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出租】(24)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二十四、晓洁:建国,我赔偿你

建国在电话里焦急地询问着。

晓洁却呆住了,一时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小莉,怎么了,接了电话,却又不说话?你在那儿?」

怎么办?怎么回答呢?晓洁心慌了,觉得有点左右为难。

要诚实告诉建国吗?告诉他,他的老婆现在就在她家里,正在床上和她的老
公达明作爱哩。

这么一说,建国一定马上赶来捉奸,事情就大条了。

要向建国说谎吗?但要撒什谎,才不会惹出事情,而且,还能够让眼前的难
题圆满解决呢?晓洁很快速地在脑中想了一遍,最后,终於下定决心。

她拿着电话躲到客厅的角落里,用手半掩着手机,低声喊了一声:「喂,建
国。。。。。」

「是你吗,小莉?」

建国急着问。

「不是,我是晓洁啦。」

晓洁低声回答。

她不敢大太声,怕被楼上的达明和小莉听到。

「晓洁,怎么是你接电话?小莉呢?她怎么不接电话?」

「小莉在我这儿,她喝醉了,你赶快来接她回家。」

「喝醉了?在你那儿,是吗?好的,我马上过去接她。。。。」

建国果然很疼老婆,一听小莉喝醉了,马上表现得很焦急。

不过,建国好像马上想起了什么,他接着问道:「但是,但是。。。。我听
说你最近都住在进益大哥家里,所以,你们现在到底是在那儿?」

被建国这么一问,晓洁突然觉得有点难为情,虽然电话里看不到她的表情,
但她还是羞红了脸,低低回答:「是的,我们并不是在我和达明的家里,而是在
进益大哥家里,你别跑错地方了。」

「奇怪了,小莉去进益大哥家干什么?」

建国显然很疑惑。

「她是来看我的,我请她喝酒,结果,她喝醉了。好了,别说了,赶快过来。」

说完,晓洁急忙挂掉电话,她怕再说下去,可能就会露出马脚。

好了,我也要赶快赶回进益家里,还好,从这儿到进益家,要比建国从他家
到进益家近得很多,所以,我回到进益家后,还可以有很充足的时间准备。

晓洁心里这样想着,一面把手机偷偷放回到茶几上,一面快步向大门走去。

在她背后,小莉的淫声浪语清清楚楚地从楼上传下来。

「呀。。。。呀。。。。哥。。。。达明。。。。哥。。。。好深。。。。

哥。。。。插得好深。。。。插到妹妹的小穴心里了。。。。。哦。。。。
哦。。。。哥。。。。你顶得好用力。。。。妹妹要被你干穿了。。。。哦。。。。

我要死了。。。。哥。。。。「

但晓洁这时候听了,已经不像先前那样充满嫉妒心,也不再还想要上楼去跟
她争回达明,反而在心里祝福她,也祝福自己的老公达明。

好好享受吧,小莉,这是你应该得到的,感谢你照顾我老公,这几天辛苦你
了。

还有,达明,我的好老公,加油,你好棒,竟然能够把小莉这骚货干得哇哇
叫,太好了,干死她,这阵子我不在家,没有尽到作妻子的责任,就让小莉代替
我吧,好好干她,就像你在跟我作爱那样。

致於我自己,我决定要帮你们一个小忙,让你们能够安心享受这个夜晚,但
在此同时,我也要採取行动,让我今天这个晚上能够跟你们一样精彩。

心里这样想着,晓洁迈开大步,向外走去,把楼上传来的淫声浪语抛在脑后。

XXXXXXXXX

建国匆匆忙忙赶到进益家,按了门铃。

前来应门的是晓洁。

一看到晓洁,建国不觉眼睛为之一亮。

晓洁居然穿着一件粉红色的薄纱睡衣。

这时,客厅天花板上的头顶吊灯没开,只开着客厅角落的一盏落地台灯,灯
光昏黄,很有浪漫气氛。

这样浪漫的灯光照在晓洁背后,背光照出晓洁全身身影,而站在门口的建国,
从晓洁正前面看过去,她身上那件薄纱睡衣,马上成了透明装,露出睡衣里面一
具曼妙的女性胴体。

建国马上看出来,晓洁在睡衣里面是真空的,他首先看到一对坚挺、浑圆的
乳房,往下则是细细的纤腰,再下面是一双修长美腿。

最吸引建国眼光的是,上面双乳上的两颗突出的黑点,以及修长双腿之间隐
约可见的一团黑色阴影。

天呀,这是多么诱惑人的美景!建国看呆了,站在门口,不知所措。

晓洁红着脸,露出娇笑,上前握住建国的手,笑着说:「建国,你来了,快
进来呀,怎么站在那儿发呆?」

这时飘进建国鼻中的是一阵淡淡的香水味,更让他觉得意乱神迷,迷迷糊糊
的被晓洁拉进客厅。

「来,建国,快坐下来,先休息一下子,你急着赶过来,一定很累了。」

晓洁招呼建国在沙发上坐下来。

建国发现,客厅里除了晓洁,并没有其他人。

沙发前的小桌上,则摆着一瓶已经开封的威士忌,还有两个杯子。

建国问道:「晓洁,小莉呢?你不是说,她在这儿吗?怎么没看到她?还有,
进益大哥呢?怎么也没看到他?」

晓洁没有回答,只是神秘一笑,在建国旁边坐了下来,拿起威士忌,在两个
杯子里倒满了酒。

晓洁两手各举起一个酒杯,把其中一个酒杯凑到建国面前,娇笑道:「建国,
好久不见,先喝一杯吧,我乾了。」

她举起自己手中的杯子,仰头一口喝下杯中的酒,然后身子靠在建国肩上,
抬头妩媚地看着建国。

建国彷彿着魔一般,接过酒杯,也仰头一口乾掉。

满满一杯烈酒下肚,建国顿时觉得浑身发热,情绪不知不觉兴奋起来。

晓洁乘胜追击,又把酒杯倒满,笑着招呼:「来,再陪我喝一杯。」

她举杯再度喝乾,建国也跟着喝了一杯。

一口气连喝两杯,建国虽然开始有点酒意,但还是不忘追问:「小莉呢?进
益大哥呢?」

晓洁把头枕在建国肩上,一幅不胜酒力的娇态,她嘟着嘴说:「进益有事去
了台北,明天才会回来,小莉。。。。她其实不在这儿。」

「不在这儿?你刚才在电话里不是说她在这儿,并且喝醉了,你骗我?」

建国问道。

「没错,我是骗你的,就是要把你骗来这儿,哈,哈。」

晓洁如此说着,并且抬头对着建国傻笑着,一幅耍赖的模样。

看着晓洁有如小女孩般的撒娇模样,建国突然有点心动,忍不住替自己倒了
一杯酒,不等晓洁招呼,自已举杯就一口乾掉。

三杯烈酒下肚,建国胆子大了起来,他大声问道:「小莉不在这儿,那她在
那儿?」

晓洁这时已经把整个身体贴在建国胸前,伸出手指在建国胸前轻轻画着,低
声说:「傻瓜,她在我家呀,就在我和达明的家里呀。」

听到晓洁这么说,建国大概猜到这是怎么回事了,但他还是忍不住追问:
「在你家里,她在那儿干什么呀?」

晓洁红着脸说:「是我拜託她照顾达明的,所以。。。。所以。。。。她现
在正在我家里照顾我老公呢。」

建国心里一酸,急着问:「她在照顾达明,怎么照顾法?现在这么晚了?」

晓洁好像故意要刺激他,竟然说道:「当然是在床上照顾了。」

建国问:「你怎么知道?你看到了?」

晓洁点点头,说道:「是的,我看到了,亲眼看到的,我跟你通电话时,我
正在我家里一楼客厅,小莉和达明在二楼卧室里。我偷偷回去的,没有打扰到他
们,他们不知道我看到了。接到你的电话后,我就赶回来这儿。」

建国心有不甘,有点不高兴地说:「怎么这样,小莉替你照顾达明,结果,
照顾到床上去了,那我岂不是太吃亏了?」

晓洁突然紧紧抱住建国,在建国耳边挑逗地低语:「建国,不要生气,我现
在就赔偿你,好吗?」

建国脑中轰然一响,虽然从刚才一进门,晓洁的种种表现:她的薄纱睡衣,
她的暧昧亲热动作,并且一再灌他喝酒,让他隐隐知道知道,今晚在这儿肯定会
发生什么事,但亲耳听到晓洁如此明白的表示,还是让他有点儿吃惊。

尤其在他的印象中,晓洁一直是他们六人死党中的小妹妹,一直是清纯、害
羞的,即使后来跟达明结了婚,成了人妻,也一直表现出单纯、贤慧的人妻形象,
怎么今晚好像突然变成风骚人妻?还在拼命勾引他?难道是?听小莉说,为了报
答进益大哥慷慨送了一百五十万元替达明解决生意危机,晓洁把自己「出租」

给进益,难道是在这一个多星期的租期里,晓洁已经被进益调教成如此风情
万种的人妻?很有可能,看看眼前的晓洁吧,整个人已经瘫软在建国胸前,睡衣
只是薄薄的一层细纱,有穿等於没穿,美丽胴体贴在胸前,让建国感受到阵阵温
热,给他带来又香又滑的快感。

晓洁动作越来越大胆,她伸手抱着建国,因为喝了酒而呈现潮红的秀脸紧贴
着建国的脸颊,香唇在建国耳边微微娇喘,一缕缕夹杂着酒气的香气喷在建国耳
边,让建国心痒难耐。

面对晓洁的挑逗,建国也跟着大胆起来,他不再客气,把晓洁紧紧缕住,双
手开始抚摸着薄纱睡衣下的那双美乳。

他低声问道:「赔偿我?怎么赔偿呢?」

晓洁在建国耳边低声娇嗔道:「小莉怎么照顾达明,我就怎么照顾你。」

建国乐了,他说:「哦,那小莉是怎么照顾达明的?」

晓洁娇声说道:「想要知道吗?来。。。。。」

说完,她主动送上香唇,吻着建国,香舌像条灵活的软蛇,伸入建国口里,
在里面搅弄着,和建国的舌头纠结着。

一面吻着,晓洁一面快速脱下建国的上衣、解开他的皮带,褪下建国的长裤
和三角裤。

建国的鸡巴应声弹出。

建国也没闲着,他很快脱掉晓洁那件薄纱睡衣。

浪漫灯光下的客厅里,马上出现两条紧紧抱在一起、热情亲吻的赤裸裸肉虫。

两人吻得天昏地暗,几乎忘了四周的存在。

不知过了多久,晓洁方才放开建国,把建国推倒在沙发上,她转过身子,低
头向着建国下体,她的屁股则落在建国脸上。

晓洁这时方才第一次清楚看到建国的大鸡巴,她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脱口娇呼:
「呀,好长。。。。建国。。。。你的。。。。。好长。。。。」

说着,晓洁伸手握住建国的大鸡巴,十分高兴地爱抚起来。

没错,晓洁第一眼看到,就觉得建国的鸡巴特别长,因为在她目前为止见到
的三根鸡巴中,这根是最长的,比进益和她的老公达明的,都要长。

建国的鸡巴虽然长,但没有进益和达明的粗,所以,看起来是有点细长,像
根棍子,十分可爱。

晓洁握住这根长鸡巴,开始套弄起来,同时也很快发现它的另一个特点:又
硬又热,这可能跟建国平常经常劳动搬货,身体特别强壮有关系。

现在,可能受到酒气的影响,这根鸡巴不但又硬又热,甚至有点微微发红,
所以,这更像是一根发烫的铁棒了。

晓洁用手套弄了一会儿,忍不住张口将它含住,开始吞吐起来,但因为太长
了,稍一用力,鸡巴头就顶到晓洁的喉咙了,十分刺激。

建国鸡巴被含,舒服得「呀」地大叫一声,一抬眼,眼前赫然出现一朵鲜花,
那就是晓洁的小穴了。

这朵鲜花此刻好似被雨水淋湿一般,花辫上点点汁液,那应该就是晓洁的淫
水了,看来,这位骚女人已经动情。

晓洁用力地吞吐着口中的长长鸡巴,头部一上一下动个不停,连带她的屁股
也前后挺动,带动那个淫水涟涟的小穴在达明眼前不停地前进后退着。

建国看着看着,终於忍不住伸手扶住晓洁的大屁股,用力把它往下一拉,小
穴马上落到他嘴上,他先是用嘴唇抵在小穴上,用力满满地吸吮着,把淫水一口
一口吸进口中,然后吞下肚。

接着,他的灵舌出动,伸进了晓洁的淫穴内,又刮又舔,在小穴内任意搅动
着。

晓洁被如此一弄,简直爽上了天,她真想大叫,但因为中中被建国的特长鸡
巴塞满了,所以,只能一边继续吞吐,一边发出模模糊糊的「哦。。。。哦。。。。
哦。。。。」叫声。

两人你舔我含,努力着要带给对方最大的快感和幸福感觉,一时之间,在客
厅昏黄的浪漫灯光下,两条肉虫相叠在一起,纠结着,蠕动着,吸吮声、吞吐声、
低沈的淫叫浪啍,合成一首最暧昧的交响曲。

不知过了多久,最先忍不住的是晓洁,她吐出建国的鸡巴,翻身来到建国面
前,再度献上香唇,热情无比地吻着建国。

晓洁上面和建国亲吻在一起,下面则是小穴紧紧贴在建国的鸡巴上,摩擦着,
大量的淫水把两人私密交接处弄得一片泥泞。

晓洁好似欲火焚身一般,全身发软发热,整个身体粘着建国,嘴里娇喘吁吁,
不住催促着建国:「给我。。。。建国。。。。给我。。。。快。。。。快。。。。
给我。。。。」

建国当然知道晓洁要什么,但他很难得看到一个女人──尤其是像晓洁,原
来很羞怯、纯真的一个人妻──表现得如此风骚、飢渴,所以,他虽然也同样心
急了,但还是忍不住要捉弄一下晓洁。

「给你?给什么呀?晓洁?你要什么?」

建国这样问着,故意装傻,任由晓洁在他身上蠕动,他却动也不动。

晓洁真的急了,她伸手捶着建国的胸膛,娇声轻骂着:「讨厌啦,建国,给
我,给我啦,人家。。。。人家。。。。要你的。。。。你的鸡巴啦。。。。给
我。。。。快给我。。。。进来。。。。插进来呀。。。。」

建国发觉,晓洁真的急了,竟然连「鸡巴」都说出来了。

他哈哈一笑,抱住晓洁,猛地一翻身,把晓洁压在身上,一把把她的两腿分
开来,然后扶着自己的鸡巴,对准晓洁的小穴开口,屁股一沈,龟头分开穴口,
鸡巴一路插了进去。

建国这根坚硬火热的长鸡巴,把晓洁的小穴塞得满满的,带给她饱满和温暖
的幸福快感,同时也把小穴内的淫水都挤了出来。

鸡巴龟头很快就来到小穴最深处,紧紧顶住穴心子。

这一顶,刺激得晓洁全身猛地一个颤抖,从头到脚一阵酥麻,舒服至极。

虽然龟头都顶到最深处了,但建国的鸡巴并未完全插入,还有一截留在小穴
外面,因为建国的鸡巴太长。

建国当然知道自己的鸡巴并没有完全插入,但也知道是自己的东西太长,所
以,在龟头顶住穴心一会儿之后,他就把鸡巴往外抽出、再缓慢插入,开始了连
续的抽插。

这样的抽插很快带起晓洁的快感,很快把她推到接近激情的高峰,惹得她开
始发出「呜。。。。呜。。。。」

类似哭泣的低声淫叫,身体忍不住像蛇一样的蠕动起,屁股也一起一落地迎
合建国的抽插。

所有这些鼓励了建国,让他的抽插动作越来越顺,越来越快,也让他自己享
受到越来越高涨的快感。

但晓洁却很快觉得不够瘾。

过去一个多礼拜来的频繁性爱,已经养大了她的胃口,尤其是今晚,在看到
自己最好的闺蜜和自己的老公在床上的表现后,给她带来很大的刺激,现在她需
要更疯狂、更激烈的作爱来填补她的欲望和肉体须求。

她紧紧抱住建国,屁股不住往上挺,想要让建国插得更深。

她嘴里开始发出惊天动地的呼唤:「哦。。。。哦。。。。建国。。。。插
快点。。。。快。。。。用力插进来。。。。尽力往里插。。。。。插死妹妹好
了。。。。用力。。。。快。。。。快。。。。。再插深一点。。。。哦。。。。
哦。。。。」

本来担心自己鸡巴太长而不敢全力插入的建国,听到晓洁的连番催促后,明
白他今晚遇到了一位极度欲求不满的人妻了,好吧,既然这样,我就不客气了。

於是,建国深深吸了一口气,先是把鸡巴抽出到一半,然后屁股重重往下、
往前一挺,坚硬、火热、长长的鸡巴杀气腾腾地再度插进晓洁淫水泛滥的小穴里。

鸡巴龟头很快就来到小穴尽头,抵住小穴最深的穴心,但跟前几次不一样的,
龟头并没有就此停下来,而是继续有力、快速的前进,一下子冲开穴心和子宫颈,
几乎冲到子宫里。

「呀────」

晓洁发出一声淒厉的叫声,这刺激太惊人了,建国的长鸡巴一下子冲进到她
最私蜜部位的最深处,是从来没有一根鸡巴到达的,所以,这样的刺激是空前的,
空前的刺激,带来空前未有的最强烈快感。

晓洁的叫声还未停下,她也还正被这空前的刺激包围的同时,建国已经把鸡
巴抽出,然后以更快、更有力的动作再度插入,同样再度一口气插进到子宫中。

在酒精和晓洁淫声浪态的刺激下,建国似乎杀红了眼,一下接一下发动这样
的无情进攻,把晓洁送上从来未曾经历过的连番顶峰高潮。

「呀──呀──呀──」

晓洁已经毫无招架之力,被建国插得死去活来,连淫叫声也发不出来,只是
发出这样连绵不绝的呀呀声。

受惠於平日的经常劳动,建国的体力特别好,一发威起来,一口气就连续抽
插了几十下,而且一次比一次猛,每一下都直捣小穴最深处。

面对如此强烈的刺激,晓洁很快承受不住了,她突然发出「哦──哦──哦
──」的连声大叫,紧紧搂住建国,屁股猛然往上挺,两脚抬起,交叉夹住建国
的屁股,一方面让建国的龟头紧紧抵住她的子宫口,一方面不让他的鸡巴退出。

晓洁全身一阵颤抖,小穴也紧急颤抖、收缩,把建国的鸡巴紧紧锁住,颤抖、
收缩的穴壁,则像柔嫩的美女玉手,一下接一下按摸着建国的鸡巴。

接着,一般淫水从小穴内倾泻而出,浇湿了整个小穴和鸡巴。

建国觉得自己舒爽得好像置身在天堂,一阵阵酥麻、韵动、潮湿、柔滑的快
感,从他的下体传遍全身,一阵冷颤更从他的脊体上方向下传来,他忍不住一阵
发抖,舒服得差点就射出精,还好,他毕竟够强壮,硬生生把想要射精的感觉压
了下去。

但晓洁可不行了,她潮吹了,淫精大量泄出,全身一阵舒软,脸色苍白,呼
吸微弱,似有若无,手脚力量全失,双手双脚全部松开,整个身体瘫软有如一团
烂泥,无力挂在建国身上。

看着娇软无力的晓洁媚态,建国觉得十分怜惜和骄傲,没想到首次出击,就
把晓洁这位人妻干昏了。

建国压在晓洁身上,搂着她,两人就这样抱着休息。

休息了大约十分钟后,晓洁终於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她仍然觉得浑身无力,但精神却很好,潮吹的极度快感还残留在她身上,让
她回味无穷。

她不自觉地挪动了一下身体,想要舒发一下体内的感。

这一动,也惊醒了压在她身上建国,建国也不自觉的跟着挪动了一下。

「哦──哦──哦──」

「呀──呀──呀──」

两人不约而同地发出惊呼,因为,建国的鸡巴这时还插在晓洁小穴里,而且
依旧坚硬、挺直和火烫。

两人这么同时一动之后,建国的鸡巴又在晓洁的小穴里跳动了一下,而晓洁
的小穴穴心又再度被建国的龟头顶了一下,整个人又再度酥软起来。

建国本来就还没有射精,现在又经过这短暂的休息,精神和体力甚至恢复得
比先前更好,在发现晓洁已经清醒之后,他的色心再起,鸡巴开始蠢动起来。

晓洁也同样再度春心荡漾,也再度挺起屁股迎合着。

但在建国抽插了五、六下后,晓洁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她抬起两脚夹住建
国的屁股,不让建国继续挺动。

抽插得正高兴的建国,突然被晓洁阻住动作,不禁怀疑地看着晓洁。

晓洁被看得很不好意思,红着脸娇嗔道:「建国,停一下,我们。。。。我
们不要在这里啦。。。。到。。。。房间去啦。。。。」

建国明白了,晓洁想要换到房间床上再干,的确,沙发空间太小,刚才虽然
在沙发上干得很高兴,但如果换到房间床上,那就更爽了。

建国明了晓洁的意思,於是开始挺起屁股,想要把鸡巴从晓洁小穴中抽出,
然后从沙发上站起来。

但晓洁两脚却还是夹着建国的屁股,而且夹得更紧了,丝毫没有要让建国抽
出鸡巴的意思。

建国再度疑惑地看着晓洁。

晓洁红着脸,娇羞无比地低声说:「建国,不要抽出来,你就这样子抱着我
到房间去。。。。」

太好了,这骚货一刻也离开我的大鸡巴呢,好吧,这太容易了。

建国把晓洁面对面抱在胸前,让她两脚交叉夹在他的腰部,然后他稳稳地站
了起来。

晓洁这时就像一只懒猴,整个人懒懒地挂在建国这棵大树上,让建国抱着她
向卧室走去。

建国一身结实的肌肉,让晓洁觉得很有男子气概,也很有安全感,但最要命
的是建国坚硬火热的鸡巴此刻正朝上挺立着,而晓洁就等於坐在这根鸡巴上,长
长的鸡巴插在她的小穴内,支撑着她的身体不致落下。

在不动的时候,建国的长鸡巴龟头就已经刚好抵在小穴最深处的穴心上,等
到一走动,晓洁的身体微微下坠,长鸡巴马上一下子从穴心口刺进晓洁的子宫内。

建国就这样抱着晓洁朝卧室方向走了几步,这也表示,长鸡巴一连几次从穴
心刺进晓洁子宫内,把她刺激得「哦哦」叫个不停。

晓洁被刺激得欲火高涨,她仰脸朝上,伸手到建国脑后,把建国头部往下拉,
红唇碰上建国的嘴唇,主动索吻,疯狂地吻着建国,香舌如灵蛇般闯进建国口中,
勾住建国的舌头,死命地吸吮着建国的口水。

建国停下脚步,尽情享受着晓洁的热吻,同时用手扶着晓洁的屁股,用力把
晓洁屁股往上带,再让它落下,於是,晓洁的小穴就一上一下地享受着建国鸡巴
的抽插。

这对裸身抱在一起的男女,就这样子走走停停,一面热吻不断,一面进行着
「懒猴上树」式的站立性交,淫荡极了。

短短的一段距离,竟然走了好久。

好不容易,终於进入卧室了。

建国正准备把晓洁放在床上,晓洁突然红着脸说道:「建国你。。。。你躺
在床上。。。。我。。。。我要在上面。。。。」

建国微微一笑,他仰面在床上躺下,让晓洁坐在他身上。

晓洁喜形於色,很高兴地调整好姿势,开始在建国上面耸动起她的屁股。

晓洁要求在上位,主要是她发现,建国的鸡巴太长,不断插进到她小穴的最
深处,并且更深入到她的子宫,这固然极其刺激,能够带来最大的快感,但长时
间下来,这可是有点难以承受,尤其是现在时间还早,如果一直这样干下去,她
非被干死不可。

现在,换成她在上面,由她掌握了主动权,鸡巴在她穴内的抽插,要快要慢,
要深要浅,她都可以自行控制。

於是,晓洁开始主动、舒适地享用起这根鸡巴来,但见她半蹲在建国身上,
起起落落地挺动她的屁股,让已经塞满她小穴内的鸡巴开始进进出出她的小穴。

她先是缓缓挺动,让鸡巴在她小穴内前进后退抽插,鸡巴棒身一下接一下摩
擦着柔嫩湿滑的穴壁,带来又酥又麻的快感,也刺激得大量淫水不断流出,浸湿
小穴和鸡巴。

接着,她稍微重重地往下一坐,让鸡巴龟头一下子顶到她的穴心子,稍微停
留一下,她再挺起屁股,让鸡巴稍微退出。

晓洁就像个顽皮的小女孩,欢欢喜喜地玩着这种屁股坐下、起来的游戏,引
导着建国的鸡巴替她小穴带来最大的刺激和快感,乐得她身心都陷於极度快感中。

建国也同样舒爽上了天,他快乐的躺在床上,连动也不用动,就有个绝妙无
比的美穴在他的鸡巴上套动着、摩擦着,龟头还不时顶在一个柔嫩致极的穴心上,
大量的淫水不停地流出、淋在他的鸡巴上,使他觉得自己好像置身在一个又湿又
滑、又酥又麻、又紧又密的天堂里。

他仰头往上看。

赤裸着身体的晓洁在他上面美妙地挺动着,一双美乳随着每一次的挺动而上
下跳动,显示出最迷人的曲线,惹得建国忍不住伸出手,一手抓住一粒美乳,轻
轻按摩起来,还不时用两指夹住粉红色的乳头,揉捏逗弄,弄得晓洁娇喘连连。

晓洁的屁股挺动越来越快,幅度也越来越大,大起大落,在她重重坐下时,
本来还露在小穴外一大截的建国的长鸡巴,一下子全力冲了进去,突破穴心,冲
进她的子宫。

这一撞,再度带给晓洁爽到最内心的快感,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原来不想
再让建国插得这么深的戒心崩溃了,现在,她极需要这样的快感源源不断地出现,
让她爽上天。

於是,她疯狂了,嘴里发出「呀──呀──呀──呀──」的大叫,屁股疯
狂地抬上、落下,每一次都那么用力,每一次都让建国的鸡巴直接冲进子宫里。

建国也被晓洁的浪态吓呆了,只见晓洁在他上面疯狂地快速挺动,双乳上下
左右飞舞,乳波乱晃,秀发飞扬,香汗淋漓,滴滴香汗像下雨般洒落在建国身上。

但晓洁这样的疯狂持续不了多久,她很快就精疲力竭,不断流出的淫水也似
乎是耗尽了她的冲劲。

她突然瘫软下来,上半身往前倒下,倒在建国身上,气喘如牛,近乎虚脱的
低声娇喘道:「建国。。。。这太舒服了。。。。。太爽了。。。。我受不了。。。。
我不行了。。。。我没力气了。。。。」

建国知道晓洁不行了,於是,他抱紧晓洁,一个翻身,把晓洁压在身下。

接下来,看我的了!建国如此想着,他分开晓洁两腿,看到自己鸡巴和小穴
结合处,已经泥泞一片,连两人的阴毛都被淫水浸湿了,十分狼狈,但也极其淫
糜。

建国不再客气,挺起鸡巴,开始大力抽插,每一下都是全根插入,直插到淫
穴最深处,把晓洁插得两眼发白,娇喘连连,淫声浪语再度在卧室内响起。

「呀。。。。呀。。。。建国。。。。你好狠心。。。。每一下都插得那么
用力。。。。。插得那么深。。。。哦。。。。哦。。。。。插破小穴了。。。。。
插到子宫去了。。。。呀。。。。呀呀。。。。不要插得那么深。。。。。

我会被你插死了。。。。呀。。。。不要。。。。不要。。。。。「

听到晓洁这么叫,建国故意停了下来,笑嘻嘻地问道:「怎么了?晓洁,我
插太深了,不要插了吗?」

晓洁急了,挺起屁股,想要把建国的鸡巴全部塞进她的小穴内,嘴里则焦急
地娇嗔道:「讨厌啦,建国,欺负人家,人家是说,不要,不要停啦,用力插进
来,插进我的子宫里,给你插死好了。。。。。」

建国不再逗她,马上恢复进攻,而且真的是猛插急抽,下下到位。

这样的惨烈攻击,很快把两人带到高潮。

先是晓洁,她突然全身踡曲,小穴紧缩,把建国的鸡巴紧紧包住,大量精水
从小穴深处喷出,浇在建国鸡巴上。

接着,建国感到鸡巴传来一阵酥麻,快感上冲,精门一松,精液喷出,和晓
洁的精水混在一起。

两个人就这样同时达到这个晚上的性爱最高峰。

达到高潮后,两人倦极,相拥在一起,很快就睡着了。

XXXXXXXXX

晓洁醒来时,已经是早上六点多了。

建国已经走了,他昨晚有跟晓洁提到,今早有批货要送,所以,他可能很早
就走了,而且没有叫醒她。

晓洁伸伸懒腰,回想起昨晚的激情,真是很美好的记忆。

一直到这时候,晓洁方才注意到,她竟然是躺在客房床上,昨晚,她本来是
要带建国睡到主卧室的,但因为当时太过激情和心急,所以,一看到房间就进来
了,结果阴错阳差,让她和建国在这间客房里度过十分美妙的一晚。

她接着回想到,就在几天前,蕾蕾突然回家看望进益,当晚进益特别找来她
的老公达明救援,因此让他们夫妻在小别一个多星期后首度睡在一起。

小别胜新婚,所以,那个晚上,她和达明在这间客房里也有过很美好的一晚,
两人相爱了好几次。

更妙的是,第二天一大早,达明离开后,进益接着就进到这间客房,也狠狠
把她干了一次。

这么说来,在这同一间客房里,她一连和她生命中的三个男人都有过激情的
亲蜜接触,让她体会到这三个男人的各自特色。

老公达明是她的最爱,他的鸡巴最能带给她幸福满足的感觉,进益的鸡巴又
大又粗,带给她的是偷情般的浪漫情怀,建国特别长的鸡巴,则带给她前所未有
的刺激和快感。

回想起这些,晓洁不禁脸红了。

我是怎么了,心里怎么尽是想着这些,这一个多星期来,我倒真的像是个淫
妇,离开老公,整天和老公以外的男人相亲相爱,尤其是昨晚,自己竟然那么主
动勾引了最好闺蜜的老公上床。

还好,和进益的租期就快结束了,明天就是最后一天,过了明天,结束租期,
回到老公身边,赶快恢复单纯、正常的家庭主妇生活吧。

否则,再这样下去,自己不知道要沈沦到什么模样。

晓洁这样想着。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