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卖货郎驭女记】(21)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21

私塾先生说黑就是黑,说白就是白,不说为什么黑是黑的,白是白的,学生
也不敢问为什么,要是哪个楞头青去问,先生也只会板着黑脸把你骂得狗血喷头,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我说黑的就是黑的,记住就行了。」

眼下阿娇正是因为挑重担,腿脚用力正流汗,突然遇到冷水,才让腿脚受不
了抽筋了。

柏鸣赶紧抱着阿娇来到亭子里,把她放在石凳上坐下,自己蹲在她的脚边,
先是拿手用力搓着阿娇的右边小腿,搓了几下用手掌拍打了几下,又使劲扳直她
的脚板,扭动她的脚踝。如此这般地一通帮助下,阿娇小腿的疼痛渐渐舒缓了,
虽仍感到痛,却已没有刚才那样像是被绞碎一样地痛了。

阿娇低头看着忙碌的柏鸣,心想幸亏有他在,不然的话不至於就死在这里,
摔上一跤,多痛几下是免不了的。想到这里,阿娇看向柏鸣的眼神便不自觉地多
了一丝柔情。

柏鸣继续帮阿娇揉着小腿,忽然发现怎么没了呻吟,抬头准备问是否稍好一
点,却瞅见阿娇拿一双深情的眼睛温柔地看着自己。柏鸣没有回避,而是同样一
眨不眨地看着阿娇。

「好了,不痛了,谢谢你,二姐夫。」阿娇收回目光,开始动手放下一直卷
在大腿上的裤管,因为裤管长时间卷在那里勒得大腿开始发疼了。

「我帮你吧!」柏鸣接过阿娇手上的动作说道。当两边的裤管都放下来后,
柏鸣却没有直接站起来,也没有抬头,而是把手放在阿娇的大腿上,隔着裤子开
始抚摸起来。

阿娇靠着亭子的墙壁,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任凭柏鸣在她的两腿上
摸搓。柏鸣见她没有拒绝便又往上摸去,最后乾脆就在阿娇的大腿根的内侧抚摸
起来,还不时有意无意地碰一下阿娇的阴部。

说实话,柏鸣又想要那个了。要怪就怪刚才阿娇小腿突然抽筋,让他不得不
去抱她,又不得不在她身上一阵抚摸,自己裤裆里的鸡鸡便不自觉地苏醒了过来,
开始蠢蠢欲动。他见时间还早,又想到这次回去不知道何时才能逮到机会两人再
交媾,於是便想趁机再来一次,让自己的鸡鸡享用个够,把自己的精库放空了,
兴许以后几天不会那么难熬。

想到这里,柏鸣的双手便开始一步步往阿娇的私处逼近,他觉得只要把阿娇
的性趣挑逗起来再提自己的要求,阿娇应该是不会反对的。

人们都说男人只用下半身思考,其实女人也一样,所不同的女人心口不一,
明明下面痒得要死,嘴上却死不承认。据国外有关调查机构研究表明,如果在保
证没有被偷窥的情况下,女人更喜欢裸露自己的身体。此时的阿娇也一样,她完
全已经把柏鸣看作是自己人,所以在柏鸣面前她丝毫不加掩饰自己的感觉。

当柏鸣的手抚摸着她敏感的大腿内侧时,她是清清楚楚地感觉到的,那是一
种酥酥麻麻的舒服感觉,她其实老早就看透了柏鸣的心思,之所以没有加以阻止,
是因为她也苦恼不知道下次吃肉又要等待多久,她也想趁机让自己吃个饱,以好
回去能够撑到下一次。

所以当柏鸣抚摸她大腿内侧甚至是阴部时,她是闭着眼睛再默默地享受。她
恨不得把这种性爱的幸福刻画在自己的身体里,或者把它一丝不漏地储存起来,
在没有机会做爱的时候再慢慢释放出来,去滋润自己乾涸的身体。

她觉得自己的身体被男人抚摸非常地舒服,所以情不自禁地把阴部使劲地伸
向柏鸣,几乎都要悬空了,几乎都要沾着柏鸣的脸了。

不用问,柏鸣也知道阿娇也已欲火中烧了。他伸出双手一下子把阿娇的裤子
连同内裤脱了下来,提起她的一只脚从裤管里伸了出来,於是裤子便缩成一圈盘
在阿娇的一只脚面上,另一只脚就那么裸露在空气中,两腿之间是一撮乌黑浓密
的阴毛,阴毛下麵是早已张开血盆大口的肉穴,两片厚厚的阴唇之间,是鲜红的
汁水欲滴的小阴唇。

柏鸣细细地看着这张开的大口,不停地咽着口水。以前操过不下几十次的肉
穴,这么近距离地观察今天却还是第一次。以前不是不想,应该说也不是阿娇不
愿意让他看,而是每次做爱都是在阿娇的催促声中,直接掏出肉棒就冲锋陷阵地。

仿佛阿娇看重就是肉棒插进去带给她的仙仙欲死的快感,其他的诸如接吻、
抚摸等等前戏,在她看来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今天或许是因为柏鸣一开始就採取
了一个跪舔的姿势,所以才得到了一个可以让他一饱眼福的机会。

柏鸣发现阿娇的肉穴,竟然与她二姐的肉穴有些很大的不同。要来的长来得
宽,阴阜像丘陵一样隆起,大阴唇就像她的嘴唇一样厚。柏鸣看到阿娇厚厚的阴
唇时不禁抬头看了眼阿娇的嘴唇,对,完全正确。柏鸣想起以前一个走江湖的男
人跟他说过,从女人的嘴唇可以看出这个女人的阴唇,从而可以大致地判断出这
个女人有关性方面的情况。其中就说到过,一个女人如果有厚厚的嘴唇,大大的
嘴巴,那说明她的阴唇也是很厚的,下面也是张大嘴巴。相反,如果女人嘴唇单
薄,嘴型也小的话,她的下面也是单薄的阴唇,窄小的肉穴。今天有幸正眼近距
离看到阿娇的下体,刚好验证了一下。

正当柏鸣凑近肉穴想掰开里面的情形时,阿娇的催促又来了:

「你是想看还是想插?」

「嗯,来了!」柏鸣无可奈何地放弃了一探肉穴究竟的好奇。

柏鸣站起身,掏出自己的傢伙去瞄准冲刺的方向,忽然发现有些尴尬,因为
这亭子里面竟然没有一处适合这项运动。有石头凳子,可惜太窄,后面就是石头
墙壁,仅容一人侧身而卧;如果让女的坐在凳子上,男的跪在地上的话,那凳子
又明显不够高。

「今天我们换个姿势吧?!」柏鸣说道。

「换什么呀?不都是一样吗?」一直闭着眼睛的阿娇完全不知道柏鸣的尴尬。

「这里没地方躺,只能站着了。」柏鸣只好从实说了。

阿娇听后环顾四周,这才发现确实如柏鸣所说。於是也不扭捏站了起来,蹬
掉另一脚上的裤子,用手摸了几下自己的阴户。

「然后呢?」阿娇还真不知道站着究竟要怎么做。

柏鸣没有说话,先是自己把裤子褪到膝盖处,露出耀武扬威的肉棒,然后上
前抱住了阿娇,还别说,两人的身高倒是相差不大,肉棒不高不低刚好顶在了阿
娇的阴部。柏鸣试着往前顶了几下,肉棒却终将找不到正确的入口,无奈,柏鸣
只好腾出一只手去扶着肉棒,拿龟头撑开肉穴插了进去,这才开始一挺一挺地抽
插起来。

也许是站立的姿势背后吃不住力气,阿娇始终觉得肉棒插进来没有躺着来得
有力、来得深。她试着也撅起屁股一挺一挺地迎着柏鸣的动作。可是由於分开时
的幅度很难把握,好几次肉棒都整个拔了出来,只好又重新扶着它插进去,这样
拔出来几次,不仅使两人都觉得非常扫兴。

「阿娇,你转过来弯下腰,我们试试从后面插。」柏鸣道。

「不要插屁股眼儿,那里髒. 」阿娇以为柏鸣想要插她的屁眼。以前在一次
一起下地劳动时,趁旁边没人,柏鸣曾经跟她提过有人喜欢捅女人的菊花。当时
她就想问,插屁眼不会捅出大便来吗,可由於看到慢慢走近的妹妹,所以忍住没
有问。她心里一直都觉得屁眼是大便的器官,里面肯定都是臭哄哄的大便,肉棒
插进屁眼,那肉棒不就成了搅屎棍了吗?

「哈哈,放心,我还是插你的bibi」柏鸣回答道。

「那也可以吗?」阿娇有点奇怪,肉穴不是长在前面的吗?从后面过怎么插?

不过她还是听话地转过身弯下了腰,撅起浑圆的大屁股来。

「你把脚分开点。」柏鸣摸着从后面露出来的肉缝要求道。

阿娇听后没有接话,只是顺从地把双脚分开了一些,并且用双手掰着自己的
两瓣屁股。

看着阿娇无师自通的动作,柏鸣不自觉地弯了弯嘴角,但没有笑出声来,更
没有迟疑,直接上前捉住肉棒往肉穴里塞了进去开始推起老牛车来。

相比方才的面对面,这个姿势明显要舒服得多,只要柏鸣把住阿娇的屁股,
他完全可以使劲地抽插。随着肉棒用力的一次次抽插,他的小腹也啪啪作响地拍
打着阿娇白白的大屁股。

就在柏鸣推着阿娇的屁股努力地耕耘着,沉浸在吃肉与被吃的快乐之中时,
矮人挑着箩筐从亭子后面的山路上下来了。

矮人差点没被这景象吓得跌倒在地,我的姑奶奶,这大白天的,就在这亭子
里干上了,这得多大的欲火啊,难道连回家上床的时间都等不了了?还是他奶奶
的有病就喜欢在外面搞啊?好吧,既然你们喜欢在外面搞,那应该不会介意我当
观众吧。矮人这样想着,便在亭子外面放下担子,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亭子里的
现场直播。

再说柏鸣和阿娇由於背对着入口,根本没发现门口站着一位忠实的观众。直
到两人都达到高潮,累得汗流浃背,拔出肉棒都坐下喘气休息的时候,这才发现
门口竟然站着个人。

「啊……」两人异口同声地惊叫起来,急忙四下寻找自己的衣裤。柏鸣的裤
子原本就没全脱下来,这时起身一扯便迅速地穿上了,因为动作太快,还没完全
软下来的鸡巴被裤腰带卡在那里,龟头露在外面,好像它还没有看清楚到底发生
了什么不愿回到它的裤裆去,柏鸣只得伸手把它塞了回去。

阿娇呢,她原本坐在柏鸣的里边,而裤子却脱下扔在柏鸣外边靠近入口的地
上,她起身想要去捡裤子,突然发现这样的话,自己的下体更是正对着入口,急
忙又坐了回去,用手拼命捂住自己的阴部,把头转向里面靠着石头墙壁。

「呵呵,别不好意思了,我都看见了。」矮人说着提脚迈进亭子,四平八稳
地坐在了他们的对面石条凳子上,再次端详起这色胆包天的男女来。

男的不认识,好像一点印象都没有,女的侧着脸看不仔细,也猜不出是谁。

过了半来分钟,亭子里一点声音都没有,只有亭子外面汩汩的泉水声,还有
树上知了无休止地悲鸣。

「嘿,你还不捡裤子让她穿上?」矮人看着柏鸣说道。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