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女】(20)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二十章游戏开始

「外公!桃子阿姨,你不要欺负我外公!」张扬哭喊道,只能眼睁睁看着自
己的亲人受那腿绞之刑。

「扬扬,你叫我什么?」桃子笑吟吟地问道,双腿却是暗暗一使劲,将胡耀
天的脖子夹得更牢实。其实对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而言,即便大腿只是交叉着不
施力,丰满的腿肌也会给他带来很大的痛苦。

「姐姐!桃子姐姐!求你不要欺负外公!」

「嗯~ ?扬扬,看来你忘了姐姐的教诲。」

桃子臀瓣一收,胯下的脖颈被大腿从四面八方紧紧包裹。胡耀天登时发出嘶
叫,瞪大眼睛胡乱挥舞着手臂,满是皱纹的老脸憋得通红,显然是被完全阻断了
呼吸。

「女王姐姐!女王姐姐!」张扬总算是想起来了。

「这才乖嘛~ 」桃子满意地说道,收缩着的臀瓣又恢复到原先的状态。

「女王姐姐,你不要欺负外公好不好?」张扬用哀求的眼神望着桃子。

「姐姐没欺负你外公啊。其实你外公很想被姐姐夹呢!」桃子说着低头问胡
耀天,「对不对啊,老先生?」

「呼…呼…要杀要剐你冲我来吧,扬扬还是个孩子,他是无辜的…啊!」胡
耀天喘了好一会气才能说话,结果还没说完又被绷紧的腿肌狠狠绞断。

「不要答非所问,我的问题如果你不好好回答,我会很生气喔!」桃子一边
妖媚地警告,一边用坚硬的股四头肌对胡耀天的脖子进行猛烈挤压。胡耀天顿觉
颈骨被夹得吱吱响。这人老了之后,全身骨头也会开始变得脆弱,多少老年人不
小心摔了一跤都会出现骨折,更何况是脖子遭受到刻意的强力挤压。倘若桃子猛
然爆发全力地绞下去,很可能会把脖子硬生生给夹断。

「咳咳咳…」被夹了二十来秒,要命的大腿可算是松了劲,胡耀天连声咳嗽,
都快把可怜的肺给咳出来。

「老先生,还不回答吗?那我要继续夹啦~ 」其实桃子是有意刁难,无论得
到什么答案,结果都是一样的。

「不…不要…」

「呵呵呵,你们爷孙俩真是有趣,都喜欢答非所问呀~ 这次就夹个三十秒吧
~ 」桃子娇笑着又夹紧了。

「啊…不…」胡耀天一脸的痛苦,双手用力去掰大腿。

「女王姐姐,求你不要再夹外公了!求你!你夹扬扬吧,扬扬喜欢被女王姐
姐夹!」张扬又哭喊着乞求。

「扬扬别急,一会就轮到你了。」桃子妩媚地瞧了他一眼,暗暗控制着腿上
的力道。这夹老人也会不尽兴之处,不能太用力也不能太久,否则很容易致命。
她就当是积累快感,等到实在忍不住之时换个猎物来获取高潮——当然是用胡萍
萍了,那是头号仇人。

三十秒总算过去,胡耀天脸色紫黑,豆大的冷汗直往外冒,颇有些要晕厥的
迹象。这时,胡萍萍也醒了,看到自己的父亲正被桃子夹在胯下蹂躏,也顾不得
下体仍旧疼痛,怒不可赦地骂道:「臭婊子,你他妈放开我爸!有种就冲我来!
欺负一个老人算什么本事!」

「你再骂?」桃子冷冷地盯着她,「你再敢骂一个字,我就把你爸活活夹死!」

那眼神绝不是吓唬人,胡萍萍很识相地闭了嘴。桃子松开大腿,转身往一处
沙发走去,对胡耀天说道:「老先生,你不是希望我放了扬扬吗?那你就过来给
我舔舔鞋子,舔得好,也许我就会答应呢。」

胡耀天本来还在大口喘气,听到这话顿时惊得连呼吸都差点忘了,他以为是
听错了,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桃子一字一顿地说:「舔,我,的,鞋,子。」

胡耀天一下气得发抖,纵横黑道数十载,还没人敢对他如此,便嘶哑地吼道:
「不可能!」

「不可能是吗?」桃子转头对张倩妮笑道,「倩倩,你不是喜欢踩人吗,那
个小孩就交给你啦。」

「呵呵,好啊。」张倩妮自然配合地答应,她今天刚好穿了一双金属细跟的
鱼嘴小皮靴,那又细又尖的鞋跟踩在张扬身上还不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喔!」桃子「好心」劝道。

「我…」胡耀天还在犹豫,一边是宝贝孙子的安危,一边是男人的尊严,显
然这是一个很艰难的抉择。

与此同时张扬的束缚被解开,但在身材高佻的张倩妮面前他也无处可逃。张
倩妮上前轻轻在他小腿踢了一脚,他便摔倒在地。紧接着那金属细跟踏在了幼嫩
的脖颈一侧,这是张倩妮很喜欢踩的一个部位,过去经常忍不住就把人的脖子给
踩断了。她微笑警告着:「小弟弟别动,不然姐姐会踩断你的脖子。」

张扬被一个美艳的大姐姐踩着脖子,虽然难受,倒也挺听话,不敢有一丝反
抗。张倩妮至今还没有虐杀过小孩,所以还挺兴奋的,她用金属细跟刺着那根跳
动的大动脉,一点一点地踩下去直到再踩就会造成血管破裂才停下。或许是脚下
的小孩太紧张了,脉搏频率之快竟隔着细长鞋跟传递到张倩妮足下。

「扬扬!」胡萍萍突然撕心裂肺地喊道。

张倩妮向下一瞧,原来那张扬已经在翻白眼了,这才不舍地抬起脚来。她当
然不是可怜这个孩子,而是准备脱了小皮靴用美足来感受生命是如何在脚下慢慢
流逝的。

张倩妮个子高,脚自然也不会是娇小型的,大约是37码,二脚趾稍稍长一
些。她每天穿高跟鞋,因此脚掌有些呈三角形状,但从整个脚型来看又不会影响
美观,而且在脚尖透明黑色丝袜的包裹下更显朦胧之美。如今这优美的丝足正要
踏在那瘦弱的小身躯上——「不!我舔,我舔!」胡耀天终于不忍再让外孙受苦。
张倩妮也暂时停下了动作,询问的眼神看向桃子。

「你当然要舔了。可是已经错过了反悔时机。」桃子残忍地说道,其中的意
思很明确了。

「什,什么?!」胡耀天吃惊的同时张扬那边发出了一声闷哼。

原来是张倩妮用丝足在张扬的小身躯上游走,时而踮起足尖碾转,时而又翘
着用足跟揉挤,好似是跳着美妙的舞蹈,看似温柔轻巧,但对张扬来说那丝足固
然好看,却令他十分痛苦,丝足每移动一下,肺里的空气就会被挤出来一点。当
丝足移动到胸口,张扬顿觉那丝足仿佛有千斤忠,压得他大张着嘴也喘不出气来,
一张小脸很快便涨得通红。

「小弟弟,被姐姐的美脚踩着很舒服吧。」张倩妮嘴角带笑,却是笑里藏刀,
丝足清清楚楚地感觉到胸膛之下那急速跳动的心跳,就像是一台足底按摩机。

「放开我的外孙!」胡耀天突然朝张倩妮的方向冲去,似是要拼个你死我活。

然而一个是年过六旬的老人,一个是身手出众的美女,结果显而易见。张倩
妮甚至都不用出手,轻松一侧身便闪过攻击,而胡耀天由于惯性冲击一个跟头栽
在了地上,接着后颈就被黑丝美足死死踏住动弹不得。

「爸!王八蛋,有本事放了我,你们这群卑鄙小人!」胡萍萍怒叱着,只恨
不能挣开紧锁的铁镣。

「呵呵,你不把姑奶奶的话放在心上啊。既然这样,那姑奶奶就卑鄙到底给
你看!」桃子说罢走到张扬前坐下,将他的脑袋搬起,两条宛如巨蟒的性感大腿
缠了上去。

「扬扬,准备好了吗~ 」一贯的开场白,一贯的妖娆魅惑,桃子就像一条饥
渴的蟒蛇,蛇身缓缓绞缠着猎物,已经等不及要进食了。

「女王姐姐…不要…呃…」张扬才从夺命丝足下逃过一劫,还没缓过气儿来
又被「巨蟒」紧紧缠绞,,坠入窒息深渊之中。

这次用的是颈动脉绞,运用股四头肌压迫脖颈的强力绞技,以桃子今非昔比
的腿部力量只需一念之间便可夹断这个XX岁小孩的颈骨。不过她不会这么做,
她要慢慢地折磨张扬,让胡萍萍亲眼目睹自己的孩子被夹得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不要!求你不要!我认输!求你放了扬扬!」胡萍萍痛哭流涕,看到儿子
被夹得小脸发青,两眼翻白,她岂能不痛心?

「认输?怎么认输?你以为是比赛啊?」桃子冷笑道,一边催动双腿更加绞
紧。对付张扬,她甚至连臀瓣都不用收缩便能轻松将其与外界空气完全阻隔。

「那你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你没看到吗?」

胡萍萍明白其中的意思了,桃子就是要折磨虐待她的家人,让她切身体会这
种无能为力的绝望。她没有再说话,呆呆望着儿子在那丰满的大腿下逐渐翻白了
眼珠,痉挛着小身躯。桃子见状也适时松了腿劲,待张扬缓足了气便又夹缠起来,
将他肺里的空气一点点挤出来还给大自然。穿上蛇纹丝袜的桃子自然而然要比平
时更容易进入蟒蛇女状态,也就是更容易失控。一开始还好,但随着快感愈加强
烈,她愉悦的同时也渐渐控制不住腿上的力道,不仅夹得时间长,所释放的夹力
也愈演愈烈。到最后已不知不觉臀瓣也大幅度收缩起来,将可怜的张扬缠夹得眼
冒金星,头疼欲裂,已然是出气多进气少。

为了不至于彻底失去理智从而过早地结束这场复仇游戏,桃子不得不停止对
张扬的绞刑折磨,先坐在一旁休息,顺便暂缓一下那股想要将猎物活活缠绞致死
的强烈欲望。

另一边,林倩雪低声对吴暖月说道:「怎么样,是不是跟你有点像?」

吴暖月鼻子一哼,说:「她不够狠,更不懂得如何令一个母亲彻底崩溃。」

「来日方长,只要她加入,迟早会变成我们所需要的人才。」

「确定要她?」

「如果暖月想做那件事的话。」

「你决定吧。」

吴暖月突然站了起来,伸伸懒腰,嘴角一抹冷笑,「好久没玩了。」

林倩雪笑道:「说什么呢,前两天不是刚夹死了一个脚奴吗?」

吴暖月也嫣然一笑,说道:「两天前的事难道不久吗?」

嗜血成性的太子妃亲自出手,胡萍萍等人会有什么后果呢?只见吴暖月走到
张扬身边,随手拉了把椅子坐下,右腿优雅地搭在左腿上,脑袋微斜用手支着下
巴,微微眯着美目用温婉的嗓音问道:「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

「张…张扬。」

「扬扬,姐姐好看吗?」

「好看。」

「那姐姐的脚呢?」

不知什么时候,吴暖月右脚上的鞋子已经脱去,同样是被脚尖透明的黑色丝
袜包裹着,却更加夺人眼球,玉足的形状和尺寸都堪称完美,每一根脚趾都肥瘦
相宜,既有圆润又不失修长,而脚掌的厚度宽度更是恰到好处,是以增一分太多,
减一分则太少。如此惊为天人的玉足,张扬只单单这么瞧了一眼,便被深深吸引
住了,两眼像是被粘住了似的一动不动。

正出神间,另一只玉足也除去鞋子,而且离得更近,几乎就在眼皮底下。扑
面而来的香气涌入鼻中,令原本有些恍惚的张扬更加飘飘然,下面的小鸡鸡竟也
兴奋得躁动起来。

「扬扬,想要永远沉睡在姐姐的脚下吗?」

「要…要…」

其实张扬也不知道这个「想要」指的是什么,只是在那一瞬间仿佛被吴暖月
勾了魂似的问什么应什么。太子曾经在酒后这么评价:吴暖月是个很恐怖的女孩,
哪怕她只是小小的一个举动,都能将男人牢牢吸引住,任其摆布抑或为之疯狂,
甚至只是闻到她身上那股天然香气,尤其是那双玉足上的香气,都很有可能被蛊
惑了心灵。像吴暖月这样的女孩天生就是要将世间所有男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

此时此刻,太子的话得到了验证。就连天生媚骨的桃子看到此景也不得不承
认自己是比不上吴暖月——这个小小年纪的张扬已经被彻底迷了心窍,就算死在
玉足之下也甘愿…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