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的真实性体验】(29)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廿九)交换培欲

就这样走了三分钟,到达一个小公园;只见天色已近黑的里小公园,以植树
作为里的象徵,自然就是树木参天,按照这座城市不爱公园的个性,伴随着天色,
更令公园多了一份的阴森。

「骚货,告诉小妹妹,想不想给人肏?」

「想…」主人媚惑的一句一指令,令已完全屈服成奴的母狗凡,下意识的吐
出本我的需要。

「如果想要被肏,那要怎样啊?」主人看了一看这个叫姿姿的国中女生,然
后说道。

我马上会意,让舌头挑进未经人事的口内,还是想挣扎的,不断让
舌头避开入侵的同性异物,我把舌头伸回嘴内,反把她的舌头引入我的口中,我
连忙把舌缩回,已经被我的双唇夹着,如此一来一回,我尴尬得面也红透了,但
在两个异性的目视下,我只好乘隙再攻入她的口内,只见女孩抗拒又不是,迎合
又不是,惟有让我狂舔她的口腔;她的舌头、她的牙肉、她的牙齿、她的口壁,
都留下了我的印记,再把她舌上的玉液勾进我口内,两个在看A片的一老一少,
就称心满意的看着同性间的淫秽玩弄。

「嗯嗯……嗯嗯……呜呜呜……」未经人事的女孩,竟然开始哭泣起来,我
离开了她的嘴巴,她即时侧过头,不想直视如此淫乱的同性荡女,我却纯熟地吻
着她的脸,脸上一棵棵泪珠,都被我吃得一乾二净,只见楚楚可怜的女孩,肯定
引起更强的兽欲,然而却也更加的吸引我…这些日子里与一众学姐学妹间的淫戏,
已彻底唤醒了自己深处的欲望-无论是同性还是异性的爱欲。

「肏,母狗,还不脱衣服给主人看!」我看了一看高中男生,一脸害羞的呆
望着主人,「主人,我…」在其他异性面前暴露,上演着极尽的淫秽,我还是保
留了最后的羞耻感。

「哈哈…母狗害羞啊…」主人笑嘻嘻的拿了一付眼罩戴在我头上,蒙住我的
眼睛,将我跪放在木板椅上,然后打开跨在他的下方,扶着我的长发,含起了巨
大的肉棒。

「大哥,我忍不住了!」听到高中男孩清朗的声音,只听到他低吼着的呼吸
声,而女孩的声音则自然地呻吟着,声音好像是有点害怕,却又从中得到快感而
颤抖的声音。

「姿姿的下…下面…痛…啊…好…痛…」女孩的声音突然间惨烈起来!看来
这个小妹妹正被狠狠的肏弄着。而我飢渴的在威迫和欲念的催动下,被唾液和汗
水浸淫,与两颗葡萄一同若现若隐的白色长袖T与卖弄春光的黑色短裙开始渐渐
脱下。

「母狗姐姐很色是吧,你看多么贱连内衣都不穿。」在言语的羞辱下,赤裸
的淫秽胴体就这样完整地展现在少年男女的面前。而我的屁股主动撑起来,阴部
朝上让雄性注视属於女性的隐密部位。

「请…插…我…」在主人的侧视下,我开始用言语来求取性爱的快感,只见
迎合他俯冲而下的鸡巴,让他每一下都直接命中花心,顿时被干的死去活来,溃
不成军。被蒙上双眼的自己,在肉棒不断撞击下,随着撞到屁股的节拍越来越快,
速度也越插越快,到后来我的呻吟声也变成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到只剩下龟头时再狠狠的插到我身体里面底,随着异性每插一下,我的幻想及欲
望就更加的不可自拔。

「呜!!……呜」在疯狂的性爱下,耳边传来幼嫰声线有序的呻吟,听起来,
女孩已逐渐的适应,互相配合,开始享受起性爱的欢愉。

「哈,母狗发骚了,快把眼罩打开吧,好好给肏到爽。」主人一边干着我,
一边在我耳边说︰「小凡啊,还是你夹得我爽喔!!,我的小母狗果然就是不一
样,简直是人间极品!!」

「姿姿的好紧哦…姐姐的胸部真的好大…好好摸…」小男孩这时候一边肏弄
着自己的小女友,一边被小男孩玩弄着宏伟的双峰,一边在两具大小雄狼的安排
下,与女孩开始紧紧相拥,坐看小情侣的交媾;这个叫姿姿的女孩不愧是国中的
女生,在同性的相拥下,感觉到这个女孩的皮肉细嫩吹弹得破,这时候我才在昏
黄的街灯认真留意她的脸庞与身材,只见她留着长头发,圆圆的脸蛋,樱桃小口。
睁开大眼睛肯定是个甜美的小妹子,不过已然翻起白眼张起舌头的她,已经表示
任这一老一幼的异姓为所欲为。我不自觉地对着小嘴深深一吻,拉着她的手儿放
到我下面,然后与主人一同摸向她的胸部,玩弄初经发育的乳房。

「哈哈,小朋友,你那女朋友的胸真小,你以后得每天都要抓她胸部呢,不
然长大以后不能『奶姿姿』的话,你就改肏别的女生好了,我给姐姐您,您天天
肏她。」

「啊…谢…谢…叔叔…给我个这么…讚…姐姐…还教我…破…姿姿的…处…
以…以后都要好好…天…天啊,我天天都要做爱做的事…」

「好…好哥…哥…这样姿姿…姿会…死…掉的…」

「哈,那就把学校里你不喜欢的…骚…同…同…学都给老…老公惩罚啊…」
少年一边戏谑着自己的小女友,乳房在弹性上也是上等的,手指狂她乳房施压挤
下再放松,乳房即时弹回原位,我再用力地搓,都给我软绵绵的感觉;我拨开我
反抗的手,两手盖在她的两个奶子上,一边用力的搾,另一边就握着打圈,我无
法停止我的动作,惟有双手抓着我的手,不断呻吟着:「啊……啊……啊……好
……好痛……插到人家最里面了啦……啊……」他的大肉棒给狠狠的插进姿姿的
小穴里,姿姿只能低声的「呜!!!……」的叫了起来,眼睛上流出两行清泪,
我知道怡萱还是初经人事,必然很痛。

「啊!!!!!!!!」姿姿妹妹突然大喊起来,可能经验太浅,居然一下
子就达到了高潮了!在痛楚与快感交缠的高潮余下乱动了一阵;幼体的阴道也随
着不断痉挛,将同样经验尚浅的少年男孩弄到高潮,浓浓的精液不断泄进阴道,
无力拒绝的女孩只能任由自己男友的中出…我不禁担心已然晕死的小女孩将因此
怀孕。

眼神满足的男孩射精以后,仍不满足的他开始一只手抚摸我正被主人巨炮炮
轰的小穴,一只手搓揉我的乳房,在主人的教导下,开始不停的吸舔我的耳垂。
而我在纯熟的调教下,自然知道该如何去做,开始舐弄混杂着少女花汁与精液的
少年生殖器;顺从地张开小嘴,将他的鸡巴连带精液含入嘴里,轻轻的吸吮。

「吃小鲜肉的鸡巴感觉不错吧,母狗凡?」一边从后欣赏着姐弟实况A片的
主人问道,已被性爱迷惑的自己,突然想起这可是我人生第一次与两个男人的3
P双通!而阴道跟嘴巴里的两枝血管,开始膨胀坚硬起来,传来火热的脉动。

男孩的龟头在我嘴巴的抚摸中越加膨胀,我忘情地舐弄着少年的肉体,然而
主人此时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不断的顶撞起我的花心;呼吸不了的自己正想吐
出前方的肉棒,但男孩死死的用双手握住我的头,难受极的自己,只好我开始张
大嘴把肉棒吞进去,又吐出来从根部再行吞噬,尽量用夸张的动作来让男孩取得
快感!一面努力的用舌头用力压,同时在龟头的四周舔,不断用嘴唇包围龟头放
进嘴里,这时候也没有忘记用舌尖不停的刺激。

此时肉棒的角度开始上升,我纤细的粉颈随着伸直,男孩欲仙欲死的眼神彷
彿已说明些什么。我用嘴巴含住肉冠不断的吸吮着,精液一点点的吸入口中吞咽
下;仿佛正在用吸管吸食着大量的荷尔蒙果汁,意犹未尽地透过输精管吸入小口
中品尝。另一边厢,我的屁股也被撑起,阴部朝上迎合着主人俯冲而下的巨型鸡
巴,再次狠狠的在自己体内灌入灼热的精浆;取得高潮的自己也因此趴在草皮上,
淡淡的草根味道与淫秽的精气伴随着晚上的来临和原始性欲的娇喘。

「哈哈哈,十分钟都不到就已经可以射两次,弟弟下次再跟您约啊;给您中
出姐姐好不好?」主人一边穿回了衣服,一边满怀恶意地看着躺在地上,尚未回
神的小妹妹姿姿。

「当然好啊,最好把上一次的那两个骚姐姐带来…下一次我跟大叔你玩换妻
吧,我超想干姐姐的;到时候请叔叔好好的喂饱老婆啊,姿姿说是不是?」少年
坏笑着看正在穿回衣服的我,而主人则一边笑着点头玩弄幼嫰的肉体,稍稍回复
意识的姿姿,只能无力地点了点头,完全无力反抗一老一少的操弄与安排…

「走吧,母狗凡,扣起牌子,现在带你回家看你那两只小母狗妹妹。」主人
拿起了细铁炼,扣起了代表我奴隶身份的牌子,牵着像奴隶一样的我,大摇大摆
的离开了公园。还没法整理的我浑身都是白浊男精的味道,顺着雪白的大腿跟不
时滴落出一滴滴的精液。伴随着铁炼传来的「铃铃」声,蹒跚的跟随着主人脚后,
在深秋月夜里,华灯初上的巷弄里,上演着比暴露更为下流的动作场面。

公园离主人的家大概是五分钟的距离,早已习惯暴露的装扮跟旁人异样眼光
的我,五分钟的暴露再也不是什么新奇的事了…甚至平常时候还有些许兴奋的快
感,只是走进已然熟悉的「金屋」时,却蒙上一层阴影,彷彿心里感觉将有什么
事要发生,难道是刚才人生第一次的交换-快速而迅猛的性爱令自己有点怅然若
失吗?

我跟着主人坐上了电梯,回到这座大安区的豪宅大楼,金碧辉煌的灯光与大
理石地面,深秋晚夜的巍峨大楼更多了一丝的冰冷。

「老公回来啰?」出了电梯,只一个站在旁边,正是女主人小芮,小芮穿着
一袭黑色薄纱连身裙,迎接刚在外「爽」完的老公,而已熟习性奴礼仪的自己,
马上如狗一样趴跪在下,仰视着这个来自中国东北的小美女…不,是大美女。

已怀有数月身孕的小芮依旧一把及腰的长发,连身裙的薄纱和剪裁让人得悉
她并没有穿上内衣,内里是令男性欲火上昇的空空如也。只见怀孕的她不但身材
没有走样,比起刚到台湾时还更加艳丽,更加的成熟丰满了…乳房因受孕的缘故
都大了不少,差不多可以和大乳牛嘉甄相比,难道这就是主人所说的「愈性交、
愈调教便会愈美丽的身体,是最好的女体」的意思么?

「小芮,在调教啊?」

「是的,要把母狗凡这贱货也放上去么?」

「不用了,先给母狗凡洗个澡,给她一点『奖励』。」主人说罢,就将我从
一众垂吊的肉体旁边带往「更衣室」。

作为座落在大安区精华地段的豪宅,主人的家自然有其过人之处,先不论是
他拥有这栋一层一户,每户250坪的超级豪宅里,拥有最高的两层;每一个设
施都经过他的细心打造;精緻的大理石鎏金地板,罗马式室内设计,古典之余不
失舒适,处处都可看得出主人对生活及文化有相当高的品味。

走进屋里就是一条走廊,走廊的两旁尽是价格不菲的名画,名画作为文明的
表徵,我身为一个接受硕士班训练的女生,却每周周而复始的裸体赤身,以犬姿
爬进每一个角落。

在被牵着走了半分钟,就到了「更衣室」,所谓「更衣室」,就是一个只见
与我同为性奴们更衣的地方,也是其中一个调教和实验的所在。更衣室的可怕之
处是,由於正正是整层楼的转角角落,我们必须在两面加厚落地窗面前,褪下属
於文明和尊严的衣服,一件件地脱下自己的衣服和胸罩、内裤,直到一丝不挂,
再赤身裸体地站在落地窗前,把自己的身体无比屈辱地暴露在同为性奴及变态奴
主眼前。

进入了更衣室后,我发现与我同为性奴的女孩们像是屠宰场的禽畜般被一排
悬挂在空中…但我已不再惊讶了,因为这也是我三不五时要接受的「调教」之一,
女主人小芮会在我们被吊起来的时候,拿着针头将不知名的药剂逐一注射到女孩
们的身体里面,有时候是强力的媚药,有时候是涨奶或增加受孕机会的药物。当
然,也有用来控制我们的精神控制药物-其中有一部份,应该可以说是毒品。

在三个月的疯狂调教里,由於我在调教时已变得非常顺从,所以主要被注射
的是强力媚药…人家说春药吃多了会上瘾,这三个月里的药物调教里,我也已经
不再拒绝注射乃至服用的各类媚药了;每一次被注射或吞服后,身体都会变得越
来越热,呼吸也越来越急促,神智越来越模糊,阴道里的体液也越来越多,意识
却清楚非常,只是脑海对性爱完全失去防备,只会随着下意识不断扭动起自己的
身体,期待阳具的插入与疯狂的爱抚,而高潮也会变得更加的容易,每次药力都
会令自己泄整整两个小时…但强力媚药再强也比不上已成孕妇的嘉甄厉害,按照
主人有次感叹,嘉甄现在每天起码要被注射或服用媚药两次以上,作为运动员的
她跟某个只靠兴奋剂夺冠的国家运动员非常相近…连性爱都要追求「更高、更快、
更强」;可怜的是她腹中的孩子,搞不好会出现先天障碍。

而其他的女生,就各自有不同的实验药物被调教,祐瑄跟仪蔓、静慧三个学
姐接受最多的涨奶媚药的调教,静慧学姐另外还会被打上排卵的药物,这是用来
增高怀孕机会的重药!主人说这是仪蔓学姐要求的,因为她想要静慧学姐被操大
肚子;至於相韵、毓洁、碧筠跟书岚,注射的主要是致幻药跟强力媚药,根据不
同的比例混合,来协助成瘾媚药的研发。

最可怕的是宜玟,由於她的反抗力度比较强,所以小芮跟主人就给她打上了
混合强力成瘾药物的媚药,现在只要宜玟毒瘾一发作,就会马上像断瘾的瘾君子
一样极端的痛苦喊叫,最终只好不断再次屈服於调教及肏弄-因为只有这样才可
以换取「独门」的毒品注射,注射以后,处於兴奋和幻觉中的宜玟从喊叫变成了
呻吟…甚至还会主动勾引男人,甚至是旁边的女生轮流奸污她;同时强力的毒瘾
也令她的性欲控制越来越频繁,身体变得越来越淫荡。

看着已成为胯下性奴的慧黠学生们,内裤也被脱掉了,雪白的上身,这种装
扮带着一种邪恶的性感美,却又不脱离大学生的清纯。被垂吊起来的共有六个女
孩,分成三对,各自的双手被合绑在上,赤裸的肉体则相对捆在一起;其中四个
被蒙上了双眼,如A片里的性奴隶一样,不断努力的摆动着,像是一个欲求不满
的淫荡骚货,却都有着令人艳羨的漂亮脸庞。其余没有蒙上双眼的女奴,眼神都
充满着欲望的火燄。

六个女孩的乳头都硬了起来。阴户在假阳具的抽插下,淫水更是绵绵不断的
流出。看着其中三个眼神呆滞却充满欲念的女孩,连阴毛都被人剃除的乾乾净净,
已经给主人摧残…不对,是调教成为一个为了快感和高潮什么都可以做的性玩具,
在性爱面前她们连最简单的思考的资格都被剥夺走了。

其中一个被蒙上双眼的是祐瑄学姐,一脸春情荡漾的祐瑄学姐跟毓洁学姐被
绑在了一起,祐瑄姐精緻美胸在春药的刺激下夸张的膨胀起来,随着身体的起伏
和呼吸不时的抖动着,她下体的按摩棒已经被人取出来了,可是已然开发的蜜园,
却仍然扩张出一个巨大的黑洞似乎等待别人的插入,只见已被媚药折磨到不行的
祐瑄学姐,舒爽地用力磨合着对面的毓洁-一具同样被调教出巨乳的女性胴体。

「哈哈,母狗瑄很棒哦,最大乳量竟然到38G杯,洁奴到36F杯,婊子
好讚啊…」小芮拿着大宽条的软尺一边量了以后,一边像摸狗狗那样抚摸祐瑄与
毓洁的头发…至於毓洁,在她的身体里面除了震蛋的震动外,还被同性的爱抚弄
得香汗淋漓,全无血色的胴体却写上了「NE- 0504实验中」的大字-那是
主人从日本领回的药物,主要是令身体却维持一种极度渴望的状态,同时会令中
毒人的体液含有催情物质,像病毒的母体一样,一传十、十传百的传染起来,在
配合这些日子的催淫教育影响之后,毓洁流出的淫汁体液大量增多,从而令含有
高浓度引诱发春的液体更加旺盛。毓洁在不断高潮到顶的状况下,呆滞的悬空挂
在铁炼上面,不断全身激烈扭动着,口中含糊的呢喃,已经没有办法再说出一句
话了,如名模般高仰的颈项,和急促的呻吟呼吸,紧绷的脚指头,抖动得夸张的
小腿,甚至是不停扩张的阴唇,都只证明了她身处在极度的高潮中。

然后是气质的仪蔓学姐,留着一头长发的她,被几条黑色调教皮带,紧紧地
捆缚挂了起来,纤细的双腿被绑在蒙上双眼,同样贤淑的静慧学姐腰枝上,两个
女孩的阴穴被死死的对准,和浑圆的屁股绑在一起,两个女孩都由一个倒八字型
的绳子勒住了精緻的双胸,并因被绳子的挤压而格外奇峰突出。两个女孩的臀部
和肩部,都被好几条绳子绑住,完全动弹不得,产生了一种淫魅的视觉效果。

女孩悬空挂在落地窗旁的铁枝上,奋力摇晃身躯哭着大喊,但却只是让她像
一坨肉球般的旋空摆荡。

「你只不过是个卑贱的性玩具而已。」小芮邪恶的笑着说「每次看你在上街
游行反政府搔首弄姿的,就知道你骨子里根本就是个贱货,我看你是想要勾引男
人,渴望品嚐男人的肉棒吧;之后把你卖到祖国内地去做鸡!」

「算了,跟你这种低贱的台湾烂货要说什么,这种肉体不过是拿来玩的;台
湾妞都是婊子!」小芮一边把玩着两具女体,从桌上拿了一只奇异笔,走到陈宜
玟的身旁,在她由波平如镜的胸部突成的硕大巨乳上面歪歪曲曲的写下了十个大
字「我是社运精厕陈宜玟」。

「啊!!!!!!!!!!!!!!!!」只见宜玟在催乳剂的药效下,激
烈的扭动着白嫩诱人的身躯,大喊着的她双手和双脚由於已经被捆死,勉强能够
悬空挥舞的只不过是自己的手肘和膝盖而已,身体像一条被电击的鳗鱼一样不断
痉挛,淫水如瀑布般随阴户直下倾泻。

「爽死妹妹了吧,贱货,泄出来的淫水还要害别人中毒;韵奴啊,继续好好
给这贱货上上课哦…」在一众学姐学妹面前不断的裸露、性交、高潮、羞辱,曾
经纯洁清秀、疾恶如仇的社运之花在高潮再次口吐白沫,双眼呈现令人发指的反
白,肉体已然彻底崩溃。只能默然任由那些每天给她注射那些邪恶的药物所控制,
然后在药力发作所引发的一次又一次的性欲高涨当中让自己完然服从欲望,令她
从内至外渐渐地变成主动和男人们交媾的精液公厕…可怜的是被宜玟淫水弄到的
相韵,强力成瘾媚药的药力随着体液传到曾经气质清纯的女孩体内,有着水汪汪
的美目女孩眼神正模糊起来,不断逗弄着同性来解除麻痒的白杳身体逐渐变成淫
靡的绯红色…

「母狗凡,刚才在公园玩得这么髒,先去给我洗个澡吧。」我一步步走到巨
型落地窗前,在深秋的映衬下,我纯熟地脱下自己的衣服和胸罩、内裤,直到一
丝不挂。赤身裸体地站在落地窗前,任由主宰自己的男人调教下,把自己的身体
无比屈辱地暴露在雄性巨物的眼前,幸好这座大安的豪宅处於高层之上,自己的
裸体并不会像平日於校园那样,被别人看见;不再理会六个正接受悲惨命运的女
孩堕落哭叫,走进浴室,然而女孩的呻吟欢淫,正是另一个开端。

打开了浴室的大门后,浴室正是一个倘大的圆型浴池里,接连中出怀孕的两
只乳牛学妹,正在热水和巨乳间「水乳交融」,已经怀孕的嘉甄,跟同样腹部隆
起的小乳牛佩珊交媾起来;从嘉甄一脸痴呆的眼神来看,以及放在地上的注射器
彷彿已说明了些什么,至於同样怀上的佩珊和小只马易蓁,就拿着池边的各样
「玩具」,纯熟地用各种手段让曾经是人间「凶」器的淫乱痴女,不断舒爽呻吟,
只见作为体育健将的嘉甄,在全身健美丰满的胴体下,有着不成比例的巨肚,而
可爱小胖娃娃头的佩珊,则在另一个可爱女孩的逗弄下,呻吟不断,不过看来用
药的人只有嘉甄,佩珊跟易蓁的神情除了享受外,还是可以判断出她们意识是清
醒的…看来对药物倚赖较轻的小乳牛佩珊跟易蓁,在怀孕的因素下,主人就暂时
没有给她们用药。

「爽…爽翻天了…」已成痴女的嘉甄,作为国手级的运动员,比起常人更能
做出难度高的动作,高潮看来亦如是,只见她每次的自慰,都增加了她腰部扭动
的弧度,艳丽的长发已经随着抽动缓慢的上下起伏,口水、汗水、乳汁、淫水不
停的从全身的洞泊泊流出。

「主人跟母狗凡回家啦~大乳牛又高潮射奶了~~~」

「嗯啊,小乳牛玩得开不开心呢?继续好好的玩,待会才可以有多一点的奶
喝哦~」享受着痴女及小学妹侍候余韵的佩珊,身躯有着无尽的青春活力,怀孕
彷彿对她完全构成不了任何影响,胸前一对与她真实年龄极不相衬却弹性十足的
一对豪乳,如玉一般白细的肌肤娇嫩的女体,挂着水珠笑嘻嘻的跪在同样赤裸的
一男一女面前,然后在淫荡的指令下继续用蜜户贴着蜜户廝磨着,各自冶艳健美
及童颜巨乳的女体竟然在旁若无人的磨着豆腐,花汁随着磨擦不断飞射,两个光
突突的白皙耻部更被磨上了一层水晶般的淫液。

「主人,我们刚才在帮嘉甄打药,现在来侍候主人跟母狗凡洗澡,请主人把
母狗蓁最爱的肉棒赐给母狗们洗乾净。」主人点点头,下到了浴池,已成淫奴的
宜蓁顺从地趴在主人粗壮的大腿上,将俨如异物的巨大火炮深深吞到了口中,不
断用可爱的小嘴轻轻磨蹭,水汪汪的眼睛痴迷的注视着上方的男人,让主人不禁
低声的呻吟;而在旁边的我,也顺从地不断吸弄着大如麻包的精囊,然后开始为
肥胖的男躯,用自己的身体擦上浴乳,滑动推拿属於主人的各个部位擦拭均匀。

正在跪下的女孩,一对随怀孕己昇级不少的双乳刚好就垂在主人的面前,任
由主人毫不客气的伸出双手来抚摸玩弄,胯下的巨物在四女的悉心爱抚和活春宫
下怒然勃起,主人张开双眼…看来是终於发泄够了,将我和宜蓁在他的身上拉了
起来,在一旁的淋浴下沖洗了一翻。然后搂着我,用两只大手死死玩弄我和宜蓁
娇挺的美乳上的小柔珠。

「母狗蓁,擦乾净以后做我在LINE上安排好的事,快去吧。」「是的,
主人。」我跟宜蓁在被淫玩下,顺从地拿起了大毛巾,为操弄自己的主人擦拭乾
净。看着沦为男人陪浴的幼齿可爱女孩,挺着与年龄毫不相称的大奶小腹,如婢
女般走往更衣室。

「好啦,母狗凡,待会你就可以看到你最想看的东西了,走吧!」主人阴森
的一笑的看着我,再次变成爬姿的自己,摇摆的走进了熟悉的房间里,等待着调
教与两个妹妹下落的来临。

「主人…」当进到主人的私人书房里,一个用脚镣拷在一只只圆润的脚腕上,
身上不着寸缕的娇媚女体正在我的面前…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