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行】(02)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丑行(2)

康国信现在背后躺着的女人就是自己的妻子,夫妻两个各自背对着对方,心
里怀揣着不同的心事。

康国信刚才在门口听了半天也没听见什么不得了的秘密,只怪他们在装修屋
子的时候把房间隔音布置的太好。

趁着李惠去洗澡的空档,康国信火速潜进了卧室找到了妻子的那只新手机,
尝试了一下李惠平时一直使用的密码却发现输入错误无法打开,而那只旧手机也
放在了一旁。

康国信惊讶地发现旧手机已经被初始化重置了,里面的资料数据全部清零,
再也找不到任何的蛛丝马迹。

如果说之前那些暧昧的信息让康国信百分之九十确定李惠已经出轨的话,那
么现在李惠所做的这些欲盖弥彰的动作就更加让他百分之百的肯定,李惠在外面
真的有了别的男人。

康国信的心里异常的苦闷,他想找个人倾述却不知道该怎么跟别人说,他曾
经想就这么摊牌离婚,但就这么放过了这对狗男女他心里不甘,他一定要报复这
对不知羞耻的贱人。

「今天阿赫就要回来了,到时候你去接他吧。」

「你不说我也记得,你今天也早点回来,今天刚好还是赫赫的生日,我们替
他一起庆祝。」

李惠和康国信口中说的这个人正是康国信和他前妻一起生的儿子康赫,今年
刚读大学。

李惠和康国信结婚有十几年了,一开始康国信忙着打拚事业顾不上再生一个,
到后来安定下来了,却怎么也成功不了,最后去医院检查证实了李惠有不孕症。

这么多年,李惠看过了无数的医生吃了无数的葯,尝试了诸多办法,但仍然
不见起效,到了李惠三十三岁那年她自己也放弃了,康国信那时也已经四十六了,
就是有心也已经无力,所以他也只是在一边安慰着妻子没有进一步再想办法。

「那你到时候再买一个礼物吧,这些事情我也不懂,还是你们女人比较了解。」

康国信继续翻看着手中的财经时报,他习惯了把家里一切大小的事情全部交
给李惠来打理。

「那你下班早点回来,到时候我买个蛋糕,我们一家人一起庆祝。」

「蛋糕……蛋糕,我看就免了吧,到时候他肯定是跑出去跟他的朋友一起过
生日,蛋糕买回来不吃,浪费。倒是你记得把他的房间收拾一下。」

「知道了老爷!」

自从那天康国信发现了李惠出轨的秘密之后,过了差不多有半个月的时间,
他再也没有找到妻子任何其他的出轨证据,如果不是自己亲眼看到他们的聊天记
录的话,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妻子出轨这件事的。

今天的会议开得异常顺利,所有的事情都早早地解决了,康国信看公司里没
有其他的事情了,便提前下了班赶回家去。

其实是他心里害怕和担心,这段时间康国信老是担心自己不在家的这段时间
李惠是不是又偷偷出去幽会了,他只有早早地回到家见到了妻子才能安下心。

康国信打开自家的大门先看了看门口的鞋子确认妻子是否在家,门口并没有
摆放着李惠平时穿的鞋子,看样子她应该去接康赫还没有回来。

只是当他路过康赫的卧室时却听到了里面好像有动静,他心里一紧想着该不
会是进贼了吧。

正当他打算去找根棍子再打开门抓贼的时候,房门已经自己打开了,出来的
正是李惠。

夫妻俩面对着面看着,都吓了一跳。

「原来你在家啊,吓我一跳,还以为家里进小偷了。」

李惠拍着胸口有些后怕地说:「我才是被你吓死了,回来都没有声音的。」

「爸你回来了。」

从李惠的背后走出来一个高大英俊的小夥子,看样子也只有二十岁左右。

「阿赫你已经回来了?我还以为你妈忘记去接你了。」

「我早就去把儿子接回来了,刚才还在他房间里帮他收拾他带回来的一大推
衣服,都没洗带回来留着给我洗呢。」

康赫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这么大人,那些衣服你自己拿去洗,别老是让你妈这么辛苦。」

康国信见是虚惊一场,儿子也接回来了,又说了几句就告诉李惠自己先回房
间休息了,晚饭的时候叫他。

康国信靠在卧室的背椅上还在平复刚才的激动,年纪大了心脏也变得不好,
只是刚才受了点惊吓到现在心脏还跳个不停。

晚饭的时候李惠进来叫醒了熟睡中的康国信,他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一
家三口在饭桌上有说有笑的。

康国信是公司里的领导,平时习惯了不苟言笑,回到家里习惯成自然,平时
也是听李惠说的多,而康赫却不同,他年轻活泼话又多,连饭都快顾不上吃说个
不停。

「在学校里有没有认识女孩子,要是有的话,就带回家里看看。」

康国信难得的竟然关心起儿子的感情问题来。

「额,这、这个……」

康赫先是看了一眼自己老爸,又看了看李惠,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有就有没有就没有,还不好意思了。」

康国信一看儿子那样子就知道他靦腆不好意思认。

晚饭结束之后,李惠和康国信都早早地回去房间休息,在床上康国信躺在那
里看着管理学的书籍,李惠则是在梳妆台前保养着皮肤。

「你看阿赫那样子,到底有没有在学校里交女朋友。」

「可能有吧,你怎么突然关心起这个来了。这跟平时的你可不太一样。」

康国信放下书本看了看天花板再看了看李惠的背影说道:「不知道是不是真
的年纪大了,最近我越来越觉得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人也是很容易累。趁着我现
在身体还算可以,要是能早一点看到阿赫结婚我就放心了。」

李惠走到床边一脸关心地抓住丈夫的手,连说三个呸字,就像大人们说小孩
子童言无忌一样,又在那里批评教育了丈夫一顿,让他不要胡思乱想。

「说真的,我要是哪天走了,你就找个人再嫁了吧。你还年轻,路还长着,
找个人照顾你。」

李惠捶了康国信的胸口一拳说:「有你这样当丈夫的吗,还想着自己老婆改
嫁,你一走我就嫁人,别人还以为我早早就在外面找了别的男人。」

康国信嘿嘿一笑像是无意中随口一说:「那你到底在外面有没有背着找别的
男人。」

李惠先是气愤地瞪了他一眼刚要破口大骂,却又一改脸色暧昧地笑了笑:
「当然有了,还和他在一起很久了呢。要不要下次我把他带回家来给你看看,看
你满不满意我的眼光。」

康国信听了起劲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那个男的我认识吗?」

李惠很得意地笑了笑:「你怎么会认识,你又没见过他。」

「那他到底是谁?」

「他……你还真想我在外面找男人呢?那我们明天就去离婚,趁着年轻我还
能找个条件好的。」

康国信不以为意地摇头苦笑,拿起书本继续看了起来。

李惠则是回到梳妆台前继续她未完成的蒸汽按摩,事实却是如果她再多坐一
会再多聊几句恐怕就会被丈夫发现她的不对劲,刚才一连串的问答,看似是在开
玩笑,李惠却因此没有防备差点说了不该说的东西。

在李惠看不见的角度,康国信手里捧着书本深深地看了李惠一眼,他刚才的
话一半是有感而发另一半是对李惠的试探,如果李惠刚才当场承认的话,康国信
有想过原谅了她,只要她以后都不再背叛他,可李惠并没有珍惜这个机会,连他
最后残存的一点不舍都消耗殆尽了。

当康国信醒来的时候,李惠并不在身边了,他转头看了看窗外,天还是黑的,
现在应该还是半夜。

康国信的背后湿了一片,这是刚才做噩梦吓得,梦里他一个人走在街道上,
走着走着路上行人越少,到最后只剩下他一个人,再往前走突然变成了悬崖他失
足掉了下去,吓得他醒了过来。

被噩梦吓醒之后康国信看着天花板便睡不着了,他就这么獃獃地看了好久,
但迟迟没见李惠回来。

他不禁在想:「怎么这么久还不回来,就是去上厕所也不用这么久。」

猛然间他想到了一个关键,该不会是这个时候偷偷去跟那个神秘男人通电话
吧。

如此一想,康国信就再也坐不住了,他除了要证明自己刚才所猜想的是不是
正确以外,他更想得到那个男人的资料,他想知道到底是谁勾引了自己的老婆。

康国信在门缝趴了一会,确认了李惠并没有在客厅里,这才慢慢地打开了房
门,外面一片漆黑,看样子并没有人在。

康国信走到斜对面的卫生间里,那里一眼就能看遍,根本没有半点人的影子,
只是凭有没有开灯其实就可以确定了,只是康国信猜测李惠可能怕人发现故意关
了灯。

康国信把客厅、厨房、卫生间看了个遍根本没有找到李惠的踪迹,他猜想难
不成李惠这么大胆半夜跑出去偷偷会那个野男人。

只是这个时候屋子里其中一个卧室亮起的灯光,恰好透过门板底下的空隙透
了出来,在漆黑的夜晚显得格外明亮,让康国信吓了一跳,那是康赫的房间,他
猜是儿子要半夜上厕所,如果见到自己这么诡异地在客厅里肯定说不清楚了。

趁着人还没出来,康国信又蹑手蹑脚地潜回了自己的卧室,在他盖上被子恢
复原状躺下的时候,卧室的门竟然也恰好打开了。

康国信赶紧闭上了眼睛装作熟睡的样子,那人走路很轻,他只是听到了轻微
的关门声,连走路声他都没听到,直到进来的那人也跟他一样掀开被子躺进被窝,
康国信才知道这人正是他刚才苦苦寻找的妻子李惠。

康国信的心里翻起了滔天骇浪,他心里有太多的疑问和猜想,他问着李惠身
上那高档的香水,似乎还有些许汗味。

多年的领导经验让他快速地镇定下来,他试图从头到尾将整个事件整理一遍,
却发现了一个自己不敢相信的可能,比一开始发现李惠在外面偷男人更加让他接
受不了的事情。

自己傍晚刚回到家的时候,李惠是呆在儿子康赫的房间的,说是帮着收拾带
回来的衣服,但康国信后来无意中发现康赫只是带回来一个很小的行李箱,应该
是放不下多少东西的。

在吃晚饭的时候,当自己问及儿子是否有女朋友时,康赫那不寻常的反应,
以及最大的让他不得不相信的证据就是,刚才外面空无一人,李惠回来的时候又
是穿了睡衣,那么她能去哪里呢,答案再明显不过,李惠刚才就呆在康赫的房间
里,刚才开灯要出来的人不是儿子,而是妻子。

这么多的证据和现象都指向了唯一一种可能,让康国信不敢相信的事实,妻
子和儿子有染。

康国信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他刚才自己的头都要炸裂了,呼吸都困难起来,
只是妻子出轨的话,以他的人生经验看过了多少悲欢离合,这还尚算是能够接受
的范围。

然而儿子和妻子的不伦关系,完全超出了他的承受能力,就算这个妻子不是
儿子的亲生母亲,但在名义上以及中国人传统的思想道德上这都是整个社会所不
容的。

「难怪儿子一回家,两人就关在房间里。」

回想着刚才的一幕幕,其实好多蛛丝马迹都有迹可循,只是当时康国信没想
这么多。

康国信完成不知道自己最后是怎么睡着的,只是当他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天已
经亮了,而李惠又早不在身边,他心里担心极了。

连衣服都来不及换了,穿着睡衣就跑了出去,一开门正好是李惠端着早餐在
饭桌上摆弄,她见了丈夫的样子有些吃惊:「你怎么穿成这样子出来。赶紧洗把
脸吃早餐了。」

康国信快速地环顾了一周,并没有发现儿子的踪影,应该是还没有起床。

康国信换了件衣服出来的时候,李惠已经把早餐准备的差不多了,他随口问
着:「阿赫还没有起床吗?」

「还没呢,也不知道昨晚打电脑打到什么时候?现在放假回家了你还指望着
他能早起。」

康国信在心里冷冷一笑,如果真的玩电脑玩得晚了起不来就好了,而他这个
宝贝儿子却是和自己的妈妈半夜三更干着那种见不得人的勾当,每每想到这里,
康国信的心都像是在滴血般疼痛。

「你先吃吧,别等他了。我去叫赫赫起来吃饭。」

康国信心里一紧,妻子又要进去儿子的房间了,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真的只
是去叫醒儿子这么简单吗,他们两个人在房间里又会不会做些别的事情。

康国信一把拦下了妻子:「我去叫吧,你刚才忙了半天了。这小子要是见到
是你叫他起床,八成又要赖床不起了。还得是我去叫才管用。」

李惠有些诧异地看了看康国信,但也没有阻止他。

当康国信进入儿子房间的时候,进入视线的就是随处乱丢的衣服和裤子,还
有带着异味的臭袜子,康赫还四脚朝天地熟睡在床上。

看着着乱七八糟在的房间,又看着自己那高大帅气的儿子,康国信的心里一
阵刺痛,昨晚妻子就是半夜三更偷偷来了这里和自己名义上的儿子做着那苟且的
事情。

康国信开始怀疑自己怀疑人生,甚至有想过那把刀捅死他们两个,自己再自
杀的念头,他不明白自己娶了个老婆,不止背着自己出轨偷情,竟然还跟自己的
儿子发生了那不要脸的事情,即便他们没有真正的血缘关系。

康国信并没有马上叫醒儿子,趁着这难得的机会,他轻手轻脚地在康赫的房
间里找寻着证据,他要坐实妻子李惠和儿子康赫这乱伦的事实。

看了一圈,房间里的摆设和当初康赫走去上大学时的情景一模一样,康国信
一拍脑门这才想起来儿子是昨天刚回来,在房间里能找到什么证据。

就在他认为徒劳无果打算要叫醒康赫的瞬间,他的眼角刚好扫到了床边的垃
圾桶,他的脑袋猛然一醒,走到边上蹲下身来小心地翻找着,康国信并没有找到
避孕套之类的,只是里面扔了好多揉搓一团的纸巾,他咬了咬牙拿起其中的一团
纸巾,将它慢慢地翻展开来,里面沾了不知名的黏液,纸巾与纸巾之间都粘在了
一起,颜色也有些发黄。

康国信深吸一口,把鼻子凑近了一闻,就算时间隔了快半天,但作为过来人
的经验,康国信还是十分地确定这是擦拭过精液和女性体液的纸巾才有的气味。

天哪!康国信差点没昏倒过去,李惠和康赫两人不止是发生不伦关系,他们
做那事的时候竟然还没有做着保险措施。

康国信一想到儿子的鸡巴和精液射入了自己的老婆他的妈妈的体内,他的心
就像是被千刀万剐般难受,父子两人同时享受一个女人,这是何等的讽刺。

就在康国信来回想着该如何处理这件家庭伦理悲剧之时,康赫隐隐有了要醒
来的徵兆,康国信知道现在还不是摊牌的时候,关於这件家丑他要仔细想好怎么
解决,不能伤到自己又不能让这小畜生和那不知羞耻的贱人好过。

「起床了起床了!都几点知道吗!」

康国信很少对儿子大声说话,但今天他心里的怒火快要压制不止了,借着这
个机会刚好发泄出来一点。

「唔?……爸,怎么是你。」

康赫见了是自己的老爸站在床头,顿时脑袋清醒过来,他看着康国信那阴云
密布的脸,连话都有些说不利索。

「起来吃饭了,困成这样晚上都干什么了?」

「没、没,没干什么,就是打游戏晚了。」

康赫说话的时候不敢看向康国信,说话的声音也小的出奇,像是做错了事受
了委屈似的。

康国信攥了攥拳头,吐了口气:「就知道玩游戏,出来吃饭吧,就等你了。」

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间。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