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猎艳生涯】(11)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十一章

凌晨五点,我被尿憋醒了,迷迷糊糊的出门去卫生间,努力的尿了一泡。

为什么要努力呢?想必被尿憋醒过的男同胞们都会深有感触。尿完之后,鸡
巴仍然处于半硬的状态,我也清醒了一些,就在客厅接了一杯水喝掉之后,摇摇
晃晃的回自己的卧室。

我和孟姐睡的卧室和白松两口子的卧室是对门的,走到门口的时候,我顺便
往白松屋里瞟了一眼,那一眼就立刻让我走不动路了。

从半掩的门缝里,我看见白松两口子都是赤条条的躺在床上,白露仅仅在上
半身搭着一条毛巾被,侧身背对着门口躺着,那腰臀诱人的曲线在透过窗帘的微
微晨光下,笼罩着一层迷蒙的白腻光泽。

再往下看,挺翘的雪臀下边是两条交叉在一起的圆润修长的美腿,再加上纤
细的足踝,白腻秀气的小脚,紧紧只是一个下半身的背影,就让我半硬的鸡巴迅
速的昂扬起来。

毕竟,我在晚上操孟姐的时候没有射精,休息一晚之后性欲更加旺盛也是理
所应当,我想了想,确实挺想露姐那一身白肉和那个娇嫩的小肉屄的,就悄悄推
门进去,现在蹲在床边近距离欣赏一番那个滑腻圆润的雪白翘臀,然后凑近她的
臀缝,轻轻的闻了闻。

嗯,只有一个淡淡的沐浴露香气,想必两人昨晚弄过之后是洗过澡的,我放
下心,伸出舌尖缓缓在的她屁股上轻舔起来。

没舔几下,露姐就惊醒了,猛的支起上身回头一看,见是我在舔她,就在嗓
子眼里慵懒的娇哼了一声,然后照原样躺下继续假寐,只是,她那两条粉白的美
腿微微错开了一些,让自己的臀缝打开一个缝隙,露出一丝娇艳的嫩红来。

我得寸进尺,干脆轻轻掰开她的臀缝,从后边探着舌尖撩拨她屁眼与屄洞中
间那一小块嫩肉,任凭她的屁股再怎么迎合的扭动,也不肯更换位置,去撩拨她
的屁眼以及小骚屄。

直到我的舌尖尝到一丝从她屄洞里渗出来的微酸粘液,她才终于忍耐不住了,
猛的翻身起来,把我一扯,拉倒在床上,然后一手扶住我的鸡巴,掰开自己的屄
缝就坐了上去。

从白露一开始坐在我身上套动,白松就醒了,只是他也不说话,就是睁着眼
睛笑眯眯的看着在我身上疯狂套坐的妻子,直到白露一口气套了几百下,娇喘吁
吁的趴在我身上稍事休息之时,他才一把把白露从我身上抱下来,摆好姿势,压
在自己身下操了上去。

经过一番运动,白露的身体以及精神都是完全的清醒过来了,像只小猫一样
扎在白松的怀里呢喃起来。

「哥哥~ 喔……好讨厌啦,弟弟他趁人家睡觉,偷偷的操人家……嗯嗯……
坏哥哥,坏老公,都不说帮人家……喔……也来一块欺负人……嗯……老公哥哥
操人家好用力哦,是不是让弟弟看咱们操屄,让哥哥更兴奋哦……」

「小骚货,你还不是一样!呼呼……咱俩自己玩的时候你总是无精打采的,
非要让别人看着,或者让别的男人一起操你,你才会发骚~ 你这个欠操的骚屄,
老子操死你……」

「呃……呃……操死人家吧,小屄好舒服,用力操,操烂小骚屄吧……呃嘶
……好爽啊,用力操我……让弟弟一起来操我……操我吧……操我的屁眼……要
两根大鸡巴一起操人家……」

白松闷吼一声,抱住白露就是一个翻身,让白露跪趴在他的身上,并且伸手
掰开妻子的臀缝,把那个微微抽缩着的淡褐色小屁眼露了出来。

我在一边看着这幕活春宫,早就按捺不住了,一见姿势摆好,立刻挺身而上,
把龟头上流出的淫水在她屁眼下抹了几下,微微一用力,就插了就去。

白露被两根鸡巴同时操着,没几下就受不了了,她呢喃的淫声渐渐高亢起来,
为了静谧的清晨不吵到邻居,白松不得不用嘴堵住她的浪叫,让她在一阵如泣如
诉的呜咽声中,达到了快乐的巅峰。

等白露高潮的抽搐平稳下来,白松却没了继续操弄的意思,只是紧紧的抱着
妻子,跟她一同感受着我缓缓的撞击。

白露高潮的时候,屁眼那一阵强烈的抽搐,差点把我夹得精关失守,这时候
我也不敢猛插猛顶,担心自己一个把持不住,在她紧致的小屁眼里发射出来,那
就不好玩了。

我可还没有玩够呢。

「兄弟,昨晚上你把孟儿喂饱了?」白松抱着老婆问我,他和孟姐的岁数差
不多,不好称呼,就直接以一种比较亲昵的语气,直接喊孟姐的姓氏了。

「就弄了一次,我也没射,就睡了。」我继续操着他老婆的屁眼,答道。

「那就别操了,回你屋去,看今个能不能让哥尝个鲜儿。」白松淫笑着说。

我在白露不满的哼哼声中,拔出了鸡巴,去浴室清洗了一下,回来的时候,
白松也已经出了自己卧室,贼兮兮的往我屋里看。

「好像也醒了。」白松做贼似的跟我耳语。

我看了孟姐一眼,发现她的睡姿确实跟以前不一样了,并且身体躺的笔直,
身上严严实实的罩着毛巾被,显得很是僵硬。

「露姐怎样了,她还玩不?」我问。

白松说:「不用管她,她向来是睡不够不能起床,刚才又爽了一次,恐怕不
到中午起不来了。」

我点点头,又有点为难的说:「我先去给你趟趟路,得她同意才行,最好还
是不要强来。」

白松连连点头,催促我快去,还不忘叮嘱:「别关严们呀!」

我进了卧室,把门留一条缝隙,方便白松偷窥,然后挨着孟姐躺下,伸手抱
住了她。

隔着毛巾被,我的手在她身上游走一遍,立刻确认孟姐确实早就醒了,昨晚
上我俩搞完就睡了,根本没有穿衣服,而现在,她的胸罩和内裤都已经穿的好好
的了。

「昨天弄完了没洗,你要去洗洗不?」我吻着孟姐耳边的发丝,轻声问道。

孟姐哼了一下,感受到我胯下依旧半硬的鸡巴,闭着眼睛,从嗓子眼里挤出
来一丝声音,问道:「你又没射呀?」顿了顿,又说:「总憋着对身体不好。」

「呵呵,你刚才都听见了呀?」我笑嘻嘻的亲着她的脸,说:「我想射给你。」

孟姐故作平静的脸庞上现出一丝笑意,翻了一个身,背冲着我,小声道:
「从后边来吧,小声道。」

我仅仅掀开她臀部的毛巾被,也不脱去内裤,只是手指一勾,把她内裤的边
缘拉开,卡在她一边的臀瓣上,然后侧躺下来,凑过下身探寻了上去。

侧卧的姿势让屄门夹的比较紧,但是她听了好一阵子活春宫,早就淫液泛滥
了,我调整好角度,微微一用力,鸡巴就顺着她的屄洞挤了进去。

「屄屄这么湿啊?看来昨晚上真是把你操爽了,流了那么多水儿,都一晚上
了还没干呢!」我明知故问的坏笑着。

「讨厌,昨晚上,我起夜的时候早洗过了……」孟姐哼哼着抗议道。

「哦?那怎么会这么湿呢?哦……原来是刚才看活春宫看的!」

「我没看……」孟姐微微喘息着,夹紧的双腿微微张开了一些。

我抽插的更加顺畅了,一边用力的揉捏她的奶子,一边在她耳边笑道:「那
你真该看看的,刚才我和白松一起操她老婆,一个操屄,一个操屁眼,把他老婆
爽的都快昏过去了……」

「记得我以前,用假鸡巴一起操过你不,是不是比一个鸡巴操的更爽?跟你
说,两个真鸡巴一起操你,能让你爽的飞起来……」

……

「我……我不敢……」任我百般蛊惑,孟姐最终只是给了这么一句回应。

不敢?不敢?我操!你都跑到人家家里来了,还说不敢?我顿时不知道说什
么好了。这女的要是矫情起来啊,可真够让人头疼的。

「要不,你闭着眼睛,不要看好了。」我不放弃的继续努力道。

孟姐沉默了一会,依然为难道:「那……多尴尬呀!」

「干脆,我用毛巾被把你头蒙上,你不用露脸,就不用尴尬了!」我有点没
好气的说道。

没想到,她还真是动心了,犹豫的问:「那,要是他突然把被子扯开怎么办
啊?」

我停下操她,下床四处乱翻,最后在衣柜里找到一条白露的丝巾,拿给她看
道:「那我就用这个把你的脸蒙上,绑结实点,扯不下来。」

她咬着下唇看了我一会,微微点头道:「那你不能走,要一直陪着我。」

我大喜,跳上床一边帮她蒙眼睛,一边淫笑道:「放心,我不走,我还要让
你尝尝被两根大鸡巴一起狂操的滋味呢!」

蒙好眼睛,她又出幺蛾子,说什么也不肯让我脱她的胸罩,最后好说歹说,
总算同意把内裤脱下来了。

我把她推倒在床上,让她仰躺着,她紧张的浑身僵硬,两只手紧紧的并在自
己臀侧,就连大腿都不肯张开。

我俯下身去,轻轻的吻她的嘴,好笑道:「你紧张什么呢,人家还没有来呢,
要等我操够了,才让别人来分享你呢!」

听我那么一说,她紧绷的身体渐渐的放松了,双手环在我的腰上,岔开双腿,
让我把鸡巴操了进去。

我趴在她身上,慢慢的操着她,趁机把回头望了一眼,看到白松正一脸猴急
的趴在门缝上呢,就对着轻轻对他招了招手,作了一个噤声的姿势。

白松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慢慢的爬上床,目中放光的在孟姐半裸的身体上
来回扫量,猴急的指了指胸罩,我摇头表示不能脱,白松的神情一下子哀怨起来。

说起来,白松之所以一直对孟姐念念不忘,就是因为孟姐胸前那两只肥硕圆
润的大奶子,哺乳期女性特有的饱胀感,让孟姐的胸部散发出一种母性的光辉,
任何男人见了,估计都会把持不出的揉摸嘬吮一番的。

孟姐如今仍在隔三差五的给宝宝喂奶,因此乳汁一直都没有断过,虽然不会
动不动就自己流出来弄湿衣襟,但是只要轻轻一捏,就会有奶水流出来。而且她
每次高潮的时候,都会有奶水流出,总是弄得床上湿漉漉的,估计这也是她说什
么都不肯当着白松脱掉胸罩的主要原因。

我示意白松稍安勿躁,开始富有技巧的操起她的屄来,我跟她操过几十回,
早就对她熟悉的一塌糊涂,稍加努力,就能够让她情欲勃发,陷入不管不顾的状
态,到那个时候,她只顾着挨操,早就顾不得自己的胸罩了。

不过,她显然有所顾忌,平日一挨操就像母狼一样的嘶吼,如今任凭我换着
姿势怎么操她,她都是紧紧咬着牙关不吭声,唯一的变化,就是她的脸蛋越来越
红,喘息越来越是急促,表明她并不是没有感觉的。

我一看这样下去不行,干脆直接换白松算了,于是就拍了拍她的屁股,让她
从跪伏换回仰躺的姿势,然后趁机抽身,让白松跪在了她的双腿之间。

白松的鸡巴早就硬的生疼了,一摆好姿势,就迫不及待的把鸡巴凑到孟姐的
屄洞口上,抓着鸡巴顺着屄缝上下摩擦了两下,然后把屁股一沉,就深深的操了
进去。

没想到,白送一操进去,孟姐就立刻发现了异常,她的身体就像被施展了定
身法一般,立刻僵硬住了,一时之间,就连她的呼吸都好像停止了一般。

「小胡……」她双唇颤抖着,惊惶的喊了我一声。

我立刻伏在她身边,一边抚摸着她的额头,一边亲她道:「怎么了?别害怕,
我在这呢。」

我明显能够感受到她身体的颤抖,不知是激动,还是出于恐惧,我只看到,
白松那孙子脸上一副舒爽无比的表情,忍不住嗓子眼里挤出一句:「我擦,这屄,
夹得真紧啊!」

孟姐一听到她说话,顿时更加紧张了,抓着我胳膊的手越发用力,指甲几乎
都掐进了我的肉里。我无法,干脆俯身下去狠狠亲她的嘴,来缓解她紧张的情绪。

白松开始用力的操她了,把她的身体顶的一抖一抖的,我俩牙齿开始打架,
令我不得不松开了热吻她的嘴巴。

她的嘴巴一解放出来,立刻开始一阵猛烈的喘息,原本我以为那是被我热吻,
缺氧了的缘故,没想到她的喘息非但没有减弱,而且还有越来越强烈的驱使,并
且,一直被她压抑着的呻吟声,也开始从她的嗓子眼里渐渐的释放出来了。

骚货就是骚货,嘴里再怎么说着不要不要的,一旦被鸡巴操进去,都他妈变
卦了。

她被白松操的越来越兴奋,除了依旧紧紧抓着我的胳膊不放,一切都回复了
作为一名饥渴少妇的本质,不但她的双腿已经自动勾在了白松的腰上,而且她的
嗓子里那种像母狼一样的嘶叫声,一阵大过一阵的响了起来,让我不得不随着用
嘴巴去堵她的嘴,压制她的叫床声。

不过没过一会,就用不到我帮忙了,白送突然低下头亲了她一下,竟然令她
疯狂的回应起来。她的双唇拼命地嘬吮着白松的双唇和舌头,双手也不自觉的松
开了我的胳膊,像蛇一样的缠在了白松的脖子上。

我看着眼前那对激烈纠缠的男女,心里突然翻出一丝淡淡的酸意来,是因为
她松开了我的胳膊,全身心的接受了白松么?我也不知道。

我的鸡巴虽然没有射精,却慢慢的软了下来,我就坐在床边,看着白松用力
的操她,看着她顺从的让白松解开了她的胸罩,看着那一双肥白的大奶被白松操
的前后晃荡,漾出一波波动人心魄的肉浪。

她的奶子上,淡白色的奶水像溪流一般不停的从奶头上冒出来,很大一部分
都来不及被白松吸进嘴巴里,一股一股都流到了床单上。

白露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悄无声息的来到我得身边,慵懒的依在我怀里,
看她老公操弄别的女人。

她摸到我的鸡巴,悄声问:「你先上的?这姐姐战斗力好强啊,需要两个人
借力才能满足哦。」

我摇摇头,说:「我没射,只玩了一会就换你老公了。」

白露嘻嘻一笑,身体像蛇一样滑了下去,一口噙着我的疲软的鸡巴,开始嘬
弄起来。

深喉,又是深喉,这小骚货平时可很少玩着一招,除非心情特好,才肯给我
来几下子。

我爽的禁不住叫了起来,孟姐竟然没有忘记我,听见我的叫声,立时喊道:
「弟,小弟,过来操我,嗷……过来操姐姐,我要鸡巴,嗷……我要两个鸡巴一
起操我~ 」

我不想玩三明治了,正好被白露口交的正爽,也有点不想离开,就故意为难
道:「姐,露姐正给我吃鸡巴呢,要不你也张开嘴,让我操你的小嘴,然后射到
你小嘴里好不好?」

「好……好……来操我……嗷……操我嘴巴……都射给我吧,全都射给我吧
……嗷……」孟姐已经被操疯了,她从来都不肯让我口爆的,如今被白松操的意
识混乱,竟然答应了。

我歉然看了白露一眼,抽身凑到孟姐身边,协助白松把她翻了个身,让她跪
在床上,我和白松一前一后,同时把鸡巴插进了上下两张小嘴里。

白松又抱着孟姐的屁股操了一会屄,感觉有点不过瘾,因为孟姐的屄洞其实
是比较松弛的。而且跪伏的姿势,会令女人的阴道更加松弛。之前他刚刚插入的
时候感觉比较紧,只是因为孟姐紧张,缩紧了阴部的肌肉而已,论起屄洞的紧致,
生过孩子的孟姐就连阅男无数的白露也是大大不如。

他抽出鸡巴,眼神询问了我一下,然后掰着孟姐的屁股,慢慢的操进了她的
屁眼中。

白露一个人没得玩,也过来凑趣,他们都听我说过,孟姐的屄洞是可以拳交
的,白露那个小骚货竟然躺到孟姐的胯下,一边仰头舔弄孟姐的外阴,一边伸出
手指插进了孟姐的屄洞里。

上下三个洞被人同时攻击,从未经过如此阵仗的孟姐简直像要疯了一般,把
我鸡巴都咬的一阵生疼,我怕她高潮的时候控制不住,真的咬伤我的鸡巴,就赶
紧抽出来,扶起她的上半身,把我的屁股往下挪了挪,让她用一对大奶子夹住我
的鸡巴,不懂动作,被白松两口子顶操的前后晃荡的奶子自然就开始了摩擦。

被挤压出来的奶水留的到处都是,不但濡湿了我的阴毛,而起就连我屁股底
下的传单都弄湿了一大片。

最后,在白松闷哼着射出精来的同时,孟姐也嘶吼着达到了高潮,被我们三
个放开之后,她的身体就好像一条缺水窒息的美人鱼,瘫软在穿上不规则的抽动
着,却连动一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和白露都没有过瘾,自然继续,最后,我在玩遍了白露身上的三个洞之后,
在她的深喉之下猛烈的喷发在了她的喉咙里。

一场历时一个多小时的四人大战落下帷幕,经此一战,孟姐彻底的扒下了羞
涩的外衣,这也为我们以后的猎艳生涯以及事业发展,奠定了不可或缺的基础。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