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女】(04)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四章新仇旧恨

H市黑道一直以来就处于群雄割据的状态,四大区为争夺中心区打个头破血
流。两年前G市太子党突然在这里扎了个卡萨,并宣布中心区为它的地盘。中心
区虽然不大,但这种坐收渔翁之利的行径也引起当地帮派极大的不满。不久后西
区大佬预谋铲除太子党在中心区的势力,结果惨遭血洗,西区从此大乱。太子党
露出这么一手令其它帮派原本蠢蠢欲动的心也沉寂了下来。时至今日,两方一直
是井水不犯河水,互不干涉。

传闻当年在G市黑道引起轩然大波的太子妃在中心区C大上学,也许这看似
平静的局势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泰哥,转过来。」

「好啦,我要开始夹啦!」

卧室里,赫赫有名的东区大佬正被一双丰腴有力的丝袜美腿夹在胯下。桃子
将两只秀美的美足紧紧相勾,绷直双腿的同时股间收缩,大腿肌肉在这个动作的
带动下将张卞泰的脖子完全包裹缠绕。此时此刻呼吸对张卞泰来说变得异常困难,
每一次吸气都要费很大的劲。

胯下男人的痛苦便是桃子的快乐,每夹紧一分,快感就增加一倍。不同于三
角绞的立杆见效,单纯依靠双腿的夹力虽不能快速致命,却能给被夹者造成更难
熬的折磨。它的可怕之处在于缓慢,生命的缓慢流逝。

「感觉如何~ 泰哥?看你这么痛苦,要不就帮你解脱了吧~ 」桃子的语调越
发撩人,双腿也越发收紧。胯下的脖子在她的挤压下仿佛跟大腿融为一体,彼此
没有丝毫缝隙。

「啊~ 好爽!泰哥的脖子夹起来好爽!啊~ 好想一直夹着。」

「泰哥~ 爽吗?被大腿紧紧夹住的感觉爽吗?我真的会夹死你喔!」

桃子此时就像是发情的母兽般狂野而妩媚,浪叫娇喘不绝于耳,即便张卞泰
被夹得痛不欲生,听到这等妙音依旧竖起了命根子。这几日他已经深刻体会到桃
子下面那张嘴的厉害之处,不仅紧窄狭小,收缩力和吸力更是令人销魂蚀骨。毫
不夸张地说只要桃子想,就能立刻把他变成三分钟男人。

不过很快张卞泰就没了这门心思。桃子愉悦的同时还在不断加重双腿的夹力,
照这个势头下去一旦她的臀瓣达到究极收缩状态,张卞泰的呼吸就会彻底被阻断,
陷入恐怖的窒息深渊。

单纯论力量的话,女人的大腿力量和爆发力虽不及男人,但胜在拥有更好的
柔韧性和协调性,只要经过锻炼就能将隐藏在大腿肌肉里的力量全部施放出来。
除此之外,要发挥scissorleg的最大威力,臀部也是不容忽视的重要
组成部分。臀部肌肉的收缩可以使大腿内侧和内后侧贴紧挤压被夹者的脖子,从
而达到彻底封锁的作用。常年跳钢管舞的桃子自然不必多说,她曾做过一个试验:
将一双筷子横置于臀下,结果很轻松地通过臀瓣收缩所产生的向内挤压力直接夹
断。

所以桃子的双腿不仅性感诱惑令男人疯狂,更是不见血的杀人武器。

绞杀还在继续,张卞泰此时的表情几近扭曲,缺氧令他连抬起手的力气都已
丧失。不过桃子并没有到无所顾忌的地步,虽然夹得很舒畅,但还是能掌握好力
度,她要让张卞泰慢慢体会女人大腿的恐怖。

「泰哥,是不是很想念呼吸的感觉?」

「桃…桃…美…松…松…点…」

「嗯?听不懂呢,泰哥是要我松开吗?」

「嗯…嗯。」

「那好吧,就让泰哥呼吸两口。」

「咳咳咳…」夺命腿一松,空气顿时争先恐后地涌入张卞泰肺腔里,浑身就
像是吸了毒似的痉挛着。

「时间到!」桃子残忍地绞断,将张卞泰再次被送上通往地狱之门的列车,
「这次看你能坚持多久。」

实际上人在窒息后需要补充大量空气才能有效缓解脑部缺氧症状。也就是说
只呼吸到两口气几乎没什么作用,张卞泰坚持不了多久。

果然过了大约半分多钟,张卞泰又开始抽搐了,桃子也适时地施舍一两口空
气给他,然后再次夹紧大腿。反反复复不知来了多少次,张卞泰坚持的时间一次
比一次短,到最后已经不单单是嘴唇和脸色青紫,就连皮肤都变了颜色。见到这
种情况,桃子心知不能再继续下去,不然这个可怜的男人真的会死在自己腿下。

桃子松开大腿后,张卞泰倒在地上仿佛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了,这次的窒息
体验导致他在之后连续几天里都不敢再有钻进那双恐怖美腿的想法…

一天下午,桃子在家美滋滋地睡着觉,忽然就被一阵巨大的敲门声惊醒,那
阵势好像要把门拆了。「是哪个神经病这么敲门啊?」桃子迷迷糊糊爬起来,随
手找了件衣服披上去开门。

门刚打开便闯进来一男一女,估计有三十来岁。桃子问道:「你们找谁?」

那妇女瞧了桃子几眼,说道:「你就是变态张新找的相好?」

桃子见她语气很差,也冷着脸说道:「你是谁,跟你有关系吗?」

妇女甩手就是一耳光,速度之快令桃子还没来得及反应左脸就留下了一个五
指印痕。桃子顿时气急也想回敬一个,不料刚抬手就被男人抓住,妇女上前又是
「啪啪」两巴掌,抬脚一踹把桃子踹倒,嘴上还骂道:「骚货敢欺负我儿子,老
娘今天要你好看!」

这脚踹得不轻,疼得桃子眼泪都要流出来,她捂着肚子站起来怒道:「谁欺
负你儿子了!你儿子是哪个杂种!」

「你他妈再说一遍?!」妇女挽起袖子就要冲过去。旁边的男人拉住她,说
道:「姐,你别冲动,闹大了不好。」

妇女哼了一声,指着桃子说道:「警告你臭婊子,以后再敢欺负扬扬,老娘
扒了你的皮!」

听到这话,再傻的人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个妇女是张扬的妈妈,今天会
跑来「算账」肯定是张扬诬赖桃子欺负自己。桃子也懒得再解释什么,反正这个
仇已经记下了。来日方长,她会连本带利讨回来。

两个不速之客走后,桃子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的脸,那个女人下手可真重,
两边脸都微微肿起来,心想:晚上还是不去上班了,不然让人看到多丢脸。此番
无缘无故挨了打,她更加恨得牙根直痒痒。原本打算随便惩戒一下就算了,现在
看来要好好给那个胡乱造谣的熊孩子上一课。

下午5点多,张扬放学回来。看到那得意洋洋冲自己大笑的样子,桃子很想
冲过去暴打他一顿,然后把头塞到胯下狠狠蹂躏。其实刚开始桃子是很热忱要处
好关系,可他却一次又一次令自己难堪,这次更是无中生有,无论谁碰到如此行
为都会忍无可忍。桃子暂且再忍一次,等时机成熟了便是她爆发的时候。

不久后张卞泰也回来了,一看到桃子脸上的伤急忙询问情况,桃子嘴巴一撇
先哭了一阵才将事情经过告诉他。张卞泰听了就要去收拾儿子,桃子把他拦住,
说:「不要紧的,小孩子不懂事,你别打他。」

张卞泰见她受了欺辱还为孩子说话,不禁十分感动,同时对前妻也更加厌恶。
可他哪里知道桃子心里头打的主意。

桃子继续劝说道:「这事就这么过去吧,要是她还来闹,到时候你再替我出
气也不迟。」

张卞泰心疼地摸摸桃子的脸,郑重其事地保证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她。桃子
亲了他一下,说:「今晚我就不去上班了,跟你四处逛逛吧。当了帮主夫人好些
天了,都没怎么跟你那些兄弟见面。」

张卞泰爽快地答应下来,去卧室叫张扬一同出去吃饭,顺便骂了一顿。出来
时张扬的眼睛红红的,极不情愿地跟桃子鞠躬道歉。不过话说回来,这还是张卞
泰第一次为了桃子责骂张扬,桃子心里多少平衡了些。

事后张卞泰跟桃子详细说了有关前妻的事,原来当年他能一统东区黑道,前
妻的父亲帮了不少忙。婚后两人只要吵架,前妻就拿这事压他。碍于老丈人的面
子张卞泰不与计较,结果前妻变本加厉处处要压他一头,这是最后婚姻破裂的重
要原因。

说完前妻的事,张卞泰再次向桃子保证,如果前妻再来找麻烦,他也不会再
留情面。桃子没说什么,只是微笑回应,让张卞泰更加觉得这是个好女孩。

之后几天,张扬的妈妈没再来寻事,想必是从儿子口中得知了张卞泰的态度。
而张扬见了桃子也不敢张口闭口「狐狸精」,每天放学回来就躲在卧室里偶尔干
干那种事,至于经过自然被桃子偷偷拍了下来。

卡萨那边,雪姐没有再询问梅子失踪的事,虽然少了两个招牌舞女,但有桃
子坐镇,生意依旧红火。关于雪姐,桃子也了解到她是太子党太子妃的贴身保镖,
全名林倩雪,身手十分了得,在G市几无对手。而太子妃在H市的传闻自然是真
的,不过神秘得神龙见首不见尾,只听说是个沉鱼落雁倾城倾国的超级美女,有
些喜怒无常,惯用SM手段杀人。

不知怎么的,桃子挺想认识一下这个神秘的太子妃…

又是一个周末,准备了几天的计划即将开始。张卞泰一走,桃子便穿上性感
的包臀超短裙和肉色超薄连裤袜站在张扬卧室门口静静等着。

果然没过多久,里面传出细微的喘气呻吟,不用想也知道张扬在干什么。桃
子轻轻拧动门把推开一点缝隙,拿着手机将电脑前的景象录下来。张扬撸得极为
投入,以致都没有察觉到桃子的举动。大约五分钟过去,张扬「啊」地一声突然
不动了,身子绷得笔直,表情十分陶醉。桃子捂着嘴偷笑:小孩就是小孩,这么
快就完事了。「

趁着张扬还在回味射后的余感,桃子猛地推开房门,吓得张扬顿时手忙脚乱,
慌慌张张地裤子来不及提,网页来不及关。

「扬扬,在干嘛呢?」桃子邪恶地笑起来。

惩戒计划开始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