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女】(19)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十九章等待已久的复仇

桃子失踪,疯狗死亡,这让胡萍萍等人一阵慌乱。而吴品德暗中营救的事除
了那天的参与者之外再无人知晓,事后又装作不知道去询问情况,并重申了一遍
不可太为难桃子。丢了人质的胡萍萍有苦说不出,有冤无路诉,只得随便敷衍几
句,然后将话题转到东区局势上。

近来张卞泰好似发了疯,指挥手下在东关区域多次进行小规模骚扰。这个方
法十分奏效,既不会惊动上面,又让胡萍萍一方疲于奔命,救了这边又去那边,
她手下的人本来就是临时凑的,说白了就是一群乌合之众闲得无聊蛋疼参与的这
场纷争,赢了自然来分好处,若是出现颓败之势,也就消极对待了。

就在昨日,道上传言张卞泰以一百万和堂主之位悬赏胡萍萍一家,谁能将他
们全部抓来便可得到这些诱人的报酬奖赏,就算只是提供有价值的线索,也可收
获那一百万。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不少黑道中人甚至是胡萍萍阵营的小头目
们得知后都蠢蠢欲动了。

乍看之下,这场东区纷争的胜利已有大半握在了张卞泰手里,他似乎是决心
要除掉胡萍萍为心爱的女人报仇。而现下这个心爱的女人正在H市某处的咖啡屋
包厢内与三个女人秘密会面。

这三个女人分别是吴暖月,林倩雪还有…张倩妮。当时碰面见到张倩妮,桃
子可以说是吃了好几惊,之前思来想去也没有料到她会是卡萨方面的人。张倩妮
倒是一如既往地淡定,微笑道:「桃子姐,眼珠瞪那么大要掉出来了喔!你没看
错,我是倩倩,并且是暖月小姐的手下。」

桃子恢复镇静,恍然大悟道:「原来你玩无间道啊。」

张倩妮笑而不答,坐在另一边的林倩雪说:「桃子妹妹不用惊讶,不只是东
区张卞泰那边,整个H市黑道三大势力我们都有安插人手在里面。」

「就是说我在吴品德那里也会碰到另一个张倩妮了?」

「呵呵,是的。」

「那你们有什么目的呢?」

「这里太无趣了,本小姐需要刺激一点的东西。」这话充满了戏谑,自然是
出自吴暖月之口。当年她就是觉得G市太无聊才搅了个天翻地覆,不过也正好间
接帮助了太子党一统天下。

「那你们找我也出于是什么目的了?」

「不要高看自己,不是我们,是倩雪姐和她。」吴暖月指了指张倩妮,口气
十分得盛气凌人,「不然一个小小的舞女给本小姐当一枚棋子都不够格。」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打扰了。」桃子的脾气也上来了,起身拎起包包就走。

「桃子妹妹不想报仇吗?」林倩雪突然如此说道。

「报仇?」桃子止住了脚步,回过身疑惑地望着林倩雪,「雪姐的意思是?」
其实她心里知道指的是什么。

「心照不宣喽,桃子妹妹还是先坐下吧。暖月你也是,心情不好也不能胡乱
发脾气嘛。」林倩雪就像个大姐姐一样调解着。

「哼!」吴暖月别过脸不再盯着桃子,貌似又傲娇了。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两
个男人能影响到她的情绪,一个是父亲,另一个便是太子。

桃子突然觉得挺有趣的,这两个人就像是皇帝和摄政王,吴暖月虽地位尊贵
高高在上,但许多事情却是林倩雪做主。

「其实说实话我挺喜欢你的,不仅是因为你在卡萨的影响力,更重要的你和
我们是一样的。」林倩雪说着用指头指了指桃子,眼神暧昧至极。

「看来倩倩把我的底全告诉了雪姐。」桃子心里如此想着,询问起最关心的
事,「雪姐刚才说报仇,难道是要帮我?」

「当然,卡萨的人可不是谁都能欺负的,只不过有个条件…也不算是条件,
反正你迟早会去做的。」

「什么条件?」

「干掉吴品德,搅乱北区黑道。」

「什么?!」桃子大吃一惊,惊的却不是这个条件,而是竟然和自己的想法
不谋而合。卡萨当初不是声称井水不犯河水吗?又为何要安插眼线做那些小动作,
现在又提出这样的条件?莫非是狼子野心?

「呵呵,不必惊讶。」

「那你们怎么帮我?」

「那就是我们的事了,桃子妹妹只需要考虑一下这个不算条件的条件。」

「好,我答应你们,只是需要时间,毕竟才和吴品德接触。」

「没问题。对了,桃子妹妹是要她全家呢,还是她一个。」

「全家。」

「好,最多三天,我会联系你的。」

「嗯,那就说到这儿吧,我还有事要先走了。」

几句话间,双方已经达成共识。从桃子的角度来看绝对不是亏本买卖,就如
林倩雪说的,她本来就预备解决掉吴品德,充其量算是举手之劳了。只是桃子依
旧觉得有一股浓浓的阴谋气息,她走到包厢门口停下,转过身也露出一个微笑,
问道:「你们想在这里建立第二个太子党?」

林倩雪轻轻地摇了摇头,说:「不是第二个太子党,是属于暖月,属于我们
自己的。」

属于我们自己的势力吗?桃子心想着离开了包厢,身后张倩妮追了出来。桃
子便问:「倩倩有什么事吗?」

张倩妮脸上有些歉意,说:「桃子姐对不起,瞒了你这么久。」

桃子笑道:「没关系,你是她们的人也好,到时候对付炎帮能把张卞泰留给
我,我就感激不尽啦。」

张倩妮也笑了,说:「呵呵,我会转告雪姐的。」

走出咖啡屋,十月的太阳依旧灿烂,温暖的阳光照耀着每一处,可桃子觉得
前路有些灰暗,越来越充满了未知,越来越扑朔迷离。她必须主动去改变,扭转
一切不利于自己的因素,比如嗜血成魔的太子妃,吴暖月……

两天后的下午,桃子收到来自林倩雪的手机短信:胡萍萍一家已得手,只有
胡亮还不知所踪。惊讶这么快就找到之余更多的是兴奋和激动,桃子不禁忘情而
疯狂地绞紧了吴品德的脖子——自从那晚体验过后,吴品德莫名地迷上了这个游
戏,短信来之前两人正在玩腿绞窒息游戏。这会突然遭遇美人异常疯狂的缠绞,
他来不及多想就已陷入窒息的黑暗无底洞,一点点失去着意识直至昏迷。

夹晕了吴品德,桃子换上一身黑色装束,紧身包臀小皮裙下是一双极度饥渴
而渴望猎物的蛇纹丝袜美腿,看上去既性感又邪恶。她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太久了,
从那天闯进来的一巴掌开始就在等这一天……

西区二环外有一幢六层高的私人住宅,是吴暖月手底下那支美女小队的基地,
也是平时训练的地方,而胡萍萍一家就被关押在这里。桃子搭车来到这里,见大
门紧锁,便给林倩雪打了个电话。很快大门「滴」地一声自动打开,有两个身着
白色小背心和黑色超短裤的美女将桃子径直带往了地下室。在地下室内桃子见到
了吴暖月,林倩雪和张倩妮,除这三名美女之外,就是许多各式各样的刑具,不
过对她来说最重要的是被铁镣锁着的胡萍萍一家:胡萍萍,张扬还有一个六十多
岁的老者——胡萍萍的父亲胡耀天,曾经也是叱咤风云的黑道大佬。

看着这三人垂头丧气的模样,桃子很想放声狂笑,风水轮流转,复仇时刻终
于来临了。

「桃子妹妹,满意吗?」林倩雪优雅地翘着二郎腿,这位昔日的杀手女皇依
旧是红色旗袍搭配肉色丝袜,永远都充满了御姐的成熟韵味。

「当然满意啦。当初我就应该求雪姐帮这个忙,也省得后来又受这个老女人
的欺负。」桃子心情大好,虐杀欲望强烈得都有些迫不及待了。她在想先从胡萍
萍的父亲开始还是张扬呢?咦,貌似少了一个,便说,「雪姐,我记得还有一个
很高的混血女人。」

「那个叫莉莉的吧?碰巧出国了。没事,迟早会逮着的。」回答的是张倩妮,
这次就是她带队去抓胡萍萍一家的。

张倩妮在小队里面是十分出类拔萃的队员,深受吴暖月器重。她不仅身手一
流,头脑灵活,更拥有着很强的虐杀欲,最喜爱的杀人手段便是用高跟鞋上特制
的锋利鞋跟将猎物一点点踩得面目全非。当然她的腿力也很惊人,只是较少使用
绞技。

也许是听到了她们的交谈,更听到了桃子的声音,胡萍萍猛地抬起头来用恶
毒的眼神瞪过去,泼妇本质再次体现,数不尽的不堪之语从口中一句接一句蹦出
来。

四位美女听若罔闻,任其肆意唾骂,反正等会就有好戏上演。林倩雪说道:
「桃子妹妹,听倩倩说你折磨人的手段很有一套,今天就让我们见识见识吧。」

「呵呵,我那点雕虫小技那比得上你们啊。」桃子笑着看向吴暖月,「尤其
是大名鼎鼎的太子妃。」

「都说了不要叫太子妃,你听不懂啊。」吴暖月还是那样子,典型的千金大
小姐口气。

桃子微笑不语,转向胡萍萍的同时眼神瞬间冰冷,她一步步缓缓走过去,高
跟鞋踩在地上「哒哒」一声声响着,就像死神的脚步声缓缓逼近。胡萍萍也终于
骂累了,喘着气与桃子怒目相视。

「啪!」一个耳光甩在脸上,胡萍萍的脸歪向一边,紧接着——「啪!啪!」
又是两个耳光,桃子冷笑道:「滋味如何?这三下是还你的。呵呵…没想到会有
今天这一幕吧。我说过,只要我没死就会十倍百倍地讨回来。现在你的父亲,你
的儿子都在我手里,你说我应该如何好好地招待招待呢?」

「婊子,有种冲我来啊!你要是敢动我父亲和儿子一根毫毛,我就是做鬼也
不放过你!」

「你做人的时候我都不怕,难道还会怕一个死人?做鬼?放心,我会让你的
家人都下去陪你!」

话刚说完,桃子飞起一脚重重地踢在胡萍萍裆下。她今天特地穿了一双尖头
的高跟鞋,这一脚踢得胡萍萍顿时哀嚎,好似耻骨都要断裂。更要命的是双腿也
被铁镣分开铐着无法夹紧抵御,只能任由桃子一脚接一脚地踢过来。桃子下脚快
准狠,这只脚踢累了就换另一只,两只脚都踢累了就换膝盖顶,没过多久竟将胡
萍萍生生疼昏了过去。可见被仇恨驱使下的女人是多么可怕,就连林倩雪事后也
说如果桃子练过,估计会活活将胡萍萍顶死。

一个晕了还有另外两个,桃子的目光转向那位老人,胡耀天。胡耀天亲眼看
到女儿被那般虐待,纵然气愤难当怒不可赦,却也冷汗直流。在江湖中漂泊半世,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心狠手辣的女人。

「呼……老先生,女债父还,你的女儿得罪了我,那你就要替她赎罪了。」
桃子长舒了口气,眼神妩媚而残忍地盯着胡耀天。

「萍儿怎么得罪你了?」胡耀天终归是老江湖,内心紧张但表面上还是相当
镇定的。他的确不甚清楚女儿和眼前这个女人之间有什么过节,对如今的黑道局
势也是不闻不问,若不是被张倩妮抓来,甚至连卡萨是什么都不知道。

「这个问题只能你自己去问了。」桃子不想浪费时间,下面那双蛇纹美腿已
经等不及了。

这个地下室的设施很先进,锁着胡萍萍等人的铁镣都是遥控装置,林倩雪手
底下的开关一按便将自由还给了胡耀天。胡耀天脱离了束缚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查
看女儿的状况。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忽觉裆下一阵凉风,紧接着就是痛彻心扉
的剧痛,原来有一只高跟鞋的鞋尖从后面踢来,直截了当地嵌在裆部,重创了脆
弱的睾丸——「嗷!!!」老人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颤微着身躯一点点倒在地
上,这狠命一脚差点令他连呼吸都停止了。

「呵呵呵……」桃子阴恻恻地冷笑起来,美腿跨出骑在了胡耀天肩上,两脚
相互交叉,腿肌微微绷紧——站立式绞杀已经准备就绪,而下一刻就是蟒蛇女觉
醒的爆发。

复仇行动,正式开始。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