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卧底】(02)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二章

张小天也不顾第二节课已经开始,依旧斜躺在隐蔽地方缓神,他透过缝隙看
着李甜静跑向教学楼的样子,嘴角不禁邪气的一笑。

女人,不过如此!

话说这张小天也是出生富贵之家。

其父张国富是清源市纪委书记,一辈子兢兢业业,奉公守纪,在清源市那是
黑白两道都头疼的人物。因为张国富一不贪财,二不好色,再加上工作所处的特
殊性,基本上算是无懈可击。

但也不知道张国富是不是上辈子造孽太深,这辈子难得在四十多岁才有了一
个宝贝儿子,却是让他头疼万分。可以这么说,如果非要说张国富这辈子有什么
不可饶恕的污点,那么绝对是他的儿子,张小天。

反观张小天的母亲就是一个比较简单的传统华夏妇女,朝九晚五的工作时间,
在家相夫教子的人生态度,体谅老公的工作辛苦,努力照顾儿子的生活起居,简
直清淡如水。

可是,张小天的外公就不简单了,省教育厅厅长,国字号老牌教授级专家,
从事教育事业三十年,可谓桃李满天下,受其恩惠教导的人数不胜数。

按道理来说,出生于这样一个清清白白,而且算是正儿八经书香门第之家的
张小天,应该是满身透着儒雅和书香。

可却万万没想到,张小天从懂事后就不老实,那时候小还能用少不更事来描
述。

谁能想到,张小天这孩子越大越无法无天。

尤其是张小天初一和初恋女友开了荤之后,对女人白皙娇嫩的肉体有了无穷
的欲望。

由最初的勾搭同班同学,到后来利诱人妻少妇,现在张小天已经不满足普通
的肉欲和简单的高潮,而是开始调教训练自己的专属的性奴。

而李甜静就是张小天性奴计划的第一个受害者,但她绝对不是最后一个受害
者。

「叮……叮……」

下课铃声准时的响起,安静的校园顿时人声鼎沸,也吵醒了正在小酣的张小
天。

活动了一下微微麻痹的身子,张小天走出了安静幽闭的小空间,迎着如火的
烈日走向课室。

虽然张小天不喜欢上课,但数学课张小天是每节不落的从不迟到旷课。

因为,这个新来的数学老师,张小天对她可是很有兴趣。

讲台上新来的美女老师正在兢兢业业的授业解惑,而张小天则瘫坐在最后一
排,明亮却淫邪的目光注视着这个美颜的人妻教师。

发育饱满的胸部将修身的衬衣撑起炫目的波浪,随着手上的动作上下颠簸。
纤细的腰肢衬托出人妻特有的肥臀,在窄裙紧紧的包裹下惊艳男人的眼球。

张小天看的口水直往肚里咽,「这哪是人民教师?简直就是人民妖姬,是做
我下一个目标的最佳选择。」

钟思婷刚刚接任清源高中初中部的数学任课老师,已经远离讲桌三年的她一
开始还心里忐忑不安。随着这两个月的不断熟悉和努力,她越来越能找到当年的
感觉,也觉得自己完全可以胜任这个工作。

当年年仅二十二岁的钟思婷师范毕业之后就和相恋三年的男朋友结婚,而且
运气非常好的被分配到清源市一个下属县的初中任数学老师。虽说没能分配到市
高中,但是这样的情况对她和她老公这样农村考出来的人来说也是非常好的结果。

钟思婷在县高中认认真真的工作,每天都是特别早到学校,修改作业到最晚
一个离开。可正当她准备转正后一展拳脚,努力奋斗的时候,却意外怀孕了。

本来钟思婷的意思是她还年轻,还可以奋斗几年,这个孩子暂时先不要。可
当钟思婷好不容易说通了她老公的时候,她的婆婆却做了三十多个小时的火车转
大巴,风尘仆仆的赶了过来要照顾她的宝贝孙子。

当老人一听钟思婷的决定是要流了她的宝贝孙子时,老人家但是就气倒了,
拉着她儿子的手说,「如果敢流产,必须离婚!如果不离婚,老太太就从两人十
几层楼高的出住房跳下去。」

面对决绝的婆婆和不断劝解的丈夫,钟思婷选择了妥协。离开了县高中,在
家受到婆婆严格的管控。而少了一份收入后,对这个本就艰难的家庭更是雪上加
霜。

好不容易生完孩子后,在婆婆一心扑在宝贝孙子身上时,钟思婷决定出来工
作。一是,家里多了一个老人和小孩,经济来源全部压在老公身上,虽说老公也
是自主创业闯出了一点点小业绩,但是家里开销还是太大。二来,钟思婷本就是
一个事业心比较强的女性,做一个在家混吃等死的全职太太根本就不是她的人生
目标。

可当她出来找工作的时候,完全傻眼了。学校根本不招教师,而教师的名额
早就被方方面面的关系户抢占的满满当当。

这一拖就是两年时间。

这次是老公的一个客户有点能力和关系,找到了清源高中的一个领导,才让
钟思婷在清源高中的初中部做数学代课老师,试用期一年。

在经历了两年艰难的面试后,钟思婷深知道这个工作来之不易,再加上她的
性格本就要强,每天加班加点的备课和修改作业,短短三个月还真干出了点业绩。
连续两周在初中部的教师会议上的到了表扬和肯定。

现在钟思婷站在讲台上,看着下面坐认证听课的学生,心里特别满足和战斗
的雄心壮志。除了最后一排的张小天。

钟思婷作为一个负责任的教师,在上班的第一天就了解过班里每一个同学的
情况。别的同学都好说,就是这个叫张小天的男生很是古怪。

首先,他的入学资料里面只有父母的姓名和简单的介绍,甚至连家庭住址都
没有。

第二,钟思婷结合这几个月的上课情况和几次测验,发现这个张小天的成绩
完全不可能考入清源高中,应该是个关系户。

第三,张小天上课情况非常不认真,经常迟到早退,甚至不来上课。当她反
应到班主任或者教导处的时候,别的老师都是一脸唯恐避之不及的样子。

还有其他很多古古怪怪的事情,让钟思婷对这个叫张小天的男生花了更多的
注意。

此时,别的学生都是认认真真的在听课,而张小天一脸呆滞装的坐在那,和
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本着负责任的态度,钟思婷觉得自己有必要点醒这个关系户学生,现在你们
还年轻,不能行差踏错,浪费时光……

钟思婷向张小天走了过去,慢慢的她发现张小天不是在发呆,而是……一直
注视着自己?!

出于女性保护和敏感的本能,她能察觉出张小天眼神中透出那种不加修饰的
欲望,非常的淫邪和浓烈。

仿佛想把她的外衣一层层的趴下,用眼神一次次的抚摸自己娇嫩的肌肤。

钟思婷知道自己长得很漂亮,当年也是师范大学里面出名的一枝花,追自己
的人不知凡几。这样的眼神自己也遇到过很多次,特别是生完孩子后,身体再次
发育的丰满诱人后,走在路上,每一个路过的男人看向自己眼神都透着占有的欲
望。

钟思婷非常厌恶这样的目光,尤其是在此时此刻。张小天这样的学生,穿着
校服,坐在教室,却对老师发出淫邪的目光,肮脏的想法,简直就是对学校的侮
辱,对教师的践踏。

「算了,这样的学生没救了!」,旋即,钟思婷转身离开,走回讲台继续上
课,而心里放弃了教育张小天的想法。

张小天对钟思婷的变化根本没有察觉,就察觉了也没有关系。

而望着钟思婷离开的背影,那丰满的肥臀不断的扭动,饱满的淫肉不断挤压,
人妻的饱满肉体仿佛要突破衣服的束缚,张小天感觉自己要压不住内心的浴火。

「叮……叮……」

下课铃声响起,四处欢快跳动的同学,惊醒了张小天的理智,深深压制了浴
火的燃烧。

「老张,是我!帮我查一个人……嗯……她是清源高中……」

在回家的路上,张小天就从一直在路边等着的老张手里拿到了钟思婷和她家
的一切信息。

张小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仔细翻看着钟思婷这些年的经历,寻找可以突破
的漏洞。随着一个又一个可以利用的信息被采集,张小天的嘴角也是越撩越高。

「张彪,最近忙什么呢?行啊,我给你一个活,你要干好了,都好说……」

「陈叔叔,是我啊,小天,对对对!有件事情想问问,就是有一家叫『双能
电子科技公司』的公司您了解么?」

「王哥,是我,帮忙演场戏……」

……

随着一个又一个电话打出去,一个无形的黑网慢慢的笼罩在钟思婷和她的家
庭之上。这个本该幸福美满的家庭,即将被淫邪的力量击打的支离破碎。

随着布局展开,大网不断张开,这段时间张小天异常的安静和本分。安静的
让人觉得可怕,犹如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或许只有李甜静觉得特别美好,似乎这段时间没有了张小天的骚扰,她已经
远离了深渊,她又变成了在阳光下的白天鹅,还是如此的高傲。

这段时间,张小天每天都详细过问事情的进展,每当事情发展一步,他都兴
奋异常。再看到钟思婷上课时不时愣神,和时常紧锁的眉头,张小天就觉得这么
美艳的人妻少妇离自己越来越近,自己仿佛都能闻到她的体香,那是女人发情时
特有的味道,是为了吸引雄性的味道,是渴望被占有的味道。

钟思婷现在已经感觉自己身心疲惫,自从丈夫前段时间说公司出了点问题后,
把家里好不容易存下来的存款取走后,已经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回家了。打电话经
常占线,好不容易打通了也是简单的几句话,而且周围的环境也是非常吵闹。

为此钟思婷已经快一个月没睡过好觉,家里本来就没什么存款,现在如果不
是自己学校发的工资,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

平日里秀色可餐的美妇,现在变成幽怨可人的少妇,那股成熟的肉体香气更
为诱人。

笼罩在钟思婷头上的黑色风暴已经急不可耐的要收网,这段时间这具成熟的
肉体每天在面前出现,让张小天的欲望已经快突破天际。

张小天又苦苦等候了半个月,还有两周就要期末考试的时候,已经请假三天
的钟思婷回来继续上课了。

而张小天也收到了,最后的一通电话……

清源高中初中部,办公室内,晚上八点,夜黑人静。

「钟老师,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不,你不是人,你是畜生……」

「嘿嘿,钟老师,别说的这么难听,这只是一个交易……」

「不,不可能,你不用痴心妄想了……你个禽兽……」

「行啊,既然钟老师不同意这个交易,那这些资料我就带回去了,有什么后
果,就不好说了……」

「别……」

偌大的办公室内只剩下角落里那一盏灯还亮着,却一下陷入了安静中。

「钟老师,我是走呢?还是留呢?」

一盏孤独的登,照不亮一个女人绝望的心,却印出了恶魔邪恶的欲望。

只见一个做着的美人少妇死死抓住旁边一个身穿校服男孩的手臂,少妇美丽
的脸庞却愁云密布,我见犹怜。

而身穿校服的男孩却一脸淫邪,吊儿郎当的态度,又向美少妇的方向凑近了
一步。

「钟老师,你的手保养的真好,真滑……」

美少妇不顾男孩在自己手上的轻薄,只是抓住他的手臂,不让他离开。

「钟老师,你这到底让不让我走啊!我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呢。」

「你……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想要什么?难道钟老师不知道,刚刚不是说的很清楚了么?」

「这个……这个不可能,我们是师生,我可是你老师?」

嘿嘿,犹如地狱深渊传来的声音,让钟思婷感觉到了一阵阵的恶寒。

「老师?我要操的就是老师,我要操的就是你,钟思婷……」

坐在凳子上的美少妇,被男生惊世骇俗的话怔住了。这些话对钟思婷来说,
简直就是离经叛道至极,不可理喻的话语,这是多么低俗,肮脏的话语,却是自
己学生对老师说的话。

钟思婷一双含泪的双眼被怔的死死定住,樱桃小嘴微微张开不断地呼吸,以
便缓和剧烈跳动的内心。

看着诱人的美妇被自己吓到,张小天肆无忌惮的伸出邪恶之手,慢慢的抚上
钟思婷的娇嫩脸庞,在上面轻柔的抚摸。

精致的脸庞往下是吹弹可破的粉颈,被男人粗糙的手掌拂过,激起了一身的
鸡皮疙瘩,也惊起了钟思婷的反抗。

「不要……嗯……走开,你这个恶魔……」钟思婷毕竟是成年人,一把推开
了张小天。然后双手死死的护照自己胸前,双腿用力往后蹬,整个人带着凳子往
后退了好几步。

张小天被一把推开后,也不见着急,只是轻挑的扬了扬手中的一搭文件。

推开张小天后,准备逃跑的钟思婷,看到男生手中的那一沓文件,纠结了好
一会,才停止了逃跑的脚步。

钟思婷鼓了半天的勇气,才找了一个自觉安全的距离,然后才和张小天说道,
「小天,我是你的老师,我们不能发生别的关系。你说吧,除了……除了那个以
外,你还要怎么样才能把资料给我……」

「钟老师,是你太傻,还是太单纯。现在都这个情况了,你说还有别的办法
么?」

「不不不,小天,就算老师求求你了,放过老师吧!」

「不可能,我就要你,我就要和你,钟思婷做爱!」,最后一句,张小天几
乎是吼出来,这段时间的算计和忍耐,在这个时候爆发了。

钟思婷一看情况不对,转身就想跑出去,就在她即将开门跑出去的时候。

「钟思婷,只要你敢走出这个门,我马上就把资料给高利贷公司那帮人。到
时候就不是我这么温和的和你说话了……」

钟思婷已经跑到了办公室的门口,手已经搭在门把手上,随时一开门就能出
去,但是张小天的话让钟思婷不敢开门。

前几天钟思婷为什么请了三天假?

因为,高利贷公司派了好几个人去家里收钱,不仅把家里砸了个稀巴烂,还
把老太太推到,受了伤。最后,如果不是自己像发疯一样,把楼上楼下的邻居都
招出来了,那货高利贷的人还指不定怎么样。

但是最后面那货高利贷的人临走时,说过,「如果,再不还钱,我就把你儿
子抱走,卖了抵债。」

钟思婷是真的不敢开门,她不敢赌。

她害怕,对钟思婷而言,世间万物都不及她的儿子重要,她的婆婆不行,她
的老公不行,就是她自己也不行。任何事情都不能威胁到她的儿子。

张小天说完那一句话后,内心也是一片紧张。他不知道钟思婷是不是真的把
她儿子看的比生命还重要。

张小天也在赌,他在赌钟思婷不敢赌。

看着僵直站立在门口的钟思婷,张小天笑了,笑的无比开心和满足。

事情成了,这个女人是他的了,这个发育成熟的美妙人妻的肉体即将被开发,
少妇的体香已经在勾引自己过去。

钟思婷陷入了无尽的深渊,白皙的手指紧紧的握住门把手,用力过猛而导致
青筋都凸显。

开门?不开门?

开门,自己可以得到解脱,逃离这个黑暗的深渊。但是结果就是放弃自己的
儿子。

不开门,自己的儿子可以得到保护,但是自己这身子即将沉沦无边苦海。

天啊!怎么办?

「啊……来不及了……」

还在纠结中的美人少妇已经没有了选择的机会,因为张小天已经帮他做好了
选择。

男人有力的双臂从身后紧紧的抱住钟思婷美妙丰满的肉体,两个人死死的粘
在一起,不留一丝缝隙。

「不要……」

钟思婷还是无法摆脱身为一个人妻的羁绊,一个传统的华夏妇女往往对丈夫
以外的男人都有一种天生距离感和防范意识。

张小天享受着怀里柔软丰满的肉体,用犹如恶魔般的口吻,轻轻说道,「钟
老师,这又是何必呢?」

「只要钟老师答应了我的条件,现在这些麻烦都将不再是麻烦……你的老公
会回来你的身边,你的儿子也将在一个健全的家庭里健康长大,你还是一个伟大
的人民教师……」

恶魔的诱惑往往比天使的劝导更加深入人心,魔鬼的手段会直接插入人的内
心深处,触动你的灵魂,让人欲罢不能。

怀里的女人停止了无畏的挣扎,开始屈服于社会的残酷和权势的威压。

钟思婷已经开始绝望,「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自己只是一个普通
的女人,有一个自己喜欢和喜欢自己的老公,有一个刚出生正在牙牙学语的儿子,
而自己的要求仅仅是维护自己的家庭,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而这毁天灭地的事
情为什么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家庭的巨变,身处地狱深渊的惶恐,让钟思婷整个人都处于混沌的状态,很
多事情的选择和思考都源于自身的本能。

而张小天整个人已经欲火焚身,这段时间的沉寂与忍耐,让张小天犹如扑食
猎物的猛兽,不动则已,出手之时必定满载而归。

这个美艳的人气少妇终于被紧紧的搂在自己怀里,马上,马上就能享受少妇
特有的香醇。

终于,张小天邪恶的手,贴上了怀里美妇的大腿,体味这发育成熟的美肉。

「钟老师,别再挣扎了,放弃吧!这只是一个普通的交易,我们各取所需…
…」

一边用魔鬼的语言魅惑着,一边用肉体刺激着,男生的手划过了女老师的大
腿,环着纤细无骨的腰肢慢慢的往上推,与那胸前锁大浑圆的饱满之处,越来越
近。

男生开始越来越得意,得意自己的计划,得意即将可以饱餐一顿的猎物。

女老师却越来越卑微,屈辱的泪水静静划过精巧的脸庞,死死的咬住自己的
嘴唇,一丝殷红在嘴角绽放。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