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星加色版】(33)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三十三章

「谢谢~」

许舒促狭地笑着,抬起一隻玉腿勾住黑人的侧股,前倾的身子挨在了黑人健
硕的胸膛上,伸出的小手轻抚着他的脸庞,「我喜欢听到你的讚美,但这还不够。」

劳尔斯用古怪的姿势将戴着手铐的两隻手移动到了许舒搭挂在他腰下的美腿
上,沿着外侧的肌肤从膝弯处往上抚摩,与之前所不同的是,这次两隻大手缺少
了引导。

排山倒海的电子音乐在萨克斯的尾调中响起,劳尔斯的摩挲已经不再遵循乐
感的节奏,他的双手徘徊在了水蜜桃的下缘处,他直视着许舒的眼睛,「我应该
怎么做呢?」

许舒仰着小脸,柔声道:「nosex。」

「当然!难道我不是一直在遵守我们的约定吗?」

劳尔斯亢声反问着,委屈地把五官皱在了一起。

「你之前试图越过底线。」

许舒轻摇螓首道:「不用否认,just-touch,能做得到吗?」

「绝对能做到!我发誓!」

劳尔斯的回答斩钉截铁,「我用我去世的姑妈的名誉宣誓,just-to
uch!」

说话间,黑色的大手兜住裸露的粉臀用力揉了一把。

许舒羞叫一声,像受惊的小兔子般往后蹦退一步,美丽的脸蛋上霎时佈满了
红晕,恨恨地娇叱道:「仅止于此,不能再多了,你懂我的意思吗?」

劳尔斯本还想说上些什么,被抱胸冷笑的许舒盯了两眼登时怂了,只是咕哝
了一句谁也没听见的话,将一双戴着手铐的大手凑到了许舒的面前,一脸诚挚地
说道:「从未让你失望的男人在这个激动人心的时刻向你保证,他对你的忠诚一
如既往——你的意志,我的长剑。」

煽情的言辞一定经过有预谋的准备,许舒彷若毫无防备深陷爱情的初恋女孩
般,竟然有了明显的触动,她一手攥紧了铂金项链的吊坠,在劳尔斯殷切渴望的
目光中,流露出几番挣扎的羞涩赧然来。

「好吧。」

许舒像是在最后一刻下定了决心般,轻舒了口气道:「希望你能说到做到。」

劳尔斯兴奋地伸手接过递来的钥匙,他故意的在拿住钥匙的同时,握住了许
舒的小手,深情款款地说道:「为了你,我一定会扮演好我的角色,无论任何时
候,只要你需要。」

「是吗?」

许舒一边迅速地抽回小手,一边上下打量着眼前赤裸着上身的黑大个,娇羞
动人的风情仍在,却又有了顽皮的神采,她思考着,在看到劳尔斯因为过于激动
而插了几次都未将钥匙顺利插进锁眼时,她说道:「作为你的女友必须给你个友
好的提醒,我现在需要一个专注的搭档,你能够做好吗?」『卡嗒』一声轻响,
劳尔斯终于解开了左手腕上的锁扣,喜于言表的他往后退了两步,在没有任何徵
兆的情况下来了个漂亮的后空翻,然后是干淨利落的着地,稳稳地站定,他一边
解开右手的手铐,一边歪着脑袋问:「舞者?」

许舒应该是惊讶于黑人壮汉所表现出来的恐怖爆发力和强悍的身体素质,略
一迟疑,劳尔斯已经将手铐丢在了吧台上,然后单手一个撑跳,翻身进了吧台里
面,两步走到主控台前,他转过脑袋,殷切地问道:「可以来一段热血沸腾的p
oping吗?天才的舞蹈家已经迫不及待了!」

说着话的同时,他点亮了屏保。

「不行。」

劳尔斯困惑地抬头,「为什么不呢?」

许舒重又坐回到了吧椅上,给自己倒了半杯酒液,她托起高脚酒杯,轻轻晃
动着,「即兴的舞蹈更能展现出你的才华,来吧,天才的舞者。」

「好吧,没问题。」

劳尔斯捞起吧台上的啤酒张开大嘴灌了一口,单手一撑又跳了回来,带着自
信的笑容在许舒面前站了一会,然后随着鼓点的节奏摆动起身体,他就像木偶一
样,每个关节之间都用无形的线条穿连在了一起,时而像是在无重力的太空漫步,
时而像是披着大猩猩外貌的鸭子做出古怪的头部移动……许舒浅酌着美酒,恬静
地看着,偶尔会露出会心的笑容。

劳尔斯跳舞的时候也在留意许舒的反应,也许是感觉到没有收穫预期的效果,
在舞曲还没有结束的情况下忽然就收了动作,满头大汗地走到许舒的面前,喘着
气,双手抱在了一起,然后抖起了胸肌。

粗俗、下流的行径换作是另一个环境绝对会把普通的女孩子吓一大跳,可是
在如此光怪陆离的灯光下又有着强劲音乐所渲染的气氛里,许舒即便震惊到睁大
了眼眸,也还处于可以容忍的范畴,初始的尴尬后,难掩的羞意就涌上了那张绝
色的脸蛋,她的眸光在杯中的暗红酒液上转了一圈便好奇地停留在黑人由于出汗
而显得黝黑光亮的发达胸肌上。

近在咫尺的劳尔斯很快发现了许舒的关注,他开心地笑了,抖起两块大胸肌
来越发的可劲,忽左忽右,左右内抖,左右外抖,难能可贵的是,全都照应了顿
点,是名副其实的『抖奶舞』。

激昂的乐曲在许舒天籁般的海豚音中收尾,劳尔斯费力抖了一分多钟的胸肌
随即告一段落,他意犹未尽地说道:「已经疏于练习太久,要不然……」

许舒推了他一把,白皙的手掌印在过于健硕大块的胸肌上显得有点小巧了,
不过还是将黑大个的自我陶醉打断了,「你不会告诉我,你擅长于向女孩子们展
示你发达的胸大肌?然后呢,在她们的惊歎中,把她们勾引上床?」

抚摩的小手竖起两指夹住黑色的奶头拉了下,像是在宣洩着主人的不满。

劳尔斯炫耀的企图显然被许舒说中了,他嘿嘿地干笑着,「我的绝招可不止
这些。」

「是吗?」

柔媚的眼神掠过黑大个已然消退下去的裆部,许舒揉捻着那颗黑奶头,让它
在两指间肿大硬挺,再用指甲一下一下轻轻刮着,让黑人的生理情慾又有了勃发
的迹象,她仰着美丽的小脸,可爱地噘起唇瓣,「你觉得还会有机会表现吗?」

劳尔斯没憋着,一个用力的啄吻印向她的唇,许舒轻笑着闪开了,像戏耍汤
姆猫的米奇老鼠,就在黑大个的身前扭动起了性感的娇躯,劳尔斯却也不急,只
是看着。

许舒似乎浑然不觉得舞动时的她是有多么的迷人,舒展开的美态随意的展现
于一个飢渴男人的面前,海潮般澎湃的节奏和舞蹈中的乐感依然完美契合,所不
一样的是这次她所表达出的肢体语言充满了挑逗的意味。

劳尔斯很快就有了反应,沉寂中的大蛇以看得见的速度开始甦醒,他的目光
粘着那一双洁白灵动的小手移动,只要跟随着小手的指引,他就能看到他喜欢看
到的东西,那是一个有迹可循的过程——如果许舒将她的小手抚摸过扭动的小蛮
腰后,接着就会往上,攀上在略显宽鬆的小衬衫里跳动着的高耸乳房,然后是轻
扯着领口绕过后颈,就会发现一双湿润的迷离美眸和两颊绯红的漂亮脸蛋;若是
她的两隻小手搭在小腹上轻拍着腿根,那一定是伴随着性感的挺胯,两腿间银色
亮片小三角裤掩映下的饱满耻丘随着音乐的节拍耸动;间或M字下蹲沿着两条修
长玉腿的抚摸,最后按住膝盖上的小手停顿后,处于中心点的蜜桃臀将是正面迎
接着男人的目光,然后是在一串串的鼓点中做出蜻蜓点水般的快速抛耸。

此刻的许舒就像是舞台上衣着暴露的夜场女郎,正在用充满性暗示的豔舞来
捕获寻欢客的目光,儘管两者看起来本质是相同的,但要说区别的话,一个是赤
裸裸的低俗勾引,另一个却是演绎出了含蓄却又野性十足的风情。

含蓄源于矜持,即便舞蹈动作的设计火辣炫目,但经过许舒的诠释,便有了
高雅气质的融入。

野性是因为黑人的渴望,而许舒肯定知道面前的唯一观众在想着什么,只不
过她依然挥洒的淋漓尽致,大方的让他饱满眼福,她似乎一点都不担心。

劳尔斯没等许舒跳完他就受不了了,一隻黑色的大手并不避讳许舒的视线,
就当着她的面拨拉了几下硬到极致的大肉棍,下流的试探得到了默许,或者说这
都是在可预期发生的事件里,毕竟两人曾经都抱在一起过了。

于是,在许舒又一个背身下蹲的动作结束准备起身时,悄然袭来的两隻黑色
大手搭在了纤细的腰肢上,如他所希望的,他的女神没有拒绝,迷人的小蛮腰依
然在扭动着,影响到的只是摆动的幅度和舞蹈动作,「baby~你跳得真好,
真的,我向上帝发誓,这真是我见过最棒的舞蹈!」

许舒放下了双手,手臂横在腰侧,姿势自然优美又能挡住黑色大手往上侵袭
的路径,「但是你已经很没礼貌的打断了我。」

「因为我想强姦你!」

嗅闻着如黑瀑般的秀髮所散发出的芬芳,黑大个将快要撑破裤裆的下体顶上
饱满挺翘的蜜桃臀,用力研磨。

「混蛋!解开手铐前你答应过什么?!」

就在不久前,劳尔斯讚美过许舒是『最辣的女孩,比杰西卡还辣!』、『跳
出来的舞蹈性感极了』等,但类似这样的奉承,许舒表现出来的都是漫不经心的
敷衍,只有听到了这句话,一丝愉悦的满足浮上了她的唇角,背对着劳尔斯的她
可以流露出最真实的笑容,而当随即到来的硬物顶臀发生时,她娇嗔的样子一点
也不像是在生气。

「那又怎样?」

劳尔斯又开始了狡猾的试探,一次比一次大胆。

「我会生气。」

许舒回答的很肯定。

劳尔斯的大屁股扭得更欢快了,他不仅自己在扭,他的大手还箍住许舒的小
腰帮她扭,「我保证不会让你生气,你有我的承诺。」

折腾了几个圆圈,他的屁股变成了上下的拱动。

「我是否应该迎合你呢?」

许舒媚眼如丝地问,但她在问的时候已经摇晃起了丰满挺翘的美臀。

「当然,你之前答应过我你会再和我一起跳舞!」

劳尔斯很会把握时机,直接帮许舒回忆不久前的情景,然后趁势让他的左手
往下滑,从性感的髋骨到小三角裤,再贴着裸露的大腿肌肤往下十几公分,稍一
停顿,便缓缓的抚摩着往上,堪堪在细嫩的大腿根处被一隻白皙如玉的小手截获。

「我需要答桉。」

粗红的大舌头勾弄着粉嫩的小耳垂,并用两片厚实的嘴唇吮吻着,劳尔斯的
贪婪一分一分的曝露,但又掩饰得很有技巧,就像他的左手被挡住后,他马上帮
许舒找到了理由,「你不可以拒绝我。」

许舒闭上了明亮的眸子,微微张开的红唇正在细细的喘息,小蛮腰扭动的幅
度并不大,更像是默默感受着身后男人的结实雄壮。

丛林法则中狩猎的猎人必须比猎物更有耐心,只有在子弹射出命中猎物的那
一刻,猎人才会有所懈怠,而此刻的劳尔斯就好比经验丰富的老猎手,儘管前景
已是胜卷在握,但是他依然小心翼翼,只怕惊扰到了他的猎物。

所以,没有得到回答并不要紧,他循循善诱着,「honey~就像现在这
样,你表现得很好,你的身体正在慢慢地习惯男人的触摸,这很重要!」

往光洁柔滑的小腹上收拢,两隻黑色的大手摩挲着平坦细腻的肌肤,逐渐往
上,然后箕张开的五指忽然捏住了小衬衫最下缘的纽扣,轻巧的解开,动作娴熟
快捷。

修身的白色小衬衫真的很小,掩映在小衬衫里的调皮小白兔或许早就期待着
挣脱束缚的那一刻,如今仅馀着最后一粒的纽扣了,它们颤巍巍的雀跃不已。

「喂,你在干嘛呢?」

许舒若有所觉地半睁开眸子。

劳尔斯若无其事地解开仅剩的那一粒纽扣,「哦,我在寻找答桉。」

「那你为什么要解我的扣子呢?」

许舒懵懂地问,双手往下架住了两隻黑色的大爪子。

劳尔斯急了,「我刚刚看到有一隻蝴蝶飞进你衣服里了!」

他伸长了脖子往下瞄,「哈,我又看见了!」

「你一定眼花了,怎么可能会有蝴蝶呢?」

许舒羞涩地垂下眼眸,小手赶紧拉直了衬衫的下摆,「你在说谎!」

「嘿嘿,谁知道呢,也许我真的眼花了。」

劳尔斯按住许舒的两隻小手,握在掌心,慢慢地往两边展开,失去牵扯的衬
衫倏然外分,自下而上犹如峡谷般露出一道诱人的雪线,两座饱满挺拔的半球颤
动着荡漾开来。

「把双手举起。」

劳尔斯引导着,将两人的双手举过头顶,「yeah~挥舞,就这样轻轻地
挥舞!」

「是这样吗?」

激昂的音乐声中,半敞开胸怀的许舒背靠着一个壮实的黑人大汉摇晃着自己
性感的胴体,闪烁游移的霓虹偶尔映照出那张似乎不胜酒力而微醺的绝美脸蛋。

「yeah~shakeyourbody!」

劳尔斯鬆开双手,往下一搭,从那高耸的乳峰外沿慢慢地滑下,在盈盈一握
的小蛮腰上停留了一会,然后摩挲着向光滑的小腹靠拢,一根粗长的手指顺势捺
了下那道狭长诱人的脐眼,惹来怀里大美人的收腹提臀,以及一声短促的羞叫。

「嘿!放鬆!」

许舒还未来得及有所动作,就被早有预谋的劳尔斯半搂半抱住,黑大个贴着
她的耳边低语着什么,彷彿拥有恶魔的蛊惑力量,稍显抗拒的许舒竟然顺从了他
的意愿,不仅未停下贴身的热舞,甚而在劳尔斯说话的时候,任凭男人的手指画
着圈的在脐眼边缘亵玩。

靡靡如丝的曲调戛然而止,随之而来的鼓点如雷,喷射凌乱的霓虹出现了黑
白色的画帧效果,一秒阻隔的黑幕下那些青铜武士的存在犹如鬼域的来客,邪恶
而神秘,随着每一次黑暗的吞噬出没在感观的记忆中;破除黑暗的白幕里,吧台
外沿衣衫半解的绝色美人儿被一个赤裸上身的高大黑人拥搂在怀里,两人紧挨的
身影在每一个画帧的片段中显现不重複的暧昧。

十几秒的重鼓过去,渐次拔高的电子音乐轰然倾泻而下,光怪陆离的魔幻世
界重新降临,扭舞中的两人却已停止,前一刻还在花言巧语的厚实嘴唇堵上了柔
媚的小嘴,许舒反手勾住了男人的脖颈,她微仰起脸庞热烈回应。

情挑时分,劳尔斯又一次把握住了机会,徘徊于洁白小腹上的两隻黑色大手
几番逡巡摸遍了裸露着的肌肤后,忽然其中的一隻扣住了皮带外提,另一隻快速
向下插入,依稀间有闪过四根黑色的手指併拢没入的光影。

银色亮片的小三角裤很小很贴身,它恰好包拢住了最神秘丰腴的耻丘部位,
由于低胯的性感设计,所以它其实短的可怜,当黑人足够粗长的四根手指完全隐
没的时候,紧紧贴合着的小三角裤上便有了四道明显的柱痕。

劳尔斯怔了下,晒笑道:「好像太用力了,别误会,我可没有打算脱……」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