着我的头,给我抚摩的奖
励。当尿流变细,我嘴里有了空间,我就合小嘴唇,含着靓姐尿道口轻轻的吮吸,
靓姐夹着我脸的大腿肌肉慢慢放松,她正放松自己,让我把她的余尿吸咽下去,
这种感觉对于靓姐来说——「简直就象在哺育我的孩子吃奶一样有满足感」,对
我自己来说也差不多,靓姐的尿温热,有淡淡的咸甜味道,很好喝,也很解渴,
当尿流止住,我再含着靓姐的阴部等了一下,靓姐顿了顿,尿道口再鼓了一下,
却没有尿液再落下来,看来这次尿的相当干净,靓姐满意的夹了下我的脸,我忙
用舌头清理干净靓姐的下身,然后再从靓姐的胯下钻出来站起,「喝够了吗?」

「汪汪」,我轻轻的回应着「那就出去吧,等等」靓姐在我嘴里塞了一颗口
香糖走出试衣间,对面坐着的人没有丝毫的怀疑,到是有一个漂亮的姑娘抱着衣
服站在不远出,见这边开了门,忙走过来,疑惑的看了看我俩后钻进去试起了衣
服「希望里面没有留下什么味道」我在心中想。

我和靓姐应该算是完美的一对,虽不知道如何用社会的礼法定义我们之间的
关系,有点变态,但却不违背道德的基准——不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
上;事实上从我们的这种关系建立之后,我和她都从中得到了极大的快乐,因为
我和她性格互补,也都能从对方身上找到满足和安慰;最重要的是,我们也没有
因这种关系给任何人带来不快。

靓姐坐在床沿看着书,对我说:「你身上有种类于中国几千年延续下来的奴
性,不过仅仅是类于,你的奴性不是屈服于独裁的强迫式控制,甚至这种强迫会
适得其反,让你表现出桀骜和叛逆的一面;我想这是因你的童年生活太过无聊,
少人陪伴而致。你的顺从只建立在被自己认可的对象上,比如说我。事实上你是
因为逃避孤独而期待被控制。这心态应该很常见,特别是我们这一辈人中;但限
于礼法的偏见,大多被他们自身压制住了,能挖掘出来的不多。所以你认识我,
算是你的运气,对吗?对吗?」靓姐一边问,一边用下体在我嘴上前后的擦了两
下我的嘴被压在靓姐的下体里,「嗡嗡」了两声,懒得说话,也懒得思考,毕竟
很多事情跟着感觉走更好一点,比如在作爱的时候,你若非得把所有的接触用力
学或生物学的理论来分解分析,何有快感之言,到不如闭上眼享受了再说,我爱
靓姐,我喜欢用嘴去满足她,这就够了。

我是横躺在床上,枕着枕头,腿抵着墙倦起,靓姐在我大腿面放了个靠枕,
舒服的靠在上面,屁股坐骑着我的脸,阴部正向前贴着我的嘴,腿贴着我的耳朵
放在地上,我用鼻子对着靓姐的阴核轻轻的呼吸,舌头慢慢的在靓姐阴道里勾画,
什么都不愿去思考,只想就这样呆在靓姐的胯下,直到时间的尽头靓姐看书看得
高兴了,就给我念上一段,突的又把臀部往前一压,说:「接好」,跟着,一股
尿液就排进我的嘴里其实我对尿液并无心理上的抵触,小时候懒床,若被尿憋醒,
往往拿自己的水杯到被窝里放上一股,第二天早上倒掉洗洗,同样用来喝水,有
次好奇,也喝过一口,尿骚味太大,没喝得下去,在第一次接触靓姐的尿液时,
被那淡淡的尿味骗了,还以为女孩子尿出来的尿本来就是这个味,很好喝。等到
第二次喝的时候才知道上当,多试了几次后才找到规律,其实尿液只是人体的新
陈代谢,不同于奶水,吃得咸了,尿就自然很咸,喝水多的话,尿就淡的和白水
一样,若喝的含糖精饮料,尿里会有丝丝甜味等等。不过刚开始接触靓姐的尿液
时,如果喝得太多,胃会很不舒服,毕竟尿是碱性的,会导致胃凉,但当习惯后,
这症状也就消失了。

靓姐很享受在我嘴里排尿,有一次,靓姐含着我的小鸡鸡时,我也想试试尿
尿到靓姐的嘴里,靓姐看出了我的想法,或者是安慰,或者她自己真的想尝试一
下,她用手托着我的两颗睾丸,嘴巴轻轻的含着我的鸡鸡吞下去,耐心的等了很
久。我抱着靓姐的头,始终无法放松自己的精神,等到后来,靓姐含得累了,用
舌尖在我鸡鸡的根部一扫,酥麻的感觉直冲头顶,我一下就硬了起来,这样更排
不出来了。靓姐在我屁股上用力给了一巴掌,开始为我口交,看来我注定无法体
会到在别人嘴里尿尿的快感了。而靓姐为什么在我的嘴里尿得出来,大概是因为
男女构造不同吧,但其他女孩也能行吗,我不知道(其实,很快我就知道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