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欲之秀美含蓄的妻】(13)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十三)

「阿浩,麻烦你和影了。今天的古琴课上完就让丹尼在你家多待一个小时,
我额外付钱。」瑗瑗在门口跟我道别时说着,她今晚要去机场接人。

「没问题的。提钱不就显得远了吗。放心吧。课上完,我带着这小子玩儿会
儿。你开车慢点。」

瑗瑗再三感谢,扭着腰肢下楼去了。

望着她穿着得体的筒裙裹着的身子,曲线毕露,浑圆挺翘的屁股一扭一扭的
离去,我的小腹升腾起一股热流。

身后被用作书房的次卧已经响起了叮叮咚咚的琴声,伴随着妻温和的讲解。

我自失的笑笑,将脑海里瑗瑗肉乎乎的身影赶走,拿起桌上的报纸,散漫的
看着。

有那么一会儿功夫,一直没有传来琴声与说话声,我暗自疑惑,但却没有细
想。只觉得师生二人也许像往常一样需要些果汁或者水了。

「丹尼,你怎么神思不属?Focus,please!」妻难得的板着脸
说。

「……」丹尼无语。

「你有心事啊?告诉阿姨。是不是你妈妈批评你了?」妻循循善诱。

「Idon『twanttotalkaboutthatbitch!
(不想提那个婊子!)」丹尼愤愤的说。

妻显然震惊了,「你说什么?!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你妈妈。她离乡背井的独
立承担照顾你读书的重任,是有多么不容易啊。」

「行了行了,你们每个人都这样说。你们了解她吗?」丹尼不耐烦的说:
「算了,别说这个了。对了,今天的琴我总调不好。您来帮我看看吧。」说着他
站起身。

「是吗?我来看看。」妻站在古筝前,专注的调试。

丹尼来到妻的身后,十几岁的他也许是美国食品吃多了缘故,身才像极了他
的美国同学,上中学的他们这些半大小子,都发育的很好,身高也足有170多,
竟比妻还要高出一头。他轻嗅着妻的秀发,脖颈,手若有若无的触碰着妻的屁股。

妻显然被丹尼大胆的举动吓着了,她装作若无其事的闪开,「好了,你可以
接着用了。啊~ 」妻说完,竟惊叫了一声。原来,妻闪开的时候,屁股无意间顶
在丹尼裆前,而丹尼,他的裤裆早已撑起来帐篷,妻臀部的软肉被结结实实的顶
了一下,深深形成了一个凹陷,而妻也被丹尼的粗硬吓了一跳。

此时我正好端着果汁开门进来。没有任何觉察的我,边与丹尼开着玩笑边给
二人倒饮料。

「丹尼,你今晚自己多练几遍吧。争取明天的晚会能有好的表现。」明晚妻
将与丹尼表演合奏。

稍晚,瑗瑗终于来我家接走了丹尼。

夜,我与影紧紧相拥,一手摩挲着妻如缎子般光滑紧致的后背至臀。

「浩,你说我要不要把丹尼今天的举动告诉瑗瑗。毕竟,我们两家关系这么
好,我不想看到丹尼变成坏孩子。」妻都我讲了今晚丹尼骂自己母亲以及对妻的
身体感兴趣的事。

丹尼跟着妻学琴三年,一直以来也很讨我们夫妻喜欢,有一次,瑗瑗还开玩
笑说让丹尼认影当干妈。虽然没有正式的确认,但我知道影是拿丹尼当自己的孩
子般看待的。

「这事不能直接的说。要旁敲侧击,还得找时机。而且要确保瑗瑗不会直接
去质问儿子。其实这问题不大。丹尼处在叛逆期,可能就是反感瑗瑗管的太多,
太严罢了。至于他吃你豆腐,呵呵,他是个大男孩了,好色而慕少艾很正常。老
婆,你好有吸引力哦!」我说笑起来。

「讨厌,又不正经了。」妻打落我的手。

「丹尼是这样摸的吗?」我轻轻揉了一下妻的屁股。

「你以为谁都跟你那么色!」妻埋怨道,但还是抱紧了我。我知道妻动情了。
好像经过了在国内被二伯XX之后,影的身体变得非常敏感。如果说影从前是一
朵含苞欲放的花儿,那么现在这多花儿盛开了!

我翻身搂住影,口、手开始肆无忌惮采摘起这朵娇艳的花。影的喘息与吟唱
弥漫开来了。

这是一座建筑风格独特的大别墅,方圆数英里之内也只有这一家。房前平整
的草坪,房后是蔚为壮观的小树林,以及林子后的青山。

而房内二层的主卧内,女主人穿着近乎透明的薄纱,内衣下身是丁字内裤,
上身则中空,连乳罩也没有穿,极尽性感。这是一句四十岁女人诱人的躯体,象
牙白的肤色没有一丝瑕疵。乳房如覆碗,臀部挺翘,腰肢纤细。女人缓缓摆出各
种姿势,男人手举着高清摄像机,不停的「咔咔」按下快门。

「太太,老爷子想念丹尼了,想让他假期回国待上一段时间,爷俩好在一起
培养下感情。您也可以一起回啊。这么长时间了,气还没消呢?」

「哼!我说过了,有我没她。只要他不和那个狐狸精离婚,我就永远不回。
你以后不许再提这事。」

「是,太太!那让张姐带丹尼回吧。这次我还有公务。可能要两个月才能回
国。丹尼是不是可以这个月底请假?」

「我问问他的意见再说。你赶紧拍,拍完了早点去休息吧。」说着,瑗瑗摆
出各种诱惑的姿势,男人放下手中的相机,手拦住了女人,嘴吻上了女人的唇。

「呜~ 讨厌,怎么那么猴急!」瑗瑗推开男人。

「太太,你都湿成这样了,还说我急。稍等一下,我打开录像机。老爷子说
了,他还是最迷恋你的身子,让我多拍几个你跪趴的姿势,还有……」

「变态!自己老了不行了,就派属下来搞自己的女人,搞给自己看。啊!」
瑗瑗埋怨着不提防,男人捏了自己的乳头一下。

「快点嘛,草草的录几段,咱们好尽情的那个,啊,想死我了!」

门外,丹尼将耳朵贴在门上偷听着。眼中似要喷出火来 .

时间退回到我离开二伯山庄的那天清晨,五点,W发动了车子。

「浩子哥,既然你不想让我去打扰二伯和影,那我就听您的,咱们也一起看
下他们还会做出什么。不过,我相信影是不会太离谱的。回头我把这边的情况告
诉你。只要是二伯房内发生的,我是可以搞到录像的,那屋我暗自装了十几个话
筒,说话也能听见。」W在车上对我说。

「嗯。」我茫然以对。心中尽管知道妻是被迫,而且妻也不会因为二伯离我
而去,但我仍然心乱如麻,只觉自己灵魂似乎离体。我现在最想的就是跑进二伯
房内,将妻抢回来,抱在怀里,永远不放开。但我知道这是最糟糕的选择,一是
会让W难做,最重要的是会对妻造成很大的伤害,妻做出了选择,她想不声不响
的解决来此度假的遗留问题——被二伯胁迫;当然,如果不被我和W知道的话,
这也是最佳的选择,对我二人的感情影响也最小。但如果我撞破他们的话,恐怕
妻会无地自容之下,受伤很重,后果难以逆料。现在只愿剩下的几天赶紧过去,
我可以假装不知情的与影高高兴兴的返回美国的家。

回美之后,偶尔心头也会泛起这样的念头,想问W我走之后又发生了什么。
但每次想到妻对我一如既往的深情和她甜蜜的笑,我都不忍让已经发生的不快打
扰我们的生活。这一次帮妻接到岳母的电话,无意间得知影竟然压根儿都没回扬
州!我终于忍不住联系了W。而W的回答让我的心又悬了起来:「唉,浩子哥,
我就猜你早晚会问我要这份资料的,是录像,你自己看吧。希望你挺住……一切
等你看完再说吧。需要我给你出气,你说话!」

这是一个秋日的午后,妻与瑗瑗相约去towncentermall购物
去了。

我在纠结的心情中颤抖着手打开了长达两个小时的视频的文件!

光线暧昧昏暗,我隐约辨认的出是W二伯的卧房。门开了,二伯牵着影的手
走了进来。影竟然穿着雪白的婚纱!这是?

正在我疑惑的时候,就见有一年轻小伙,胸前挂着相机也走进了房间,同时
指挥着几个服务员将一些布景,灯光等在房内摆放好。

影瞥了一眼众人,似是感觉颇不好意思,她碎步走向内里的套件去补妆。

年轻的摄影师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妻的背影,对二伯说到:「钩子叔,一大早
就把我从被窝里捞起来,就为给你们拍整套婚纱照!您好歹给侄儿讲讲是怎么遇
见新娘的啊。」

「嘘,小点声。说好了,别出去乱说。这可不是真的钩婶。不过,嘿嘿,俺
跟你钩婶干过的事,跟她也干过了!她比你死去钩婶可有味儿!」

「哦~ 」小伙拖长了音调,「我拍过的大姑娘小媳妇没一千,也有八百了,
怎么没见一个有您这新夫人给劲——漂亮,雅致,跟仙儿似的,不过,闭上眼细
想,还是能咂摸出一丝骚味来,这丝骚味埋的忒深!呵呵。」

「知道为啥不?嘿嘿。人家是学表演的,演奏,古筝,懂不?那要讲修养的。
还留洋呢。你W哥的朋友。这回是来咱们山庄玩儿来了。俺第一眼看见就受不了,
那脸蛋身材,主要是眼神,看俺一眼,俺就觉得完了,要不俺吃了她,要不俺死
给她。这不,让俺吃着了!」

小伙冲着二伯挑起了大拇指。

二伯压低了声音,「嘿嘿。这女娃让俺玩儿出兴头了。这不偷偷的留下让俺
接着吃呢。俺就说,你三五天就走了,要再来也是明年了,这一年俺想你了怎么
办?俺就出主意拍一套照片。女人婚纱照最漂亮,她也喜欢。刚才在山上拍的不
错,不过毕竟没法拍出花儿来。良子,等会儿你得配合着出出点子,以后俺也好
有的回味!拍的好了,叔赏你点甜头。拍的不好,哼……」

「瞧好吧,您!」这个叫良子的小伙摄影师拍着胸脯保证。

「俺去里间屋叫她。」二伯说着去了套间。

这边,良子很快指挥众服务生摆放好了道具,让他们离开,顺手关上了房门。
而此时,妻与二伯也来到了房内。

「哇,新娘穿着这件礼服真是更漂亮了!」

原来妻已经穿上了她那件湖蓝色的深V晚礼服,胸前的一片白肉特招人,一
对白鸽似要挣脱前襟的束缚,从侧面看去,大半个乳球展示出诱人的弧度。良子
的眼都看直了。

「咳……咳」二伯出声提醒。

「噢,那个,新娘两手环抱新郎的脖颈,新郎双手扶住新娘的腰。——对,
perfect——」「咔咔」声响起。

二伯与妻面对面站着,二伯猥亵的目光,妻羞涩的将头歪向一侧。

「保持,别动!感觉来了!」良子的声音引导二人。

「现在二人对视。新娘不要害羞。」

……

「对,」「咔——咔」

妻与二伯深情凝视对方,二伯恶作剧般的轻吻了一下妻的腮。

「讨厌,」妻推开了二伯。

「新郎走开,新娘来几张单人的。单手扶着梳妆台,另一手掐腰。对,很有
镜头感嘛!」妻此刻渐入佳境。已经不那么紧张,渐渐竟有了笑容,妻的笑让整
个房间都明亮了起来。

「现在请新娘坐在床上,对,越随意越好,歪一些,双手放在背后撑着。对。」
良子是个不错的摄影师,此刻妻坐在床上,仰着身子,秀发如瀑,垂在脑后,双
肩、两臂至手绷的笔直,撑着上身,胸前的乳球更突出了。我见到二伯咕咚咽了
口唾沫。

「新郎加入。还是这个姿势,新娘仰躺在新郎身上。新郎轻吻新娘的脖颈。
——很好!」

「新郎可以手捂新娘的胸,对,新娘双手背过去搂住新郎的脖子。很好!」
「咔咔」

我的心停跳了!在此之前,我看到的是二伯对妻的蹂躏挞伐,无情肏弄,那
样的场景,让我先是酸涩无比,但后来更多的是热血沸腾般的刺激。而此刻,看
到两人投入的交颈缠绵,我看到的不是大屌与蜜逼的结合,但这样的场景却反而
让我心头泛起了浓浓的嫉妒。

这种嫉妒很快竟引来一股恨意:恨W,恨二伯,恨妻,也恨我自己。影是我
的!挪开你的臭嘴!

「这是阿浩专属的!」耳边突然响起妻对我说的。我叹了一口气,妻是聪明
的,也是对我了解最深的。她知道我心底毕竟还是有禁区存在的。

「现在新郎脱掉上衣。」

二伯三两下就脱去衬衫,露出一身健美的肌肉,特别是胸肌。

「新郎身材不错啊。呐,新娘帮新郎涂些油,让皮肤亮一些。」说着,良子
递过一瓶什么东西,想必是他说的什么油了。

妻接过,看了一眼二伯的身子,蓦地红了脸,动作轻柔却连贯的倒油在手心,
在二伯的前胸涂抹。

「嗯,有一点不完美,我是说新娘。哦,这样,新娘去简单冲个澡,不要吹
干头发!」

妻犹豫着。

「去嘛。俺一年都见不到你了呢。俺信良子,他手艺不错的。肯定好看。」

妻紧咬了嘴唇,片刻,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转身向洗手间走去。

洗手间响起了哗哗的水声。

良子趴在二伯耳边说了些什么,二伯眼神亮了起来。转身从衣柜里拿出一包
什么东西,走进了洗手间,将那包东西挂在了衣架上,却将妻的礼服和内衣拿走
了。

水声止。

「啊,我的衣服呢!」

「就穿这个罢。」二伯走进洗手间。

「这也能叫衣服!」妻厉声说道。

「乖,俺一年的时间都只能对着你的照片想你了,就把最美的样子留给俺嘛。
良子不是外人,他会保密的。你就当他不存在。」二伯苦苦相劝。

妻狠狠瞪了二伯一眼,无奈的说,「出去,我要穿衣服了。」二伯喜滋滋的
走出。

妻解开浴袍,穿上了那身「衣服」。说是衣服,其实就是情趣内衣,内里的
乳罩,仅仅遮住乳头,下身是丁字裤。而外穿的则是一层薄薄的黑纱裙,长度只
盖的住半个屁股,可谓齐B短裙。我平时是不让妻整理阴毛的,因为我认为她的
阴毛很有型,现在她穿上丁字裤,耻骨部位的小片布是遮不住的。妻窘迫无以附
加的走出浴室,一手连臂护着胸前,一手捂着下身。

良子看的大为得趣,却郑重无比的说:「唉,好完美的身材!新郎有福气了。
我们提供的这套餐的第二主题真是专门为二人这样的俊男美女设计的。」

「新娘手捧花束,对,站好,挺胸,抬头,微微撅臀,对!完美!」

良子不停的引导与赞美让妻渐渐走出紧张的情绪,嘴角也带了似有似无的笑
意。

「新郎上,站在新娘身后,新娘上身微微下趴一些,腰往下压,不对,这样,
这样……」说着,良子放下照相机,走上前,一手托着妻的肩,一手压住妻的腰,
妻刚要扭手推开良子,却见他已经放开了妻,从妻的肩头划过的手有意无意的触
碰了妻的乳肉,「就是这样。」

妻此时的姿势像极了撅臀被二伯从身后肏的样子,「新郎裆部轻轻触碰新娘
的屁股。双手放在新娘的腰部。对,很好 .」

「俺用不用掀起这裙子?」二伯问。

「额……掀起来点来几张吧。第二主题叫致命诱惑嘛。挺合适的。」良子说。

二伯得了允许,轻轻掀起妻身上只盖住她半个屁股的裙,裙角推到了妻的腰
间。妻的整个白嫩的屁股都露出来了,二伯得意的冲着良子看了过去,后者瞪大
了眼睛,咽了口唾沫。

妻听得几声咔咔,就快速的站好,脱离了二伯的裆部。裙角自然的落下遮住
一半的屁股。

「新娘请跪在椅子上,」原来,在梳妆台的旁边有一张圈椅,妻无奈的跪了
上去,手扶椅背,只愿赶紧拍完的样子。

接下来,良子又指使二人摆出各种姿势,让妻轻抚二伯的胸肌,快门声中我
见妻眼中微微起了雾气。

足有半个小时,妻在良子的指引下摆处各种造型,或者撅臀,或者挺奶,时
而二伯加入做出环抱的或者其他亲呢的姿态。

二伯与妻耳语了几句。只见妻惊怒的瞪大眼睛,连连摇头。

二伯苦苦央求,我不知道他与妻提了什么要求,以致于妻如此坚决拒绝,但
以我对妻的了解,她最终一定会让步的,因为妻最大的优点和缺点就是太善良,
心太软,雅不愿违人之意,曲己从人成了她的心理惯性!

果然,妻在二伯的苦求声中,面色变得犹疑。

「姐你这么美,不趁着年轻留住这美好瞬间太可惜了。记得以前汤加丽拍裸
照的时候大家一片骂声,但现在裸体婚纱不也很流行了吗?还很贵的呢。咱们这
个套餐的第三主题只是拍几个动作剪影,保证不拍正脸的。」良子不失时机的劝
说道。

妻的面庞红的似火,只见她贝齿轻咬下唇,扭脸看向一边,轻轻举起了双臂。

二伯如蒙大赦,手忙脚乱的去脱影身上的仅有的几片衣服。

「脱掉纹胸,把前襟的纽扣解开就好了,不要脱纱衣。」良子说。

我不得不佩服良子的品味,妻白嫩曲线玲珑的身子罩在黑色纱衣里若隐若现,
平添几多诱惑。妻曼妙的乳白、软、微微翘起的肉球随着她的动作跳跃如一对白
兔儿。二伯的裆部撑起了帐篷。

咔咔声伴着良子指引二人作出各种动作。

「钩叔,看把你的家伙憋的,放出来吧。」

二伯不知所措。

「是的,您没听错,来几张特写。这是我们这个主题的重头戏哦。」

二伯这才嘿嘿笑着脱光了。在他拉下裤头的瞬间,就见那巨炮般的大屌咚的
一下弹了出来。那威猛的气势甚至让人产生错觉——那弹出的瞬间似有嗡嗡的破
空之声!影,我的爱妻,在此之前就是被这雄伟抽送蹂躏了的!那粗如儿臂的大
屌进入妻肥美的阴道该会是撑满撑爆的感觉吧?!难怪每次影被二伯插入的瞬间
总会有片刻的失语,但那时嘴巴明明是大张着的!我不是女人,但也能从妻表情
看出那是一种极致的体验!

这样想着,我禁不住咽了口唾沫,喉咽部竟有微微的回甘,如饮香茗,这是
与妻做爱结束时才有的满足感。

录像中,良子一边夸赞着二伯下身的雄伟一边按下快门,还不忘偷觑了妻一
眼,妻此刻却正偷瞄了二伯的裆部一眼,觉察到良子的目光,妻「腾」的红了脸。

「咳。咳……」良子发声:「请新郎抱起新娘!」

妻羞羞怯怯,二伯赤裸着身子猛的给了妻一个公主抱。

「不不不!」良子一叠声的否定,「要这样,对……抱紧点。」

原来,他指导着妻双腿夹在二伯的腰间,双臂搁在二伯肩头,搂住了二伯的
脖颈。由于从公主抱到这样跨骑的姿势妻都没有着地,良子不得不帮着拖住妻。
前文提到妻此刻几乎赤裸,良子的手难免接触到妻的嫩肉。我甚至看到他故意在
妻的胸前抹了一把,而妻则立即扭了下身子,极不情愿被良子碰到。

快门声又起来了。忽然间,良子单膝跪地,头更是贴在了地上,举着相机冲
着妻与二伯裆部猛拍!

「嗯!不要拍那里,太羞人了!」妻叹息般的声音使得她的拒绝听起来不是
那么坚决。从妻美妙的歌喉出来的声音刺激了二伯,那大屌凭空又长粗了一圈,
生生的探出头,已经不能被妻的腚沟所遮盖。

这显然不是良子想要的效果——谁让钩叔的鸡巴太长了呢。

看到二伯双手托着妻的尻蛋儿腾不出来,良子无奈的起身,手牵住二伯的巨
炮,将铮亮的紫色龟头引导到妻的阴部!我这才发现其实妻所穿的丁字裤裆部的
那块布遮住的其实只是耻骨部位,而耻骨和阴蒂结合部开始是分成两股的两条绳
子!开裆丁字裤!换句话说,妻的屄是露着的。

良子一手举二伯的巨炮头儿子妻的阴部摩挲着,另一手则用拇指和食指撑开
了一下妻的屄唇儿!在妻表达不满的同时,良子摸屄的手已拿开,而妻的两片肉
唇倏的含住了二伯的龟头!

「好极了!perfect!都不要动!」良子不失时机的按动快门。

扭来扭去的妻也安静下来,同时,口里呼的出了一口气。

「你们不是好人!这……这是欺负人!羞死了!呜呜呜……」妻梨花带雨。
我的心骤然紧了起来,心疼。

「姐,你就当我不存在,我这是给您二位服务呢!您没见过来我们店里拍裸
体婚纱的小夫妻,人那才叫放得开。有的拍这镜头的时候还要求新娘是湿的呢!」

「那要不湿怎么办?」二伯。

「嘿嘿,我是我们店里的高手,不仅能让任何人湿,还能让她们喷呢!扯远
了……姐,你就看好吧,这些照片拍出来,二伯天天得看着你照片撸!」

「噗!」妻听言忍俊不禁笑了出来。脸上犹自挂着泪珠。良子和二伯见妻的
情绪好了些,也跟着笑起来。妻看了良子一眼,不知想起了什么,脸色突然羞红
了一下。二伯留意到了妻的变化。

「只是……」

「只是什么?良子,有屁快放!你钩婶今天高兴,你小不言的放肆点没啥。
过了今天可得客气点啊。」二伯循循善诱。

「好吧,看新娘,哦不,钩婶儿脸皮薄的!可惜拍不成最后也是最好的一个
镜头了!」

二伯与妻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妻脸又红了,羞涩的别过脸,趴在二伯的肩头。
二伯明白,这是一个你说了算的表示!于是点头说到:「拍,俺给了钱的。不能
便宜你这孙子!」

「好吧。姐你躺床上吧。钩叔你把着新娘的两腿叉开。」

二人依言照做,妻仍然是羞的将脸别过去。

「咔咔」的快门声响起,良子在冲着妻的阴部猛拍。妻的屄唇儿此刻软塔塔
的歪在一边,整个阴部屄裂非常明显,赭红色的一片被稀疏的阴毛所覆盖,与两
侧雪白的大腿呈现鲜明的对比。

「新郎打开一下新娘的屄门。」

二伯依言用右手食中两指摊开妻的两片小阴唇,妻蜜处的猩红色露出来了!
妻急忙伸手欲遮掩,却被二伯挡住。

「漂亮!可惜……」良子拍着一边赞叹一边叫着可惜:「新娘的蜜屄不太容
易张开形成销魂的洞洞,那样才是最惹人的。」

「那要怎么办?」二伯急切的说。

「嘿嘿,这个,手法很重要的。」良子不怀好意的说。

二伯低头看了看微闭双目的妻,侧身拦住她,遮挡了影的视线,却给良子使
了个颜色。

良子会意。他放下相机,轻轻的靠近妻的阴部。

只见他右手成掌,捂住了妻的阴部,妻的身子颤栗了一下。下一刻却见良子
的手掌握住妻的整个阴部,微微转了个圈,旋即,开始快速而又轻柔的左右摩擦
起来。就在我以为不过如此的时候,良子却又以大拇指揉弄了几下妻的阴蒂,而
中指已经侵入了妻的肉穴!

那揉弄阴蒂的拇指只是偶尔触碰一下小豆,而进入肉穴的指头则快速有力的
抽插,不一会儿就带出了一些的潮热。好良子,显出功夫来了!只见他,变换手
法,两手的食指交替着进入妻的阴道,而每一次的退出却又在阴道口钩住穴口的
嫩肉,微微的进行一下扩张,交替进入的速度由慢而快,渐渐的已分辨不出左右
手的交替!妻已在娇喘连连。

接着,又见良子变换手法。他现在改用一只手,但是是用食指和中指两根手
指,先是缓缓的出入妻的蜜穴,同时拇指在上方不停摊开妻的蜜屄唇儿,妻的阴
蒂已经变硬!整个阴部淫靡的展露着,我从未见过妻这样毫无遮掩的展露着!

良子五指攒在了一起,攒着的五指放在妻的屄口,微微用力,拿开!

然后,又凑近,微微用力,更用力。每一次都更加前进一些!妻的屄门张开
合拢,渐渐的,合拢所用时间已经越来越长了!

良子的五指开始持续用力的转动的钻入妻的屄,我心里大叫着,不!妻,我
含蓄的妻,她的秘处也是娇柔无比的,如何能被男人的整只手侵入,妻一定是痛
苦的。

「啊~ ……」仿佛听到了我内心的呐喊,录像里妻已经大声叫了出来,但,
我听的出,那是一种快美到极致的欢叫:「不要!」妻嘴里嚷着不要,屁股却微
微向上,追逐着良子试图退出手。

良子与二伯相视而笑,邪邪的!

只见他本已退出的手再次转动着侵入了我娇妻的嫩肉穴!这一次,却没有一
沾即离,而是转动着,钻入,钻入!

终于,良子的大半个手都已进入妻的穴内!同时在不停的转动,我想此刻良
子的手指一定也在搓弄妻的嫩肉壁了!妻的身子开始抽搐,她又一次痛苦而欢快
的叫起来:「啊!不要!」我的心似被重击,骤然停跳了一下!酸楚弥漫着胸膛!
而我的男根却铁硬着!

良久,良子抽出了湿淋淋的手。细看妻的嫩肉屄,会有种错觉,觉得明明陷
入在两腿之间的阴部,此刻给人的感觉是突出出来的,因为,整个阴部:大小阴
唇,阴蒂,甚至会阴部都充血鼓鼓的,像极了一朵盛开的花!当然,此刻妻的蜜
屄口已经闭合不上了,白的身子,猩红的屄,屄芯里是黑黢黢的洞,洞口是如水
母裙边一样的洞沿!我暂停了一下视频,沉醉于妻的美屄。

咔咔声中,良子在快速的拍摄。

「新娘跪趴,」妻已消耗很多能量,两腿酸软,挣扎着,跪好,两臂却无论
如何也不愿支撑自己的上半身,她将自己的脸埋在被子中,胳膊随意放在身侧,
两团乳肉在床上压的扁扁的。这样的姿势也使得自己的屁股撅的更高。

二伯在良子的指引下,将巨大的龟头凑近妻的肉洞口。咔咔,快门声。

手机叮叮的音乐响起,是二伯的电话。

「等一下!」二伯看了下手机号,跟良子说道。然后接通了电话,一边快步
走向卫生间。

「花哥啊,……什么?不行。那裴所长下手太狠了,小曼好几天都走不好路
……啥?不……」渐渐的,已听不清二伯的说话。

「姐,你待着别动。很快钩叔就过来了。」

「姐,我给你撑着点吧,不然待会儿洞口合上了还得费劲打开。」

「姐你不用回头。装作不知道也就不用不好意思了」

良子已经放下了相机,这次他不是用手在撑开妻的蜜穴了,而是用早已勃起
的龟头,放进去了半个。

妻的娇喘。手似乎要推开身后良子。

「姐,要整个阴道都撑开的哦。」良子的大鸡巴缓缓进入着!妻被除我之外
的第三个男人肏入。

「不要!」妻低声娇嗔。

「姐,你不想要啊。」良子缓缓将自己大龟抽出。

「呃……」妻舒服的叹息。

「是要的吧?」「噗嗤……」由于已经充分的润滑,良子猛力的插入造成了
性感的水声。

「啊~ 」妻满足惊叫。

良子不再怜香惜玉,他的抽插大力却又富有韵律,只见他并不是正面在老婆
的身后肏弄,而是很有技巧的微微侧身,双手却只扶住妻的一边臀瓣,看去是在
转圈揉弄妻的屁股蛋,每一次的揉弄却有将妻的身体拢到自己的大屌上!这样的
姿势也让我能看到他的鸡巴在妻的屄口进出的场景!妻的呻吟又高高低低的如泣
如诉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