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番外:爱的代价)(04)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4)

进门有一小段通道,多余的墙壁挡住了卧室大部分的光景,画面中只出现了
一双靓丽的玉足,此时玉足正轻轻抖动地绷着,而视屏里也传出了一阵「呜呜」
的呜咽声,让我感觉到一阵口干舌燥的期待……

画面渐渐向前移动,然后,似是怕人发现,沿着墙壁的拐角轻轻探了过去,
一个令人血脉喷张的画面出现了……

只见刚才还端庄美艳的矜持美人正侧身躺在床的边上,正面对着镜头,而虎
哥正站在床边,他的裤子已经褪下,美人那正对镜头的脸被虎哥的屁股挡住,不
过他的腰部正在前后耸动,在后退之时,便露出了韵那闭着眼的娇颜,而虎哥那
粗壮的巨龙正插在美人那惹人怜爱的樱桃小嘴中,而那端庄的丽人此时一脸潮红,
闭着眼吮吸着那粗壮的宝贝。

「哇,这位嫂子真是天仙啊,床下是冰霜美人,床上是淫荡婊子,看看这身
段,这美腿,还有那肥臀,我操,等下一定要玩个够!」肥鼠的语气充满了欲望。

「得了吧,你看大哥这次这么宝贝,应该是认真的,想插进去就是做梦,不
过,那细腰,那巨乳,哪怕只是让我摸摸,也无憾了。」

两人的对话传入我们耳中,韵的身体一阵发抖,我正不知该如何安慰,突然
心中一动,突然说道:「韵,稍微等下。」

妻子不明所以地抬起头,只见我放开她,然后迅速脱下了自己的睡裤,露出
了我那坚挺已久的下体,看着屏幕说道:「韵,给我弄。」

韵那梨花带雨的脸颊兀的一红,转过头有些嗔怒地说了一句:「磊你这个大
变态。」然后似是忽然想到了什么,轻轻回头看了一眼假装注视电视的我,看到
我小心瞥过来又马上移走的眼角余光,低下头轻声说到:「老公,你真好。」然
后不等我回应,俯下身轻轻握住了我的下体轻轻撸动起来……

这是视屏中的响动再次吸引了我的注意,只见虎哥突然加快了抽动的速度,
韵也皱着眉闭着眼发出了「呜嗯……呜……嗯嗯。」一连串的淫声。

虎哥忽的将巨龙往前一送,然后抱住了韵的头,固定住不再动,而韵也将虎
哥喷射而出的精液咕噜咕噜地吞下,只有少数实在来不及吞入的留在了从嘴角流
出,拉成了一条白线,配上那潮红的面颊,让人只感觉鼻血冲脑……

我呆呆看着眼前这幅美丽又淫靡的画面,下体在韵的撸动中毫无征兆地射了
出来。

韵瞪了我一眼,然后没有像往常一样去拿床头的纸巾,而是伸出舌头,一点
又一点地将我的精液舔舐,完了之后又去舔舐那疲软的柱身和卵袋……

第一次受到这样待遇,我也舒爽地叫了出来,正待说什么,却看到了屏幕的
画面开始变化……

美人似乎彻底失去了力气,整个人平躺摊在了床上,虎哥用纸巾帮她擦了擦
嘴角,把她放到了床中央,防止她翻身时滚落下去,她也没有反应,看来是太累
了彻底睡过去了。虎哥也就这样走了过来,镜头一阵晃动,只听到两人打招呼到:
「大哥好。」

虎哥看了他们一眼,点头说道:「嗯,我先去洗澡,你们好好照顾嫂子,但
是,不要过分,要是影响了计划,看我怎么收拾你们,明白了吗?」

「明白!」「明白!」两人异口同声。

什么计划?我的内心浮现了重重疑问。

这时,小光的声音也从后面传来了:「大哥,我和霞嫂子也和你一起洗吧,
让嫂子帮你搓搓背,刚好让我做做准备。」「你这小鬼头,就是花花肠子多。好
吧,一起去吧。」然后,三人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嘿嘿,这下终于到我们了。」「你等会儿轻点,别把人弄醒了。」「知道
知道。」

只见镜头一阵移动,然后视线固定到了床的正中央,也不知道是怎么放的,
刚好能将床上所有的景色一览无遗。

只见一个身着黑色旗袍的绝色美人静卧在床上,头发已经散开,侧卧的姿势
让那饱满的双峰更是显出了一个丰满的弧度,而那双如玉脂般的修长双腿和更是
惹人怜爱。美人轻轻皱着眉,似是做着什么噩梦,让人心疼,想要紧紧抱着她,
保护她。

我看到两个人渐渐走向床上的韵,下体瞬间再度冲天而起,胯下的韵看着眼
前充血的坏家伙,听着身后的动静,这次什么也没说,一口将龟头吞入,让我感
受到了那柔嫩的娇软。

视屏里那两人却开始了自己的动作,只见他们从两侧分别靠近了床上的韵,
然后肥鼠向韵的臀部伸出了自己的——头。只见他也是侧躺在了床上,不过是与
韵相反的方向,而这时他正掏出自己的阳物,正好对着韵的后脑勺。而竹竿却没
有这样,他直接盘腿坐下,将左手伸向那挺拔的双峰,右手放在自己不知何时掏
出的阳具上。

肥鼠和竹竿的阳物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都是差不多常人大小,并没有像虎
哥那样异于常人,但我却依旧兴奋不已,只因为这两支阳具都正对着我那迷人的
娇妻。

只见肥鼠的头已经完全埋入韵的臀部,肚子不断起伏,竟是在不断吸着韵臀
部的热气,还发出一阵阵含糊的感叹:「呜呜,好香……呜,好大一股骚气,嫂
子这……这不是早就湿了啊,光是咬两下就湿了,这真是……这个味道,好厉害,
我好喜欢……」一边说一边撸动自己的下体。

竹竿也毫不示弱,左掌托住了那沉甸甸的一颗饱满丰乳,然后手指一根一根
有顺序地缓慢有力的收放着,比起那种整个手掌的手指一起一抓一握的方式,这
样显得更加生动而淫靡,他闭上了眼睛,缓慢地享受着整个过程,仿佛在鉴赏珍
贵的瓷器,右手却和肥鼠一样,在自己的下体上飞速撸动。

我看的目眦欲裂,身下的韵也似是不想我看到这些,将我的宝贝尽根吞没,
使劲吞吐着,,那柔嫩紧滑的甜美和无比紧缩的吮吸感,让我刚射过一次的阳具
又有了感觉。

此时,画面中肥鼠已不知何时将手探进了韵的裙内,虽然外表看着没有大的
动作,但其中的手指到底在干什么,从已经开始喘着粗气红着脸的韵便能够看出,
而韵的眉头也皱的越来越紧。

突然,肥鼠伸进裙内的手忽然大力一抖,然后韵的整个身子紧跟着打了一个
一个巨大的冷颤,,吓得竹竿手上一捏,彻底感受到了那入骨的柔软,然后,三
个人一起到达了高潮,肥鼠喷射到了我爱妻的头发上,竹竿射到了她双峰的旗袍
上……

我也射了,而且,是她的嘴里……

韵此时迷迷糊糊地睁开了双眼……「啊!!」……

韵的尖叫惊动了众人,只见虎哥一马当先冲了进来,而紧随其后的是秦霞,
小光则不知所踪。

「你们两个,等会儿和秦霞一起回去,竟然做出这种事,老子真他妈想打死
你们,不,等下老子一起回去,教训教训你们,看我不扒了你们的皮!」

虎哥声色俱厉,对两个跪在地上的家伙一顿抽打,但我看来,他这是在惩罚
他们太过用力吵醒了韵,而且两个家伙只是看着惨,并没有真正受什么伤。韵坐
在一旁,脸色铁青,一言不发地看着眼前的景象。

虎哥把他们赶到了客厅,和韵两人单独在卧室聊着:「一切都是我的错,希
望你不要介意。」韵的脸色已经缓和了不少,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算是回
应。

「其实今天叫你过来,除了我过生日以外,还有另一件事要拜托你,那是今
天的主要安排,可是,这样一搞,我反而不好开口了。」

「什么事?」韵淡淡的道。

「小光啊,他有点性恐惧症,当年他经历了一些事,导致他现在对性爱有点
恐惧症,平时很难硬起来,哪怕硬起来也很难射出来,这么大了还每个月固定遗
精,对身体很不好,我想你这么漂亮,又有气质,跟他以前接触的女人都不一样,
我在想你能不能帮帮他。」

「不可能,这件事不要再说了,没要讨价还价的余地。」

韵如此坚决的态度让虎哥也无可奈何,最后他只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好
吧,那就算了,我也不能勉强你,不过,他还是个孩子啊,还是希望你能多想想。」

听到「他还是个孩子」,韵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忍,想来刚才小光给她留下的
印象确实很好……

「好了,我们先去那两个小兔崽子那里了,你先等下,让小光在我这里睡觉
吧,等他睡着了你就回家吧,今晚我就在外面和其他兄弟一起喝酒了。」虎哥说
完就摆摆手,带着两男一女,声音渐渐远去,然后就是大门开关的声音,房间彻
底安静了下来。

这时,我怀里的韵松开了我的下体,整个人坐直了,然后一脸不安地看着我
……

「韵,怎么了,你不会真的跟这个小子发生了什么吧?」我看着韵的表情,
心里的惊讶不禁脱口而出,一说出来就后悔了,这破嘴,今天怎么就是不听管教
呢,这不是刺激韵吗。

韵看着我的眼中流露出浓浓的哀伤、愧疚,还有自责,垂下眼帘,她哀伤地
说道:「我当时想到了他说道的」主要安排「,我想了一下以为是你的安排,再
加上当时很可怜这孩子,而且可能是喝了酒,又经历了那种事,心里的感觉杂七
杂八,不知道为什么就答应了。」

我的身体一阵颤抖,我心爱的妻子,竟然真的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把身子给了
别人,这难道就是上天对我的惩罚吗?

韵感觉到我的状态不太对,抬头看了我一眼,忽的急了:「我们没有做……
没有插进去,你不要想歪了!」

我顿时心就落了地,像回到了天堂:「那,那你们做了什么?

你刚才这个表情,吓死我啦。「

「你以为我会糊里糊涂地做那种事吗?我当时就是以为你专门找了一个性功
能不好的,还是小孩子,想看看我和他做……做各种事。但是当时的情况实在太
不明确,我也不是会随便和男人做的人,你怎么对我连这点信心都没有?」说到
后面,韵也有点委屈。

「确实,我的老婆最好了,是我的错,乖~ 乖~,别生老公的气啊。」其实
没等韵说完我就想到了,韵确实不是那种人,前面说的话确实有些不经大脑了,
急忙摸着韵的脸道歉。

「那就原谅你了,视频的内容也到此为止了,不必看下去了。」韵示意我看
看屏幕,只见屏幕中韵走到了摄影机面前,然后屏幕就黑了,「当时我也没想那
么多,就是顺手关了,想着等小光睡了早点回家做饭。」

我一脸遗憾:「可惜,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好了好了,我不贫嘴了,
老婆大人别瞪我,我就开个玩笑……嗯?!!」

看到我的笑容凝固,直盯盯地看着大屏幕,韵也下意识转头看去,这一看,
呆了——那视频的进度条还有一长截……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