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传记】(14)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十四章。意外突生,险遇狼群,死里逃生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阿庆如我猜想的一样往坏的方面发展下去了,他没事就
一直碎碎念着秀儿秀儿的,看了旁边的我和大娘二娘都有点怪心疼的,痴情人莫
过于此?可就这么一天天让阿庆颓废下去,我于心何忍,他可是我的救命恩人,
人们常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当然不能坐视不理,可就算我和他说话,
他也是爱理不理,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万般无奈之下,我吩咐大娘二娘少和他
接触,万一一不小心说错话刺激了他的神经,真想不出来他能做出些什么事情来
呢!解狼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悠着点总是不会有错的,这里还有一件奇怪的
现象,解狼的那头狼在被杀的时候逃跑了,看来狼也有没有骨气的,不过再想如
果他有骨气,怎么会成为解狼的看门狼呢?

眼见这山里的天气一天比一天凉,大娘倒还好,穿着厚实的狼皮衣服,我、
阿庆和二娘三人只有薄薄的一层遮体衣物,说到御寒,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出了屋子,身子就不由得瑟瑟发抖起来。

恶劣的环境能把人逼疯,我出于无奈之下从大娘那里要来了狼皮衣服,穿上
后好上很多,这两女人,我也不求她们多做事情,有空趁着天气晴朗的时候挖挖
野菜打打水桶已经是对我莫大的帮助了,而我呢,穿上狼皮衣服,自然是要去山
里头打猎的,工具么,只有解狼遗留下来的那些了,一把叉子已经是最好的狩猎
武器了。

随着日子一天又一天的过着,二娘娟儿的肚子居然微微隆起来了,这个异变
让我又惊又喜,惊的是这婆娘的肚子是越来越大了,喜的是老子也是要当爹的人
了,这是要添丁的节奏啊,我们三人商量了对策,娟儿要产子,营养一定要跟上
去,不然刚生出来也容易夭折。

所以嘛,我只能去求阿庆搭把手,让他陪我一起去狩猎,毕竟丛林深处到处
危机四伏,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帮衬,我一个人拿叉子进去的时候总是不敢太深入,
狼嚎声已经听得厌烦了,黑瞎子也见识过,总之深山里根本不是久留之地!能不
去最好别去,我进去完全属于被逼无奈,四个人的食物全靠我一个人撑着呢,我
若倒下,其余几个估计就是饿死的命。

第一次求他,他拒绝了。

第二次,他依旧拒绝。

第三次,他还是拒绝。

……

我每一天都锲而不舍地求着他,终于有一天,也许是离三娘死的时间也够久
了,或者他被我的诚心打动了,阿庆还真同意了我的要求,就这样我俩隔天准备
得当了以后去了深山里狩猎。

不过这件事情以后,我对阿庆就心怀不满了,妈逼的,为了一个女人搞成这
副逼样,要死要活的,真不够爷们,一点也不爽快,不就一个女人吗,没了一个
还有下一个,我也失去过阿娇,也万分憋屈和痛苦过,不过人活着,那日子就还
得过。

对我来说,女人,大概只是生命里的添加剂吧,能给我带来快乐就行,而那
份劳神伤肺的悲伤,还是喂狗去吧,爷我不需要!



这是非同寻常的一天,阿庆整个人的精神面貌还是不太对劲,我从他无力的
眼神里能读懂些什么,这是把绝望写在了脸上的表情,这样的人跟着我,不说帮
我搭把手了,不给我拖后腿我就心满意足了。

不过我也是有私心的,阿庆是我的拖油瓶,以前我可以不在乎,但是现在不
行,供养一个男人的食物可不是说说那么简单,何况是这穷山里头,更是难上加
难,所以我其实打算一不做二不休,阿庆的死活我不管了,毕竟娟儿怀上了,为
了她肚中的孩儿能顺利出世,阿庆我也就不得不袖手旁观了,他的死活,对我来
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扪心自问,他救我一命,我该还的也还的差不多了,总
不能一直惯着他吧,人不为已,天诛地灭,为了孩子,弟兄之情只能当做狗屁了!

阿庆自己不争气,这能怪谁!

虽然说娟儿肚里的孩子有极大的可能不是我的,但我却把心放的很宽,如今
她跟的是我,她生的自然是我的孩子了,真正是谁的孩子根本一点儿也不重要,
娟儿的逼,村里的男人们都操过,我也是知道的,不过么,操她操得最多的莫过
于我本人了,直到我发现她肚子微微隆起才没有对她操逼,生怕伤着她了。

山里的冷风凛冽,一阵又一阵从我和阿庆身旁呼啸而过,我走在前头为阿庆
遮风,这样让他好受些,毕竟他的衣服不抗冻。

我们深知,冬天即将到来,我们要趁现在准备足够多的食物,冬天的时候那
头黑瞎子会冬眠,这是我们走出深山里的唯一的出路。

深入丛林,我和阿庆看到了一群狼在捕猎一头大山猪,我用手指数了一下一
共大概有八头狼的样子,它们井然有序的把这头山猪团团包围起来,绕着圈子与
之周旋,在一头灰色皮毛的头狼的发号施令之下,一头又一头的狼向着山猪奔去,
前仆后继,山猪惨烈的嘶吼声响彻了整个丛林,最后在头狼把它脖子咬住之后,
山猪的身子就轰然倒塌在地,再也不动一下,很快狼群瓜分了这顿美味的午餐,
没多久,山猪死的那个地方,只留下它的残躯骨骸。

我和阿庆本来躲在树后静静地观看着这场狼猪大战,我内心不得不暗赞狼群
的智商,在我暗暗佩服之余,意外突然发生,阿庆站在斜坡上的泥土有些松动,
就这样他顺着泥土滑动的方向滚落了下去,而这么一个大的动静当然会被狼群发
现。

就这样,阿庆陷入了绝命的险境,我还在斜坡上静静的看着他,他这一跤摔
得不轻啊!没等他爬起来,狼群已经到了他的身边,接下来发生的事也就顺理成
章了,阿庆当场被那头头狼一口咬死!

阿庆横尸当场的画面触目惊心,我的心也跟着怦怦直跳起来,脸上的恐慌之
情溢于言表,心想,如果狼群发现我的话,我也是必死无疑,我只能在心里默默
的祈祷狼群不要发现我的存在。

天不遂人愿,怕什么就来什么,我的身影还是被狼群给发现了,很快,它们
向着我的斜坡上飞快奔来,头狼那死神般迷人的微笑,笑得灿烂,一副志在必得
的样子,倒让我有了一些战意,再想想操逼时的狠劲,临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绝
望之中的想法突然浮现在我的脑海里面,就在这时,我双手举起了叉子从容地盯
着那些朝我奔来的狼群,我知道一个信念,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死也没有做一
点挣扎,那就是必死无疑!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我自然是知道若是我想活下来,那么杀死头狼是
击溃狼群的唯一的办法。

那头壮实的头狼倒也冲在了前头,第一个向我迎面而来,此时此刻,毫无退
路,我内心一丝都不怵,叉子一横,往这头狼身上打去。

针尖对麦芒,这头狼能成为头狼还是有一定原因的,它跳的太高了,不敢相
信的弹跳力,它想咬住我的脖子吧,可惜它低估了我手上叉子的速度,它头刚到
我身上,我就一叉子把它打了下去,它被我当场打倒下了,而我也不好受,头狼
的爪子在我身上划了两道深深的抓痕。

好疼,都快把我疼死了,我下意识地抚摸了下我受伤的腹部,都是血,我的
和头狼的分辨不清了。

就在我没有力气与群狼周旋之际,狼群却已经退散了,我看了看我手上叉子
上的头狼,瞬间明白了点什么,狼是一种聪明的动物,它们也怕死,头狼的死,
让它们也受到了惊吓才对。

不管怎么说,我这也算捡了一条命,忍着疼痛,来到阿庆身前,我重重地叹
了口气:「阿庆,多谢你喂饱了狼群,不然我今天可能也葬身狼腹了。」

说完,我把整头狼放进了箩筐里面,和阿庆来打猎,可以说是大丰收,只是
他死了,我也差点死了,想到这里,回去的脚步不由得又加快了起来,我可不想
死在荒山野岭里面。



吊着一口气拖着残身回到了居住的屋子,我直奔床上趴了下去,把猎到的猎
物放在了一旁,刚好二娘这婆娘也在床上休息,我低声使唤她说:「娟儿,给我
倒点水来?」

看她闭着眼睛还在睡,我用沾了血的手碰了碰她的脸,说:「给我醒醒!娟
儿!娟儿!」

她被我叫醒了,尖叫道:「呀!你这……这是……怎么了?」

我淡定地说:「出了点意外,我们在打猎途中遇到了狼群,阿庆被杀死了,
我侥幸死里逃生,给我准备下水和布条。」

娟儿点了点头说:「好,我这就帮你去准备。」

就这样,我昏昏欲睡地躺在床上,娟儿帮我解了衣服然后在我身上擦拭身体,
其他地方还好,擦到伤口处疼的我直接受不了,叫出了声:「啊……啊……」

我的身子不自觉地颤抖了几下,顿时大为光火,怒骂道:「你是猪吗?笨手
笨脚的,一点点小事情都做不好,整天除了吃还能干嘛?」

娟儿一脸委屈,颤声道:「我……我……这不是……快生了吗?」

我知道我理亏,不过心里还是有气,老子这拼死拼活为的啥?我抬起手板着
脸说:「算了,别用布擦了,这血迹短时间内干不了了,不过你先帮我去拿下解
狼遗留下来的草药,咬碎了敷在我的伤口。」

娟儿还是点头,眼里噙着泪花,不知道她的泪里有没有一点是为我流的。

过了一会,娟儿拿了草药敷在了我的伤口,刺痛刺痛的,我咬紧牙关,身体
上汗流不止,我喘息粗气,用手掌握着娟儿柔软的小手语重心长地说:「差一点,
差一点我就死了,真是老天有眼啊!让我还能见到你们。」

娟儿依偎在我身旁,边哭边说:「这是你命硬,若是你死了,我和这肚中的
孩儿定然也是过活不了的……」

我疲倦地说:「娟儿,我有点累,你让我睡会?」

娟儿在旁边使劲叫唤着我的名字:「阿毛……阿毛……你不能睡……醒醒…
…」

听着听着,她的声音渐渐地变得越来越轻,我也失去了意识。

*****

我微微地张开了眼,第一眼看到的是娟儿的脸庞,她睡得很安详,最令我尴
尬的是她的小手刚好压在我的狼牙棒上,更尴尬的是我的狼牙棒处于一个硬挺的
状态。

我会心一笑,我已经很久没碰娟儿了,她想我也不肯给她,我怕动作太大伤
了胎气。

虽然伤口还有疼痛感,但是并不严重,使坏还是可以的。

我轻轻一撩把娟儿的胸前贴身衣服卸下,对着那略黑的乳头舔去,一点都不
嫌弃,反而爱不释手,怀孕的女人,奶头里有奶,这可是哺育小孩的东西,营养
足,正好我虚弱的很,喝奶是不错的办法。

「噗呲」「噗呲」……我迅速地舔弄和吮吸着娟儿的奶头,里面有奶水出来,
虽然不是太好喝,但是对于口干舌燥的我来说无异于一记良药。

我猛烈地动作当然把她弄醒了,她妩媚地瞪了我一眼:「讨厌……人家睡得
好好的……就你使坏……」

我舔弄的是左奶,她的右奶还空着呢,我急忙伸出右手去摸她的右奶,一脸
坏笑道:「哈哈……女人哪……就会口是心非……明明很想要……」

我用手不断在娟儿的大奶子上大力揉捏,她的反应很大,扭了扭身子娇嗔道:
「呀……阿毛……别搞了……你身上……还有伤……」

一听这话,我就不乐意了,揉捏她奶子的手直接旋转一拧,恶狠狠道:「有
伤怎么了?这点小伤……根本不碍事的……信不信老子照样可以把你操的嗷嗷直
叫?」

「啊!」娟儿当然会痛叫,我毕竟是用力拧地。

这时候,门外的大娘走了进来,她一看我和娟儿在床上打成一片,低声说:
「阿毛!我的亲娘哎!你受了这么重的伤还有心思做坏事,就不能忍一下吗?」

我指着娟儿的大奶子说:「补充营养多喝奶,我比你懂得多,我这没事。」

我在从裤裆里掏出硬挺之物,得意一笑:「你看……我不骗你……我的狼牙
棒威风着呢!」

大娘啐了一口:「啊呸!流氓……大清早的……没见过这么急着投胎的……」

我手握狼牙棒朝着肚皮敲打了几下,阴阳怪气道:「我是无所谓了,古代就
有皇帝操逼操得精尽人亡,死在女人身上,如果我跟他一个死法,那也是一种不
可多得的荣耀啊!哈哈哈……哈哈哈……」

二娘在我耳畔说了一句:「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我厚脸皮道:「无耻好,无耻有逼操,不无耻只能就要活活把自己憋死!」

大娘翻了个白眼:「你这是胡说八道,真是不要命了!」

我厌烦地朝她招了招手:「废什么话哦,赶紧给我死过来,脱了裤子把屁股
压在我腿上,平日都是老子操你,今天是时候让你伺候伺候我了。」

大娘怯声说:「我还在烧东西呢,一整天没吃东西,你和娟儿应该饿了吧。」

我气道:「那你进来干嘛,算了你出去吧!真是打扰我的兴致!」

大娘被我赶了出去,我也翻了个白眼,大声叹息道:「娟儿,你给我躺好了,
我坐你身上滑一枪。」

娟儿不敢吱声,只得点点头,很快我一屁股压在她腹部,把粗大无比的狼牙
棒挤进了她胸前的峡谷里面,就是我这大杀器这时候也不得不承认她的奶子就是
大,特别是怀孕以后,更是大上不少,所以我的狼牙棒还是淹没在了她的波涛汹
涌里。

娟儿很配合地用双手挤压着自己的奶子,一上一下有规律的在我的狼牙棒上
滑动着,这熟练度,早就炉火纯青了,毕竟她肚子大起来后我们也就只能玩玩这
个。

我舒服地叫出了声:「轻点……轻点……龟头太刺激了……」

狼牙棒和奶子的快速摩擦,渐渐地发热发烫起来,娟儿嘴里也嚷嚷道:「好
热……好热……身体……热的……受不了了……啊……」

我淫笑道:「那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摩擦生热,肉体纠缠在一起的美妙
和炽热,这可是一辈子的烙印!」

娟儿嘴里叫着:「啊……疯了……疯了……这么硬的东西……好想要……好
想要……」

我居高临下地看着娟儿扭曲的面部表情,心里无比爽透,说:「可惜……你
怀孕了……你要……我也不能给……」

娟儿发浪道:「不行了……不行了……阿毛……要不……要不……你就给了
我吧……成全我吧?」

我的狼牙棒在她胸部幽深的大峡谷里蠕动,一脸惬意,正色道:「这可不行,
孩子要紧,为了孩子,只能委屈你了,我马上就要射了,坚持住。」

「啊……好热……啊……好热……」

「来了……来了……新鲜的……热乎的……好吃的……哇呀呀……」

最终我的狼牙棒在大量火热地摩擦之下终于忍无可忍,「噗呲」「噗呲」…
…精液在龟头口喷薄而出,溅射到娟儿的两个奶子上。

娟儿用手把精液堆在一起放进了嘴里,气喘吁吁地说:「哇……新鲜的西瓜
汁……多么可口的美味……怎么也吃不够……啊呜……」

娟儿翻滚着舌头,似乎在回味我神奇精液的味道,没让她多等,我把软掉的
狼牙棒又塞进了她的嘴里,振振有词道:「既然这么喜欢吃西瓜汁,正好我要撒
泡尿,那就撒你嘴里吧!」

不由分说,狼牙棒里一股热流滋出来,也许是憋的太久了,撒了好久,根本
停不下来,而娟儿则缓缓地一大口一大口地吞下了肚子,好是痛快!

尿尽,我心满意足后,我从她嘴里拔出了龟头,再用龟头在娟儿脸上擦拭了
下,然后死狗一样整个人躺在一旁,询问说:「肚子痛不痛?」

毕竟刚才在它奶子上耍枪时候压着她了,她摇着头说:「没有大碍,你这鸡
巴有毛病,是西瓜做的吧?」

我点头说:「那好,看来今天是爬不下床了。」

娟儿坏笑说:「那是你活该,受了这么重的伤,还有心思做这些坏事!」

我瞪了她一眼说:「怎么说话的,会不会说话啊?这怎么能是坏事?能让人
舒服的就是好事,懂不?」

娟儿急忙说:「你说什么都是对的。」

我满意道:「对,这是这个理,也不知道大娘这婆娘在干嘛,这么久还没准
备好伙食!」

娟儿低声说:「阿毛不要责怪她,大姐她……自从我怀了孩儿……就一直很
辛苦……」

我说:「算了,射了精,有些累,睡会儿吧。」

说完我就躺在床上稍作休息,兴许是累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